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818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菜菜 (2010/11/21 16:37:54)  最新编辑:菜菜 (2011/11/4 10:57:29)
半生緣
拼音:Bànshēngyuán(Banshengyuan)
英文:Eighteen Springs
同义词条:Eighteen Springs
 
半生緣
半生緣
 
 
       故事發生在三十年代溫婉、淒迷的舊上海顧曼楨許叔惠沈世均三人同在一個紡織廠工作,曼楨個性溫柔堅強,叔惠開朗活潑,在相處中,曼楨與溫和敦厚的世鈞相愛了。曼楨的姐姐曼璐爲照料全家老小7人,十七歲時離開初戀情人豫謹開始了舞女生涯,但家人並不能真正理解曼璐,認爲她丟盡了家人顏面。如今曼璐年華老去,爲了後半生有所依靠,決定嫁一個靠得住的人,這個人就是祝鴻才。從此,維護“祝太太”這個名分成了她最重要的生活支柱。

 

基本信息

 
    中文名: 半生緣

  外文名: Eighteen Springs

  出品時間: 2002

  出品公司: 中國文聯音像出版社

  制片地區: 台灣 内地

  導演: 胡雪楊

   編劇: 胡玥

  主演: 林心如 蔣勤勤 譚耀文 李立群 常铖 胡可

  集數: 35集

  類型: 民初愛情

  上映時間: 2002 10 28 江蘇綜藝頻道
 

原著小說

 
  概述

  作者: 張愛玲 著
半生緣
         半生緣

  《半生緣》是張愛玲第一部完整的長篇小說,原名《十八春》,一九五一年結稿,後來張愛玲旅美期間,進行改寫,刪掉了略帶政治色彩的結尾,易名爲《半生緣》。

  幾個平凡的眾生男女,世鈞曼楨叔惠翠芝,一群隨處可見的都市年青人,把那一點點並不離奇的癡愛怨情,纏來絞去地在一張翻不出去的網里演了那麼多年,也就不年青了。而同時翻天覆地的中國近代社會種種變事:九·一九、一二·八、抗戰勝利、國民黨接管、上海解放、支持東北,隻是作了他們的背景,隱隱約約給他們的故事刷上一筆動亂的底色。讓讀者盪氣回腸爲之嗟歎的,隻是亂世里這幾個男女的故事,一點點的癡,一縷縷的怨,脆弱的愛,捂住面孔的無奈。

  《半生緣》把張愛玲那種精妙絕倫,回味無窮的語言表露無疑,就像一窗精巧細致的窗欞格紋,少了每一格都不成,隻是放在眼里便透着美,但到底美在哪里卻又一時道不明。洗盡鉛華、略帶感傷的筆調,正好用來緩緩叙述這一段漫長的不了情。曼楨與世均注定的情深緣淺,世均與翠芝兩個不相愛的人結了婚。叔惠去了後方,翠芝對叔惠情深幾許,卻是“漢之廣矣,誰可泳之?”曼楨懷着自殺般的心情嫁了祝鴻才……流年似水滔滔逝去,那些曾經刻骨銘心的愛,慢慢淡去;那些曾經撕心裂肺的痛,已然遠去;而那些曾經摧肝裂膽的恨,也變得輕如飛絮……
 

作者簡介

      張愛玲,1920年9月30日出生於上海,原名張煐。1922年遷居天津。1928年由天津搬回上海,讀《紅樓夢》和《三國演義》。1930年改名張愛玲,1939年考進香港大學,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投入文學創作。兩年後,發表《傾城之戀》和《金鎖記》等作品,並結識周瘦鵑、柯靈蘇青和胡蘭成。1944與胡蘭成結婚,1945年自編《傾城之戀》在上海公演;同年,抗戰勝利。1947年與胡蘭成離婚,1952年移居香港,1955年離港赴美,並拜訪胡適。1956年結識劇作家賴雅,同年八月,在紐約與賴雅結婚。1967年賴雅去世,1973年定居洛杉磯;兩年後,完成英譯清代長篇小說《海上花列傳》。1995年九月逝於洛杉磯公寓,享年七十四歲。
  

人物四歎

       第一歎:沈世鈞

  歎他性格之懦弱,對愛情還是不夠堅定,執着!若是他對足夠強烈的愛着顧曼楨,那麼他就不應當那樣輕信曼璐的那些欺騙他的話。即使他真信了,他也應當一定要與曼楨見上一面。試想,曼楨曾經那樣的對待他,怎麼可能連見他一面都不肯,而把戒指給她姐姐,如此絕情呢?因爲沈世鈞性格不夠堅強,所以才輕易放棄了繼續尋找曼楨的決心,而又那麼快的與别人結了婚。他與曼楨的愛情,哪怕是要終結,也一定要親自見面說明白才行的。如果沈世鈞稍腦子想一想,就應該發現在他找不到曼楨的那段時間,一定是有事情發生了。可惜他放棄了!沈世鈞還有一個缺點,那就是此人有點小心眼。比如他吃張豫瑾的醋便可說明。這原本可以是一個成大事的人,如果他與曼楨在一起的話,他會找到自己的目標和理想,會努力拼搏;可是沒想到,那個年代的大學畢業生,居然會這樣的平凡。沒有抱負,最後隻是成了普普通通的市井之民,娶了一個自己不愛的沒有任何感覺的老婆。而且這個老婆的心里還藏着另外一個男人——他的好朋友叔惠,真是可笑呐。

  第二歎:顧曼璐

  歎此人命苦,是一個典型的大上海時代的悲劇。她爲了家人,放棄了自己的愛人,去做了舞女,這一點的確顯出了她的奉獻,剛烈精神。但是,爲了留住自己的丈夫,試圖犧牲自己一手培養的妹妹。是一個極其矛盾的人物。如果說她一手造成妹妹的悲劇,那又是誰造成她的悲劇呢?社會?家庭?還是她自己?這個極具矛盾的人物,留給讀者深思。

  第三歎:顧曼楨

  歎她的悲劇人生,也歎她的軟弱無助。這個人是可以讓人真正同情的一個人!她對愛情的執着要遠勝於沈世鈞。她有性格剛強的一面,但仍然擺脱不了作爲女人的軟弱的一面。她不應該那樣隨便的將沈世鈞給的戒指輕易當着他的面脱下來;我認爲,曼楨與世均之間應該多溝通,其實當初吵架的事根本不會弄的那麼僵,隻是當初沒有人肯體諒對方。

  第四歎:除了上述三人之外的所有人

  這些人雖然沒有給我留下多少印象-----但他們畢竟也是不可或缺的人。他們或可恨,可笑,可同情,或愚蠢,或不值一提。然而沒有了他們,便也沒有了完整的故事了。他們之所以也值得别人感歎,我想是因爲他們都沒有擁有完美的人生吧!

  一篇不能讓人回味的小說肯定不是一篇好的小說。我因了一些對《半生緣》的回味,便生出了一點感歎----雖然故事離我已經很久遠了。當然,若故事真的按我的所歎發生,故事也便不成爲故事了。但好的小說不能僅僅是一個感人的故事,它總得反映一些東西。我想《半生緣》所要反映的,便是-----人有時候有現實面前真的會很軟弱!

人物命運

      宿命是早已擺好的棋子
 
半生緣劇照
半生緣劇照
       張愛玲的小說總是從各個角度述說着别人無法看到的真實,她站在文字的背後用看似平淡的心和清冷的眼光在看透這一切,這些簡單的文字構成了最宏大的場景,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過去和現在,恍然一回頭,感覺自己好像也走過了一遭似的,從心底滲出一絲悲哀,年輕的時候總是會把愛情,把人生規劃的太過完美,以爲遇見了就不會分開了,以爲相愛了就會在一起了,以爲緣份來了就已是注定的了。可我們總是單純的忘記了現實,忘記了那些我們不曾看到和體會過人生的突變,沒有什麼是可以天長地久的,緣份也是有半份的,前半份用來回憶,後半份用來感歎。

  曼楨和世鈞就是這樣的,他們深深相愛了,卻又在現實中無奈的分開了,十八年後的再次重逢,早已物是人非,即使再相愛又能如何,又或許真的是相見不如懷念,因爲看着歲月在對方身上刻下的印痕,思念的容顏早已蒼老,看着一年又一年季節無情的走過,卻再也無法回到十八年前的那一天,看着因爲曾經的年少輕狂要面對的現狀,内心的痛苦與後悔是最摺磨人的,就連僅存的那一點希望和夢想也無情的被毁滅,我們不過是一顆無能爲力的法碼,所有心碎和遺憾都不過如此,終究是敵不過現實的慘烈與人性的黑暗,宿命面前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蒼白而又無力,隻能讓心麻木,強顏歡笑,把眼淚和心碎留給别人看不到的自己,用所有愛的回憶去祭奠這一場愛的盛宴!

  小說中的曼楨她是那麼的堅強,貧困的家庭,失意的愛情,姐姐的陷害,母親的不解,姐夫的殘害,命運的安排,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無情打擊着她,我難以想象那麼單純柔弱的她是如何在面對,在小說的最後她應該是心涼了,爲了生活她隻能選擇和祝鴻才這個毁了她所有幸福的惡人在一起,就是這樣的選擇才讓人看了有更心痛,事情的結局越出了人們的可以想象的範圍,而張愛玲的目的也就在於此,用最冷靜的文字告訴人們,這才是現實和生活的本質。

  所有華美與熱烈的場景到最後也不過都是這樣,全是失望和失意者的身影,小說中的每一個人都沒有得到自己理想中的生活,包括翠芝,包括豫瑾,也包括淑惠,所有人離自己的幸福都差了那麼一點,可能這個距離隻是很短,可是卻成了一生的無法改變的命運,一顆棋子又怎麼能掙脱宿命應有的安排呢?
      

讀者書評摘選

      張愛玲對於曼楨出場時的外貌描寫頗爲獨特,清新淡雅:“她是圓圓的臉,圓中見方——也不是方,隻是有輪廓就是了。”

  圓臉體現出曼楨身爲女性的柔美典雅,這樣一個水潤珠華的年輕女子,即便樣貌並不出眾,一樣似水,滌盪人心,令人瞧了便覺得舒坦。

  是了,曼楨就是這樣一個舒坦的人。

  說實話,彷佛曼楨和世鈞兩人一直都在輾轉。

  世鈞輾轉於顧曼楨和石翠芝,最終和翠芝躺進了婚姻的墳墓,隨俗浮沉。而曼楨輾轉於世鈞、叔惠、鴻才、豫瑾——似乎女人的命運總是比男人要慘淡些。愛玲留給曼楨的結局是孑然一身,陪伴兒子成長,她該是幸福的罷。

  以一個作者的視角去看張愛玲的大作,更能領略一方新天地。

  她所用的每一個字詞句,每一段描寫,市井間樸實濁俗的描繪,都是别有用心的鋪墊和伏筆。

  不得不驚豔於那個生活在20世紀的女子的智慧,她那種獨立的人格,看到曼楨,彷佛就看到了愛玲。

  無論時間怎樣流淌,歲月怎樣流轉,無法磨滅的是曼楨的品格,和她對世鈞執着的感情。

  感謝愛玲,讓我在文字中,認識曼楨,認識世鈞。

  猶記得《紅樓夢》里,寶玉曾說,女兒家是水做的,男兒是泥做的,所以他看了女兒便覺得清爽。

  未出嫁的女兒是顆珠子,一旦出閣,便沾染了男人的濁氣。久而久之,就會變得黯淡無華。到最後——就變成了魚眼睛了。

  曼璐,我憐她。

  混亂的時代,她嬌嫩如花的身體含淚綻放。迎來送往間,她的愛情早已經死亡,化爲枯骨一堆,森森慘白,猙獰可怖。

  張愛玲眼梢細長,下巴極尖,菱唇紅豔,三者都好似銳利的刀鋒,一點點地切開世間情愛,讓里面的血淌出來,讓所有明眼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到——内里到底裹着金玉還是腐肉,那血是冰冷玄黑還是灼燙赤紅。

  自認爲,愛玲的文字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她寫的男女情愛,而是她筆下那些真實、袒露的人性的美與醜。

  愛玲……

  我輕輕地印上溫潤的一吻,似是在對這個女子頂禮膜拜。

  跨過世紀的鴻溝,越過死生的膈膜,我依然可以聞到你的呼吸,帶着上世紀上海灘的氣息。

  你的每一部作品,處處可見你的清韻倩影。
 

同名電影

 
  片名半生緣
半生緣劇照
半生緣劇照

  類型劇情   

  片長125 min / Argentina:127 min (Mar del Plata Film Festival)

  國家/地區中國香港 中國大陸

  對白漢語普通話 粵語

  色彩彩色

  幅面35毫米遮幅寬銀幕系統

  混音杜比數碼環繞聲

  級别Argentina:13 South Korea:15 Hong Kong:IIA

  攝制格式35 mm

  洗印格式35 mm

  制作公司

  天山電影制片廠 [中國]

  發行公司

  Long Shong International Films Company Ltd. [美國]

  東方電影發行有限公司 Mandarin Films Distribution Co. Ltd. [香港]

  上映

  中國香港 1997年9月12日

  澳大利亞 1998年8月7日 .....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阿根廷 1998年11月14日 ..... (Mar del Plata Film Festival)

  韓國1999年2月6日
      

演職員表


  導演 許鞍華
   
  編劇 張愛玲 陳建忠 Kin Chung Chan

  制作人 黄百鳴 Fung-Yee Leung

  攝影 李屏賓

  演員

  黎明.........沈世鈞

  梅豔芳......顧曼璐

  吳倩蓮......顧曼楨

  葛優..........祝鴻才

  黄磊..........許叔惠

  王志文......張豫瑾

  吳辰君......石翠芝

  劉昌偉......方一鵬

劇情介紹

 
半生緣
    半生緣

  顧家父親早亡,靠姐姐曼璐作舞女養活一家人。妹妹曼禎在一家工廠作寫字員,與同事許叔惠、沈世鈞成了好朋友,叔惠和世鈞是同學,世鈞住在叔惠家。

  世鈞家在南京,由於不願意繼承父業作商人才到上海。現在父親重病纏身,世鈞回南京探望。母親趁機爲他撮合與表妹翠芝的婚姻,可他心中想着曼禎。曼璐爲後半生的生活嫁給了商人祝鴻才。她媽媽爲彌補曼璐對其以前的愛人張豫瑾的欠情又暗中撮合曼禎與豫瑾,曼禎心中卻隻有世鈞。

  世鈞與曼禎兩人情深意篤,可世鈞心中和他家人卻看不起她姐姐曼璐的職業,曼禎覺察出兩人之間的隔閡,將世鈞送她定情的戒指退還給他,世鈞放下戒指,生氣地走了。

  曼璐病了,爲了留住丈夫,騙妹妹到她家,讓祝鴻才強占了她的身子。曼禎被囚禁在姐姐家,雖以絕食抗爭,但毫無辦法。她將戒指給女僕,讓她幫自己給世鈞發一封信,使女把戒指交給了曼璐。世鈞來找曼禎,曼璐卻將戒指給他,並說是曼禎讓轉交的。世鈞無奈地走了。 曼禎在醫院生了個男孩,由同房病友的丈夫的幫助,她將孩子留給姐姐自己離開了姐姐家。找了個在小學校當教員的工作,自己獨立生活。

  當曼禎終於能給世鈞寫信時,世鈞與翠芝結婚了。世鈞的母親將曼禎的信燒掉了,世鈞沒有看到。 曼璐找到妹妹,說自己得了重病,不久於人世,求曼禎回去照顧兒子。 曼璐去世後,曼禎照顧生病的孩子。祝鴻才求她别恨曼璐,是他的不好。曼禎看到祝鴻才給她准備的早餐,深深感到在這世界上,愛和恨同樣是不能永遠的。 爲了孩子,曼禎決定跟祝鴻才結婚,曼禎原以爲自己會和姐姐不同,沒想到走了半生卻在步姐姐後塵。

  十四年過去了,世鈞與曼禎不期而遇,兩人在小飯館里吃飯,就像第一次他們在小飯館相見時一樣。兩人深感到惆悵、悲傷和無奈,曼禎輕聲說:“世鈞,我們回不去了。”
 

影片評價


  許鞍華表現三、四十年代的上海懷舊風貌力求簡潔,攝影機的位置、運動畫框都很節制,少采用寬闊的取景空間。閣樓,車廂,走道,狹小的取景造就了自始至終的被困壓的感覺,表達了家庭和個人情感矛盾的壓抑感。人物的喜怒哀樂被克制在很小的限度里,無法張颺。與小說相比,曼楨與豫瑾的糾葛成爲主線,人物的複雜性有所降低,但人物個性更加清楚。近鏡鏡頭的運用削弱了人物間的情感交流。作爲女性世界細膩情緒的表露,許鞍華展現了現實的無奈與回憶的永恒,提示人生的蒼涼,錯失情緣的主題以及大時代改變個人命運的感歎。這是十三年後許鞍華與張愛玲的二度結合,之前是《傾城之戀》。影片風格如同小說,精致、刁鑽、敏銳,觀察事物很細。本片在香港上映票房不俗。張愛玲小說原著《十八春》的結局,寫男女主人公走過十八年曲摺的情路之後,雖然各有家庭,但還是一同去參加國家剛解放時東北的建設,化哀怨爲淡泊。許鞍華如今的《半生緣》則讓這個哀怨的故事徹底以宿命的結局完成“蒼涼”的主題。
 

同名電視

 
  劇名:《半生緣》

  電視劇《半生緣》

  張愛玲 小說《十八春》改編

  集數:35集

  時間:2002年

  聯合拍攝:中國文聯音像出版社、蘇州慈文影視制作有限公司、上海和展廣告有限公司

  導 演:胡雪楊

演員名單

       林心如飾 顧曼楨

  譚耀文飾 沈世均

  蔣勤勤飾 顧曼璐

  李立群飾 祝鴻才

  常 铖飾 許叔惠

  胡 可飾 石翠芝

  邢岷山飾 張豫瑾

  劉小鋒飾 方一鵬
 

劇情簡介

  故事發生在三十年代溫婉、淒迷的舊上海。顧曼楨、許叔惠、沈世均三人同在一個紡織廠工作,曼楨個性溫柔堅強,叔惠開朗活潑,在相處中,曼楨與溫和敦厚的世鈞相愛了。曼楨的姐姐曼璐爲照料全家老小7人,十七歲時離開初戀情人豫謹開始了舞女生涯,但家人並不能真正理解曼璐,認爲她丟盡了家人顏面。如今曼璐年華老去,爲了後半生有所依靠,決定嫁一個靠得住的人,這個人就是祝鴻才。從此,維護“祝太太”這個名分成了她最重要的生活支柱。

  世鈞與曼楨的愛情也受到了世鈞母親的極力反對。沈母一直希望世鈞能與青梅竹馬的南京名門石家小姐石翠芝結合,不料與世鈞同來南京的叔惠卻與石翠芝相愛,但由於石母的門第之見,叔惠傷心之餘出國留學!婚後的祝鴻才原形畢露,花天酒地,曼璐爲保住名分,決定生一個孩子來留住祝鴻才,然而以往的多次堕胎使她有心無力,覺察到丈夫看上了妹妹曼楨後,曼璐策劃出一條姐妹共伺一夫的毒計。懦弱的顧母默許了曼璐的做法,趁世鈞回南京之際,祝鴻才強暴了曼楨。

  從南京回來的世鈞從顧母處聽說曼楨嫁給了豫謹,鬱悶中接受了與石翠芝的婚姻,而備受凌辱的曼楨在生下一個男孩後終於逃離祝公館,去了一個小地方教書。曼璐積鬱成病,不久於人世,曼楨爲照顧親生骨肉又回到祝鴻才身邊,和平生最痛恨的男人同住一個屋檐下。十八年一晃而過,世鈞與曼楨又在上海重逢,然而世事滄桑,二人恍若隔世,都知道已經無法回到過去,人生就是如此。

分集劇情

       第1集

  顧曼璐是顧家長女,靠做舞女養活家人。張魯生因被曼璐抛棄,帶了一幫土匪來顧家搗亂。曼璐的妹妹曼楨得知此事急忙趕回家卻忘帶錢包,一位儒雅男士替她付了車費。而這位男士居然成了自己的同事,曼楨也從好友叔惠口中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沈世鈞。

  第2集

  曼楨、叔惠的世鈞三人成了好朋友,一次三人外出拍照,曼楨在雨中着涼生病在家,世鈞得知後非常擔心,來到曼楨家探望,曼楨感動。顧母勸說曼璐做舞女不能做一輩子,曼璐誤以爲母親嫌棄自己,發生口角。舞場上曼璐看到祝鴻才摟着别的舞女,曼璐大丟面子。

  第3集

  祝鴻才百般討好曼璐,才又贏回了美人的芳心。爲了不讓幾個舞女看笑話,又迫於母親壓力,曼璐逼着祝鴻才答應求婚,但祝鴻才在鄉下已有妻子,顧母對這門婚事不甚歡喜。世鈞的母親來信央求兒子回家,世鈞也想帶曼楨回家,卻被婉言拒絕,但此時兩人早已愛從中來。

  第4集

  祝鴻才和曼璐積極籌備婚事,但曼璐的奶奶得知祝鴻才已有妻室,死活不同意婚事,爲此離家出走。曼楨也不希望姐姐委曲求全,勸說姐姐,曼璐深知自己的身份不可能再找到比祝鴻才更好人,她勸曼楨省省心。世鈞回到家,叔惠從沈母口中聽到了與世鈞青梅竹馬的翠芝。

  第5集

  曼楨決定去找回奶奶,卻碰到一個陌生男人跟蹤,她急中生智跳上開往上海的列車。曼楨到了上海幾次給世鈞打電話,都被世鈞的大嫂掛斷,她不想讓其他女人破壞翠芝與世鈞的感情。無奈曼楨隻能親自登門拜訪,恰逢世鈞一家人去參加翠芝的生日宴會,世鈞接到曼楨的電話,馬上回了家,令翠芝一家人瞠目結舌。

  第6集

  曼楨和世鈞在鄉下發現了臥床的奶奶,幸虧得到醫院院長豫瑾的及時幫助。世鈞從曼楨口中得知豫瑾就是當年與曼璐訂過婚的人。世鈞向曼楨保證自己會照顧曼楨一輩子,曼楨感動萬分。豫瑾從曼楨口中得知曼璐並沒有嫁人,十分驚訝。曼璐得知奶奶生病,決定到鄉下照顧奶奶。

  第7集

  曼璐和祝鴻才一同回鄉下看望奶奶,奶奶有意撮合曼璐和豫瑾兩人,將祝鴻才喝斥出門。豫瑾鼓足勇氣向曼璐求婚,曼璐在真情面前不知所措。世鈞回到家,母親責令世鈞去給翠芝賠禮道謙。世鈞答應請翠芝看電影,但因忍受不了其小姐脾氣,颺長而去。叔惠爲化解翠芝心中的不快陪她游湖散心,卻被翠芝的美貌深深吸引。

  第8集

  世鈞父親勸他留下來打理皮貨店,而世鈞則不滿對待母親的做法,父子倆不歡而散。奶奶擅自作主應允了豫瑾向曼璐的求婚,曼璐答應了豫瑾母親的盛情邀請,誰知在餐廳遇見了以前舞廳的客人,赤裸裸的暴露出曼璐做舞女的身份。曼璐在羞愧與委屈中奪門而出。世鈞與曼楨三天未見便恍如隔世,曼楨爲世鈞織出一件貼身的毛背心,讓世鈞看在眼里暖在心頭。

  第9集

  豫瑾下定決心要娶曼璐,但曼璐卻覺得豫瑾是在自取其辱,毅然拒絕,與前來接奶奶的祝鴻才一同回了上海。祝鴻才在曼璐面前百般殷勤,殊不知祝鴻才是想從曼璐手中哄得一筆錢,來周轉自己在股票上的欠款,曼璐得知後怒火中燒。曼楨找到一份家教的工作,卻被一個陌生的司機接走,而這個綁架曼楨的幕後人正是張魯生。

  第10集

  曼璐得到消息前來張魯生處要人,張魯生要曼璐先還清自己的五萬元現大洋才肯放人,幸好祝鴻才及時趕到舍命相救。滿懷感激的曼璐拿出了自己全部積蓄爲祝鴻才還清欠款,並決定重操舞女舊業養家糊口。祝鴻才在警察面前保全了張魯生,原來祝鴻才是爲了給管老大一個人情,爲此管老大給了祝鴻才一家洋行,令他因禍得福。

  第11集

  世鈞的父親來到上海,世鈞想帶曼楨去見父親,卻看到曼楨被一個男人用私家車送回家,他就是曼楨作家教的兩個小孩的父親――楊鎮遠,世鈞醋意大發。翠芝突然來到上海,令世鈞不知所措。曼璐重回夜總會上班讓家人覺得匪夷所思,曼璐怕節外生枝隻把自己的事告訴了曼楨,並勸曼楨一定要嫁個有錢人。

  第12集

  世鈞的父親被二舅拉到舞廳,結識了舞技高超的曼璐。叔惠和翠芝兩人談話甚是投機,主體卻是離不開世鈞。楊鎮遠邀請曼楨出游,曼楨盛情難卻。再次上門的世鈞又沒有見到曼楨。許母見到翠芝,囑咐叔惠把握住。祝鴻才的才記洋行裝飾一新,曼璐拉來舞廳的客人捧場。曼楨聽說世鈞又來找過她,終於按奈不住沖出家門,卻撞見世鈞和翠芝二人。

  第13集

  世鈞與曼楨彼此誤會。傷心的曼楨對曼璐哭訴,曼璐痛斥世鈞的爲人,點撥曼楨應該接受楊鎮遠的邀請。第二天,世鈞想找機會向曼楨解釋,翠芝突然出現。在翠芝的挑撥下,曼楨心如刀絞說她和世鈞已經結束。當晚翠芝高燒,世鈞左右照顧。翠芝趁機示愛,世鈞手足無措。曼璐鼓動請假在家的曼楨去參加PARTY,拿出自己所有的衣服爲曼楨打扮,就在這時,楊鎮遠的司機送來了兩個大禮盒。

  第14集

  司機送來的禮盒里是一套禮服,所有的尺寸都和曼楨分毫不差,曼楨困惑不安。曼楨將禮服退還,但還是出席了酒會。工廠里,曼楨賭氣、世鈞尷尬,二人形同陌路。世鈞的父親來到才記洋行禁不住祝鴻才等牌友的誘惑留下打牌,卻沒想昏厥在牌桌之上。祝鴻才悄悄告訴二舅說是父親因爲輸錢一時着急。面對病床上略顯蒼老的父親,世鈞無法拒絕父親要他回南京的要求。

  第15集

  叔惠在曼楨面前替世鈞解釋,二人重歸於好。但世鈞的二媽卻對曼楨冷言冷語。祝鴻才覺得受了曼璐的氣來到舞廳和别的舞女逍遙,曼璐在家里大發脾氣,看到用酒精麻痹自己的姐姐曼楨心痛不已。曼楨來到楊家,從僕人口中得知楊總已經愛上了她,又發現了一直以來讓她困惑的真相――她和楊總不能忘懷的前女友簡直一模一樣。

  第16集

  眼看和好如初的世鈞和曼楨,翠芝無奈打算離開上海回南京。提着行不知去處的翠芝在街頭被曼楨碰到,曼楨的寬容和善解人意打動了翠芝。曼楨找到鎮遠,在失望中鎮遠還是接受了曼楨的辭職信和退還的手表。曼璐發現自己懷孕了。祝鴻才上門,曼楨勸他應早日和姐姐結婚,祝鴻才唯唯諾諾滿口答應。

  第17集

  曼璐的婚禮很快擧行。世鈞嫂子的弟弟一鵬到來,說起家里人給他做媒,對象居然是翠芝。叔惠接到翠芝的來信,想到翠芝即將嫁給一鵬,叔惠就酒澆愁。世鈞和曼楨卻沉浸在幸福當中,憧憬着他們的未來。婚後的祝鴻才經常半夜三更才回家,兩人大吵起來,曼璐流產了。

  第18集

  曼楨來祝公館看姐姐,曼璐非常高興。祝鴻才一聽曼楨在家,也匆匆趕回來大獻殷勤。 送走曼楨,祝鴻才又和曼璐打罵不休。但不久祝鴻才提出,想讓曼楨住過來,曼璐大罵。曼璐鬱悶地回到娘家,母親勸曼璐趕緊有個兒子拴住祝鴻才,實在不行,借腹生子也可以。

  第19集

  祝鴻才終日不回家,在外面和一個叫菲娜的女人鬼混。一氣之下,曼璐和菲娜大吵了一架。祝鴻才大怒,罵她不會生兒子,曼璐回家就病倒了。張豫瑾到了上海,住在顧家。曼楨熱情地招待豫瑾,世鈞開玩笑說,他要吃醋了。曼楨笑說,豫瑾他堅持愛情,爲了姐姐一直未婚,很讓人感動。但豫瑾看着溫和大方的曼楨,好感一點點加深。

  第20集

  祝鴻才想介紹曼楨去洋行當祕書,曼璐認定他沒安好心,一口回絕。豫瑾對曼楨的好感加深,但曼楨隻是把他當哥哥看待。豫瑾很失望。世鈞來找曼楨,顧母和奶奶一唱一和地說要是曼楨能嫁給豫瑾就好了。世鈞以爲曼楨變心,失落地離開了。璐聽說豫瑾來了,以爲豫瑾還念着舊情,卻發覺豫瑾現在心里面喜歡的是曼楨,曼璐非常難過。

  第21集

  曼璐第一次和曼楨吵架,她說妹妹總能這樣輕易迷倒男人,而自己怎麼也抓不住男人的心。曼璐開始嫉恨。曼楨找到世鈞,解釋清楚誤會,兩人開始商量結婚。家鄉傳來父親病重的消息,世鈞隻好趕回。世鈞一回家就陷入了父親、母親和姨太太的糾紛中。

  第22集

  在父母的期盼之下,世鈞終於決定辭掉上海的工作,回家接管家業。他寫信請叔惠陪着曼楨到南京。世鈞的父親看到曼楨眼熟,想了很久才回憶起,曼楨長得很像自己從前認識的一個舞女。南京,幾個年輕人一起出游,叔惠看到翠芝快要變成一鵬的老婆,心情十分低落。

  第23集

  翠芝說出自己的心情,叔惠也吐露了真情,兩人之間滋生了情愫。回來之後,翠芝找到一鵬,提出退婚,一鵬大怒。世鈞的父親疑心曼楨的姐姐是舞女,要查清曼楨的背景,世鈞急忙掩飾。曼璐自從流產之後,一直設法想再要一個孩子,卻一直不能如願,祝鴻才更是理直氣壯地流連在外,不肯回家。

  第24集

  祝鴻才罵曼璐假懷孕,騙他結婚。說要是她再生不出孩子,就要另找女人。曼璐氣哭。叔惠知道自己家境比不過翠芝,兩人隻是有緣無份。世鈞怕父親追問曼楨姐姐的事情,拿出錢來想讓曼楨搬家,卻不料曼楨受到傷害。因此,二人有了爭執。曼璐病重,顧母和曼楨一起去探望她,看到削瘦的曼璐很是心痛。飯後,曼璐讓母親先走,讓曼楨再陪陪她。

  第25集

  曼楨留在姐姐家里,半夜,姐夫祝鴻才回家,強暴了她。曼璐一點病容也沒有,正和祝鴻才商量怎麼對付曼楨,祝鴻才低聲下氣,百般感謝曼璐。原來,這一切竟是曼璐設下的圈套。她和妹妹的地位就保住了。糊塗的顧母同意了曼璐的主意,按着曼璐的計劃搬了家,沈世鈞回到上海,再也找不到曼楨。

  第26集

  曼璐勸妹妹安心隨了祝鴻才,被眾人看守關在家里的曼楨幾乎崩潰。幾近絕望的曼楨將世鈞送給她的戒指交給下人阿寶,隻求一幅紙筆要給世鈞寫封信,但是戒指還是落到了曼璐手中。曼璐告訴曼楨要出去可以,但是要爲祝鴻才生個兒子,曼楨震驚了。與此同時,失魂落魄的世鈞正在瘋狂地打聽着曼楨的下落。

  第27集

  世鈞找上曼璐的門,曼璐交還給他送曼楨的戒指,說曼楨已嫁人,世鈞心灰意冷地離開,他沒有聽到院落深處鐵窗中曼楨聲嘶力竭的呼救。醫生診斷曼楨有了身孕。世鈞的父親臨終前告訴世鈞最遺憾的事就是沒有看到世鈞結婚。曼楨趁機逃走卻還是被抓了回來。曼璐在醫院打針得知也許自己命不久已矣,她暗下決心一定要保住曼楨腹中的孩子。曼璐來到曼楨面前肯求她生下孩子,然後就給她自由,曼楨對這個姐姐心灰意冷,說如果現在放她出去就生下孩子。

  第28集

  曼璐提醒曼楨現在即使放她出去也是無處可去,曼楨的希望完全破滅了。翠芝退婚後,受不了其母的嘮叨,要離家前往上海,世鈞將她勸回,母親們都希望他們二人能再次走到一起。同病相憐的世鈞和翠芝似乎有了些共同語言。

  第29集

  世鈞和翠芝的婚禮在喜慶中籌備……,曼楨臉色慘白地蜷縮在床上……

  世鈞和翠芝淹沒在賓客當中……,曼楨在生產中痛苦掙紮……;

  世鈞在向翠芝許諾着未來……,祝鴻才高聲歡呼:我得了個兒子!世界仿佛一下子安靜了。

  孩子取名榮寶,祝鴻才向曼璐發誓往後都呆在家里。

  曼楨獨自離開醫院借宿到病友家中,往叔惠家給世鈞送信。兩個星期過去了仍不見任何回信,但是曼楨依然相信世鈞是不會辜負她的,她當然不會想到,叔惠的媽媽已經將信燒掉了。

  第30集

  曼楨在病友金芳兩夫婦的幫助下,在外面租了間破舊的房子住下。曼楨親自來到叔惠家,終於得知世鈞已經和翠芝結婚的消息。曼璐打探到了曼楨的住處,跑到金芳處要人,被金芳夫婦趕了出去。曼楨找工作時碰到原來的陳經理,但是工廠現在沒有空缺。曼璐回到家,正趕上母親正在訓斥毁了她兩個女兒的祝鴻才。

  第31集

  管老爺子准備要把合的洋酒的股份轉給祝鴻才。祝鴻才發現金芳夫婦窩藏了曼楨,拐走金芳的孩子爲要挾,曼楨要求他們放了孩子,否則永遠不見曼璐和母親。榮寶已經三歲了,曼璐的身體每況愈下,她決定爲曼楨做最後一件事。曼璐來到世鈞家想向世鈞講明一切,但是世鈞的母親對她冷言冷語。世鈞偶然發現角落中他曾送給曼楨的戒指,他將它放在一顆樹上,告别了那段記憶。

  第32集

  曼璐在母親的指引下,拖着病體找到曼楨,央求她回去照顧榮寶,但是曼楨不爲之所動。曼璐危在旦夕,她知道她失去了所有愛的人,而祝鴻才守在床邊眼看着這個唯一愛她的女人離開了。曼楨怕家人找到學校來,再次離開回到上海找工作,從已經離開祝家的阿寶口中得知姐姐已經不在了,雖然曼璐可恨但畢竟曾經姐妹情深,曼楨傷心的同時也得知祝鴻才現在生意每況愈下,榮寶無人疼愛,曼楨猶豫了。遇到豫瑾是曼楨沒有想到的,曼璐的去世也使豫瑾很震驚。

  第33集

  祝鴻才倉庫中的洋酒不翼而飛,代理商卻趁機要求提貨,祝鴻才不知所措。曼楨由於惦記榮寶終究還是來到祝家,發現榮寶病入膏肓,曼楨跑去向豫瑾求助。張魯生找上祝家趁火打劫,眾人扭打之中祝鴻才被鎗打中肩膀送往醫院。虛弱的祝鴻才跪在曼楨面前懇求她留下來照顧榮寶,在天真可愛的榮寶面前,曼楨答應暫不離開。曼楨向祝鴻才提出隻做名義上的夫妻和現在不告訴榮寶真相的兩個條件,祝鴻才痛快的就答應了,這出乎曼楨的意料。一天祝鴻才醉酒回家向曼楨訴說他一心隻想討好曼楨,企圖再次冒犯曼楨。

  第34集

  世鈞把母親接到家中,翠芝處處顯出在這個家中她才是真正的女主人,沈母不悦。爲了才記洋行、爲了榮寶,曼楨勉強陪祝鴻才出席各種酒會和應酬。弟弟傑民說起在銀行見到世鈞,曼楨拿出紅寶石戒指,心里百轉千回。曼楨突然在街上看到世鈞的身影,但在車水馬龍的街上兩人擦身而過。翠芝一直想讓世鈞升職,跑去找世鈞上司的太太說好話,世鈞看不慣翠芝的這種做法,二人發生矛盾。

  第35集

  曼楨提出離婚,醉酒的祝鴻才隱約中仿佛見到曼璐,他同意了。叔惠從美國回到上海,世鈞拿到了曼楨的電話,卻沒有勇氣說話。世鈞到許家找叔惠,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了曼楨,都是内心激盪不能平靜。二人默默離開許家,恍如隔世。往日一幕幕逐漸浮現在眼前,但是他們都明白,他們已經回不到從前了。

  十字路口世鈞、翠芝帶着大貝和二貝,曼楨帶着榮寶,擦身而過。(完)
 

電視主題曲

    片頭曲——《半生緣》

  詞曲:稻草人

  編曲:金培達/褚鎮東 演唱:林心如

  紅塵中 浮沉多少個夢

  到底多少個夢 生死與共

  太匆匆 轉眼又一個秋

  再過多少個秋 才到盡頭

  回首半生如夢 何處停留

  住在心里的那個人 藏在淚中

  回首半生匆匆 恍如一夢

  你像風兒來了又走 我心滿了又空

  回首半生匆匆 恍如一夢

  你像風兒來了又走 我心滿了又空

  迷蒙中 化作一隻風箏

  隨風飄泊相逢 在天涯盡頭

  片尾曲——《擦身而過

  詞曲:稻草人 編曲:金培達/褚鎮東 演唱:林心如

  我一直以爲能夠這樣 看你到一百歲

  所謂的完美 都比不上在你懷里安睡

  我好累 好累

  隻好用眼淚撑住了不睡

  好怕連夢中和你擁抱 再沒機會

  就這樣擦身而過 如果是注定的結果

  何苦非要遇到你 遇到又爲何愛我

  就這樣擦身而過 難道我愛你不夠多

  喉嚨都快要喊破 有些話來不及 對你說

  電影主題曲—《半生緣》

  作詞:林夕 作曲:黄國倫 編曲:黄國倫 演唱:黎明

  别來還無恙那年少輕狂卻讓歲月背叛

  流轉的時光照一臉蒼涼再也來不及遺忘

  兩個人鬧哄一場一個人地老天荒

  聚少離多的糾纏迷惘是唯一的答案

  誰能夠想象眉毛那麼短天涯卻那麼長

  離合中盪漾紅塵里飛颺回頭已經趕不上

  兩個人鬧哄一場一個人地老天荒

  燈火闌珊的彼岸我以爲你就是答案

  别來還無恙那年少輕狂卻讓歲月背叛流轉的時光照一臉蒼涼再也來不及遺忘

  兩個人鬧哄一場一個人地老天荒

  聚少離多的糾纏祝福是唯一的答案

  誰能夠想象眉毛那麼短天涯卻那麼長

  離合中盪漾紅塵里飛颺回頭已經趕不上

  兩個人鬧哄一場一個人地老天荒

  燈火闌珊的彼岸我以爲你就是答案

  兩個人鬧哄一場一個人地老天荒

  聚少離多的糾纏結束是唯一的答案
 

同名音樂話劇

 
  編劇:胡恩威

  導演:林奕華

  戲劇指導:孟京輝

  創作顧問、旁白:張艾嘉

  主演:

  廖凡——沈世鈞

  劉若英——顧曼楨

  丁乃箏——顧曼璐

  陳立華——祝鴻才

  海清——翠芝

  聯合出品:國家話劇院、香港進念二十面體

  公演時間:2004年-2005年 台灣、香港、北京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菜菜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