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5144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vivina (2010/11/22 16:44:11)  最新编辑:vivina (2010/11/22 17:01:21)
羅伯特·布朗寧
拼音:luobote.bulangning
英文:Robert Browning
目錄[ 隱藏 ]
 
布朗寧
布朗寧
 
羅伯特·勃朗寧(Robert Browning,1812年5月7日-1889年12月12日),英國詩人,劇作家。出生於倫敦一個銀行職員家庭,從小愛好藝術,在音樂繪畫雕塑方面的造詣對他的詩歌創作有很大影響。與丁尼生齊名,是英國維多利亞時代兩大詩人之一。他以精細入微的心理探索而獨步詩壇,對英美20世紀詩歌產生了重要影響。1846年,他與英國女詩人伊麗莎白·巴蕾特結婚,婚後旅居意大利。他創作了大量詩劇和詩歌,主要作品有《巴拉塞爾薩斯》(1835)、《斯特拉福》(1837)、《比芭走過了》(1841)、《戲劇抒情詩》(1842)和《戲劇羅曼斯》(1845)、《劇中人物》、《指環與書》、詩劇《巴拉塞爾士》(Paracelsus)等等。“戲劇獨白”這一體裁是布朗寧對英國詩歌的形式的一個貢獻。這種詩通過主人公的自白,來表現人物的命運及各種場面。因爲在著名動畫《EVA》中的一句詩“God in his heaven,All's right with the world.而被廣大動漫迷所熟知。

 

羅伯特·勃朗寧

        勃朗寧出生於倫敦郊外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父親是頗有藝術修養的銀行職員,母親是德國血統的蘇格蘭人。勃朗寧青少年時代沒有受過多少正規教育,而是依靠父親的藏書自學成才。他興趣廣泛,博覽群書,培養了詩歌、繪畫和音樂等多方面的藝術才能。1833年他匿名發表自傳性質的長詩《波琳》,被批評爲“有強烈的病態的自我意識。”此後他在詩歌創作中便力求以客觀描寫取代直抒胸臆。1835—1845年間勃朗寧連續發表八部詩劇和詩集《戲劇抒情詩》(1842)、《戲劇浪漫斯及抒情詩》(1845)。在後兩部詩集中,詩人創造了别具一格的、以心理分析爲主旨的戲劇獨白詩。1845年,勃朗寧和著名詩人伊麗莎白·巴萊特相識,構成了英國文學史上最饒趣味的戀愛佳話。第二年他們祕密結婚,遷居意大利,直到1860年伊麗莎白去世,勃朗寧才返回英國。這期間他的作品多以意大利以背景,收入兩卷本詩集《男男女女》(1855)。1864年詩集《劇中人物》的出版使勃朗寧加入了英國詩壇明星的行列。在這部詩集中,詩人進一步發展和完善了他的“戲劇獨白詩”。勃朗寧晚年的代表作是《指環與書》(1868—1869),該詩叙述一個老夫殺死少妻的故事。全詩由十二組戲劇獨白組成,每一獨白都有主要人物叙述案情,每人的叙述相互矛盾,但從錯綜複雜的頭緒中最後露出這起謀殺案的真相。詩歌長達2萬餘行,雖有冗長之謙,但在“戲劇獨白”方面達到了最高成就。
       他喜愛拜倫雪萊濟慈的詩歌,從少年時期就開始寫詩,他出版的第一首詩《波琳》(1833)可見出雪萊詩風的影響。有批評指責詩人過分暴露自我意識和主觀感情,這使得他尋求新的表現手法,采用他人獨白的形式寫詩。1835 年,布朗寧發表長詩《帕拉塞爾薩斯》,寫中世紀一個瑞士醫師不顧宗教迫害,獻身醫學的悲劇故事。布朗寧喜歡從古代或異國歷史事件取材, 以後他又在詩里寫了被處決的查理一世的寵臣(《斯特拉福德》,1837), 18 世紀德國風琴師(《艾蔔特·佛格列》)等。從1841—1846 年,他寫了6 部詩劇:《皮帕走過了》、《維克托王和查爾斯王》、《德魯茲人的歸來》、《紋章上的污點》等,收進了《鈴鐺和石榴》一書。他的詩劇不重情節,而是側重挖掘、分析人物的行爲動機,描寫“角色中的行動,而不是行動中的角色”。如《皮帕走過了》,寫意大利一個女織工在唯一可以不做工的節日里唱着歌走過街上,她羨慕富人家的舒適,而在富人家里,慘劇卻正要發生, 4 個並不相連的人家聽到她的歌聲產生了不同的反響,皮帕並不知道她的歌聲帶來了避惡颺善的效果。書中的《戲劇抒情詩》和《戲劇羅曼斯》中的一些詩歌,成功地運用了“戲劇獨白”的手法。著名的《我已故的公爵夫人》里,主人公公爵向來賓介紹亡妻的畫象,在他吞吐斷續的談話中,讀者了解到他妻子與畫家的愛。和他由嫉妒而殺妻的歷史。詩人讓詩的叙述者剖白自己内心,使讀者、人物和作者處於適當的位置,獨白的語氣隨想象中的聽者的存在而波瀾起伏,讀者從人物富戲劇性的獨白中推理和想象,探知隱蔽的作者的觀點。1855 年發表的重要詩集《男人和女人》標志着布朗寧“戲劇獨白”方式的成熟,5l 首詩題材多樣,詩體多姿。1864 年,他又發表詩集《戲劇人物》, 讓眾多人物向讀者披露自己的内心、人生的經驗和生活的主張。他寫到現實生活中的邪惡,但對生活充滿信心,也勸告世人樂觀、振作,他在最後的詩集“《自遣集》卷末尾聲寫道:“他從不退轉而是把胸向前,/從不懷疑烏雲會消散,/從不胡思亂想,縱然對的挫敗,錯的勝利。/仍認爲我們跌倒以便再起,挫敗便再戰,/睡以便醒。” 叙事長詩《環與書》(1868—1869)是布朗寧後斯最重要的作品,也表現了他對正義的信念。長詩12 章,根據17 世紀末羅馬一起謀殺案寫成。年老的圭迪伯爵貪圖平民少女蓬皮麗婭家產娶她爲妻,蓬皮麗婭的養父母發現伯爵家道已衰落,追回他們陪嫁的財產。圭迪虐待妻子爲報複,蓬皮麗婭在年輕牧師卡蓬薩基幫助上出逃,被圭迪抓住遣人修道院。聖誕節蓬皮麗婭帶着新生兒子回養父母家,慘遭圭迪及幫凶的殺害。教皇主持正義,力排眾議, 判處圭迪死刑。詩人將在舊書攤上覓得的謀殺案審判記錄“老黄書”當作“黄金”,摻入想象的“合金”,鑄成藝術品“指環”,這便是書名“環與書” 的由來。布朗寧通過人物獨白展示案件審理過程,從不同立場、角度叙述對案件的看法和發言人不同的性格,如3 個羅馬市民代表羅馬人不同的態度, 圭迪的獨白表現了冷酷自私、怙惡不悛的性格。布朗寧爲心理描寫大師,接受了17 世紀玄學派詩歌的影響,用形象表達哲理的論述,喜用獨特的譬喻,有的詩作流於悔澀。他在世時詩名不如丁尼生,但當代評論視他爲現代詩歌先驅之一,T·S·艾略特龐德弗羅斯特等當代詩人都吸收了他的“戲劇獨白”手法寫詩。

 

文學成就:“戲劇獨白”寫新詩


    勃朗寧對英國詩歌的最大貢獻,是發展和完善了戲劇獨白詩(Dramaticmonologue)這樣一種獨特的詩歌形式,並且用它鮮明而生動地塑造了各種不同類型的人物性格,深刻而複雜地展示了人的内在心理。在他之前,不少别的詩人也寫過戲劇獨白詩,如丁尼生的《梯托諾斯》就是同名主人公在一定劇情背景上的獨白。但兩者具有明顯的差雖。在以前詩人(包括丁尼生)的戲劇獨白詩中,獨白者不是在“自言自語”,就是在向讀者坦露心蹟,因此實質上仍是一種抒情獨白,隻不過抒情主人公是劇中人而已;況且劇中的抒情主人公還有與作者認同的明顯傾向。而勃朗寧的獨白者所面對的不是讀者,而是劇中人,他的獨白是劇中人對劇中人所說的一段話,稱之爲“獨白”隻是由於詩未把獨白對象的話寫出來。但從獨白中我們能感受到對話者的存在。這樣,獨白者就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戲劇人物,成了獨立於作者的典型形象。因此,勃朗寧的戲劇獨白詩是一種客觀的、戲劇性的形式,其目的不在抒情而在爲人物造像(勃朗寧曾把詩人稱爲“造像者”makersee)。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勃朗寧的戲劇獨白詩的獨白往往是片斷的,一切戲劇的要素,包括戲劇背景、事件和行動等,都隻能從一段掐頭去尾的獨白台詞摺射出來。對此,勃朗寧這樣寫道:

    “叫這一個說話,按照他的習慣,

    而把我自己排除在視界以外。

    至於其餘的呢,就讓你替他說。”

    在這里,“這一個”指的是獨白者,“我”是指作者,而“你”就是讀者。正因爲留下了大量需要填補的“空白”,所以勃朗寧的詩往往顯得晦澀難懂,但同時也給讀者留下極大的想象餘地,具有了極強的耐讀性。

    《我的前公爵夫人》是勃朗寧早期戲劇獨白詩中最著名的一首。詩中的獨白者是一個意大利文藝複興時期的公爵。與勃朗寧所有其他獨白詩一樣,這首詩的獨白也處於一個詩人不作明確交待,而讓讀者自己體察地特定的戲劇情境之中:公爵因前妻不做他的循規蹈矩的所有物,而把她除掉了;他預備再度結婚,對象是一位伯爵小姐;爲了確定嫁妝的數量,伯爵派了一位使進來談判;公爵領着這使者觀看他的藝術收藏,中間有他的已故夫人畫像。本詩就是公爵在他已故夫人的畫像前對伯爵使者的一段“獨白”。在獨白中,公爵對畫像表現了一個藝術鑒賞家和收藏家的誇耀和自豪,面對前公爵夫人其人卻大加指責。勃朗寧正是通過公爵指責塑造了表面高尚雅量,實則冷酷殘暴、等級觀念和占有欲極強的公爵,以及熱情開朗、平等待人的前公爵夫人形象。

    《聖普拉西德教堂的主教吩咐後事》也是勃朗寧著名的作品之一。詩歌寫一位16世紀的意大利主教在臨終時吩咐他的幾個私生子爲他建立一座豪華富麗的墳墓。人之將死,其聲亦真,這段臨終“獨白”,把主教貪婪偽善、愛慕虛榮、好勝逞強、多疑善妒的性格暴露無遺。而通過主教這個典型形象,詩人又爲我們栩栩如生地再現了文藝複興時代的雙重面貌:在人性解放的沖擊下,基督教來世觀念和禁欲主義已經土崩瓦解;但同時庸俗的享樂主義和貪婪縱欲的社會風氣也泛濫成災;而對藝術的熱愛和追求之中又夾雜着附庸風雅的因素。與勃朗寧同時代的著名批評家羅斯金在談到這首詩時說:我不知道還有什麼詩或文章能像這首詩那樣,告訴我們這麼多文藝複興精神——文藝複興的世俗性、矛盾、自滿、偽善、對本身的無知,以及對藝術、對奢華和對精通拉丁文的酷愛。

    《凱利班談論塞提柏斯》形式上比較特殊,它雖然也是一首戲劇獨白詩,但不像前面兩首那樣有獨白的對象(聽者),而隻是獨白者在特定戲劇情境中的自言自語。獨白者凱利班是莎士比亞名劇《暴風雨》中的怪物,而他所談論的塞提柏斯則是他母親崇拜的大神。凱利班憑借自己的生活經驗,把塞提柏斯理解爲一個殘酷蠻横、多疑善妒、濫用權力、欺壓弱者而又性格乖戾、不可捉摸的東西。詩歌通過“一個有哈姆萊特的内省力和新教教士的神學的野蠻人”(肖伯納語)的可笑而又合乎邏輯的思考推理過程,向人們闡述了這樣一個哲理:人們事實上是以自己的經歷,按自己的形象來理解或設想上帝的。因此上帝的殘暴乃人性殘暴的鏡子。各個時代都有形形色色的凱利班們,他們把自己的殘暴性質加在上帝身上,像凱利班所做的那樣。至於勃朗寧心目中的上帝是怎樣的,詩中並未涉及,但他曾在給朋友的信中說過:“我決不敢把那些在人身上是屬於非正義的東西加給上帝——絕對不敢,並認爲他能懲罰他自己作爲動力產生出來的東西。”由此可見,勃朗寧相信上帝是慈愛的,或者,更准確地說,他認爲上帝必須是慈愛的,而凱利班之流的上帝恰好是勃朗寧的上帝的反面。

        此詩主題原本是很枯燥的,但作者卻能把它寫得十分風趣,使我們享受到喜劇的輕松和幽默,這種功夫的確是勃朗寧的一絕。此外,與丁尼生式的優雅相反,勃朗寧的獨白詩好用口語俚語,跳躍性大而句法不完整,並以此塑造有血有肉、帶着野性的人,這也是他詩風的重要特色。

       勃朗寧還寫過一些抒情色采濃鬱的獨白詩,在這類詩中,獨白者雖與詩人本人有明顯的認同傾向,但仍包含有虛構的情景和環境,不同於傳統的抒情詩,因此可以答作抒情性的戲劇獨白詩或戲劇獨白式的抒情詩。《失去的戀人》和《荒郊情侶》都屬於這樣的詩作。
 

愛情佳話


          談布朗寧總會談到他的妻子、著名女詩人伊麗莎白·巴雪特·布朗寧(1806 —1861)。布朗寧夫婦的愛情故事在文學史上傳爲佳話,布朗寧的愛使得長期臥病的她站立起來,並一起私奔到意大利。《葡萄牙人十四行詩集》(1850) 是她贈給丈夫的愛情詩,表現愛情戰勝死亡的主題,情感真摯動人,是19 世紀中葉英國詩歌佳作。她的詩作富有人道主義精神,代表作《孩子們的哭聲》(1844)反映童工的痛苦生活。她被公認爲當時英國最優秀詩人之一。
 

作品選

失去的戀人
 

    那麼,一切都過去了。難道實情的滋味
 
    真有預想的那麼難咽?
 
    聽,麻雀在你家村居的屋檐周圍
 
    唧唧喳喳地道着晚安。
 

    今天我發現葡萄藤上的芽苞
 
    毛茸茸地,鼓了起來;
 
    再一天時光就會把嫩葉催開,瞧;
 
    暗紅正浙漸轉爲灰白。
 

    最親愛的。明天我們能否照樣相遇?
 
    我能否仍舊握住你的手?
 
    “僅僅是朋友,”好吧,我失去的許多東西,
 
    最一般的朋友倒還能保留:
 

    你烏黑澄澈的眼睛每一次閃爍
 
    我都永遠銘刻在心;
 
    我心底也永遠保留着你說
 
    “願白雪花回來”的聲音!
 

    但是,我將隻說一般朋友的語言,
 
    或許再稍微強烈一絲;
 
    我握你的手,將隻握禮節允許的時間
 
    或許再稍微長一霎時!
 

    (飛白譯)
 
You’ll Love Me Yet你終將愛我

    —Robert Browning羅伯特?勃朗寧 

    譯/獵人hunter560

    You’ll love me yet!—and I can tarry 

    Your love’s protracted growing: 

    June reared that bunch of flowers you carry 

    From seeds of April’s sowing. 

    你終將愛我!—我會等待

    等待你慢慢長大的愛:

    你手捧的那束花

    就是四月播種,六月開。

    I plant a heartful now: some seed 

    At least is sure to strike, 

    And yield—what you’ll not pluck indeed, 

    Not love, but, may be, like! 

    現在我把滿心的種子種栽:

    至少會有幾朵花開— 

    這些花你不一定想采, 

    不是愛,但可能是青睞。 

    You’ll look at least on love’s remains, 

    A grave’s one violet: 

    Your look?—that pays a thousand pains. 

    What’s death?—you’ll love me yet! 

    你至少會看看愛的遺蹟, 

    一座墳前的紫羅蘭花: 

    你那一看?—抵我痛苦萬千。 

    死亡算什麼?你終會愛我吧!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vivina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