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6899 次 历史版本 12个 创建者:vivina (2010/12/16 11:48:02)  最新编辑:vivina (2010/12/16 16:20:41)
柳毅傳
拼音:liǔ yì zhuan
同义词条:《柳毅传》
 
柳毅傳
柳毅傳
  《柳毅傳》,唐人著名傳奇小說之一。原載《太平廣記》,隻題作《柳毅》,無“傳”字,魯迅的《唐宋傳奇集》始爲校增。汪國垣的《唐人小說》仍作《柳毅》。本篇故事富於想象,情節曲摺,而結構謹嚴。唐代傳奇。曾慥《類說》引《異聞集》題作《洞庭靈姻傳》,似是原題。本篇是寫一個愛情的神話故事。在唐代儀鳳年間,有個落第書生柳毅,在回鄉途中路過涇陽,遇見龍女在荒野牧羊。龍女向他訴說了受丈夫涇川君次子和公婆虐待的情形,柳毅帶信給他父親洞庭君。柳毅激於義憤,替她投書。洞庭君之弟錢塘君聞知此事,大怒,飛向涇陽,把侄婿殺掉,救回了龍女。錢塘君深感柳毅爲人高義,就要龍女嫁給他,但因言語傲慢,遭到柳毅的嚴詞拒絕。其後柳毅續娶範陽盧氏,實際是龍女化身。他倆終於成了幸福夫婦。

《柳毅傳》作者簡介


  李朝威(約766—820),字不詳,隴西人,唐代著名傳奇作家。生卒年均不祥,約唐肅宗乾元中前後在世。生平亦不可考。著有傳奇文《柳毅傳》,(見《太平廣記》)行於世。後代戲曲家多取爲題材。他的作品僅存《柳毅傳》和《柳參軍傳》兩篇。其《柳毅傳》被魯迅先生與元稹的《鶯鶯傳》相提並論。他本人也被後來的一些學者譽之爲傳奇小說的開山鼻祖。

《柳毅傳》原文


  儀鳳中,有儒生柳毅者,應擧下第,將還湘濱。念鄉人有客於涇陽者,遂往告别。至六七里,鳥起馬驚,疾逸道左。又六七里,乃止。
柳毅傳
柳毅傳

  見有婦人,牧羊於道畔。毅怪,視之,乃殊色也。然而蛾臉不舒,巾袖無光,凝聽翔立,若有所伺。毅詰之曰:“子何苦,而自辱如是?”婦始楚而謝,終泣而對曰:“賤妾不幸,今日見辱問於長者!”。然而恨貫肌骨,亦何能愧避?幸一聞焉。妾,洞庭龍君小女也。父母配嫁涇川次子。而夫婿樂逸,爲婢僕所惑,日以厭薄。既而將訴於舅姑。舅姑愛其子,不能禦。迨訴頻切,又得罪舅姑。舅姑毁黜以至此。"言訖,欷流涕,悲不自勝。又曰:“洞庭於茲,相遠不知其幾多也?長天茫茫,信耗莫通。心目斷盡,無所知哀。聞君將還吳,密通洞庭。或以尺書寄托侍者,未蔔將以爲可乎?”毅曰:“吾義夫也。聞子之說,氣血俱動,恨無毛羽,不能奮飛,是何可否之謂乎!然而洞庭深水也。吾行塵間,寧可致意耶?惟恐道途顯晦,不相通達,致負誠托,又乖懇願。子有何術可導我邪?”女悲泣且謝,曰:“負載珍重,不複言矣。脱穫回耗,雖死必謝。君不許,何敢言。既許而問,則洞庭之與京邑,不足爲異也。”

  毅請聞之。女曰:“洞庭之陰,有大橘樹焉,鄉人謂之社橘。君當解去茲帶,束以他物。然後叩樹三發,當有應者。因而隨之,無有礙矣。幸君子書叙之外,悉以心誠之話倚托,千萬無渝!”毅曰:“敬聞命矣。”女遂於糯間解書,再拜以進。東望愁位,若不自勝。毅深爲之戚,乃致書囊中,因複謂曰:“吾不知子之牧羊何所用哉,神豈宰殺乎?”女曰:“非羊也,雨工也。””何爲雨工?”曰:“雷霆之類也。”毅顧視之,則皆矯顧怒步,飲齕甚異,而大小毛角則無别羊焉。毅又曰:“吾爲使者,他日歸洞庭,幸勿相避。”女曰:“寧止不避,當如親戚耳。”語竟,引别東去。不數十步,回望女與羊,俱亡所見矣。

  其夕,至邑而别其友,月餘到鄉,還家,乃訪友於洞庭。洞庭之陰,果有社橘。遂易帶向樹,三擊而止。俄有武夫出於波問,再拜請曰:“貴客將自何所至也?”毅不告其實,曰:“走謁大王耳。”武夫揭水止路,引毅以進。謂毅曰:“當閉目,數息可達矣。”毅如其言,遂至其宮。始見台閣相向,門戶千萬,奇草珍木,無所不有.夫乃止毅,停於大室之隅,曰:“客當居此以俟焉。”毅曰:“此何所也?”夫曰:“此靈虛殿也。”諦視之,則人間珍寶畢盡於此。柱以白璧,砌以青玉,床以珊瑚,簾以水精,雕琉璃於翠楣,飾琥珀於虹棟。奇秀深杳,不可殫言。

 
柳毅傳
柳毅傳
  然而王久不至。毅謂夫曰:“洞庭君安在哉?”曰:“吾君方幸玄珠閣,與太陽道士講《火經》,少選當畢。”毅曰:“何謂《火經》?”夫曰:“吾君,龍也。龍以水爲神,擧一滴可包陵穀。道士,乃人也。人以火爲神聖,發一燈可燎阿房。然而靈用不同,玄化各異。太陽道士精於人理,吾君邀以聽焉。”語畢而宮門辟,景從雲合,而見一人,披紫衣,執青玉。夫躍曰:“此吾君也!”乃至前以告之。君望毅而問曰:“豈非人間之人乎?”對曰:“然。”毅而設拜,君亦拜,命坐於靈虛之下。謂毅曰:“水府幽深,寡人暗昧,夫子不遠千里,將有爲乎?”毅曰:“毅,大王之鄉人也。長於楚,游學於秦。昨下第,閑驅涇水右涘,見大王愛女牧羊於野,風鬟雨鬢,所不忍睹。毅因詰之,謂毅曰:“爲夫婿所薄,舅姑不念,以至於此。‘悲泗淋漓,誠但人心。遂托書於毅。毅許之,今以至此。”因取書進之。洞庭君覽畢,以袖俺面而泣曰:“老父之罪,不能鑒聽,坐貽聾瞽,使閨窗孺弱,遠罹構害。公,乃陌上人鞅也,而能急之。幸被齒發,何敢負德!”詞畢又哀咤良久。左右皆流涕。時有宦人密視君者,君以書授之,令達宮中。須臾,宮中皆慟哭。君驚,謂左右曰:“疾告宮中,無使有聲,恐錢塘所知。”毅曰:“錢塘,何人也?”曰:“寡人之愛弟,昔爲錢塘長,今則致政矣。”毅曰:“何故不使知?”曰:“以其勇過人耳。昔堯遭洪水九年者,乃此子一怒也。近與天將失意,塞其五山。上帝以寡人有薄德於古今,遂寬其同氣之罪。然猶縻系於此,故錢塘之人日日候焉。”

  語未畢,而大聲忽發,天拆地裂。宮殿擺簸,雲煙沸湧。俄有赤龍長千餘尺,電目血舌,朱鱗火鬣,項掣金鎖,鎖牽玉柱。千雷萬霆,激繞其身,霰雪雨雹,一時皆下。乃擘青天而飛去。毅恐蹶僕地。君親起持之曰:“無懼,故無害。”毅良久稍安,乃穫自定。因告辭曰:“願得生歸,以避複來。”君曰:“必不如此。其去則然,其來則不然,幸爲少盡繾綣。”因命酌互擧,以款人事。俄而祥風慶雲,融融恰怡,幢節玲瓏,簫韶抱以隨。紅妝千萬,笑語熙熙。中有一人,自然蛾眉,明璫滿身,綃觳參差。迫而視之,乃前寄辭者。然若喜若悲,零淚如絲。須臾,紅煙蔽其左,紫氣舒其右,香氣環鏇,入於宮中。君笑謂毅曰:“涇水之囚人至矣。”君乃辭歸宮中。須臾,又聞怨苦,久而不已。

  有頃,君複出,與毅飲食。又有一人,披紫裳,執青玉,貌聳神溢,立於君左。君謂毅曰:“此錢塘也。”毅起,趨拜之。錢塘亦盡禮相接,謂毅曰:“女侄不幸,爲頑童所辱。賴明君子信義昭彰,致達遠冤。不然者,是爲涇陵之土矣。饗德懷恩,詞不悉心。”毅撝退辭謝,俯仰唯唯。然後回告兄曰:“向者晨發靈虛,巳至涇陽,午戰於彼,未還於此。中間馳至九天以告上帝。帝知其冤而看其失。前所遣責,因而穫免。然而剛腸激發,不遑辭候,驚擾宮中,複忤賓客。愧惕慚懼,不知所失。”因退而再拜。君曰:“所殺幾何?”曰:“六十萬。”“傷稼乎?”曰:“八百里。”無情郎安在?”曰:“食之矣。”君憮然曰:“頑童之爲是心也,誠不可忍,然汝亦太草草。賴上帝顯聖,諒其至冤。不然者,吾何辭焉?從此以去,勿複如是。”錢塘君複再拜。

  是夕,遂宿毅於凝光殿。明日,又宴毅於凝碧宮。會友戚,張廣樂,具以醪醴,羅以甘潔。初,笳角鼙鼓,旌旗劍戟,舞萬夫於其右。中有一夫前曰:“此《錢塘破陣樂》。”旌傑氣,顧驟悍栗。座客視之,毛發皆豎。複有金石絲竹,羅綺珠翠,舞千女於其左,中有一女前進曰:“此《貴主還宮樂》。”清音宛轉,如訴如慕,坐客聽下,不覺淚下。二舞既畢,龍君大悦。錫以紈綺,頒於舞人,然後密席貫坐,縱酒極娛。酒酣,洞庭君乃擊席而歌曰:“大天蒼蒼兮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狐神鼠聖兮薄社依牆。雷霆一發兮其孰敢當?荷貞人兮信義長,令骨肉兮還故鄉,齊言慚愧兮何時忘!”洞庭君歌罷,錢塘君再拜而歌曰:“上天配合兮生死有途。此不當婦兮彼不當夫。腹心辛苦兮涇水之隅。風霜滿鬢兮雨雪羅襦。賴明公兮引紊書,令骨肉兮家如初。永言珍重兮無時無。”錢塘君歌闋,洞庭君俱起,奉觴於毅。

  毅踧踖而受爵,飲訖,複以二觴奉二君,乃歌曰:“碧雲悠悠兮涇水東流。傷美人兮雨泣花愁。尺書遠達兮以解君憂。哀冤果雪兮還處其休。荷和雅兮感甘羞。山家寂寞兮難久留。欲將辭去兮悲綢繆。”歌罷,皆呼萬歲。

  洞庭君因出碧玉箱,貯以開水犀;錢塘君複出紅珀盤,貯以照夜璣,皆起進毅,毅辭謝而受。然後宮中之人,鹹以綃彩珠璧投於毅側。重叠煥赫,須臾埋沒前後。毅笑語四顧,愧謝不暇。洎酒闌歡極,毅辭起,複宿於凝光殿。翌日,又宴毅於清光閣。錢塘因酒作色,踞謂毅曰:“不聞猛石可裂不可卷,義士可親不可羞耶?愚有衷曲,欲一陳於公。如可,則俱在雲霄;如不可,則皆夷糞壤。足下以爲何如哉?”毅曰:“請聞之。”錢塘曰:“涇陽之妻,則洞庭君之愛女也。淑性茂質,爲九姻所重。不幸見辱於匪人,今則絕矣。將欲求托高義,世爲親戚,使受恩者知其所歸,懷愛者知其所付,豈不爲君子始終之道者?”毅肅然而作,欻然而笑曰:“誠不知錢塘君孱困如是!毅始聞誇九州、懷五嶽,泄其憤怒;複見斷金鎖,掣玉柱,赴其急難。毅以爲剛決明直,無如君者。蓋犯之者不避其死,感之者不愛其生,此真丈夫之志。奈何蕭管方洽,親賓正和,不顧其道,以威加人?豈僕人素望哉!若遇公於洪波之中,玄山之間,鼓以鱗須,被以雲雨,將迫毅以死,毅則以禽獸視之,亦何恨哉!今體被衣冠,坐談禮義,盡五常之志性,負百行怖之微旨,雖人世賢傑,有不如者,況江河靈類乎?而欲以蠢然之軀,悍然之性,乘酒假氣,將迫於人,豈近直哉!且毅之質不足以藏王一甲之間。然而敢以不服之心,勝王不道之氣。惟王籌之!”錢塘及逡巡致謝曰:“寡人生長宮房,不聞正論。向者詞述疏狂,妄突高明。退自循顧,戾微不容責。幸君子不爲此乖問可也。”其夕,複飲宴,其樂如舊。毅與錢塘遂爲知心友。明日,毅辭歸。洞庭君夫人别宴毅於潛景殿,男女僕妾等悉出預會。夫人泣謂毅曰:“骨肉受君子深恩,恨不得展愧戴,遂至睽别。”使前涇陽女當席拜毅以致謝。夫人又曰:“此别豈有複相遇之日乎?”毅其始雖不諾錢塘之情,然當此席,殊有歎恨之色。宴罷,辭别,滿宮淒然。贈遺珍寶,怪不可述。毅於是複循途出江岸,見從者十餘人,擔囊以隨,至其家而辭去。毅因適廣陵寶肆,鬻其所得。百未發一,財已盈兆。故淮右富族,鹹以爲莫如。遂娶於張氏,亡。又娶韓氏。數月,韓氏又亡。徙家金陵。常以鰥曠多感,或謀新疋。有媒氏告之曰:“有盧氏女,範陽人也。父名曰浩,嚐爲清流宰。晚歲好道,獨游雲泉,今則不知所在矣。母曰鄭氏。前年適清河張氏,不幸而張夫早亡。母憐其少,惜其慧美,欲擇德以配焉。不識何如?”毅乃蔔日就禮。既而男女二姓俱爲豪族,法用禮物,盡其豐盛。金陵之士,莫不健仰。居月餘,毅因晚入戶,視其妻,深覺類於龍女,而豔逸豐厚則又過之。因與話昔事。妻謂毅曰:“人世豈有如是之理乎?然君與餘有一子。”毅益重之。既產,逾月,乃穠飾換服,召親戚。
柳毅傳
柳毅傳

  相會之間,笑渭毅曰:“君不憶餘之於昔也?”毅曰:“夙爲洞庭君女傳書,至今爲憶。”妻曰:“餘即洞庭君之女也。涇川之冤,君使得白。銜君之恩,誓心求報。洎錢塘季父,論親不從,遂至睽違。天各一方,不能相問。父母欲配嫁於濯錦小兒某。惟以心誓難移,親命難背。既爲君子棄絕,分無見期。而當初之冤,雖得以告諸父母,而誓報不得其志,複欲馳白於君子。值君子累娶,當娶於張,已而又娶於韓。迨張、韓繼卒,君蔔居於茲,故餘之父母乃喜餘得遂報君之意。今日穫奉君子,鹹善終世,死無恨矣。”因嗚咽,泣涕交下。對毅曰:“始不言者,知君無重色之心。今乃言者,知君有感餘之意。婦人匪薄,不足以確厚永心,故因君愛子,以托相生。未知君意如何?愁懼兼心,不能自解。君附書之日,笑謂妾曰:‘他日歸洞庭,慎無相避。’誠不知當此之際,君豈有意於今日之事乎?其後季父請於君,君固不許。君乃誠將不可邪,抑忿然邪?君其話之。”毅曰:“似有命者。僕始見君子長注之隅,枉抑憔悴,誠有不平之志。然自約其心者,達君之冤,餘無及也。以言慎無相避者,偶然耳,豈有意哉。洎錢塘逼迫之際,唯理有不可直,乃激人之怒耳。夫始以義行爲之志,寧有殺其婿而納其妻者邪?一不可也。善素以操真爲志尚,寧有屈於己而伏於心者乎?二不可也。且以率肆胸臆,酬酢紛綸,唯直是圖,不遑避害。然而將别之日。見子有依然之容,心甚恨之。終以人事扼束,無由報謝。籲,今日,君,盧氏也,又家於人間。則吾始心未爲惑矣。從此以往,永奉歡好,心無纖慮也。”妻因深感嬌泣,良久不已。

  有頃,謂毅曰:“勿以他類遂爲無心,固當知報耳。夫龍壽萬歲,今與君同之。水陸無往不適。君不以爲妄也。”毅嘉之曰:“吾不知國客乃複爲神仙之餌!”。”乃相與覲洞庭。既至,而賓主盛禮,不可具記。後居南海僅四十年,其邸第輿馬珍鮮服玩,雖侯伯之室,無以加也。毅之族鹹遂濡澤。以其春秋積序,容狀不衰。南海之人靡不驚異。洎開元中,上方屬意於神仙之事,精索道術。毅不得安,遂相與歸洞庭。凡十餘歲,莫知其蹟。至廿元末,毅之表弟薛嘏爲京畿令,謫官東南。經洞庭,晴晝長望,俄見碧山出於遠波。舟人皆側立,曰:“此本無山,恐水怪耳。”指顧之際,山與舟相逼,乃有彩船自山馳來,迎問於嘏。其中有一人呼之曰:“柳公來候耳。”嘏省然記之,乃促至山下,攝衣疾上。山有宮闕如人世,見毅立於宮室之中,前列絲竹,後羅珠翠,物玩之盛,殊倍人間。毅詞理益玄,容顏益少。初迎嘏於砌,持嘏手曰:“别來瞬息,而發毛已黄。”嘏笑曰:“兄爲神仙,弟爲枯骨,命也。”毅因出藥五十丸遺嘏,曰:“此藥一丸,可增一歲耳。歲滿複來,無久居人世間以自苦也。”歡宴畢,嘏乃辭行。自是已後,遂絕影響。嘏常以是事告於人世。殆四紀,嘏亦不知所在。隴西李朝威叙而歎曰:“五蟲之長,必以靈者,别斯見矣。人,裸也,移信鱗蟲。洞庭含納大直,錢塘迅疾磊落,宜有承焉。嘏詠而不載,獨可鄰其境。愚義之,爲斯文。”

《柳毅傳》譯文

  儀鳳年間,有一位書生柳毅,到京城長安參加科擧考試,沒有考取,准備回到湘水邊的家鄉去。他想起有個同鄉人客居在涇陽,就去辭行。走了六、七里,忽然有一群鳥直飛起來,(他的)馬受了驚嚇,向道邊飛奔,又跑了六、七里,才停了下來。

  隻見有個女子在路邊放羊。他覺得奇怪,仔細地打量,卻是個非常美麗的女子。可是她雙眉微皺,面帶愁容,穿戴破舊,出神地站着,好像在等待着什麼。柳毅忍不住問她道:“你有什麼痛苦,把自己委屈到這種地步?”女子開頭現出悲傷的神情,婉言謝絕了她,但最終哭着向他回答說:“我是個不幸的人,今天蒙您關懷下問。但是我的怨恨銘心刻骨,又怎能覺得慚愧而回避不說呢?希望您聽一聽。我原是洞庭龍王的小女兒,父母把我嫁經涇川龍王的二兒子,但丈夫喜歡放盪取樂,受到了奴僕們的迷惑,一天天厭棄、鄙薄我。後來我把這情況告訴了公婆,公婆溺愛自己的兒子,管束不住他。等到我懇切地訴說了幾次,又得罪了公婆。公婆摺磨我,趕我出來,弄到這個地步。”說完,抽泣流淚,悲傷極了。接着又說:“洞庭離這里,相距好遠啊,無邊無際的天空,無法傳通音信,心用盡,眼望穿,也無法(使家里)知道我的悲苦。聽說您要回到南方去,您的家鄉緊接洞庭湖,也許可以把信托您帶去,不知道能夠答應嗎?”柳毅說:“我是個講義氣的人。聽了你的話,心里非常激動,隻恨我身上沒有翅膀,不能奮飛到洞庭,還說什麼答應不答應呢?可是洞庭水深啊,我隻能在人世間來往,怎能到龍宮里去送信呢?隻怕人世和仙境有明暗之分,道路不通,以致辜負了你熱忱的囑托,違背了你懇切的願望。你有什麼好辦法可以給我引路嗎?”女子一邊悲傷地哭泣,一邊道謝說:“希望你一路上好好保重,這些話不用再說了。要是有了回音,即使(我)死了,也一定感謝(您)。(方才)您不曾答應時,(我)哪敢多說?(現在您)既然答應了,問我(如何去洞庭龍宮),洞庭(的龍宮)跟人世的京城並沒有不同啊。”

  柳毅請她說說。女子說:“洞庭的南岸有一棵大橘樹,當地人稱它社橘。您(到了那里)要解下腰帶,束上别的東西,在樹幹上敲三下,就會有人出來招呼您。(您)就跟着他走,不會有什麼阻礙。希望您除了報信之外,並且把我(告訴您的)心里的話都說給我家里的人,千萬不要改變!”柳毅說:“一定聽你的話。”女子就從衣襟里拿出信來,(向柳毅)拜了又拜,然後把信交給了他。(這時她)望着東方,又掉下淚來,難過極了。柳毅也很爲她傷心。(他)把信放在行囊里,便又問道:“我不知道你放羊有什麼用處,神靈難道還要宰殺(它們)嗎?”女子說:“這些並不是羊,是‘雨工’啊。”“什麼叫‘雨工’?”(回答)說:“就象雷、電一樣(掌管下雨的神)。”柳毅回頭看看那些羊,就見它們昂頭望,大步走,飲水吃草的樣子很特别,可是身體的大小和身上的毛、頭上的角,跟羊沒有不同。柳毅又說:“我給你做捎信的使者,將來你回到洞庭,希望你不要避開我不見面。”女子說:“不光不避開,還要象親戚一樣啊。”說完,(柳毅和她)告别向東走。走不到幾十步,回頭看看女子與羊群,都不見了。

  這天傍晚,(柳毅)到涇陽告别了他的朋友。一個多月後,(柳毅)回到家鄉,就去洞庭訪問。洞庭湖的南岸,果然有一棵社橘。(他)就換下腰帶,在樹上敲了三下。一會兒有個武士出現在波浪中,(向柳毅)行了禮問道:“貴客剛從什麼地方來的?”柳毅先不告訴他實情,說:“我特來拜見大王。”武士分開水,指出道路,帶着柳毅前進。對柳毅說:“要閉上眼睛,很快就可以到了。”柳毅依照他的話,便到了龍宮。隻見高樓大殿一座對着一座,一道道門戶數也數不清,院子里栽着奇花異木,各式各樣,無所不有。武士叫柳毅在殿角里停下來,說:“請貴客在這里等着吧。”柳毅問:“這里是什麼地方?”武士說:“這里的靈虛殿。”柳毅仔細一看,覺得世界上的珍寶全都在這里了。殿柱是用白璧做成的,台階是用青玉鋪砌的,床是用珊瑚鑲制的,簾子是用水晶串成的,在綠色的門楣上鑲嵌着琉璃,在彩虹似的屋梁上裝飾着琥珀。奇麗幽深的光景,說也說不盡。

  可是好大一會兒龍王也沒出來。柳毅問武士:“洞庭君在哪里?”武士說:“我們的大王正加臨在玄珠閣,跟太陽道士談論火經,不多時就完畢了。”柳毅問:“什麼叫火經?”武士說:“我們的大王是龍,憑借着水顯示神靈,拿一滴水就可以漫過山陵溪穀。太陽道士是人,人憑借火來表現本領,用一盞燈火就可以把阿房宮燒成焦土。然而(水火)的作用不同,變化也不一樣。太陽道士對人類用火的道理精通,我們在王請他來,聽聽他的議論。”才說完話,宮門大開。一群侍從象影子跟隨形體,象雲氣聚攏擬的簇擁着一位身穿紫袍,手執青玉的人出來了。武士跳起身來說:“這就是我們的大王!”立刻上前報告。洞庭君打量着柳毅說:“這不是人世間來的人嗎?”柳毅回答說:“是。”便向洞庭君行禮,洞庭君也答了禮,請他坐在靈虛殿下。對柳毅說:“水底宮殿幽深,我又愚昧,先生不怕千里之遠來到這里,有何貴幹呢?”柳毅說:“我柳毅是大王的同鄉。生長在湘水邊,到長安去求功名。前些日子沒有考上,閑暇間驅馬在涇水岸邊,看見大王的愛女在野外牧羊,受着風霜雨露的吹打,容顏憔悴,叫人看了十分難受。我就問她。(她)告訴我說:‘被丈夫虐待,公婆又不體諒,因此弄到這個地步。’悲傷得淚流滿面,實在使人同情。她托我捎封家信。我答應了,今天才到這里來的。”於是拿出信來,交給了洞庭君。洞庭君把信看完,用袖子遮住臉哭泣起來,說:“這是我做父親的過錯,我看不明,聽不清,因而同聾子瞎子一樣,使閨中弱女在遠方受陷害也不知道。你是個不相關的路人,卻能仗義救急,承蒙您的大恩大德,我怎敢忘記?”說完,又哀歎了好久。連旁邊的人也感動得流淚。這時有個在身邊伺候的太監,洞庭君便把信交給他,讓他送進宮去。過了一會兒,聽到宮里發出一片哭聲。洞庭君慌忙對待從的人說:“快去告訴宮里,不要哭出聲來,恐怕讓錢塘君知道了。”柳毅問:“錢塘君是誰啊?”洞庭君說:“是我的愛弟,以前做過錢塘長,如今已經罷官免職了。”柳毅又問:“爲什麼不讓他知道?”洞庭君說:“因爲他勇猛過人。早先唐堯時代鬧過九年的洪水,就是他發怒的緣故。最近他跟天將不和睦,又發大水淹掉五座大山。上帝因爲我曆來有些功德,才寬恕了我弟弟的罪過。但還是把他拘禁在這里,所以錢塘的人每天都盼他回去。”

  話未說完,忽然發出一聲巨響,天崩地裂,宮殿被震得搖擺簸動,陣陣雲霧煙氣往上翻湧。頃刻有一條巨龍身長千餘尺,閃電似的目光,血紅的舌頭,鱗甲象朱砂,鬃毛象火焰,脖子上押着金鎖鏈,鏈子系在玉柱上,無數的霹靂和閃電直飛去了。柳毅嚇得撲倒在地。洞庭君親自把他扶起,說:“不用害怕,沒危險的。”柳毅好一會兒才鎮定下來,就告辭說:“我願意活着回去,躲避它再來。”洞庭君說:“一定不會這樣了。它去的時候是這樣,回來的時候就不這樣了。希望讓我稍盡點情意。”就吩咐擺宴,互相擧杯敬酒,以盡款待的禮節。

  不久忽然吹起了微微的暖風,現出了朵朵彩雲,在一片和樂的氣象里,出現了精巧的儀仗隊,跟着是吹奏着動聽歌曲的樂隊。無數裝扮起來的侍女,有說有笑。後面有一個人,天生的美貌,(她)身上佩戴着華美的裝飾品,絲綢衣裳長短相配。柳毅走近一看,原來就是以前托他捎信的那個女子。可是她又象喜歡又象悲傷,眼淚斷斷續續地掉下來。一會兒紅煙遮在她的左邊,紫雲飄在她的右邊,香風嫋繞,已到宮中去了。洞庭君笑着對柳毅說:“在涇水受苦的人回來了。”(說完,向柳毅)辭别回到宮中去了。一會兒,又聽到抱怨的訴苦的聲音,久久沒有停止。

  過了一會兒,洞庭君重新出來,和柳毅飲酒吃飯。又見有一人,披着紫袍,拿着青玉,容貌出眾,精神飽滿,站在洞庭君的左邊。洞庭君向柳毅介紹說:“這個就是錢塘君。”柳毅起身上前,向錢塘君行禮。錢塘君也很有禮貌地回拜,對柳毅說:“侄女不幸,被那個壞小子虐待。靠您仗義守信;把(她在)遠方受苦的消息帶到這里。要不然的話,她就成爲涇陵的塵土了。受您的德,感您的恩,難以用言詞表達出來。”柳毅謙讓地表示不敢當,隻是連聲答應。(錢塘君)又回頭對他的哥哥說:“我方才辰刻從靈虛殿出發,巳刻到達涇陽,午刻在那邊戰鬥,未刻回到這里。中間趕到九重天向天上的玉帝報告。上帝知道侄女的冤屈便原諒了我的過錯。連對我以前的責罰也因此赦免了。可是(我)性情剛烈,走的時候來不及向您告别問候,驚擾了宮里,又冒犯了賓客。心里慚愧惶恐,不知多大過失。”就退後一步,再拜請罪。洞庭君問:“這次傷害了多少生靈?”(回答)說:“六十萬。”“糟蹋莊稼了嗎?”(回答)說:“方圓八百里。”(又問):“那個無情義的小子在哪里?”(回答)說:“給我吃掉了。”洞庭君露出不快的神色說:“那小子存這樣的心,確實難以容忍;可是你也太魯莽。靠玉帝的英明,了解我女兒的奇冤。不然的話,我怎麼能推卸責任呢?從今以後,你别再這樣魯莽了!”錢塘君又再拜(表示敬服)。

  這天晚上,就請柳毅留宿在凝光殿。第二天,又在凝碧宮宴請柳毅,遍召親友來會,堂前排列着盛大的樂隊,席上安排着美酒,陳設着佳餚。宴會開始,吹起了胡笳號角,擂起了戰鼓,旌旗招展,劍戟森森,有一萬名武士組成的盛大方陣在右面起舞,其中有一個武士從隊伍中走出來,上前報告說:“這是《錢塘破陣樂》。”隻見旌旗飛舞,劍戟爭輝,氣概英武雄壯,顧盼馳驟,剽悍威嚴,座客看了,毛發都直豎起來。接着,又有金石絲竹等各種樂器八音齊奏,滿眼綾羅珠翠,一大隊美女舞蹈在左邊,其中有一個美女從隊伍中走出來,近前報告說:“這是《貴主還宮樂》。”隻聽清音宛轉,餘韻繞梁,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座客聽了,不覺都流下淚來。歌舞完畢,洞庭君大悦,吩咐拿出絹紗綾羅,賞賜給武士舞女。然後把筵席的座位緊密靠在一起,大家開懷痛飲,極盡歡娛。酒喝得酣暢的當兒,洞庭君用手敲打着席面歌唱道;

  “高天蒼蒼啊,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啊,怎能夠忖量狐神鼠聖啊,靠着土地依着牆。雷霆一發啊,有誰敢當?多蒙有道德的君子啊,信義深長,使我的骨肉啊,歸還故鄉。齊稱慚愧啊,這情誼何時能忘?”

  洞庭君歌唱完畢,錢塘君也拜了兩拜,歌唱道:“上天配合姻緣啊,生死各有定數。這個不該做他妻啊,那個不配做她夫。我侄女滿腹愁苦啊,在遙遠的涇河荒涼之隅。風霜掛滿鬢發啊,雨雪濕透蘿裙。多虧明公啊,捎來書信,使我一家骨肉啊,團聚如初。真摯祝您珍重啊,朝朝暮暮。”

  錢塘君歌唱完畢,洞庭君也站起來,捧着酒杯向柳毅敬酒。柳毅恭敬不安地接過酒杯,把酒喝幹後,也滿斟了兩杯酒,回敬兩位龍王。柳毅也動感情地歌唱道:

  “碧雲悠悠啊,涇水東流。可憐美人啊,雨泣花愁。尺書遠傳啊,給您解除深憂。冤苦果然洗雪了啊, 回家把團聚快樂享受,承蒙殷勤的招待啊,佳餚美酒,久離的寒家已顯得空寂啊,難以在此久留。情義纏綿時卻要離别,多麼令人傷感。”

  歌唱完畢,群情激動,左右都高呼“萬歲!”洞庭君拿出一隻碧玉箱,里面盛着一枚能使水分開的犀牛角。錢塘君也拿出一隻紅色的琥珀盤,里面盛着一顆夜明珠,都起身獻給柳毅。柳毅辭謝了許久,隻好接受。接着宮中的人紛紛將珠玉綢緞堆放在柳毅身邊,作爲禮物,成垛成堆,光彩奪目,一時就把柳毅身前身後都堆得滿滿的,幾乎把柳毅的身子都埋沒了。柳毅笑語四顧,難爲情地向前後左右的人不住作揖道謝都來不及。酒闌興盡,大家都歡樂到極點,柳毅起身告退,這一夜仍舊住宿在凝光殿。

  第二天,又在清光閣宴請柳毅。錢塘君借着酒意,板起了臉,作出一本正經的樣子,又隨便地蹲着,對柳毅說道:“明公難道不曾聽說堅硬的石頭隻能打碎不能卷曲,義士隻可殺死不可羞辱嗎?我有一件心事,想對您陳說。如果你答應,大家如在天上——都很幸福。如果不肯答應,那麼大家如陷落在糞土里——都要倒黴,不知足下以爲怎樣?”

  柳毅道;“ 我洗耳恭聽。”

  錢塘君道:“涇陽小龍的妻子,就是洞庭君的愛女,性情賢淑,品質美好,被九族姻親所敬重。不幸錯嫁給品行不端的人,以致蒙恥受辱,這件事現在總算了絕了。今天我打算請求把她托付給您這樣有高情厚義的人作妻子,我們世代成爲親戚,使受恩的人知道她的終身應該托付給誰;懷有愛意的人向自己所愛的人表達傾訴感情。這豈不是君子善始善終的道理嗎?”柳毅態度嚴肅地站起來,猛然冷笑一聲說: “我竟不知道錢塘君會愚昧不明事理到這種地步!我起初聽說你跨九州,懷五嶽,發泄你的憤怒。又看見你斷金鎖,掣玉柱,慷慨去救人急難,我以爲世上剛直英明果決的人,沒有誰及得上你的了。對觸犯自己的人,(你能)不避死亡的危險去複仇;對使自己感動的人,(你能)不惜拼着性命去報答或打抱不平。這才真是大丈夫應有的志向應循的正道,怎麼樂器演奏得正好,親朋們交談得正歡,(你)居然不顧道理,耍起威風強加於人?難道是我原來希望的嗎?如果我是遇見您在連天的洪水之中,險峻的五嶽之間,你張牙舞爪,興風作浪,要把我逼死,我柳毅隻把你當禽獸看待,死亦無恨。可是你今天你身上穿戴着衣冠,高坐談論着禮義,講盡了五常的道理,說遍了百行的要旨,即使是人世間的聖賢豪傑也有些不如你,更不必說江河中的鱗介之類了。可是你卻仗着魁梧的身軀,強悍的性情,借酒使氣,想要逼迫我,這難道是正直的行爲嗎?我的瘦小身體,確實不夠藏在大王的一鱗片甲之間,然而我敢以不佩服的心情,來對抗你横行霸道的氣焰,希望你好生思量思量。”

  錢塘君於是連忙向後退謝罪道:“寡人生長在深宮里,不曾聽見過正直的言論。剛才言語之間粗疏狂妄,冒犯高明,現在回過頭來細想,罰不當罪。希望您不要因此介意而生嫌隙才好!”當晚又歡暢地飲宴,歡樂的情形一如既往。柳毅和錢塘君還結成了知心朋友。

  第二天,柳毅告辭回家,洞庭君夫人又特意設宴於潛景殿爲柳毅餞行。 男女僕妾都出席了宴會。夫人唏噓着對柳毅說:“小女受到您的深恩,可惜還沒有好好表白我們對您慚愧感激的心情,就這樣離别了!”又讓從涇陽歸來的龍女當筵向柳毅再拜致謝。夫人又說:“這一分别,不知以後還有相見的日子嗎?”柳毅前番雖然沒有答應錢塘君的要求,可是此刻在筵席上見到龍女,也很有些歎悔之色。宴會完畢,柳毅辭别,宮里所有的人無不難過。贈送給柳毅的奇珍異寶,千奇百怪,很少叫出名堂來。柳毅於是又循原來分開的水路出湖登岸,隻見有十多個僕從,挑着滿載珍寶的行囊跟隨在他後面,一直陪送他到家才辭别回去。

  柳毅來到颺州珠寶店里,賣掉他在龍宮所得的寶物,還沒有賣掉百分之一,已經得到超過百萬的錢財。原來淮西的富家,都自以爲比不上他。他娶了個姓張的妻室,不久,妻子就死了。又娶了個姓韓的姑娘,幾個月後,又死了。他於是把家搬到金陵。鰥居單身的柳毅常常因爲沒有妻子而感到寂寞,想再找一個新的配偶。有個媒人告訴他說:“有一位姓盧的小姐,原籍範陽,父親名叫盧浩,曾做過清流縣縣長,晚年喜歡學道,獨自布襪芒鞋,遨游雲水,現在不知到哪里去了。母親鄭氏前年把她嫁給清河張姓,不幸過門不久丈夫就死了。母親可憐她年紀輕輕,又聰明美麗,不忍眼睜睜地看着她寡居,想選擇一個有品德的人做她的配偶。不知道你可中意嗎?”柳毅答應了這門婚事,擇定吉日,擧行婚禮。由於男女兩家都是富貴之家,婚禮排場,極其豐盛。金陵人士沒有人不羨慕非常。

  婚後一個多月,有一天晚上柳毅進房,細看他的妻子,深深覺得她的面貌很像龍女,可是嬌媚豐滿,卻又比龍女勝過幾分。於是便和她談起從前傳書的事。妻子回答道:“人世間哪會有這種事情呀?”過了一年多,妻子懷了孕,柳毅更加愛重她。孩子生下滿月。到了滿月這天,妻子換了衣服,濃妝豔飾,將柳毅喚進内室,妻子含笑對柳毅道:“郎君難道想不起你我未結婚之前過去的(事情)我了嗎?”

  問得柳毅有點迷惑,他說:“我們兩家過去素非姻親和朋友,根本不認識,憑什麼讓我回憶一個並不存在的過去呢?”

  妻子笑着說道:“我確實是洞庭君的女兒。多蒙你從涇河那里的冤苦中搭救了我。我深深銜感您的恩德,心里立誓要報答你。後來錢塘叔父問你提親,你卻不答應,以致暌違離别,天各一方,連個消息也不通。父母想把我嫁給濯錦(注:今四川錦江)龍君的小兒子,隻是我對你的心志難改,於是閉戶不出剪掉頭髮,以明我無意再嫁别人的心志。我雖然被您抛棄拒絕,自料沒有再見之期,而對你當初產生的愛慕之心,至死也不會改變。後來,父母也被我的癡情所感動,准備再次將我對你的愛情迅速表白給您知道。恰巧您屢屢婚娶,先娶了姓張的,後來又娶了姓韓的。等到張、韓兩氏相繼去世,你選擇到這里來居住,我的父母才爲我能夠有機會實現報答您恩德的願望而喜出望外。今天我能夠侍奉君子,彼此在一起相親相愛地過一輩子,我就是死了也沒有遺恨了!”

  說到這里,禁不住嗚咽得涕淚交下,又對柳毅說道:“我起初所以不對您說,是因爲知道您沒有重女色的心;現在所以告訴您,是因爲知道您有愛我之意。我隻怕婦人身份地位低微,不足以永遠堅固您對我的愛情,所以想借您喜愛孩子的心情,寄托我和你共同生活白頭偕老的願望。不知道您的意思怎樣?我心里又愁又怕,不能自寬自慰。再者,還記得您當初答應代我傳書帶信的時候,曾笑着對我說:‘將來回到洞庭,希望不要避不見面。’我真不知道在那個時候,您是不是心里已經有了今天和我好合的事?後來叔父向您提親,您又堅決不答應。您是真的認爲不可以呢?還是一時之忿呢?您自己能對我說說嗎?”

  柳毅道:“這真好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樣。我在涇河那個荒涼的地方初次見到了你,你的冤屈憔悴不堪的模樣,確實使我義憤填膺,代你不平。雖然有愛慕你之心,但是我克制自己的感情,除了代你傳達冤苦外,其它的事情就無法去考慮了,所以說希望將來不要躲避我,不過是信口之言罷了,怎麼會真的有什麼想法呢?及至錢塘君強迫我答應婚事的時候,隻因爲情理上說不過去,才激發起我的憤怒。試想我起初原是以仗義救人爲目的,豈有殺死了丈夫而娶他妻子的道理?這是第一個不可。何況我素來以堅持自己的貞操爲志向,豈有違背自己的心願而屈服於他人的道理?這是第二個不可。況且,又當賓主酬酢紛亂的時候,我隻知道坦率地宣布自己心里要說的話,,隻知道照着正理去做,卻不管會不會給自己帶來禍害。可是到了臨别的那天,看見你有依戀不舍的神色,心里也非常悔恨。終因人事情理的制約,無法接受你的一份摯情!啊!現在,你是盧家的女兒,又住在人間,就不是原來的龍女身份,因而與你結婚,就不會違背我的初心。從今以後,我們歡歡樂樂永遠在一起,心里就沒有一絲顧慮了。”

  龍女深爲感動,嬌聲啼哭,好久也止不住。過了好一會,才對柳毅說;“您不要以爲不是人類就沒有人心,其實也是知恩圖報的。龍的壽命長達萬年,從現在開始當和您同享,水中陸上,沒有不可以去的地方。您可不要以爲這是虛妄之言。”

  柳毅感歎地說:“我沒有想到娶了龍女這樣美麗的妻子,又穫得成仙得道的機會。”

  於是,夫妻倆一同去朝見洞庭君。到了洞庭,賓主間那一番盛大的禮節,難以細表。後來夫妻倆住在南海,前後才四十年,他們的住宅、車馬、飲食、衣物的豪華,即使是貴族達官的家庭,也不能超過。柳毅的親族也都跟着沾了光。柳毅的年齡雖然一年年增加,容貌狀態卻不見衰老,南海地方的人沒有不感到驚異的。

  到了唐玄宗開元(公元713-741年)年間,唐明皇一心想做神仙,到處訪求有道術的人。柳毅不能安居,就和妻子一同回到洞庭,大約有十多年,無人知道他們的行蹤。到了開元末年,柳毅的表弟薛嘏,在京城附近做縣令,被貶斥到東南方去,路過洞庭湖時,晴空萬里,極目遠望,突然看到一座青山從遠處的波濤中冒出來。船家恐懼異常側身立在船邊,說道:“這里本來沒有山,恐怕是水怪吧?”手指目視之際,山和船快要碰上了。隻見一隻彩船從山那里飛也似的過來了,有人迎問道:“這是薛嘏的船嗎?”彩船上有一個人呼喊道:“柳公恭候您呢!”薛嘏忽然想起並明白了。急命船駛到山前,手提衣襟急忙跑上山。山上有宮殿和人間的一樣,隻見柳毅站在宮殿里,前邊有樂隊,後邊擺滿了珍珠翡翠,陳設的闊氣,遠遠超過了人間。柳毅的言談更玄妙了,容顏更加年輕。走下台階迎上前來。柳毅拉着薛嘏的手感歎道:“我們分别才一眨眼的功夫,你的發毛已白了。”薛嘏苦笑着回答:“兄爲神仙,我是衰老的凡人,這是造化注定的,不可相比的。”柳毅聽到薛嘏這樣說,便拿出仙藥五十丸饋贈給薛嘏,說道“這種藥一丸,可增加壽命一年。活到那個歲數你再來我這里,不要久居人間自己受苦。”歡宴結束,薛嘏於是告别辭行。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柳毅的消息了。薛嘏常常將這件事情說給别人聽。將近有四十八年,薛嘏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柳毅傳》作品評析


  這個傳奇故事對包辦婚姻作了憤怒的批判,表達了婚姻自由的理想,在這個意義上,具有反封建的意義。

  《柳毅傳》故事告訴人們,包辦婚姻的罪惡,不是父母的罪惡,而是制度的罪惡。父母何嚐不希望子女幸福,洞庭龍君聽了柳毅的報告,看了龍女的書信,愛女的不幸使他深感痛心,掩面而泣,說道:“老父之罪,不能鑒聽,坐貽聾瞽,使閨窗孺弱,遠罹構害。”這也說明包辦婚姻有極大的盲目性,沒有男女雙方長期的接觸、相處、了解、感受,父母能有多少了解呢?所以不能不是聾子瞎子,洞庭君的自我譴責,正是作者對包辦婚姻的譴責。美滿的婚姻應該以愛情爲基礎,包辦婚姻則毫無愛情可言。當然不能說婚後沒有培養感情的可能,但是愛情是心靈的契合,乃是非常微妙的感情生活,即使男女雙方都是好人,也不能說就會相愛。
 
  美滿的婚姻從何而來?來自完全自由的結合。婚姻自由是自古以來的社會理想。深受包辦婚姻不幸的龍女,脱離苦海之後,決心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了。洞庭龍君後來還想把龍女“配嫁於濯錦小兒”,她就堅決不從,她愛慕柳毅,“心誓難移”。柳毅雖然愛慕龍女,但也拒絕錢塘君指令性的婚姻。龍女與柳毅最終美滿的婚姻是完全自由的結合。作品讚颺柳毅的美德,也是在說龍女與柳毅愛情的基礎。龍女是在深切感受到柳毅美好心靈的基礎上萌生愛慕之心的。
 
  作品描寫龍女牧羊荒郊,是一種天地,後來回歸龍宮,又是一種天地,而回天之力,全仗錢塘君。洞庭龍君痛心之餘,哀咤良久,一籌莫展,是完全無用的,隻有錢塘君出擊,給摧殘者以毁滅性的打擊,才迎來祥風慶雲的新天地。作品刻畫錢塘君這個形象,寄寓的思想是相當深刻的。作者不但表達了對封建婚姻制度的憤怒,而且指出龍女的不幸不單是涇川次子的品質問題,罪惡的婚姻制度有其深厚的社會基礎。隻有徹底掃盪,才能贏得全新的天地。作者尤其可貴的是,認爲這種破壞舊世界的暴烈行爲是符合人性,符合天意的。錢塘君向天帝作了報告,“帝知其冤而宥其失。前所譴責,因而穫免”。連天帝都給予認可,不但不認爲他的行爲過激,而且認爲他立了大功。

《柳毅傳》演變


  《柳毅傳》在晚唐已流傳頗廣。唐末裴铏所作《傳奇》中《蕭曠》一篇,已言“近日人世或傳柳毅靈姻之事”,唐末傳奇《靈應傳》亦言及錢塘君與涇陽君之戰,宋代蘇州又有柳毅井﹑柳毅橋的附會(範成大《吳郡志》卷六“古蹟”﹑卷一七“橋梁”)。後世據以演成戲曲者,有元代尚仲賢《柳毅傳書》﹑明代黄惟楫《龍綃記》﹑許自昌《橘浦記》﹑清代李漁《蜃中樓》等。

評價


  《柳毅傳》描寫的人神戀愛婚姻的故事,具有強烈的浪漫主義色彩,寄托着作者對於自由愛情的理想。小說中有不少描寫是以現實爲基礎的,例如龍女的不幸悲劇是因爲“父母配嫁”和丈夫的虐待,這就暴露出封建禮教統治下父母包辦婚姻和夫權的罪惡,有着強烈的社會意義。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