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398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超可能 (2010/9/20 14:59:53)  最新编辑:超可能 (2010/9/20 15:05:24)
詩經·小雅·小旻之什·大東
目錄[ 隱藏 ]
詩經·小雅·小旻之什·大東

原文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視。睠言顧之,潸焉出涕。
 
  小東大東,杼柚其空。糾糾葛屨,可以履霜。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既往既來,使我心疚。
 
  有冽氿泉,無浸穫薪。契契寤歎,哀我憚人。薪是穫薪,尚可載也。哀我憚人,亦可息也。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西人之子,粲粲衣服。舟人之子,熊羆是裘。私人之子,百僚是試。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鞙鞙佩璲,不以其長。維天有漢,監亦有光。跂彼織女,終日七襄。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睆彼牽牛,不以服箱。東有啟明,西有長庚。有捄天畢,載施之行。
 
  維南有箕,不可以簸颺。維北有鬥,不可以挹酒漿。維南有箕,載翕其舌。維北有鬥,西柄之揭。

題解

 
  這是東方諸侯之國的人困於賦役,怨刺周室的詩。相傳作者是譚國人。譚國在今山東省曆城縣東南。從第一章到第五章上半篇都是以周人的生活和東人對比,寫東人的困苦和怨憤。從第五章後半以下曆擧天上星宿有空名無實用,見出不合理的事無處不存在。

注釋

 
  1、饛(蒙méng):食物滿器之貌。簋(鬼guǐ):古讀如“九”,盛食品的器具,圓筒形。見《小雅·伐木》篇。飧(孫sūn):猶“食”
 
  2、捄(求qiú):通作“觩”,角上曲而長之貌,形容匕柄的形狀。匕是飯匙或羹匙。以上二句是說周人飲食豐足。
 
  3、周道:大道或官路。見《檜風·匪風》篇。砥(抵dǐ):磨刀石,磨物使平也叫砥。如砥:言其平。
 
  4、君子、小人:指貴族與平民。來往於周道的多是有公務的“君子”,他門的行動被“小人”所注視。
 
  5、睠(眷juàn):“眷”的異體字。回顧之貌。
 
  6、潸(衫shān):涕下貌。東方的貢賦就是由這平直大道輸送給周人,所以望之生悲。
 
  7、小東大東:“東”指東方之國,遠爲大,近爲小。
 
  8、杼柚(柱逐zhùzhú):是織機上的兩個部分。杼持緯線,柚受經線。“杼柚其空”是說所有絲布被周室蒐刮將盡。
 
  9、糾糾葛屨(句jù),可以履霜:此二句見《魏風·葛屨》篇。
 
  10、佻佻(條tiáo):《釋文》引《韓詩》作“嬥嬥(挑tiǎo)”,美好。
 
  11、周行:即周道。
 
  12、疚:病痛。那去了又來的佻佻公子就是來收刮貢賦的人,所以使詩人“心疚”。
 
  13、冽(列liè):寒。氿(軌guǐ):從旁出,流道狹長的泉叫做“氿泉”。
 
  14、穫薪:已割的柴草。以上二句言穫薪不能讓水浸濕,浸了就要腐爛,比喻困苦的東人不堪再受摧殘。
 
  15、契契:憂苦。
 
  16、憚(但dàn):亦作“癉(但dàn)”。憚人:疲勞的人。
 
  17、薪是穫薪:上“薪”字是動詞,言用來供炊。連下文就是說若要把穫薪當薪來使用,還可以用車子載往别處,以免繼續被水浸。對疲勞的東人也該讓他息一息,否則就不堪役使了。
 
  18、職:專任。來:讀爲“勑(賴lài)”,慰勉。以上二句是說東方諸國的人專擔任勞苦的事而得不着勞(烙lào)勑(勞勑:慰勉)。
 
  19、西人:指周人。
 
  20、舟人:猶“舟子”。
 
  21、裘:古讀如“期”。這句是說以熊羆的皮爲衣,即所謂粲粲衣服。(《莊子》以“豐狐”、“文羆”並提,熊羆之裘似與狐裘同樣珍貴。)
 
  22、私人:私家僕隸之類。(舟人、私人,當時或許有所指。)
 
  23、僚:又作“寮”,官。試:用。以上四句是說西人之中某些社會地位地下的人也有豐富的物質享受或有一定的權力。相形之下更見得東人之苦。
 
  24、以:用。“或”字貫四句。
 
  25、漿:薄酒。以上二句是說有人用酒,有人連漿也不能用。這是將西人和東人相比,下二句仿此。
 
  26、鞙鞙(捐juān):《爾雅》作“琄琄(眩xuàn,又讀捐juān)”,玉圓貌。璲(遂suì):“瑞”字的假借,寶玉。
 
  27、長:是說雜佩的長。雜佩雖長而有珩(横héng)、璜、琚(居jū)、瑀(雨yǔ)都是小玉,不足寶貴。西人崇尚奢侈,所以不用普通的長佩隻用琄琄的寶玉。而東人連普通的長佩都不得佩。
 
  28、漢:雲漢,就是天河。
 
  29、監:鑒。鏡子叫做“鑒”,以鏡照形也叫做“鑒”。古人以水爲鑒。以上二句是說天河鑒人隻有光,不見影。
 
  30、跂(齊qí):歧。織女三星,下二星像兩足分歧。
 
  31、襄:駕。七駕言移動位置七次。一日七辰,每辰移動一次,因而稱爲“七襄”。(一晝夜分爲十二辰,通常以自卯時到酉時爲晝,共七辰。)
 
  32、報:複,就是往來的意思。織時要將緯線一來一去,然後成紋。織女空有織名,不能反複,所以無成。
 
  33、睆(緩huǎn):明貌。牽牛:星名,俗稱扁擔星。
 
  34、服:駕。箱:指車箱(車内容物之處)。以上二句是說這星名爲牽牛而不能用來駕車。《文選·思玄賦》李善注引作“不可以服箱”。
 
  35、啟明、長庚:同是金星的異名,朝在東方,叫做“啟明”,晚在西方,叫做“長庚”。
 
  36、畢:星名。共八星,形狀像田獵時所用的畢網(有柄的網)。捄:形容畢星的柄。
 
  37、施(易yì):猶“張”。行:路。畢是手持掩兔的小網,拿來張在路上,當然更不會有實用。
 
  38、箕:星名,見《小雅·巷伯》篇“南箕”條注。簸:颺米去糠。以上二句是說箕星徒然叫做“箕”,不能拿來簸糠。
 
  39、鬥:南鬥星。南鬥六星聚成鬥形。當它和箕星同在南方的時候,箕在南,鬥在北。
 
  40、挹(易yì):用勺酌水。鬥本來是挹取液體的器具,既不能挹酒漿,也是空有鬥之名。
 
  41、翕(吸xī):讀爲“歙”,縮。箕星的形狀口大而底短縮,這樣的箕本不能簸颺。
 
  42、揭:高擧。南鬥的柄常指西而高擧。用鬥挹酒必須將柄持平,柄高則鬥傾側面而酒外瀉。詩人指出鬥柄的方向或許又有暗示授柄西人,向東方挹取的意思。《集傳》:“鬥西揭其柄,反若有所挹取於東。”

譯文


  飯盒兒裝得慢慢,飯匙兒長柄彎彎。大路好像磨平,直得好像箭杆。貴人們來來往往,小百姓瞪着兩眼。回轉頭看了再看,忍不住雙淚漣漣。
 
  遠近的東方之邦,織機上蒐刮精光。葛布鞋絲帶纏綁,穿起來不怕寒霜。漂亮的公子哥兒,大路上來來往往。來了去去了又來,真教我看着心傷。
 
  旁流的泉水清冷,别浸着割下的柴薪。爲什麼苦苦長歎,可憐我疲勞的人。誰要用這些薪柴,還得拿車兒裝載。可憐我疲勞的人,休息難道不該。
 
  東方的子弟,窮苦沒人慰問。西方的子弟,衣服鮮亮照人。船戶的子弟,身穿熊皮輕暖。家奴的子弟,都來當吏當官。
 
  有人不少喝酒,有人喝漿不得。有人佩着寶玉,有人雜佩也沒。天上有條銀河,照人有光無影。織女分開兩腳,一天七次行進。
 
  雖說七次行進,織布不能成紋。牽牛星兒閃亮,拉車可是不成。啟明星在東方,長庚星在西方。天畢星柄兒彎長,倒把它張在路上。
 
  南邊有座箕星,不能拿來簸糠。北邊有座鬥星,不能拿來舀酒漿。南邊的箕星,舌頭不能伸長。北邊的鬥星,柄兒擧向西方。

鑒賞

 
  西周初年,“三監”叛亂,殷商後裔武庚聯合東方舊屬國奄(今山東曲阜)、蒲姑(今山東博興)及徐夷、淮夷起兵反周。周公東征,經過三年戰爭,誅武庚,黜“三監”,攻滅奄等十七國。繼而,遷殷頑,封建姬姓大國(魯、齊、衛、燕)監視東方各小國,實行分區經營。距鎬京較近各小國統稱小東,較遠的各小國統稱大東。爲加強控制,從鎬京到東方各國修築一條戰略公路,據《逸周書》: “辟開修道,五里有郊,十里有井,二十里有舍。”即所謂“周道”。或稱“周行”,從西方向東方運輸軍隊和軍用物資,運回西方貢賦和征斂的財富。對東方各小國來說,這如同一條吸血管。這首詩所描寫的,正是西周統治者通過這條“周道”給被征服的東方人民帶來的壓榨、勞役、困苦、怨憤和沉痛的歎息。

  《毛詩序》曰:“《大東》,刺亂也。東國困於役而傷於財,譚大夫作是詩以告病。”曆代傳箋疏注說解,基本上沒有大的出入,肯定這是被征服的東方諸侯國臣民怨刺周王朝統治的詩歌作品。

  《序》說明作者是譚國大夫,而姓氏、經歷和生活年代無從稽考。譚國在今山東濟南市東南,對照《魯頌》“遂荒大東”,那一帶地區當屬大東。從詩義看,他是東方舊國的大夫,因詩中的思想和情緒,絕對不可能產生於姬姓各大封國的當權派。他對“西人”的對立情緒,正反映了征服者的周王朝與被征服的東方舊國統治階級的矛盾;他的地位下降,使他發出同情人民的不平之鳴,從而也反映了西周統治階級與被征服國人民的矛盾。有人說這是一首民歌,這個論斷是不對的,這是士大夫創作的用雅樂演唱的歌詩,不是用土樂演唱的民歌。

  這首詩寫作的時間,據《左傳·莊公十年》所記“齊師滅譚”,即在公元前684年齊國因爲譚國對它“失禮”而出兵滅亡這個小國,時在東周初期,它隻能寫在譚國滅亡之前。詩的歷史背景還是周王朝統治力量強大的時候,東周時王室已經衰微。姚際恒《詩經通論》說西周最後一代“幽王之時,號令猶行於諸侯,故東國諸侯之民愁怨如此。若東遷之後,則不能爾矣”。姚氏以爲最遲當在幽王時代,這已難考證,隻能肯定創作在西周時代。

  這是一篇長詩。全詩結構嚴密,層次清晰,前後呼應。通篇運用對比和暗喻,由現實的人間,而虛幻的星空,展開東方人民遭受沉痛壓榨的困苦圖景和詩人憂憤抗爭的激情。思路遞進而奇崛,意蘊豐富而深厚。

  首章寫“食”。由“有饛簋飧”聯想到與如砥如矢的周道的關係。從“君子”和“小人”的不同境遇,抒寫了詩人的悲傷。朱熹對這一章解說曰:“今乃顧之而出涕者,則以東方之賦役,莫不由是而西輸於周也。”(《詩集傳》)這個解釋一言中的。

  二章寫“衣”。姚際恒《詩經通論》曰:“杼柚其空,惟此一語實寫正旨。”織布機上的布帛全被征斂一空,寒霜上小民穿着破草鞋,而公子們還在經過那吸血管似的周道來榨取。這樣的揭露相當深刻。

  三章寫勞役。以薪柴爲喻,通過燒柴不能水浸,隱喻疲病的人民應該休養生息。嚴粲《詩緝》解曰:“穫薪以供爨,必曝而幹之,然後可用,若浸之寒冽之泉,則濕腐而不可爨矣;喻民當撫恤之,然後可用,若困之以暴虐之政,則勞悴而不能勝矣。”

  四章寫待遇不公平。“東人之子,職勞不來”,而“西人之子,粲粲衣服”;連周人中身份低賤的也“熊羆是裘”,家奴的子弟都“百僚是試”。通過這樣典型的形象對照,反映了西周統治者與被征服的東方人民不平等的社會經濟政治地位的懸殊。

  五章是全詩前後的過渡,前半繼續寫不公平的社會現象,鄭箋雲:“佩之鞙鞙然,居其官職,非其才之長也。徒美其佩而無其德,刺其素餐。”下半就自然地把視野轉向上天,姚際恒《詩經通論》曰:“維天有漢,監亦有光。此二句不必有義。蓋是時方中夜,仰天感歎,適見天河爛然有光,即所見以抒寫其悲哀也。”下面兩句也是仰天所視有感,“跂其織布,終日七襄”,正是呼應二章的“杼柚其空”,並引出下章的“不成報章”。這一章承前啟後,過渡自然。

  六章面向燦燦星空馳騁想像。詩人怨織女織不成布帛,怨牽牛不能拉車運輸,朝啟明,夕長庚,有名無實,譏笑畢星在大路上張網,徒勞無功。整個運轉的天體都不能爲小民解決困苦。

  七章對星座的意象描寫更深一層。王先謙《詩三家義集疏》分析道:“下四句與上四句雖同言箕鬥,自分兩義。上刺虛位,下刺斂民也。”簸箕星不能簸米颺糠,南鬥星不能舀酒漿,都是徒具虛名,而且簸箕星張開大口,吐着長舌,鬥星由西擧柄向東。如歐陽修《詩本義》所釋:“箕鬥非徒不可用而已,箕張其舌,反若有所噬;鬥西其柄,反若有所挹取於東。”這樣的“怨天”,正是怨現實,揭露所謂“天”是爲周王朝服務壓榨東方小民的。這個結尾更深化了主題。

  象征、隱喻、鮮明的對比、豐富而奇幻的想像交錯運用,是此詩藝術手法的特色。吳闓生《詩義會通》評論曰:“文情俶詭奇幻,不可方物,在《風》、《雅》中爲别詞,開辭賦之先聲。後半措詞運筆,極似《離騷》,實三代之奇文也。”吳氏說的“俶詭奇幻”,就是馳騁無羈的想像,奇特的比喻,創造豐富的奇崛的形象,從人間飛到星空,又從星空飛到人間,把現實世界和幻想世界相結合,把現實主義描寫與浪漫主義想像融合爲有機的整體。吳氏說的“開辭賦之先聲”,正是指出這種藝術手法對屈原賦的深刻影響。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