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7147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Beckham (2010/9/30 11:26:53)  最新编辑:套马的汉子 (2011/3/21 9:56:01)
怒族
拼音:nù zú
  
怒族服飾
怒族服飾
怒族的族名來自於其民族居住於怒江兩岸,怒族是怒江和瀾滄江兩岸古老的民族之一。怒族主要分布在中國雲南省,人口約爲2.8萬人(2000年)。使用多種語言,差異明顯,互相不能通話。沒有本民族的文字。怒族的傳統信仰是民族的火教,但也有的信仰藏傳佛教以及基督教

怒族的分布

  怒族主要分布在雲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碧江福貢貢山三縣。此外,在這個自治州的蘭坪縣兔峨鄉和迪慶藏族自治州維西縣境内,也有少數怒族居住。
  自治縣: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雲南省怒江州)
  自治鄉鎮:疋河怒族鄉(雲南省怒江州福貢縣)
怒族有四個支系:
  怒蘇支系,12000人,分布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瀘水縣福貢縣,自稱怒蘇,說怒蘇語,屬於彝語支,分3個方言。
  柔若支系,2200人,分布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蘭坪縣,少量分布在瀘水縣,說柔若語,屬於彝語支。
  阿儂支系,7000人,分布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福貢縣,自稱阿儂,多數已改用傈僳語或漢語,僅有380人說阿儂語,屬於儂語支。
  獨龍支系,6500人,分布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貢山縣的丙中洛區,自稱也是阿儂,說獨龍語貢山方言,屬於儂語支。

怒族的歷史

  
怒族
怒族
怒族的族源極爲複雜。現在的怒族由自稱“阿龍”、“阿怒”、“怒蘇”及“柔若”的4個支系組成。從蘭坪、福貢等地發現的古人類遺址推斷,說明早在三四千年前,怒江地區就有人類在這里生活。從疋河蜂氏族66代父子連名家譜的史實推斷,怒族先民最遲在三國時就已生息在這片土地上了。從中國古代的行政區劃來看,怒族生活的地區在西漢時屬益州郡;魏晉時,屬雲南郡、西河郡、永昌郡。到了唐代,中國古代史籍才有關於怒族的記載。南詔時,屬鐵橋(今巨甸)節度使、劍川節度使、永昌節度使。大理政權時,在蘭坪設瀾滄郡,後改蘭溪郡,轄蘭坪、碧江、福貢等地,瀘水屬永昌府。
  元朝後,中國古代史籍對怒族的記載開始從含混轉向具體。最早提及怒族先民集團及其居住地域的書首推《元混一方輿勝》。書中載道:“潞江俗名怒江,出潞蠻”。元時,怒族地區屬麗江路雲龍巨甸軍民府和永昌府。明初之《百夷傳》首次使用“怒人”一詞,書雲:“怒人目稍深,貌尤黑,額顱及口邊刺十字十餘”。該書對怒族的分布、體質特征、生活習俗等都作了簡單記載。
  明朝後,中央政府封納西族木氏爲世襲麗江土知府。蘭坪、碧江和福貢的部分地區爲木氏下屬之蘭州羅氏土知州管轄,貢山和福貢的部分地區爲木氏下屬的康普土千總禾娘和葉枝土千總王氏管轄。)
  清雍正元年,廢麗江木氏土知府,改設流官,蘭坪歸屬麗江,土知州羅氏遷往兔峨,轄兔峨、碧江等地。1752年,清政府爲加強對怒族地區的統治,設置了六庫、老窩兩個土千總,後又增設卯照土舍、魯掌土舍、登埂土舍,隸永昌府。福貢、貢山屬維西守備廳,隸麗江府,先後受康普、葉枝土司管轄。民國開元後,雲南都督蔡鍔令李根源向怒江地區派了“怒俅殖過隊”,分别進駐知子羅、上帕、菖蒲桶,並建起了3個相應的“殖邊公署”,後改爲設治局。蘭坪、碧江、福貢、貢山4個設治局隸麗江行政專員公署,瀘水隸保山行政專員公署。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後,實行民族平等與民族團結的政策,推行民族區域自治。怒江和平解放後,廢設治局,立縣人民政府。1954年8月,成立怒江傈僳族自治區,1957年1月改爲自治州,州府曾設在怒族聚居的碧江縣城知子羅鎮,轄碧江、福貢、貢山、蘭坪、瀘水五縣。其中貢山於1956年改設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1986年碧江撤縣,原屬碧江縣的怒族聚居區成立疋河怒族鄉,屬福貢縣管轄。州府今在瀘水六庫鎮。
  幾千年來,怒族就一直生息繁衍在這個被譽爲“東方大峽穀”的怒江峽穀中,與後來的其他兄弟民族一道,開發經營着怒江這片神奇而富饒的土地,創造了獨具特色的歷史文化,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維護了國家的主權及領土的完整,爲怒江社會經濟的發展做了開拓性的工作,在反帝反封建的鬥爭中做出了難能可貴的貢獻。
  歷史上,怒族人民爲了爭取生存權而不斷掀起了反壓迫的鬥爭。19世紀中葉後,英國殖民勢力不斷向怒江地區侵略擴張,美、德、法等帝國主義者也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及名義侵入該地區進行文化侵略、分裂祖國及諜報等類的活動,激起了怒江地區各族人民的極大憤怒,不斷地掀起了反帝反侵略的鬥爭,其聲勢在國内引起了較大的反響,使清朝廷及地方政府大爲震驚。
  1948年前後,在全國革命節節勝利的大好形勢下,怒族人民與怒江的其他民族一道在各級地方黨組織的領導下,積極參加了怒江的和平解放事業,並爲怒江的和平解放做出了應有的貢獻。與此同時,怒族人民不僅加入了保衛新生政權的革命運動,還積極地支援了西藏的和平解放。1959年大軍進藏,怒族人民積極爲解放軍背糧、修路,爲西藏的和平解放及祖國的統一做出了積極的貢獻。

怒族的文化

語言文字

  怒族内部分爲四個具有不同文化淵源和語言相異的支系。由北向南,居住在西藏自治區察隅縣察瓦龍鄉和雲南省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丙中洛鄉和捧打鄉的怒族稱“阿龍”,人口近7000人,過去又叫“貢山怒族”;居住在雲南省福貢縣上帕鎮和鹿馬登鄉的怒族稱“阿怒”,人口約6000餘人,過去又叫“福貢怒族”;居住在今福貢縣疋河怒族鄉的怒族稱“怒蘇”,是人口最多的一個支系,有8000多人,因疋河鄉過去屬原碧江縣,因此又稱“碧江怒族”;而居住在雲南省蘭坪白族普米族自治縣瀾滄江兩岸兔峨鄉的怒族稱“柔若”,人口2000餘人,過去又稱“蘭坪怒族”或“兔峨怒族”。
  怒族人口雖然不多,但四個支系卻分别使用四種不同的語言。這四種語言都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但語支未定。其中,怒蘇語、若柔語和彝語支語言相近,並有一些詞根相同的詞匯;而阿龍語和阿怒語與彝語支語言相去甚遠,有類似景頗語的特點。尤其是阿龍語和獨龍語基本相通,是一種語言的兩種變體方言。
  在怒族各支系中,由於長期和周圍傈僳、藏、白、漢、獨龍等民族相處雜居、聯姻通婚、交流來往,因此雙語現象和多語現象較爲普遍。許多怒族居民除了本民族語言外,分别都能說傈僳語、漢語、藏語和白語。而在阿怒人中,本民族語言已退化爲家庭語言,社區交往轉用傈僳語的趨向較爲突出,同時,當地的傈僳語中也吸收了不少阿怒語的成份。
  怒族各支系的語言都沒有相應的文字,並且不同村寨的方言亦有一定的區别。人們世世代代用口語來傳承本民族的歷史文化,進行人際交往,交流思想感情。歷史上曾一直沿襲古代“結繩記數”、“刻木記事”的原始方法來記錄和傳遞信息。
  新中國成立以後,在怒族地區發展了以本民族語言爲輔助工具擇用漢語文爲主的民族教育事業,從而促進了本民族經濟文化的發展,提高了勞動者的文化素質。每年都有相當數量的怒族子弟上完小學到初中,穫得九年義務制教育,有的還分别畢業於高中、中專以至大學,成了本民族的知識分子。

宗教信仰

    怒族的宗教信仰,主要是本民族的原始宗教,其發展可分爲自然崇拜、圖騰崇拜和祖先崇拜三個階段。
  自然崇拜是指怒族所信奉的原始宗教尚處於較低級的萬物有靈階段。在他們看來,自然界中的日月、星辰、山川、河流、巨樹、怪石等一切現象和事物都有神靈存在,並支配着人們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如,水火崇拜主要表現在捕魚撈蝦的祭祀活動和天旱水涸時的祈雨儀式,以及對竈神的祭祀和對火塘的禁忌當中。而山石崇拜則集中表現在對崖神的崇拜與祭祀活動當中。
  在怒族原始宗教里,崖神常常同山神、獵神以及雨神、穀神等神祗混爲一體而難以區分。如在怒蘇人中,崖神“米處於”僅僅是司某種疾病的鬼神之一;但在阿龍人中,崖神“吉米達”,是集山神、獵神、穀神、生育神、婚配神和保護神於一身的重要神祗。它主宰着山林的茂盛衰落和野獸的出沒,主宰着穀物的生長,也主宰着人間的疾病、婚姻和生育,甚至還主宰着自然界的陰晴雨霧和月缺月圓。幾乎較大的溶洞和崖壁都有崖神的傳說。傳說中的崖神幾乎都是人變的,有男有女而以女性居多。這一點在怒族男子出獵之前和出獵歸來之後對女獵神頂禮膜拜的祭祀活動和有關女獵神的諸多傳說當中尤爲突出。這些傳說中的各種崖神同凡人一樣,有配偶家庭,有七情六欲。他們之間有悲歡離合,也有相互仇殺,更有善惡之分。善良的崖神能庇護人畜平安,帶來好運;邪惡的崖神或給人降災致病,或擄人妻女。有關這方面的神話傳說,在怒族民間文學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正因爲如此,人們對善良的崖神虔誠朝拜,供以大量祭品;對作惡的崖神異常懼怕、敬而遠之,或采取顺勢巫術,滿足其欲求,限制其惡行。而無論是祭拜還是巫術,都充滿了原始的生殖崇拜和性器官崇拜遺蹟(何叔濤:《貢山怒族的崖神崇拜》,《怒江文史資料選輯》第14輯)在此過程中,人們把酷似人體的溶岩和山峰,視作崖神的化身加以膜拜。
  總之,怒族原始宗教中對崖神的祭拜,已逐步取代了對其他鬼神的祭拜。而“朝山節”祭拜崖神,成了最主要的宗教禮儀。

文學

  怒族民間文學的式樣豐富多彩,内容浩若煙海,豐富了中華民族光輝燦爛的文化寶庫。直至20世紀五六十年代,怒族除李衛才創作的《怒江在歌唱》首次參加全國少數民族業餘文藝匯演,並穫獎;《歌聲飛出心窩窩》被省、中央廣播電台錄制成唱片,唱遍全國。怒族的文學式樣仍是以民間文學爲主的。1980年後,怒族的文學事業在各級黨政領導及學術團體的關懷、支持和幫助下,開始起步,怒族民間文學工作者嶄露頭角,許多作品發表於省内外報刊上。1988年出版的《怒族民間故事》和1989年出版的《福貢縣民間文學集成卷》,這兩部作品的出現對推動怒族民間文學的發展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更爲可喜的是,一些怒族民間文學工作者還將觸角伸入到文學創作領域。1996年出版了怒族作家的小說集——《詛咒崖》,填補了我國少數民族文學的一項空白,也預示着怒族作家文學的到來。

歌舞

  怒族的歌分爲“火塘邊坐唱的歌”及“婚禮歌”兩大類。前者的内容涉及到一個氏族、家族的歷史、生產生活經驗等一系列内容,如同一部看不見的教科書,承載着怒族的歷史與文化。這種歌的特點是歌詞多爲對偶,聲調低沉而渾厚,鏇律基音爲5162,即徵、宮、商、羽調式。多由老人吟唱,歌時飲酒助興,情至深處就時而喜笑顏開,時而愴然淚下。"婚禮歌"的鏇律流暢、喜悦、婉轉悠颺,基音爲152,即宮、徵、商調式,演唱方法是一人領唱,眾人附和,歌唱時,參與者都手拉手地圍成圈或圍着火塘或圍着篝火邊唱邊跳。
  怒族的樂器有“達比亞”、“幾咪”、“獨獨麗麗亞”、“疋麗麗亞”、小三弦、蘆笙及竹簫等。
  怒族是個能歌善舞的民族,歌舞均有悠久的歷史。據不完全統計,現在發現的流傳下來的舞有120多種。内容涉及到歷史、宗教、習俗、軍事、生產生活等方方面面。舞蹈動作粗獷敏捷、深刻細膩,鏇律剛健有力,節奏感強,基本上保留了古樸豪放的藝術風格。如《反彈琵琶舞》、《雙人琵琶舞》等都有很高的舞蹈技藝。這些的舞蹈不僅對研究其歷史文化有重要價值,而且對中國古代舞蹈的研究也有重要的參考價值,甚至有"文物"功能。
  1949年後在黨和政府的培養下,怒族的文藝工作者們在整理、挖掘、發颺本民族音樂舞蹈的基礎上,結合現代音樂舞蹈的實際創作出了很多歌頌新中國、歌頌共產黨的歌舞,如《歌聲飛出心窩窩》、《怒江在歌唱》、《怒族姑娘》、《蝴蝶舞》等都很有影響。隨着時代的進步及民族間文化交流的不斷深入,怒族又將相聲、小品、花燈、快板等藝術形式吸收進來,使其文藝形式更加異彩紛呈。

服飾

  
怒族服飾
怒族服飾
怒族服飾的風格古樸素雅,男子的傳統服飾爲交領長衫,及膝長褲,穿時前襟上提,束腰帶,紮成袋狀,以便裝物。蓄發,用青布或白布包頭。裹麻布綁腿。婦女穿右開襟上衣,長及腳踝的裙子,套黑色或紅色的坎肩。年青姑娘喜歡在裙外系有彩色花邊的圍腰,已婚婦女的衣裙上都繡有花邊。婦女頭部及胸部多用珊瑚、瑪瑙、貝殼、米珠、成串的銀幣裝飾,戴鋼質大耳垂於肩部。男女都喜歡用紅藤作纏頭和腰箍。貢山一帶婦女喜用精致的竹管穿耳,體現其獨到審美觀。 
   
怒族服飾
怒族服飾
怒族婦女善於織麻布,因而怒族男女服裝多由麻布制成。男子蓄發,用青布或白布包頭,都穿交領麻布長衫,穿時前襟上提,用腰帶系緊,使其成袋狀,以便裝物。貢山婦女不穿裙,而是在褲外用兩塊彩條麻布圍身腰部和足踝部。頭部及胸部還多用珊瑚、瑪瑙、貝殼、料珠、銀幣穿成串作爲飾品,耳戴垂肩大銅環。貢山地區婦女不戴耳環,而以精致的竹管穿兩耳爲飾,體現了她們獨特的審美情趣。
    怒族服飾的風格古樸素雅,男子的傳統服飾爲交領長衫,及膝長褲,穿時前襟上提,束腰帶,紮成袋狀,以便裝物。蓄發,用青布或白布包頭。裹麻布綁腿。婦女穿右開襟上衣,長及腳踝的裙子,套黑色或紅色的坎肩。年青姑娘喜歡在裙外系有彩色花邊的圍腰,已婚婦女的衣裙上都繡有花邊。婦女頭部及胸部多用珊瑚、瑪瑙、貝殼、米珠、成串的銀幣裝飾,戴鋼質大耳垂於肩部。男女都喜歡用紅藤作纏頭和腰箍。貢山一帶婦女喜用精致的竹管穿耳,體現其獨到審美觀。
   
怒族男子服飾
怒族男子服飾
怒族婦女善於織麻布,因而怒族男女服裝多由麻布制成。男子蓄發,用青布或白布包頭,都穿交領麻布長衫,穿時前襟上提,用腰帶系緊,使其成袋狀,以便裝物。貢山婦女不穿裙,而是在褲外用兩塊彩條麻布圍身。
    怒族男女佩飾繁多,成年男子均在左腰佩掛砍刀,右肩背弩弓及箭包。怒族婦女喜歡用紅藤纏繞於頭部、腰部和足踝部。頭部及胸部還多用珊瑚、瑪瑙、貝殼、料珠、銀幣穿成串作爲飾品,耳戴垂肩大銅環。貢山地區婦女不戴耳環,而以精致的竹管穿兩耳爲飾,體現了她們獨特的審美情趣。

建築

  怒族的住房大多建在向陽的台坡上,一般須面向溝渠,《維西見聞記》中載,怒族“覆竹爲屋,編竹爲垣”。房屋多爲幹欄式竹樓、木楞房和土牆房、石片頂房。
  幹欄式竹樓俗稱“千腳落地”,主要用木樁、木板或茅草、竹蔑笆建蓋而成,一般是兩層樓房,樓上住人,樓下關牲畜。住房分兩間,外面待客,屋子中置一大火塘,火塘上放着鐵三腳架或石三腳架;内屋爲存放糧食和作臥室的地方,外人不得隨便入内。這種房舍簡單,極易建築,也便於遷徙。
  
怒族民居室内
怒族民居室内
木楞房的營造有兩種:一種是樓式木楞房,即以圓木横架壘牆後在牆上面鋪一層木板或篾笆,再在木板篾笆上架木壘牆,用木板或茅草覆蓋房頂,房上層爲人居住,下層爲畜廄;另一種是落地木楞房,即在挖平的地基上直接營造的一層木楞房。這種房屋,其特點是結構牢,冬季溫暖,但光線極差。
  石片頂房和土牆房。石片頂房是用當地出產的一種風化石,破成石片蓋頂的房子,是一種别具一格的住房。土牆房則是在較平緩的地方打好石腳後,四周舂上土牆,並以牆抬梁,用草或木板蓋的房子。
  建蓋新房是怒族人的大事,因此,一戶蓋新房,全村人都來幫忙。蓋房前,主人首先備好材料,建蓋時,全村男女都來幫助。新房落成後,主人家要以酒肉酬謝幫忙蓋房的人。

怒族的生活習俗

飲食

  
怒族烤粑粑
怒族烤粑粑
從食品種類來看,各地怒族均以玉米爲主食,此外還有部分稻米、蕎、麥、青稞(主要是北部怒族地區)、高粱、小米等穀物。肉類食品除獵穫物外,主要有豬、雞、牛、羊。過去怒族極少種植蔬菜,現在已有較大的改變。蔬菜種類主要有青菜、白菜、南瓜、洋絲瓜、黄瓜、豌豆、四季豆、馬鈴薯、蘿蔔、蔓菁、辣椒、蔥、蒜等。此外,各地怒族均有以漆樹籽榨油食用的習慣。
  玉米的食用方法多爲煮粥,加工和食用方法較爲考究。先用木制腳碓將風幹的玉米粒適量潑水後舂成去皮的玉米瓣,吃時將玉米瓣加上豆類和肉食在土鍋中熬成粥,可稠可稀。雖然這種加工烹飪方法費工費時,但因去了玉米表皮,吃時清香爽口,故至今這種方法仍是各地怒族的傳統食俗。此外還有爆玉米花,烤青玉米棒,或與大米、蕎麥等其他穀物共煮的食法。
  面食加工方法中以阿龍支系的石板煎餅最具本民族特色。這是用當地所產的石板做平底煎鍋所攤烤的薄餅。石板質地細膩平滑,火燒不裂,烤制煎餅不糊不粘,色、香、味俱佳,食者讚不絕口。
  對於孕婦和病人來說,漆油燉雞是必不可少的滋補食品。其方法是先炒後煮,特點是香味濃鬱。而招待貴賓的佳餚則是“俠拉”,在阿龍語中意爲“酒燜雞”。方法是將雞肉用漆油或酥油炒至肉色變白,水幹流油時加入水酒,再燉煮。特點是酒中有肉,肉中有酒,酒肉合一,味道鮮美,香甜中帶辣,妙不可言。而在逢年過節、親友團聚之時,則吃油煎小米餅(俗稱“仙米粑粑”)和肉拌飯。肉拌飯在怒蘇語中稱“其考一”,即大家把各自帶來的飯和肉、菜放在大簸箕中拌勻,席地而坐共同分享。
  酒在怒族飲食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無論男女老少皆以善飲著稱,招待親友,亦往往以酒代茶,酒杯不分彼此。每年秋後,幾乎家家釀酒。其種類有阿龍支系用玉米面釀制的“古都酒”,若柔支系的高粱酒,怒蘇支系和阿龍支系用玉米、秈米、雞腳稗混合釀制的“杵酒”、“濁酒”。從工藝上看,有自然發酵的,也有加酒粬發酵的;有一次釀成的,也有蒸餾重升而成的。飲法上有直接用竹筒酒碗喝的,也有濾糟篩泌之後才飲的,還有用數根竹管插進泥封酒壇中,眾人共同吸飲的。遇到知心朋友,還要一起喝“同心酒”。兩人摟肩搭背,嘴臉相貼,同時將一碗酒灌入雙方口中,一飲而盡。
  茶是僅次於酒的重要飲料,怒族人一般好飲烤茶。過去茶葉靠内地輸入,如今怒族村寨已有茶園和茶廠。在北部怒族地區,由於受藏族飲食文化影響,阿龍人也喜歡打酥油茶,如無酥油,則以漆油、豬油代替。

怒族的婚俗

  怒族的婚姻,基本上是一夫一妻制,但也還有許多原始婚姻的殘餘。如亞血緣族内婚,其配偶關係,大都在同一氏族甚 至同一家庭内部都進行,即除親生父母、子女,親兄弟姊妹外,叔伯兄弟姊妹之間,表兄弟姊妹之間均可婚配,甚至不同輩分之間也可婚配。此外,普遍還保留着“妻兄弟婦”的轉房制。一些氏族,家族頭人也有多妻的現象。男子婚後即與父母 分居,組成小家庭。財產繼承以幼子爲主。世系按父系計算, 碧江的怒族普遍進行父子連名制,它是作爲父權制血統和財產 繼承權利的一個重要標志。
不用語言的戀愛
     語言是人們交流思想的工具。青年男女談情說愛,以語言 交流思想,表達愛慕之情,這已是盡人皆知。但是,怒族青年 男女在相戀的初期就不用語言,而是以清脆的“達變”(怒族琵 琶)的曲調和優美動聽的“擬力”(怒族口弦)的樂曲代之。怒族人民勤勞勇敢,能歌善舞,特别善於演奏器樂。怒族的琵琶和口弦應用範圍很廣,表現力非常豐富。人們的生產勞 動,生活情趣,談情說愛都能表現出來。一般來說,怒族青年男女在戀愛的初期,男青年是以琵琶來表達思想感情,傳情達 意的,女青年感到自己的意中人來求愛了。也必然會以口弦對答。據說,這種對答,不僅可以表達愛慕之情,流露心中的祕密,而且還可以提出疑問,進行答辯,甚至還可以共同商討有關事宜。這樣以曲代談的戀愛方式,雙方可以不說一句話,完全靠演奏曲調,但雙方都能意會,直到情投意合爲止。 聽一些怒族老人講,有的怒族青年男女從戀愛到完婚都沒 有講過幾句話,這在世界各族的婚俗中不能不說是奇蹟。
羊毛抹子結深情
     怒族婦女的腰間總是有挎着一個用細藤蔑做成的“小搭弓” (即小篾籮),一撮撮羊毛線從里面飛出來,通過她們巧手加工,千絲萬縷的線團在不知不黨中變成一雙雙别具風情的羊毛襪子。你不要小看這雙羊毛襪子,它是怒族婦女愛情的憑證。
相傳,很久以前有位叫阿貝的怒族姑娘愛上了怒族小夥子阿嘎。 可是,阿貝不好意思當面向阿嘎傾吐自己的衷情。每當她思念阿嘎時,就情不自禁地拿來一團團羊毛,搓呀、編呀,情思牽 動着手指,催着她的心,線團變成了一雙美觀大方溫暖的羊毛 襪子,阿嘎接過這雙綴滿深情厚愛的襪子,知道了姑娘的心事,最後結成終生伴侶。
     這種用羊毛襪子作爲遞送情思的信物,不會說話的媒人,已經有很長的歷史了。姑娘若愛上對方,送上的羊毛襪子被收下來,就意味着愛情的成熟,已婚男子穿上妻子編織的羊毛襪子,有“翻幾座山不覺累,跨幾要江不畏難”的感覺;遠離家鄉 多少年,依然惦戀着妻兒。妻子在家,也不會把自己織的羊毛襪子送給其他的人。因此,在怒族中很難聽到喜新厭舊,丟下妻室兒女不管的事。 婚姻自主怒族青年小夥子善彈琵琶,婦女酷愛吹口弦。他們在共同的生產勞動中和社交活動中,常常用琵琶和口弦交流思想感情,傾吐愛慕之意,直到定下姻緣。
     定情後,雙方背着阿爸、阿媽和長輩,用琵琶和口弦相互 約會,並互相贈送信物。男方送給女方一個自己精心制作的口弦,女方送給男方繡的花布煙袋。在口弦和煙袋上特意留有互相知曉的、表達雙方真心相愛、永不變心的誓言印記,感情特别深厚的男女青年,還各剪發一束送對方珍藏,以表示生死與 共。到了彼此約定的婚期,新郎請幾個最相好的朋友,背一背柴,一背明子(浸透松脂的易燃松柴)。一壇酒,去接新娘。到女方家後,女方還要煮酒、殺豬,做一頓最好的飯萊來招 待。然後,由新娘最親密的女朋友和親戚,隨同前來接新娘的人,一起把新娘送到男方家。當他們來到男方家門前時,新郎 的舅舅或舅母又要敬陪送新娘來的每人一竹筒酒,新娘才跨迸男方的家門。一旦新娘進了家門,新郎便迎上去和新娘手拉着 手、前來賀喜的同輩男女青年也都湧上來和新郎、新娘拉成一 個圓圈,共同跳起“圓圈舞”、唱起“琵琶調”。
     第四天以後,男方家殺一頭豬、釀一壇酒,由新郎新娘帶 上隨着送新娘來的人回到親娘父母家里。這時,新郎把背來的 酒、肉送給女方父母,表示姑爺婚後第一次對老人的孝敬。然 後,領着新娘返回自己家里,至此,婚禮才算最後結束。

喪葬

  怒族喪葬儀式極爲莊重,就其演變形式而言,其喪葬是由火葬逐漸演變爲土葬的。怒族沒有氏族公墓,隻有家族墳地。墓地一般選擇在房前屋後的坡台或陰森的叢林里,並要對准山峰的第2台,意思是前輩後輩都有靠山靠背。
  凡年長男子死,全村鳴竹號報喪,全村寨或全氏族都要停止勞動3天, 以示哀悼。吹竹號報喪時,巫師死吹4支,頭人吹3支、有兒女者吹2支、未婚者吹1支。從人死到出殯,每天吹3次竹號(或牛角號),送殯時還要吹一次。婦女、 小孩死亡一律不吹。
  對死者的悼念一般由男男女女在堂屋内圍成一圈,手拉手,邊唱祭祀歌邊跳祭舞,然後由祭師蔔刀卦,唱訴與死者告别的祭詞。屍體入殮時,除棺内墊上棉絮等外,還將死者的衣物等一並裝入棺材。
送葬時,由大人手持長刀,邊走邊高喊,驅趕邪惡。落葬時請巫師破土。男性,要挖9鋤泥土,女性挖7鋤,然後其他人培土將棺木蓋滿爲止,最後壘土蓋上青石板。如果死者爲男性,將他生前所用的弩弓、刀箭、挎包掛於墓旁;如死者是婦女,則將她生前所用的織具和炊具等掛在墓旁,意爲死者到了陰間還要生活。送葬當天晚上,同家族的人要圍坐在死者家吟唱挽歌。到深夜雞叫頭遍時進行分火儀式。分火時,請巫師將自家火塘中餘灰全部清除出屋外,並在屋内重新生一竈火,表示已清出死者之火,重新燒的是活者之火以示今後不讓死者擾亂活人。  
    怒族沒有祖先崇拜的習慣,不供奉祖先靈牌,人死安葬後除第一年壘墳上墳外,以後不再掃墓。
  貢山的怒族人未死不能做棺材,人死後有遷墳的習慣。信奉藏傳佛教的人則實行火葬,葬時請寺廟喇嘛念經超度,並以藏俗在死者墳前立麻布幡數面。死者若是天主教徒,則由神甫作祈禱,埋葬後壘墳,並在墳前立一個十字架。

禁忌

  婚姻禁忌:貢山怒族嚴禁族内婚,外甥有優先娶舅父女子的權利。天主教傳入後,怒族中信教群眾之婚姻則受教會限制,規定教徒不許與非教徒成婚,教徒婚姻須經神甫許可,婚禮由神甫主持,並在教堂擧行,不宴賓客。
  喪葬禁忌:貢山怒族行棺葬,但忌人死前做棺。若夫妻合葬,妻子要面向丈夫曲肢。年長男子死,須鳴牛角報喪;婦女死則不報喪。凡成人死,全村社禁止勞動生產3天,前往喪家弔唁。隨葬品忌鐵器等。
  宗教信仰禁忌:蘭坪縣菟峨區怒族祭山林時,闔族男生參加,禁其他民族成員及本族婦女參加;碧江河地區臘烏期、拉甲約兩氏族過穀神時,參加必須是成年男子,未成年男子及婦女不能參加。  
  禮節禁忌:按照怒族的禮節,到怒族人家做客應帶些煙、酒之類作禮物。客人不接受同心酒是對怒族同胞的不禮貌,將失去怒族同胞的信任。火塘上方的神位不能坐人,也不得從這里經過。忌諱别人踩踏自己的影子。兒童要禁食熊、虎、豺肉,禁食雞爪、雞血,婦女在40歲前不吃心肺。
  懷孕禁忌:婦女懷孕後不能爬山、不能過江河、不能進仙人洞;不能看形態醜陋的東西;不能到老人的位置前去;不能去神祕的地方;婦女生孩子,男人不能在場;產後一個月不能用涼水洗臉;婦女不能跨越弓箭、長刀及背板,不能參與殺豬、殺雞,不能參與家族的重大祭祀活動。婦女坐月子期間,外人不能進入產婦家門。
  生活禁忌:未婚男子不能與青年婦女在較遠的地方行走,或久坐一處。主人的臥室不允許外人進入。貴客來訪,要請客人吃石片烤餅和暇拉。婦女不能參加宗教活動,婦女不能犁田。已婚婦女未經丈夫充許不准參加社交活動。不能砍伐神樹,也不能在神樹及祭神的岩石下大小便。小孩不能浪費糧食,不能躺着吃喝。不能隨便出入家族的墳地。不能蹬踩、跨越三角,也不能任意搬弄三角。
  生產方面禁忌:怒族亦有不少禁忌。如:不祭山神,不能開荒;不祭地神,不能下種;不祭獵神,不能狩獵;不祭水神,不能捕撈;不祭穀神,不能收割;不祭樹神,不能砍伐;狩獵途中如遇路人,不能繼續狩獵,需改日再去。怒族打獵穫得的獵物見者有份。

怒族的節日

怒族春節

  怒語稱“吉佳姆”,即過新年的意思,又稱爲“盍司節”。每年從農曆十二月底至正月,碧江、福貢、貢山、蘭坪、維西等縣的怒族過此節,節期十五天。
    節前,各家各戶忙着殺豬、舂秈米粑和糯米粑、釀“咕嘟酒”。除夕晚上,家中的男女老幼要擧行“那作莫”儀式,祈禱新的一年五穀豐登、六畜興旺。初一至十五,村寨里擧行各式各樣的文娛活動。

仙女節

  又稱“鮮花節”,貢山一帶怒族地區民間傳統節日。每年農曆三月十五日擧行,至十七日結束。
  節前,先選幾個鍾乳岩洞作爲仙女洞,節日之時,各村寨的怒族群眾采上一束束杜鵑花,帶上玉米粑粑,炒面、咕嘟酒等祭品,到各自選定的仙女洞去朝拜。誦經祝辭之後,眾人祈禱仙女保佑村寨糧食豐收,人畜平安。祭畢,各家飲酒聚餐。節日中還進行唱歌、跳舞、講故事、賽球、射箭等文娛活動。

祭天節

  又稱“祭山林”,碧江、福貢、貢山等縣怒族地區的民間傳統節日。多在每年桃花欲開之時擧行。
  祭祀之前,要在村寨附近的核桃林旁選一塊空地作祭場。節日當天,寨子中的男性都集中在祭場上,由巫師主持儀式,豬、羊等爲祭品,以祈求天神保佑全寨風調雨顺。祭畢,眾人將祭品分而食之,但不能帶回家中,否則是對神靈的不敬。“祭天節”過後,眾人不能在祭場附近的神林打獵,更不能砍伐林中的樹木。此節不許女性參加。怒族地區目前隻有少數村寨還擧行“祭天節”。

祭穀神

  怒語稱“汝爲”,碧江縣疋河一帶怒族民間傳統節日。每年農曆十二月二十九日擧行。
  祭穀神不許婦女兒童參加。屆時寨中的男子們抬着祭品到預先選定的場地,主持儀式的巫師叫人砍一枝金竹、一根蘆葦和一枝青楓櫟插在場上,進行祭祀,禱告穀神保佑來年莊稼豐收。祭祀完後,大家生火煮飯,和着米飯將祭品分而食之。

新米節

  新米節是蘭坪一帶怒族的傳統節日。新米節在每年稻穀成熟時擧行。各家各戶從熟地里割下一些稻穀,舂成米,並殺一隻雞,做一頓新米飯,先將雞肉和米飯給狗吃然後全家再吃新米飯。

怒族名人

  阿洪(生卒年不詳):傳說生於雲南碧江縣一區九村,生年適逢怒族第十一代祖先赤赤維時代,即距今八代以前。當時傳說有一個“白衣”放人統治着怒江地區和怒族人。“白衣”人的統治很殘酷,迫使怒族人民不斷起來反抗。阿洪就曾領導怒族人擊敗“白衣”人的侵擾。據考證,所謂“白衣”人就是今天傣族的先民。阿洪生前曾居住“依洛夫”及“通屋臘斯”岩洞,死後有四處墓葬。依洛夫洞穴在今雲南省怒江州原碧江縣疋河西岸怒族居住的托别村下約兩公里,在洞内高約十米、寬約十米的灰褐色水成岩壁上,用土紅顏料畫有幾幅線條粗獷的畫像。相傳,這些崖畫都是阿洪畫的,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的歷史意義。

  虐羅虐及(生卒年不詳):雲南碧江怒族第36代祖。傳說他有四子:長子拉黑,次子拉歐,三了拉窮,四子拉賒。今碧江八村的怒族爲次子拉歐的後代,九村爲三子拉窮的後代,七村的部分怒族爲四子拉賒的後代。據說長子拉黑因出生後不斷啼哭,按照怒族習欲必須遷居方能止啼,故遷至高黎頁山以西的墨河、狄秀江一帶居住。其後人與當地土著居民逐漸融合,子民繁衍基本居住兩地。居墨河者稱爲“曼娃”,居狄秀江者稱“逖秀龍”,至今已有27代,並發展演變爲獨龍族。是以今當地怒族和獨龍族往來頻繁,互稱親戚,關係密切。

  哇詳水(生卒年不詳):十七世紀雲南怒江福貢縣木古里怒族第九世祖。從其第一世祖僕納慶傳至哇詳水、哇啟獨,距今約有280年歷史。隨着人口逐步增長和賦税進一步增加,荒地逐漸被開墾,各族之間甚而怒族之間已將土地看作自己重要的私人財產。其女出嫁到碧江三區的怒族村落時,割去一塊名叫魚獨的土地作爲陪嫁。爲防止碧江三區的怒族乘機侵入,引起土地糾紛,哇詳水主張雙方劃定界線,從此各家族紛紛仿效,致使木古里怒族與碧江三區的怒族劃定了轄區界線。由於各個家族土地界線分明,遷徙流動減少,逐步形成了比較穩定的村落,有利於社會經濟的穩步發展。

  鄧扒才(1943~):雲南福貢人。建國後培養起來的第一代怒族幹部,對在怒族地區貫徹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帶領怒族人民致富奔小康作出了一定的貢獻。鄧扒才196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曆任生產隊會計,鄉武裝部幹事,中共福貢縣馬吉區委書記,怒江傈僳自治州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福貢縣馬吉鄉人大主席團主席,是第六屆全國人大代表。

  李紹恩(1959~):雲南蘭坪縣人,畢業於雲南大學政治系哲學專業。曾任蘭坪縣委黨校理淪教員;蘭坪縣委宣傳部長;怒江州委黨校理淪教員及教務處主任、怒江州委副祕書長、辦公室主任等職。發表(出版)過數十篇共50多萬字哲學社會科學方面的著述,參與有關部門(受省、州釘關部門之聘)撰寫過一些書籍,研究過一些課題。1982—1988年,研究雲南各少數民族的哲學社會思想及宗教信仰;1989—1990年,主要從小怒之江各民族歷史、文化、宗教等方面的研究。此間完成了《蘭坪縣怒族志》初稿;1991年,主要研究怒族支系“若柔”人的語言,在此間完成了《怒族若柔語語言資料集》-書;1992年,跟從雲南省社會科學院民族學研究所研究員劉達成先生研究並編撰《中國民族文化大觀·怒族卷》,接着撰寫《少數民族婦女·怒族》一書;參加雲南省“八五”社科大型課題《雲南省少數民族地區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沒研究》的研究工作,並承擔第十章的編撰工作;完成了《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學習參政》一書的編撰統稿工作。

  耿地榮(1943~):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疋河怒族鄉老母登村人,民間著名骨科醫師,有對人體任何部位的骨摺、粉碎性骨摺都能治愈的高超技術,人稱其爲“神醫”,曾給方圓百里的上千病人治病。還治愈了一個在某縣醫院住院達一個多月但仍醫治無效,要求其親人簽字准備施行截肢手術的雙腿粉碎性骨摺的危重病人。類似的病例不勝枚擧。

  波益斯:在福貢縣疋河怒族鄉的波益斯是個家喻戶曉的人物,他生長在“獵王”家庭里,12歲時迷上怒族傳統彈唱器樂“歐得得”,以此爲素材創作出了許多抒情歡快、深受群眾喜愛的歌舞,被省有關部門授予“民間音樂師”。“天保”工程實施後,波益斯毅然砸碎了祖傳的獵鎗、獵扣、弩弓、箭筒,做了一名稱職的護林員。





    11
    3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84.183.148.*在 2012/3/13 7:08:04 发表
  • A pleainsgly rational answer. Good to hear from you.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