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2731 次 历史版本 11个 创建者:小小 (2010/7/27 16:32:45)  最新编辑:wswsw (2010/8/3 15:43:21)
娃娃親保衛戰(我保護CN老婆的戰鬥史)13
目錄[ 隱藏 ]
 









第十九節


   陳志明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一年了,我應該揭開這個謎底。
  
  我和阿MAY一見面就又啃又咬,好不開心。她嫌棄我嘴里一股怪味,又是煙味又是酒味,廢話,你坐38個小時的火車試一試。你幹嘛不坐飛機啊。去你大爺的,老子吃不起飯了,你問怎麼不吃豬肉啊,有你這樣的嗎。打是親罵是愛,我們倆很恩愛。
  
  阿MAY又是怎樣的人呢?如果你愛一個人,就會想知道她的一切。阿MAY對我最大的意見,就是我好奇心不強,她對我問東問西,問我什麼時候弄的這個傷疤,什麼時候又爲什麼弄傷了那里,什麼時候第一次親女生,什麼時候去弄的紋身。我卻從來不問。阿MAY說,新學期新開始,明天,要幹一件新鮮事。地點,校園外仙蹤林。
  
  去仙蹤林能幹嘛?我覺得毫無新意,但阿MAY是個能給人驚喜的人,所以我很期待。我是提前返校,所以休息一晚後,精神抖擻,前去赴會。
  
  “今天我們玩的是,你必須問我10個問題,關於我的,我的家人的,我全部回答完畢。”
  “就這個呀。”
  “嗯,快點問。”
  
  我冥思苦想,蒐腸刮肚,覺得真沒什麼好問的,就隨口問:“你爲什麼抽煙?”她反問,那你又是爲什麼抽煙呢?我說我是被流氓教會的,上癮了就開始抽。
  
  她在秋千上一盪一盪的,開始說自己抽煙的原因:“我高二開始抽煙。那一年,我爸正式向我媽提出了離婚,我爸的新女朋友才23歲,大學剛畢業。我媽堅決不同意,他們就每天在家里吵架,後來就開始打架。我爸和我媽的打架是真正的搏擊。我媽打不過的時候就用指甲撓人,專門撓臉,說是讓我爸沒臉見人。我爸對她是惡狠狠的打,有幾次都打休克了。我沒有爺爺奶奶,也沒有外公外婆,在家里也沒有兄弟姐妹,他們打架的時候,我就在自己的房間聽音樂,看電影。我看電影里女的抽煙的樣子很好看,就學着吸,後來就學會了。好啦,我的回答結束啦。”
  
  我聽得百感交集,阿MAY卻還是一盪一盪的,像是在說另外一個倒黴的小女孩家里的事情。果然,每個人光鮮的背後,都有一種常人無法理解的苦衷。阿MAY冷靜的反應,讓我在喜歡她之餘,多了一份同情。
  
  我謹慎地發問,她愉快地回答。我知道她爸好像很有錢,也知道她現在跟爸爸住,媽媽離婚後就搬走了。我還知道她第一次kiss是高三,對象是個女孩。用她的話說:不親一回,怎麼知道自己喜歡男的還是喜歡女的。
  
  那天我們在餐廳呆了一天,服務員一個白眼接一個白眼。晚上在幽靜的校園,我和她長長地接吻,她的呼吸急促,不自覺地哼了一聲。我顺勢就摸到她的胸口,氣喘籲籲,幾欲把持不住。要不是有人路過,我差點就變理論爲實踐了。
  
  躺在宿舍的床上,久久不能入睡。任何正常的男人,對於自己喜歡的女人,都有把持不住的時候。我對阿MAY是這樣。那陳志明怎麼可能沒想過睡我“媳婦”呢?
  
  調查陳志明,我給自己明確了二年級的新目標。
 








    陳志明,1980年生人,工商管理專業,廣州人,身高1.82米,體重67公斤,皮膚偏白,大學四年級在讀,嗜好:踢球。不抽煙,不喝酒。校詩社副社長,系學生會幹事,連續兩屆二等獎學金穫得者。屢有詩歌在廣州各媒體發表,昵稱阿明,外號蝦仔(靠,這是啥意思),有女友一枚,父母雙全。
  
  我調查來調查去就這麼點東西,覺得極其沮喪。在這個年代,居然有人喜歡詩歌,也是讓我覺得很費解的事情。這哥們寫詩是爲了泡妞的吧?比如如果研究草履蟲可以讓我走桃花運的話,我倒不介意頻繁去聽生物老師的演講,前提是不要坐在第一排。這孫子該不會是陽痿吧,否則怎麼不想XXOO呢?應該就不會,不然他怎麼會捏人家的咪咪。同性戀?不太像,他確實有點娘娘腔,但眉宇間卻有一股英氣,不像搞那個的。
  
  我中了邪,上課老想着這個人,下課就琢磨這個人,不知道的以爲我愛上他了。這孫子是處男嗎?這是我始終調查不出來的。因爲不是同系,且不是同一個學院,我能穫得的信息,都很有限。我曾經想去他們宿舍找線索。但是他們宿舍的人說阿明很少在宿舍住,一般都騎摩托車回家住。還說他有點潔癖。靠,這種小細節就不必要告訴我了。
  
  話說回我“媳婦”,雖然從農村出來,但是出落得很水靈,而且身上有一種凌然正氣,放到抗戰時期,哪怕落在鬼子手里,也是“打死我也不說”那種主。兩個純潔的人走到了一起,一個渴望浪漫,一個營造浪漫,情投意合,就這麼簡單?難道我的思想太齷齪了?不光做個人調查,我還做問卷調查,問宿舍的其餘9個人,如果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對你死心塌地,你會不會睡她?肯定的答案占到了百分之百。
  
  不可能有人是毫無缺點的。我得到一個驚人的消息:爲了爭取一份offer,陳志明頂替本來穫得面試機會的同學,這件事鬧得還不小。據說被頂替的同學找他理論,他還振振有詞地說機會是靠人把握的,穫得機會的手段也不是唯一的。
  
  我靠,我“媳婦”居然看上這種人品的破玩意,我真是替她難過。我在第一時間將這個情報報告給“媳婦”,她居然說,唉,找工作真的是難啊,阿明也是被逼的。我顺便問了句,你是不是已經被他睡了啊,怎麼老是護着他。她咣一聲掛斷了我的電話。
  
  本來想調查作風問題,卻調查出人品問題。這也沒什麼,關鍵是我“媳婦”覺得這不算什麼大問題,看來她確實死心塌地了。我偷偷和她宿舍的同學打聽了一下,卻聽到讓我真正意義上震驚的消息:
  
  陳志明和我“媳婦”不是不想真正意義上確定那種關係,我“媳婦”倒是想給,陳志明不想要!!!
  
  陳志明早就看上了一個能保證他找到好工作的女生,想甩我“媳婦”不是一天兩天了。
  
  陳志明睡過不是一個兩個人,隻是不想睡處女,怕惹出麻煩!!真正的杯具人物,是即將成爲單身女的我“媳婦”。

  我日!!!
 
***
    陳志明當年風流倜儻,專門秒殺小師妹。我“媳婦”宿舍的幾個騷包早就口水直流了,其中有兩位很有城府,得不到他,又不得其解,於是開始深入分析。論姿色,也算不賴,比不上老四也差不多哪去,何況罩杯上還能加分呢。我很同意這一點,我很喜歡大咪咪。論家境,也比老四好,論學習,大學誰看學習啊。論氣質,論見識,論這論那,怎麼都不應該是老四得到陳志明,況且,陳志明是主動追求,讓他們百思不得其解。
  
  我“媳婦”性子剛烈,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但我覺得陳志明估計領教過,說不讓搞就是不讓搞。陳志明估計也想霸王強上弓過,但遭遇慘烈反抗後,估計也放棄了。這孫子先後睡過四五個師妹,有兩個居然是和我“媳婦”拍拖期間。
  
  我在學校外的小酒吧里,看着“媳婦”宿舍的老三飽滿的胸脯,聽着老二的滔滔不絕,感覺這真是我上大學以來最開心的時刻。其喜悦程度甚至超過了和阿MAY拍拖。上大學後,我就活在陳志明的陰影下,這個“完美男朋友”的形象壓得我有苦說不出,生活雖然精彩,卻也伴隨着陰霾。老二和老三對我“媳婦”都是面和心不和,那爲什麼對我說呢?我問完就後悔了。我狂追求老四他們是知道的,她們期待看一場好戲上演。
  
  兩個賤人,老子捏爆你們的咪咪!
  
  我單約了陳志明,2000年後半年,校園里開始有人别着手機了,是超級大塊那種,有人别一塊BP機一塊手機,眾人居然超羨慕。我直接打陳志明的手機,約他出來坐坐。一年多了,我終於出手了,不過現在的目的不一樣了,當初是爲了戰勝他,現在是爲了趕走他。
  
  這個偽君子!
“我先和你說清楚,我這個人說話直來直去,我也不希望别人跟我繞彎子,否則……不信你試試。”
  “這是怎麼啦?我最近找工作很忙,有事你快說吧。”
  “你上大學睡過幾個了?”
  “什麼?”
  “你聾子啊。”
  “我幹嘛跟你說這個?”
  “我已經警告過你了,我不希望别人繞彎子。”
  “我睡過誰關你屁事,丟你老母啊。”
  
  我突然撲上去,連人帶桌子一起翻倒,壓在他身上,眼睛上先賞他一拳,讓他眼冒金星。然後趕緊掐住脖子,防止他上半身起來,但是我沒擋住他長長的胳膊,他胡亂出拳,居然打得我嘴唇發厚,鼻子發酸,掛彩了。
  
  打架是個熟練工,長期不練,生疏不少,我是有預謀的約在離學校很遠的酒吧。一幫醉鬼給我們起哄,等我回過神來,用兩腿卡住他的下半身,騰出右手,一拳一拳砸在那張偽君子的臉上。直到打到他停止抵抗。
  
  “繼續說,睡過幾個。”
  “三個。”
  “……好吧,就算是三個,和梁XX好上後,你有沒有睡過别人。”
  “沒有。”
  “要不咱再打一次?是不是打到你服氣了才有實話。”
  “……”
  “有嗎?”
  “有。”
  
  我不想跟這個人渣再廢話了。我當混混的時候,雖然那幫狐朋狗友敢作敢當,但至少都說實話。我的生命里,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賤人。我告訴他,明天去和她分手,否則我不會放過他。
 
***
  
  第二天晚上,我接到她的電話。見面後看得出她哭過,雙眼紅腫。
  “這就是你蓄謀已久,最期待的結果嗎?”
  “不是這樣的。”
  “我告訴你,這些事情我都知道。”
  “那你爲什麼不分手?”
  
  她再也不能堅持,蹲在地上哭了。這是我第三次看到她哭。在我心目中,她的形象和前英國首相鐵娘子類似。我總是忽略她内心的最深處,這個女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一個農村出來的大學生,戶口農轉非,落在了廣州。但如果在廣州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就得遷回原籍。陳志明給她描繪了近乎完美的前景,如果跟他結婚,她就能留在大城市,家里有用作結婚的房子,將來,還可以把梁爸和梁媽也接出來住。兩個人一起經營家園,家里有多少債,陳志明都承諾還清。他不要求現在就發生性關係,也不像傳說中的那樣,霸王強上弓,還遭遇過強烈的抵抗。陳志明的風流事,和自己的未來,梁家的未來比起來,微不足道。她努力經營兩個人的感情,從一開始就沒想過放棄。
  
  我聽得心中一陣陣地悲涼。物質的誘惑,家庭的重壓,讓一個剛烈的女人,從沒有結婚起,就要忍受另一半出軌的屈辱。
  
  “陳志明和我分手了,現在我什麼都沒有了,嗚嗚嗚……”她徹底崩潰了,哭成一團。我第一次面對她的時候柔情似水,過去扶她起來,抱住她,任她的淚水打濕我的肩頭。
  “現在誰要我啊……”
  “我要你。”我脱口而出。
  更加熱烈的擁抱,悲情突然轉化爲曖昧的氣氛。我和她開始接吻。
  
  那年我20歲。媽媽說,20歲我就可以離婚了。但是,一直到20歲,我和自己的“媳婦”才有了第一次親吻,第一次擁抱,第一次纏綿。
  
  我操,阿MAY怎麼辦?
 





 

第二十節(第一季大結局)

陳志明實在是卑鄙,他想找一個農村的樸實的剛烈的肯死心塌地爲他守身如玉的老婆,自己又管不住自己的JB。娶個處女老婆,自己卻不做處男,這也太TM無恥了,好事都被你占了。我越想越惱火,想一下自己忙完左手忙右手,真是太不公平了。
  
  “你在想什麼呢?”阿MAY問我。
  “突然想起來,今天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啊。”
  “你會實話實說嗎?”
  “肯定。”
  “你是處女嗎?”
  “不是啊,怎麼了。”
  “嗯……沒什麼。”
  “操,你是處男啊?”
  
  我本來一直不覺得處男是丟人的事情,但是被她這樣一問,我尷尬到想死。
  “難怪了……”
  “難怪什麼?”
  “難怪你每次隻摸我的胸,沒有進一步行動。”
  靠,那是因爲我不是隨便的人,不代表我不會做愛好不好?我隨便起來可不是人。我又羞又惱,點上一根煙,坐在河邊生悶氣。蓮花山的空氣很好,今天郊游又是阿MAY的主意。她是個不錯的玩伴,不錯的女友,不錯的導游,但她是不是一個不錯的老婆呢?我沒有答案。
  “你不會有處女情結吧?”
  “噢,那倒沒有。”
  “那就好。”
  
  老子沒有處女情結,老子有娃娃親情結。我開始思考了,一直沒有把娃娃親這回事跟阿MAY講,是不是不道德。“阿MAY啊,你知道什麼是娃娃親麼?”“娃娃親?咩也來噶?是不是兩個娃娃親嘴啊?這麼惡心的事情你也幹?”
  
  得,一無所知,我最好還是别提這個了。
  
  我過上了我“師姐”、我“媳婦”曾經過的那種雙面生活。把時間排得滿滿的,給阿MAY一三五,給“媳婦”二四六,周末就對半分,一人一天。我“媳婦”自然知道原因,阿MAY卻一無所知。她隻是奇怪行政學怎麼那麼多社會實踐,我忙進忙出的。很佩服那種享齊人之福的牛人,我隻堅持了兩個月,就快精神分裂了。還好,隻有阿MAY那邊有肌膚之親,“媳婦”這邊倒相敬如賓了,也隻是拖拖手而已。良心上受到譴責,我越來越對兩人都有罪責感。本着虛心請教的精神,一天晚上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問我“媳婦”,當時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啊?她苦笑,你是娃娃親,又爲了我來了廣州,他能給我理想中的未來,我每天也隻能強顏歡笑了。
  
  “你居然能做一個雙面人?”我很奇怪還有這樣的人。
  她幽幽地說:“你是公子哥,還是男人,不能理解我們這種窮人家的姑娘,我是家里的老大,下面還有弟弟妹妹,我們全家的希望現在都在我身上。每次回家父母都在耳朵邊說供我上大學多麼不容易。我這種人啊,從一出生,這條命就有一半不是自己的了,是我父母的。他們要,我就得給。他們訂的娃娃親我早就想退了,但是我怎麼敢說不呢。”
  
  我聽得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話。
  “那你到底喜歡不喜歡我?”
  “喜歡。”
  “什麼時候開始的?”
  “你的頭包成印度阿三的樣子,還能吃得狼吞虎咽。”
  
  
  情種從男孩爲女孩打架開始埋下,她一直防止它萌芽。現在,既然無所顧忌了,她對我開始柔情似水,“别人亂講我什麼,我都能忍受,我們宿舍的同學傳了我很多閑話,我都不理,你要誤會我,我就不幹,你懂嗎?”
  
  懂倒是懂,但是我的手機在褲兜里不停地震動。阿MAY找不到我挺着急的。
“我們做愛吧。”
  
  我一口水差點噴到對面桌子上去。阿MAY笑眯眯地看着我,把玩着手機,那句話就像不是她說的。
  
  “今天不行。”
  “爲什麼?”
  “沒有爲什麼,反正就是不行。”
  “你大姨媽來了?”
  “丟你啊。”
  “你來呀……”
  
  阿MAY在我面前無所顧忌。自從知道我是處子之身後,她就開始調戲我。我看着餐廳外一張張青春的臉,一對對如膠似漆的身影,十分悲涼。想我一世英明,面對這樣大好的機會,如花似玉的姑娘都願意獻身了,我卻不能接受。
  
  我“媳婦”最近對我越來越好,她甚至還有興致給我朗誦詩歌,還去看我打球。我面對她的時候,從她眼里再也看不到那種堅毅,更多的是對我的依賴。她說過,給她一年的時間,她會處理好我們之間的事情。陳志明和她分手雖然不是她主動的,但事實就是那樣。按照當初家族大會上我媽的那番慷慨陳詞,接下來,輪到我行動了。
  
  但是,我有太多的不確定。我不確定她和陳志明之間的情感糾葛是否就那麼簡單。他們的過去是一段懸案,現在因爲分手,這段懸案沒有破解的必要,但不代表它不存在。另外,我總覺得,我是我“媳婦”在走投無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如果再出現一個條件優異的男人,同樣會給她描繪美好的藍圖,而那藍圖是確實能實現的。她又會選擇誰呢?另外,我守身如玉是信守娃娃親的承諾,帶着全家人的重托,她的剛烈,現在看來,說得難聽些,是爲了保持自己的身價。
  
  越想越害怕。我覺得和這個心機重重的女孩子談戀愛,壓力太大。
  
  而且在當時,我深深地愛着阿MAY。
  
  
  阿MAY是我真正意義上的初戀。在她之前,我喜歡上一個高中女同學,但那隻是單戀,還沒開始就結束了。後來還有一個願意獻身給我的女混混,但是那不叫愛情。阿MAY是我生命里最貼近我的女生,她了解我的脾氣,對我溫柔又體貼。
  
  換句話說,我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和阿MAY分手。
  
  仿佛回到了幼兒園的我,我多麼希望自己沒有“媳婦”。那樣自己就不必承擔強加於自己的責任。但是現在的事情顯然更加嚴重。我失去的不再是彈珠,而是我的初戀。
  
  娃娃親終於要讓我付出沉重的代價。

熱門資訊助讀:
80後小夫妻閃婚實錄
《美國逸事之大選》
31歲小美女的養顏經
公司新來的總經理,竟是我曾經的戀人

    4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wswsw在 2010/8/1 0:07:57 发表
  • 读娃娃亲保卫战(我保护CN老婆的战斗史)有感:娃娃亲保卫战这篇文章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段落清晰,情节诡异,跌宕起伏,主线分明,引人入胜,平淡中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是字字珠玑,句句经典,是我辈应当学习之典范。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小说啊!苍天有眼啊,让我在有生之年得以观得如此精彩绝伦的小说!楼主的话真如“大音希声扫阴翳”,犹如“拨开云雾见青天”,使我等网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晴天霹雳,醍醐灌顶或许不足以形容大师文章的万一;巫山行云,长江流水更难以比拟大师的文才!黄钟大吕,振聋发聩!你烛照天下,明见万里;雨露苍生,泽被万方!透过你深邃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你鹰视狼顾,龙行虎步的伟岸英姿;仿佛看到了你手执如椽大笔,写天下文章的智慧神态;仿佛看见了你按剑四顾,江山无数的英武气概!
  • 124.64.178.*在 2010/7/29 15:18:43 发表
  • 很现实!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