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4912 次 历史版本 7个 创建者:菱若蔻 (2010/11/21 15:14:21)  最新编辑:小狐狸 (2011/11/24 13:39:29)
李碧華
拼音:lǐbìhuá (libihua)
目錄[ 隱藏 ]
  李碧華,女,原名李白廣東人。出生、成長於香港。任職記者(人物專訪)、電視編劇、電影編劇及舞劇策劃。代表作品:《川島芳子》《霸王别姬》《青蛇》《胭脂扣》《生死橋》《秦俑》《青蛇》《餃子》《潘金蓮之前世今生》《誘僧》等。專欄及小說在中港台新馬等報刊登載,並結集出版逾七十本,多國譯本已印行。

個人檔案

     
  原名:李白
  洋名:Lilian Lee
  星座:水瓶座
  健康狀況:邁向死亡,當然。
  喜愛的動物:男人
  討厭的動物:男人
  喜愛的食物:電
  喜愛的飲品:飲恨
  嗜好:吃、睡
  試過很“貧窮”的日子嗎:手機不響、沒有留言、沒信、沒FAX、沒電郵、沒有人理會我(别說對我好了)……何止“貧無立錐”?簡直是錐也無!
  最“富裕”呢:開心——不是“笑”,笑很容易;“開心”是心底浮升的,快樂得想哭的感覺。
  喜歡出風頭嗎:出不起。挺羨慕的。
  什麼時候覺得傷感:除了無法達成心願之外,就數心願達成了最傷感。
  相信鬼嗎:一如愛情,說不清楚,難以形容,直到它出現了,你親身體驗這份恐怯和患得患失。
  “緣分”是什麼:在對的時候遇上對的人做對的事……的托詞。
  最幸運的一刻:適時離場。
  人生是悲劇抑或是喜劇:當然是悲劇,否則你爲何一出生便大哭?
  性格:忠肝義膽,一絲不掛
  專長:口蜜腹劍,好食懶飛
  讀書成績:身懷六甲
  喜愛的花:煙花
  討厭的草:煙草
  喜愛的顏色:男色和女色
  經常閱讀的雜志:銀行存摺
  初吻年齡:一月,吻了鄰床的男嬰
  擇偶條件: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小丈夫不可一日無錢
  最想旅游的地方:我暗戀者的心
  最甜蜜的經驗:報仇
  如整容會整那一部分:腦
  職業特色:誇張、虛構、捏造、渲染、無中生有、惟恐天下不亂
  工作上心得:對筆下角色,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
  滿意作品:未寫
  願望:不勞而穫,財色兼收,醉生夢死
  遺憾:上述願望均成泡影
  心愛的書:辭典
  爲什麼常寫“男女”題材:基本上,任何好看的小說不外八字真言:“癡男怨女,悲歡離合”
  創作與人生的關係:毫不偉大,純粹因爲沒有别的本事
  知己難找嗎:不難,你所有的敵人對你特别“知己”
  懷念的日子:在日本京都大學上課的日子
  曾愛上不愛你的男人嗎:多。否則如何有靈感寫小說?
  最無能爲力的事:拍馬屁
  什麼時候心情最輕快:當錢包越來越沉重時
  快樂美滿的人生:七成飽、三分醉、十足收成。過上等生活、付中等勞力、享下等情欲

生平簡介

 
  李碧華,原名李白,是香港文壇大名鼎鼎的才女,廣東人。生長在一個大家庭里,祖父以前在鄉下很有錢,有四個老婆,還有妾侍。父親做中藥,住的是祖父的物業,所以李碧華從小生活在那種樓頂很高,有着木樓梯的舊式樓字之中,聽聞過很多舊式的人事鬥爭,這種環境和殘餘的記憶爲李碧華提供了創作的素材和靈感。

  她從小喜愛文學藝術,學生時代便向《幸福家庭》和《中國學生周報》投稿,以後當過教師,從事多種職業。她才高意廣,行蹤神祕,從不在大庭廣眾前抛頭露面,堅持不公開照片、身世、年齡,容貌不詳。曾任教師兼任多份職業。1976年秋至今,任記者及電影、電視編劇,並撰寫專欄。著有《白開水》《爆竹煙花》《青紅皂白》《胭脂扣》《霸王别姬》《糾纏》《秦俑》《誘僧》《青蛇》等,多部作品改編成電影。

  李碧華擅長寫情,揭示人物複雜豐富的心靈世界,表達了作者對情的執着追求,並融入歷史的、社會的、美學的、哲學的意蘊,所以她書中的人物獨具一格,故事别出心裁、瑰奇詭異、雅俗共賞,爲她贏得了“天下言情第一人”的美譽。李碧華說她寫作是爲了自娛,如果本身不喜歡寫,隻是爲了名利,到頭來是會很傷心的,她相信自己的靈感,她創作“從來沒有刻意怎麼寫,所有的景象、聯想,見到什麼,想到什麼,都是在下筆的時候不知不覺地出來的。”

作品目錄

 
  1. 白開水(散文)
  2. 爆竹煙花(訪問游記散文)
  3. 紅塵(散文)
  4. 青紅皂白(散文)
  5. 胭脂扣(小說)
  6. 霸王别姬(小說)
  7. 色相(一零八個女人)
  8. 青蛇(小說)
  9. 戲弄(散文)
  10. 鏡花(散文)
  11. 糾纏(小說)
  12. 生死橋(小說)
  13. 幽會(散文)
  14. 白發(散文)
  15. 潘金蓮之前世今生(小說)
  16. 秦俑(小說)
  17. 綠腰(散文)
  18. 個體戶(散文)
  19. 天安門舊魄新魂(小說)
  20. 滿洲國妖豔——川島芳子(小說)
  21. 不但而且隻有(散文)
  22. 江湖(散文)
  23. 變卦(散文)
  24. 霸王别姬新版本(小說)
  25. 南泉斬貓(散文)
  26. 好男人不過是一瓶好的驅風油(長短句)
  27. 恨也需要動用感情(長短句)
  28. 中國男人(散文)
  29. 水袖(散文)
  30. 誘僧(小說)
  31. 草書(散文)
  32. 潑墨(散文)
  33. 泡沫紅茶(散文)
  34. 蝴蝶十大罪狀(散文)
  35. 基情十一刀(散文)
  36. 吃貓的男人(小說)
  37. 聰明丸(長短句)
  38. 咳出一隻高跟鞋(散文)
  39. 630電車之旅(最後紀錄)
  40. 吃眼睛的女人(小說)
  41. 八十八夜(散文)
  42. 荔枝債(小說)
  43. 流星雨解毒片(小說)
  44. 給拉面加一片檸檬(飲食檔案)
  45. 有點火(散文)
  46. 逆插桃花(小說)
  47. 女巫詞典
  48. 藍狐别心軟(散文)
  49. 橘子不要哭(散文)
  50. 煙花三月(紀實小說)
  51. 水雲散發(飲食檔案)
  52. 夢之浮橋(散文)
  53. 礦泉水新版本(散文)
  54. 凌遲(小說)
  55. 真假美人湯(散文)
  56. 牡丹 蜘蛛面(飲食檔案)
  57. 赤狐花貓眼(小說)
  58. 涼風秋月夜(散文)
  59. 櫻桃青衣(小說)
  60. 如癡如醉(散文)
  61. 把帶血刀子包起來(散文)
  62. 鴉片粉圓(散文)
  63. 還是情願痛(散文)
  64. 紅袍蠍子糖(飲食檔案)
  65. 人盡可呼(散文)
  66. 新歡(小說)
  67. 風流花吹雪(散文)
  68. 餃子(小說)
  69. 紅耳墜(散文)
  70. 黑眼線(散文)
  71. 最後一塊菊花糕(小說)
  72. 蟹殼黄的痣(飲食檔案)
  73. 焚風一把青(飲食檔案)
  74. 女巫法律詞典
  75. 緣份透支(散文)
  76. 季節限定(散文)
  77. 給母親的短柬(博客留言結集)
  78. 紫禁城的女鬼(小說)
  79. 七滴甜水(散文)
  80. 一夜浮花(散文)
  81. 生命是個面紙盒(散文)
  82. 西門慶快餐(飲食檔案)
  83. 青黛(散文)
  84. 枕妖(小說)
  85. 歡喜就好(散文)
  86. 火燒愛窩窩(飲食檔案)
  87. 三尺三寸(散文·攝影)
  88. 奇幻夜(怪談精選集)
  89. 迷離夜(怪談精選集)
  90. 冷月夜(怪談精選集)
  91. 妖夢夜(怪談精選集)
  92. 幽寂夜(怪談精選集)
  93. 紫雨夜(怪談精選集)
  94. 寒星夜(怪談精選集)
  95. 梅花受騙了(散文·攝影)
  96. 未經預約(小說)
  97. 52號的殺氣(散文·攝影)
  98. 十種矛盾的快樂(散文·攝影)
  99. 天天都在“准備中”(散文·攝影)
  100. 冰蠶(小說)

改編成電影的作品

 
  《古今大戰秦俑情》,(導演:程小東,主演:張藝謀鞏俐於榮光

  《霸王别姬》,(導演:陳凱歌,主演:張國榮、鞏俐、張豐毅

  《青蛇》,(導演:徐克,主演:張曼玉王祖賢趙文卓

  《胭脂扣》,( 導演:關錦鵬,主演:梅豔芳張國榮萬梓良等)

  《潘金蓮之前世今生》,(導演:羅卓瑤,主演:王祖賢曾志偉等)

  《川島芳子》,(導演:方令正,主演:梅豔芳、劉德華、爾冬升)

  《誘僧》,(導演:羅卓瑤,主演:吳興國 陳沖)

  《餃子》,(導演:陳果,主演:楊千嬅、白靈、梁家輝)

曾穫獎項

 
  創作改編的電影《父子情》FatherandSon,1981穫第一屆香港金像獎最佳作品最佳導演獎。

  《秦俑》ATerra CottaWarrior,1989穫法國 巴黎奇情動作片大獎。

  《川島芳子》TheLastPrincessofManchuriaKawashimaYoshiko,1990穫第三十五屆亞太影展最佳美術指導獎。

  與劇作家邱戴安平合作的《胭脂扣》Rouge,穫第八屆香港金像獎最佳編劇獎。

  《霸王别姬》FarewelltoMyConcubine, 穫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獎。

李碧華問答

 
       坦白說我不喜歡接受訪問。

  沒有甚麼理由,隻是不喜歡──而且生活平淡,人平凡,沒有筆下人物十分之一的轉摺和跌宕,更絕不會像女主角上窮碧落下黄泉般癡情。開玩笑,現實中哪有值得的男人?都是寫來騙你的。

  創作靈感?有甚麼好問?隻消打開銀行存摺,瞄一瞄那數字,噢?就這個?多恐怖!大吃一驚,馬上靈感泉湧,揮筆疾書,毫不偉大。

  作品完成之後的感覺?都榨幹榨淨了,還有力氣理睬?

  不接受訪問,不等於可以拒人千里──沒禮貌。像北京上海報章雜志的編輯,終想出摺衷方法,把問題列好fax來,然後我答好fax去。幾家都這樣,可以集合起來,一次過回答,大家都好做。我又不必一再重複──真對不起,沒耐性、懶、怕煩,這是本人十大罪狀之三。

  中國大陸的記者訪問,比較嚴肅和認真,相當難答。間中,又有既定模式代答。不要緊,我用自己的方法好了。以下是綜合響應(可以轉載,或信手扔掉不理。但請勿增刪):──

  問:爲甚麼總喜歡寫悲劇?是不是因爲現實生活中太幸福了?
  答:剛好相反。正因現實生活悲苦,才駕輕就熟。

  問:爲甚麼下筆的重心總在女人?是不是對男人沒有這麼深的了解?
  答:即使下筆的重心總在女人,也不代表對女人了解很深。人心不同各如其面,女人亦高深莫測,寫作時自圓其說吧。對男人則不必太了解,以保留興趣(真相是力有不逮)

  問:你介意别人將你歸入言情小說作家行列嗎?
  答:歸入甚麼行列無所謂,至緊要有人看。你不愛我,供在神台又如何?

  問:與瓊瑤式的常規愛情相比,世俗所謂的畸形情感,有助於你表達甚麼更深刻的内涵嗎?
  答:興之所至信筆寫就,沒想及「内涵」,一想,甚麼也甭寫了。

  問:你爲甚麼愛寫人鬼戀,前世今生式的傳奇故事?
  答:我也寫不同的題材,隻不過那幾個略暢銷些而已。

  問:你怎樣看待命運?你是一個宿命論者嗎?
  答:是。多番掙紮反擊,仍一籌莫展。

  問:你是否認爲女性比男性更適合寫作?
  答:寫作隻是我們的功課,哪有性别之分?

  問:影響你形成現在這種創作風格最重要的因素是甚麼?是誰的作品,還是一件甚麼事?
  答:“風格”的形成是跤摔多了,忍着痛爬起來,拍拍灰塵勉強當條好漢。創作之路那麼辛苦仍得走,純粹因爲沒有别的本事吧。

  問:你是准備沿着已有的創作風格不斷創作下去還是正在探索改變自己的創作風格?
  答:積重難返,無謂改變,隻望手法更新。

  問:大陸觀眾與讀者很熟悉你的《霸王别姬》,請問你對“文革”的了解與體會從何而來?你不怕把“文革”寫得走了樣嗎?
  答:在自由世界得到各方面的信息,采訪亦很用功。當局者迷旁觀者稍清而已。如寫得“走樣”,自會有批評的。

  問:你說過“凡真實的都是不浪漫的”,爲何如此真實細致地寫下了您的第一部紀實作品《煙花三月》?
  答:《煙花三月》隻是“血淋淋”的《胭脂扣》。人間煙火便是如此複雜,每個人每件事都有10%-50%,一言難盡。
  ──我隻是盡量白描。

  問:《煙花三月》代表着您創作風格的一種轉變嗎?
  答:作品之一。個人風格並無刻意轉變。

  問:作爲女作家,我對您下筆的冷靜十分欽佩,即使是在面對這樣的題材時,您都能完全將自己抽離出來,冷靜地下筆寫,對此您有甚麼看法?
  答:下筆冷靜是紀實最好的手法。

  問:爲甚麼您的小說都變成了電影?而且都有助不錯的票房紀錄。而您的小說也很暢銷。文學圈對您的作品,同樣給予了不吝的評價,請問您如何在文學和商業之間找到支點?
  答:最重要的是把功課做好。其它成績,隻因爲“幸運”。

  問:《煙花三月》中大量的作者和主人公之間互爲的情感介入,這與您以前的作品風格有很大的不同,請問您怎樣看待?
  答:人與人,情緣隻在一念間。《煙花三月》成書是它先感動了我,希望它也感動其它人。同時我覺得歷史的真相不應被淹埋,令無辜的戰爭和政治受害人含冤莫白。它不是“隻爲一兩個人”而寫的。

  問:你認爲自己的創作傾向是現實主義的還是浪漫主義的?
  答:創作時是“浪漫主義”;收稿費時必須“現實主義”。

  問:在生死與愛恨之間,你更看重哪一個?
  答:當然看重“生”與“愛”,還用問?“死”與“恨”誰要我馬上給誰。

  問:很多人把你和張愛玲相提並論,請對此發表看法。
  答:謝謝大家。我隻不過是張愛玲的讀者,怎敢相提並論?請别無媒苟合。寫作人都是獨立個體戶,我不願意像誰。

  問:爲甚麼你不願意曝光和擧行簽名會?
  答:(一)保留一點自由空間。
         (二)買蛋糕的人何必理會廚師長得怎麼樣?
         (三)喜歡當個普通人。

  問:但在網絡上有“李碧華”的照片。
  答:那是一位台灣同名的歌星。她嗓子比我好。

  問:你除了小說外,也寫過一些有關兩性和婚姻的書嗎?
  答:那是另一位台灣的同名女作家。她對這方面的研究比我有心得。

  問:甚麼時候覺得傷感?
  答:除了無法達成心願之外,就數心願已經達成了最傷感。

  問:你的文字穿透陰陽兩界,犀利深刻,差不多是字字見血。那種透徹的背後,有着十分老辣與高遠的立意和眼光。我們女友之間,有時交換讀後感覺,很多人都說背脊發寒,心里發冷呢。很想知道,身爲女子的你,如何能在心理與文字技術上步步爲營,到達這等通透與奇境?
  答:甜言蜜語我愛聽。不好答。

  問:你定位的快樂美滿人生是:“七成飽,三分醉,十足收成。過上等生活,付中等勞力,享下等情欲。”其實在情欲里最容易滿足的應該是口福之欲吧。所以,你一定會是一位美食家。談談你喜歡的美食經吧。另外,女人們可能很想知道,你是不是也會“食而優則做”,經常或者偶爾地,下廚房炒菜煲湯?
  答:是。

  問:在中國大陸作家中,你最喜歡誰的作品?
  答:當人問:“在中國作家中你最喜歡誰的作品?”時,我會答:“辛棄疾。”但“大陸作家”?──那麼我會答:“毛澤東的詩詞(對不起,不是選集和語錄……)。”明志慷慨激昂,寫情(尤其贈楊開慧那些)抵死纏綿。面對整個中國:“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千秋功罪後人評說。

  問:好象每個人的成長過程都是無法省略的。很想知道,在你的心路曆程中,對你的成長影響比較大的人,男人或女人,或事件。能否說二三個小故事?
  答:對我影響較大的,不是男人或女人,或事件,而是三個夢:
  (一)“危機”:
  南朝梁的江淹文思巧妙,才情過人。某夜,夢見一丈夫,向他索回一管筆。淹奇,探懷中,得五色筆,還給人後再作詩,絕無美句,時人謂“江郎才盡”。人人的生花妙筆均屬借來,隻怕有一天被“大耳窿”追數。一筆勾銷。
  怎敢怠慢?
  (二)“戀而失,勝於無”:
  唐開元十九年,道士呂翁在通往邯鄲的路上,與穿布衣騎小青馬的年輕人盧生相遇。
  盧生自歎不得意,道士給他一個青瓷做的兩端成空的枕頭。盧生但覺睡意襲人,貼枕而眠,跑進枕頭的竅孔中。經歷了數番起跌興衰,官運亨通,又立功德,遭讒被貶,下獄受苦,一度自殺,又重穫權勢,錦衣玉食,卻被流放,三落三上……八十多歲了,皇上送他一份詔書,當晚就死了。
  伸個懶腰,身在旅店,店主蒸的黄米飯還未熟呢。不過是“黄粱一夢”。──即使兩手空空,但中間的得失成敗,令生命豐富。
  有經歷才能看破。
  (三)“感恩”:
  莊周夢見自己變成蝴蝶,悠然自得翩翩舞入花叢。究竟誰夢誰?
  “莊周夢爲蝴蝶,莊周之幸也;
  蝴蝶夢爲莊周?蝴蝶之不幸也。“
  所以人應該感恩。

經典語錄

 
  旁若無人,不求甚解,堅持自保的快樂,就是真快樂。

  愛沒有解釋,恨卻有千般因由。

  問:減肥失敗該穿什麼?答:盡量多穿。令人錯覺是衣服太厚。 問:我185磅,請問在哪兒買到三點式泳衣?答:本身是個水泡不用穿泳衣。 問節食減肥應注意些什麼?答:“地點。”——最理想的地點是監獄,成功指數:9、9。其次是貧瘠山區或第三國家,成功指數:9、8。

  俗塵渺渺,天意茫茫,花開有時,夢醒有時。沒有早一分,不能遲一秒……

  “真話”最不好聽,但“好話”也最不好說,一過分就像淨講自己個人好話,自吹自擂,噪音污染;功力深厚的人才明白:同一句話,講得好聽一點或難聽一點,結果都一樣,爲什麼不講得好聽一點,大家開心?人一走茶就涼,誰又莫失莫忘?

  喜歡之,情人眼里出西施。不喜歡,則煩人眼里出愛滋。避之則吉。

  翻臉無情的另一意義,便是:“事情過去了,不必回頭,省時省力”。必須無情、決絕、不語。簡直是至高境界。

  真正實幹的狼是不叫的。當它們發現獵物,或向對手報複,成爲果腹的美食發力時,就會全神貫注,兩眼閃出貪婪凶狠光芒,猛地出擊,撕噬咽喉,極輕極快極沉默,目的物毫無防備,難以逃出魔掌。

  還是情願痛吧?
 
       痛得錐心、撕裂、轟烈而難熬。痛,告訴你部位、性質和程度。因爲痛,才有終於不再痛的一天。
愛得癡迷但在情路上摔倒、被朋友出賣、一番心血付諸東流、人前出錯、暗夜飲泣、受攻訐、侮辱、白眼……人生怎會不受傷?怎會不痛?——最重要的是你可以感覺。不要怨。

  愛情,不是愛我,便是愛他;不是賠盡,便是全贏。

  你既無心我便休,我便要用雙倍的心來愛自己了。

  涼風吹過,你醒了。真正的“聰明”是在適當的時間離場。

  緣盡,同在一區的人連在街角偶遇的機會也徹底失去。非常放心。

  不要考驗人性,千萬不要——它根本不堪一擊。

  瞧不起金錢?隻因爲你得不到吧?

  這便是愛情:大概一千萬人之中,才有一雙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隻化爲蛾、蟑螂、蚊蚋、蒼蠅、金龜子……就是化不成蝶。並無想象中的美麗。

  叫閣下跌倒的,是自己的無知,非關人家手段高明。

  得罪了作家,最大可能是他把閣下寫進小說中,再賦予一個極悲慘的下場。

  ——有人呵護你的痛楚,就更疼;沒有人,你欠矜貴,但堅強爭氣。

  智者是最快樂的。——隻有“自以爲”是智者的人才憂鬱。這要分清楚。

  “拒絕”是世上三種最佳勾引方式之一。

  世上之所以有矢志不渝的愛情,忠肝義膽的氣概,因爲時相當短暫,方支撑得了。久病床前無孝子,曠日持久不容易,一切物事之美好在於“沒時間變壞”。

  若他愛你,不必討好;不愛你,更加不必。

  任何一句已出口的話語各有它們自己的命運。講錯的話收不回,用錯的字眼更加藉大自然的無線電傳播四散,顺水行舟,竄到你不希望它去的地方。

  聽到人人喊口號一般:“隻要燦爛,不要永恒。”啊誰要燦爛?我實在想要永恒的呀。不過永恒不來,快快地要燦爛吧,也好,否則些微都沒有。

  逼急了,過不去了,忍無可忍了,方才把心一横。心一横,總是堅決、獨立得很漂亮。

  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誰有工夫教精誰?不爭氣,讓現實淘汰吧。

  做廣告怎能有藝術家脾氣?我覺得宣傳本身不是藝術而是一種法術。

  人在知道自己跑第二或尾二時最發力。

  女人不能寵,一定得放長線,弔胃口,這樣,便吃定她了。

  誰要充滿内在美?第一眼最重要。一隻蛹就是一隻蛹,誰知道里頭有蝴蝶。

  隻覺人生是無奈悲劇。迤邐、拖曳、無邊的空白。爲何喧鬧爲何沉默?都是吃和睡最好。

  ——踐踏是最奏效的激勵。

  最壞的動作——多話。

  最勇敢的行爲——認錯。

  世上沒有一件工作是不辛苦的,沒有一處人事是不複雜的。如果命中注定是打工,便打好它。别恨把青春葬送,你在家蹺二郎腿,青春也一樣葬送,不見得光陰會過得慢點。有些人是不必工作的,但那既不是你,反正都要做了,何不快樂一點去做?

  什麼都參透了,一到了設身切膚,就笨起來。可見多聰明睿智,逃過死劫,也逃不過情關。

  嬰兒的無情和善忘,是首屈一指的。任憑你挑逗得多麼成功,引得他們樂不可支,花枝亂顫,一轉頭就忘記你了。有時還不用轉頭,隻要有些什麼細碎的聲響,叫他偶一分神,他說隻管覓那新歡,再也不理睬舊愛。

  聽得“暗戀”二字,覺得奇怪,當今之世,誰都去明戀了,隻有非常的不得已,方才暗戀。說起來,暗戀有一份不敢驚憂的保護感,反覺比較高貴。

  仍有愛意才恨,否則早已當他透明。

  女人說“不”,心里就是“要”。

  男人要是知道女人心里頭想些什麼,他至少比現在大膽十倍。

  索性不語,根本沒機會失言。

  沒有所謂“難舍難離”,——是外界誘惑不夠大,若真大到足夠叫你離去,統統撥歸“緣盡”。

  說得容易的,多會半途而廢。輕易不出口,一旦說了,可怕!肯定做得到。

  恨意所帶來的自虐快感,不易與人分享。

  有兩種情形底下不要說謊:第一是記性不好時;第二是說“不知道”會更好時。

  見過嬰兒心花怒放之笑,隻覺成長格外悲涼。

  最性感的胭脂是臉紅。——太有想象餘地,也有太多可供誤會之處。

  正道動人而苦悶。邪惡,雖冷酷卻多姿,較易令人着迷。

  隻在最需要的一刻,他在,他就是“對”的人。奇怪吧,一切與條件無關。

  咒語比情話亙存。

  聰明的你發覺自己特别笨時,便是堕入愛河。

  甜品不甜,方爲上品,因爲勢不可去盡,但留三分。

  因他長得好,狀至無辜,就是向你喂毒你還給他道謝。

  最惆悵的是,人人都給你青眼,你最希望給你青眼的,卻給了你白眼。

  要吻上很多很多青蛙,才有一個變成王子。中間好些吻,花得冤枉。

  開心的時候要盡量笑。因爲,可能一夜之間,你就不曉得笑了。

  極愛極愛的感覺,便是像剪手指甲,一下子不留神,剪到最貼。因爲到了指甲和手指頭的邊界了,無論觸摸到什麼,無論開心或不開心的活動,都十分的痛,痛徹心脾,但是這樣了。

  有苦水,不要吐,打落門牙和血吞。罵得咬牙切齒固然無謂,說到聲淚俱下亦屬浪費。上述作爲於事無補,對已不利。

  愛情之可怕,便是來不及防範,也來不及招架。沒有人是准備好的。

  當我帶了傘上街,很卑鄙,總是十分渴望好歹下一場雨。——有備而戰,方爲人生一大快事。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根本沒動過這念頭,也就不會作孽了,一切煩惱和遺憾,都是自招的。

  甜少一些,甜久一些。

  情書越是言過其實和肉麻,越有力量。

  一個人之所以崇拜另一個人,主要因爲不曾相見、不常相見,或不怎麼溝通,七八分的隔膜,如夢如幻,若即若離。天天見,其意義相等於“街坊”——你會崇拜一個街坊,專誠等他給你簽名乎?全不是那麼回事。畫匠從不給神像作揖,因爲知道他是那塊地里的泥。

  如果有實力,有沒有人退,你都可以上,把他擠出局,是你本事。沒實力的,所有人全退下來,你都上不了。布滿荆棘的血路,要靠自己闖,並非靠人讓。

  受委屈、受欺凌、被出賣、被哄騙、遇人不淑、所托非人……全是個人恥辱,一切與對手無關。人性本如此,你怎麼這般窩囊?昨天才出生麼?道行不足,目光如豆,再思再想,不外因爲自己蠢。

  世事難免“有意栽花花不開”。卻因犯賤,越得不到,越想要,覺得它最好。

  愛情和美食哪有極品?——隻因爲當時饑渴,所以銷魂。

  不要提擕男人。是的,不要提擕他。最好到他差不多了,才是愛。男人不作興“以身相許”,他一旦高升了,伺機突圍,你就危險了。沒有男人肯賣掉一生,他總有野心用他賣身的錢,去買另一生。

  像四季都在的橘子,隨時找得到,愛已成爲習慣,往往隻換來雙方的疲倦。

  變心,說時遲那時快。一雨成秋……

  好男人離去後留下寂寞;壞男人留下的是更寂寞。

  春眠不覺曉;夏日炎炎正好眠;到得秋高氣爽,更應懶起;秋風秋雨愁煞人,又不如逃入夢鄉。冬眠更美滿,決非動物的專利。

  失去我的背袋,比斷臂的楊過還失落。

  在長途飛機上,本人修身處世之道是:堅壁清野、拒人千里、不問世事、無疾而終。

  青年人以爲中年不會很快到來,中年人又以爲老年不會很快到來。你愛滋潛伏期,七年又七年——終於要面對。

  緘默是一種手段,多於一種性格。緘默這種手段,好使好用。不想答時可以緘默;想答時以緘默作答。同樣地收效。

  漸漸便習慣了命途多舛,遺憾是另一種快感吧。故有人喋喋訴苦,我不太訴苦。有人怨天尤人,我不做這表情。

  看黑咖啡中牛奶的擴散,比喝下去好。而聞咖啡又比看咖啡好。那種香味,若即若離,聞的失望較小,不忍喝下爲怕失望得多。

  我極希望美麗的人早早死去,聰明的人早早死去,好故事早早講完。舞劍的虞姬在她最璀燦的一刻死在最蒼涼的氣氛里,牽動我們台下凡人各式各樣的感想。

  青,多好看的字,而且“青眼”的青,“垂青”的青,不愛白蛇愛“青蛇”的青。誰知一翻色版十四,它的名號喚“黄綠”,一下子便淪落爲一個醫不好人的大夫,真窩囊。

  話又說回來,“無病呻吟”也是上乘心計,既當婊子,又立牌坊。

  不甘於幹一份安定而略有進展的職業,不甘於平凡,又沒能力不平凡,真是罪無可恕。

  沒有所謂矢志不“渝”,——隻因找不到更好的。

  沒有所謂的“難舍難離”,——是外界誘惑不夠大,若真大到足夠叫你離去,統統撥歸“緣盡”。

  我覺得最核突,還是露體狂——既非鎗林彈雨出生入死,又沒自女人身上得到好處,更無作案膽色,隻鬼鬼祟祟地,把下體掏出來,隻一下,末了還得急急忙忙塞回去,以防不測。

  其實無病呻吟的男人比女人更難頂。從不讚同男女應該平等。不,男人應做大男人,事事擔待得起,人人得到維護。試想,昂藏七尺,還婆媽、囉嗦、瑣碎、無聊、怨天尤人,但覺世人對他不起……什麼畫面?
假如怨女是悶,怨男便是核突(惡心)!

  有時一個女人的“煙視媚行”,不過因爲千度近視,眼神欠焦點而已。

  聰明的你發覺自己特别笨時,便是堕落愛河。

  聖經教訓我們:“要靈巧如蛇,馴良如鴿。”——真是闖盪江湖指針。

  甜品不甜,方爲上品,因爲勢不可去盡,但留三分。

  人在情在,人去樓空。這便是命。

  這設計隻得兩種色,不錯。——越簡單,出錯機會越少,所以“不錯”。

  女人所以紅,因爲男人捧;女人所以壞,因爲男人寵——也許沒了男人,女人才會平安。

  “不爲五鬥米摺腰。”——這是必須堅持的原則。五鬥?不,六鬥才肯摺。

  下午三時,有人來電:“嚇?還沒起床?”我道:“這幾天我罷工。”“你知道有句成語叫‘坐食山崩’嗎?”“知道,所以長眠,食也不用食。”

  誰又特别聰明?不過“久病成醫”罷了。

  女星第一次露毛,當然可諉過於走光;第二次“仍然”露毛,決非意外——一定是已經把毛發當成服裝的一部分了。

  報紙這東西,未看之前非常寶貴,在人家手中更加可愛。一看完,即成垃圾。

  第一次失戀,是與繾綣日久的胎盤分手。數月後,又失去了母親的乳頭。一年後,連塑膠奶嘴也得告别。漸懂人性,與一切逍遙自在的日子,背道而馳。

  有時真的寫到哭,哭,是因爲覺得自己差,爲什麼不可以寫得好些?我決非被自己寫出來的東西感動到哭——誰那麼偉大?

  男人說:“我要一個溫柔的,善解人意的,笑得甜蜜的少女。我要她天真,也要她聰明。——天真得不蠢,又沒聰明到看透男人。”

  她是一隻被剪去翅膀的鳳蝶,失了翅膀,不但飛不了,而且醜下去。

  任何階層都可以寫劇本,但凡識字的人都行,一點也不難。——難在把它脱手。

  曆朝之中,還是唐朝的衣服最好穿。衣袖越來越寬,領子越開越低,裙裾越裁越灑脱,還不作興穿内衣。真正是“穿衣”,而不是被衣所穿。

  不管怎樣,先享受了再說,誰知道明天?連下一秒也難以把握,有得吃,吃了,不悔。

  對於足球,我自另一個奇怪的角度去看:——一場雄性的舞蹈。

  誰知你最深?除了朋友,便是敵人。——往往,敵人知得更深。

  “不知”是一件滑稽的事,然而“知”卻是傷感。

  不與他人比較,因爲自信不必。要是打聽得結果,徒然令自己傷心,更加不必。還是各家自掃門前雪吧。

  搞一出好戲,也像談一次好的戀愛,不管是怎麼樣的結果,但過程不外乎:孤獨、作偽、堅持、靈感飛颺。

  君子遠庖廚,並非爲了惻隱,而是無眼屎幹淨盲。世上任何著名館子的廚房,都水漫金山,屍横遍野,五髒六腑,血肉模糊,發出奇怪的味道。門面常皇,上一趟洗手間,穿過這道奈何橋般的走道,回來什麼胃口也沒有了。——原理簡單:“知道得少最幸福”。

  有人問了很有趣的問題:“一個框框那麼小,如何控制字數恰好?如果寫得太長了,怎樣把它刪短?”其實這有什麼難?隻要把所有“我”字刪去便可以了。

  極嚴重的罪——自以爲聰明。

  最利的劍是慧劍。

  女人連沉默也是撒謊。

  世間真理往往是“得不到的總是最好的”。譬如說,在我腦中那寫不出來的稿,才是我最好的稿。如今所有的都不是!

  最喜歡看悲劇了,藏身戲院子中,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淚。

  有些事,我是不大肯幹的——委曲求全、忍辱負重、忍氣吞聲、噤若寒蟬……做人已經麻煩,還去難爲自己?取悦了你,難爲了我,犯不着。

  男人愛上一個女人,不管她如何對待他,他都愛,溫馴也是好,潑辣也是好。不愛了,一切都是錯。

  事件發生了,勾引與被勾引的都賤。一個巴掌拍不響。不過任何感情,你同情它,便是哀怨纏綿;不同情它,一概歸入“犯賤”,不必解釋。

  我還是非常落伍地喜愛白紙黑字,一頁一頁的記下人和事,一頁一頁地掀。尋找,直至找到。我不要電腦記事冊。

  “善忘”是最好的安眠藥。

  最好的東西,都翻臉無情,抓不住。

  爲什麼沒有人承認,令自己眼界大開,變得成熟的因素,不是“得”,而是“失”?失望、失敗、失意、失戀、失身……

  一個人隻在最輕微最不自覺的小動作中,介紹了自己的出身。

  人在饑餓面前是沒有自尊的。 人在一切與生理有關的問題上,都沒有自尊。是的,饑餓、病痛、性欲、肮髒、排泄。

  世人成功的人士,全都是“天才型”——最大的天才便是曉得如何努力。

  任何事,如果不知怎麼辦好,那就“置諸死地而後生”吧。也許可以另辟蹊徑,好過死守不放,同歸於盡。

  坐在一個地方,什麼也不做,便可以開始“牽掛”這勾當了。看書總是看着同一行字,茶總是喝不完。神魂飄忽至很遠很遠,目光隻落在最近最近。半夜乍醒便隻有一個影子浮現,無所遁形。離開此處,身在彼方,依然思念,便是有情。輕微的牽掛是手足無措;嚴重的牽掛是心如刀割。

  如果你明知道愛那個人是不可能的,但又避不了,那怎麼辦?你要刻意挑剔,發掘他種種缺點,然後隻記得其壞處:此般不堪,愛不過。於是就可以不愛了。

  小孩和不成熟的大人,恨意即席揮毫,寫在臉上。

  女人最失意,便是貶值。最貶值,便是不適當地懷孕。

  任何叫人措手不及的東西,都帶來強烈刺激。你不知道如何應付得好,這已經是一種非常的魅力。——例如,防不勝防的感情。

  人如何矯飾都無用,他身畔的朋友便是底牌。

  真正的愛情隻有兩種:(一)極快的。(二)極慢的。

  在愛情路上,正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是你揀的,你便要原諒容忍到底,成年人要對自己負責任,不可推卸,認爲受騙。有什麼大不了?你自己也騙過人。一切解釋,都是多餘。

  人人都滿意自己,所以人人都愛甜言蜜語。

  當局者迷,每個女人都以爲自己穩操勝券。每個女人都以爲男人隻愛她一個,其他的是逢場作戲。無法自撥,致輕敵招損。

  女人就像一顆眼珠:從來不痛,卻禁不起一陣風。一點灰塵叫它流淚,遇上酷熱嚴寒竟不畏懼。

  當你提及那人、那物、那事、那地方,不帶三分驕傲時,你事實上並不如何“愛”之。

  女人們可以成爲知己,不外(一)沒有利害沖突。(二)有共同的攻訐對象。(三)不曾同時愛上一個男人。

  好的咖啡必須濃得像死亡。你們知道嗎?咖啡是一種毒藥,大約十克咖啡鹼就足以殺人,一百杯咖啡便含有此分量。

  世上一切因做錯事而快樂的人都認定,他們隻能活一次。

  一直覺得,絲,極具魅力、神祕,而且以死亡換取。

  多情的女人連妓女都做不好:往往愛上自己的嫖客。

  “一點點”的嫵媚,如同巧克力心中的酒。

  天生是一個悲劇的人,無論你如何討他歡心,都不可能成爲喜劇。

  哪些人經常遇到波摺、誘惑、試鍊、是非、挫敗?當然是渴望成功的人了。隨遇而安者,要遇也沒得遇,惟有安下去。

  分手前,她把手機捏緊,等着。 它到底也不響了。 隻好假裝沒有電。

  到了最後關頭,高手是無招的,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還要什麼武術指導?

  我覺得快樂的生活是:——“工作時工作。游戲時游戲。吃飯時吃飯。睡覺時睡覺。”做每一件事都專注,根本沒虛位,煩惱如何有機可乘?

  原來在水中流血是不疼的。

  關於《菜根譚》,看似好淺,做起來不易,但見人與人之間關係,腐敗不可互信,不如抄些簡句,介紹此明代奇書吧:“路要讓一步,味須減三分”/“交友須帶三分俠氣,作人要存一點素心”/“凡事當留馀地,五分便無殃悔”/“藏巧於拙,寓清於濁”/“處世要道,不即不離”/“守口須密,防意須嚴”/“人生本無常,盛衰何可恃”/“禍福苦樂,一念之差”/“恬淡適已,身心自在”/……

  多試一次,不行,放棄了。我真的不甘心,難道輸給它嗎?不,“請再試一下,或者可以了呢?”…… 是的,結果忽然又恢複功能了!但這份堅持,非常累。而且不一定每回都因不服輸而贏。 隻是意外的幸運。人生很難打性格牌。

  鑪火純青的高手,要那個球,任何顏色任何角度,多可怕,總是大小通吃,得心應手,無敵寂寞,横掃一切,清台,歸於虛空。

  “惜”,除了疼惜之外,還有“珍惜”。心無旁鶩,以你爲重,給你最好的最真的,而不是標價最高的。 任何時間都想起你。在乎你的喜怒哀樂。記得你說過的每一句話(還有說這話時的神情、語氣、姿態、手勢……)。一切與你分享或分擔。喜歡“側耳旁聽”别人提及你的名字。想見你。等你(怕你等)。願意代你生病(甚至死)…… 這樣,最平凡最貧窮的女人,也是心靈上的貴婦。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