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1963 次 历史版本 5个 创建者:桃花落 (2010/10/6 13:57:21)  最新编辑:于归 (2011/11/4 9:47:42)
《步步驚心》
拼音:Bu Bu Jing Xin
同义词条:小说步步惊心,步步惊心小说,步步惊心
步步驚心
步步驚心

  十年來,你可曾被一段愛情感動?可曾爲一段愛情落淚?全年齡段言情主義大作,感動所有女性的愛情讀本。帶着言情界沉寂十年的感動席卷而來,索要你深埋心底的那一滴愛情淚,若曦是倔強的、任性的女子,和阿哥鬥嘴、和格格打架,連康熙都笑說她是“拼命十三妹”。這樣一個女子原本是繁華都市的一名白領,卻因一腳踏空而穿越了時空的隧道。她帶着對清史的洞悉進入風雲詭變的宮廷。她知道自己不該卷入這場九王奪嫡的爭鬥中,可心不由己,因爲這里有她所愛的,也有愛着她的……
 

基本信息

步步驚心
步步驚心
  1:《步步驚心》(上) 
  出 版 社: 海洋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6-4-1
  字 數: 160000
  版 次: 1
  頁 數: 243
  印刷時間: 2006/04/01
  紙 張: 膠版紙
  I S B N : 9787502765590
  包 裝: 平裝
 
  2:《步步驚心》(下)
  出 版 社:民族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6-6-1
  版 次: 1
  頁 數: 191
  印刷時間: 2006/04/01
  紙 張: 膠版紙
  I S B N : 7105077506
  包 裝: 平裝

内容簡介

若曦
若曦
 
  若曦是倔強的,也是任性的女子,和阿哥鬥嘴、和格格打架,連康熙都笑說她是“拼命十三妹”,這樣一個女子帶着對清史的洞悉進入宮廷。她知道自己不該卷入這場九王奪嫡中,可心不由己,她所愛的,愛她的……

     正是盛夏時節。不比初春時的一片新綠,知道好日子才開始,所以明亮快活,眼前的綠是沉甸甸的,許是因爲知道絢爛已到了盡頭,以後的日子隻有每況愈下。

     已是在古代的第十個日子,可我還是覺得這是一場夢——隻等我醒來就發現仍然有一堆的財務報告等着自己,而不是在康熙四十三年;仍然是芳齡二十五的單身白領張小文,而不是這個還未滿十四歲的滿族少女。

作者簡介

 
桐華
桐華
  桐華,女,知名女作家,悦讀紀簽約作者。網絡連載時用的筆名是張小三。

  她曾爲“晉江文學網”上的作者,現在“四月天文學網”上發文。畢業於北京大學,曾在中國銀行從事金融分析工作,現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讀財經類專業碩士。
 
  《步步驚心》舊版 (海洋出版社2006年4月出版上冊、民族出版社出版下冊)/ 新版 (花山文藝出版社2009年1月出版)

  《大漠謠》(河南文藝出版社2006年11月出版)

  《大漠謠終結篇》(河南文藝出版社2007年1月出版)

  《雲中歌》(作家出版社2007年9月出版,附書簽)

  《雲中歌Ⅱ》(作家出版社2008年2月出版,附書簽,ENO(漫友常駐畫手)繪制海報一張)

  《雲中歌Ⅲ》(作家出版社2008年4月出版,附書簽,ENO(漫友常駐畫手)繪制海報一張)

  《被時光掩埋的祕密》(朝華出版社2008年12月出版)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江蘇文藝出版社2010年1月出版)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終場》(江蘇文藝出版社2010年4月出版)

  《步步驚心續》續寫本《許你來生》

作品目錄

 
步步驚心
步步驚心
  第一章 心中悒鬱,每日左思右想,病好得更加慢,時有反複,待全好時... 
  第二章 十一月二十日,良妃娘娘薨。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在繪制... 
  第三章 從去年十月就開始查“托爾齊等結黨會飲案”,在大家脖子都等... 
  第四章 顧不上疼痛,我忙跪下磕頭請罪,抬眼看卻是十阿哥。他顯然未... 
  第五章 我猛地抬頭看向康熙,正對上他洞察秋毫的目光,又忙俯下頭。... 
  第六章 自從十阿哥大鬧乾清宮後,就一直躲着我,有時遠遠看見他的身... 
  第七章 十三阿哥正立於桂花樹下,横笛而奏,全無平日嘻笑不羈的樣子... 
  第八章 他憐憫地凝視着我說:“皇阿瑪這麼多年一直如此疼你,固然是... 
  第九章 距十三阿哥被囚禁已經七天,四阿哥謝絕一切朝事,稱‘未能及... 
  第十章 四阿哥回頭看了他們一眼,緩緩放開我,立起,轉身。三人隔着... 
  第十一章 我道:“門沒關!”說完,嗓子難受,又趴着咳嗽起來,來人幫... 
  第十二章 草原上的日子總是過得份外快,不知不覺間夏季已過去。敏敏和... 
  第十三章 四阿哥提步而去,我叫道:“我有話問你。”他停了腳步,人卻... 
  第十四章 剛能下地行走,浣衣局就派人來命我收拾東西過去。玉檀忙找了... 
  第十五章 康熙六十年五月,十四移師甘州,企圖乘勝直搗策旺阿拉布坦的... 
  第十六章 隆科多抹了抹眼淚站起道:“皇上駕崩前,已面諭臣,‘皇四子... 
  第十七章 側頭看向他,他撑頭,眉頭緊蹙地盯着眼前的文件。我盯了半晌... 
  第十八章 胤禛問:“什麼事?”十三跪倒就磕頭,連磕了三個頭道:“臣... 
  第十九章 看着眼前的報表,不禁展了一個大大的懶腰。一個多月的辛苦,... 
  第二十章 “若曦,聽話!起來喝些清粥。”我閉着眼睛,聽而不聞。胤禛... 
  第二十一章 我跪在佛像前,凝視着微微而笑的佛,你究竟懂什麼?那些讀去... 
  第二十二章(上) 高無庸來了三四次問我要回音,巧慧每次都幫我敷衍着說:“還... 
  第二十二章(下) 終於消失隱沒,我仍舊呆望了半晌方才慢慢縮回身子。十三臉色... 
  後記 雍正二年 五月胤禛讀到“……馬爾泰氏戴紅蓋入府……”

步步驚心小說結局

若曦
馬爾泰·若曦

  梅花剛落盡,三兩枝性急的杏花,已經灼灼地挑在雨幕里,嫩白的花瓣托着嬌黄的花蕊,柔和而清新。許是靠着溫泉的原因,地熱較盛,近湖的幾株杏花開得尤其好。一泓乍暖還寒的春水,映着岸上堆雪繁花,籠罩在輕紗似的煙雨中,春意盈盈。

  巧慧打傘扶我賞了會花道:"小姐,近日你精神差了很多,經不得雨中久站,回去歇着吧!這花謝了還會開的。"我心中暗歎了聲"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面上卻笑應道:"走吧!"

  進屋子讓巧慧磨墨,凝神練了好幾篇字,心中的思念方稍緩。手里隨意握着鼻煙壺,身上搭着條薄毯靜看門外一川煙雨。那天的雨要比現在大得多,他披着黑色鬥篷從漫天大雨中走進來,無意中卻替我化解了一場沖突。當時彷似未留意的一幕幕,都在一遍遍的回憶中變得無比清晰。我甚至能記起他鬥篷内微濕袖口的花紋。

  拿起鼻煙壺,細看了一回,再次忍不住笑起來。笑聲未落,心情卻忽似門外煙雨,迷迷蒙蒙起來,三隻打架的小狗,一個芳魂已逝,一個幽禁,一個在這里靜坐等候花落。

  "主子!"沉香輕輕搖醒我道:"主子累了上床歇息吧!這兒正對着風口,容易着涼。"我搖搖頭道:"我不困。"沉香看着我欲言又止。我笑説:"有話就直説吧!"沉香道:"要不要請大夫看一下,奴婢看主子最近時常打盹,有時剛説完話,一轉頭已經睡着。奴婢聽説……聽説有喜時多眠。"

  我微微笑了下道:"我知道你是爲我好,不過你隻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沉香忙道:"是,奴婢明白。"

  巧慧把傘擱在門外,手里握着一大枝杏花進來,沉香笑讚了兩句,趕着去尋瓶子。我道:"何必呢?還特意又跑一趟。"巧慧笑道:"我看小姐喜歡,摘回來讓小姐看。省得立在雨中一站半晌。"我腦中掠過一個同樣嬌笑着手持杏花的女子,忙揮開,專注地看巧慧和沉香插花。

  身子越來越懶,晚上常常似睡似醒至天明,白天卻經常説着説着話就走神,自個什麼都不知道。連十四都覺得不對勁,吩咐着請大夫。拖延了幾日,終是沒有拗過十四,讓大夫來看。

  換了三四個大夫卻都説的是同樣的話,"油盡燈枯。"十四由最初的驚怒交加,不能相信到最後的哀憫憐惜,巧慧背過我隻是抹淚,一轉頭還要笑對我。我握着巧慧的手,心内歉疚,她送走了姐姐,如今又要送我走,苦楚非同一般。

  手上力氣漸小,每天已練不了幾個字。思念無處可去,從心里蔓延到全身,日日夜夜,心心念念不過是他。離開他才知道我身上滿是他的烙印,寫他寫的字,飲他喝的茶,用他喜歡的瓷器式樣,喜歡他喜歡的花,討厭大太陽,喜歡微雨……

  清晨,白茫茫的霧中,胤禛一身黑袍,站在景山頂端俯看着整個紫禁城,我大喜,急急向他跑去,一面叫道"胤禛",他卻一直不回頭,而我怎麼跑也不能靠近他,留給我的隻是一個冷漠孤絕的背影。

  我又急又悲,正無可開交。巧慧輕搖醒我,一面替我拭汗,一面問:"做噩夢了?"

  "從愛生憂患,從愛生怖畏;離愛無憂患,何處有怖畏?是故莫愛着,愛别離爲苦。若無愛與憎,彼即無羈縛。"我隻惦記着離愛可以無羈縛,可恨呢?那是否是更大的羈縛?遺憾呢?那是否會讓心日夜不得寧靜?

  我愣了好一會,吩咐道:"幫我研墨。"巧慧陪笑勸道:"今日就别練了,等明日好些了再寫。"我道:"我要寫封信,你幫我准備箋紙。"

  沉香扶我起身,我默默想了會,持筆而書,停停寫寫,寫寫停停,大半日才寫好。

  胤禛

  人生一夢,白雲蒼狗。錯錯對對,恩恩怨怨,終不過日月無聲、水過無痕。所難棄者,一點癡念而已! 當一人輕描淡寫地説出"想要"二字時,他已握住了開我心門的鑰匙;當他扔掉傘陪我在雨中挨着、受着、痛着時,我已徹底向他打開了門;當他護住我,用自己的背朝向箭時,我已此生不可能再忘。之後是是非非,不過是越陷越深而已。
  話至此處,你還要問起八爺嗎?
  由愛生嗔,由愛生恨,由愛生癡,由愛生念。從别後,嗔恨癡念, 皆化爲寸寸相思。不知你此時,可還怨我恨我?惱我怒我?紫藤架下,月冷風清處,筆墨紙硯間,若曦心中沒有皇帝,沒有四阿哥,隻有拿去我魂魄的胤禛一人! 相思相望不相親,薄情轉是多情累,曲曲柔腸碎。紅箋向壁字模糊,曲闌深處重相見,日日盼君至。

  若曦

  又仔細看了一遍,封好,在信封上寫道:"皇上親啟".

  巧慧和沉香忙把我扶上床躺好,我閉眼吩咐道:"請十四爺過來。"話音未落,十四掀簾而進,巧慧和沉香忙退出。

  十四坐在床沿,含笑柔聲問:"今日可有什麼特别想吃的?"我道:"沒有,清淡些就好。"

  十四道:"你不是説小時愛吃陽關的"咯什紅"嗎?我已經命人去置辦。對了,還命人去請會彈胡西塔爾的琴師,估摸着明後日就能到,到時你有什麼想聽的曲子命他奏給你聽。"

  我笑了下以示感激,從枕下抽出信遞給他道:"麻煩爺把這個呈給皇上。"十四笑意微僵,默默瞅了半晌後道:"好的!"我握着他手求道:"要快一點!"十四點點頭道:"本來有摺子明天要上呈,索性這就命人一塊送走。"説着起身快步而出。

  我心下微松口氣,開始算日子。這里距京城不過二百五十里,快馬加鞭,也就兩三個時辰的路程。現在送走,晚上就該到,算富裕些,最遲明天也能到。他下過聖旨不許拖延或晚遞摺子,那要麼明日,要麼後日就能看到信了。路上時間就算一天,那我三天後也許就能見到他。三天!

  第四日清晨,特意讓巧慧幫我穿了舊衣。心里似喜似悲,隻是盯着窗外發呆。十四來看我時,被我借口想歇息打發走了。

  日頭漸高,當空,西斜,我心情一點點黯淡。當天地拉攏世間最後一縷亮光時,整個人也徹底陷入黑暗中。

  巧慧看我直勾勾盯着窗外不言不動,低聲問:"小姐是在等皇上嗎?"我喃喃道:"他不肯見我,不肯原諒我。他原來如此恨我,竟連最後一面也不肯見。不!他肯定連恨都沒有,隻是覺得不相關,不關心,不在乎而已。"

  巧慧捂住我嘴,一面替我擦淚一面道:"也許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朝堂上的事情很難説,被絆住了也是有的。皇上不會不見小姐的。"我心頭忽跳出一線希望,緊握着巧慧手問:"他還是會來的,對嗎?"巧慧拼命點頭:"會的,一定會的。"

  又是一天漫長的等待,一分一秒都過得那麼慢,我希望時間快一點,讓他出現。可緊接着又開始覺得時間怎麼過得這麼快,他還未出現,怎麼就已是下午?慢一點,再慢一點,好讓他出現。

  希望升起,但又隨着太陽的落去消失。我輕歎道:"他不會來了!"可心中依舊不死心,第三日面上淡淡,渾不在意,心里卻一直暗暗期待,當太陽開始西斜時,我笑對巧慧説:"他不會來了。"巧慧抱着我,眼淚無聲滴落在我衣上。

  紅塵再無可留戀,該交托後事了。我笑對巧慧説,"有些事情要吩咐你,你一定要記牢了!"

  巧慧哭道:"以後再説吧,今日先歇息。"我搖搖頭,開始一一囑咐巧慧,將綠蕪的事情也告訴了她,巧慧一面落淚一面點頭。最後巧慧哭問:"如果十三爺也不來,我該怎麼辦?"我笑説:"十三爺肯定會來的。"

  ――――――――――

  難得的好睡,醒來時天已透亮,巧慧看我睡得香甜,眉頭舒展了許多,問我穿什麼。我道:"那件月白的,袖口繡着木蘭花的。"巧慧依言服侍我穿好,又替我插好發簪,戴好耳墜。我仔細打量着自己,因爲臉瘦了,顯得眼睛格外大,膚色份外蒼白,越發襯得眼瞳漆黑。巧慧看我皺眉,忙替我撲了些胭脂上去,卻沒什麼好轉,

  我笑道:"算了!"倚在她肩頭閉上眼睛,巧慧和沉香把我扶到床上躺好,我隻覺得累,暈沉沉又睡了過去。

  恍恍惚惚間,覺得有人坐在床旁,輕撫我的臉頰,溫柔憐惜,心中大喜,叫道:"胤禛,你來了?"十四微愣,應道:"是,我來了。"是胤?,而非胤禛.喜悦迅速散去,悲傷沒頂而來。

  十四笑問:"彈胡西塔爾的琴師來了好幾天了,要聽嗎?"我想了下道:"帶我出去走走,杏花已經謝了吧?"十四忙命人用軟兜抬我出去。

  陽春三月的太陽暖意融融,我卻覺得身子越來越冷。十四在一旁邊走邊説:"杏花雖謝了,可桃花卻開得正好。"我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一片燦若霞錦的豔紅桃花,迎風怒放,恣意燃燒。

  下人早已在草地上鋪好毯子,十四抱我下來坐好,讓我靠在他身上,靜靜看着桃花,"好看嗎?"我輕聲道:"草色堪綠染,桃花紅欲然。"越發覺得冷起來,十四把我往懷里攬了下問:"冷嗎?"我微搖了下頭。

  不知從哪個院落響起了胡西塔爾的聲音,滄桑的男子歌聲遠遠傳來,時弱時響。我聽了會道:"不象維語。"十四道:"倒是奇怪!竟然是首藏歌,六世*喇嘛倉央嘉措寫的。"

  我低聲道:"求你件事情,一定要答應我!"十四毫不猶豫地説:"我答應!"我緩了口氣道:"我不想氣味難聞,我死後,立即將我火化掉,然後找個有風的日子灑出去……"十四未等我説完,就捂着我嘴道:"你要幹什麼?化骨颺灰嗎?"我喘笑了兩聲道:"不是的。我一直希望能自由自在地來去,卻關在紫禁城中一生,死後我再不要任何束縛。隨風而逝多麼美!埋在地下有什麼好?黑漆漆的,還要被蟲子吃。"十四又捂住我的嘴不讓我説。

  古人就這些地方看不開,我眨了下眼睛示意不説了,十四方拿開手。"這是我的心願,答應我吧!"十四沉默半晌,深吸口氣道:"我答應!"

  一番話説完,已再無力氣,靜靜看着頭頂的桃花。十四問:"若曦,如果有來世,你還會記得我嗎?"眼前的桃花越來越迷蒙,漸漸變成一團粉紅煙霧,越飛越遠,隻有一個絕不肯回頭的孤絕背影越發清楚,我喃喃道:"我會和孟婆多要幾碗湯,把你們都忘了,忘得一幹二淨。允禵, 好好活着,把過去都忘了,忘記八……八……"

  其時恰巧一陣風過,滿樹桃花簌簌而落,彷若一陣紅雨而下,落得若曦滿身都是,月白群衫上點點嫣紅。漫天飛舞的緋紅花瓣下,允禵紋絲不動地坐了良久,忽地緊緊摟住若曦,頭抵着若曦的烏發,一顆眼淚顺着面頰滑下,恰滴落在若曦眼角,欲墜未墜,倒好似若曦眼中滴下的淚。

  忽強忽弱的藏歌遙遙回盪在桃花林間,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步步驚心經典語錄

 
步步驚心
步步驚心
  胤禛
  人生一夢,白雲蒼狗。錯錯對對,恩恩怨怨,終不過日月無聲、水過無痕。所難棄者,一點癡念而已! 當一人輕描淡寫地說出“想要”二字時,他已握住了開我心門的鑰匙;當他扔掉傘陪我在雨中挨着、受着、痛着時,我已徹底向他打開了門;當他護住我,用自己的背朝向箭時,我已此生不可能再忘。之後是是非非,不過是越陷越深而已。
  話至此處,你還要問起八爺嗎?
  由愛生,由愛生恨,由愛生癡,由愛生念。從别後,嗔恨癡念, 皆化爲寸寸相思。不知你此時,可還怨我恨我?惱我怒我?紫藤架下,月冷風清處,筆墨紙硯間,若曦心中沒有皇帝,沒有四阿哥,隻有拿去我魂魄的胤禛一人! 相思相望不相親,薄情轉是多情累,曲曲柔腸碎。紅箋向壁字模糊,曲闌深處重相見,日日盼君至。(若曦)
 
  生死契闊,與子成悦;執子之手,與子擕老
  彼此關心照顧,非關風月,隻爲真心。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由愛生嗔 由愛生恨 由愛生癡 由愛生念 自從别後 嗔恨癡念皆化爲寸寸相思。

  《十誡詩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憶。
  第五最好不相愛,如此便可不相棄。
  第六最好不相對,如此便可不相會。
  第七最好不相誤,如此便可不相負。
  第八最好不相許,如此便可不相續。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有花堪摺隻需摺  莫待無花空摺枝

  相愛容易相守難 不如歸去..不如歸去..


  出其東門,有女如雲。
  雖則如雲,匪我思存。
  縞衣綦巾,聊樂我員。
  出其,有女如茶。
  雖則如茶,匪我思且。
  縞衣茹,聊可與娛。”

  手里捏着信,坐在桌前,半日沒動,最後還是慢慢拆開了信封。仍然是上等的百合香熏過的簽紙,溫柔中含着剛勁的蠅頭小楷。
 
  式微,式微!胡不歸?
  微君之故,胡爲乎中露!
  式微,式微!胡不歸?
  微君之躬,胡爲乎泥中!”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萬化參差誰信道,不與群芳同列。浩氣清英,仙材卓危!(良妃娘娘薨)

  一曲吹畢,十三手握玉笛,起身踱了幾步,慢聲吟道:
  赤欄橋外柳毿毿,千樹桃花一草庵。
  正是春光三月里,依稀風景似江南。
  片月銜山出遠天,笛聲悠颺晚風前。
  白鷗浩盪春波闊,安穩輕舟淺水邊。

  從喜生憂患,從喜生怖畏;離喜無憂患,何處有怖畏?
  從愛生憂患,從愛生怖畏;離愛無憂患,何處有怖畏?
  是故莫愛着,愛别離爲苦。若無愛與憎,彼即無羈縛。
  唯所愛之人,才能傷你!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我柔聲說:“敏敏,月亮和星星很難說哪個更好的,如果你不要隻是爲錯過月亮而低頭哭泣的話,也許會看見繁星滿天呢!那也是不遜於月亮的美景!”

  我腦中忽地浮現:音漸不聞聲漸消,多情總被無情惱!人若無情,也許才真正能遠離煩惱!

  我聽得呆呆,我以爲佐鷹是因爲情難自禁才追敏敏而去,卻不料竟是如此,這就是我以爲的真心?爲什麼太陽背後總有陰影?

  我喃喃道:“有區别的!肯定有區别的!即使疼痛我也寧願要真實,而不願在花好月圓的虛假甜蜜中。”

精彩書評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愛别離,怨長久,求不得,放不下。
  每每看到一句話,我的心中都鬱鬱難抑。眼前總會閃現那個青衫男子的身影。他才華横溢,天潢貴胄,胸懷寬廣,志比天高,卻逃脱不了這人生八苦。

  生:
  人們常說投胎爲人是來這人世受苦的,所以嬰兒都是哭着落地的。生是一個人苦難的開始,對他亦是如此。
  他是皇子,天潢貴胄,可是他的額娘卻偏偏身份卑微。在那個子以母貴的封建王朝,這樣的身份太尷尬了。冥冥之中,他與他心中的那把明黄的寶座失之交臂了。

  老:
  時間是個很可怕的東西,當它無情的在你的額頭上平添皺紋的時候,它也在你的心里留下來一道道的痕蹟,撫不平拭不去。
他未至垂暮之年,不過而立之年,卻不再是那個志比天高的八阿哥了。四十多年的身世沉浮,那個溫潤如玉的胤禩已經遠去,隻留下那個在晚秋時獨自賞菊的阿其那了。憑欄而立他依舊俊朗,可是他早已沒有當年的心性了。他在那場皇權的角逐中敗了,失去了王爵,失去了尊貴的名字,失去了摯愛的妻子,也失去了自由。在這空盪盪的王府中慢慢的老去。這隻曾經翱翔於萬丈雲端的雄鷹,如今被困在金絲籠中獨自老去,隻是他心中仍然清楚地記得那遨游藍天時的美妙感覺。

  病:
  人吃五穀雜糧,沒有不生病的。隻是病在心里,縱是華佗在世也無能爲力。
  在他最春風得意時一道聖旨猶如晴天霹靂落到了他的手中。他的父皇責他心高險惡,又言父子之恩絕矣,之後聽了他的食俸、爵俸。他病了,心里病了。他知道聖明如皇上怎會看不出這是蓄意的陷害,他知道他從小到大的英雄夢自此破滅了。回到京城他到處潛行不願見人,不是不願而是不能,他錯就錯在在朝臣中太有威信了,以至於他的父皇爲了打擊他甚至不惜讓他背負這不忠不孝的罵名。心里抑鬱難平他最終還是病倒了,在他垂危之時他的父皇下旨令將其移回京城。他接到聖旨的時候沒有痛心氣憤,而是奉旨回府。最後他終於病愈,或許一場重病讓他看清,讓他明白,大阿哥和太子就是他的前車之鑒。他在到達終點的最後一刻倒下了,眼睜睜的看着終點卻已經被淘汰出局了。

  死:
  始皇東海尋長生不死之藥,武帝鍊丹覓千秋萬歲之法。秦皇漢武一世的英雄,卻終於在歷史的長河中泯滅了,隻在青史上留下了一個名字,最後化爲一杯黄土散滅在空中。
  他在四十五歲的時候離開了人世,離開了滿是欲望的塵世。他帶着未酬的壯志離去了,他帶着傷痛離去了。他的發妻被下旨處死了,挫骨颺灰,他痛徹心扉。記得那年的春,他站在荷塘邊,她最喜歡的地方。仿佛看見一個青衫男子手擕素手,並肩漫步在紅菂欄邊,隻是當時他不懂得珍惜,不懂得原來這就是幸福。現在懂了,可是佳人已逝,如今是物是人非了。他出神的站着,名字被更改了,自由被限制了,這些於他已經不重要了,也傷害不了他了。這塵世惟一令他牽掛的就是他的獨子,他提起筆請旨爲兒子更名菩薩保。聖旨下來了皇上准了,他望着天笑了笑,他解脱了,在病痛的摺磨下,他逝去了。那一瞬他看到她沖他微笑,猶如他用喜秤挑起喜帕時見到的那一抹微笑一樣。“原來幸福一直在身邊,隻是我總是貪戀别人的風景。”他自嘲的想。這輩子,他愛過,恨過,努力了,失敗了。生命曾經絢爛如煙花,熄滅了卻留下那一瞬的美好。他微笑着闔上眼睛,一生的愛恨情仇隨着那最後的一抹微笑都逝去了。

  愛别離: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隻道是尋常。從詩經到漢賦再到唐詩宋詞直至現代詩歌,悼亡詩都如一支哀傷的曲子,縈繞在心頭久久不能淡去。
  她是他的妻,是安親王疼愛的外孫女。從小得天獨厚,萬千寵愛集一身的女子。他們的婚姻更多是出於政治的原因,他需要靠她顯赫的身份來提高自己在宗室中的地位。隻是他不明白,被眾星捧月般嬌寵的格格爲何會嫁給一個並不得寵的阿哥。不過他很快就淡忘了這個疑問,畢竟她並不是他心儀的女子。她的妒忌猜疑,他隻道是刁蠻任性。他不知那是因爲她愛他,她無法忍受自己的丈夫和自己貌合神離。驕傲如她,怎會甘於這别面上的相敬如賓。但是她不是陳阿嬌,鬧過之後她仍舊默默地愛着他,守着他,等着他。不是因爲相信什麼守得雲開見月明的鬼話,而是因爲她再也離不開他。自從那年見到倚橋沉思的他,她的目光就再也無法從他的身上移開。她閉門練字,隻因他的字受到皇上的指責。她挑燈讀兵書戰法,隻因他隨駕出征。紅燭下她認真的將四處打聽來的前線的消息記錄下來,一點點的拼湊出他的樣子,他的近況。而他卻從來不知道這些,直到他受到了懲處。原來那些整日圍着他阿諛奉承的人躲開了,他才發現原來一直以來一直有一個人默默地陪在他的身邊。無論自己的選擇是什麼,她都不離不棄。然而上天似乎從來不眷顧他,他向他的皇兄低下他那顆高貴的頭,但他的皇兄依舊不放過他,一貶再貶,一罰再罰。他默默的承受着,因爲他的身邊還有她。然而一道聖旨降臨了,將他最後的希望打碎了。他隻得含着淚將那封用血淚寫就的休書遞給她,或許這樣她就不用陪着自己受苦了,他安慰着自己想道。她望着他,望着自己愛了一輩子的男人,接過休書依舊高昂着頭離去了,她害怕眼中的淚水會留下來。她不舍得離開她,但她知道自己必須離開,因爲她愛他所以必須離開他。三十多年的相依相戀,離開了他,她卻不知道該如何活下去。她慢慢的點燃帷帳,額駙府外他望着滿天的火光,哀號着,痛哭着。
  過盡千帆他終於找到了真愛,可是她卻因爲愛自己而離開自己。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隻是此時闌珊處早已人去樓空。而是,傷情處,高樓望斷,燈火已黄昏。

  怨長久: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能夠一笑泯恩仇的人少之又少,所以人們才會一聲糾纏於這愛恨情仇之間,深受其苦,深受其累,卻無法抽身而出。
  我想他的心里是有怨的。他怨天,怨上天讓他降生在這紅牆之内,一生的痛苦皆因他的身份。他怨天,怨上天讓他有滿腹的才華卻無處施展,一生的起伏皆因他的才智。他怨天,怨上天讓他有帝王之才卻無帝王之命。不知那個被幽禁的溫潤如玉的男子,是否會想周瑜一般感歎:既生瑜,何生亮。他怨天,他該怨天。天意弄人,給了他希望,又一次次的擊碎。他的父皇器重他,他的伯父稱讚他,他的弟兄們爲他馬首是瞻,朝中的重臣推擧他。但他卻輸了,他在那場皇位的爭奪中敗下陣來。所有的人都欣賞他,隻是上天不眷顧他。他怨天,怨上天的無情,造成了自己一生的痛苦。

  求不得: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參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游哉,輾轉反側。
  這是第一個令他心動的女子。空穀中他聽到一陣如銀鈴般的笑聲,他驅馬上前,看到了她在馬上矯健的身姿。那一刻他驚呆了,她已經走進了他的心里。幾年過後,他終於如願以償娶到了她。跳動的燭光映着那張令他魂牽夢縈的臉龐,但是他卻愣住了,眼前這個身着喜服面如桃花的女子,端坐着面無表情神情呆滯的看着自己。那雙曾經澄澈的猶如一泓清泉的眼眸,此刻卻如一潭死水,吞噬着他。他悵然若失,隨着隱情的揭開,他知道若蘭的心中早已有了另一個人。他不放棄,他相信時間可以淡忘一切,他仍舊無微不至的關愛着她。隨着西北傳來的消息,精於馬術的她墜馬了。他們的孩子失去了,他知道若蘭的心死了。他默默地離開了,他知道那個每天黄昏時分總是面西而立的女子今生與他失之交臂了。

  放不下: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地成孤倚。背燈和月就花陰,已是十年蹤蹟十年心。如果愛上一個人隻需要一天,那麼也許忘掉一個人需要一輩子。
  初見若曦隻覺像若蘭,而絕非若蘭。她有一股與生俱來的活力,熱情如火,這如火般的熱情深深地感染了他。眼前的若曦時而溫婉可人,時而古靈精怪。他不知道若曦那張俏麗的臉龐何時走入自己的心扉,也許是初見時的驚鴻一瞥,也許是那次對弈,也許是雪地里擕手漫步。隻是當他察覺時她已經在那里了,在他心里最柔軟的地方。燈影搖曳他會想起她笑靨如花的面龐,午夜夢回他聽到她銀鈴般的笑聲。可是她要走了,要入宮選秀了。他沒有說過多的言語,隻是將一副手鐲套在了她的玉腕上。她走了帶着他的牽掛走了,他沒有太多的擔憂,因爲他相信他們會在一起的。如他所料他們終於走到了一起,兩顆相愛已久的心終於連在了一起。他牽着若曦的手漫步在草原上,看星星看月亮,他笑着擁着她,吻着她。他以爲這就是天長地久,沒想到卻是短暫的擦肩而過。若曦離開了他,將那個定情的手鐲退了回來,將他爲她寫的信退了回來。他將手鐲砸成粉碎,他以爲他斬斷了自己的情絲,卻沒料到始終還是放不下。放不下曾經幸福的回憶,放不下對她深深地思念與綿延的愛。或許越是想忘記,卻隻會記得更清楚。他記得她下棋時的小動作,他記得她笑開來時嘴角的細紋。他放不下,放不下這個愛他又傷他的女人。一個雷雨交加的夜,她在禦花園罰跪。他還是忍不住去看她,他看到雨中那個柔弱的她,可是此時的若曦卻靠在他四哥的懷里。他轉身走了,在這個驟雨的夜里他失去了愛了多年的女子。她最終離開了四哥,也離開了京城。這或許是他們最後一次相見,他還是決定去送她。他看着若曦對她說:“若曦,把我們都忘了吧。”他沒有放下,隻是希望她幸福,畢竟相愛並不一定相守。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他們曾經相逢過,相愛過,錯過了,卻留下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愛在彼此的心中。擦不去抹不掉,深深地烙印在那里,烙印在那個青衫男子的心里。
 
  《步步驚心》詩詞
 
步步驚心
步步驚心
    離騷(一)
    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攝提貞於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覽揆餘初度兮,肇錫餘以嘉名:
    名餘曰正則兮,字餘曰靈均。
    紛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爲佩。
    汨餘若將不及兮,恐年歲之不吾與。
    朝搴阰之木蘭兮,夕攬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
    不撫壯而棄穢兮,何不改乎此度。
    乘騏驥以馳騁兮,來吾道夫先路!

    離騷(二)
    昔三後之純粹兮,固眾芳之所在。
    雜申椒與菌桂兮,豈維紉夫蕙茞!
    彼堯、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
    何桀紂之昌披兮,夫唯快捷方式以窘步。
    惟黨人之偷樂兮,路幽昧以險隘。
    豈餘身之僤殃兮,恐皇輿之敗績!
    忽奔走以先後兮,及前王之踵武。
    荃不揆餘之中情兮,反信讒以齌怒。
    餘固知謇謇之爲患兮,忍而不能舍也。
    指九天以爲正兮,夫唯靈修之故也。
    [曰黄昏以爲期兮,羌中道而改路!]
    初既與餘成言兮,後悔遁而有他。

    離騷(三)
    餘既不難夫離别兮,傷靈修之數化。
    餘既滋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
    畦留夷與揭車兮,雜杜衡與芳芷。
    冀枝葉之峻茂兮,願俟時乎吾將刈。
    雖萎絕其亦何傷兮,哀眾芳之蕪穢。
    眾皆競進以貪婪兮,憑不厭乎求索。
    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興心而嫉妒。
    忽馳騖以追逐兮,非餘心之所急。
    老冉冉其將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苟餘情其信姱以練要兮,長顑頷亦何傷。
    掔木根以結茞兮,貫薜荔之落蕊。    

    離騷(四)     
    矯菌桂以紉蕙兮,索胡繩之纚纚。
    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
    雖不周於今之人兮,願依彭鹹之遺則。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
    餘雖好修姱以鞿羈兮,謇朝誶而夕替。
    既替餘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攬茞。
    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怨靈修之浩盪兮,終不察夫民心。
    眾女嫉餘之蛾眉兮,謠諑謂餘以善淫。
    固時俗之工巧兮,偭規矩而改錯。
    背繩墨以追曲兮,競周容以爲度。
    忳鬱邑餘佗傺兮,吾獨窮困乎此時也。     

    離騷(五)     
    寧溘死以流亡兮,餘不忍爲此態也。
    鷙鳥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異道而相安?
    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詬。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聖之所厚。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將反。
    回朕車以複路兮,及行迷之未遠。
    步餘馬於蘭皋兮,馳椒丘且焉止息。
    進不入以離尤兮,退將複修吾初服。
    制芰荷以爲衣兮,集芙蓉以爲裳。
    不吾知其亦已兮,苟餘情其信芳。
    高餘冠之岌岌兮,長餘佩之陸離。     

    離騷(六)
    芳與澤其雜糅兮,唯昭質其猶未虧。
    忽反顧以游目兮,將往觀乎四荒。
    佩繽紛其繁飾兮,芳菲菲其彌章。
    民生各有所樂兮,餘獨好修以爲常。
    雖體解吾猶未變兮,豈餘心之可懲。
    女嬃之嬋媛兮,申申其詈予,曰:
    「鯀婞直以亡身兮,終然夭乎羽之野。
    汝何博謇而好修兮,紛獨有此姱節?
    薋菉葹以盈室兮,判獨離而不服。」
    眾不可戶說兮,孰雲察餘之中情?
    世並擧而好朋兮,夫何煢獨而不予聽?
    依前聖以節中兮,喟憑心而曆茲。     

    離騷(七)
    濟沅、湘以南征兮,就重華而敶詞:
    啟《九辨》與《九歌》兮,夏康娛以自縱。
    不顧難以圖後兮,五子用失乎家衖。
    羿淫游以佚畋兮,又好射夫封狐。
    固亂流其鮮終兮,浞又貪夫厥家。
    澆身被服強圉兮,縱欲而不忍。
    日康娛而自忘兮,厥首用夫顛隕。
    夏桀之常違兮,乃遂焉而逢殃。
    後辛之菹醢兮,殷宗用而不長。
    湯、禹儼而祗敬兮,周論道而莫差。
    擧賢才而授能兮,循繩墨而不頗。
    皇天無私阿兮,覽民德焉錯輔。    

    離騷(八)
    夫維聖哲以茂行兮,苟得用此下土。
    瞻前而顧後兮,相觀民之計極。
    夫孰非義而可用兮?
    孰非善而可服?
    阽餘身而危死兮,覽餘初其猶未悔。
    不量鑿而正枘兮,固前修以菹醢。
    曾歔欷餘鬱邑兮,哀朕時之不當。
    攬茹蕙以掩涕兮,沾餘襟之浪浪。
    跪敷衽以陳辭兮,耿吾既得此中正。
    駟玉虯以桀鹥兮,溘埃風餘上征。
    朝發軔於蒼梧兮,夕餘至乎縣圃。
    欲少留此靈瑣兮,日忽忽其將暮。     

    離騷(九)
    吾令羲和弭節兮,望崦嵫而勿迫。
    路曼曼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飲餘馬於鹹池兮,總餘轡乎扶桑。
    摺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遙以相羊。
    前望舒使先驅兮,後飛廉使奔屬。
    鸞皇爲餘先戒兮,雷師告餘以未具。
    吾令鳳鳥飛騰兮,繼之以日夜。
    飄風屯其相離兮,帥雲霓而來禦。
    紛總總其離合兮,斑陸離其上下。
    吾令帝閽開關兮,倚閶闔而望予。
    時曖曖其將罷兮,結幽蘭而延伫。
    世溷濁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    

    離騷(十)
    朝吾將濟於白水兮,登閬風而絏馬。
    忽反顧以流涕兮,哀高丘之無女。
    溘吾游此春宮兮,摺瓊枝以繼佩。
    及榮華之未落兮,相下女之可詒。
    吾令豐隆乘雲兮,求宓妃之所在。
    解佩纕以結言兮,吾令謇修以爲理。
    紛總總其離合兮,忽緯繣其難遷。
    夕歸次於窮石兮,朝濯發乎洧盤。
    保厥美以驕傲兮,日康娛以淫游。
    雖信美而無禮兮,來違棄而改求。
    覽相觀於四極兮,周流乎天餘乃下。
    望瑤台之偃蹇兮,見有娀之佚女。
    吾令鴆爲媒兮,鴆告餘以不好。
    雄鳩之鳴逝兮,餘猶惡其佻巧。
    心猶豫而狐疑兮,欲自適而不可。
    鳳皇既受詒兮,恐高辛之先我。
    欲遠集而無所止兮,聊浮游以逍遙。
    及少康之未家兮,留有虞之二姚。
    理弱而媒拙兮,恐導言之不固。
    世溷濁而嫉賢兮,好蔽美而稱惡。
    閨中既以邃遠兮,哲王又不寤。
    懷朕情而不發兮,餘焉能忍而與此終古?
    索瓊茅以筳篿兮,命靈氛爲餘占之。     

    離騷(十一)
    曰:
   「兩美其必合兮,孰信修而慕之?
    思九州之博大兮,豈惟是其有女?」
    曰:
    「勉遠逝而無狐疑兮,孰求美而釋女?
    何所獨無芳草兮,爾何懷乎故宇?」
    世幽昧以昡曜兮,孰雲察餘之善惡?
    民好惡其不同兮,惟此黨人其獨異!
    戶服艾以盈要兮,謂幽蘭其不可佩。
    覽察草木其猶未得兮,豈珵美之能當?
    蘇糞壤以充禕兮,謂申椒其不芳。
    欲從靈氛之吉占兮,心猶豫而狐疑。
    巫鹹將夕降兮,懷椒糈而要之。
    百神翳其備降兮,九疑繽其並迎。
    皇剡剡其颺靈兮,告餘以吉故。     

    離騷(十二)
    曰:
    「勉升降以上下兮,求矩矱之所同。
    湯、禹儼而求合兮,摯、咎繇而能調。
    苟中情其好修兮,又何必用夫行媒?
    說操築於傅岩兮,武丁用而不疑。
    呂望之鼓刀兮,遭周文而得擧。
    寧戚之謳歌兮,齊桓聞以該輔。
    及年歲之未晏兮,時亦猶其未央。
    恐鵜鴃之先鳴兮,使夫百草爲之不芳。」
    何瓊佩之偃蹇兮,眾薆然而蔽之。
    惟此黨人之不諒兮,恐嫉妒而摺之。
    時繽紛其變易兮,又何可以淹留?
    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爲茅。     

    離騷(十三)
    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爲此蕭艾也?
    豈其有他故兮,莫好修之害也!
    餘以蘭爲可恃兮,羌無實而容長。
    委厥美以從俗兮,苟得列乎眾芳。
    椒專佞以慢慆兮,樧又欲充夫佩幃。
    既幹進而務入兮,又何芳之能祗?
    固時俗之流從兮,又孰能無變化?
    覽椒蘭其若茲兮,又況揭車與江離?
    惟茲佩之可貴兮,委厥美而曆茲。
    芳菲菲而難虧兮,芬至今猶未沬。
    和調度以自娛兮,聊浮游而求女。
    及餘飾之方壯兮,周流觀乎上下。    

    離騷(十四)
    靈氛既告餘以吉占兮,曆吉日乎吾將行。
    摺瓊枝以爲羞兮,精瓊爢以爲粻。
    爲餘駕飛龍兮,雜瑤象以爲車。
    何離心之可同兮?吾將遠逝以自疏。
    邅吾道夫昆崙兮,路修遠以周流。
    颺雲霓之晻藹兮,鳴玉鸞之啾啾。
    朝發軔於天津兮,夕餘至乎西極。
    鳳皇翼其承旗兮,高翱翔之翼翼。
    忽吾行此流沙兮,遵赤水而容與。
    麾蛟龍使梁津兮,詔西皇使涉予。
    路修遠以多艱兮,騰眾車使徑待。
    路不周以左轉兮,指西海以爲期。
  
    離騷(十五)
    屯餘車其千乘兮,齊玉軑而並馳。
    駕八龍之婉婉兮,載雲旗之委蛇。
    抑志而弭節兮,神高馳之邈邈。
    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偷樂。
    陟升皇之赫戲兮,忽臨睨夫舊鄉。
    僕夫悲餘馬懷兮,蜷局顧而不行。
    亂曰:
    已矣哉!
    國無人莫我知兮,又何懷乎故都!

    長相思·若曦    
    若相見,便相戀,情雨欲來怎能擋,傾心君懷中。
    曦萬丈,照四方,亮透我心夢初醒,回首已黯然。    

    長相思·胤禛    
    胤奪嫡,爭天下,卻忘兒女情仇恨,回首已惘然。
    禛難福,終得天,欲挽其心已難及,夜深憶思歡。

    長相思·允禩    
    允其諾,必登天,怎奈世事多難料,一步落千丈。
    禩難福,失皇位,更與雙愛擦肩過,可憐傷心人。

    更漏子·怡親王    
    怡琴笛,精騎射,詩文翰墨皆精擅。
    親友人,助兄長,至親至愛均難棄。
    王不屑,將亦否,唯心所向不能絕。
    殤其情,斷其愛,但使新皇能太平。

    釵頭鳳·若蘭    
    若即離,似非昨,病魂常縈心之所。
    蘭花謝,離人間,嘴角含笑,終於君見,
    念!念!念!

    綠蕪    
    綠衣飄飄,縈人心。
    蕪墳何處,淒身寒。
    憐其心殤,卻奈何?
    心之所向,爲心死!  

步步驚心廣播劇


  劇本改編:蕭湉
  配音:(括號中爲該角色第一句台詞)
  若曦/張小文——蕭湉(這是哪里?你又是誰?)
  八阿哥——阿傑ketsu(若蘭,起吧。)
  若蘭——鬼月(若曦!)
  十阿哥——遙遠/超塵(這小丫頭有意思!)
  九阿哥——雲翔天wingofcloud(起吧!)
  巧慧——火鳥(二小姐!)
  冬雲——胖大貓(主子,歇會兒吧。)
  大夫——漫步在雨巷(康熙爺的八貝勒,小姐不記得了嗎?)
  路人甲——波洛(新年了啊。)
  路人乙——千堆雪(是啊,真快,一轉眼都05年了。)
  小廝——於飛Era(八爺、十爺吉祥!馬車已經備下了。)
  掌燈——祖(掌燈!)
  後期制作:蕭湉
  協力:胖大貓、舞神之舞、鬼月、瀲殤
  海報:扶瑤

同名小說

 
朱曉翔版步步驚心
朱曉翔版步步驚心
  書名《步步驚心
  作 者:朱曉翔
  出版社:華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01
  定 價:30.00元 
  ISBN:9787801429193
  開 本:16開
  頁 數:300

作品簡介

  夜鶯娛樂城突暴非法持鎗案,副局長費鐵峰競全力壓制調查,並強行讓主動追查此事的警察林誠退役。無奈之下林誠從火車上飛身逃亡,試圖以個人力量徹底調查真相。一夜之間,所有涉案線索被神祕掐斷,林誠淪爲通緝要犯。他潛入Z市。在初戀情人的協助下從天宏集團外圍展開調查。搶奪證據、潛伏跟蹤。一雙無形之手始終糾纏着林誠不放。但誰都沒料到一個優秀警察發揮最大潛能時的力量!當跨國公司利用中資機構走私、洗錢的巨大黑幕逐漸明朗化時。躲在幕後的任老斷然丟卒保車,設計一個個連環陰謀,抛出一個個替死鬼竭力掩蓋真相。與此同時。公安局長老吳正和他的戰友將計就計布下了天羅地網……




    10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