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915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菱若蔻 (2010/12/6 16:34:07)  最新编辑:菱若蔻 (2010/12/6 16:34:07)
薛濤
目錄[ 隱藏 ]
  薛濤與劉采春,魚玄機,李冶,並稱唐朝四大女詩人。與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並稱蜀中四大才女。
 

簡介

 
  薛濤(770-832):字洪度。父薛鄖是一京都小吏,安史之亂後居成都,薛濤於唐代宗大曆三年出生。
薛濤畫像
薛濤畫像

  薛濤幼時即顯過人天賦,八歲能詩,其父曾以“詠梧桐”爲題,吟了兩句詩:“庭除一古桐,聳幹入雲中”;薛濤應聲即對:“枝迎南北鳥,葉送往來風”。薛濤的對句似乎預示了她一生的命運。十四歲時,薛鄖逝世,薛濤與母親裴氏相依爲命,迫於生計,薛濤憑自已過人的美貌及精詩文、通音律的才情開始在歡樂場上侍酒賦詩、彈唱娛客,被稱爲“詩伎”。

  唐德宗時,朝廷拜中書令韋皋爲劍南節度使,統略西南,韋皋是一位能詩善文的儒雅官員,他聽說薛濤詩才出眾,而且還是官宦之後,就破格把樂伎身份的她召到帥府侍宴賦詩,薛濤遂成爲成都著名營伎(供鎮守各地的軍事武官娛樂所用的樂伎)。一年後,韋皋惜薛濤之才,准備奏請朝廷讓薛濤擔任校書郎官職,後雖未付諸現實,但“女校書”之名已不脛而走,同時也被世人稱爲“掃眉才子”。後來,韋皋因鎮邊有功而受封爲南康郡王,離開了成都。繼任劍南節度使的李德裕,同樣非常欣賞薛濤之才,在薛濤的有生之年,劍南節度使總共換過了十一位,而每一位都對她十分青睞和敬重,她的地位已遠遠地超過了一般的絕色紅伎。

  當時與薛濤交往的名流才子甚多,如白居易牛僧儒、令狐楚、輩慶、張籍杜牧劉禹錫張祜等,都與薛濤有詩文酬唱,但真正讓薛濤動了深情的卻是元稹,薛濤初見元稹時已四十二歲,比元稹大十一歲,當時元稹任監察御史,於唐憲宗元和四年春天奉朝命出使蜀地,兩人在蜀地共度了一年。

  薛濤在閑雅之餘,常把樂山特產的胭脂木浸泡搗拌成漿,加上雲母粉,滲入玉津井的水,制成粉紅色的特殊紙張,紙面上呈現出不規則的松花紋路,煞是清雅别致,她便用這種紙來謄寫自己作的詩,有時也送些詩箋給友人,人們把這種紙箋稱爲“松花箋”或“薛濤箋”。唐人喜用彩箋題詩或書寫小簡,其實都是學了薛濤的樣。

  晚年,薛濤在成都遠郊築起吟詩樓,隱居其中,直至唐文宗太和五年逝世,時年六十二歲。當時的劍南節度使段文昌爲她親手題寫了墓志銘,並在她的墓碑上刻上“西川女校書薛濤洪度之墓”。

  薛濤詩集名《錦江集》,共五卷,詩五百餘首,可惜未流傳下來。在全唐詩中收錄其詩八十九首。
 

薛濤相關

 
薛濤字

  薛濤字無女子氣,筆力峻激。其行書妙處,頗得王羲之法,少加以學,亦衛夫人之流也。每喜寫己所作詩,語亦工,思致俊逸,法書警句,因而得名。若公孫大娘舞“劍器”,黄四娘家花,托於杜甫而後有傳也。然濤字真蹟今皆佚。
 
薛濤箋
 
  薛濤自貞元初被罰赴邊回,即退隱於成都西郊之浣花溪甚久。浣花之人多業造紙,濤惜其幅大,不便寫己所作小詩,因命匠狹
薛濤制箋圖
薛濤制箋圖
小之,又性喜紅色,乃創深紅小箋。後世流行之紅色小八行紙,薛濤箋也。至於稱浣花箋、松花箋、十樣蠻箋爲濤箋者,實誤。浣花殆假借地名;松花恐浣花筆誤,況松花嫩綠色;而十樣箋出自北宋。時謝景初於浣花溪專造十色箋(深紅、粉紅、杏紅、明黄、深青、淺青、深綠、淺綠、銅綠、淺雲),號謝公箋。
 
薛濤井
 
  薛濤井舊名玉女津,“水味甘冽,異於江泉。”乃因井傍錦江,源出江泉,又經砂濾過耳。傳濤造箋系自此井取水,無考。然明藩確取此井之水造紙,且以上貢。康熙三年(公元一六六四年)三月,冀應熊始書薛濤井三字,立石碑於井薛濤井傍。嘉慶十九年(公元一八一四年),四川總督常明奉敕建雷祖廟於井左,布政使方積與王啟錕等,因建吟詩樓、浣花亭於井右。
 
薛濤酒
 
  居人汲井爲酒,名薛濤酒,甚美。但是,薛濤制箋系自所謂薛濤井取水之說,明代始爾,斯已謬矣。清初忽有用薛濤井水釀酒之事,自更與濤無關。但已吟詠不絕,皆附麗而已。
 
薛濤墓
 
  位於成都望江樓公園西北角的竹林深處。主體由墓、墓碑、墓基平台組成,四周有護欄分隔。墓體直徑約三米,由三層紅薛濤墓砂條石砌成圓形墓基,環墓爲一米寬的墓基平台,用石板拼成環墓小路,墓與平台形成一個整體,視覺效果甚佳。關於碑的造型,最初設計爲浮雕雲頭碑,後由於在公園發現一塊風蝕的古碑,碑高一點五八米,寬零點八二米,碑右上方隱約可見明“萬曆”二字,故爲明碑,中間正文首字一點一横一撇的廣旁似唐字,猜測應爲唐女校書薛洪度墓碑,重新設計時參考了該碑的造型、尺寸,形成現在的墓體造型。現在的幕碑正面“唐女校書薛洪度墓”八個大字,由四川省著名書法家劉秉謙先生1994年十月題寫。碑背面的“重建薛濤墓碑記”由四川省薛濤研究會副會長劉天文撰寫。薛濤墓的立意布局,根據我國儒家思想和道家學說,認爲天圓地方,設計以牆界爲方以墓爲圓,寓意女詩人在天地中安息,永爲世人憑弔。

  據唐末詩人鄭穀詩雲:“渚遠清江碧簟紋,小桃花繞薛濤墳”知唐時薛濤墓四周種了不少桃樹。又據清朝初期詩人鄭成基詩句:“昔日桃花無剩影,到今斑竹有啼痕”知清代的薛濤墓旁已無桃花,唯有修竹萬竿。故現在的薛濤墓旁栽種了桃花、翠竹,以示紀念這位傑出的女詩人。

  公元832年一個秋日的黄昏一代才女薛濤香消玉殞,時任劍南西川節度使的段文昌親自撰寫墓志,並題寫墓碑“西川女校書薛洪度墓”。但真正葬於何處,史料並無明確記載,畢生致力於研究薛濤的專家,原上海大公報記者張蓬舟老先生根據晚唐詩人鄭穀詩句“渚遠清江碧簟紋,小桃花繞薛濤墳,朱橋直指金門路,粉堞高連玉壘雲,窗下斷琴翹風足,波中濯錦散鷗群,子規夜夜啼巴蜀,不並吳鄉楚國聞”,推測薛濤墳應在望江樓東面的錦江之濱。當然也有學者認爲薛濤晚年生活在城西浣花溪。按照常理推斷死後也應葬在城西一帶。由於沒有明文記載,當然也不排除葬在城東的可能。晚清貴陽詩人陳矩《洪度集》雲:“墓去井里許,在民舍旁”,李淑熏的《記薛濤墳》中載:“江樓南去二三里,荒隴猶留土一抔”可知薛濤墓距薛濤井最多二三里之遠。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以前,距望江樓公園僅一牆之隔的四川大學校園曾有薛濤墓並題有墓碑,隻可惜毁於十年動亂之中,蹤蹟全無,爲我們後人破解其真偽留下了無窮的遺憾。
 

薛濤和元稹

 
  歷史上在文人雅士心中影響最大的兩位妓女,一位是南北朝時的蘇小小;一位是唐代女詩人薛濤。比起年僅十九就咯血而死的錢塘名妓蘇小小,薛濤無疑是一個更有故事的女人。在薛濤死了幾百年之後,清代文學家李調元在六十多歲時,曾一口氣爲薛濤吟詠了十首詩,有位叫潘東庵的名士,一見薛濤墓就不能自已,鼻涕眼淚一大把地跪拜於墓前不起,全然失去了男人風度。

  遇上元稹時,薛濤四十歲。她將自己全部的熱情和崇拜獻給這個男人,愛情對她來講,無異於一種新生。

  薛濤生命中的第一個情人是劍南節度使韋皋,這個男人給她的更多的是父愛般的關懷。起初,韋皋將她召到府中侍宴賦詩,見她文采出眾,就讓她幫自己做一些文字工作,相當於今天的“女祕書”,不過那時叫“女校書”。

  後來韋皋暴卒,年六十一歲,而這一年,薛濤三十五歲。二十年的青春年華獻給了韋皋,然而她的感情世界是貧瘠殘缺的。她一直在等待生命中的真命天子的到來。

  在韋皋死後四年後,她等來了元稹。已經結婚五年的元稹這一年三十歲,這是男人的青蔥歲月,建功立業的雄心和拈花惹草的心思互不排斥。
 
  這一年元稹以御史身份出使蜀地,他早就聽說了薛濤的豔名和詩名,意欲單獨造訪。司空嚴綬成人之美,驅遣薛濤前去與元稹會面。見到比自己小十歲的元稹之後,這位年近四十的女人第一次經歷了愛情的強烈震撼。當晚,他們就同居一室了。

  兩人熱戀纏綿,一直同居了三個月。“雙棲綠池上,朝暮共飛還”,就是薛濤對那段甜蜜時光的浪漫回憶。

  元稹爲何讓薛濤如此傾心?

  一是元稹瀟灑的外表對薛濤頗具吸引力。元稹的鐵哥兒們白居易在詩中誇過他,說他是“儀形美丈夫”,還說他的面相高貴飽滿不清瘦。元稹的祖先是北方鮮卑族拓跋部後裔,他的身形應該比較高大。

  二是元稹的才華將薛濤徹底征服。薛濤雖然八歲能詩,十八歲時同黎州刺史行《千字文令》,其才華及聰慧博得滿座喝彩,但是與元稹相比,可就差得遠了。要知道,在當時,元稹的詩歌具有相當的轟動效應,“每一章一句出,無脛而走,疾於珠玉”,他的詩歌走俏,比珠玉轉手還快。所以,在大詩人元稹面前,她忽然變成了一位謙遜的“文學女中年”。

  這或許又是一個女人因崇拜而生愛的故事。

  元稹與薛濤分别時,不敢當面辭行,隻寫了一首詩給她,並發誓說:“别後相思隔煙水,菖蒲花發五雲高”。十多年後,元稹到浙江當官,終於想起了薛濤,本來想把薛濤接到他那兒去住。這時候,一位新人進入了元稹的視野,使他再一次將薛濤忘在腦後。這位新人叫劉采春,是一位美少婦,和她做戲子的老公一起來元府獻藝。劉采春讓元稹神魂顛倒,兩人來往達七年之久。據說這位劉采春也是迫於權勢身不得已,最後竟然投河自盡。

  當元稹一去不回頭時,薛濤對他心中很難說有多少恨,更多的恐怕是寬容和思念。她知道元稹是有婦之夫,兩人地位懸殊,一個是朝廷要員,一個是官妓之身。這樣的“姐弟戀”加“婚外戀”明顯沒有好結局。薛濤理解對方的難處,卻不能理智地爲自己設計未來,而愛情,本沒有多少理智的成分可言。

  話說回來,元稹這人一生雖然在感情生活上極不嚴肅,他的家庭生活還是非常值得同情的。他的幾任妻妾都死得早,生的兒子、女兒也相繼夭摺,元稹自己五十二歲就病死了。第二年,終身未嫁的薛濤也跟着鬱鬱而終,時年六十三歲。
 

薛濤、元稹的年譜

 
  大曆五年(770) 薛濤生。

  大曆十二年 續父《井梧吟》。(此詩作於十二年到十三年間)   
  大曆十四年 元稹生。

  貞元元年(785) 入樂籍。

  貞元四年 與韋晉行《千字文令》。

  貞元五年 韋皋罰薛濤赴松州,鏇即釋回。脱樂籍,退隱浣花溪。作品:《罰赴邊上韋相 公二首》、《罰赴邊有懷上韋相公二首》、《十離詩》十首。

  貞元九年 元稹明經及第。

  貞元十六年 元稹與崔鶯鶯戀愛,鏇即棄之。

  貞元十八年 元稹登吏部乙科,授校書郎。

  貞元十九年 稹娶太子少保韋夏卿季女韋叢。

  元和元年(806) 《贼平後上高相公》、與高崇文行《一字令》。(公元805年劉辟反,806年高崇文討平。)

  元和二年 武元衡充劍南西川節度使。

  元和三年 武元衡奏薛濤爲校書郎。作品:《續嘉陵驛詩獻武相國》、《上川主武元衡相國二首》

  元和四年 稹三月授監罕御史,出使東川。濤識元稹。時稹年三十,濤年四十。稹七月移務洛陽。稹妻韋叢卒。作品:《四友讚》

  元和五年 創制薛濤箋(一種深紅色小箋)。稹二月貶江陵府士曹參軍。作品:《贈遠二首》

  元和六年 稹在江陵貶所納妾安仙嬪。

  元和九年 稹徙唐州從事。

  元和十年 武元衡卒。稹正月自唐州還京。三月,出爲通州司馬。五月續娶裴淑。作品:《别李郎中》

  元和十三年——元和十五年 《浣花亭陪川主王播相公暨寮同賦早菊》

  元和十四年 稹轉虢州長史。徵還,爲膳部員外郎。

  元和十五年 稹爲祠部郎中,知制誥。

  長慶元年(821) 稹入翰林,爲中書舍人承旨學士。鏇罷授工部侍郎。《段相國游武擔寺病不能從題寄》、《贈段校書》、《寄舊詩與元微之》。元稹作《寄贈薛濤》

  長慶二年 稹 二月同平章事。六月,罷爲同州刺史。

  長慶三年 稹冬轉越州刺史,兼浙東觀察史。

  長慶四年 白居易作《與薛濤》

  大和三年 稹 九月入爲尚書左丞。

  大和四年 稹 正月充武昌軍節度使。

  大和五年(831) 元稹卒。 《籌邊樓》   
大和六年 夏,薛濤卒。作品《賞梨花和李太尉》。劉禹錫《和西川李尚書〈傷孔雀及薛濤〉之什》。

  大和七年 段文昌抵鎮,爲薛濤撰墓志。

  ——以上資料據張篷舟箋注《薛濤詩箋》人民文學出版社1983年版
 

薛濤詩選

 
  鴛鴦草

  綠英滿香砌,兩兩鴛鴦小。

  但娛春日長,不管秋風早。

  池上雙鳧

  雙棲綠池上,朝去暮飛還。

  更憶將雛日,同心蓮葉間。

  

  獵蕙微風遠,飄弦唳一聲。

  林梢明淅瀝,松徑夜淒清。

  

  魄依鉤樣小,扇逐漢機團。

  細影將圓質,人間幾處看。

  

  露滌音清遠,風吹故葉齊。

  聲聲似相接,各在一枝棲。

  宣上人見示與諸公唱和

  許廁高齋唱,涓泉定不如。

  可憐譙記室,流水滿禪居。

  春望詞四首

  花開不同賞,花落不同悲。 欲問相思處,花開花落時。

  (監)草結同心,將以遺知音。春愁正斷絕,春鳥複哀吟。

  風花日將老,佳期猶渺渺。 不結同心人,空結同心草。

  那堪花滿枝,翻作兩相思。 玉箸垂朝鏡,春風知不知。

  試新服裁制初成三首

  紫陽宮里賜紅綃,仙霧朦朧隔海遙。霜兔毳寒冰繭淨,嫦娥笑指織星橋。

  九氣分爲九色霞,五靈仙馭五雲車。春風因過東君舍,偷樣人間染百花。

  長裾本是上清儀,曾逐群仙把玉芝。每到宮中歌舞會,摺腰齊唱步虛詞。

  浣花亭陪川主王播相公暨僚同賦早菊

  西陸行終令,東籬始再陽。 綠英初濯露,金蕊半含霜。

  自有兼材用,那同眾草芳。 獻酬樽俎外,寧有懼豺狼。

  九日遇雨

  萬里驚飆朔氣深,江城蕭索晝陰陰。

  誰憐不得登山去,可惜寒芳色似金。

  茱萸秋節佳期阻,金菊寒花滿院香。

  神女欲來知有意,先令雲雨暗池塘。
  
  菱荇沼

  水荇斜牽綠藻浮,柳絲和葉臥清流。

  何時得向溪頭賞,鏇摘菱花鏇泛舟。

  江邊

  西風忽報雁雙雙,人世心形兩自降。

  不爲魚腸有真訣,誰能夜夜立清江。

  秋泉

  泠色初澄一帶煙,幽聲遙瀉十絲弦。

  長來枕上牽情思,不使愁人半夜眠。

  憶荔枝

  傳聞象郡隔南荒,絳實豐肌不可忘。

  近有青衣連楚水,素漿還得類瓊漿。

  朱槿花

  紅開露臉誤文君,司蒡芙蓉草綠雲。

  造化大都排比巧,衣裳色澤總薰薰。

  柳絮詠

  二月楊花輕複微,春風搖盪惹人衣。

  他家本是無情物,一向南飛又北飛。

  四友讚

  磨潤色先生之腹,濡藏鋒都尉之頭。

  引書媒而黯黯,入文畝以休休。

  采蓮舟

  風前一葉壓荷蕖,解報新秋又得魚。

  兔走烏馳人語靜,滿溪紅袂棹歌初。

  金燈花

  闌邊不見蘘蘘葉,砌下惟翻豔豔叢。

  細視欲將何物比,曉霞初叠赤城宮。

  聽僧吹蘆管

  曉蟬鳴咽暮鶯愁,言語殷勤十指頭。

  罷閱梵書勞一弄,散隨金磬泥清秋。

  送姚員外

  萬條江柳早秋枝,嫋地翻風色未衰。

  欲摺爾來將贈别,莫教煙月兩鄉悲。

  西岩

  憑闌卻憶騎鯨客,把酒臨風手自招。

  細雨聲中停去馬,夕陽影里亂鳴蜩。

  題竹郎廟

  竹郎廟前多古木,夕陽沉沉山更綠。

  何處江村有笛聲,聲聲盡是迎郎曲。

  斛石山書事

  王家山水畫圖中,意思都盧粉墨容。

  今日忽登虛境望,步搖冠翠一千峰。

  海棠溪

  春教風景駐仙霞,水面魚身總帶花。

  人世不思靈卉異,競將紅纈染輕沙。

  賦凌雲寺二首

  聞說凌雲寺里苔,風高日近絕纖埃。

  横雲點染芙蓉壁,似待詩人寶月來。

  聞說凌雲寺里花,飛空繞磴逐江斜。

  有時鎖得嫦娥鏡,鏤出瑤台五色霞。

  罰赴邊上韋相公二首

  螢在荒蕪月在天,螢飛豈到月輪邊。

  重光萬里應相照,目斷雲霄信不傳。

  按轡嶺頭寒複寒,微風細雨徹心肝。

  但得放兒歸舍去,山水屏風永不看。
  
  薛濤“十離詩”
 
  馴擾朱門四五年,毛香足淨主人憐。
  無端咬著親情客,不得紅絲毯上眠。

  ——《犬離主》

  越管宣毫始稱情,紅箋紙上撒花瓊。

  都緣用久鋒頭盡,不得羲之手里擎。

  ——《筆離手》

  雪耳紅毛淺碧蹄,追風曾到日東西。

  爲驚玉貌郎君墜,不得華軒更一嘶。

  ——《馬離廄》

  隴西獨自一孤身,飛去飛來上錦茵。

  都緣出語無方便,不得籠中再喚人。

  ——《鸚鵡離籠》

  出入朱門未忍抛,主人常愛語交交。

  銜泥穢污珊瑚枕,不得梁間更壘巢。

  ——《燕離巢》

  皎潔圓明内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宮。

  隻緣一點玷相穢,不得終宵在掌中。

  ——《珠離掌》

  跳躍深池四五秋,常搖朱尾弄綸鉤。

  無端擺斷芙蓉朵,不得清波更一游。

  ——《魚離池》

  爪利如鋒眼似鈴,平原捉兔稱高情。

  無端竄向青雲外,不得君王臂上擎。

  ——《鷹離鞲》

  蓊鬱新栽四五行,常將勁節負秋霜。

  爲緣春筍鑽牆破,不得垂陰覆玉堂。

  ——《竹離亭》

  鑄瀉黄金鏡始開,初生三五月徘徊。

  爲遭無限塵蒙蔽,不得華堂上玉台。

  ——《鏡離台》

  這十首詩是用犬、筆、馬、鸚鵡、燕、珠、魚、鷹、竹、鏡來比自己,而把韋皋比作是自己所依靠着的主、手、廄、籠、巢、掌、池、臂、亭、台。隻因爲犬咬親情客、筆鋒消磨盡、名駒驚玉郎、鸚鵡亂開腔、燕泥汗香枕、明珠有微瑕、魚戲摺芙蓉、鷹竄入青雲、竹筍鑽破牆、鏡面被塵封,所以引起主人的不快而厭棄。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