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055 次 历史版本 4个 创建者:菱若蔻 (2010/11/30 16:47:07)  最新编辑:菱若蔻 (2011/3/30 12:17:33)
顧城
拼音:Gùchéng(Gucheng)
      顧城,朦朧詩主要代表人物,被稱爲當代的唯靈浪漫主義詩人,

簡介

 
        祖籍上海,生於北京。1969年剛邁入初中,即被“文革”之風刮到山東農村,隨他父親詩人顧工放豬,自學並開始文學創作,
寫了《無名的小花》等詩集。1973年開始學習繪畫,1974年返京,先後做過翻糖工、木工、漆工、編輯等臨時工作。公開發表的第一首詩是刊於1977年3月號《蒲公英》上的《生命幻想曲》。這是他13歲隨父親下放時在濰河岸邊用樹枝寫在沙灘上的,詩歌以奇特的幻想描繪了一個充滿希望的生命世界。1980年發表《抒情詩十首》穫星星詩歌獎。1984年穫香港大拇指詩獎。1986年2月出版詩集《黑眼睛》。代表作有《生命幻想曲》、《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一代人》等。他的詩純淨、朦朧,對新詩潮的興起有一定影響,因而引起爭論,國外有翻譯評介。

顧城年譜

 
       1956年9月24日顧城出生於北京白塔寺邊的人民醫院。
詩人顧城
詩人顧城

  1959年進北京八一電影廠大院的幼兒園。

  1962年在一張明信片上寫下第一首詩(顧城口述,姐姐顧鄉執筆)寄給父親顧工。

  1963年9月進北京西直門小學。

  1966年讀法布爾的《昆蟲記》,是家中唯一未被紅衛兵抄走的科普讀物。

  1968年9月寫下詩歌《星月的來由》和《煙囪》。

  1969年5月離開北京隨父下放之前,寫下《我的幻想》。隨父下放山東昌邑縣東塚公社

  1970年和父親—起養豬。

  1971年7月在海灘上寫下《生命幻想曲》

  1974年全家回到北京,讀書、學習繪畫,並從事過油漆工、木匠、翻糖工、電影廣告繪畫工、商店營業員、借調編輯等許多臨時工作。

  1976年4月5日參加北京“填按門(很抱歉,隻能以此代替)事件”運動。寫出自編詩集《無名的小花》自序。

  1978年底初讀張貼在北京西單體育場圍牆外(後被稱作“民主牆”)的首期地下詩歌刊物《今天》。

  1979年初參加北京西城區文化館業餘詩歌小組。1月:《詩刊》在北東西苑飯店召開建國以來第一次全圖大型詩歌座談會,顧城在“設立中國詩歌節”的呼籲書上簽名,系首次在公開場合亮相。3月:在西城區文化館《蒲公英》小報第三期發表詩作《無名的小花》。系作品首次公開發表。同月加入《今天》文學社團同北島芒克繼後舒婷、江河、楊鍊等結識,在該刊物發表大量詩作,並成爲代表人物。4月:寫下早期代表作之—《一代人》。同月和父親顧工同到四川重慶嘉陵江畔采風,以後寫下組詩《永别了,墓地》等。

  1979年《星星》複刊號上發表公劉《新的課題——從顧城同志的幾首詩談起》,爲國内報刊首次公開評論顧城的詩作,在文藝界和海外引起廣泛注目。7月:在上海至北京的火車上與謝燁相識,並堕入愛河。11月:在《詩刊》首次發表詩作,爲《歌樂山詩組》。

  1980年1月:《文藝報》轉載公劉文章,並加編者按,開始了全國範圍内對“朦朧詩”的討論。7月:參加在北戴河擧行的《詩刊》首屆“青春詩合”。10月:《小詩六首》在《詩刊》十月號發表。

  1981年:開始寫組詩《布林的檔案》。加入北京市作協。5月:對《小詩六首》引起反響的回信。7月1日:給福建漳州《水仙花》詩刊的一封信。

  1982年1月:《抒情詩十首》穫四川“星星詩歌創作獎”(1979.10——1981.12)。同年開始待業。11月:姐姐顧鄉於九月結婚。寫《鐵鈴》以志。同年顧城、舒婷合集《舒婷、顧城抒情詩選》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

  1983年:開始創作組詩《頌歌世界》,詩歌創作進入新的階段。顧城、北島合集《北島、顧城詩選》由瑞典好書出版社出版。8月8日:和謝燁在上海登記結婚。11月:生病在家,讀《武林》雜志。

  1984年11月:與香港《詩雙月刊》編委、香港詩人王偉明(蘇舜)對話(河岸的幻影)。穫香港“大拇指詩歌獎”。

  1985年:參加北京大學首屆文學藝術節。參加北京作協組織的前往黑龍江 大興安嶺地區的采風走訪活動。6月加入中國作家協會。

  1986年3月:詩集《黑眼睛》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6月:參加北京市作協在昌平擧辦的“新詩潮研討會”,結識李英(即英兒)。10月21日:以朦朧詩代表人物身份參加“中國詩壇1986‘現代詩群體大展”。和北島、葉文福等到四川參加詩歌巡回朗誦和講演,受到詩歌愛好者極端瘋狂的歡迎。

  1987年5月29日:顧城夫婦離開北京,應邀赴德國參加明斯特“國際詩歌節”,其後開始周游西歐和北歐,先後到奧地利丹麥荷蘭芬蘭瑞典法國英國、……等國家講學、訪問。7月接受德國海德堡大學漢學系博士何致翰訪問。9月在倫敦擧行的英國漢學會上演講。12月10日回國途經香港,應邀參加香港中文大學擧辦的“中國當代文學與現代主義研討會”。12月16日在研討會上再次發言。會後,接受香港中文大學伊凡、西班牙 巴塞羅納大學漢學家高爾登、新西蘭奧克蘭大學閔福德教授等人的訪談。

  1988年1月上旬到美國 紐約參加藝術博物館大廳的詩歌朗誦會。1月中旬應閔福德博士邀請,以工作簽證身份進入新西蘭、任奧克蘭大學亞語系研究員和中文口語助教。3月謝燁在新西蘭奧克蘭的婦女醫院生下兒子木耳。6月以符合技術移民條件被准許在新西蘭永久居留。同月奧克蘭海灣的激流島(瓦西基島)買下一座房子,開始隱居生活。

  1989年1月辭去奧克蘭大學職務,專心在島上養雞、種菜、作畫和寫作。2月新西蘭政府正式簽署顧城夫婦永久居留的文件。

  1990年詩集《水銀》由德國波鴻大學出版社出版。7月5日李英經顧城夫婦的努力和幫助,來到激流島。台灣輔仁大學召開“文學與宗教”國際會議,邀請顧城夫婦參加,未穫台灣“教育部”批准。

  1991年8月參加奧克蘭東方市場中秋晚會。9月2日給《Today》雜志編輯的一封信。

  1992年3月應德國DAAD學術交流基金會邀請,赴柏林從事文學創作活動,離開激流島。。5月參加荷蘭 鹿特丹市“國際詩歌節”。到美國紐約和三藩市朗讀詩作,作巡回演講,再次見到美國著名詩人金斯堡、菲林格等。6月5日參加英國倫敦大學中國現代詩歌國際討論會”,有多個演講和發言。11月28日參加柏林現代藝術展覽研討活動,作《東方藝術——靈性意識的選擇》演講。12月在德國波鴻大學演講《從自我到自然》。寫成組詩《鬼進城》。

  1993年1月在西班牙荷蘭羅馬尼亞等國家講學。 3月顧城得知李英出走,受到極大打擊。3月17日顧城夫婦回到闊别六年的北京。

  3月23日開北京回德國。完成組詩《城》的最後部分。整理個人新詩自選集,《海藍》和散文選集,交由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4月在柏林開始寫作長篇自傳體小說《英兒》。

  9月3日離開德國返回新西蘭,途經美國,在飛機上寫下最後一首詩《回家》

  9月6日在美國洛杉磯的好友,《洛杉磯自由新聞導報》編輯顧嘵陽處居住了半個月。

  9月18日在洛杉磯接受記者曾慧燕的電話采訪,平生最後一次接受訪問。

  9月21日離開美國。

  9月22日在塔希提島轉機,拜訪著名畫家高更曾居住之處。

  9月24日回到新西蘭奧克蘭島的激流島,在故鄉家里度過最後一次生日。

  9月27日給父母寫返島後的第一封家書。

  10月2日-7日開始爲兒子木耳寫一本書,斷斷續續寫了數日,終未能夠如願寫完。

  10月7日投寄詩《回家》給父母。

  10月8日在其新西蘭寓所辭世。留下大量詩、文、書法、繪畫等作品。

主要作品

       舒婷顧城抒情詩選 合著,1982,福建人民出版社

  黑眼睛(集)1986,人文出版社

  北島與顧城詩選(中瑞文對照)Malmq Vist 教授編譯,1983,瑞典好書出版社

  顧城詩選(中英文對照)1988,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研究中心

  顧城詩選 1988,新地
 

顧城作品賞析

 
       顧城是朦朧詩派的主要代表人物, 他的詩歌純真無瑕,率真自然,被稱爲“童話詩人”。在他充滿夢幻和童稚的詩中,有着斑斕的色彩和純真的情感。他寫詩不太講究技巧,隻其内心本能的反映,他看到太陽,就說:“太陽是甜的。”他感受着黑夜,就說:“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他尋找光明。”顧城一直在尋找着自己的夢,有時是遠古時代的神明,而有時是黎明時分的鳥叫。他把自己當成孩子,偏執地固守純真,“孩子”一詞在他的詩里奔跑跳躍着。“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我是一個悲哀的孩子/始終沒有長大”。” 顧城的詩歌是率性的創作,是他真純真性情的流露,更是他孩子般純真的氣質的自然表現。
 
       一、顧城詩歌的美學取向
      
       在顧城的詩歌里,充滿着童心純真的斑斕世界。那里有美麗的彩色蠟筆,有心愛的白紙,淡綠的 夜晚和蘋果,有微笑着金黄的小花。還有“幽藍 的花”。詩人以兒童的率直純真感受着生活,感受 着愛。
      
    ( 一)、童話王國里色彩斑斕

  在朦朧詩人中,顧城 就像一個孩子,喜歡以孩子的眼睛看世界。喜歡用孩子的 語言表達對生活的感受和認識,鍾情於孩子的純真和稚 氣。 例如,在《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中,作者這樣寫道: “也許/我是被媽媽寵壞的孩子/我任性。”“我希望/每一 個時刻/都象彩色蠟筆那樣美麗/我希望/能在心愛的白 紙上畫畫/畫下笨拙的自由/畫下一個永遠不會流淚的眼 睛/一片天空/一片屬於天空的羽毛和樹葉/一個淡綠的 夜晚和蘋果……”

    在詩人的充滿美好童心里,有太多的美麗, 太多的憧憬,太多的純淨。詩人的心。如同來 自一個幻化 的國度 ,那里每一個時刻美如“彩色蠟筆”,一片天空,和 諧潔淨的隻是一個淡綠的蘋果和夜晚。那里,詩人心中的 眼睛是“永遠不會流淚的眼睛”,沒有痛苦,沒有災難。一 顆躁動的童心喚起了詩人對美的向往,在這廣袤的幻想 海洋中,詩人展翅飛翔的雙翼透若水晶,宛若孩童。 不滅的童心讓顧城的詩篇純淨始然,仿佛一個天真 的孩子 ,帶着無限的憧憬和期盼,幻想和憂愁。

  顧城曾說:“我愛美,酷愛一種純淨的 美,新生的美……我生活,我寫作,我尋找美並發現美,這 就是我的目的。”

   由此可見,詩人的心聲便是對美的追求。例如:“在 山石組成的路上/浮起一片小花/他們用金黄的微笑/來 回報石頭的冷遇/它們相信/最後,石頭也會發芽。”(《小 花的信念》)如此無怨無悔的祈求,平和而沉湎,如若有一 天感天動地石頭髮芽,不正是顧城這束童話王國里“幽藍 的花”畢生求索的寫照嗎?此外,他還想“畫下早晨/畫下 所有最年輕的/沒有痛苦的愛情/畫下想象中我的愛人/ 她的眼睛永遠是晴空的顏色”,這里的愛人堅貞執着,永 遠看着我,“決不會忽然掉過頭去”。多麼明朗,多麼聖潔。 將沒有人不爲之悄然神往。此外,詩人還想畫下“丘陵”。 畫下“小河”,“讓它們相愛”;還要“畫下未來”,“畫下她秋 天的風衣”:“畫下婚禮/畫下一個早早醒來的節目”,而且 想塗去一切不幸,“想在大地上畫滿窗子/讓所有習慣黑 暗的眼睛/習慣光明”。

  由上面這些詩句,我們可以看到五彩斑斕的顏色,顧城用這些顏色描述他充滿幻想的童話世界,哪里象象彩色蠟筆那樣美麗,有一個淡綠的蘋果和夜晚,有路邊小花金黄的微笑,還有想像中愛人晴空一樣的眼睛。這些美麗的顏色是詩 人心靈的柱子,它支撑着未來、光明還有自由。是詩人充滿童心,美麗的夢想,爲這夢想詩人任性執着地追求着。 顧城的詩歌是一個個感人至深的童話世界,它悠遠純淨, 在美的鏇律中流動着愛的音符。
  
    (二)、純真的情感 憂鬱的歌謠
      
       顧城的詩是從豐盈的心田里流淌出來的,純粹而透明,帶着荷塘月色般的童話色彩。從顧城 的詩歌中,我們能讀到純真的美麗,同樣,顧城的詩歌也 讓我們哀歎一段純真的悲歌,而這恰恰使詩人審美取向 中這曲純真人性的禮讚愈發的真實可感,扣動心弦。
 
       在顧城詩歌的童話王國里, 紐扣的車輪,麥秸的搖籃,“蟋蟀抖動着琴弦歡迎我”,“黄尾的太平鳥在車中做窩”。都給我們展示了一個 精致無暇、溫存聖潔的童話王國。
 
       然而在這束聖潔的希望 之光還在盡情地燃燒之時,作者卻發出了“我要到哪里去 啊,宇宙是這樣的無邊”的無助詢問,甚至還極其悲觀地 說:“睡吧!合上雙眼,世界便與我無關。”是嗎,宇宙是這 樣的無邊。世界的無奈讓這個充滿夢幻的少年感到無所 歸依的淒涼感,仿佛一個被忽視的棄兒,在童貞的幻夢中 無聲地歎息。“作者爲我們描繪的那個童話王國令人神往, 但這一切最終還是破滅了,它的破滅必將帶給我們無盡的 思索”。讓我們感到沉重和失落。
 
       “顧城詩歌中的童話王國里。有無數盞純潔美麗的火 光幸福地燃燒着,又熄滅了。人們記得火光的明豔和純潔, 也不會忘記純真的破滅和痛楚,顧城的詩歌是美的 歌,愛的歌,追求的歌,它們協奏出共同的審美取向:對純 真人性不懈的追尋和思索”。
 
       二、顧城詩歌的表現手法

  顧城在他的詩歌里傾注了他全部的生命感受和向往,描述了一個天真、純淨、充滿夢囈的童話世界,他以一生的童心去感受生命和環境,用童真的眼睛去看周圍的世界,展示自己心目中的童話世界,象征和隱喻是顧城詩歌的主要表現手法,如:《遠和近》,“你,/一會看我,/一會看雲。/我覺得,/你看我時很遠,/你看雲時很近”。在這首詩中,“你”、“我”代表了生活現實中人群。“雲”是美麗淳樸的大自然的化身。而三者的象征含義所產生的距離又隱喻着某種關係。正如詩人自己所說的“這首詩很像攝影中的推位鏡頭,利用‘你’‘我’‘雲’主觀距離的變換,來顯示人與人之間習慣的戒懼心理和人對自然原始的親切感。這組對比並不是毫無傾向的,它隱含着‘我’對人性複歸自然的願望。”

  顧城還具有一種超越常人的感知感受能力。而這樣的感受能力所帶來的想象、幻想、錯覺是他詩歌的主要特色。“太陽烘着地球,像烤一塊麵包。”“從遙遠的西天,/餘霞中間,/飛來一片楓葉,/飛來一朵火焰。”“我用筆的木漿,/去追趕時間的急流”。
      
       顧城還善於在他的詩歌中融入自己對事物的貼心感受,從而使詩歌因這些感受的變化而強化了詩歌的表現力,使詩歌在意象的富有立體感。例如,“青青的野葡萄/淡黄的小月亮/媽媽發愁了/怎麼做果醬/我說:/别加糖/在早上的籬笆上/有一枚甜甜的/紅太陽。”這首《安慰》很特别。用月亮做果醬,在早上的籬笆上有一枚甜甜的紅太陽。太陽本是視覺中出現的,這里用味覺“甜”來形容,試問有誰真正品嚐過太陽的味道?顧城賦予太陽以“甜”味,顧城詩歌純淨純真的氣質就被體現出來了。

  在顧城的詩中,“情感依靠物象來表現,而物象又真實地反映内心情感,二者互爲依存,又相得益彰”。例如:顧城在《眨眼》中寫道:彩虹/在噴泉中游動/溫柔地顧盼行人/我一眨眼——/就變成了一團蛇影。在詩中彩虹無疑是美的象征,而蛇影則是醜的化身。這美醜二個物象相互融合,表達了詩人内心不同的情感。

  在《感覺》一詩中:“天是灰色的/路是灰色的/樓是灰色的/雨是灰色的/在一片死灰之中/走過兩個孩子/一個鮮紅/一個淡綠”。這首詩好比是一幅油畫。“顧城在一開始就把灰色的意象“潑灑”在畫布上,使意象層層叠加,天、路、樓、雨,不同的物象表現同一個意象,那就是灰色,灰色與灰色之間的圖象叠加,構成了詩中“一片死灰”的壓抑氣氛”。在這樣的層層鋪墊以後,詩人這才在畫布上很寫意地點上兩筆:一個鮮紅,一個淡綠;分别是穿着雨衣的孩子。雖然詩人沒有加以詳叙,但是叠加在死灰之上的鮮紅、淡綠的意象在則預示着的新的生命力,新的希望。整首詩有陰暗的背景,有光鮮顏色,使詩歌有一種活躍的意象。

  擬人化的表現手段也在 顧城的詩歌中多有體現,並且這些手法使他的詩歌在情感的表達上更爲強烈和豐富。也傳達了詩人内心世界的一種純淨的善良的情感。如:在山石組成的路上/浮起一片小花/它們用黄金的微笑/來回報石塊的冷遇/它們相信/最後,石塊也會發芽/也會粗糙地微笑/在陽光和樹影間/露出善良的牙齒。”這首《小花的信念》通過擬人化手法表達了作者内心的一種童真,面對人生挫摺時對於生活的美好態度,讀來令人頗受啟迪。“小花”對“山石”報以微笑,並相信“山石”最後也會“粗糙地微笑”。
  
       顧城是“朦朧詩”派的代表詩人之一,80年代初期走上詩壇,  被譽爲“童話詩人”。他在他的詩歌里呢喃細語,用充滿幻想的文字講述着一個又一個動人的童話,昭示着他對純真人性最深情的禮讚和追求; “他在他的詩歌里融合了自己的過人的想象、聯想、幻想能力以及情感元素,通過隱喻、象征等一系列藝術手法,使他的詩歌閃耀着純淨、純粹、純潔的童話光芒,從而形成了其獨特的藝術特色

顧城親友

      父親

      姓名:顧工

  原名:顧菊樓

  職業:作家

  簡介:1928年11月出生於上海淮海中路祖父的住宅樓内。時值樓中上下數十盆菊花盛開,因而得名。五歲時隨父全家遷居北平,讀書至高中十五歲時擧家複歸上海,加入共產黨,參加地下黨劇社文藝活動,並於1945年4月輾轉蘇北加入新四軍。先後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某部副連長,西南軍區創作室創作員,八一電影制片廠編劇,《解放軍報》文化處編輯,總後勤部宣傳部創作組創作員等職。出版作品24種。文學成就主要體現在詩歌創作方面,尤以解放初期表現青藏高原生活的詩篇影響最大。這些詩展現了藏族人民的生活風貌和解放軍戰士開山築路建設高原的英姿以及軍民之間的深厚情誼。這些詩注重表現世界屋脊獨特的自然風光、生活畫面和情調,有着濃鬱的高原風味。

  妻子

  姓名:謝燁(1958-1993)

  原名:張紅
      
       筆名:雷米

  簡介:

  1958年7月4日生於北京。

  1979年在上海到北京的特快列車上邂逅顧城,開始長達四年的異地之戀。

  1983年8月8日與顧城登記結婚。

  1987年跟隨顧城到德國參加明斯特詩歌節,游曆歐洲數國。

  1988年定居新西蘭。

  1993年10月8日去世。

  謝燁從1980年開始發表作品,早期詩歌被選入《朦朧詩選》等多種詩歌選。1985年穫全國首屆青年電影評論獎。其作品沉穩清潤,富於内韻。她的作品《你叫小木耳》亦感動過無數讀者。
 
       假如沒有謝燁,顧城的情神可能早就崩潰了(雖然可能以另一種方式)。盡管他們的婚姻最後出現了裂痕,但多年來她一直以誠摯摯的愛心和無邊的寬容,悉心關切和照料顧城。她不斷根據顧城的需要變換和調整着自己的角度:一會兒是聖母瑪麗亞,一會兒是貝亞特麗齊,一會兒是杜茜尼婭,一會兒是潘·桑丘。她既是一根顧城不可須臾離開的拐杖,又是一座隨時准備向他提供庇護的活動屋宇,既是顧城的母親、又是他的的保姆,既是他的妻子、又是他的情人;而不論她是什麼,她都給了顧城一個妻子、一個母親、一個朋友、一個人所能給予的一機。
 
       朋友
 
       姓名:文昕

  簡介:1959年生於北京,顧城遺作《英兒》中“曉南”的原型。
 
       25歲開始步入文壇,北京作家協會會員。自1984年起,先後曾在《北京文學》、《十月》、《小說界》等各類報刊上,發表小說、報告文學、詩、散文詩及攝影等多種形式的作品。出版有抒情詩、散文詩選《太陽之舟》,紀實文學作品《顧城絕命之謎》。《顧城絕命之謎》一書以優美的文筆記述了顧城、謝燁、李英與作者的故事,爲整個事件提供了一個解讀的方式。不少讀者也因爲讀到這些文字從而開始熱愛顧城及其詩。

  姓名:李英

  筆名:麥琪

  簡介:顧城遺作《英兒》中“英兒”的原型。

       1963年生於北京。1986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分校中文系。在《健康咨詢報》任編輯。同年成爲老詩人劉湛秋的情人,並調入《詩刊》社任編輯。同年認識顧城夫婦、文昕。在顧城夫婦的幫助下於1990年夏天出國。1992年底顧城夫婦訪德期間,與新西蘭氣功師約翰私奔,在悉尼定居後又與約翰離婚。在顧城夫婦離世後,出版《魂斷激流島》,回憶與顧城夫婦共同度過的日子,在書中有“愛上顧城”的表白。2003年出版《愛情伊妹兒》,該書詳細描寫其與劉湛秋的情人關係。其後開始頻繁地出現在媒體中,聲明自己不是《英兒》中的“英兒”,自己愛的是老詩人劉湛秋,從未愛過顧城雲雲。

顧城和謝燁的情書

 
      顧城和謝燁。是在火車上邂逅相遇的。時間是1979年
 
顧城致謝燁
 
       買票的時候,我並沒有看見你,按理說我們應該離得很近,因爲我們的座位緊挨着。火車開動的時候,我看見你了嗎?我和别人說話,好像在回避一個空間、一片清涼的樹。到南京站時,别人占了你的座位,你沒有說話,就站在我身邊。我忽然變得奇怪起來,也許是想站起來,但站了站卻又坐下了。我開始感到你、你頸後飄動的細微的頭髮。我拿出畫畫的筆,畫了老人和孩子、一對夫婦、坐在我對面滿臉晦氣的化工廠青年。我畫了你身邊每一個人,但卻沒有畫你。我覺得你亮得耀眼,使我的目光無法停留。你對人笑,說上海話。我感到你身邊的人全是你的親人,你的妹妹、你的姥姥或者哥哥,我弄不清楚。

  晚上,所有的人都睡了,你在我旁邊沒有睡,我們是怎麼開始談話的,我已經記不得了,隻記得你用清楚的北京話回答,眼睛又大又美,深深的像是夢幻的魚群,鼻線和嘴角有一種金屬的光輝,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給你念起詩來,又說起電影又說起遙遠的小時候的事。你看着我,回答我,每走一步都有回聲。我完全忘記了剛剛幾個小時之前我們還很陌生,甚至連一個禮貌的招呼都不能打。現在卻能聽着你的聲音,穿過薄薄的世界走進你的聲音,你的目光,走着卻又不斷回到此刻,我還在看你頸後的最淡的頭髮。

  火車走着,進入早晨,太陽在海河上明晃晃升起來,我好象驚醒了,我站着,我知道此刻正在失去,再過一會兒你將成爲永生的幻覺。你還在笑,我對你憤怒起來,我知道世界上有一個你活着,生長着比我更真實。我掏出紙片寫下我的住址,車到站了你慢慢收拾行李,人向兩邊走去,我把地址給你就下了火車。

  顧城 1979年7月

顧城遺書

        一 爸媽—姐:

  人間的事總是多變的,關鍵是心地坦然。這島極美,粉花碧木,想想你們要身體好,來一次多好呵。我一直在忙各種事,現在真想能在一起,忘了那些事。

  人哪,多情多苦,無心無愁。天老不讓我過日子,我隻好寫東西。現在創作達高峰,出口成章,也隻是做事罷了。

  我現在無奈了,英走了也罷,燁也私下與别人好,在島上和一個小XX,在德國和一個叫陳XX的人。現在正在分家、離婚。她說要和陳生個娃娃。燁許多事一直瞞我。她好心、合理,亦有計劃的(地)毁滅我的生活。我在木耳的事上傷了她心,後來我愛木耳要好好過,她也不許了。她的隱情被發現,我才大悟,爲什麼他們一直用英文寫信通電話,當面騙我。英出事後,他們就一直等我自殺,或去殺英。他們安排得好呢,等我死他們好過日子,直到被發現後亦如此,奈何。

  燁也好心救過我幾次,但到她隱情處,她和陳就盼我死。

  陳在德在飯店從小青那邦(幫)我買過電擊器和刀,讓我去殺英兒。他們安排的(得)好呢。

  如此,我隻有走了。

  老顧鄉知道很多燁的隱情。

  我的手稿照片,由老顧鄉清理、保存;房子遺產歸木耳;稿費、《英》書稿拍賣的錢寄北京的給老媽媽養老;書中現金老顧鄉用於辦後事。不要太傷心,人生如此。

  老媽媽萬萬要保重。老顧鄉多盡心了。

  顧城 Gu Cheng
      
      二 媽媽:

  今天我過不得了,燁要跟别人走,木耳我也得不到。媽媽,我沒法忍了,對不起。我想過回北京,但那都沒法過。我死後,會有一些錢寄家里,好好過,老顧鄉會回去,别省錢。

  媽,我沒辦法,燁騙了我,她們都騙了我,還說是我不好。媽,好好的,你要能過去,我就高興了。爹要邦(幫)老媽媽,全當我還在遠方。媽,好好的,爲了我最後的想念。

  三 老顧鄉:

  你要邦(幫)老媽媽,要把後事作(做)好,要安慰老媽媽,花光了錢也要邦(幫)老媽媽,小事都别算了。

  我從小對你凶,對不起。也就你不恨我,人人報複了我。

  我的現金都歸你,有四千元馬克新幣。我的房子歸三木,也可賣掉。稿子都歸你保管。要撑得住,利茲也會邦(幫)你。我是受不了了,他們得寸進尺。

  好好的。有人問我,你就說,我是愛三木的。

  弟城
      
       四 木耳:

  你將來會讀這些話,是你爸爸最後寫給你的。我本來想寫一本書,告訴你我爲什麼怕你、離開你、愛你。你媽媽要和别人走,她拆了這個家,在你爸爸悔過回頭的時候,她跟了别人。

  木耳,我今天最後去看你,當馬給你騎,我們都開心。可是我哭了,因爲我知道這是最後一次見你,别怪你爸爸,他愛你、你媽媽,他不能沒有這個家再活下去。

  木耳,好孩,你的日子長呢,留給你的屋子里有你爸爸畫的畫,124號。你爸爸想和你媽媽和你住在那,但你媽媽拒絕。三木,我隻有死了。願你别太像我。
        
       爸爸顧城

  此四封遺書是1993年10月8日下午在出事現場被警察拾取,字蹟繚亂,說明遺書是當時倉促寫的。結合他遺書中所言,他是被逼上絕路的,他寫遺書時還想着等會兒最後去看兒子木耳(三木Sam),並爲之流淚。從遺書中還可看出,謝燁是將繼續在世上的。否則顧城不會要求把照片手稿等由姐姐保管,更不用點明房子等歸木耳。因爲如果沒有了謝燁,房子等必然是木耳的,手稿等當然由姐保管。看來事發突然,不知謝燁最後又帶給他什麼打擊。顧城自盡前向姐姐顧鄉說:“我把謝燁打了”,是有叫姐姐去救謝燁之意的。顧城離世後,謝燁被顧鄉叫來的救護車又轉直升飛機,越過海峽送入醫院後,搶救數小時失敗。顧城四封遺書於當年12月22日由新西蘭警出示並當場複印送交各方,後經中國駐新使館認證及國内公證。遺書上有陳XX及另一男子原名及身份。第一封遺書原是寫給父母的家信,後劃一横線,加個“姐”字,寫成了遺書。

顧城經典詩句

 
  《别》(在春天,我把手帕輕揮)

  在春天,

  你把手帕輕揮,

  是讓我遠去,

  還是馬上返回?

  不,什麼也不是,

  什麼也不因爲,

  就象水中的落花,

  就象花上的露水……

  隻有影子懂得,

  隻有風能體會,

  隻有歎息驚起的彩蝶,

  還在心花中紛飛……

  《遠和近》

  你,

  一會看我,

  一會看雲。

  我覺得,

  你看我時很遠,

  你看雲時很近。

  《一代人》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小巷》

    小巷

  又彎又長

  沒有門

  沒有窗

  我拿把舊鑰匙

  敲着厚厚的牆

  《山影》

        山影里

  現出遠古的武士

  挽着駿馬

  路在周圍消失

  他變成了浮雕

  變成紛紜的故事

  今天像惡魔

  明天又是天使

  《微微的希望》

  我和無數

  不能孵化的卵石

  壘在一起

  藍色的河溪爬來

  把我們吞沒

  又悄悄吐出

  沒有别的

  隻希望草能夠延長

  它的影子

  《雨行》

  雲, 灰灰的

  再也洗不幹淨

  我們打開雨傘

  索性塗黑了天空

  在緩緩飄動的夜里

  有兩對雙星

  似乎沒有定軌

  隻是時遠時近......

  《泡影》 

  兩個自由的水泡

  從夢海深處升起......

  朦朦朧朧的銀霧

  在微風中散去

  我象孩子一樣

  緊拉住漸漸模糊的你

  徒勞的要把泡影

  帶回現實的陸地

  《感覺》

  天是灰色的

  路是灰色的

  樓是灰色的

  雨是灰色的

  在一片死灰中

  走過兩個孩子

  一個鮮紅

  一個淡綠

  《弧線》

  鳥兒在疾風中

  迅速轉向

  少年去撿拾

  一枚分幣

  葡萄藤因幻想

  而延伸的觸絲

  海浪因退縮

  而聳起的背脊

  《規避》

  穿過肅立的岩石

  我

  走向海岸

  "你說吧

  我懂全世界的語言"

  海笑了

  給我看

  會游泳的鳥

  會飛的魚

  會唱歌的沙灘

  對那永恒的質疑

  卻不發一言

  《案件》

  黑夜

  象一群又一群

  蒙面人

  悄悄走近

  然後走開

  我失去了夢

  口袋里隻剩下最小的分幣

  "我被劫了"

  我對太陽說

  太陽去追趕黑夜

  又被另一群黑夜

  所追趕

  《在夕光里》

  在夕光里,

  你把嘴緊緊抿起:

  "隻有一刻鍾了"

  就是說, 現在上演悲劇。

  "要相隔十年, 百年!"

  "相距千里, 萬里!"

  忽然你頑皮地一笑,

  暴露了真實的年紀。

  "話忘了一句。"

  "嗯, 肯定忘了一句。"

  我們始終沒有想出,

  太陽卻已悄悄安息。

  《眨眼》

  在那錯誤的年代,我產生了這樣的“錯覺”。

  我堅信

  我目不轉睛

  彩虹

  在噴泉中游動

  溫柔地顧盼行人

  我一眨眼---

  就變成了一團蛇影

  時鍾

  在教堂里棲息

  沉靜地嗑着時辰

  我一眨眼---

  就變成了一口深井

  紅花

  在銀幕上綻開

  興奮地迎接春風

  我一眨眼---

  就變成了一片血腥

  爲了堅信

  我雙目圓睜

  《生命幻想曲》

  把我的幻影和夢

  放在狹長的貝殼里

  柳枝編成的船篷

  還鏇繞着夏蟬的長鳴

  拉緊桅繩

  風吹起晨霧的帆

  我開航了

  沒有目的

  在藍天中盪漾

  讓陽光的瀑布

  洗黑我的皮膚

  太陽是我的纖夫

  它拉着我

  用強光的繩索

  一步步

  走完十二小時的路途

  我被風推着

  向東向西

  太陽消失在暮色里

  黑夜來了

  我駛進銀河的港灣

  幾千個星星對我看着

  我抛下了

  新月---黄金的錨

  天微明

  海洋擠滿陰雲的冰山

  碰擊着

  “轟隆隆”---雷鳴電閃

  我到那里去呵

  宇宙是這樣的無邊

  用金黄的麥秸

  織成搖籃

  把我的靈感和心

  放在里邊

  裝好紐扣的車輪

  讓時間拖着

  去問候世界

  車輪滾過

  百里香和野菊的草間

  蟋蟀歡迎我

  抖動着琴弦

  我把希望溶進花香

  黑夜象山穀

  白晝象峰巔

  睡吧!合上雙眼

  世界就與我無關

  時間的馬

  累倒了

  黄尾的太平鳥

  在我的車中做窩

  我仍然要徒步走遍世界--

  沙漠、森林和偏僻的角落

  太陽烘着地球

  象烤一塊麵包

  我行走着

  赤着雙腳

  我把我的足蹟

  象圖章印遍大地

  世界也就溶進了

  我的生命

  我要唱

  一支人類的歌曲

  千百年後

  在宇宙中共鳴

  《初夏》

  烏雲漸漸稀疏

  我跳出月亮的圓窗

  跳過一片片

  美麗而安靜的積水

  回到村里

  在新鮮的泥土牆上

  青草開始生長

  每扇木門

  都是新的

  都像洋槐花那樣潔淨

  窗紙一聲不響

  像空白的信封

  不要相信我

  也不要相信别人

  把還沒睡醒的

  相思花

  插在一對對門環里

  讓一切故事的開始

  都充滿芳馨和驚奇

  早晨走近了

  快爬到樹上去

  我脱去草帽

  脱去習慣的外鞘

  變成一個

  淡綠色的知了

  是的,我要叫了

  公雞老了

  垂下失色的羽毛

  所有早起的小女孩

  都會到田野上去

  去采春天留下的

  紅櫻桃

  並且微笑

  《攝》

  陽光

  在天上一閃

  又被烏雲埋掩

  暴雨沖洗着

  我靈魂的底片

  《結束》

  一瞬間——

  崩坍停止了

  江邊高壘着巨人的頭顱

  帶孝的帆船

  緩緩走過

  展開了暗黄的屍布

  多少秀美的綠樹

  被痛哭扭彎了身軀

  在把勇士哭撫

  殘缺的月亮

  被上帝藏進濃霧

  一切已經結束

  《雨後》 

  雨後

  一片水的平原

  一片沉寂

  千百種蟲翅不再振響

  在馬齒莧

  腫痛的土地上

  水虱追逐着顫動的波

  花瓣、潤紅、淡藍

  苦苦地戀着斷枝

  浮沫在倒賣偷來的顏色......

  遠遠的小柳樹

  被粘住了頭髮

  它第一次看見自己

  爲什麼不快樂

  《我的獨木船》

   (一)

  我的獨木船,

  沒有槳,沒有風帆,

  飄在大海中間,

  飄在大海中間,

  沒有槳,沒有風帆。

  風呵,命運的風呵,

  感情的波瀾,

  請把我吞沒,

  或送回彼岸,

  即使是夢幻,

  即使是夢幻......

  我在盼望那,

  沉靜的港灣;

  我在盼望那,

  黄金的海灘;

  我在盼望那——

  岸邊的姑娘

  和她相見,

  和她相見,

  和她相見!

  (二)

  我的獨木船,

  沒有舵,沒有繩纜,

  飄在人世間,

  飄在人世間,

  沒有舵,沒有繩纜。

  風呵,命運的風呵,

  感情的波瀾,

  請把我埋葬,

  或送回家園,

  即使是碎片,

  即使是碎片......

  我在想念那,

  美麗的棧橋;

  我在想念那,

  含淚的燈盞;

  我在想念那——

  燈下的母親

  祝她晚安,

  祝她晚安,

  祝她晚安!

  《我是一座小城》

  我的心,

  是一座城,

  一座最小的城。

  沒有雜亂的市場,

  沒有眾多的居民,

  冷冷清清,

  冷冷清清。

  隻有一片落葉,

  隻有一簇花叢,

  還偷偷掩藏着——

  兒時的深情......

  我的夢,

  是一座城,

  一座最小的城。

  沒有森嚴的殿堂,

  沒有神聖的墳陵,

  安安靜靜,

  安安靜靜。

  隻有一團薄霧,

  隻有一陣微風,

  還悄悄依戀着——

  童年的純真......

  啊,我是一座小城,

  一座最小的城,

  隻能住一個人,

  隻能住一個人,

  我的夢中人,

  我的心上人,

  我的愛人啊——

  爲什麼不來臨?

  爲什麼不來臨?

  《奠》

  我把你的誓言

  把愛

  刻在蠟燭上

  看它怎樣

  被淚水淹沒

  被心火燒完

  看那最後一念

  怎樣滅絕

  怎樣被風吹散

  《雪人》

  在你的門前

  我堆起一個雪人

  代表笨拙的我

  把你久等

  你拿出一顆棒糖

  一顆甜甜的心

  埋進雪里

  說這樣才會高興

  雪人沒有笑

  默默無聲

  直到春天的驕陽

  把它融化幹淨

  人在哪里

  心在哪里呢

  小小的淚潭邊

  隻有蜜蜂

  《綠地之舞》

  綠地上、轉動着,

  恍惚的小風車,

  白粉蝶像一片鏇渦,

  你在鏇轉中飄落,

  你在鏇轉中飄落......

  草尖上,抖動着

  斜斜的細影子,

  金花蕾把弦兒輕撥,

  我在顫音中沉沒,

  我在顫音中沉沒......

  呵,那觸心的微芳,

  呵,那春海的餘波,

  請你笑吧,讓我哭吧,

  爲到來的生活!

  爲到來的生活!

  《安慰》

  青青的野葡萄

  淡黄的小月亮

  媽媽發愁了

  怎麼做果醬

  我說:

  别加糖

  在早晨的籬笆上

  有一枚甜甜的

  紅太陽

  《詩情》

  一片朦朧的夕光

  襯着暗綠的樓影

  你從霧雨中顯現

  帶着浴後的紅暈

  多少語言和往事

  都在微笑中消溶

  我們走進了夜海

  去打撈遺失的繁星

  《還記得那條河嗎?》

  還記得那條河嗎?

  她那麼會拐彎

  用小樹葉遮住眼睛

  然後,不發一言

  我們走了好久

  卻沒問清她從哪里來

  最後,隻發現

  有一盞可愛的小燈

  在河里悄悄洗澡

  現在,河邊沒有花了

  隻有一條小路

  白極了,像從大雪球里

  抽出的一段棉線

  黑皮膚的樹

  被冬天用魔法

  固定在雪上

  隔着水,他們也沒忘記

  要互相指責

  水,仍在流着

  在沒有人的時候

  就唱起不懂的歌

  她從一個溫暖的地方來

  所以不怕感冒

  她輕輕呵氣

  好像磨沙玻璃

  她要在上面畫畫

  我不會畫畫

  我隻會在雪地上寫信

  寫下你想知道的一切

  來吧,要不晚了

  信會化的

  剛懂事的花會把它偷走

  交給嚇人的熊蜂

  然後,蜜就沒了

  隻剩下一盞小燈

  《也許,我不該寫信》

  也許,我不該寫信

  我不該用眼睛說話

  我被粗大的生活

  束縛在岩石上

  忍受着夢寐的幹渴

  忍受着拍賣商估價的

  聲音,在身上爬動

  我將被世界決定

  我將被世界決定

  卻從不曾決定世界

  我努力着

  好像隻是爲了拉緊繩索

  我不該寫信

  不應該,請你不要讀它

  把它保存在火焰里

  直到長夜來臨

  《我的心愛着世界》

  我的心愛着世界

  愛着,在一個冬天的夜晚

  輕輕吻她,像一個純淨的

  野火,吻着全部草地

  草地是溫暖的,在盡頭

  有一片冰湖,湖底睡着鱸魚

  我的心愛着世界

  她溶化了,像一朵霜花

  溶進了我的血液,她

  親切地流着,從海洋流向

  高山,流着,使眼睛變得蔚藍

  使早晨變得紅潤

  我的心愛着世界

  我愛着,用我的血液爲她

  畫像,可愛的側面像

  玉米和群星的珠串不再閃耀

  有些人疲倦了,轉過頭去

  轉過頭去,去欣賞一張廣告

  《我的詩》

  我的詩

  不曾寫在羊皮紙上

  不曾侵蝕

  碑石和青銅

  更不曾

  在沉鬱的金頁中

  劃下一絲指痕

  我的詩

  隻是風

  一陣清澈的風

  它從歸雁的翅羽下

  升起

  悄悄掠過患者

  夢的帳頂

  掠過高燒者的焰心

  使之變幻

  使之澄清

  在西郊的綠野上

  不斷沉降

  像春雪一樣潔淨

  消溶

  《嘰嘰喳喳的寂靜》

  雪,用純潔

  拒絕人們的到來

  遠處,小灌木叢里

  一小群鳥雀嘰嘰喳喳

  她們在講自己的事

  講貯存穀粒的方法

  講媽媽

  講月芽怎麼變成了

  金黄的氣球

  我走向許多地方

  都不能離開

  那片嘰嘰喳喳的寂靜

  也許在我心里

  也有一個冬天

  一片絕無人蹟的雪地

  在那里

  許多小灌木縮成一團

  維護着喜歡發言的鳥雀

  《自信》

  你說

  再不把必然相信

  再不察看指紋

  攥起小小的拳頭

  再不相信

  眯着眼睛

  獨自在落葉的路上穿過

  讓那些悠閑的風

  在身後吃驚

  你驕傲地走着

  一切已經決定

  走着

  好像身後

  跟着一個沮喪得不敢哭泣的

  孩子

  他叫命運

  《不要在那里踱步》

  不要在那里踱步

  天黑了

  一小群星星悄悄散開

  包圍了巨大的枯樹

  不要在那里踱步

  夢太深了

  你沒有羽毛

  生命量不出死亡的深度

  不要在那里踱步

  下山吧

  人生需要重複

  重複是路

  不要在那里踱步

  告别絕望

  告别風中的山穀

  哭,是一種幸福

  不要在那里踱步

  燈光

  和麥田邊新鮮的花朵

  正搖盪着黎明的帷幕

  《有時》

  有時祖國隻是一個

  巨大的鳥巢

  松疏的北方枝條

  把我環繞

  使我看見太陽

  把愛裝滿我的籃子

  使我喜愛陽光的羽毛

  我們在掌心睡着

  像小鳥那樣

  相互做夢

  四下是藍空氣

  秋天

  黄葉飄飄

  《假如......》

  假如鍾聲響了

  就請用羽毛

  把我安葬

  我將在冥夜中

  編織一對

  巨大的翅膀

  在我眷戀的祖國上空

  繼續飛翔

  《星島的夜》

  敲敲

  星星點點的鈴聲

  還在閃耀

  在學校

  在課桌一角

  有一張字條

  是最初的情書?

  是最後的得數?

  誰能知道

  房上貓跳

  嚇滅了螢火蟲

  蝸牛在逃跑

  還在盯梢——

  歪歪斜斜的影子

  悄悄

  《悟》

  樹膠般

  緩緩流下的淚

  粘和了心的碎片

  使我們相戀的

  是共同的痛苦

  而不是狂歡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走了那麼遠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你說

  它在窗簾後面

  被純白的牆壁圍繞

  從黄昏遷來的野花

  將變成另一種顏色

  走了那麼遠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你說

  它在一個小站上

  注視着周圍的荒草

  讓列車靜靜馳過

  帶走溫和的記憶

  走了那麼遠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你說

  它就在大海旁邊

  像金桔那麼美麗

  所有喜歡它的孩子

  都將在早晨長大

  走了那麼遠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簡曆》

  我是一個悲哀的孩子

  始終沒有長大

  我從北方的草灘上

  走出,沿着一條

  發白的路,走進

  布滿齒輪的城市

  走進狹小的街巷

  板棚。每顆低低的心

  在一片淡漠的煙中

  繼續講綠色的故事

  我相信我的聽眾

  ——天空,還有

  海上迸濺的水滴

  它們將覆蓋我的一切

  覆蓋那無法尋找的

  墳墓。我知道

  那時,所有的草和小花

  都會圍攏

  在燈光暗淡的一瞬

  輕輕地親吻我的悲哀

  《我唱自己的歌》

  我唱自己的歌

  在布滿車前草的道路上

  在灌木的集市上

  在雪松和白樺樹的舞會上

  在那山野的原始歡樂上

  我唱自己的歌

  我唱自己的歌

  在熱電廠恐怖的煙雲中

  在變速箱複雜的組織中

  在砂輪的親吻中

  在那社會文明的運行中

  我唱自己的歌

  我唱自己的歌

  即不陌生又不熟練

  我是練習曲的孩子

  願意加入所有歌隊

  爲了不讓規範的人們知道

  我唱自己的歌

  我唱呵,唱自己的歌

  直到世界恢複了史前的寂寞

  細長的月亮

  從海邊向我走來

  輕輕地問:爲什麼?

  你唱自己的歌

  《我耕耘》

  我耕耘

  淺淺的詩行

  延展着

  像大西北荒地中

  模糊的田壟

  風太大了,風

  在我的身後

  一片灰砂

  染黄了雪白的雲層

  我播下了心

  它會萌芽嗎?

  會,完全可能

  在我和道路消失之後

  將有幾片綠葉

  在荒地中醒來

  在暴烈的晴空下

  代表美

  代表生命

  《小販》

  在街角

  鋪一張油布

  前邊是路

  他們很靈敏

  是網上的蜘蛛

  他們很茫然

  是網中的獵物

  《熔點》

  陽光在一定高度使人溫暖

  起起伏伏的錢幣

  將淹沒那些夢幻

  桔紅色苦悶的磚

  沒有一朵花能在土地上永遠漂浮

  沒有一隻手,一隻船

  一種泉水的聲音

  沒有一隻鳥能躲過白天

  正像,沒有一個人能避免

  自己

  避免黑暗

  《回家》

  我看見你的手

  在陽光下遮住眼睛

  我看見你頭髮

  被小帽遮住

  我看見你手投下的影子

  在笑

  你的小車子放在一邊

  Sam

  你不認識我了

  我離開你太久的時間

  我離開你

  是因爲害怕看你

  我的愛

  像玻璃

  是因爲害怕

  在台階上你把手伸給我

  說:胖

  你要我帶你回家

  在你睡着的時候

  我看見你的眼淚

  你手里握着的白色的花

  我打過你

  你說這是調皮的爹爹

  你說:胖喜歡我

  你什麼都知道

  Sam

  你不知道我現在多想你

  我們隔着大海

  那海水擁抱着你的小島

  島上有樹外婆

  和你的玩具

  我多想抱抱你

  在黑夜來臨的時候

  Sam

  我要對你說一句話

  Sam我喜歡你

  這句話是隻說給你的

  再沒有人聽見

  愛你,Sam

  我要回家

  你帶我回家

  你那麼小

  就知道了

  我會回來

  看你

  把你一點一點擧起來

  Sam,你在陽光里

  我也在陽光里

  ——此詩是顧城最後一首抒情新詩。

  Sam爲顧城獨子

  胖是顧城乳名。兒子喜歡這樣喊他。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