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5337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suiyuerushi (2010/12/14 14:09:44)  最新编辑:suiyuerushi (2013/1/23 23:16:55)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拼音:xiàng wǒ zhè yàng de yī gè nǚ zǐ
  香港作家西西的短篇小說《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是一篇叙事方式獨特的作品,作家在運用“自知觀點”講述故事的同時,對“自知觀點”叙述本身予以潛在的“自我顛覆”,從而制造了小說的多意義結構,使小說穫得了悲劇性與喜劇性的雙重統一。

基本信息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作者: 西西

  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年: 2010.5

  頁數: 180

  定價: 22.0

  裝幀: 平裝

  叢書: 西西作品系列

導語

        世界華文文學獎得主西西的成名作!王安憶、餘華、陳村、陳子善、艾曉明、龔鵬程、王德威、鄭樹森、許子東、梁文道、張悦然薦讀!本書曾穫1983年台灣聯合報第八屆小說獎之聯副短篇小說推薦獎!
     本書收錄了像西西的早期短篇小說,視野開闊,情感細膩,既描繪底層艱辛、刻畫憂患體驗,又有瑰麗想象書寫現代寓言。西西用始終疏離的觀察,從容不迫地叙述了一代人的香港體驗。

編輯推薦

  1. 描寫遺容化妝師内心獨白的短篇小說《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甫一面世便穫台灣聯合報》轉載並穫大獎,也因此成爲西西的成名作。

  2、王安憶餘華梁文道鄭樹森許子東陳村艾曉明張悦然等豪華陣容傾力推薦。豆瓣網重點推薦位強力推廣。

  3. 著名學者陳子善說,西西也許是尚未被介紹的海外最後一位文學大家。作爲一位風格獨特、視野廣闊的多產作家,西西被認爲是香港最有才華的女作家。西西作品簡體本首度引進出版,其餘作品將相繼面世。

前言

     我的朋友說:你一定是喜歡密西西比河了。我說:嗯。我的朋友說:你一定是喜歡陝西西安了。我說:嗯。我的朋友說:你一定是喜歡西西里島了。我說:嗯。我的朋友說:你一定是喜歡墨西哥和巴西了。我說:嗯。後來,我的朋友不再說什麼你一定是喜歡聖弗朗西斯·阿西西了等等,我也不再“嗯”了。我的朋友大概不知道我小時候喜歡玩一種叫做“造房子”又名“跳飛機”的游戲,拿一堆萬字夾纏作一團,抛到地面上劃好的一個個格子里,然後跳跳跳,跳到格子里,彎腰把萬字夾拾起來,跳跳跳,又回到所有的格子外面來。有時候,許多人一起輪流跳,那是一種熱鬧的游戲;有時候,自己一個人跳,那是一種寂寞的游戲。我在學校里讀書的時候,常常在校園里玩“跳飛機”,我在學校里教書的時候,也常常和我的學生們一起在校園玩“跳飛機”,於是我就叫做西西了。西是什麼意思呢?有的人說是方向,有的人說是太陽沉落的地方,有的人說是地球的那一邊。我說:不過是一幅圖畫罷了。不過是一個象形的文字。“西”就是一個穿着裙子的女孩子兩隻腳站在地上的一個四方格子里。如果把兩個西字放在一起,就變成電影菲林的兩格,成爲簡單的動畫,一個穿裙子的女孩子在地面上玩跳飛機的游戲,從第一個格子跳到第二個格子,跳跳,跳跳,跳格子。把字寫在稿紙上,其實也是一種跳飛機的游戲,從這個格子開始跳下去,一個又一個格子,跳跳跳,跳下去,不同的是,兒童的游戲跳飛機用的是腳,寫稿用手。爬格子是痛苦的,跳格子是快樂的。朋友之中隻有阿贏一個人稱我阿西,這時候,跳飛機的女孩就被她罰站在一個四方格子里不能動彈了。有些刊物的文字是横排的,於是,跳飛機的女孩隻好變作螃蟹了。我的朋友說:你一定是喜歡西西弗斯了。我說:嗯。我的朋友說:你一定是喜歡西班牙和西印度群島了。我說:嗯。經過任何學校的校園,我總要看看地面上有沒有劃上一個一個白線的格子,有沒有人在玩跳飛機呢?那是一種熱鬧的游戲,也是一種寂寞的游戲。

作者簡介

  西西,原名張彥,廣東中山人。1938年生於上海,1950年定居香港,畢業於葛量洪教育學院,曾任教職,又專事文學創作與研究,爲香港《素葉文學》同人。著作極豐,出版有詩集、散文、長短篇小說等近三十種。1983年,短篇小說《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穫聯合報第八屆小說獎之聯副短篇小說推薦獎。1992年,她的長篇小說《哀悼乳房》名列台灣《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1999年,長篇小說《我城》被《亞洲周刊》評入二十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2005年,繼王安憶、陳映真之後穫世界華文文學獎,穫獎作品是長篇小說《飛氈》。2009年,《我的喬治亞》、《看房子》入圍台北國際書展大獎。

内容簡介

  描寫遺容化妝師内心獨自的短篇小說《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甫一面世便穫台灣《聯合報》轉載並穫大獎,也因此成爲西西的成名作。本專集《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收錄了像“西西這樣的一位香港小說家”的早期短篇小說,視野開闊,情感細膩,既描繪底層艱辛、刻畫憂患體驗,又有瑰麗想象書寫現代寓言。西西用始終疏離的觀察,從容不迫地叙述了一代人的香港體驗。

媒體評論

  作爲一個女作家,西西不屬於專注自我和情感的類型。我喜歡她開闊的思想視野和愛智慧的精神……讀西西的作品,常常讓我感到快樂。 ——艾曉明 西西將故事寫得很舒緩,她總是有那親切的語氣。一場災難一樣的變故,成了一個蝴蝶一樣美麗的故事。 ——陳村

小說主題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其實是不適宜和任何人戀愛的。”小說以一個女子的内心獨白開篇,而且文中多次出現這種叙述。表面上看來,似乎是一個憂傷的女子的顧影自憐。“其實”一詞,帶有一種對現實的無奈,對命運的無能爲力,甚至帶有一點自責和懊悔。文中還有很多關於“命運”的說法,如:“我想,我所以能陷入目前的不可自拔的處境,完全是由於命運對我做了殘酷的擺布。”“對於命運,我是沒有辦法反擊的。”“也許,我畢竟是一個人,我是沒有能力控制自己而終於一步一步走向命運所指引我走的道路上去的。”……是對自身命運的思考。“……不管是什麼人,……隻要命運的手把他們帶到我們這里來,我們就是他們最終的安慰,……”“長長的一生爲什麼就對命運低頭了呢?”……這是對他人命運或者普遍意義上的命運的思考。她似乎在向讀者傳達一個觀念:人在命運面前是無能爲力的,你就認命吧!但從她的娓娓叙述中,我們似乎也感覺到了一種不可抵抗的信念所產生的沖擊:不要在命運面前屈服!要做一個有感情有思想的人。

  在我們的生活中,有一些事情似乎是命中注定了的,包括愛情和死亡,愛情的劫數,死亡的來臨都是不可避免的。然而,我們是否就要輕易屈從於命運的安排呢?我們努力去爭取、去奮鬥,企圖改變一些事情,而事實上一些時候也是成功的,有些時候,一個想法,一個擧動就會使事情出現轉機。當我們達到了目的,似乎是改變了既定的命運,然而,不管結果怎樣,一切都是命運的軌蹟,所有事情都掉入了命運的泥淖,這樣就陷入了一個悖論,但也證明了一句諺語: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愛情和死亡,都是命運的一部分,也可以說是生活的狀態,是人的一生中不可缺少的内容。隻要我們懷着一顆真誠、坦然的心去對待,愛情就會永恒,死亡來臨時我們也會從容地面對。

  人們總是執着地去追尋真愛,去探索愛的意義和永恒。對於真正相愛的兩個人來說,即使他們遠隔千山萬水,甚至是陰陽相隔,在彼此的心中也會存在着最純潔、最忠貞的愛情,也會爲對方保留一塊最純淨的心靈聖地。

  文中的女子,顯然是深愛着夏的,她“不可自拔”,爲他的一個隨意的微笑而魂飛魄散,會因他牽她的手,爲他理發、打領帶,因深深凝望他而感到幸福無比。然而,這樣一個女子對愛情又是極其地忠誠,她不想對他隱瞞她的職業,她要讓他知道她、認識她,明白她是怎樣的一個女子,即使失去他,並承擔因這失去而帶來的無盡的痛苦也在所不惜。因爲她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子,正如她永生的母親一樣:因爲愛,所以並不害怕。

  死亡是大自然的天然准則,任何人都是無法避免的。既然如此,我們何不以一種坦然的態度來面對死亡呢?何以做到坦然,那就是讓一切富有意義,不悔度一生,讓自己生得有意義;不輕視生命,讓自己死得有意義。唯有此,在我們彌留之際才會得以慰藉自己的心靈,並因這慰藉而尋得一種安寧從容的心境。

  想起那對殉情的年輕人,男孩安詳的表情表現出他面對死亡時的寧靜,而這份坦然正是由於有了愛情的支撑。但在“我”看來,他的安詳隻是表面上的,他的自殺是一種極其懦弱、愚蠢的行爲。她甚至認爲,“當我躺下,我的軀體與我,還有什麼相幹呢?”與怡芬姑母的執着相比,這是對死亡的一種超然態度。

  小說對命運、愛情、死亡進行了反複的論證,揭示了三者之間的必然而又複雜的聯繫,啟發讀者對這些永恒話題的思考。正如偉大作家司湯達的墓志名一樣:“活過,愛過,寫過。”我想,這是對小說主題的最好注腳吧。

小說線索


  小說有兩條線索,一明線一暗線。明線即“我”和夏之間的感情及其引發的“我”的思想意識的流動;暗線即怡芬姑母的感情經歷和性格變化。還不時向讀者展示了一些小故事,如一對年輕人爲情自殺,“我”的父母的感情經歷等。兩條線索相互交織,構成了情節的交織叠合和思緒的跳躍。

  小說並不是要給我們叙述一個完整曲摺的故事,而是要展示一個從事特殊職業的孤獨的女子對於人生、愛情、死亡等的充滿哲學感悟的思考。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其實是不適宜和任何人戀愛的。”這是小說主人公的内心獨白,置於開篇,其目的是使讀者直接進入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參與到叙事者的意識流動之中。這樣幽怨的獨白營造了一種幽暗的閱讀氛圍,奠定了小說的基調。小說中大量使用表示感受、主觀意識的動詞和短語,如“感到”、“我想”、“我知道”、“我不知道”、“我覺得”等等,這些詞語和短語的使用體現了文本的“意識流”特點。

  小說的叙事大部分是借人物的意識流動加以展示的。采用思考的叙述方式、内聚焦叙事角度和心理叙事結構,着重於人物内心的表現,以“我”的視角展開感覺、聯想、思考和情緒的變化。意識流手法的運用,使人物的思考過程得到掃更深刻、更形象的呈現。

  此外,象征性意象以及心理獨白的多重展示,使讀者能更准確地把握人物多層次的感情和思緒。

  首先,文中多次出現“蒼白的手和臉”,“素白的衣服”,“防腐劑的氣味”的意象,這些意象都是具有特定的象征意義的:

  1、說明“我”的職業的特殊性,同時還帶上了一點神祕色彩;

  2、表明“我”的生活環境和工作環境的特殊性,從而造成了“我”憂鬱、沉默的性格;

  3、展現了“我”樸素、本真的生存信念和孤獨、憂傷的性格特點。

  其次,文中用了大量的内心獨白的重複展現。重複事實上是思想的構築,而每一次重複都有所忽略,有所凸現。“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其實是不適宜和任何人戀愛的。”這句話在文中共出現了三次,我們可以從中感受到女子思想感情的發展變化:第一次獨白,是對即將失去的愛情的感歎和憂傷;第二次獨白,是對自身命運的感歎,放棄愛情而回到過去的生活狀態的決心;第三次獨白,是對他們愛情的完全否定,表示要做回自我,過自己的生活。

  小說一直強調“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這句話的多次重複出現使讀者對主人公的認識一步步加深。開始我們會認爲這是一個幽怨、傷感的女子,隻會爲自己的生活無端地憂愁;在我們了解有關她的工作過後,主人公的形象逐漸高大、堅強起來,這是一個勇敢而富有愛心的女子;我們知道這個女子要帶她的男友去她工作的地方,哪怕是失去對她來說彌足珍貴的愛情也要真誠相待,這時,這個女子變得美麗而崇高,她真誠,執着,有感情,有思想。

  從小說的文字結構來看,大段的叙述與“梨花體”的人物對白交替排列,使文章表現的感情線有張有弛,思緒富於變化。簡短的人物對話不僅使讀者視覺上得到放松,思緒上得到舒緩而不致被太多的沉悶的感情所壓抑,而且能夠推動故事情節的發展,引領讀者的思緒和感受跟隨主人公的意識流動,從而有利於讀者更准確、更深刻地把握作品。

人物分析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1、一個孤獨、憂傷的女子。

  這個女子,從事着一個特殊的職業,這職業使得她周圍的人對她拒而遠之,

  她沒有朋友,父母早亡,沒有人能夠接受她,更沒有人能夠理解她,“即使我的手是溫暖的,我的眼睛是會流淚的,我的心是熱的”,但周圍的人並不回顧。加上這個工作本來就是與死亡、寂寞零距離接觸,她顯得很孤獨,孤獨又無助。因這孤獨和她性格中天生的憂鬱因子,她的性格孤僻、沉默、憂鬱而又敏感。

  在這樣的生活狀況下,一份愛情不期而至,用她的話說,是“命運的殘酷的擺布”。這愛情讓她感到有了依靠,變得快樂。然而,快樂隻是表面上的,她的内心還有隱隱的擔憂:夏知道她的職業後,是否還能繼續愛她?是否能接受她、理解她?是否還有勇氣與她白頭偕老?“我看來是那麼地快樂,但我的心中充滿隱憂,我其實是極度的不快樂。”這些,都是她的愛人夏所不知的,“他是快樂的,而我心憂傷。”

  2、一個勇敢、堅強的女子。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人們對於死亡天生就有着原始的膽怯,對爲死人化妝的人也感到恐懼和害怕。

  “我”的朋友因害怕我,或者說害怕死亡都離“我”而去,“仿佛動物看見烈火,田農驟遇飛蝗”般遠離“我”。即使如此,她也並不害怕,不害怕死亡,也不害怕孤獨和寂寞,隻是懷着一顆堅定而執着的心,安靜地工作,不去管社會的冷遇,不去管朋友的背棄,甚至不去管可能失去的愛情。她有着自己的追求和信念,她要讓那些失去了生命的人在最後時刻顯得心平氣和與溫柔,給他們以安慰。更重要的是,在這個地方,沒有人世間的是是非非,沒有妒忌、仇恨和爭執,沒有對手,沒有觀眾,也沒有掌聲,隻有自己低低的呼吸、潺潺如水的思緒。我想,這就是她喜愛的生活方式吧。

  3、一個樸素、本真的女子。

  一張素臉,一襲白衣,一個樸素的女子,在自己一個人的世界里安靜地生活着,内心也懷有對愛情的渴望,一種簡單而樸素的情感。當幸福降臨,在享受愛情帶來的快樂的同時,不免產生一種隱憂,這隱憂是有必要的,因爲她就是一個真誠的女子,對愛情誠實、忠貞,不會隱瞞,也沒必要隱瞞。如果因爲她的誠實而丟失了愛情,我想,也是無可惋惜的,因爲這證明了夏並不愛她。真愛,是不會懼怕的,因爲害怕死亡而離棄愛人,這便不是真愛了,我想,這對於她也是一種解脱。

  這樣的一個女子,以自己的思想和方式生活着、奮鬥着、追求着,以一個本真的“我”去面對社會,面對死亡,面對朋友和愛情,雖然她渴望社會的容納、朋友的理解和愛情的滋潤,但這隻是渴望,渴望而己。

精彩書摘

  我曾經想過轉換一種職業,難道我不能像别的女子那樣做一些别的工作嗎?我已經沒有可能當教師、護士,或者寫字樓的祕書或文員,但我難道不能到商店去當售貨員,到麵包店去賣麵包,甚至是當一名清潔女傭?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隻要求一日的餐宿,難道無處可以容身?說實在的,憑我的一手技藝,我真的可以當那些新娘的美容師,但我不敢想象,當我爲一張嘴唇塗上唇膏時,嘴唇忽然裂開而顯出一個微笑時,我會怎麼想,太多的記憶使我不能從事這一項與我非常相稱的職業。隻是,如果我轉換了一份工作,我的蒼白的手臉會改變他們的顏色嗎,我的滿身蝕骨的防腐劑的藥味會完全徹底消失嗎?那時,對於夏,我又該把我目前正在從事的工作絕對地隱瞞嗎?對一個我們至親的人隱瞞過往的事,是不忠誠的,世界上仍有無數的女於,千方百計的掩飾她們愧失了的貞節和虛長了的年歲。這都是我所鄙視的人物。我必定會對夏說,我長時期的工作,一直是在爲一些沉睡了的死者化妝。而他必須知道、認識,我是這樣的一個女子。所以,我身上並沒有奇異的香水氣味,而是防腐劑的藥水味;我常常穿白色的衣裳也並非由於我刻意追求純潔的形象,而是我必須如此才能方便出入我工作的地方。但這些隻不過是大海中的一些水珠罷了,當夏知道我的手長時期觸撫那些沉睡的死者,他還會牽着我的手和我一起躍過急流的澗溪嗎?他會讓我爲他修剪頭髮,爲他打一個領結嗎?他會容忍我的視線凝定在他的臉上嗎?他會毫不恐懼地在我的面前躺下來嗎?我想他會害伯,他會非常害怕,他就像我的那些朋友。起先是驚訝,然後是不喜歡,結果就是害怕而掉轉瞼去。怡芬姑母說:如果是由於愛,那還有什麼畏懼的呢.但我知道,許多人的所謂愛,表面上是非常地剛強、堅韌,事實上卻異常的脆弱、柔萎;吹了氣的勇氣,不過是一層糖衣。怡芬姑母說:也許夏不是一個膽怯的人,所以,這也是爲什麼我一直對我的職業不作進一步解釋的緣故,當然,另外一個原因是我完全是一個不擅於表達自己思想的人,我可能說得不好,可能選錯了環境,氣候、時間和溫度,這都會把我想表達的意思改變.我不對夏解釋我的工作並非是爲新娘添妝,其實也正是對他的一種考驗,我要觀察他看見我工作對象時的反應,如果他害怕,那麼他就是害怕了。如果他拔腳而逃,讓我告訴我那些沉睡的朋友;其實一切就從來沒有發生。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我可以參觀一下你工作的情形嗎?

  他問。

  應該沒有問題。

  我說。

  所以,如今我坐在咖啡室的一個角落等夏來。我曾經在這個時刻仔細地思想,也許我這樣對夏是不公平的,如果他對我所從事的行業感到害怕,而這又有什麼過錯呢?爲什麼他要特别勇敢,爲什麼一個人對死者的恐懼竟要和愛情上的膽怯有關,那可能是兩件完全不相幹的事情。我年紀很小的時候,我的父母都已經亡故了,都是由怡芬姑母把我扶養長大的,我,以及我年輕的兄弟,都是沒有父母的孤兒,我對父母的身世和他們的往事所知甚少,一切我稍後知悉的事都是怡芬姑母告訴我的,我記得她說過,我的父親正是從事爲死者化妝的一個人,他後來娶了我的母親。當他打算和我母親結婚的時候,曾經問她:你害怕嗎?但我母親說;並不害怕。我想,我所以也不害怕.是因爲我像我的母親,我身體内的血液原是她的血液。怡芬姑母說,我母親在她的記憶中是永生的,因爲她這麼說過:因爲愛,所以並不害怕.也許是這樣,我不記得我母親的模樣和聲音。但她隱隱約約地在我的記憶中也是永生的。可是我想,如果我母親說了因爲愛而不害怕的話,隻因爲她是我的母親,我沒有理由要求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如此。或者,我還應該責備自己從小接受了這樣的命運。從事如此令人難以忍受的職業,世界上哪一個男子不喜愛那些溫柔、暖和、甜言的女子呢?而那些女子也該從事一些親切、婉約、典雅的工作。但我的工作是冰冷而陰森、暮氣沉沉的,我想我個人早已也染上了那樣的一種霧靄,那麼,爲什麼一個明亮如太陽似的男子要娶這樣一個鬱暗的女子呢,當他躺在她的身邊,難道不會想起這是一個經常和屍體相處的一個人,而她的雙手,觸及他的肌膚時,會不會令他想起,這竟是一雙長期輕撫死者的手呢。唉唉,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原是不適宜和任何人戀愛的。我想一切的過失皆自我而起,我何不離開這里,回到我工作的地方去,世界上從來沒有一個我認識的人叫做夏,而他也將忘記曾經認識過一個女子。是一名爲新娘添妝的美容師。不過一切又仿佛太遲了,我看見夏,透過玻璃,從馬路的對面走過來。他手里抱着的是什麼呢?應該是一束花。今天是什麼日子,有人過生日嗎。我看着夏從咖啡室的門口進來。發現我坐在這邊幽暗的角落里.外面的陽光非常燦爛,他把陽光帶進來,因爲他的白色的襯衫反映了那種光亮。他像他的名字,永遠是夏天。

  喂,星期日快樂。

  他說。

  這些花都是送給你的。

  他說。

  他的確是快樂的,於是他坐下來喝咖啡。我們有過那麼多快樂的日子。但快樂又是什麼呢,快樂總是過得很快的。我的心是那麼地憂愁。從這里走過去,不過是三百步路的光景,我們就可以到達我工作的地方。然後,就像許多年前發生過的事情一樣,一個失魂落魄的男子從那扇大門里飛跑出來,所有好奇的眼睛都跟蹤着他,直至他完全消失。怡芬姑母說:也許,在這個世界上,仍有真正具備勇氣而不畏懼的人。但我知道這不過是一種假設,當夏從對面的馬路走過來的時候,手抱一束巨大的花朵,我又已經知道.因爲這正是不祥的預兆。唉唉,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其實是不宜和任何人戀愛的,或者,我該對我的那些沉睡了的朋友說:我們其實不都是一樣的嗎?幾十年不過匆匆一瞥,無論是爲了什麼因由,原是誰也不必爲誰而魂飛魄散的。夏帶進咖啡室來的一束巨大的花朵,是非常非常美麗的,他是快樂的,而我心憂傷。他是不知道的,在我們這個行業之中,花朵,就是詈别的意思。
 

                                                                        一九八二年一月

書評

評論一

  致西西 —— 結緣 《像我這樣一個女子》

  看書是需要緣分的,有時候不早也不晚,不遲也不急,於千萬本書中恰好遇見了你,和我心有戚戚焉,於是暗暗感歎原來你在這里。

  如果不是那本書,我不會認識西西,不會知道有這樣一個短篇小說深深吸引着我。我知道多多,知道達達,知道東東,但未必能知道西西。可當我看到《像我這樣一個女子》時,我知道我不會忘記這樣一個女子,淡雅而蒼白,怯懦卻堅韌,不會忘記作者的名字西西,有些怪異的筆名,叠字的詠歎調。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有女如斯,人淡如菊。在她的筆下,愛情變淡,親情變強。它淡的像封面,白色中夾着些許米黄,沒有詳細開端,沒有完整結局,仿佛就要人墜入卻又不知爲何深陷。很奇怪的一種感受。想要知道夏是否離開,但面對無尾的結局,面對最後的暗示,反而令人覺得那是最好的結果。結束也罷,開始也罷,我都有我的想象,都有我的眷戀。

  閃光 《奧林疋斯》和《煎鍋》

  一度以爲是給奧林疋斯相機做廣告,最後一刻閃耀的人性光芒,打破了我狹隘的想法。

  “慶問奧林疋斯:人呢,人呢?黄河邊穿着花裙子微笑的兒童呢,伊闕山上登高的攀山隊伍呢?”相機中未見人像,隻有風景。但有了人才有了風景,於是最後慶說“他必須把這個瘤子割除”。

  《煎鍋》有點新寫實小說的味道,通過一家四口各自的信說明他們目前的擔心。媽媽擔心丈夫的工作,爸爸升職心里特别高興,女兒懊悔自己的英文水平差,不能幫助爸爸寫報告?兒子在教爸爸學英語,而煎鍋正好是一篇英文課文。

  生活原本就是個煎鍋,每個人都在承受煎熬。有時火力大,有時又突然變小,但最終到逃不過被煎熟烤焦的命運。

  疑惑 《碗》中的《龍骨》 《墨西哥可可糖

  我不是香港人,也從未去過香港。既沒有“隻緣身在此山中”的困惑,也沒有“旁觀者清”的通透。我不明白在西西的筆下,那些看似另類的故事想要告訴我什麼,或許她是對香港人說的。《碗》中的金魚死了,碗扔了,就代表着飯碗沒了;《龍骨》中結尾的那句“到屋角的海碗里找塊龍骨碎片出來,用小刀刮些粉末,放在?里熬一碗水喝吧”,有什麼深刻的寓意?是在諷刺什麼?
 
  《墨西哥可可糖》所描述的堅硬糖塊又想告訴我什麼?

  我疑惑了,我在思考是否真如附錄所言,她寫的就是童話小說,寫給成人看的童話,或者說僅僅寫給香港人看。我疑惑了……

  永恒 《造房子

  “西西”就是一個穿着裙子的女孩子兩隻腳站在地上?一個四方格子里。如果把兩個西字放在一起,就變成電影菲林的兩格,成爲簡單的動畫,一個穿裙子的女孩子在地面上玩跳飛機的游戲,從第一個格子跳到第二個格子,跳跳,跳跳,跳格子。把字寫在稿紙上,其實也是一種跳飛機?游戲,從這個格子開始跳下去,一個又一個格子,跳跳跳,跳下去,不同的是,兒童的游戲跳飛機用的是腳,寫稿用手。爬格子是痛苦的,跳格子是快樂的。

  她所說的造房子,其實我們這邊叫着“跳房子”, 西西說那是一種熱鬧的游戲,也是一種寂寞的游戲。寫作是如此,閱讀亦是如此;寫評是如此,人生也是如此。

  有了《像我這樣一個女子》,才認識了像你這樣一個女子——西西!

評論二

  童話曬不幹的地方

  這個版本底下居然還沒有人說話,我真是個幸運的人。

  首先要感謝出借這本書的某四姑娘,她給了總是不舍得買台版書的我堂皇的占據此書幾十天的機會,並且包上了精致的書皮,明令不得在飯後廁中手濕時閱讀,這令我穫益匪淺,因爲整個閱讀過程我都不得不把它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從右向左地緩緩翻閱。

  我之所以急切地想看到一個更大的西西世界,全是由於此前讀到過書中那篇同題小說《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這也許是她流傳最廣的一篇小說,因爲它的題目動人而内容陰冷,可以滿足某些獵奇人士的口胃。可我讀到它時,有一種觸電般的震驚。倒不是因爲它眾所周知的獨特之處,而是我終於明白,如果無法陽剛又不夠奇幻,應該把小說寫成什麼樣子。

  如果非要說西西的創作受到拉丁美洲的影響,那麼她的文字顯然已經從那片太過魔幻的大陸跳脱出來,童年的描寫和都市的背景使一切都具有現實感。

  上面這一段根本就不是我想說的。

  我想說的是,西西其實是一個制造童話的人,她的故事有一種獨屬於童話的味道,就像那塊《墨西哥可可糖》,你可以嚐到吃到,可竭盡全力也掰不開敲不碎,這就是風格的祕密。

  童話常常被我們當作一個療傷的溫床,一間想像中的花房,一個熱情的太陽,一個最後能夠躲避的地方。可西西的童話完全不是這樣。

  她不提供溫暖,她的童話隻有質感沒有熾熱,隻有溫潤沒有溫暖,像一隻隻回避陽光的蘑菇,生長在沒有陽光的地方。

  她從不提供廉價的療傷系故事,她常常用文字把人逼到生活中陰暗潮濕的地方。其實這些都是不得不面對的落腳點,當你成功地從生活中所有的泥濘拔足而出,也就到了該飛升的時刻。

  其實我還喜歡那篇最不童話的《感冒》,讀到末尾甚至有些感同身受。

  家庭事業生育生存,累,再沒有愛情的餘地。可當它像一陣無法阻擋的病毒一樣擠過來,你就隻好來一場無休無止的感冒。

  感冒是一種沉悶的對抗,膽怯的發泄。

  我們以爲自己的生命流程是先失去愛情的能力,再失去性能力,最後失去意識,也就完成了對自我的抛棄。

  錯。

  其實這個顺序應該完全反過來。

  我努力在最煩悶的時候仍相信愛情。

  離題甚遠。

  我找到了一個自己總是越扯越遠的奇怪理由。

  西西的這本書以各篇的寫作年代作爲顺序,對應我出生年月的那篇是《戈壁灘》。沙漠中多的是幻象,多的是海市蜃樓。我就出生在西西幻想沙漠的年月,又怎麼能不如夢似幻一把。

  我的邏輯性是如此之強,怪不得他們總叫我常有理……





    7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