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1159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旭日东升 (2010/12/4 10:46:04)  最新编辑:旭日东升 (2011/11/2 14:13:36)
曹劌論戰
拼音:Cáogui Lùnzhàn (Caogui Lunzhan )
同义词条:《曹刿论战》
曹劌論戰
曹劌論戰
  《曹劌論戰》出自《左傳·莊公十年》,其作者是左丘明。講述了曹劌在長勺之戰中對此次戰爭的一番評論,並在戰時活用“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原理擊退強大的齊軍的史實。長勺之戰發生在公元前684年,是歷史上以弱勝強的著名戰例之一,本文源自對長勺之戰的總結。
            
     本篇選文又題作“齊魯長勺之戰”或“長勺之戰”。這一戰爭發生在公元前684年,是歷史上以弱勝強的著名戰例之一。這篇課文的主要内容不是記叙這次戰役的進程,而是記錄曹劌關於戰爭的論述,它生動地說明,政治上取信於民,運用正確的戰略戰術和掌握戰機,是弱國戰勝強國的必要條件。全文的關鍵是“遠謀”一語,通過人物對話,曹劌的“遠謀”和“肉食者鄙”都得到了鮮明的再現。
    

人物簡介

曹劌
 
         課文集中體現了曹劌作爲一名軍事家的“遠謀”。曹劌請見,表現他的愛國熱情;曹劌問戰,表現他的政治遠見;曹劌參戰,表現他卓越的軍事才能;曹劌論戰,表現他過人的謀略。
 
魯莊公
 
         課文集中體現了魯莊公作爲國君見識的“鄙”。魯莊公把戰爭的希望寄托在施行“小惠”和祈求神靈的保佑上,說明他政治上無能;他急於求戰,急於攻擊,說明他軍事上的無知。
 
         但魯莊公不是一個昏君。魯莊公備戰見劌,三問三答,實事求是,虛心聽意見;莊公作戰用劌,親自參與打仗,表現他禮賢下士,任人唯賢;莊公戰後問劌,不因勝而自喜,表現他爲求真知而不恥下問。
    

作者簡介

    
左丘明
左丘明
     左丘明春秋末期史學家魯國人。姓丘名明,因其父任左史官,故稱左丘明。曾任魯太史,與孔子同時或略早於孔子。雙目失明,故後人亦稱盲左。相傳曾著《春秋左氏傳》(或稱 《左氏春秋》,簡稱《左傳》),多以史實解釋《春秋》,起自魯隱公元年(前722),迄於魯哀公二十七年(前468),以記事爲主,兼載言論,叙述詳明,文字生動簡潔,全面反映了當時的社會歷史面貌,既是重要的儒家經典,又是我國第一部完整的編年體史書,在文學上也有很高的成就。又著《國語》,分别記載西周末年至春秋時期(約前967--前453)周王室及魯齊晉鄭楚吳越諸國史實,偏重記述君臣言論,爲我國最早的國别史。  
 
     是石横鎮東衡魚村(春秋時魯國都君莊)人。爲炎帝後裔,左丘明博覽天文地理文學歷史等大量古籍,學識淵博。任魯國左史官,在任時盡職盡責,德才兼備,爲時人所崇拜。左丘亦編修國史,日夜操勞,曆時30餘年,一部縱貫200餘年、18萬餘字的《春秋左氏傳》定稿。   
 
     其歷史文學科技軍事價值不可估量,爲曆代史學家和文人所推崇。他還撰寫了歷史名著《國語》,與《春秋左氏傳》成爲珠聯璧合的歷史文化巨著。公元前451年,左丘明病逝,葬於東衡魚村東北處。647(唐貞觀二十一年)李世民封左丘明爲“經師”,墓前建石坊。1530年(明嘉靖九年)明世宗封左丘明爲“先儒”。1642年(明崇禎十五年)朱由儉封左丘明爲“先賢”。1725年(清雍正三年)爲避孔子名諱,奉旨“丘”旁加“阝”改爲邱氏,今石横邱氏皆爲左丘明之後人。 
左丘明畫像
左丘明畫像
 
     根據存世的劉向别錄》佚文“左丘明授曾申”,以及陸德明《經典釋文.序錄》所記“左丘明作《》以授曾申”等史料判斷,可知左丘明的出生年代約與孔子晚年弟子曾參及曹恤等人大致相當。即左丘明在年齡上應爲孔子的孫子輩,而約生於魯定公在位的中期;而據《左傳》、《國語》二書對於歷史人物的稱呼來看,可知左丘明應當卒於魯元公在位時期。即公元前五世紀晚期。   
    

作者與《左轉》

     
左丘明與《左傳》
左丘明與《左傳》
     《左傳》又稱《春秋左氏傳》或《左氏春秋》,是記載春秋時期各諸侯國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文化等方面情況的一部編年體史書。《史記》和《漢書•藝文志》都認爲它是孔子的同代人魯國史官左丘明所作。清代有的學者認爲系劉歆改編。近人認爲是戰國初年人根據各諸侯國史編成。記事起於魯隱公元年(前722年),終於魯哀公十四年(前454年)。書中保存了大量古代史料,文字簡練生動,尤其善於描寫戰爭及複雜事件,又善於通過對話和行動表現人物的性格特點,對後代散文的發展有很大影響。
 
      《左傳》分年記事,沒有篇名。晉杜預把它按年代顺序分附在《春秋》後面,認爲它是用史實來闡述《春秋》經義的。《春秋》記事非常簡單,近乎大事年表,例如這篇課文所記之事在《春秋》中就隻有一句話:“十年春,王正月,公敗齊師於長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左傳》節文的標題,都是後人加的。
    

創作背景

     本篇選文又題作“齊魯長勺之戰”或“長勺之戰”。這一戰事發生在魯莊公十年(前684),是齊桓公即位後向魯國發動的第二次戰爭。
 
      前此兩年,齊桓公(公子小白)與其庶兄公子糾曾進行過激烈的爭奪君位的鬥爭。當時篡君奪位的公孫無知(齊襄公堂弟)已被殺,齊國一時無君,因此避難於魯國公子糾和避難於莒國的公子小白都爭相趕回齊國。魯莊公支持公子糾主國,親自率軍護送公子糾返齊,並派管仲攔擊、刺殺公子小白。然而魯國的謀劃沒有成功,公子小白已出乎意料地搶先歸齊,取得了君位。齊桓公即位後當即反擊魯軍,兩軍交戰於乾時(齊地),齊勝魯敗。乘兵勝之威,齊桓公脅迫魯國殺掉了公子糾。齊桓公雖在其庶兄的血泊中鞏固了權位。但對魯國卻一直怨恨難平,因此轉年春便再次發兵攻魯,進行軍事報複和武力懲罰。本篇所記即是這次在魯地長勺展開的戰事。
         

作品詳情

    

作品原文

     十年春,齊師伐我。公將戰。曹劌請見。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乃入見。問:“何以戰?”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對曰:“小惠未徧,民弗從也。”公曰:“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對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對曰:“忠之屬也。可以一戰。戰則請從。”
    
     公與之乘。戰於長勺。公將鼓之。劌曰:“未可。”齊人三鼓。劌曰:“可矣。”齊師敗績。公將馳之。劌曰:“未可。”下視其轍,登軾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齊師。
解讀《曹劌論戰》
解讀《曹劌論戰》
    
     既克,公問其故。對曰:“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之。”
    

作品譯文

     魯莊公十年春天,齊國軍隊攻打魯國。魯莊公准備應戰。曹劌請求拜見。他的同鄉說:“都是得高官厚祿的人,又爲什麼要參與呢?”曹劌說:“有權勢的人目光短淺,缺少見識,不能深謀遠慮。”於是上朝去拜見魯莊公。曹劌問:“您憑什麼應戰呢?”莊公說 :“衣服、食品這些養生的東西,我不敢獨自專有,一定拿它來分給一些臣子。”曹劌回答說:“小恩小惠沒有遍及於老百姓,老百姓是不會聽從的。”莊公說:“用來祭祀的牛、羊、豬、玉器和絲織品,我不敢虛報,一定憑着一片至誠,告訴神。”曹劌回答說:“這點兒小誠意,不能被神信任,神不會賜福的。”莊公說:“輕重不同的案件,我既使不善於明察詳審,一定依據實情處理。”曹劌回答說:“這是盡了本職的一類事情。可以憑借這個條件打一仗。要打仗,請允許我跟隨着去。”
    
     莊公同他共坐一輛戰車。魯國齊國的軍隊在長勺作戰。莊公打算擊鼓命令進軍。曹劌說:“不行。”齊國軍隊敲了三次鼓。曹劌說:“可以進攻了。”齊國的軍隊大敗。莊公准備驅車追去。曹劌說:“不行。”於是向下觀察齊軍車輪留下的痕蹟,又登上車前的横木了望齊軍,說:“可以了。”就追擊齊國軍隊。
    
     戰勝了齊國軍隊後,莊公問這樣做的原因。曹劌回答說:“作戰是靠勇氣的。第一次擊鼓振作了勇氣,第二次擊鼓勇氣低落,第三次擊鼓勇氣就消滅了。他們的勇氣消失了,我軍的勇氣正旺盛,所以戰勝了他們。大國,是不容易估計的,怕有伏兵在哪里。我看見他們的車輪痕蹟混亂了,望見他們的旗幟倒下了,所以追擊齊軍。”
    

作品賞析

    
     本文記叙的齊魯長勺之戰,是魯國抵抗齊國進攻的一次戰役。雖然是一個不大的戰役,但卻說明了戰略防禦的原則,是中國戰爭史中因爲主觀指導的正確,後發制人,以小敵大、以弱勝強的著名戰例。毛澤東同志在《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一文中說過:“春秋時候,魯與齊戰,魯莊公起初不待齊軍疲憊就要出戰,後來被曹劌阻止了,采取了‘敵疲我打’的方針,打勝了齊軍,造成了中國戰史中弱軍戰勝強軍的有名的戰例。”“當時的情況是弱國抵抗強國。文中指出了戰前的政治准備——取信於民;叙述了利於轉入反攻的陣地——長勺;叙述了利於開始反攻的時機——彼竭我盈之時;叙述了追擊開始的時機——轍亂旗靡之時。雖然是一個不大的戰役,卻同時是說的戰略防禦的原則。”毛澤東同志這段精辟而深入的分析,是我們研究本篇作品的指導思想和理論依據,它把古人某些片斷的感性認識和軍事實踐經驗,經過去粗取精,去偽存真,上升爲系統的軍事理論,爲我們樹立了批判繼承、古爲今用的光輝範例。
    
全文共分三段
    
曹劌論戰
曹劌論戰
     第一段(從開頭至“戰則請從”):寫戰前的政治准備——取信於民。
    
     這一段可分兩層。第一層寫曹劌求見魯莊公的原因。開頭先點明事態發生的時間,接着指出的是“齊師伐我”,說明戰爭是由齊國進攻魯國而引起的,魯莊公准備抵抗。以上對形勢扼要的介紹,爲曹劌的請見、論戰交代了必要的背景。大軍壓境,曹劌准備參戰,作者通過曹劌與其“鄉人”的對話,一方面揭示了魯國當權者鄙陋寡見、屍位素餐的情況,爲後文魯莊公在戰鬥中瞎指揮作了鋪墊;另方面顯示了曹劌關心國事,同時也暗示了他是一個有遠謀的人。第二層記述曹劌要莊公作好戰前的政治准備,這是本段的重點。曹劌謁見魯莊公,劈頭就問“何以戰”,抓住了作好戰前政治准備這一決定勝敗的關鍵問題。魯莊公在曹劌的一再啟發下,依次提出了貴族支持、鬼神保佑和察獄以情三個條件,曹劌否定了前兩條,肯定了後一條。在曹劌看來,戰爭的勝負既不取決於貴族的支持,也不取決於神明的保佑,而是決定於“取信於民”。他認爲察獄以情是“忠之屬也”,“忠”是盡職於民,於是肯定“可以一戰”。曹劌重視民心得失與戰爭勝負關係的思想,確實比“肉食者”高明。但和我們今天依靠人民的力量進行人民戰爭的思想是有本質區别的。
    
     第二段(從“公與之乘”至“遂逐齊師”):寫曹劌指揮魯軍戰勝齊軍的經過。
    
     曹劌“取信於民”的見解,得到了莊公的讚同,“公與之乘”,說明了莊公對曹劌的信任與器重。文中先交代了利於魯國反攻的陣地,長勺在魯國境内,對魯國來說,地形地物熟悉,便於得到人力支援和物資供給,在士氣上也利於魯國向有利方面轉化。接着是對這次戰役經過的具體記叙,重點寫了“擊鼓”和“逐師”兩件事。寫曹劌指揮魯軍在“齊人三鼓”之後才開始反攻,寫曹劌在觀察了齊軍敗逃的情況之後才決定追擊,都記叙得非常簡略。這樣寫,一則符合實情(酣戰中魯莊公無暇問及,曹劌了不可能多發議論),一則此中道理正是曹劌論戰的中心,留待後文集中闡述,更見突出。“公將鼓之”、“公將馳之”,說明了魯莊公急躁冒進;曹劌的兩個“未可”、兩個“可矣”,表現了曹劌胸有成竹,沉着思斷,善於捕捉於反攻和追擊的時機。
    
     第三段(從“既克”至結尾):寫曹劌論述贏得戰役勝利的原因。是本文的中心。
    
     “既克”二字,意味着戰役的高潮已經過去,氣氛頓時緩和下來,該是莫名其妙的魯莊公問一個究竟的時候了。曹劌的回答可分爲兩方面。一是論述了利於開始反攻的時機——彼竭我盈之時:魯軍按兵不動,養精蓄銳。齊軍第一次擊鼓進軍,士氣正旺;第二次擊鼓,士氣開始低落;第三次擊鼓,士氣已經完全衰竭。在此關鍵時刻,曹劌采取“敵疲我打”的方針,終於化劣勢爲優勢。二是論述了追擊開始的時機——轍亂旗靡之時:魯軍雖然取得了反攻的初步勝利,但曹劌並未輕敵,“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反映了曹劌隨時沒有忘記自己是以小敵大,以弱敵強。兵不厭詐,不可不提高警惕。曹劌親自察看敵情,發現敵軍“轍亂”、“旗靡”,確認了齊軍是狼狽逃竄,潰不成軍,才乘勝追擊,終於取得了戰役的勝利。
    
     綜上分析,本文通過讚颺曹劌的遠謀,說明了在戰爭中如何正確運用戰略防禦原則——隻有“取信於民”,實行“敵疲我打”的正確方什,選擇反攻和追擊的有利時機,才能以小敵大,以弱勝強。
    
本文的寫作特點
    
     1、中心突出,詳略得當。
    
     這是一篇記叙戰爭的短文,但重點不是記叙戰爭的經過,而是着重寫曹劌的“論戰”,凡是與表現主題無關的枝節就盡量省略。如第一段寫曹劌謁見莊公,進見的細節一概省略了,劈頭就問“何以戰”;第二段對戰場的複雜情況及“未可”、“可矣”的理由均略而不寫,留待後面補叙,就更能突出“論戰”的見解;第三段隻用“公問其故”代替了魯莊公一系列問話。但文章對戰前戰後反映曹劌戰略見解的談話,則詳加叙述,因爲戰前是分析有無克敵制勝的條件,戰後是總結以弱勝強的原因,這些都是圍繞主題寫的,全文自始至終突出了“論”字,使人對長勺之戰的勝敗得失的原因一目了然。
    
     2、結構嚴謹,前後照應。
    
     全文隻用二百二十二字,就把戰爭的開始、發展、高潮和結局記述得清清楚楚。第一段寫戰前准備,第二段寫戰時經過,第三段寫戰後總結,事態發展清晰,文章脈絡分明。段與段之間的過渡也非常自然,第一段的結尾“戰則請從”與第二段的“公與之乘”銜接,第二段的結尾“遂逐齊師”與第三段的“既克”銜接,三個段落層層遞進,環環相扣,渾然一體。此外,文章前後的照應也十分緊密。以第二段與第三段爲例,“三而竭”與上段“齊人三鼓”相照應;“吾視其轍亂”與“下視其轍”相照應;“望其旗靡”與“登軾而望之”相照應;“故克之”與“齊師敗績”相照應;“故逐之”與“遂逐齊師”相照應。第二段隻寫“其然”,第三段補寫“所以然”,一記一議、一實一虛,前後照應,相輔相成。
    
     3、用對話交代情節和刻劃人物。
    
     曹劌與其鄉人的對話,說明了曹劌是一個關心國事而有遠謀的人物。在交代戰前准備時,詳細地寫了曹劌與魯莊公的三次對話,通過對話揭示出魯莊公昏庸無知,曹劌深謀遠慮。寫戰役經過,作者雖隻寫了曹劌兩次說的“未可”、“可矣”的簡單話語,但卻形象地表現了曹劌成竹在胸、待機而動的思想性格。最後由“公問其故”又引出曹劌對戰爭的一大段議論,表現出曹劌的可貴的軍事見解。
     

作品評價

 
     春秋時期,魯與齊戰。當時的情況是弱國抵抗強國,魯莊公起初不待齊軍疲憊就要出戰,後來被曹劌制止了,采取了“敵疲我打”的方針,打勝了齊軍,創造了中國戰史中弱軍戰勝強軍的有名的戰例。
     ——毛澤東

讀者相關感悟

    
    《曹劌論戰》是我非常喜歡的一篇,上中學時是能背的,當然,是被逼的。之所以喜歡不是因爲辭藻,論辭藻最喜歡的是《陳情表》,這個以後再說。關鍵《曹劌論戰》傳達出了很多積極的東西,我們這個時代所缺乏的那種。
 
     文章很短,大家中學都學過,不重複,總結一下就講了三層意思,我覺得第一層對我是觸動最大的。
 
     原文就一句話: 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 說的是參與精神和主動性的問題。可笑的是教我這篇課文的語文老師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卻是“不在其位,不謀其事”。其實這里還有個小故事,孩子間鬧矛盾的事情,在這兒不聊,但是“不在其位,不謀其事”這句話影響了我很長時間,想來那位語文老師也是相當有影響力,隨口而出的一句話讓我記了28年,至今還有影響。可見,教師這個行業有多難做,要求有多高,有多重要,“爲人師表”真的不是簡簡單單一句話。自64以來,我們“肉食者鄙,未能遠謀”的精神已經快消失殆盡了,想來那位語文老師動亂期間就是大學生,參與精神可能早已被一盆涼水澆滅。
 
     更進一步思考,“未能遠謀”這個話還可以有很多發散,真的不能“遠謀”嗎?僅從商業經營層面上講,絕大多數“肉食者”的智商是不低的,很多時候還是問題在制度(或者叫潛規則)。在企業中能看到一種現象姑且叫它“比較好”現象,這個尤其多見於國企,一些分公司,代表處之類的分支機構,還有就是在副手位置上,一樣的道理。在分支機構模式下,做好了,上面會有人覬覦這塊風水寶地,主事者很難長久;做的不好,自然也會滾蛋。我們姑且不論能不能做好,但制度本身壓抑了想不想做好沖動。身邊的公司就有過做的太好了,總部給派個“黨委書記”的例子,很是搞笑。副手也一樣,做的好了一把手會顧忌“這家夥怎麼這麼不老實”,做的不好,自然會有無能的評語,甚是艱辛。
 
     當然,上面這段僅限於商業層面,在更高的政治層面上,我們更加缺乏參與精神和主動性。這種主動性不是天生缺失,而是後天的長期壓抑導致了我們對這種欲望的視而不見或者叫習慣性遺忘。這兒不多說,說多了會被Block的。
 
     文章第二層講公正,這也是非常超前的思路。這里比較了,給人以小利 :“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不亂花錢:“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和公平合理“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相比實在談不上重要。(其實我對“必以情”講的什麼意思不是很確定,是寬宏大量還是合情合理,好像都說的通。)這個觀點放在任何時代都是先進的,《左傳》傳的是《春秋》,三,四千年前的進步思想,民主萌芽。
 
     最後一層講的是操作層面的事情,什麼轍亂旗靡.一鼓作氣都是從這兒來的。一般理解具體操作層面的事情都是末流,大道,大義,才是重點。但“多談些方法,少談些主義”越來越流行,而且有些過。各行各業操作層面的“專家”太多,但信仰缺失。下一篇寫《介子推不言錄》,那個才叫士大夫風範,這兒先埋個伏筆。
    
——文章來自:http://ingazuma.spaces.live.com




    9
    4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