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1065 次 历史版本 4个 创建者:Gnian (2010/5/28 22:40:07)  最新编辑:蓝点 (2010/8/10 16:19:06)
宋詞
拼音:sòng cí
  詞,詩歌藝術形式之一,是中國古代詩體的一種,亦稱曲子詞、詩餘、長短句、樂府。始於中國南北朝時期的南朝梁代,形成於唐代,在宋代達到其頂峰。一開始伴曲而唱,後來逐漸獨立出來,成爲一門專門的詩歌藝術。詞的最大特點,在於它是音樂文學,倚聲(按曲譜)填辭進行歌唱。可歌性決定了詞具有獨特的體制。詞的文學形式要服從音樂的鏇律節拍,因此詞有牌調,需分片,句式長短參差等等。隻有符合了這些特點,唱出來才動聽,才可以算是“詞”。意境是詞之所以爲詞的特點之一。對於境界,王國維認爲有兩類:“有有我之境,有無我之境。”有我之境,是“以我觀物,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無我之境,則是“以物觀物,故不知何者爲我,何者爲物”。

  宋詞,是流行於宋代詩歌藝術形式,與唐詩並稱“雙絕”,都代表一代文學之盛。宋詞在文體上的特點是長短句相間,這同唐代以五言、七言爲主的齊言詩歌不同。現在所見到的宋詞有各種各樣的“詞牌”,如〔水調歌頭〕、〔滿江紅〕、〔念奴嬌〕等,每一支詞牌,都有不同的格式。全曲的句數、各句的字數、每字的平仄,都各有定格。這種定格,是由曲調的結構所決定的。後人按照這些詞牌填詞時,必須遵守這種詞格,就是爲了讓這些新填的文詞能按傳統的曲調歌唱。

  在時代,已流行將詩歌作品合樂歌唱。到了宋代,因樂曲的發展,這種合樂歌唱的形式漸趨流行,並且由前朝的按詩配合,改變爲按譜填辭,孕育了一種新的文學體裁曲子詞”。曲子詞最初是民間創作爲主,後來文人也紛紛參與創作和發展,終使詞這種體裁發颺光大,成爲兩宋的代表文學;宋詞更與前代的唐詩和後代的元曲並稱,成爲文學史上的三朵奇葩。

  北宋初期,是詞壇發展的重要時期。先有柳永創制了慢詞,從形式上開闊了詞的可塑性。後來,蘇軾又致力打破詩詞的界限,擴大了詞的題材。兩位出色的詞人倡道在前,後人紛紛仿效,詞壇一片奼紫嫣紅。
 
  北宋後期,中原飽受外族侵凌,更演成二帝被虜的靖難之禍。南宋建立後,內憂和外患的陰霾仍然未散。於是,詞壇上出現了悲愴激昂的吼聲,把憂國傷民的情懷發寫進詞里,名將嶽飛的《滿江紅》乃其中代表作。辛棄疾的詞作也多述國事,而且他還注重開拓詞的表現空間,在詞史上的地位十分重要。

  宋詞之美,在於其情思細膩、比興婉曲,和境界朦朧。說到詩詞之别,要之可謂詩莊而詞媚、詩境闊而詞言長。宋詞從《詩經》《楚辭》《漢魏六朝詩歌》里汲取營養,又爲後來的戲劇小說輸送了養分。宋詞對後世戲曲有很大影響。南北曲的形成,就是繼承和發展了宋詞的藝術傳統。南北曲中有很大一部分曲調,來源於宋代的詞體歌曲。而南北曲開始采用的曲牌聯套體的戲曲音樂結構形式,最初也是在詞體歌曲的基礎上逐步發展起來的。

詞的起源與產生


  詞的起源和發展,最早可以追溯到中國南北朝時期。南朝梁代的開國君主蕭衍精通音樂、愛好民歌,在其奪取帝位之前,被稱爲“竟陵八友”之一。其詩作現存有九十餘首,多數爲樂府,且多模仿民歌。最著名的詩作有《子夜四時歌》、《襄陽蹋銅蹄》、《江南上雲樂》、《江南弄》等。由於他對詩歌的熱忱和作爲帝王的特殊身分,梁代詩歌的演變開始有了向詞發展的苗頭。

  詞最早的起源時間現在學界猶有爭論。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在梁代,沒有明確的“詞”的形式,詞真正的開始出現,是在中國的唐代。更精確一點,是在中國初唐時期。伴隨着當時“胡樂”傳入,“燕樂”大盛,詞也逐漸脱離傳統的五言古詩、七言古詩,成爲一門獨立的詩歌藝術。

  關於詞的源頭,有如下幾種,各家學說莫衷一是。其實,詞本身就包含多種源頭的特點,詞的源頭並不唯一。有說法是由於唐詩的發展已趨成熟,在當時也將一些歌辭,被之管弦,後來經轉移演化,因唐詩的歌唱,以及文人爲增加創作的趣味性,將原本對偶工麗,句法型式規律的唐人詩歌,慢慢增損字句,再把整齊的句法攤破,詞便因此而正式產生了,溯流應在盛唐中唐之間。顧起綸曰:“唐人作長短句乃古樂府之濫觴也,李太白首倡憶秦娥淒碗流麗,頗真其妙,世傳太白所作,上有桂殿秋、清平樂等,亦有以太白時,尚無詞體,是後人依托者,或以菩薩蠻爲溫飛卿作,然湘山野錄謂魏泰輔得古風集於曾子宣家,正以菩薩蠻是太白作,則流傳亦已久矣。”(汪中注譯。宋詞三百首。三民書局出版。1981)

  詞的演化發展軌蹟,就總體而言,大致如學者所說:“勾萌於隋,發育於唐,敷舒於五代,茂盛於北宋,煊燦於南宋,剪伐於金,散漫於元,搖落於明,灌溉於清初,收穫於幹嘉之際。”(劉毓盤《詞史》)

宴樂的形成


  南北朝時期是中華民族大融合的時期。隨著北方少數民族不斷在中原地區建立政權(這些朝代稱爲北朝),少數民族的音樂也傳入中原,並逐漸與中原地區原有的音樂產生融合,形成了新的音樂宴樂。

  宴樂在公私宴會和娛樂場所很流行,漸漸地便產生了專門配合宴樂進行歌唱的歌辭,這就是新的詩體──詞。隋代就有詞產生,隻是數量很少。到了中唐時代,民間詞多了起來,也引起了文人的注意,他們有意識地按詞的性質和特點模仿民間詞作,促使詞這種詩體走向成熟。

唐五代的民間詞


  詞最早產生在民間,但流傳下來的很少。直到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道士王圓籙清理敦煌莫高窟洞口的積沙時發現了藏經洞,內藏的比較豐富的民間詞資料才被人們看到。敦煌詞基本上產生於唐朝和五代時期。

  民間詞內容比較廣泛,反映了比較豐富的生活內容和民眾的情緒;語言樸實,很少修飾。比如:

    《浪淘沙》

    五里灘頭風欲平,張帆擧棹覺船行。柔櫓不施停卻棹,是船行。

    滿眼風波多閃灼,看山恰似走來迎。子細看山山不動,是船行。

    用樸實通俗的語言,寫船夫行船時觀看兩岸景色的感覺,真實細膩。

    《鵲踏枝》

    叵耐靈鵲多謾語,送喜何曾有憑據?幾度飛來活捉取,鎖上金籠休共語。

    比擬好心來送喜,誰知鎖我在金籠里?欲他征夫早歸來,騰身卻放我向青雲里。

  在家的妻子埋怨丈夫久出不歸,聽到喜鵲叫便拿喜鵲撒氣:上片寫她隻聞喜鵲叫不見丈夫回來,於是捉住喜鵲鎖在籠子里;下片寫喜鵲爲自己辯解,一片好心遭到主人冤枉,隻盼望主人的丈夫早日歸來,好放自己出籠。全詞運用口語寫成,生動活潑。

唐代的文人詞


  早期的文人詞是宋詞的另一個源頭。真正可以稱爲詞的文人創作,是中唐時期出現的。比較早的作家作品如張志和的《漁歌子》、白居易的《憶江南》、劉禹錫的《竹枝詞》等等。這時期的文人寫詞還處於摹仿和嚐試階段,寫的都是字數少、篇幅短的小令;但他們都有深厚的文學修養和詩歌創作經驗,他們的詞作從內容到語言都拋棄了民間詞質樸、粗俗的一面,使詞變得雅化了。

南唐君臣詞


  五代時的南唐是一個相對安定的小朝廷,君臣們苟且偷安,沉溺聲色,形成了一個詞的創作中心,主要作家有宰相馮延巳(公元903年-960年)、中主李璟(公元916-961年)和後主李煜。他們文化修養較高,詞作較花間派典雅。馮延巳寫出“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謁金門》)、李璟寫出“小樓吹徹玉笙寒”(《攤破浣溪沙》)這樣受人傳誦的名句,其中成就最高的是李煜。

  李煜(公元937-978年)前期的詞多寫宮廷生活和男女情愛;宋滅南唐之後他由小皇帝變成了俘虜,詞多寫亡國之痛,感情純真而強烈,不加雕琢而風韻醇美,自然感人。傳世名作有: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隻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南唐詞在高雅和境界開闊方面有所拓展,對後來蘇軾、辛棄疾等有一定影響。
 

詞的分類


  1.按長短規模分,詞大致可分小令(58字以内)、中調(59一90字)和長調(91字以上,最長的詞達240字)。一首詞,有的隻一段,稱爲單調;有的分兩段,稱雙調;有的分三段或四段,稱三叠或四叠。

  2.按音樂性質分,詞可分爲令、引、慢、三台、序子 、法曲、大曲、纏令、諸宮調九種。

  3.按拍節分,常見有四種:令,也稱小令,拍節較短的;引,以小令微而引長之的;近,以音調相近,從而引長的;慢,引而愈長的。

  4.按創作風格分,大致可以分成婉約派和豪放派。

  5.按詞牌分。

詞的發展曆程


  五代時,由於君主的提倡,南唐詞壇特盛,晏殊、歐陽修等出自江南舊地的江西詞人,沿襲南唐餘緒,以風流自命,致力於創作短章小令、輕麗之詞。兩宋詞壇的勃興是在北宋建國七八十年之後的宋仁宗趙禎時期,代表作家有晏殊(991~1055)、歐陽修、張先(990~1078)、柳永等人。柳永開始大量創作慢詞長調,爲此後宋詞的發展開辟了廣闊的道路。傳世的柳永《樂章集》二百餘首,慢詞就占一百多。著名的長調如《望海潮》(東南形勝)、《八聲甘州》(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以賦體的手法鋪寫都市生活和送别的場面,洋洋百餘言,充分體現了慢詞篇幅宏大、適於鋪陳的特點,使宋詞在唐代近體詩長於比興的特點之外别樹一幟。柳詞的另一個貢獻是在一定程度上開拓了宋詞的題材,把詞的描寫範圍由士大夫的小庭深院引向市中都會;同時普及了詞的歌唱。柳永詞多爲歌妓所作。於之同時齊名的還有張先。

  其後蘇軾以異軍突起而主盟詞壇,在柳永開創的慢詞長調的基礎上,進一步“以詩入詞”,完全突破了詞的傳統題材和傳統風格,擴大了詞的境界,提高了詞的品格,使之成爲一種可以表現多方面内容的新詩體,因而爲宋詞的發展開辟了一個積極向上的新方向。關於蘇軾詞風與柳永的不同,宋人有柳郎中詞,隻好十七八女孩兒,執紅牙拍板唱“楊柳岸曉風殘月”;學士詞,須關西大漢,執鐵板唱“大江東去”(俞文豹《吹劍續錄》)的說法。“大江東去”即《念奴嬌·赤壁懷古》,與此相類的還有《江城子·密州出獵》、《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等,後世以“豪放派”概括蘇軾的詞風,大抵正着眼於這一部分作品。蘇軾作詞,剛柔相濟,所著《東坡樂府》,其中婉約詞亦不少。不過就文學史上的影響而言,最能代表蘇詞的,還是清雄之作。

  南宋前期主盟詞壇的代表人物是辛棄疾。有《稼軒長短句》六百二十多首,著名的如《破陣子·爲陳同父賦壯詞以寄之》、《鷓鴣天》(壯歲旌旗擁萬夫)、《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等,表現了當時重大的抗戰、愛國主題,抒寫了在把持朝政的投降派的排斥下,壯士報國無門的憂憤心情。從藝術上講,稼軒詞繼承了蘇軾開創的豪放詞風,將“以詩爲詞”進一步發展到“以文爲詞”。後世以“蘇、辛”並稱,但辛棄疾又自成特色,一時仿效或傾慕者如張孝祥、韓元吉、陸游、陳亮及稍後的劉過、劉克莊等,世稱辛派詞人。

  南宋後期於辛詞外别立一宗的是薑夔。薑上承周邦彥,下開格律詞派。著有《白石道人歌曲》六卷,多自度曲,如《颺州慢》等自度曲十七首,均旁注音譜,是現存宋人詞集中僅見的完整的詞曲譜。其時及稍後詞壇較有影響者如吳文英、史達祖、王沂孫、周密、張炎等人,均以音律之講究、辭句之精美爲權輿,重形式而輕内容,與辛派詞人走了相反的道路。倒是宋末文天祥以及劉辰翁的一些詞作,成爲辛棄疾、陸游等愛國詞的嗣響。

宋詞派别


  宋詞主要派别有婉約派和豪放派   

婉約派

  
  代表人物:

  柳永、晏殊、周邦彥、李清照、薑夔   

  代表作:

  柳永:雨霖鈴(寒蟬淒切)、蝶戀花(伫倚危樓風細細)   
  晏殊: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周邦彥:蘭陵王(柳陰直)、蝶戀花(月皎驚烏棲不定)、   
  李清照:如夢令(常記溪亭日暮)、醉花陰(薄霧濃雲愁永晝))   
  薑夔:颺州慢(淮左名都)   

  婉約派的特點“主要是内容側重兒女風情。結構深細縝密,重視音律諧婉,語言圓潤,清新綺麗,具有一種柔婉之美。内容比較窄狹。由於長期以來詞多趨於宛轉柔美,人們便形成了以婉約爲正宗的觀念。就以李後主、柳永、周邦彥等詞家爲“詞之正宗”,正代表了這種看法。婉約詞風長期支配詞壇,直到南宋薑夔、吳文英、張炎等大批詞家,無不從不同的方面承受其影響。   

豪放派

  
  代表人物:蘇軾、辛棄疾、張元幹、張孝祥等。   

  代表作:

  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大江東去)、《江城子·密州出獵》   
  辛棄疾:《破陣子·爲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張元幹:賀新郎(夢繞神州路)   
  張孝祥:六州歌頭(長淮望斷)   
  嶽飛:滿江紅(怒髮沖冠)   

  豪放派的特點:大體是創作視野較爲廣闊,氣象恢弘雄放,喜用詩文的手法、 句法和字法寫詞,語詞宏博,用事較多,不拘守音律,北宋黄庭堅、晁補之、賀鑄等人都有這類風格的作品。南渡以後,由於時代巨變,悲壯慷慨的高亢之調,應運發展,蔚然成風,辛棄疾更成爲創作豪放詞的一代巨擘和領袖。豪放詞派不但屹然别立一宗,震爍宋代詞壇,而且廣泛地沾溉詞林後學,從宋、金直到清代,曆來都有標擧豪放旗幟,大力學習蘇、辛的詞人。

列嶽崢嶸、百花競豔的宋代詞壇


  公元 960年趙宋政權建立後,先後兼並了各地割據的勢力。耐人尋味的是,西蜀、南唐政權雖爲北宋所滅,可是後蜀趙崇祚所編《花間集》及南唐中主李璟、後主李煜及大臣馮延巳的詞風卻深深影響着北宋詞壇。特别李煜入宋以後所作,正如王國維所說:“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爲士大夫之詞。”王鵬運說李煜是“詞中之帝,當之無愧色矣。”所以李煜在政治上是亡國之君,在詞壇則無愧爲開創一代風氣的魁首。  北宋前期重要詞作家如張先、晏殊、宋祁、歐旭修以至晏幾道等,都是承襲南唐、《花間》遺韻的,晏歐之詞,甚至有與《花間》《陽春》(馮延巳詞集名)“相雜”者。然而試讀他們的代表作,其氣象高華而感情深沉,也各具個性,“士大夫之詞”的格調成熟了。尤其是晏殊之子晏幾道,貴介公子而沉淪下位,落拓不羈,其詞“清壯頓挫”,更勝乃父,故論者以晏氏父子比擬南唐李璟、李煜。柳永則是其時進一步發展詞體的重要作者。他長期落魄江湖,因在其詞中更能體現一部分城市市民的生活和思想感情,而且能采用民俗曲和俗語入詞,善用鋪叙手法,創作大量慢詞。柳詞具有廣泛的社會基礎,形成宋詞的新潮。

  北宋中期蘇軾的登場,詞壇上聳峙起氣象萬千的巨嶽。他不僅倡導豪放詞風,“指出向上一路”,(王灼《碧雞漫志》),且“無意不可入,無事不可言”(劉熙載《藝概》),詞的境界更大爲拓展。蘇門弟子及追隨者秦觀、黄庭堅、賀鑄等都能各自開辟蹊徑,卓然成家,在詞壇呈現萬紫千紅的繁榮景象。尤其秦觀的詞深婉而疏盪,與周邦彥的富豔精工、李清照的清新跌宕如天際三峰,各超婉約詞之頂巔。前代論者或謂周邦彥是詞藝的“集大成”者。周邦彥與柳永並稱“周柳”,主要是指他們在詞中的情意纏綿;與南宋薑夔並稱“周薑”,則主要指他們對音律的精審,故也有稱周薑爲格律派的。然而在“淡語有味”“淺語有致”、“輕巧尖新”“姿態百出”方面,周邦彥是不及秦觀、李清照以至柳永的。故明、清人推秦、李爲婉約宗主,是很有見地的。李清照生當南北宋過渡時期,南渡以後詞風由明麗而變爲淒清,沈謙謂:“男中李後主,女中李易安”(見《填詞雜說》),以與李煜相提並論,確也當之無愧。

  南宋以後,由於民族矛盾的尖銳,從宋金抗爭到元蒙滅宋,愛國歌聲始終回盪詞壇,悲壯慷慨之調,應運發展,把豪放詞風提高到一個新層次。張元幹、向子諲、嶽飛、張孝祥、陸游、辛棄疾、陳亮、劉過、劉克莊、吳潛、劉辰翁、文天祥等,如連峰叠嶂,崢嶸綿亙。其中以辛棄疾的成就爲最高,他一生有詞六百多首,其中有抒寫抗金和恢複中原的宏願,壯志被抑的悲憤,對苟安投降派的批判,也有對自然風景、田園風光的讚美,深摯情意的低訴;風格以雄深雅健、激昂慷慨爲主,也有瀟灑超逸、清麗嫵媚的。辛棄疾在宋詞人中創作最爲豐富,曆來與北宋蘇軾並稱“蘇辛”,也各有特色。前人或在蘇、辛之間比較高低,正如唐人之作李(白)、杜(甫)優劣論,是很困難的。陳毅《吾讀》曾說:“東坡胸次廣,稼軒力如虎。”不加軒輊,允稱卓識。南宋時期還有許多傑出詞人對婉約詞風進一步開拓,宛如叢叢奇葩爭勝,也不可能都用婉約一格來概括。妻夔的“清空”“騷雅”,史達祖的“奇秀清逸”,吳文英的“如七寶樓台”,王沂孫的“運意高遠”、“吐韻妍和”,張炎的“清遠蘊借”、“淒愴纏綿”,等等。他們都是在詞的音律與修辭藝術上精益求精,有時也在所作中寓托家國之感。值得注意的還有與南宋大略同時北方金朝地區之詞,大致都是受宋詞的影響,而與南方桴鼓相應,故當爲當時詞壇的組成部分。金末元好問詞爲北國之冠,足與兩宋詞家媲美。在藝術上他學習蘇(軾)辛(棄疾)而廣泛吸取各家之長,兼有豪放婉約多種風格。元郝經《祭遺山先生文》說他“樂章之雅麗,情致之幽婉,足以追稼軒(辛棄疾)。”張炎《詞源》謂其詞“深於用事,精於鍊句,風流蘊借處不減周(邦彥)、秦(觀)”。故可作爲宋、金時代詞藝發展的終結者。

宋代詞人(按姓氏漢語拼音爲序)


  
    哀長吉   

  
    巴談    巴州守   白君瑞   百蘭    包恢    包榮父   寶月
    卑叔文   畢大節   畢良史   碧虛    薜幾聖   

  
    蔡京    蔡戡    蔡楠    蔡伸    蔡士裕   蔡挺    蔡襄    
    蔡幼學   曹豳    曹冠    曹良史   曹穭孫   曹希蘊   曹休齊   
    曹勳    曹彥約   曹遇    曹宰    曹組    草夫人   查荎    
    柴望    柴元彪   禪峰    晁補之   晁沖之   晁端禮   晁公武   
    陳璧    陳草閣   陳策    陳成之   陳從古   陳達叟   陳德武   
    陳東    陳東甫   陳逢辰   陳鳳儀   陳敷    陳瓘    陳合    
    陳紀    陳濟翁   陳景沂   陳居仁   陳康伯   陳克    陳亮    
    陳夢協   陳睦    陳楠    陳樸    陳耆卿   陳潛心   陳人傑   
    陳日章   陳汝羲   陳若晦   陳若水   陳三聘   陳詵    陳深    
    陳師道   陳士豪   陳恕可   陳舜翁   陳坦之   陳惟哲   陳韡    
    陳無咎   陳襲善   陳偕    陳亞    陳彥章妻  陳堯佐   陳曄    
    陳以壯   陳與義   陳鬱    陳雲    陳允平   陳造    陳慥    
    陳之賢   陳著    程必    程伯春   程大昌   程東灣   程垓    
    程公許   程過    程和仲   程霽岩   程節齊   程鄰    程梅齊   
    程武    程先    程正同   程准    仇遠    儲泳    褚生
    崔敦禮   崔敦詩   崔與之   崔中    翠微翁   

  
    戴複古   戴山隱   戴翼    鄧剡    鄧肅    鄧有功   鯛陽居士
    丁察院   丁持正   丁黼    丁幾仲   丁默    丁求安   丁謂
    丁無悔   丁羲叟   丁仙現   丁宥    丁注    東岡    董德元
    董嗣杲   董穎    都下妓   杜安道   杜安世   杜東    杜良臣
    杜龍沙   杜旟    段宏章   段倚    

  
    法常    範成大   範純仁   範端臣   範飛    範夢龍   範曦文   
    範炎    範致虛   範智聞   範仲淹   範周    範祖禹   方衡
    方君遇   方千里   方味道   方信孺   方有開   方嶽    方嶽
    方資    房舜卿   費時擧   馮取洽   馮去非   馮熔    馮時行
    馮偉壽   馮應瑞   賦梅    傅伯達   傅大詢   傅自得   富{扌肅}

  
    高伯達   高登    高觀國   高似孫   高惟月   高宣教   高翥
    高子芳   葛長庚   葛辰庚   葛立方   葛勝仲   葛郯    耿時擧
    龔大明   龔日升   鼓峰    顧卞    關詠    關注    管鑒
    郭詎    郭某    郭世模   郭祥正   郭應祥   郭章    郭仲宣
    郭仲循   郭子正   國學生

  
    韓淲    韓璜    韓嘉彥   韓絳    韓駒    韓疁    韓琦
    韓世忠   韓維    韓仙姑   韓信同   韓玉    韓元吉   韓縝
    韓准    郝子直   何鋤翁   何大圭   何淡    何得之   何光大
    何令修   何夢桂   何師心   何蓑衣道人 何籀    何桌    何作善
    和峴    賀及    賀鑄    洪茶    洪皓    洪惠英   洪邁
    洪適    洪咨夔   洪子大   侯蒙    侯彭老   侯置    胡德芳
    胡夫人   胡浩然   胡惠齊   胡平仲   胡銓    胡世將   胡舜陟
    胡松年   胡文卿   胡翼龍   胡寅    胡幼黃   胡於    胡仲弓
    胡仔    花仲胤   華清淑   華嶽    淮上女   黃誠之   黃大臨   
    黃大輿   黃定    黃革    黃格    黃公度   黃公紹   黃機    
    黃霽宇   黃靜淑   黃判院   黃人傑   黃裳    黃升    黃師參   
    黃時龍   黃叔達   黃水村   黃筍    黃談    黃廷璹   黃庭堅   
    黃庭佐   黃通判   黃童    黃孝邁   黃岩叟   黃應武   黃右曹   
    黃載    黃宰    黃中    黃中輔   黃銖    黃鑄    黃子功   
    黃子行   晦庵    惠洪    霍安人

  
    家鉉翁   賈逋    賈昌朝   賈少卿   賈逸祖   賈應    鑒堂
    江漢    江開    江袤    江史君   江萬里   江緯    江無□
    江衍    江致和   薑個翁   薑夔    薑特立   蔣璨    蔣捷
    蔣氏女   蔣思恭   蔣元龍   解昉    金德淑   金淑柔   錦溪
    京鏜    淨端    淨圓    靜春    靜山    鞠華翁   菊翁

  
    康與之   康仲伯   可旻    孔榘    孔夷    寇寺丞   寇准

  
    樂婉    雷應春   黎道靜   黎廷瑞   李邦獻   李壁    李邴
    李伯虎   李朝卿   李諶    李持正   李處全   李從周   李德載
    李敦詩   李夫人   李綱    李公昴   李冠    李光    李好古
    李好義   李宏模   李洪    李煥    李慧之   李甲    李結
    李景良   李敬則   李久善   李居仁   李玨    李君行   李萊老
    李琳    李劉    李流謙   李呂    李彌遜   李鼐    李南金
    李彭老   李樸    李祁    李清臣   李清照   李璆    李洤
    李銓    李仁本   李商英   李生    李師中   李石    李石才
    李氏    李霜涯   李太古   李坦然   李璮    李天驥   李廷忠
    李團湖   李新    李秀蘭   李演    李億    李義山   李寅仲
    李嬰    李泳    李玉    李裕翁   李元膺   李元卓   李芸子
    李曾伯   李漳    李浙    李振祖   李震    李之儀   李致遠
    李廌    李仲光   李仲虺   李重元   李子申   李子酉   李子正
    李遵勖   醴陵士人  厲寺正   立齊    利登    連久道   連妙淑
    連仲宣   梁安世   梁大年   梁棟    梁明夫   廖剛    廖世美
    廖行之   廖瑩中   廖正一   了元    林表民   林伯鎮   林逋
    林淳    林革    林橫舟   林洪    林季仲   林實之   林式之
    林外    林仰    林正大   林自然   劉褒    劉敞    劉辰翁
    劉燾    劉德秀   劉鼎臣妻  劉公子   劉珙    劉光祖   劉貴翁
    劉過    劉翰    劉沆    劉浩    劉幾    劉澗穀   劉鑒
    劉將孫   劉頡    劉涇    劉景翔   劉菊房   劉均國   劉浚
    劉克遜   劉克莊   劉克壯   劉瀾    劉袤    劉南翁   劉潛
    劉清夫   劉清之   劉仁父   劉山老   劉省齊   劉氏    劉守
    劉述    劉天迪   劉天游   劉彤    劉望之   劉仙倫   劉性初
    劉鉉    劉學箕   劉學顏   劉塤    劉弇    劉一止   劉應幾
    劉應李   劉應雄   劉源    劉雲甫   劉鎮    劉之翰   劉仲訥
    劉子才   劉子寰   劉子翬   劉子實   留元崇   留元剛   柳富
    柳華淑   柳永    龍端是   龍紫蓬   樓采    樓鍔    樓夫
    樓盤    樓鑰    盧炳    盧氏    盧祖皋   魯訔    陸漢廣
    陸凝之   陸叡    陸淞    陸象澤   陸游    陸蘊    閭丘次杲
    呂本中   呂南公   呂勝己   呂同老   呂渭老   呂嚴    呂直夫
    羅椿    羅椅    羅願    羅志仁   羅子衎

  M
    馬伯升   馬成    馬遷鸞   馬天驥   馬鹹    馬子嚴   毛幵
    毛滂    毛珝    梅窗    梅坡    梅顺淑   梅堯臣   美奴
    米芾    米葦    米友仁   莫將    莫崙    莫蒙    莫起炎
    牟巘    牟子才   某教授   慕容卿妻

  
    南山居士  倪稱    倪君奭   倪翼周   聶冠卿   聶勝瓊

  
    歐陽辟   歐陽朝陽  歐陽澈   歐陽光祖  歐陽修   歐陽珣

  
    潘牥    潘汾    潘閬    潘良貴   潘希白   潘熊飛
    盼盼    龐籍    裴湘    彭芳遠   彭履道   彭叔夏
    彭耜    彭泰翁   彭元遜   彭正大   彭止    彭子翔
    平江妓   鄱陽護戎女 蒲壽    蒲宗孟

  
    錢{宀孫}  錢惟演   強至    秦觀    秦湛    琴操
    丘崈    臞翁    去非    權無染

  
    任昉    任翔龍   榮樵仲   榮諲    如晦    如愚居士
    阮郎中   阮盤溪   阮逸女   阮閱    芮輝    芮燁

  
    三槐    僧兒    邵伯雍   邵博    邵桂子   邵懷英
    邵緝    邵某    邵叔齊   邵元實   沈伯文   沈長卿
    沈端節   沈剛孫   沈晦    沈括    沈邈    沈明叔
    沈欽    沈唐    沈蔚    沈瀛    沈與求   沈元實
    聲聲慢   施翠岩   施酒監   施樞    施嶽    石安民
    石麟    石耆翁   石孝友   石延年   石正倫   時彥
    史達祖   史浩    史介翁   史雋之   史可堂   史深
    史愚    史遠道   史鑄    史佐堯   壽涯禪師  舒邦佐
    舒亶    舒氏    蜀妓    水龍吟   司馬光   司馬槱
    松洲    宋德廣   宋豐之   宋江    宋齊愈   宋祁
    宋先生   宋自道   宋自遜   蘇過    蘇澗    蘇茂一
    蘇瓊    蘇十能   蘇氏    蘇軾    蘇舜欽   蘇庠
    蘇小小   蘇易簡   蘇轍    蘇仲及   孫道絢   孫覿
    孫夫人   孫浩然   孫居敬   孫平仲   孫銳    孫惔
    孫惟信   孫吳會   孫艤    孫洙

  
    太尉夫人  太學士人  太學諸生  談羲仲   談元範   覃懷高
    譚方平   譚宣子   譚意哥   湯恢    湯思退   唐多令
    唐庚    唐玨    唐婉    唐藝孫   唐致政   陶明淑
    陶氏    滕甫    滕宗諒   田爲    田中行   鐵筆翁

  
    萬某    萬俟紹之  萬俟詠   汪存    汪輔之   汪夢鬥
    汪相如   汪莘    汪元量   汪藻    汪卓    汪宗臣
    王安國   王安禮   王安石   王安中   王昂    王柏
    王采    王蒼    王諶    王從叔   王大簡   王大烈
    王道亭   王阜民   王庚    王觀    王廣文   王珪
    王淮    王槐建   王渙    王居安   王克勤   王瀾
    王邁    王茂孫   王楙    王夢應   王某    王雱
    王彭年   王平子   王齊叟   王齊愈   王琪    王千秋
    王清觀   王清惠   王去疾   王賞    王紹    王詵
    王罙高   王師錫   王十朋   王識    王氏    王庭
    王庭珪   王同祖   王萬之   王武子   王孝嚴   王學文
    王炎    王炎午   王野    王沂孫   王以寧   王億之
    王義山   王易簡   王奕    王益    王益柔   王泳祖
    王嵎    王禹偁   王玉    王月山   王雲煥   王澡
    王之道   王之望   王質    王仲甫   王重    王灼
    王子容   王自中   危複之   危昴霄   危西麓   危稹
    韋居安   韋能謙   韋驤    衛時敏   衛宗武   魏夫人
    魏了翁   魏杞    魏顺之   魏庭玉   魏子敬   溫鏜
    文及翁   文玨    文天祥   聞人武子  翁定    翁合
    翁孟寅   翁溪園   翁元龍   鄔慮    無何有翁  吳編修
    吳大有   吳芾    吳感    吳季子   吳景伯   吳儆
    吳琚    吳禮之   吳龍翰   吳淇    吳千能   吳潛
    吳申    吳師孟   吳氏    吳勢卿   吳叔虎   吳淑虎
    吳淑姬   吳淑真   吳舜選   吳文若   吳文英   吳憶
    吳奕    吳益    吳鎰    吳泳    吳淵    吳元可
    吳則禮   吳昭淑   伍梅城   勿翁

  
    希叟    奚岊    夏倪    夏竦    夏元鼎   向滈
    向希尹   向子諲   蕭東父   蕭漢傑   蕭某    蕭泰來
    蕭廷之   蕭元之   蕭允之   蕭崱    蕭仲    蕭仲芮
    謝枋得   謝絳    謝薖    謝克家   謝懋    謝明遠
    謝逸    謝直    辛棄疾   熊大經   熊德修   熊禾
    熊節    熊可量   熊良翰   熊上達   熊以寧   熊則軒
    熊子默   徐安國   徐寶之   徐必    徐沖淵   徐俯
    徐觀國   徐積    徐架閣   徐介軒   徐經孫   徐君寶妻
    徐理    徐霖    徐鹿卿   徐夢龍   徐明仲   徐某
    徐去非   徐瑞    徐伸    徐叔至   徐似道   徐儼夫
    徐一初   徐逸    徐元傑   徐照    許棐    許及之
    許將    許玠    許庭    續雪穀   薛夢桂   薛師石
    薛式    薛燧    薛泳

  
    衙元卿   啞女    嚴參    嚴仁    嚴蕊    嚴抑
    嚴羽    閻蒼舒   顏博文   顏奎    晏幾道   晏殊
    陽枋    楊伯岩   楊道居   楊端臣   楊冠卿   楊繪
    楊慧淑   楊景    楊均    楊僉判   楊樵雲   楊韶父
    楊師純   楊適    楊守    楊舜擧   楊太尉   楊萬里
    楊無咎   楊炎正   楊億    楊元亨   楊再可   楊澤民
    楊子鹹   楊纘    姚寬    姚勉    姚述堯   姚孝寧
    姚鏞    姚雲文   葉閶    葉景山   葉李    葉隆禮
    葉路鈐   葉夢得   葉清臣   葉適    葉秀發   葉巽齊
    易祓    易少夫人  逸民    尹詞客   尹公遠   尹煥
    尹濟翁   尹洙    應次蘧   應法孫   詠槐    尤袤
    游慈    游次公   游九言   游文仲   游稚仙   游子蒙
    游子西   幼卿    餘桂英   俞處俊   俞國寶   俞灝
    俞克成   俞文豹   俞紫芝   馀玠    虞     虞儔
    虞剛簡   虞某    喻陟    元絳    袁去華   袁綯
    袁正真   圓禪師   嶽飛    嶽甫    嶽珂

  
    臧魯子   臧餘慶   則禪師   曾撥    曾布    曾覿
    曾棟    曾惇    曾幹曜   曾鞏    曾宏正   曾開國
    曾隸    曾曦顏   曾協    曾寅孫   曾紆    曾寓軒
    曾原郕   曾原一   曾允元   曾慥    曾肇    曾中思
    詹無咎   詹玉    張□□   張艾    張半湖   張昪
    張表臣   張伯端   張伯壽   張才翁   張成可   張倅
    張燾    張杜    張端義   張方仲   張風子   張綱
    張閣    張桂    張輯    張繼先   張景修   張敬齊
    張矩    張榘    張浚    張侃    張擴    張來
    張耒    張良臣   張林    張潞    張履信   張掄
    張涅    張磐    張瓊英   張任國   張紹文   張生
    張時甫   張式    張拭    張樞    張淑芳   張舜民
    張思濟   張嗣初   張頠    張先    張祥    張孝祥
    張孝忠   張炎    張友仁   張元幹   張韞    張宰
    張藻    張震    張埴    張仲殊   張仲宇   張鎡
    章楶    章麗貞   章良能   章耐軒   章謙亨   章斯才
    趙昂    趙必{王象} 趙必岊   趙拚    趙磻老   趙才卿
    趙長卿   趙崇    趙崇嶓   趙崇霄   趙崇霄   趙從橐
    趙鼎    趙鼎臣   趙蕃    趙福元   趙功可   趙構
    趙灌園   趙桓    趙佶    趙溍    趙葵    趙擴
    趙良玉   趙令    趙龍圖   趙孟堅   趙孟謙   趙耆孫
    趙淇    趙企    趙僉判   趙汝茪   趙汝騰   趙汝迕
    趙汝恂   趙汝愚   趙善扛   趙善括   趙眘    趙師{睪廾}
    趙師律   趙師俠   趙師嚴   趙時奚   趙時行   趙士穀
    趙士暕   趙縮手   趙通判   趙溫之   趙文    趙聞禮
    趙臒齊   趙希{亻丙} 趙希{青彡} 趙希邁   趙希明   趙希蓬
    趙希汰   趙希囿   趙頊    趙彥端   趙彥逾   趙以夫
    趙與{钅卸} 趙與洽   趙與仁   趙軏    趙宰    趙禎
    趙仲禦   趙子發   趙子崧   真德秀   甄良友   甄龍友
    鄭達可   鄭鬥煥   鄭剛中   鄭僅    鄭覺齊   鄭楷
    鄭夢協   鄭清之   鄭少微   鄭庶    鄭文妻   鄭聞
    鄭無黨   鄭獬    鄭雪岩   鄭熏初   鄭域    鄭元秀
    鄭子玉   止禪師   中國章   鍾辰翁   鍾過    鍾將之
    仲並    仲殊    周邦彥   周必大   周弼    周伯陽
    周純    周端臣   周孚先   周格非   周濟川   周頡
    周晉    周密    周起    周容    周容淑   周申
    周氏    周文璞   周雲    周銖    周紫芝   朱{日/所}孫
    朱敦複   朱敦儒   朱服    朱渙    朱景文   朱耆壽
    朱淑真   朱嗣發   朱松    朱熹    朱顏    朱翌
    朱雍    朱元夫   朱藻    朱埴    朱子厚   竹林亭長
    祝穆    卓世清   卓田    鄒浩    鄒應博   鄒應龍
    祖可    祖吳

詞的基本常識


詞牌


  詞調就是詞的腔調,也就是一首曲子的歌譜。詞調的名字就是“詞牌”。不同的詞牌具有不同的感情色彩,比如《念奴嬌》、《滿江紅》音節高亢,適合表現豪情壯志;《阮郎歸》、《小重山》聲情淒涼,適宜表現悲傷哀怨的感情;要表達激昂慷慨的內容需用《破陣子》、《六州歌頭》等等。每個詞調都有固定的句數,每一句有固定的字數,每個字要求有一定的聲調,這就叫“詞譜”。

詞的題目


  在詞形成的初期,詞牌就是詞的題目。但後來的一般宋代般詞人填詞並不是爲了歌唱,而是利用詞這種詩歌形式抒發感情,把詞變成句子長短不齊的詩,詞的內容與詞牌的聲情脫節了,於是有的便在詞牌之外另起一個名字,如蘇軾的《念奴嬌》題目是《赤壁懷古》、陸游的《蔔算子》題目是《詠梅》等等。用悲傷詞調寫歡樂事、用歡樂詞調寫悲哀事的情況也是有的,這時詞又由音樂文學變成了純文字的案頭文學。


  每個詞牌都有自己的聲韻要求,構成獨特的格律。

  聲指字的四聲。中國的文學,尤其是詩、詞、曲,非常講究遣詞用字的四聲。平仄搭配得好,就能造成抑颺頓挫的效果,讀起來上口,聽起來悅耳。寫詩隻須分清平仄就可以了,而填詞不僅要分平仄,在最好聽的地方還得“三仄須分上、去、入,兩平還要辨陰陽”。嚴守四聲五音,可以增強詞的音樂性和聲調美;但要求過嚴,會妨礙內容的表達,有的詞人爲了內容的需要,往往對這些要求有所突破。


  韻指詞的押韻。詞的用韻比律詩、絕句寬松,可以四聲通,也可以借方音押韻。但詞的韻位比較複雜。詩是兩句一韻,非常整齊;詞則有句句押韻、隔句押韻、隔好幾句押韻的不同;有的一韻到底,有的則要求換韻。變化比較多。韻腳大體都是放在音樂停頓間歇的地方。


  闋是音樂演奏完畢的意思;用到詞里,一首詞爲一闋,也有的用爲詞的代稱。


  “片”,也叫“遍”、“段”、“疊”,本爲音樂的段落,指全曲未完而可以暫時休止的段落。用到詞里,也指內容上的段落。大多數詞調分爲兩片(如《采桑子》),也有分三片(如《蘭陵王》)、四片的(如《鶯啼序》);不分片的詞叫“單片詞”(如《望江南》)。也有的稱片爲“闋”,“上片”、“下片”也可以叫“上闋”、“下闋”。

小令和慢詞


  一首詞的字數多少不等,短的僅十幾個字,如《十六字令》16字,長的如《鶯啼序》240字。字數少、篇幅短的詞叫“令詞”,也叫“小令”;篇幅長、字數多的詞叫“慢詞”,也叫“長調”;長短適中的詞則叫“中調”。這隻是相比較而言的大致區分,並沒有嚴格的字數規定。有人則認爲40至50字以內的爲“小令”,180字以內的爲“中調”,再多的則爲“長調”。

北宋小詞令


  經過晚唐五代的積累,詞的地位到北宋前期得到了進一步的強化。前期詞作有兩個特點:形式上以小令爲主;風格則繼承五代,以柔婉爲主,但更加純淨文雅。有名的作家如隱居西湖、種梅養鶴的林逋(即林和靖);好用“影”字、有“張三影”之稱的張先;寫過“紅杏枝頭春意鬧”(《玉樓春》)的宋祁;寫過邊塞詞《漁家傲》、有“窮塞主”之稱的範仲淹等等。成就最高的要算晏殊、晏幾道父子和歐陽修。

二晏詞


  二晏是指宋初的晏殊、晏幾道父子。他們的詞都喜歡寫情愁,格調淡雅且飽含深情,去除了花間派的脂粉氣和庸俗氣。有人把二晏與南唐二李(李璟、李煜)相提並論,是有一定道理的。由於身世經歷的不同,二晏詞又有所區别。

  晏殊(公元991-1055年),字同叔,卒諡元獻,撫州臨川(今屬江西省)人。晏殊一生官運亨通,官至宰相。貴族生活限制了他的眼界,男歡女愛、離愁别緒是晏殊詞的主要內容。晏詞多反映富貴生活,但筆調淡雅清新,描寫准確傳神。在由五代詞向北宋詞過渡時期,晏殊具有承前啟後的作用,著有《珠玉詞》。

  晏幾道,生卒年不詳,字叔原,號小山,是晏殊的第七子。雖出身相門,但仕途坎坷,隻做過潁昌許田鎮監這種地方小官。小山爲人天真單純,豪爽真誠,又孤高自傲,不肯依傍權貴,生活窮困不得意。他爲人多情善感,筆下的愛情、離别,懷舊等題材的詞作很有特色,充滿感傷情調,但真摯深沉超過了其父,著有《小山詞》。

歐陽修詞


  歐陽修(1007-1072年),字永叔,號醉翁,晚年又號六一居士,諡號文忠。廬陵(今江西省吉安市)人,官至參知政事(副宰相),後因反對王安石變法而退隱。歐陽修積極倡導改革當時空洞無物的詩文風氣,又喜歡提擕後進,如王安石就是由於他的推薦才有了名氣的,蘇軾、蘇轍兄弟都是他的學生。歐陽修是散文家,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又是著名的詩人,而詩文成就都比詞高,對宋代文學的繁榮起了很大作用。

  歐詞與晏殊齊名,並稱“歐晏”。古人分别文體,歐陽修把嚴肅莊重的思想内容寫進詩文里,詞便成了他抒發性情的地方了。所以他的詞有繼承花間派的一面,寫男歡女愛、傷春怨别,有的詞甚至寫得俗而豔。他喜向民歌學習,風格清淡自然,在詞的通俗化方面邁出了一步;他用詞抒寫人生感受,使詞的抒情功能進一步深化,把李煜開辟的道路延長了,著有《六一詞》。

北宋的慢詞


  慢詞在唐五代時就出現了,隻是數量很少,隻有十幾首;北宋前期盛行的也是小令。到了柳永的時代,隨着社會的相對安定和繁榮,人們追求娛樂,競好新聲,才促使慢詞進入繁榮時期。

  慢詞調長字多,能夠容納更豐富的生活内容,抒發更複雜的感情,是宋詞繁榮的標志,也因爲慢詞的繁榮,才使宋詞成爲宋代的代表性文學體裁。

柳永詞


  柳永(公元987?-1053?年),最初名叫三變,字景莊,後來改叫柳永,字耆卿。曾做過屯田員外郎,人稱柳屯田;兄弟排行第七,人稱柳七。崇安(今福建省武夷山市)人。柳永早就有名氣,因爲常出入歌樓妓館,被認爲品行不好,一直沒能中進士;後改名永,才中了進士。但在官場上一直不得志,隻做過幾任小官,死後也很淒涼。
柳永對詞的貢獻

  柳永掀開了詞史新的一頁,對詞的内容和形式都有開拓之功,這表現在三個方面:

  一,發展了慢詞。柳永常縱游於歌樓妓館,與歌妓樂工交往,因而認識了慢詞的生命力,成爲第一個大量創作慢詞的作家,引起文人的重視,促使慢詞創作繁榮,出現了蘇軾、辛棄疾等大批優秀作家。

  二、豐富了詞的表現手法。柳永認爲委婉含蓄的小令寫作手法和風格,不適應慢詞的需要,因而改用鋪叙和白描的手法,把所寫内容先點示明白,再層層鋪展開來描寫,既淋漓盡致,又層次分明。感情的表達用白描手法,直來直去,不曲摺隱晦,使柳詞具有感情強烈、一瀉無餘的特點。

  三、使詞由雅轉俗。柳永擅長描寫青樓妓女和飄泊失意的文人等下層人物的生活和心理,詞里的主人公基本上都是市井平民,對他們的遭遇表示了同情。柳永使詞離開了達官貴人的歌筵閨房而走向社會的中下層,反映的生活面更寬廣了。這是柳永對詞的傳統題材的突破。他又把從生活中汲取來的通俗化、口語化的俚語俗語運用到詞里,表情達意生動真切,開了元代散曲的先聲,使柳詞從内容到形式,都具有了“俗”的特點。

  柳永的詞影響很大,就連蘇軾的門人黄庭堅、秦觀都有意繼承柳永詞風;反對柳永的人,也受柳影響寫作慢詞,把宋詞推向繁榮。柳詞很受民間歡迎,廣泛傳誦,“凡有井水處,即能歌柳詞。”(葉夢得《避暑錄話》),著有《樂章集》。

蘇軾詞


  蘇軾(1037-1101年),字子瞻,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屬四川省)人。蘇軾與父蘇洵、弟蘇轍都在文壇上享有名望,人稱“三蘇”。蘇東坡很有才識,在官場上卻很不顺利。他要求變革,但反對急躁的改革;認爲變革的關鍵在用人,而不在變法。他反對王安石變法,卻又認爲新法中有合理成分,反對盡廢新法。因此,不論哪派掌權他都受到打擊,一生多次被貶,還因爲作詩諷刺新法被捕入獄,差點送了命。

  蘇軾多才多藝,詩詞文都有成就,是歐陽修所倡導的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主將,是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在繪畫、書法、音樂等方面都很有造詣,是歐陽修之後的文壇領袖。蘇軾在文學上貢獻最大的是詞。雖然蘇詞很多作品仍然是傳統的婉約風格,但大量的作品能使人耳目一新。他有意與柳永相區别,使詞擺脱了隻供樂工歌妓演唱的地位,雅化爲士大夫抒寫人生感慨的工具,取得了與詩同等的地位,著有《東坡樂府》。

  蘇詞的突出表現有三個方面:

  一是擴大了詞的題材。蘇軾突破了“詞爲豔科”的傳統,使詞和詩歌一樣可以反映社會和人生,懷古傷今、悼亡送别、說理言志、詠物記事等等都可以用詞表達,整軍修武、邊疆家園、農村田園、山川景物等都是蘇詞的内容,做到“無意不可入,無事不可言”(劉熙載《藝概》卷四)的境界。

  二是胸襟寬廣,寄寓深沉。蘇軾能通過日常瑣事,提升出對人生、社會乃至宇宙的體認,以小見大,富有哲理。

  三是以意爲主。蘇軾寫詞有意突破音律的束縛,務求使詞成爲可以離開音樂,而獨立於詩歌的文學體裁,能夠自由的反映豐富的生活内容。宋人王灼指出:“東坡先生非醉於音律者,偶爾作歌,指出向上一路,新天下耳目,弄筆者始知自振。”(《碧雞漫志》卷二)

  總之,蘇軾把詩文革新運動的精神推廣到詞的寫作之中。隨着詞的題材擴大,此前的柔弱纏綿,帶有脂粉味的風格,變爲奔放豪邁、慷慨激越的壯士氣概,胡寅《題〈酒邊詞〉》說:“及眉山蘇氏,一洗綺羅香澤之態,擺脱綢繆宛轉之度,使人登高望遠,擧首高歌,而逸懷浩氣,超然乎塵垢之外。”蘇軾把詞的面貌煥然一新,開創了與婉約派並立的豪放詞派。爲南宋的愛國詞人如辛棄疾、陸游、陳亮等開辟了一條寬廣的道路。

賀鑄詞


  賀鑄(1052年-1125年),字方回,晚年自號慶湖遺老,因貌醜,人稱“賀虎頭”,衛州共城(今河南輝縣)人。他是宋孝惠皇后的族孫,有衛國建功的壯志,又爲人耿介,有豪俠劍客之氣,因不諂媚權貴而沉抑下僚。曾任武職,後經李清臣、蘇軾等推薦才改爲文官。

  賀鑄博學強記,詩詞兼擅而以詞名家。賀鑄詞音律和諧,風格多樣,内容也比較廣闊,有寫思婦、寫商賈的,也有抒發愛國情懷的,成爲南宋愛國詞的先聲。由於仕途坎坷,潦倒失意,使他寫出了不少抒發生活寂寞,和百無聊賴心情的所謂個人閑愁的作品,具有獨特的藝術技巧,很能感人,著有《賀方回詞》(一名《東山詞》)。

周邦彥詞


  周邦彥(1056年-1121年),字美成,號清真居士,錢塘(今浙江省杭州市)人。曾向宋神宗獻《汴京賦》歌頌新法,受到賞識,任爲太學正;神宗死後被排擠出京,做過幾任地方小官;徽宗朝官至大晟府提擧,替朝廷管理音樂。周邦彥詩文書法兼擅而以詞的成就最大,著有《片玉集》,也稱《清真集》。

  他精通音律,能自度曲,豐富了詞的音樂牌調,如《六醜》、《蘭陵王》都是美成自創。藝術上,他繼承了柳永的鋪叙手法而又有所發展,使詞的結構回環曲摺,嚴密整齊。語言富麗精工,音調和諧,不僅講究平仄,連仄聲的上、去、入三聲也不容相混,開了南宋薑夔、吳文英等格律派的先河。他又擅於化用前人的詩句,自然不見痕蹟。但總起來說,創調之才多,創意之才少。周美成的宮廷詞人身份限制了詞的内容,既沒有蘇軾的博大胸懷,也舍棄了柳永的市民情趣,主要寫戀情、離愁和詠物,題材狹窄單薄,技法上成爲婉約詞的集大成者。

秦觀詞


  秦觀(1049-1100年),字太虛,後來改字少游,别號邗溝居士、淮海居士,兄弟中排行第七,人稱“秦七”。颺州高郵(今屬江蘇省)人。兩次考進士不中,在蘇軾鼓勵和推薦下,神宗元豐八年(1085年)才中進士。秦觀年輕時有大志,讀兵書,想立功邊疆。但仕途不顺利,隻任過太學博士、祕書省正字、國史院編修官等職。變法派執政後,秦觀因與蘇軾的關係而受排斥,被謫流放,死於藤州(今廣西壯族自治區藤縣)。

  秦觀是“蘇門四學士”之一,詩詞文都很出色,但成就最大的是詞,著有《淮海詞》。秦詞沒能繼承蘇軾的豪放風格,受當時風行的柳永詞影響比較大,成爲婉約詞派的重要作家,多寫情愁二字。但他抛棄了柳詞俗的方面,使婉約詞走向雅化;又能把身世坎坷之感融進詞里,使秦詞具有深婉的一面。語言平易工致而又音韻和諧,風格清新淡雅,描寫委婉細膩,是秦詞的風格。

南宋詞


  宋欽宗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南侵,攻破宋都汴京,俘虜徽欽二宗,次年二月北宋滅亡。史稱“靖康之難”。同年宋高宗在南京(今河南商丘)稱帝,後來遷都臨安(今浙江杭州),直到祥興二年(1279年)被蒙古族建立的元朝所滅,史稱南宋。

  南宋政權内部一直分爲兩派,一是主張收複失地、統一國家的抗戰派;一是主張妥協、苟安的投降派。抗戰派受壓抑不得志,發出了激昂悲愴的吼聲,這便是愛國詞人;同時,南方山水秀美,再加上統治者無心收複,歌舞升平,促使追求形式美的婉約派詞有大的發展。南宋初期國家新亡、南宋晚期面臨元朝威脅,偏安局面難以維持,是愛國詞產生最多的時期。

李清照詞


  李清照(1084年-1155?年),號易安居士,舊居今山東省章丘縣明水鎮,後隨父遷居濟南。她出生在文學氣氛濃厚的士大夫家庭,十八歲與趙明誠結婚,夫妻志同道合,詩詞唱和,收集研究金石書畫,生活安定美滿。靖康之難後,夫妻南下,趙明誠不久病逝,李清照孤身飄泊南方,度過了淒苦的晚年。李清照是一位才華横溢、抱負非凡的女作家,詩詞文兼擅,詞的成就最高,著有《漱玉詞》。

  李清照嚴守詩詞有别的傳統,提出詞“别是一家”(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後集卷三十三)的主張。前期詞作歌詠自然風光和夫妻情深的生活,富貴文雅,清新自然,留下了“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一剪梅》)、“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黄花瘦”(《醉花陰》)等寫情名句。後期國破家亡,詞作感慨深沉,音調淒苦,有不少名作。她的詞感情深摯,描寫細膩,善於用白描手法狀物抒情。語言清新淺易,還常以經過提鍊的口語入詞,富有表現力,把婉約詞推向新高峰,被稱爲“易安體”。

嶽飛詞


  嶽飛(1103年-1142年),字鵬擧,相州湯陰(今屬河南省)人。出身農家,有氣節,家貧力學,愛讀《左傳》和《孫吳兵法》,北宋末年從軍。南渡以後以收複失地爲己任,堅決主張抗金,反對妥協投降。曆任少保、河南北諸路招討使、樞密副使等職。紹興十一年(1141年)朝廷用秦檜計,以一日十二道金牌召回抗戰前線的嶽飛,以“莫須有”的罪名下獄,誣以謀反,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1142年1月27日)被害而死。紹興三十二年追諡武穆,宋寧宗時追封鄂王,改諡忠武。嶽飛爲一代名將,精力不在文學。詩詞文都充滿愛國激情,有《嶽武穆集》,其孫嶽珂編《金陀粹編》收錄他的遺文,詞作僅存三首。

辛棄疾詞


  辛棄疾(1140年-1207年),字幼安,號稼軒,曆城(今山東省濟南市)人。辛棄疾出生在金人占領區,少有壯志,曾深入金人腹地燕山觀察形勢,准備有所作爲。二十一歲時組織過兩千人的抗金隊伍,並入耿京的抗金義軍天平軍,任掌書記。在天平軍,他曾疋馬追殺叛變投敵的義端和尚。曾建議並受耿京派遣到南宋聯繫;張安國殺害耿京投降金人後,他又率五十人沖入五萬人的金營,活捉張安國後,投歸南宋,將張安國斬首示眾。真是“壯聲英慨,懦士爲之興起,聖天子一見三歎息。”(洪邁《稼軒記》)南歸後曆任湖北、湖南、江西等地安撫使和鎮江等地的知府等地方官。辛棄疾曾向朝廷獻《美芹十論》和《九議》,陳述抗金複國的意見,顯示了雄才大略。但北方歸來的人在朝廷受排擠,辛棄疾屢遭貶謫罷官,壯志難酬,憂憤而死。

  辛棄疾的政治軍事大才不能施展,隻好把一腔忠義悲憤之氣寄讬到詞里,“慷慨縱横,有不可一世之概。”(《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一九八)存詞620多首,是兩宋詞作最多、成就最高的詞人,著有《稼軒詞》。

  辛棄疾在詞方面的成就表現在下列三方面:

  一、開拓了詞的題材領域。辛棄疾塑造了全新的金戈鐵馬,殺敵報國的英雄形象;他把自身的人生感慨與國家和民族的命運聯繫起來,具有更深厚博大的内涵;他用詞描寫農村風光、農民生活,也用詞抒發哲理等等。把詞的題材擴大到無事不可言、不意不可入的廣闊天地。

  二、創造了多彩多姿的詞作風格。蘇軾詞的豪放主要表現爲士大夫的曠達飄逸;辛詞的豪放表現爲政治家、軍事家以國家民族興亡爲己任的慷慨沉鬱,雄深雅健。既有氣吞萬里的雄豪,又能摧剛爲柔,悱惻纏綿,清麗明快,詼諧幽默,不拘一格。

  三、豐富了詞的表現手法。辛棄疾把古文辭賦中的章法、問答體、議論等手法運用到詞里,從經史和生活中汲取語言,運用典故,使詞具有了前所未有的表現力。

張元幹詞


  張元幹(1091年-1161年),字仲宗,號蘆川居士,永福(今福建永泰)人。宋徽宗朝曾任陳留縣丞,是主戰派,靖康之難時曾協助李綱保衛汴京。南渡後官至將作監。因不屑與秦檜同朝而棄官歸隱。(參見王兆鵬《張元幹年譜》)張元幹前期有過一段疏狂放盪生活,寫豔情詞;南渡後,目睹民族災難,用詞抒發情懷,苦悶悲愴,慷慨激昂,是愛國詞的早期作家;有些詞作又清新秀麗,著有《蘆川詞》。

劉克莊詞


  劉克莊(1187年-1269年),字潛夫,號後村居士,莆田(今屬福建省)人。出身於世代官僚家庭,曾四次入朝爲官,但時間都不長,官至工部尚書、龍圖閣大學士。

  劉克莊學識淵博,文、史、詩、詞都有成就。詩學陸游,抒發愛國情懷;詞繼辛棄疾。他本想爲國家統一大業有所作爲,不甘心作詞人,這也與辛棄疾相同。他說:“羞學流鶯百囀,總不涉閨情春怨。”(《賀新郎》)“男兒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橋畔淚。”(《玉樓春》)(水西橋是妓女聚居的地方)這是他的創作主張。他繼承了辛棄疾的豪放風格,對人民同情、對國家命運關注,愛國思想是詞的主調。他的詞大都慷慨激昂,情緒高颺,更加散文化、議論化,不受格律束縛,今存詞集《後村長短句》(又名《後村别調》)。

薑夔詞


  薑夔(1155年-1209年),字堯章,號白石道人。饒州鄱陽(今江西省波陽縣)人,從小隨父親居住在湖北漢陽(今武漢市)。他早就有文名,但屢次參加考試都未能中擧。一生沒有做過官,隻是依靠他的文學才華,穫得朋友的資助爲生。薑夔爲人清高耿直,有獨立人格,過着以文爲生、以文自娛的文人雅士生活,甘守清貧,並不追名逐利、趨炎附勢。曾有人送田莊給薑夔,又想爲他買官爵,都被他一一謝絕。

  薑夔多才多藝,詩、文、書法、音樂都有造詣,成就最大的是詞。寄人門下的生活,使他的詞内容狹窄,主要是詠物、寫景、歌詠愛情,對詞的貢獻表現在藝術上。他懂音樂,講音律,故詞作音韻和諧;還能自創詞譜,現存十七首自創曲,都在旁邊注明了譜式,是研究南宋詞樂的唯一完整資料。

  薑白石繼承了周邦彥的傳統,又不滿周詞的軟媚無力,於是用詩的句法入詞,語言精美,散句單行(不求對偶)創造了清新剛勁的語言風格。詠物詞多有寄讬,用暗喻聯想手法,避免直接刻劃事物的形狀,側面烘托其精神,顯得格外空靈含蓄,高雅脱俗,被稱爲“清空”。身世之感的淡淡哀愁,使得白石詞别具一種冷韻幽香的情致。詞多有小序,寫得也很優美,與詞相配,珠聯璧合。除辛棄疾之外,薑白石是南宋影響最大的作家,詞作有《白石道人歌曲》。

吳文英詞


  吳文英(1207?年-1269?年)(從謝桃坊說),字君特,號夢窗,晚年别號覺翁。四明(今浙江省寧波市)人。吳文英本姓翁,過繼給吳姓。吳文英沒有做過官,也過的是清客生涯。與薑夔不同,吳文英喜歡結交顯貴,如曾任右丞相的賈似道等。但他不是爲了做官,所以終身平民,保持獨立、清白的人格。

  從内容上說,吳文英詞除部分應酬之作外,主要是懷念昔日的戀情和通過詠物感慨今昔。他認爲作詞應講求音律和諧;用字宜雅;應當字斟句酌,含蓄不露。(沈義父《樂府指迷》引)可見他受周邦彥、薑夔影響,具有婉約派的特色。

  吳文英詞擅長寓情於景,又常常把實景虛幻化,色彩濃麗,但措詞比較隱晦,往往掩蓋了抒情脈絡。吳詞想象豐富,愛采用時空交錯的跳躍式結構,有時又把不同時空的事放到一起來寫,這使吳文英詞不好理解。吳文英存詞三百四十首,是南宋影響很大的作家,今存《夢窗詞》。

主要詞牌來曆  

   
  漁歌子:又名《漁父》。唐教坊曲名,詞調由張志和創制。
  瀟湘神:又名《瀟湘曲》。唐代瀟湘地帶祭祀湘妃的神曲。
  長相思:調名取自南朝樂府“上言長相思,下言久離别”,原唐教坊曲名。
  望江南:本名《謝秋娘》,李德裕爲亡妓謝秋娘作,因白居易詞中有“能不憶江南”,而改名《憶江南》,又名《夢江南》《望江南》《江南好》等。
  謁金門:原唐教坊曲名,敦煌曲辭有“得謁金門朝帝廷”句,疑爲此詞調本意。
  蒼梧謠:通稱《十六字令》。
  如夢令:後唐莊宗李存勖創制,因詞中有“如夢,如夢”而定名。
  青玉案:調名出自漢張衡《四愁詩》:“美人贈我錦繡段,何以報之青玉案”。
  八聲甘州:依唐邊塞曲《甘州》改制而成,因上下片八韻,故名八聲。
  念奴嬌:念奴,唐天寶年間著名歌妓,曲名本此。
  天仙子:原唐教坊曲名,本名《萬斯年》,因皇甫松詞有《懊惱天仙應有以》句而改名。
  水調歌頭:唐大曲有《水調歌》,是隋煬帝開鑿汴河時所作,此調是截取其開頭一段另制的新曲。
  菩薩蠻:原教坊曲名,又名《子夜歌》、《巫山一片雲》等。據記載,唐宣宗時,女蠻國入貢,其人高髻金冠,瓔珞被體,故稱菩薩蠻隊,樂工因作《菩薩蠻曲》。
  釵頭鳳:取無名氏《擷芳詞》“可憐孤似釵頭鳳”爲調名。
  西江月:調名取自李白《蘇台覽古》“隻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吳王宮里人”。
  臨江仙:原唐教坊曲名,最初是詠湘靈的。
  南歌子:原唐教坊曲名,取自張衡《南都賦》“坐南歌兮起鄭舞”。
  一剪梅:因周邦彥詞“一剪梅花萬樣嬌”而定名。
  水龍吟:調名取自李白詩句“笛奏水龍吟”。
  沁園春:沁園本爲漢代沁水公主園林,唐詩人用以代稱公主園。
  蝶戀花:原唐教坊曲名,取自梁簡文帝詩句“翻階峽蝶戀花情”,又名“鵲踏枝”“鳳棲梧”。
  破陣子:原唐教坊曲名,又名《十拍子》,出自唐初秦王李世民所制大型武舞曲《秦王破陣樂》
  江城子:唐詞單調,始見《花間集》韋莊詞,宋人改爲雙調。晁補之改其名爲《江神子》。
  清平樂:原爲唐教坊曲名,取用漢樂府“清樂”、“平樂”這兩個樂調而命名。
  相見歡:原唐教坊曲名,又名烏夜啼,詳見李煜的《相見歡 無言獨上西樓》

  此外還有浣溪沙、漁家傲、鳳棲梧、木蘭花等。

曲子詞與長短句


  詞初名曲、曲子、曲子詞。簡稱“詞”,又名樂府、近體樂府、樂章、琴趣,還被稱作詩餘、歌曲、長短句。歸納起來,這許多名稱主要是分别說明詞與音樂的密切關係及其與傳統詩歌不同的形式特征。

  我國古代詩樂一體,《詩三百篇》與漢魏六朝樂府詩大都是合於音樂而可歌唱的。“樂府”原爲漢時政府音樂機關之名。漢以後的五、七言古體詩和唐以後的近體詩始爲徒詩而不可歌。唐人的擬樂府古題與新樂府不再合樂,實爲古體詩了。唐代絕句也有可配樂歌唱的,或稱“唐人樂府”,有時與詞相混,如《陽關曲》《楊柳枝》等,也被作爲詞調名。

  唐宋之詞,系配合新興樂曲而唱的歌詞,可說是前代樂府民歌的變種。當時新興樂曲主要系民間樂曲和邊疆少數民族及域外傳入的曲調,其章節抑場抗墜、變化多端,與以“中和”爲主的傳統音樂大異其趣;歌詞的句式也隨之長短、錯落、奇偶相間,比起大體整齊的傳統古近體詩歌來大有發展,具有特殊表現力。曲子詞、近體樂府、詩餘、長短句之名由此而得。作詞一般是按照某種樂調曲拍之譜填制歌詞。曲調的名稱如《菩薩蠻》《蝶戀花》《念奴嬌》等叫做“詞調”或“詞牌”,按照詞調作詞稱爲“倚聲”或“填詞”。宋詞唱法雖早已失傳,但讀者當時的倚聲或後來依譜所填的詞,仍然可以從其字里行間感受到音樂節奏之美,或纏綿宛轉,或閑雅幽遠,或慷慨激昂,或沉鬱頓挫,令人回腸盪氣,别有一種感染力量。

  前人按各詞調的字數多少分别稱之爲“小令”、“中調”或“長調”。有的以58字以内爲小令,59字到90字爲中調,91字以上爲長調;有的主張62字以内爲小令,以外稱“慢詞”,都未成定論。詞調中除少數小令不分段稱爲“單調”外,大部分詞調分成兩段,甚至三段、四段,分别稱爲“雙調”“三叠”“四叠”。段的詞學術語爲“片”或“闋”。“片”即“遍”,指樂曲奏過一遍。“闋”原是樂終的意思。一首詞的兩段分别稱上、下片或上、下闋。詞雖分片,仍屬一首。故上、下片的關係,須有分有合,有斷有續,有承有起,句式也有同有異,而於過片(或換頭)處尤見作者的匠心和功力。我們看到宋代許多詞人於此慘淡經營,創造出離合回鏇、若往若還、前後映照的藝術妙境,在一首詞中增添了層次、深度和盪漾波瀾。

  大部分詞的句式長短不齊,押韻也變化多端。例如爲唐宋詞人所常用的詞調《菩薩蠻》,系唐代時據從東南亞傳入的樂曲所制。北宋魏夫人依此調所填的詞雲:

    溪山掩映斜陽里,樓台影動鴛鴦起。隔岸兩三家,出牆紅杏花。  

    綠楊堤下路,早晚溪邊去。三見柳綿飛,離人猶未歸。
 
    本詞調全首八句,句句押韻。上片前兩句七言押仄韻,本詞用仄聲中上聲“紙”韻;後兩句五言押平韻,本詞押平聲中“麻”韻。下片四句均是五言,前兩句押仄韻,本詞用仄聲中的去聲“遇”和“禦”韻;後兩句押平韻,本詞押平聲中“微”韻。通常近體詩八句的,全篇都是七言句,或都是五言句,隔句押同一個韻,首句也有押韻的。兩者比較,詞調顯然别呈錯綜參差之美。本詞上片寫景色,下片寫女主人公的行動與心理活動,環境與人物、人物的動作與内心,通過五、七言長短參差的句式、“麻”“微”平韻和“上”“去”仄韻的交替疊代,臻於多角度、多層次地情景交融的美妙境界。

  平仄諸韻分别具有聲情之美。一般說來,平聲聲調長,不升不降,宜於慢聲吟唱,表達不盡的情意、盎然的韻味。仄也稱“側”,是不平之意。詩詞中仄聲包括上、去、入三聲,聲調都是短的。上聲是升調,去聲是降調,入聲是特别短促。以欹側短促的仄聲押韻,易於寄寓奇拗不平的感慨,令人激動不已。不少詞調中平仄諸韻遞押,也就是長短聲調遞用、平調與升、降調或促調遞用,不僅聲調抑楊頓挫,激盪而和諧,蘊蓄的感情也顯得更加豐富曲摺。這是我們誦讀宋詞時所值提注意的。

  詞調有一般詩體中罕見的一字、兩字句,或八字以至十字以上的長句,交錯疊出。例如蔡伸《蒼梧謠》(即《十六字令》):“天!休使圓蟾照客眠。人何在?桂影自嬋娟”。開頭以一字句振起全篇,接以七字、三字、五字句,又有搖曳的餘韻。再看辛棄疾的《唐河傳》:

    春水,千里。孤舟浪起,夢擕西子。覺來村巷夕陽斜。幾家?短牆紅杏花。  

    晚雲做些兒雨,摺花去。岸上誰家女?太狂顛!那邊,柳棉,被風吹上天。
 
    這里二字句、三字句、四字句、五字句、七字句,押平韻的、仄韻中上、去聲的,錯綜遞用,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盤,描繪出無邊春色的生意盎然,青春少女的天真嬌憨,全詞在寫作上對前擧魏夫人《菩薩蠻》似有所借鑒,而寫來更加清新活潑、跌宕多姿,也與所用詞調更加靈活多變有關。相對說來,《菩薩蠻》句式保留較多五、七言詩體痕蹟。  

  詞中的長句也能使情意更加宛轉,氣勢更見浩瀚: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李煜《虞美人》)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陽當樓。(柳永《八聲甘州》)
 
    柳詞中“漸”字下領三個四字句,實爲十三字句。再如劉克莊《沁園春》中的“歎年光過盡,功各未立;書生老去,機會方來”,也當爲十七字長句。

  長短句比諸齊言體提供選詞用語方面遠爲靈活的條件。李清照《聲聲慢》的運用大量叠字就是著名的例子: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梧桐更兼細雨,到黄昏點點滴滴。
 
  前人對此評價極高:“此乃公孫大娘舞劍器手”,“出奇制勝,真匪夷所思。”王又華《古今詞論》略雲:“晚唐詩人好用叠字語,義山(李商隱)尤甚,殊不見佳。”“如《菊詩》:‘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亦不佳。”李清照《聲聲慢》“起法似本於此,乃有出監之奇。蓋此等語,自宜於填詞家耳”。晚唐詩人李商隱是造語的高手,李清照卻更能“出奇制勝”、“青出於監”,除其絕世才華外,還因爲“曲子詞”、“長短句”這個在當時來說屬於現代化的有多功能設備的舞台使得她得以充分施展其絕技。本詞開端一連十四個叠字,一波三摺而一氣貫串,詩中無此句法。“到黄昏點點滴滴”,七字句而上三下四,於詩屬拗句,而在句法參差的詞中則讀來十分自然,斷續連綿細雨淒清入耳的聲情也充分而又有餘不盡地傳達出來了。

  當然,詞調中也有全首齊言的,如《生查子》上、下片實爲兩首五言絕句,《玉樓春》上、下片實爲兩首七言絕句。詞體並不完全丟掉整齊之美。

詞體的格律與自由


  李清照《詞論》對詞的音律提出很嚴格的要求:“蓋詩文分平側(仄),而歌詞分五音,又分五聲,又分六律,又分清、濁、輕、重。”有些詞調既押平韻,又押仄韻。仄聲之中,有要求專押上、去或入聲的。各個詞調的句式的長短與句中詞語的平仄也是有規定的。傳統詩歌中,以律詩的格律最嚴,字數、平仄、對偶都按修辭、審美、音韻學原則規定。故元代方回《瀛奎律髓》說過:“文之精者爲詩,詩之精者爲律。”倚聲填詞,每個字都須按照曲拍的譜填寫,在審音協律方面有比律詩要求更加嚴密之處,這使詞的語言音調顯得特别精美。然而詞體之所以爲廣大作者所樂於運用、成功地運用,除精審的格律外,更因其在運用時還有相當大的自由。詞律也有比詩律遠爲解放者。

  首先,詞有大量不同音律句式的調和體,作者可以在極爲廣泛的範圍内選擇符合創作需要的詞調。據清康熙時編的《詞譜》所載,有 826調、2306體,還有好多尚未收入。各種詞調的長短、句式、聲情變化繁多,適應於表達和描繪各種各樣的情感意象,或喜或悲,或剛或柔,或哀樂交迸、剛柔兼濟,均有相應的詞調可作爲宣泄的窗口。

  再者,詞調與體的變化和創造原是沒有限制的。懂得音律的作者可以自己創調與變體。康熙《詞譜序》雲:“詞寄於調,字之多寡有定數,句之長短有定式,韻之平仄有定聲,杪忽無差,始能諧合。”然試看《詞譜》所載同一詞調諸體的句式、平仄、押韻、字數常頗有出入,可見古人填寫時有着相當程度的自由。詞韻常比詩韻寬,有時平仄以至四聲可以通押或者代替,也有押方言音的。如《滿江紅》詞調,一般押仄聲中入聲韻,以寄寓磊落不平之感,嶽飛的《滿江紅》(怒髮沖冠),抒發激烈的壯懷,讀來使人慷慨悲憤,押的便是入聲韻。然而薑夔的《滿江紅》(仙姥來時),遐想湖上女神,卻換押平韻,聲情遂變作緩和舒徐,富有瀟灑優游的情趣。薑夔《長亭怨慢》自序雲:“予頗喜自制曲,初率意爲長短句,然後協以律,故前後闋多不同。”該詞中有句如:“閱人多矣,誰得以長亭樹?樹若有情,不會得青青如此!”“日暮,望高城不見,隻見亂山無數。韋郎去也,怎忘得玉環分付?”寫景抒情,卷舒自如,渾如散文。但由於作者深諳音律,故雖隨意爲長短之句,而自然合乎律度,適應歌者口吻。“從心所欲不逾矩”,這是一種自由與規律高度統一的產物。

  詞的格律寬嚴有一個發展過程。唐到北宋前期還比較寬松,而北宋後期至南宋則越來越嚴密。各時期不同作家對審音協律也有不同要求。如有人認爲蘇軾的詞不協音律,有則爲之辯護。陸游《老學庵筆記》雲:世言東坡不能歌,故所作樂府多不協律。晁以道謂:“紹聖初,與 《跋東坡七夕詞後》 又雲:‘歌之曲終,東坡别於汴上,東坡酒酣自歌《陽關曲》’。則公非不能歌,但豪放,不喜剪裁以就聲律耳。”《跋東坡七夕詞後》又雲:“歌之曲終,覺天風海雨逼人。”從其他記載也可看到蘇軾的代表作如《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念奴嬌》(大江東去)也都被“善謳者”歌唱或讚賞過,說明還是合樂可歌的,隻是有些地方突破聲律的束縛。大凡過於不守音律也許失卻詞的韻味,遵律過嚴也會成爲枷鎖,重要的是運用音律爲情意服務。如《聲聲慢》調在李清照以前作者多押平韻,而李清照卻選押仄韻,又用了話多齒音、舌音字,創造了情景交融的特殊藝術效果。可見她要求作詞的嚴辯音律,卻正是自由地運用之以突破陳規進行創造,而不是作繭自縛。宋代許多絕妙好詞,雖然長短錯落,自由卷舒,有的類同口語、散文,而吟誦起來的韻味盎然,富有節奏感。個中奧妙是很值得我們體味的。有些例子,則未必可取。如張炎 《詞源》 記其父張樞“作《惜花春早起》雲:‘瑣窗深’。‘深’字音不協,改爲‘幽’字;又不協,再改爲‘明’字,歌之始協。此三字皆平聲,胡爲如是?蓋五音有唇、齒、喉、舌、鼻,所以有輕清重濁之分,故平聲字可爲上、入者此也。”按“深”“幽”與“明”情景大不相同,竟如此改來改去,即使改得完全適應歌喉,遵律雖嚴,卻並是值得效法的文學創作態度。

詞境的有限與無限


  詞體也有其局限性。一般說來,詞的篇幅不長。《詞譜》所載,最短的單調《竹枝》爲14字,最長的《鶯啼序》爲 240字,不比詩歌行數可以無限增多。王國維所謂詞“不能盡言詩之所能言”,並雲:“詩之境闊,詞之言長。”言下之意,詞的境界比詩狹窄。詞的篇幅短小,是對詞境及其表現能力的一種嚴酷限制。

  然而,有限制必有反限制。明王夫之《薑齋詩話》雲:“論畫者曰:‘咫尺有萬里之勢。’‘勢’字宜若眼。若不能勢,則縮萬里於咫尺,直是《廣輿記》前一天下圖耳。五方絕句以此爲落想時第一義。”藝術作品欲於有限篇幅内涵蘊闊遠意境,關鍵在於寫出所描繪形象的磅礴氣勢。詩中最短小的是五絕,尤宜注意於此。詞的篇幅亦不足盈尺,但宋代許多傑出詞人揮灑其傳神妙筆,成功地在這畫框里渲染出浩瀚無際、綿邈不盡的景象和情意,激發出讀者豐富的聯想、杳渺的遐思。這些詞的意境,即“長”而“闊”。

  孕蓄無限於有限,以有限體現無限。這是宋代詞人創造的藝術辯證法。例如秦觀《鵲橋仙》的“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及“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諸句,概括天上人間的悲喜劇,歌頌地久天長的愛情,由一變到無數,在刹那中見永恒,歡樂中有悲哀,悲哀中也有歡樂。蘇軾《送參寥》雲:“鹹酸雜眾好,中有至味永。”王夫之《薑齋詩話》雲:“以樂境寫哀,以哀景寫樂,一倍增其哀樂。”《鵲橋仙》個中滋味,是哀?是樂?難以分辨,讀來但覺意味深長,咀嚼不盡,在時間、空間、情意方面都是無限的。  晚清譚獻《複堂詞話》雲:“側出其言,旁通其情,觸類以感,充類以盡,甚且作者之用心未必然,而讀者之用心何必不然;言思擬議之窮,而喜怒哀樂之相交,向之未有得於讀者,今遂有得於詞。”此論旨趣頗有與近代西方接受美學思想相通之處。宋代許多作者努力加深和擴大詞境的創作,爲這種理論批
評的產生提供了基礎。

婉約與豪放——宋詞中的兩種主要藝術風格


  明張綖:“少游多婉約,子瞻多豪放,當以婉約爲主。”清王士禎加以補充道:“僕謂婉約以易安爲宗,豪放惟幼安稱首”。(見《花草蒙拾》)這些從宏觀角度概括宋詞中兩川主要藝術風格,而以秦觀、李清照和蘇軾、辛棄疾分别爲其代表作者。這幾乎已成爲宋詞研究中的通論。前代論詞者多崇尚婉約而以豪放爲别調,近世論者則有獨推豪放爲積極而以婉約爲低靡。那些硬把宋代詞人劃分爲對立的兩派並在其間強分優劣的,均不免有其片面性或屬機械論,有些學者完全否論兩種風格流派的存在,也似矯枉過正。按詞中之豪放與婉約乃屬藝術風格範疇,猶南宋嚴羽論詩“大概”有“優游不迫”與“沉着痛快”,清姚鼐論散文風格之分陽剛與陰柔,近世王國維論美學之有宏壯與優美。兩種概念本身有着相當的模糊性,兩者相互關係也是辯證的,並非壁壘分明。宋代詞人之分派乃後人參照其代表作品的主要特色而作大概的歸納,不是說其作品都是清一色,不妨礙他們創作或欣賞多種藝術風格,尤其大作家往往是多面手,更不是說婉約、豪放之外,詞壇别無其他藝術風格存在。

  “婉約”一詞,早見於先秦古籍《國語·吳語》的“故婉約其辭”,晉陸機《文賦》用以論文學修辭:“或清虛以婉約,每除煩而去濫。”按諸詁訓,“婉”“約”兩字都有“美”“曲”之意。分别言之:“婉”爲柔美、婉曲。“約”的本義爲纏束,引伸爲精鍊、隱約、微妙。故“婉約”與“煩濫”相對立。南北宋之際《許彥周詩話》載女仙詩:“湖水團團夜如境,碧樹紅花相掩映。北鬥闌幹移曉柄,有似佳期常不定。”並評雲:“亦婉約可愛。”此詩情調一如小詞。“婉約”之名頗能概括一大類詞的特色。從晚唐五代到宋的溫庭筠、馮延巳、晏殊、歐陽修、秦觀、李清照等一系列詞壇名家的詞風雖不無差别、各擅勝場,大體上都可歸諸婉約範疇。其内容主要寫男女情愛,離情别緒,傷春悲秋,光景留連;其形式大都婉麗柔美,含蓄蘊借,情景交融,聲調和諧。因之,形成一種觀念,詞就應是這個樣子的。北宋中期時人曾說:蘇軾的“以詩爲詞”爲“要非本色”(見陳師道《後山詩話》);秦觀“詩似小詞”,蘇軾“小詞似詩”(見《王直方詩話》)。“本色”“小詞”之論當屬婉約派的主張。李清照“别是一家”說中認爲隻有晏幾道、賀鑄、秦觀、黄庭堅“始能知之”(《詞論》),反映她所崇尚也是婉約一宗,雖然賀鑄以至李清照都有並不婉約之作。宋末沈義父《樂府指迷》標擧的作詞四個標准:“音律欲其協,不協則成長短之詩;下字欲其雅,不雅則近乎纏令之體,用字不可太露,露則直突而無深長之味,發意不可太高,高則狂怪而失柔婉之意。”可說是對婉約藝術手法的一個總結。

  宋人也有以婉約手法抒寫愛國壯志、時代感慨的,如辛棄疾的《摸魚兒》(更能消幾番風雨)及宋未周密、張炎等一些詞章。但其表現多用“比興”象征手段,旨意朦朧,須讀者去體味。有些論者對原來也許並無專門寄托的委婉隱約之詞,也深求其微言大義,如清代詞論家張惠言《詞選》評歐陽修《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蘇軾《蔔算子》(缺月掛疏桐),句句爲之落實時事,以爲諷喻政治,那就不免穿鑿附會,反而縮小這些詞作的感慨萬端而難以名狀的典型意義。

  婉約詞自有其思想藝術價值,已見上文。然而有些詞人把它作爲凝固程式,不許逾越,以至所作千篇一律,或者過於追求曲摺隱微以至令人費解,這就走到創作的窮途了。

  “豪放”一詞其義自明。宋初李煜的“金劍已沉埋,壯氣蒿萊”(《浪淘沙》),已見豪氣。範仲淹《漁家傲》(塞下秋來風景異)也是“沉雄似張巡五言”。正式高擧豪放旗幟的是蘇軾,其《答陳季常書》雲:

    又惠新詞,句句警拔,詩人之雄,非小詞也。但豪放太過,恐造物者不容人如此快活。
 
    又其《與鮮於子駿書》雲:

    近卻頗作小詞,雖無柳七郎(永)風味,亦自是一家。呵呵!

    數日前獵於郊外,所穫頗多,作是一闋,令東州壯士抵掌頓足而歌子,吹笛擊鼓以爲節,頗壯觀也。
 

  這了說明他有意識地在當時盛行柔婉之風的詞壇别開生面。這里談到的近作當即其《江城子·密州出獵》(老夫聊發少年狂)。詞中抒寫自己“親射虎,看孫郎”的豪概和“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的壯志,與辛棄疾的“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破陣子》)及“看試手,補天裂”(《賀新郎》)等“壯詞”先後映輝。

  豪放之作在詞壇振起雄風,注入詞中強烈的愛國精神,唱出當時時代的最強音。然而可以看到,蘇軾的審美觀念認爲:“短長肥瘦各有態”,“淡妝濃抹總相宜”,“端莊雜流麗,風健含婀娜”。他是崇尚自由而不拘一格的。他提倡豪放是崇尚自由的一種表現,然也不拘泥於豪放一格。如所作《蝶戀花》(花褪殘紅青杏小),即爲王士禛《花草蒙拾》稱爲“恐屯田(柳永)緣情綺靡未必能過。孰謂坡但解作‘大江東去’耶?”有些豪放詞的作者氣度才力不足而虛張聲勢,徒事叫囂,或堆砌過多典故,也流於偏失了。

  總之宋詞中婉約、豪放兩種風格流派的燦爛存在,兩者中詞人又各有不同的個性特色,加上兼綜兩格而獨自名家如薑夔的“清空騷雅”等等,使詞壇呈現雙峰競秀、萬木爭榮的氣象。還應看到,兩種風格既有區别的一面,也有互補的一面。上乘詞作的風格即有偏勝,往往豪放而含蘊深婉,並非一味叫囂,力竭聲嘶;婉約而清新流暢、隱有豪氣潛轉,不是半吞半吐,萎弱不振。辛棄疾《沁園春》雲:“青山意氣崢嶸,似爲我歸來嫵媚生。”董士錫說秦觀詞雲:“正以平易近人,故用力者終不能到。”(《介存齋論詞雜著》引)馮煦《六十一家詞選·例言》說:秦觀、晏幾道“談語皆有味,淺語皆有致。”劉過詞爲辛棄疾詞“附庸”,“然得其豪放,未得其婉轉”。可見崢嶸生嫵媚、平易清淺而深致永味,乃辛棄疾、秦觀等豪放、婉約詞的極詣。






    5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