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阅读 5572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旭日东升 (2010/12/16 15:50:02)  最新编辑:旭日东升 (2011/11/3 14:00:39)
馬說
拼音:mǎshuō (mashuo )
同义词条:《马说》
目錄[ 隱藏 ]
  
  《師說》是我國唐代著名文學家、位居“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的代表作之一。原爲韓愈所作《雜說》的第四篇,大約作於貞元十一年至十六年間(795—800)。文章表達了作者對統治者不能識别人才、摧殘人才、埋沒人才的強烈憤慨。“說”是古代的一種議論文體,用以陳述作者對社會上某些問題的觀點。
    

作者簡介  

 
韓愈畫像
 韓愈畫像
  韓愈(768~824),字退之,漢族,唐河内河陽(今河南孟縣)人。自謂郡望昌黎,世稱韓昌黎。唐代古文運動倡導者,宋代蘇軾稱他 “文起八代之衰”,明人推他爲唐宋八大家之首,與柳宗元並稱“韓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著有《韓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師說》等等。
 
  韓愈25歲中進士,29歲登上仕途,卻在功名與仕途上屢受挫摺。 德宗貞元十九年(803)被貶爲陽山(今廣東陽山縣)縣令。顺宗永貞元年(公元805年),又量移爲江陵府法曹參軍。 赴任途中,自郴至衡,路過耒陽,專程拜謁了杜甫墓,並作長詩《題杜工部墳》以弔之,最先認識到杜詩的價值。
 
韓愈紀念館
 韓愈紀念館
  與衡州刺史鄒儒立會於石鼓山合江亭,留題古詩二十韻。《題合江亭寄刺史鄒君》全詩凡二百言,一韻到底,一氣呵成,音調鏗鏘,氣勢磅礴,爲自唐以來題詠石鼓千古傳誦、膾炙人口之傑作,亦爲後世文人學士所推崇,步其韻而歌者不乏其人。尤其是“瞰臨渺空闊,綠淨不可唾”兩句,已成爲後世人們廣爲傳誦的名句。明萬曆中(1587~1598),與李寬李士真周敦頤朱熹張栻黄幹同祀石鼓書院七賢祠,世稱石鼓七賢。 登臨祝融峰,“韓愈開雲”千百年來在南嶽衡山傳爲佳話,曆代文人以“開雲”爲題歌詠不絕。 他也是第一個寫詩吟誦禹王碑的文人,明代楊慎稱其《岣嶁山》一詩“發揮稱讚豈在石鼓之下哉?” 因此四事,成爲對衡陽人文歷史影響最深遠的大文學家。
  

創作背景

  
  本文選自《韓愈文選》(人民文學出版社1980年版)中的《雜說》。《雜說》共四篇,《馬說》是第四篇。本文收錄於人教版八上語文書中的23課。
 
伯樂相馬
伯樂相馬
  《馬說》大約作於貞元十一年至十六年間(795—800)。其時,韓愈初登仕途,很不得志。曾三次上書宰相求擢用,“而志不得通”;“足三及門,而閽人(守門人)辭焉”。盡管如此,他仍然聲明自己“有憂天下之心”,不會遁蹟山林。後相繼依附於宣武節度使董晉、武寧節度使張建封幕下,鬱鬱不樂,所以有“伯樂不常有”之歎。
 
  跟《馬說》同期的作品還有《龍說》(即《雜說一》)。文章以龍喻聖君,以雲喻賢臣,借“龍噓氣成雲”,然後“乘是氣,茫洋窮乎玄間(宇宙間)”的傳說,闡明賢臣離不開聖君任用,聖君也離不開賢臣輔佐的道理,可以視爲《馬說》的姊妹篇。
 

作品詳情

作品原文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故雖有名馬,祗辱於奴隸人之手,駢(pián)死於槽櫪之間,不以千里稱也。
 
作者與此文
 作者與此文
  馬之千里者,一食(shí)或盡粟一石(dàn)。食(sì)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sì)也。是馬也,雖有千里之能,食(shí)不飽,力不足,才美不外見(xiàn),且欲與常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
 
  策之不以其道,食(sì)之不能盡其材,鳴之而不能通其意,執策而臨之,曰:“天下無馬!”嗚呼!其(qí)真無馬邪(yé)?其(qí)真不知馬也!
    

作品譯文

  世上有了伯樂(這樣的人),然後有了千里馬。千里馬經常有,可是伯樂(這樣的人)卻不常有。因此即使有名貴的馬,也隻能埋沒在馬夫手中,(跟普通的馬)一同死在馬廄(jiù)里,不能憑借日行千里的能力而著稱。
 
千里馬
  千里馬
  日行千里的馬,一頓有時能吃一石糧食。喂馬的人不知道它有日行千里的能力,把它當作普通馬來喂養。這樣的馬,即使有日行千里的才能,但是吃不飽,力氣不足,它的才能和特長不能表現出來,想要它跟普通的馬相等尚且辦不到,又怎麼能要求它日行千里呢?
 
  鞭策它,不按照正確的驅使馬的方法,喂養它又不能使它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能,聽它嘶叫,卻不能通曉它的意思,拿着鞭子對着千里馬說:“天下沒有千里馬!”唉!難道真的沒有千里馬嗎?(大概,恐怕)是他(們)真的不認識千里馬呀!
  

作品賞析

整體感知

  
解析《馬說》
解析《馬說》
  “大凡物不得其平則鳴”(韓愈送孟東野序》)。韓愈散文中,抒發不平之鳴的篇章不少,《馬說》便是其中之一。“說”是古代一種議論文體,用以陳述作者對某些問題的看法。雖是議論文體,卻講究文采。《馬說》通篇用的就是托物寓意的寫法,以千里馬不遇伯樂,比喻賢才難遇明主。作者希望統治者能識别人才,重用人才,使他們能充分發揮才能。全文寄托作者的憤懑不平和窮困潦倒之感,並對統治者埋沒、摧殘人才,進行了諷刺、針砭和控訴。
  
  作者的這些見解和感慨,都是通過具體的形象表現的。文章借伯樂和千里馬的傳說,將人才比爲千里馬,將愚妄淺薄、不識人才的統治者比做食馬者,以千里馬“祗辱於奴隸人之手,駢死於槽櫪之間”的遭遇,寫有才之人終身不得其用的遭際,以“食不飽,力不足,才美不外見”寫千里馬埋沒的原因等等,生動形象地表現了有才之士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和不幸的處境,行文中洋溢着強烈的不平和悲憤。
  

具體賞析

  韓愈是唐代散文巨匠,同時也是對宋代作家極有影響的詩人。人們對他的“以文爲詩”(把詩歌寫得散文化)談得比較多,卻很少注意他那更爲突出的“以詩爲文”的特點。所謂“以詩爲文”,是指用具有詩的情調、韻味等特色來寫散文,即是說把散文給詩化了(但這並不等於從西方引進的新文體“散文詩”)。我們說把散文詩化,或者說把散文寫得很帶詩意,並不限於寫自然景物、抒情小品或對人物進行典型塑造和對事態進行藝術描繪;而是也可以用詩的情調、韻味來寫說理文或評論文。韓愈的散文特點之一就在這里。
  
  據說伯樂姓孫名陽,是春秋時代秦國人,會給馬看相,善於識别什麼是千里馬。這原是《戰國策·楚策》中一個名叫汗明的對春申君黄歇講的一個故事里的人物。這故事可能是古代傳說,也可能就是汗明用藝術虛構手法創造出來的寓言。伯樂的典故曾幾次被韓愈引用(見他所作的《爲人求薦書》及《送溫處士赴河陽序》),可見由於韓愈本人命運的坎坷,對伯樂能識别千里馬的故事是很有感情的。但平心而論,還是他的這篇《馬說》寫得最好,讀者也最愛讀,因爲這篇文章寫得太像一首詩了。
  
馬說
   馬說
  詩的主要特點之一就是訴諸形象思維,它的創作手法也常以比興爲主。當然,一首好詩總要比散文寫得更加含蓄曲摺,餘味無窮。而從常識論,一篇說理散文,基本上總是以邏輯思維爲主的,韓愈的《馬說》肯定是一篇說理文,但它似寓言而實非寓言,用比喻說理卻並未把所持的論點正面說穿,更沒有把個人意見強加給讀者。全篇幾乎始終通過形象思維來描述千里馬的遭遇,隻擺出活生生的事實卻省卻了講大道理的筆墨,這已經可以說是詩的寫法了。更巧妙地是作者利用了古漢語中不可缺少的虛詞(語助詞、感歎詞和連接詞),體現出抒情詩應有的一唱三歎的滋味和意境,盡管我們讀起來是一篇散文,但仔細品評,卻儼然是一首發揮得淋漓盡致的抒情詩。這種“以詩爲文”的本領,始自西漢的司馬遷(誰也不曾承認過司馬遷是詩人),到了韓愈柳宗元,乃得到進一步的發展;至宋代的歐陽修蘇軾(尤其是歐陽修)而達到一個新的高度。這是我們研究中國文學史和學習古典散文應該注意的新課題。
  
  文章的第一句是大前提:“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可這個命題本身就不合邏輯。因爲存在決定意識,伯樂善相馬的知識和經驗,必須從社會上(或說自然界)存在着大量的千里馬身上取得,然後逐漸總結出來的。所以過去有人就認爲韓愈這句話是本末倒置,是唯心主義的。我們並不否認,從唯物主義原則來看,他這句話是錯誤的。但把它作爲詩的語言,它卻是發人深省的警句,是感慨萬千的名言。因爲世上有伯樂這種知識和本領的人實在太少了。於是作者緊接着在下文從正面點明主旨,一瀉無餘地把千里馬的無限委屈傾訴出來。正由於“伯樂不常有”,不少的千里馬不僅找不到一個一般水平的牧馬人,而是“祗辱於奴隸人之手”,受盡了無知小人的腌氣。更令人悲憤的是這些寶馬竟然成雙作對地一群群死於槽櫪之間,其遭遇之不幸、結局之慘痛真非筆墨所能形容。當然,結果更是死不瞑目,誰也不把這些有價值的神駿稱爲千里馬,它們的死也自然是毫無所謂的了。“不以千里稱也”這句話,包含着這樣的意思:連同情它們的人都沒有,更談不上對它們的死表示遺憾、惋惜和悔恨痛心了。從文章表面看,作者說得已相當透徹;而實際上這里面不知有多少辛酸痛楚還沒有盡情吐露,看似奔放而其内涵則甚爲豐富,其實倒是含蓄不盡的(說他寫得婉約,或許讀者不能接受,可作者確實沒有把話說盡)。這真是抒情詩的寫法了。
  
  作者着力刻畫“食(飼)馬者”與千里馬之間的矛盾,兩相對照,既寫出千里馬的抑鬱不平,也寫出不識真才者的愚昧專横。千里馬在無人給它創造有利的客觀條件時,英雄無用武之地;或雖欲一展所長而有力無處使,甚至到了無力可使的程度。這樣,它連一疋普通馬也比不上,又怎麼能實現它日行千里的特異功能呢?因此它的待遇自然也就比不上一疋“常馬”,而它的受辱和屈死也就更不足爲奇,不會引起人們的注意了。不僅如此像這樣連“常馬”都比不上的千里馬,由於不能恪盡職守,還會受到極度的責難和懲罰,往往被無辜地痛打一頓(“策之不以其道”,打得它不合理),當然在待遇上也就更加糟糕了(“食之不能盡其材”)。表面看“食馬者”不是伯樂,不懂馬語;骨子里卻蘊涵着懷才不遇的人面對那些愚昧專横的統治者就是申訴也無用這一層意思。
  
  文章寫到這里,作者似乎還覺得不夠解渴,於是又接着用“鳴之而不能通其意”的意思,從“人”的方面再做深入一層的刻畫。這不僅使文章更生動深刻,也表現出作者的感情更爲憤激了。作者並沒有立即譴責這種不識馬的“人”有眼無珠,反而讓他面對着這疋千里馬不懂裝懂,發出了仿佛悲天憫人般的慨歎:“天下無馬!”意思說,這樣的“人”在主觀動機方面還是自以爲不錯的,他並非不想選拔人才,並非沒有求賢用賢之心,無奈賢人賢才太“少”了,既無處可尋覓,也無地可安插:“天下哪里有真正的人才啊!”明明是“人”的主觀上出了毛病,卻把這種局面的形成推給客觀條件的不如意、不理想。眼前就是一疋被作踐得不成樣子的千里馬,卻對它發出了“天下無馬”的慨歎,認爲這不過是一疋連“常馬”也不如的駑駘之輩。這不僅是絕妙的諷刺,而且也是極其嚴峻猛厲的誅心之論。文章寫至此已經水到渠成,作者這才站出來點題,用“嗚呼”以下三句作結,把“無馬”和“不知馬”這一對矛盾(“無馬”是先天的自然缺陷,“不知馬”則是後天人爲的犯罪)尖銳地擺出來形成一個高潮,極盡沉鬱頓挫之致。古人說蹙萬里長江於尺幅之中,這種凝聚濃縮的手法正是韓愈一支筆經過千鎚百鍊的結果。我們固然不能不爲作者起伏回盪、感慨悲涼的情緒而傾倒,卻又不能不爲他簡潔洗鍊的筆墨所欽服。
    
  “說”是一種文體,本文題目的意思大多數教輔資料上都解釋爲“說說千里馬”,可是我今天要推翻這個觀點,把本文題目理解爲“千里馬的自述”,請大家跟着我這個思路去分析鑒賞。
  
  作者韓愈所處的中唐正是朋黨紛爭,世人傾軋之時,他本人屢遭排擠和貶斥。他也是一個有才能的文人,可以算是一疋“千里馬”。那時社會狀況卻是 “世修而謗興,德高而毁來”,所以他才發出了“士之處此世,而忘名譽之光,道德之行,難矣!”的感歎。在這種狀態之下,沒有人去賞識他,於是他便說“千里 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沒錯,世上不會缺少人才,李白就說過“天生我才必有用,”可當時統治者卻沒有一雙發現人才的慧眼,於是作者就開始爲我們描述他的悲慘境遇。“祗辱”“駢死”二詞就抒發了作者憤懑的感情,同時也寫出了對“食馬者”的厭惡。
  
  俗話說,是金子總會發光的。千里馬有日行千里的特殊才能,爲什麼人們卻發現不了呢?這一段就解釋了主要原因“食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因爲千里馬有特殊的食量,所以必須要以千里馬的規格來喂養它,而作者要展示自己的才能,必須得到一個合適的官職,才能才會得到發揮。作者在他對宰相的第二次上書中就抒發了希望當權者不拘一格提拔人才的心情,“古之進人者,或取於盜,或取於管庫,今布衣雖賤,猶足以方於此”。而宰相仍不理睬,他就作了《後二十九日複上宰相書》,將周公吐哺握發、求賢若渴的態度與宰相置之不理的冷漠態度進行對比,抒發了自己報國無門的憤慨和心中對統治階級的不滿。可以這樣說,作者正在向我們哭訴,“是馬也,雖有千里之能,食不飽,力不足,才美不外見,且欲與常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這一擧問的有理、有力,充滿委屈之情和憤激不平之氣,同時也發出了在《與於襄陽書》中出現過的“何其宜聞而久不聞也”的感歎,把作者對封建統治者浪費人才與摧殘人才的譴責表達得淋漓盡致。
 
  由於千里馬“欲與常馬等不可得”,所以“食馬者”們很是惱怒,就不斷鞭打它,可是又不按照正確的方式,喂養它還是不按照正確方法,千里馬自然感到委屈,於是就不斷以鳴聲抗議,可是“食馬者”卻不能通曉他的意思,就如同作者在《應科目時與人書》中表現的那種懷才不遇的困窘一樣。他們拿着馬鞭,明明千里馬就在眼前,卻仍是在說“天下無馬”!這就鮮活的勾畫出了那些“假伯樂”可笑的醜態。於是作者大聲長歎哀鳴,連用三個感歎句,語氣凌厲,斬釘截鐵,表達了自己懷才不遇,壯志難酬的憤懑心情。
  
  




    5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