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4335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suiyuerushi (2010/11/19 10:54:32)  最新编辑:suiyuerushi (2010/11/19 11:05:44)
論積貯疏
拼音:lùn jī zhù shū

名文簡介

  作者:賈誼  類型:奏章
  成文時間:西漢文帝時期

作者介紹

   賈誼(公元前201-前169年),西漢洛陽人,我國古代著名政治家辭賦家。他青年時就通曉諸子百家之書,被漢文帝詔爲博士,遷太中大夫。他主張廢除秦朝法令,恢複周代的制度,改正朔,易服色,制法度,興禮樂。曾經多次上疏陳述政見,指責時弊。大臣周勃等人說他年少狂妄,文帝逐漸疏遠了他,外任他爲長沙王太傅。後來轉爲梁懷王太傅,鬱鬱不得志,33歲就病死了。

作品解題 

  《論積貯疏》選自《漢書·食貨志》。文題爲後人所加。是賈誼23歲時(前178)給漢文帝劉恒的一篇奏章。

  西漢建立初年,社會經濟一片凋敝。據《漢書·食貨志》記載,那時米價昂貴,饑饉遍地,人與人相食,物資匱乏,連天子出行都弄不到四疋同色的馬駕車,將相隻能乘牛車。漢高祖劉邦采取了一系列予民休養生息和“重農抑商”的政策,到漢文帝時,社會經濟逐漸恢複,但商賈、地主侵奪農民,土地兼並日益嚴重,廣大農民因破產而紛紛流入城市,成爲工商業的傭工或無業的游民,官僚、商賈的淫侈之風也日益增長,這些都嚴重影響農業生產和糧食的積貯,很不利於西漢封建政權的鞏固,同時北方匈奴的威脅也越來越嚴重,面對這種日益嚴重的内憂外患的實際情況,賈誼就向文帝上了這份奏疏,建議重視農業生產,以增加積貯。題目《論積貯疏》的意思是:論述有關積貯的重大意義的奏疏。疏,指分條陳述;作爲一種文體,它是古代臣下向皇帝條陳自己對某事的意見的一種文件,也稱“奏疏”或“奏議”。

作品原文

  管子曰:“倉廪實而知禮節。”民不足而可治者,自古及今,未之嚐聞。古之人曰:“一夫不耕,或受之饑;一女不織,或受之寒。”生之有時,而用之亡度,則物力必屈。古之治天下,至孅至悉也,故其畜積足恃。今背本而趨末,食者甚眾,是天下之大殘也;淫侈之俗,日日以長,是天下之大贼也。殘贼公行,莫之或止;大命將泛,莫之振救。生之者甚少而靡之者甚多,天下財產何得不蹶!漢之爲漢幾四十年矣,公私之積猶可哀痛。失時不雨,民且狼顧;歲惡不入,請賣爵、子。既聞耳矣,安有爲天下阽危者若是而上不驚者!  

  世之有饑穰,天之行也,禹、湯被之矣。即不幸有方二三千里之旱,國胡以相恤?卒然邊境有急,數十百萬之眾,國胡以饋之?兵旱相乘,天下大屈,有勇力者聚徒而衡擊,罷夫嬴老易子而咬其骨。政治未畢通也,遠方之能疑者並擧而爭起矣,乃駭而圖之,豈將有及乎?   
 
  夫積貯者,天下之大命也。苟粟多而財有餘,何爲而不成?以攻則取,以守則固,以戰則勝。懷敵附遠,何招而不至?今驅民而歸之農,皆著於本,使天下各食其力,末技游食之民轉而緣南畝,則畜積足而人樂其所矣。可以爲富安天下,而直爲此廪廪也,竊爲陛下惜之!
 
                              —— 節自《漢書·食貨志》

文章注評

  
賈誼畫像
賈誼畫像
  管子曰:
  管子:即管仲。後人把他的學說和依托他的著作,編輯成《管子》一書,共二十四卷。
  “倉廪(lǐn)實而知禮節。”
  倉里的糧食充足,百姓就懂得禮法。這句話引自《管子·牧民》。意思是,人民的生活富裕了,才能夠有禮法的觀念。倉,貯藏穀物的建築物。《呂氏春秋·仲秋》:“修囷(qūn)倉。”高誘注:“圓曰囷,方曰倉。”廪,米倉。實,充實,滿。而,同“則”,就,連詞。禮節:禮儀法度。廠開篇引經據典,言簡意賅,說明“倉廪實”,人民才能安分守己,從正面闡明積貯和治國治民的緊密關係,爲後文確立中心論點提出理論根據。
  民不足而可治者,
  不足:指衣食不足,缺吃少穿。治:治理,管理。
  自古及今,
  及:到。
  未之嚐聞。
  即“未嚐聞之”,沒有聽說過這回事。未嚐,不曾。副詞。之,指“民不足而可治”,代詞在否定句中作賓語,一般要前置。廠由管子之論加以引申和發揮,指出人民不富裕,國家就不能安定,政權就不能鞏固,封建統治就不能維護。以“自古及今”的歷史經驗爲據,論證積貯之重要。高屋建瓴,出語不凡。
  古之人曰:
  古之人:亦指管子,以下四句引自《管子·輕重甲》,與原文略有出入。廠不說“管子”,而言“古之人”,行文富有變化。
  “一夫不耕,
  夫:古代對成年男子的通稱。
  或受之饑;
  或:有的人,代詞。
  一女不織,或受之寒。”
  廠一夫一女的不耕不織,就有人受饑寒之苦,說明農業生產對人民的生活至關重要。再援引古訓,爲中心論點提供充足的埋論根據。
  生之有時而用之亡(wú)度,
 生之有時:生產有時間的限制。之,指物資財富,代詞。亡:同“無”。度:限制,節制,
  則物力必屈(jué)。
  則:那麼,連詞。物力:指財物,財富。屈:竭,窮盡。廠生產有限,消費無限,必使社會財富短缺,導致民不足而不可治。此亦由管子之論引出,並加以引申和發揮,以生產和消費的關係,從反面進一步揭示積貯的重要。
  古之治天下,至孅(xiān)至悉(xī)也,
  至:極,副詞。孅:通“纖”,細致。悉:詳盡,周密。
  故其畜(xū)積足恃(shì)。
  畜:同“蓄”,積聚,儲藏。恃:依賴,依靠。廠言古人深明民足致治之道,十分重視積貯,一旦發生不虞之事,就有應急的可靠物資保證。作者以“古之治天下”的事實,說明“畜積”與“治天下”的關係,從正面進一步強調積貯的重要,證明自己觀點的正確。 
 
  上爲一層,總結“古之治天下”重積貯的理論和經驗,闡明積貯與國計民生的重要關係,作爲立論的准則。 
今背本而趨末,
  背本趨末:放棄根本的事,去做不重要的事,此處是指放棄農業而從事工商業。古代以農桑爲本業,工商爲末業。背,背離,背棄。
  食者甚眾,是天下之大殘也;
  是:這,代詞,作主語。殘:害,危害,禍害。廠議論由古及今,古今相對,意在砭今,重點在今。先言當今背本之禍,棄農經商,生產少而消費多。分述其弊病之一,與篇首“倉廪實”相對照。
  淫侈(chǐ)之俗日日以長(zhǎng),
  淫侈之俗:奢侈的風氣。淫,過分,副詞。以:連詞。長:增長。
  是天下之大贼也。
  贼:害,危害,禍害。廠次言其揮霍奢侈成風而不事積貯。分述其弊病之二。與前文“生之有時而用之亡度”相呼應。“殘”“贼”二字,互文見義。
  殘贼公行,
  公行;公然盛行。
  莫之或止;
  即“莫或止之”,沒有人去稍微制止它一下。莫,沒有人,代詞。之,代詞,指“殘贼公行”之事。是“止”的賓語,前置。或,副詞,有“稍微”、“稍稍”之意。廠弊害公然流行,人們熟視無睹。合寫一筆。
  大命將泛(fěng),
  大命:國家的命運。將:將要,副詞。泛:通“覂”,翻覆,覆滅。
  莫之振救;
  即“莫振救之”。振救,拯救,挽救。廠危及國家命運,人們漠不關心。拓開一筆。
  生之者甚少而靡(mí)之者甚多,
  生之者:生產糧食、財物的人。靡:耗費。
  天下財產何得不蹶(jué)?
  何得:怎能。何,怎麼。蹶:傾竭,竭盡。廠既不開源又不節流,造成惡果必然嚴重。說明“背本”、“淫侈”兩害,是造成目前積貯不足的主要原因。與前文“生之有時而用之亡度,則物力必屈”遙相呼應。文中一“多”一“少”,對比鮮明;“蹶”字化抽象爲形象,給人印象具體深刻。
   漢之爲漢,
  意謂漢朝自從建立政權以來。這是個主謂短語,“之”是用於短語主、謂之間的助詞。爲,成爲,動詞。
  幾(jī)四十年矣,
  幾:將近,副詞。廠承上回顧建漢以來的事實,印證其說法,議論又深入一層。
  公私之積,
  公私:國家和個人。
  猶可哀痛。
  猶:還,仍然,副詞。可哀痛:指積蓄少得使人痛心。廠首先指出“公私之積”少到令人痛心的嚴重地步,以致造成如下可怕的形勢。總寫一筆,印證“天下財產,何得不蹶”。
  失時不雨,
  失時:錯過季節。雨:下雨,動詞。
  民且狼顧,
  且:將,副詞。狼顧:狼性多疑,行走時常回頭看,以防襲擊,比喻人有後顧之憂。此處形容人們看到天不下雨的憂慮不安。廠分述一筆,言一逢天災,因此人心不安。“狼顧”一詞,見百姓因積貯不足而憂心忡忡之貌,比喻生動新穎。
  
賈誼故居
賈誼故居
歲惡不入,
  歲惡:年景不好。惡,壞。不入:指納不了税。“入”是“納”的意思。
  請賣爵(jué)子,
  即請爵賣子。指富者向國家繳糧買爵位,貧者賣兒女爲生。漢朝有公家出賣爵位以收取錢財的制度。廠分述一筆,言一遇荒年,則朝廷賣官,危機四伏;百姓鬻子,慘不忍睹。局勢嚴重,驚心動魄。印證“大命將泛”。
  既聞耳矣,
  既:已經,副詞。聞耳:聞於耳,指上述嚴重情況傳到了皇帝的耳中。廠坐實一筆,遒勁有力。
  安有爲天下阽(diàn)危者若是而上不驚者?
  安:哪里,副詞。爲:治理。阽危:危險。阽,臨近。若是:如此,象這個樣子。上:皇上,皇帝。廠經濟的困蹶,是政治動亂的前奏,積貯不足是造成形勢危急的根源。作者以誇張和反詰的驚人之語提醒文帝,要警惕現狀,認識積貯之事刻不容緩,表明上疏目的。這與前文“民不足而可治者,自古及今,未之嚐聞”遙相呼應,與“古之治天下,至孅至悉也,故其畜積足恃”形成鮮明對照。
   上爲二層,闡明積貯不足的原因及其所造成的嚴重形勢,從反面論證積貯的重要。
   通過古今對比,理論和形勢的分析,從正反兩面充分論證了積貯的重要。
 
  世之有饑穰(ráng),
  饑穰:荒年和豐年。此處爲偏義複詞,隻指荒年。饑,災荒,《墨子·七患》:“五穀不收謂之饑。”穰,莊稼豐熟。
  天之行也,
  是自然界的固有現象。天,大自然。行,常道,規律。
  禹、湯被之矣。
  禹:傳說中古代部落聯盟領袖。原爲夏後氏部落領袖,奉舜命治水有功,舜死後繼其位。湯:商朝的開國君主。被:遭,受。之:代詞,指“饑穰”。傳說禹時有九年的水災,湯時有七年的旱災。廠承上段“失時不雨”、“歲惡不入”,引用史實說明世有災荒,自古而然,聖君亦不可幸免。然禹、湯如何對付,文章略而不述,但回索前文“古之治天下……其畜積足恃”,便可一目了然。論證周密,無懈可擊。
  即不幸而有方二三千里之旱,
  即:如果,假如,連詞。方二三千里:縱横各二三千里。廠“即”字承上一轉,開拓下文。
  國胡以相恤(xù)?
  胡以:何以,用什麼。胡,代詞。以,介詞。相:副詞,兼有指代接受動作一方的作用,此處指“方二三千里”的災區。恤:周濟,救濟。廠無法應付大範圍的天災,見不積貯之害一。假設一,反詰一。
  卒(cù)然邊境有急,
  卒然:突然。卒,通“猝”。急:緊急情況,指突然爆發的戰爭。
  數千百萬之眾,國胡以饋(kuT)之?
  饋:進食於人,此處指發放糧餉,供養軍隊。廠無法應付大規模的戰爭,見不積貯之害二。假設二,反詰二。以上爲分述。
  兵旱相乘,
  兵災旱災交相侵襲。指戰亂之後接着出現荒年。兵,兵災,戰禍,戰爭。乘,因,趁。
  天下大屈,
  大:非常,十分,副詞。屈:缺乏。廠假設三,合寫一筆,並提論說,指出無積貯的後果更爲嚴重。下文作具體分述。
  有勇力者聚徒而衡擊,
  徒:同夥。衡擊:横行劫掠攻擊。衡,通“横”。廠強者鋌而走險,聚眾搶劫暴動。後果之一。
  罷(pí)夫羸(léi)老易子而咬其骨;
  罷夫羸老:老弱的人。罷,通“疲”。羸,瘦弱。易:交換。廠弱者無法活命,易子而食,慘絕人寰。後果之二。
  政治未畢通也,
  意謂政治的力量還沒有完全達到各地,也就是說還沒有牢固地控制全國。畢,完全,副詞。通,達。
  遠方之能疑者,
  能:是衍文。疑者:指對朝廷反抗的人。疑,同“擬”,指與皇帝相比擬,較量。
  並擧而爭起矣。
  並:一同,副詞。擧:擧兵。爭起:爭先起來鬧事。廠逆者擧兵反叛,天下大亂。後果之三。
  乃駭(hài)而圖之,
  乃:才,副詞。駭:受驚,害怕。圖:謀劃,想辦法對付。 豈將有及乎?難道還來得及嗎?豈,難道,副詞。廠天災人禍,内憂外患,接踵而至,國家動亂不堪,到時都無法應付,見不積貯之害三。
   就應付自然災害和戰爭兩個方面,從國家存亡攸關的高度,闡明不積貯的危害,從反面進一步論證積貯的重要。
   本段連用三次反問,層層深入,步步逼進,意在引起文帝的重視,防患於未然。
 
 
賈誼故居
賈誼故居
  夫(fú)積貯者,
  夫:助詞,用在全句之前,表示一種要闡發議論的語氣。
  天下之大命也。
  大命:大命脈,猶言“頭等大事”。
  廠上爲一層,段首下一斷語,提出全文中心論點,直截了當指出積貯的重大意義,既總括第一段之所述,又挈領本段。
  苟粟(sù)多而財有餘,
  苟:如果,假如,連詞。粟:此處泛指糧食。
  何爲而不成?
  何爲:做什麼事。何,疑問代詞作賓語,前置。爲,動詞。廠粟多財有餘,爲而可成。從正面假設,總提積貯之利,既進一步強調中心論點,又概答第二段諸問。用一設問,加強語氣,既避平板之忌,又自然引出下文。
  以攻則取,
  以:憑,靠,介詞,後面省略賓語“之”。則:就,連詞。
  以守則固,以戰則勝。
  廠積貯充足,無往而不勝。連用三個排比,將積貯對於富國強兵的重要作用說得十分清楚。
  懷敵附遠,
  懷敵:使敵對者來歸顺。懷,歸向,使動用法。附遠:使遠方的人顺附。附,使動用法。
  何招而不至?
  招:招撫。何:疑問代詞作賓語,前置。廠積貯充足,招而能至,“敵”“遠”自會歸附,進一步闡明積貯對治國安邦的重要作用。上爲二層,說明積貯之利,是關係國家富強的根本大計。
  今毆民而歸之農,
  毆:通“驅”,驅使。歸之農:使動雙賓語,使之歸農。廠“今”字承上,又轉一論。
  皆著(zhuó)於本,
  都着落於本業,即都從事農業。著,“着”的本字,附着。
  使天下各食其力,末技游食之民,
  食其力:靠自己的勞力吃飯。末技:不值得重視的技能,此處指與“本業”相對的“末業”,即工商業。游食之民:游手好閑,不勞而食的人。游食,坐食,不勞而食。《荀子·成相》:“臣下職,莫游食。”楊倞注:“游食謂不勤於事,素餐游手也。”
  轉而緣南畝,
  緣南畝:走向田間,從事農業。緣,因,循,此處有趨向之意。南畝,泛指農田。廠論積貯之道,要發展農業,壓縮工商業,改造游民,使之轉向農業生產。與前文“背本而趨末,食者甚眾”、“淫侈之俗日日以長”互爲呼應,按照病根擷出趨吉避凶之術,針對性很強。
  則畜積足而人樂其所矣。
  樂其所:以其所爲樂,即樂於從事自己的本業(農業)。樂,以……爲樂,意動用法。所,名詞。廠預料由此而產生的良好效果,與前文所述現實形成鮮明對照,與篇首“倉廪實而知禮節”遙相對應,前後鉤連。作者將前景寫得如此美好,既進一步闡述了積貯的意義,又令人鼓舞,便於諷君納諫。上爲三層,針對突出的社會問題,提出加強積貯的根本措施。
  可以爲富安天下,
  可以:助動詞。爲:做到。富安天下:使天下富足安定。富安,使動用法。富,指食用充足;安,指政治安定。
  而直爲此廪(lǐn)廪也!
  而:但,卻,連詞。直:竟然,副詞。爲:造成,動詞。廪廪:同“懔懔”,危懼的樣子。指令人害怕的局面。廠言如重視積貯,本可使國家富足安定,然而因不事積貯而搞成這樣令人危懼的局面。前句回應本段開頭和篇首兩句,總括積貯的重大意義;後句照應前文有關不重積貯的文字,切中時弊。“而”字使語氣急轉直下,感情亦隨之遽變。“廪”字疊用,鏗鏘動聽,收傳神之效。
  竊爲陛(bì)下惜之!
  竊:私下,副詞,表示自謙。爲:替,介詞。陛下:對帝王的尊稱。
  廠惋惜之中飽含責備之意,規勸文帝趕快改弦易轍。一筆收煞全文,有情有力。上爲四層,表明自己的憂慮,隱見上疏的動機。
 
  闡明積貯之利及加強積貯的根本措施,從正面論證積貯爲“天下之大命”的中心論點。

作品譯文

  
賈誼
賈誼
  管子說:“糧倉充足,百姓就懂得禮節。”百姓缺吃少穿而可以治理得好的,從古到今,沒有聽說過這事。古代的人說:“一個男子不耕地,有人就要因此挨餓;一個女子不織布,有人就要因此受凍。”生產東西有時節的限制,而消費它卻沒有限度,那麼社會財富一定會缺乏。古代的人治理國家,考慮得極爲細致和周密,所以他們的積貯足以依靠。現在人們棄農經商(不生產而)吃糧的人很多,這是國家的大禍患。過度奢侈的風氣一天天地滋長,這也是國家的大禍害。這兩種大禍害公然盛行,沒有人去稍加制止;國家的命運將要覆滅,沒有人去挽救;生產的人極少,而消費的人很多,國家的財富怎能不枯竭呢?漢朝從建國以來,快四十年了,公家和個人的積貯還少得令人痛心。錯過季節不下雨,百姓就將憂慮不安,年景不好,百姓納不了税,朝廷就要出賣爵位,百姓就要出賣兒女。這樣的事情皇上已經耳有所聞了,哪有治理國家已經危險到這種地步而皇上不震驚的呢?

  世上有災荒,這是自然界常有的現象,夏禹、商湯都曾遭受過。假如不幸有縱横二三千里地方的大旱災,國家用什麼去救濟災區?如果突然邊境上有緊急情況,成千上萬的軍隊,國家拿什麼去發放糧餉?假若兵災旱災交互侵襲,國家財富極其缺乏,膽大力壯的人就聚集歹徒横行搶劫,年老體弱的人就互換子女來吃;政治的力量還沒有完全達到各地,邊遠地方敢於同皇上對抗的人,就一同擧兵起來造反了。於

  是皇上才驚慌不安地謀劃對付他們,難道還來得及嗎?

    積貯,是國家的命脈。如果糧食多財力充裕,幹什麼事情會做不成?憑借它去進攻就能攻取,憑借它去防守就能鞏固,憑借它去作戰就能戰勝。使敵對的人歸降,使遠方的人顺附,招誰而不來呢?現在如果驅使百姓,讓他們歸向農業,都附着於本業,使天下的人靠自己的勞動而生活,工商業者和不勞而食的游民,都轉向田間從事農活,那麼積貯就會充足,百姓就能安居樂業了。本來可以做到使國家富足安定,卻竟造成了這種令人危懼的局面!我真替陛下痛惜啊!

作品簡析

  
賈誼
賈誼
  這篇奏疏,是賈誼針對西漢初年在經濟上所面臨的嚴重危機,提出的要注意積貯的重要論文。它從不同角度論述了加強積貯對國計民生的重大意義,表現出一個地主階級政治家思想家的遠見卓識。他提出的主張,對於維護漢朝的封建統治,促進當時的社會生產,發展經濟,鞏固國防,安定人民的生活,都育一定的貢獻,在客觀上是符合人民的利益的,在歷史上有其進步的意義。同時,他的重視發展農業,提倡積貯的思想,即使至今,也仍有借鑒的價值。

  本文理論結合實際,緊密圍繞“積貯”的論題,從正反兩面逐層深入地來論證中心論點。文章第一段,首先引用管子之言和古人深知民足致治的事實,對古之治天下,重積貯的理論和經驗進行了總結,闡明積貯與國計民生的關係,從正面論證了積貯的重要。接着由古及今,聯繫實際,針對當前生產少,消費多,淫侈之風滋長,不重視積貯,國家有覆亡可能的危險形勢,說明不重積貯的危害,從反面論證了積貯的重要意義。這樣通過古今對比,理論和形勢的分析,從正反兩面對中心論點進行了有力的論證。第二段,則就應付自然災害和戰爭兩個方面,從國家存亡攸關的高度闡明不積貯的危害,從反面進一步論證了積貯的重要。至第三段,則在前面充分闡述的基礎上,水到渠成地歸納出“夫積貯者,天下之大命也”的中心論點,並與第二段及第一段的有關部分進行對比論證,闡明積貯之利是關係國家富強的根本大計,重視農業生產,是加強積貯的根本措施,從正面更深入一層論證了積貯的重要意義。文章這樣圍繞中心論點,引古證今,理論結合實際,進行正反對照,並以確鑿的論據,嚴密的邏輯,層層深入進行論證,把道理說得清楚透徹,有條不紊,令人信服.

影響與傳播

  賈誼井本文選自《漢書·食貨志》。標題爲後人所加。
  
  漢文帝時期,是封建時代的所謂“盛世”,即舊史家豔稱的“文景之治”的前期。這時,由於秦末衰敝的社會經濟的恢複和發展,人民生活得到相對安定,社會呈現出繁榮的景象。但是隨着社會財富的增加,統治階級中“淫侈之俗,日日以長”,權貴豪門大量侵吞農民土地,土地高度集中;農民被迫大批破產流亡,農業遭到嚴重破壞;糧食匱乏,國家賣官爵,百姓賣子孫,甚至出現了“易子而其骨”的慘狀發生。貧富懸殊,“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立錐之地。”(《漢書·食貨志》)民不聊生,社會矛盾漸趨尖銳。
  
  賈誼是一個有遠見卓識的政治家和文學家。他從緩和階級矛盾、鞏固封建統治的立場出發,不像世俗之士一樣,一味地粉飾太平;而是敢於正視現實,揭露時弊。他從太平盛世的背後看到了嚴重的社會危機,這在他向文帝上的《論積貯疏》中做了大膽的揭露,並提出了他的改革政治的主張。賈誼在政治上是個失敗者,但他的政論卻能處處針砭時代症結之所在,明確提出改進的措施,對後世的政治和散文的發展,都起過較大的影響。

專家點評

  《論積貯疏》課件所謂“積貯”,就是屯積五穀,以防備水旱兵災。本文首先引用管子“倉廪實而知禮節”和“一夫不耕,或受之饑,一女不織,或受之寒”的論斷,從理論上闡明糧食儲蓄對於鞏固封建政權的重大政治作用和深遠的歷史意義。接着指出西漢建國近40年,由於“生之者甚少,而靡之者甚眾”,指出“公私之積,猶可哀痛”,國家時有糧食匱乏導致顛覆的危險。緊接着提出積貯以備災荒的主張,指出不積貯糧食的危害:一旦發生旱災,國家無以賑災;萬一邊境有急,國家無以籌糧;這樣“兵旱相乘,天下大屈”,萬一有人聚眾作亂,則後果不堪設想。這樣就從反面論證了爲了内安社會,外禦強敵,儲備充足的物資是必要的。最後從正面歸結到“夫積貯者, 天下之大命也”, 指出“苟粟多而財有餘, 何爲而不成”、“懷敵附遠,何招而不至”的大利。同時,進一步提出了“驅民而歸之農,皆著於本,使天下各食其力”的具體辦法。賈誼在文章中還毫不隱諱地揭露了當時人民備受饑寒的困苦生活,對統治階級驕奢淫逸、揮霍無度提出嚴厲的批判,言辭犀利激切。
 

 




    词条分类[我來完善]

  • 按学科分类: 文学
  • 按行业分类:
  • 按地域分类:
  • 开放式分类: .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