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5686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于归 (2010/9/2 14:28:57)  最新编辑:于归 (2010/12/23 13:49:53)
詩經·國風·召南·野有死麕
同义词条:野有死麕
目錄[ 隱藏 ]
詩經·國風·召南·野有死麕

原文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懷春,吉士誘之。

    林有樸樕,野有死鹿。白茅純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

英文翻譯

    in the wild there is a dead antelope ,
    and it is wrapped up with the white grass .
    there is a young lady with thoughts natural to the spring ,
    and a fine gentleman would lead her astray .
 
    in the forest there are the scrubby oaks ;
    in the wild there is a dead deer ,
    and it is bound round with the white grass .
    there is a young lady like a gem .
 
    [she says] , slowly ; gently , gently ;
    do not move my handkerchief ;
    do not make my dog bark .

注釋

  麕(jūn軍):獐子。比鹿小,無角。
  白茅:草名。
  懷春:思春,男女情欲萌動。
  吉士:男子的美稱。
  樸樕(sù速):小木,灌木。
  純束:捆紮,包裹。“純”爲“稇(kǔn)”的假借。
  舒:一說舒緩,一說語詞。脱脱(duì兑):動作文雅舒緩。
  感(hàn撼):通撼,動搖。帨(shuì税):佩巾,圍腰,圍裙。
  尨(máng忙):多毛的狗。 

譯文

  山野之外一死獐,白茅輕輕將它包。二八嬌女春情萌,青年獵人把她撩。

  大樹林子小灌木,荒山野嶺死麋鹿。白色茅繩將它束,這個少女顏如玉。

  輕點慢點好哥哥,不要弄亂我佩巾,不要驚動小獵犬。

詩經故事

  其實並不複雜,何須你刻意虛話?其一切就是自然、純真、美好。

  十八歲的小哥哥終於能獨自出門打獵了;先看看他的這一身裝束吧!

  足下是青布面鞋,外套麻耳草鞋,三尺麻片裹成綁腿,上身是葛麻青布作的外袍,套着兩隻鹿皮護袖,頭帶着黄亮亮的鹿皮帽,罩着一張紅撲撲青春臉,上嵌一雙黑寶石般閃光的大眼睛。

  口里是含着哨的,能不停的吹出各種鳥鳴和獸叫;背上是背着弓的,能箭無虛發的射中飛禽和走獸;右挎箭囊,内插二十隻苦竹山雞羽花翎箭;左挎鹿皮囊,内裝火石和阿媽烙的十幾個麥面餅,老爹傳的青銅刀,也别在鹿皮囊側邊。

  林中的新葉已展,山上的杜鵑花正開,嶺上的山雀子叫的翻,澗里的清泉還是透出一股股的寒氣來;嶺那邊的巧妹子是知道小哥哥今天的事,她知道一個男孩子已然長大,她知道大了的男孩會用雙手撑起一個新的家,而那個新家里,會有她和他。

  一大早她就走到了嶺上來,身邊的竹籃里放着取水的竹筒、茶葉和鹽巴,還有一大塊煮鹿肉,她是在嶺上等着他。

  從太陽未出直等到日上三竿,從日過頭頂直等到斜陽西下;嶺上的斑鳩子咕咕叫,可眼里還是沒見着他。

  林中的樹葉子一陣晃,驚起兩隻山喜雀嘰喳喳,一頭白氣的冒出個人,傻呵呵笑了的是他和她;小哥哥拎來一隻黄毛麂,白茅草包住了它的花皮毛,白茅繩仔細將它捆,小心剝下别劃破,用它做小娃娃的小皮襖。

  點燃柴火烤上肉,燒開清水煮茶鹽,夕陽映紅了姑娘的臉,哥說:妹子你真好看!

  喜雀子羞得竄過山,杜鵑羞得閉了臉,澗中水羞得無了聲,樹葉子羞得直打顫。

  輕點慢點好哥哥,不要亂動我佩巾,不要驚了小獵犬。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懷春,吉士誘之。

  林有樸樕,野有死鹿。白茅純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

鑒賞

 
  《野有死麕》是一首優美的愛情詩。這在五四運動後的白話文學、民間文學的倡導者們如顧頡剛、胡適、俞平伯、周作人的熱烈的書信探討中已作了極大的肯定。顧頡剛說:“《召南·野有死麕》是一首情歌。……可憐一班經學家的心給聖人之道迷蒙住了!衛宏《詩序》雲:‘被文王之化,雖當亂世,猶惡無禮也。’鄭玄《詩箋》雲:‘貞女欲吉士以禮來,……又疾時無禮,強暴之男相劫脅。’朱熹《詩集傳》雲:‘此章乃述女子拒之之辭,言姑徐徐而來,毋動我之帨,毋驚我之犬,以甚言其不能相及也。其凛然不可犯之意蓋可見矣!’經他們這樣一說,於是懷春之女就變成了貞女,吉士也就變成強暴之男,情投意合就變成就變成了無禮劫脅,急迫的要求就變成了凛然不可犯之拒!”在中國詩作中,抒情詩雖然發達但直面謳歌愛情的卻並不多,《野有死麕》以它鮮明的主題而顯得極其可貴。
 
  全詩三段,前兩段以叙事者的口吻旁白描繪男女之情,樸實率真;後一段全錄女子偷情時的言語,活脱生動。側面表現了男子的情熾熱烈和女子的含羞慎微。轉變叙事角度的描寫手法使整首詩情景交融,正面側面相互掩映,含蓄誘人,讚美了男女之間自然、純真的愛情。對於打破章法、句法的卒章,人們常常難以理解。周蒙、馮宇《詩經百首譯釋》就說:“至於卒章三句,錯互成文,且無來由,更覺‘兀突’,亦當有過渡銜接詞句。”其實,仔細研究《詩經》,不難發現這種在複遝中突兀的單行章段是《詩經》尤甚是《國風》的常見現象。它們往往出現在作品文本的首尾。比如,《周南》的《葛覃》、《卷耳》、《漢廣》、《汝墳》,《召南》的《采蘩》、《草蟲》、《行露》、《何彼襛矣》,《邶風》的《燕燕》、《日月》、《終風》、《簡兮》、《北門》、《靜女》、《新台》,《鄘風》的《君子偕老》、《蝃蝀》,《鄭風》的《女曰雞鳴》、《子衿》,《齊風》的《東方未明》、《甫田》,《唐風》的《颺之水》、《葛生》,《陳風》的《東門之枌》、《衡門》,《王風》的《大東》,《秦風》的《車鄰》,《曹風》的《下泉》以及《小雅》中的《皇皇者華》、《南有嘉魚》、《湛露》、《菁菁者莪》等。這種詩甚至往往被視作脱簡或串簡,執此觀點的如宋代的王質、王柏,現當代的孫作雲、翟相君等。也有人對此種結構擊節讚賞的,比如清代的劉沅、方玉潤之評《采蘩》。對如此大相徑庭的看法,要是讀者能夠從詩的起源的角度進行考察,就可使問題冰釋。最早的詩是口頭上傳唱的歌。歌唱者可以獨歌,也可以對歌、和歌。蔣立甫評《采蘩》就說:“後一章是合唱。”(《詩經選注》)再比如《關雎》,後二章複遝,第一章四句單行。《論語·秦伯》:“《關雎》之亂,洋洋盈耳哉!”《史記·孔子世家》:“故曰:‘關雎之亂以爲鳳始。’”所謂“合樂謂之亂”,眾聲合唱部分便是“亂”。當原始的自由對歌或集體的祭祀歌唱被刻意摹仿,詩歌的創作者就具備了隨意轉換叙事角度的能力,詩歌從此而自由飛颺,簡潔而形象生動地共時展開情節描述、抒寫心理感受成爲可能。作爲早期的創作詩,《詩經》中這樣一種寫作手法的運用不免顯得有些程式化,遠沒有應用自如。但也正因此,讀者才感覺《詩經》中的詩是那麼的質樸率真。
 
  《野有死麕》的語言生動而雋永,這主要歸功於口語、方言的使用和刻意營造音樂效果的語詞的創造運用。卒章三句由祈使句組成,純屬口語。直接采用口頭語言能夠最完整最准確地再現女子偷情時既歡愉急切又緊張羞澀的心理狀態。而祈使句本身也提示了這樣一個動作場面的微妙緊張。《詩經》的語言是詩人創作的藝術語言,它來自於生活口語,又精心經過提鍊。《詩經》用的是周代的共同語雅言,也就是西周王畿所在地的鎬京話。但詩人在《野有死麕》中,也用到了方言。陸德明《毛詩音義》引《草木疏》:“麕,麞也。青州人謂之麕。”青州,據《尚書·禹貢》:“海、岱惟青州。”《呂氏春秋·有始覽》:“東方爲青州。”《召南》,舊說一般以爲“召”是指召公及其封地,其采邑在陝西岐山西南。《召南》中有《甘棠》,詩中有一“召伯”,馮沅君《詩史》以召伯爲宣王末年征淮夷有功的召穆公虎。《野有死麕》據《舊唐書·禮儀志》說也不是周初之詩,而是周平王東遷後的詩。《召南》不是周初詩作,“召”作爲地名也不在陝西岐山。總之,《野有死麕》用了東方方言。方言的使用使整首詩更貼近日常生活,更自然樸實。四字成句,四句成段,是《詩經》的標准句法、章法。整飭的句式其原始實質和有組織地分布用韻字的押韻一樣,是爲了產生和諧悦耳、間斷有序的聲音效果。因爲漢語的固有特性,間斷有序的聲音的產生就自然會要求句式的整飭。
 
  《野有死麕》中的“樸樕”是聯綿詞,也可寫成“樸遬”。毛傳釋“樸樕”爲“小木”,徐鍇《說文解字系傳》解釋爲“小樕樹”。“樸樕”有兩個引申義:短小,叢生;前者見《漢書·息夫躬傳》顏師古注,後者見《爾雅·釋木》邢昺疏。“樸樕”一字除可異寫爲“樸遬”外,其聲變化,而意義基本保持不變的,還有“扶蘇”、“扶胥”等分化詞。張永言說: “推廣來說,灌木叢生貌叫‘樸樕’,枝葉花朵叢生貌叫“扶疏”,鳥羽、獸毛叢生貌叫‘樸樕’‘撲朔’;由灌木、枝葉、羽毛叢生貌又可引申出紛披、披垂、蓬松、不整齊、不整飭等意義,所以衣服不整齊叫‘樸樕’人委瑣不整飭叫‘僕遬’。”據朱廣祁《詩經雙音詞論稿》統計,像“樸樕”這樣的聯綿詞《詩經》中大概有140個。聯綿詞指的是雙音節的單純詞,即由兩個音綴的拼合表示一個完整意義的詞。鄭玄《詩譜序》引《虞書》:“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聯綿詞的產生,是長歌永言的結果。換句話說,是修飾音節的需要而產生了“樸樕”這樣的詞。根據李新魁的構擬,“樸樕”的上古讀音應爲boksok。按照李先生在《從方言讀音看上古漢語入聲韻的複尾韻》一文中提出的理論,這詞本讀入聲,是由一個音節衍化而形成爲兩個音節的;其第二個音節的聲母s,本是第一個音節韻尾的遺存。也就是說,“樸樕”第二個音節的聲母實際上是借自第一個音節的;從一個音節變成兩個音節,其實質是音節的延長。是音節延長的需要而補充了後面一個弱讀音節,造成了像“樸樕”這樣的聯綿詞。爲了聲音的和諧而刻意創造的語詞豐富了詩歌的語言,也使詩歌的語言更爲自然生動。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