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6031 次 历史版本 9个 创建者:套马的汉子 (2010/5/28 20:14:26)  最新编辑:小乐 (2012/8/24 9:23:07)
蘇軾
拼音:Sū Shì (Su Shi)
同义词条:东坡居士,子瞻,苏东波,和仲
蘇軾
蘇軾
                              
  蘇軾(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一字和仲,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市)人,中國北宋大文豪。其散文,均成就極高,且善書法和繪畫,是中國文學藝術史上罕見的全才,也是中國數千年歷史上被公認文學藝術造詣最傑出的大家之一。其散文與歐陽修並稱歐蘇;詩與黄庭堅並稱蘇黄,又與陸游並稱蘇陸;詞與辛棄疾並稱蘇辛;書法名列“蘇、黄、米、蔡(即蘇軾黄庭堅米芾蔡襄)”北宋四大書法家“宋四家”之一;其畫則開創了湖州畫派。有《東坡七集》、《東坡樂府》、《前赤壁賦》與《後赤壁賦》等。
 
 
 

人物簡介

  
三蘇巨型石雕
三蘇巨型石雕
    蘇軾一生歷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仁宗朝,是他的政治主張形成的時期。
 
  宋英宗治平三年(1066年),蘇洵卒於京師,蘇軾兄弟扶父喪返蜀。熙寧二年(1069年)初,蘇軾守喪期滿還朝,新繼位的宋神宗已經採納了王安石的變法主張,開始了變法。蘇軾首先寫了《議學校貢擧狀》,反對王安石變科擧,受到神宗的接見和鼓勵,神宗對他說:“雖朕過失,指陳可也。”接著他寫了《上神宗皇帝書》,對新法進行了全面批評,並說:“今日之政,小用則小敗,大用則大敗,若力行而不已,則大亂隨之”(《再上皇帝書》)。這就引起了變法派對他的不滿,誣蔑蘇軾扶父喪返蜀時販私鹽。蘇軾無一言自辯,祇是請求離開朝廷,出任地方官。其後他先後擔任杭州(今浙江杭州)通判,密州(今山東諸城)、徐州(今江蘇徐州)、湖州(今浙江吳興)知州。蘇軾在各地興修水利,救濟災民,爲人民做了大量好事,深受百姓愛戴。對新法,他分别採取不同態度,或“因法以便民”,即推行新法於民有利的部份;或公開拒絕執行(如知密州期間,他就拒不執行正在推行的手實法);而更多的則是“託事以諷”,他在《湖州謝上表》中說,神宗“知其愚不適時,難以追陪新進;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養小民。”“新進”、“生事”等語,刺痛了靠投機新法起家的人,他們群起彈劾蘇軾,結果蘇軾被捕入獄。雖然多方營救,仍被貶爲黄州團練副使。(黄州即今湖北黄岡)

  元豐八年(1085年)神宗去世,年幼的哲宗繼位,反對新法的高太後聽政,起用司馬光爲相,陸續召回因反對新法而被逐出朝的臣僚。蘇軾先被起知登州(今東蓬萊),到官五日即被召還朝。
 
  蘇軾在朝廷一面繼續反對新黨,一面又反對司馬光盡廢新法,主張參用所長,被舊黨視爲“又一王安石”。在新舊兩黨的夾擊中,蘇軾不安於朝,不斷請求外任,先後出知杭州、潁州(今安徽阜陽)、颺州(今江蘇颺州)、定州(今河北定縣),奔波於朝廷和各地之間。“觔力疲於往來,日月逝於道路”(《定州謝到任表》),就是他元祐年間仕途生活的生動寫照。
 
  元祐八年(1093年),高太後去世,哲宗親政,重新起用新黨,貶逐元祐黨人,紹聖元年(1094年)蘇軾以譏刺先朝(神宗朝)的罪名貶知英州(今廣東英德),未至貶所又貶居惠州(今廣東惠陽)。紹聖四年(1097年)朝廷普遍加重對元祐黨人的懲處,蘇軾又遭不幸,遠謫儋州(1101年)直至徽宗繼位,才遇赦北還於建中靖國元年卒於常州(今江蘇常州),享年六十五歲。
 

蘇軾年表

  
  北宋仁宗天聖元年--嘉佑八年(1023-1064)

  1036 蘇軾降生

  1054 娶王弗

  1057 中進士;母喪;服孝(1057.4-1059.6)

  1059 擧家前往京都

  1061 仁鳳翔判官
 
  英宗治平元年--四年(1064-1068)

  1064 任職史館

  1065 妻喪

  1066 父喪;服孝(1066.4-1068.7)
 
  神宗熙寧元年--元豐八年(1068-1086)

  1068 娶王閏之

  1069 返京;任職史館

  1071 任告監管;任杭州通判

  1074 任密州太守

  1076 任徐州太守

  1079 任湖州太守;入獄

  1080 謫居黄州

  1084 往常州

  1085 往登州;任登州太守;往京都;任中書舍人
 
  哲宗(1086-1100)元佑年間太後執政(1086-1093)

  1086 以翰林學士知制誥

  1089 任杭州太守兼浙西軍區司令

  1091 任吏部尚書;往京都;任潁州太守

  1092 任颺州太守;兵部尚書;禮部尚書

  1093 妻喪;太後逝世;調定州太守;河北軍區司令

  1094 往惠州貶所;謫居惠州

  1097 往海南;謫居海南儋州
 
  徽宗(1101-1126)太後執政(1100)

  1101 北返;往常州;逝世

  1126 北宋亡
 

人物家庭

 

蘇軾的三個妻子


  蘇軾的結發之妻叫王弗,四川眉州青神人,年輕貌美,知書達禮,16歲嫁給蘇軾。她堪稱蘇軾的得力助手,有“幕後聽言”的故事。蘇軾爲人曠達,待人接物相對疏忽,於是王弗便在屏風後靜聽,並將自己的建議告知於蘇軾。王弗與蘇軾生活了十一年後病逝。蘇軾依父親蘇洵言“於汝母墳塋旁葬之”,並在埋葬王弗的山頭親手種植了三萬株松樹以寄哀思。又過了十年,蘇軾爲王弗寫下了被譽爲悼亡詞千古第一的《江城子· 記夢》: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蘇軾的第二任妻子叫王閏之,是王弗的堂妹,在王弗逝世後第三年嫁給了蘇軾。她比蘇軾小十一歲,自小對蘇軾崇拜有加,生性溫柔,處處依着蘇軾。王閏之伴隨蘇軾走過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25年,曆經烏台詩案,黄州貶謫,在蘇軾的官海沉浮中,與之同甘共苦。二十五年之後,王閏之也先於蘇軾逝世。蘇軾痛斷肝腸,寫祭文道:“我曰歸哉,行返丘園。曾不少許,棄我而先。孰迎我門,孰饋我田?已矣奈何!淚盡目乾。旅殯國門,我少實恩。惟有同穴,尚蹈此言。嗚呼哀哉!”在妻子死後百日,請他的朋友、大畫家李龍眠畫了十張羅漢像,在請和尚給她誦經超度往來生樂土時,將此十張足以傳世的佛像獻給了妻子的亡魂。蘇軾死後,蘇轍將其與王閏之合葬,實現了祭文中“惟有同穴”的願望。

  蘇軾的侍妾王朝雲,比蘇軾小二十六歲。在蘇軾最困頓的時候,王朝雲一直陪伴其左右。王朝雲是蘇軾的紅顏知己,蘇軾寫給王朝雲的詩歌最多,稱其爲“天女維摩”。但不幸的是,朝雲也先於蘇軾在惠州病逝。朝雲逝後,蘇軾一直鰥居,再未婚娶。遵照朝雲的遺願,蘇軾將其葬於惠州西湖孤山南麓棲禪寺大聖塔下的松林之中,並在墓邊築六如亭以紀念,撰寫的楹聯是“不合時宜,惟有朝雲能識我;獨彈古調,每逢暮雨倍思卿”。此楹聯有個著名的典故:“東坡一日退朝,食罷。捫腹徐行,顧謂侍兒曰:‘汝輩且道是中有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坡不以爲然。又一人曰:‘滿腹都是見識’。坡亦未以爲當。至朝雲,乃曰:“學士一肚皮不入時宜。’坡捧腹大笑。”朝雲墓位於廣東省惠州市惠州西湖景區孤山之上,蘇東坡紀念館旁,爲蘇東坡妾王朝雲之墓。惠州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據說蘇東坡被貶惠州時,王朝雲常常唱《蝶戀花》詞,爲蘇軾聊解愁悶。每當朝雲唱到“枝上柳綿吹又少”時,就掩抑惆悵,不勝傷悲,哭而止聲。東坡問何因,朝雲答:“妾所不能竟(唱完)者,’天涯何處無芳草句’也”。 蘇軾大笑:“我正悲秋,而你又開始傷春了!”朝雲去世後,蘇軾“終生不複聽此詞”。古人認爲,芳草爲柳綿所化,所以枝上柳綿吹遍天涯,芳草也就隨風而生。這首詞也暗喻了蘇軾“身行萬里半天下,僧臥一庵初白頭”的命運。在政敵的迫害下,他生涯類轉蓬,一次比一次貶得遠,一次比一次遭受的打擊大。朝雲唱到那兩句時,想起蘇軾宦海的浮沉、命運的無奈,對蘇東坡忠而被貶、淪落天涯的境遇是同感在心,於是淚下如雨,不能自已。而東坡亦是知她的這份知心,才故意笑而勸慰,兩人之知心,可見一斑。

四個兒子


  王弗爲蘇軾生了長子蘇邁,王閏之爲蘇軾生了次子蘇迨與三子蘇過。這三個兒子都由王閏之一手撫養成人。公元1083年秋,朝雲生下了第四子蘇遁,可惜不久就夭摺了。
 

人物去世

 
  
三蘇陵園
三蘇陵園
       元符三年(1101年)七月十八日,蘇軾在臨終前,對守在床邊的三個兒子說:“我平生未嚐爲惡,自信不會進地獄。”蘇轍《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銘》亦雲:“未終旬日,獨以諸子侍側,曰:‘吾生無惡,死必不墜,慎無哭泣以怛化。’”他告訴他們不用擔心,充滿了自信與達觀,他曾說:“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兒,眼前見天下無一個不好人。”又告誡人們神的世界是真實存在的,但遺憾自己已經回天無力了,他說道:“看來西方極樂世界是有的,但我現在已經用不上力了。”並囑咐他們說:子由要給他寫墓志銘,他要與妻子合葬在子由家附近的嵩山山麓。蘇轍《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銘》亦雲:“公始病,以書屬轍曰:‘即死,葬我崇山下,子爲我銘。’”幾天之後,他似乎有點起色,讓兩個小兒子扶他由床上坐起,扶着走了幾步。但是覺得不能久坐。
  
  七月二十五日,康複已然絕望,他在杭州期間的老友之一維琳方丈,前來探望,一直陪伴着他。雖然蘇東坡不能坐起來,他願讓維琳方丈在他屋里,以便說話。二十六日,他寫了最後一首詩。維琳方丈一直和他談論今生與來生,勸他念幾首偈語。蘇東坡笑了笑,他曾讀過高僧傳,知道他們都已死了。他說:“鳩摩羅什呢?他也死了,是不是?”鳩摩羅什爲印度高僧,在漢末來中國,獨力將印度佛經三百卷左右譯成中文。一般人相信他是奠定大乘佛法的高僧,中國和日本的佛法即屬於此一派。鳩摩羅什行將去世之時,有幾個由天竺同來的僧友,替他念梵文咒語。縱然這樣念,但是鳩摩羅什病況轉惡,不久死去。蘇東坡在《二十四史》中的《後秦書》中,讀過他的傳,還依然記得。在《紀年錄》中亦有記載:“徑山老惟琳來,說偈,答曰:‘與君皆丙子,各已三萬日。一日一千偈,電往乃能詰。大患緣有身,無身則無疾。平生笑摩什,神咒真浪出。’琳問神咒事,索筆書:‘昔鳩摩羅什病亟,出西域神咒,三番令弟子誦以免難,不及事而終。’並出一貼雲:‘某嶺海萬里不死,而歸宿田里,有不起之尤,非命也耶!’蓋絕筆於此。”此爲蘇東坡臨終前的疑惑。 
 
  宋徽宗建中靖國元年(1101)七月二十八日,他迅速衰弱下去,呼吸已覺氣短。根據風俗,家人要在他鼻尖上放一塊棉花,好容易看他的呼吸。這時全家都在屋里。維琳方丈走得靠他很近,在他耳邊大聲地說: “端明!不要忘記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然而蘇東坡卻輕聲歎道說:“西方不是沒有,但我這里使不上力氣。”常州詩人錢世雄(又名濟明,晚年自號冰華老人)這時站在一旁,對蘇東坡說:“現在,你更應該用力去求啊!”在《蘇文忠公詩編注集成總案》中亦有記載他們三人的答回:琳叩耳大聲曰:“端明宜勿忘。”公曰: “西方不無,但個里著力不得。”錢世雄曰:“至此更須著力。”答曰:“著力即差。”(《蘇文忠公詩編注集成總案》[下]卷四十五)語遂絕。宋·周火軍《清波雜志》卷三亦有此記載。在《佛祖統記》卷四十六雲:“七月,東坡蘇軾卒於毗陵。”
 

蘇軾的文學成就

 
  蘇軾對文藝創作,傾注了畢生精力。他重視文學的社會功能,反對“貴華而賤實”, 強調作者要有充實的生活感受。他認爲爲文應“如行雲流水,初無定質”,“文理自然,姿態横生”(《答謝民師書》),要敢於革新獨創,“出新意於法度之中,寄妙理於豪放之外”(《書吳道子畫後》)。蘇軾重視文藝創作技巧的探討,他用“求物之妙如系風捕影,能使是物了然於心”,進一步“了然於口與手”來解釋 “辭達”(《答謝民師書》), 已經觸及了文藝創作的特殊規律。蘇軾的創作實踐體現了他的文藝觀。他是有多方面創作才能的大家,在詩、詞、散文等方面取得了獨到的成就。

  蘇軾的文學思想是文道並重。他推崇韓愈和歐陽修對古文的貢獻,認爲韓愈“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潮州韓文公廟碑》),認爲歐陽修“論大道似韓愈”、“記事似司馬遷”(《六一居士集叙》),都是兼從文、道兩方面着眼的。但蘇軾的文道觀在北宋具有很大的獨特性。首先,蘇軾認爲文章的藝術具有獨立的價值,如“精金美玉,市有定價”,文章並不僅僅是載道的工具,其自身的表現功能便是人類精神活動的一種高級形態。(物固有是理,患不知之,知之患不能達之於口與手。《答虔倅俞括》)其次,蘇軾心目中的“道”不限於儒家之道,而是泛指事物的規律,例如“日與水居”的人“有得於水之道”(《日喻》;此點與《莊子·養生主》“庖丁解牛”相同)。所以蘇軾主張文章應象客觀世界一樣,文理自然,姿態横生。他提倡藝術風格的多樣化和生動性,反對千篇一律的統一文風,認爲那樣會造成文壇“彌望皆黄茅白葦”般的荒蕪。

  蘇文的風格則隨着表現對象的不同而變化自如,像行雲流水一樣的自然暢達。韓愈的古文依靠雄辯和布局、蓄勢等手段來取得氣勢的雄放,而蘇文卻依靠揮灑如意、思緒泉湧的方式達到同樣的目的。蘇文氣勢雄放,語言卻平易自然,這正是宋文異於唐文的特征之一。蘇軾的作品具有廣泛的影響。他熱心獎掖後進,培植不少人才。他的作品在宋代廣爲流傳,對宋代文學的發展起了重要作用。蘇詩受到金代詩人、明代公安派作家和清代宗宋派詩人的推崇。蘇文長期沾溉後學,其小品隨筆更開明清小品文的先聲。

史論、政論


  蘇軾擅長寫議論文。談史議政的論文,包括奏議、進策、史論等,大都是同蘇軾政治生活有密切聯繫的作品。他早年寫的史論有較濃的縱横家習氣,有時故作驚人之論而不合義理,如《賈誼論》責備賈誼不知結交大臣以圖見信於朝廷。除有一部分大而無當帶有濃厚的制科氣外,確也有不少有的放矢、頗具識見的優秀篇章。如《進策》、《思治論》、《留侯論》等,見解新穎,不落窠臼,雄辯滔滔,筆勢縱横,善於騰挪變化,體現出《孟子》、《戰國策》等散文的影響。如《留侯論》謂圯上老人是秦時的隱君子,摺辱張良是爲了培育其堅韌之性;《平王論》批評周平王避寇遷都之失策,見解新穎深刻,富有啟發性。這些史論在寫作上善於隨機生發,翻空出奇,表現出高度的論說技巧,成爲當時士子參加科場考試的範文,所以流傳極廣。

小品文


  史論、政論雖然表現出蘇軾非凡的才華,但雜說、書劄、序跋等議論文,更能體現蘇軾的文學成就。所寫書劄尺牘如《上梅直講書》、《與李公擇書》等,大都隨筆揮灑,不假雕飾,使人洞見肺腑。隨筆、雜感、瑣記,寫人記事,言簡而明,信筆揮灑,頗饒情致。如《記承天寺夜游》、《記游松風亭》,隨手拈來,即有意境和性情。此類文字,實開晚明小品文一派。另有《仇池筆記》,亦系後人輯錄而成。它們以藝術感染力來加強邏輯說服力,所以比史論和正論更加具備美文的性質。例如《日喻》中的兩段比喻:生而眇者不識日,問之有目者。或告之曰:“日之狀如銅盤。”扣盤而得其聲。他日聞鍾,以爲日也。或造之曰:“日之光如燭。”捫燭而得其形。他日揣龠,以爲日也。日之與鍾,亦遠矣,而眇者不知其異,以其未嚐見而求之人也。

  南方多沒人,日與水居也,七歲而能涉,十歲而能浮,十五而能浮沒矣。夫沒者,豈苟然哉,必將有得於水之道者。日與水居,則十五而得其道。生不識水,則雖壯,見舟而畏之。故北方之勇者,問於沒人,而求其以沒,以其言試之河,未有不溺者也。故凡不學而務求於道,皆北方之學沒者也。

  此文論證了對事物的認識不能依賴片面的見聞,必須經過實踐才能掌握事物規律和道理,說理十分透辟。但它的說理是借助生動的事例,或者說是通過形象來展現的,所以它給讀者的印象不但深刻,而且生動鮮明,既能使人得到知性的認識,又能帶來審美的愉悦。

叙事記游之文


  蘇軾的叙事記游之文,叙事、抒情、議論三種功能更是結合得水乳交融。

  叙事記游的散文在蘇文中藝術價值最高,有不少廣爲傳誦的名作。記人物的碑傳文如《潮州韓文公廟碑》,記樓台亭榭的散文,如《喜雨亭記》。其寫景的游記,更以捕捉景物特色和寄寓理趣見長,如《石鍾山記》、前後《赤壁賦》,即地興感,借景寓理,達到詩情畫意和理趣的和諧統一。蘇軾的記叙體散文,常常熔議論、描寫和抒情於一鑪,在文體上,不拘常格,勇於創新;在風格上,因物賦形,汪洋恣肆;更能體現出《莊子》和禪宗文字的影響。

  《石鍾山記》是一篇以論說爲主的游記,它圍繞石鍾山的得名,根據實地考察的見聞,糾正前人的說法,並引申出沒有“目見耳聞”的事物,不能“臆斷其有無”的哲理,思路清晰,論證透辟。尤其可貴的是此文的議論是在情景交融的優美意境中逐步展開的,例如寫月夜泛舟察看山形一段:

  至暮夜月明,獨與邁乘小舟至絕壁下,大石側立千仞,如猛獸奇鬼,森然欲搏人。而山上棲鶻,聞人聲亦驚起,磔磔雲宵間。又有若老人咳且笑於山穀中者,或曰,此鸛鶴也。餘方心動欲還,而大聲發於水上,噌吰如鍾鼓不絕,舟人大恐。

  寥寥幾筆即畫出一個幽美而又陰森的境界,讀之恍如身臨其境,作者賞幽探險、務實求真的情懷也隨之展現無遺。而情景交融的描寫又是直接配合議論的,堪稱叙事、抒情、說理三種功能完美結合的典範。

  由於蘇軾作爲以“辭達”爲准則,所以當行即行,當止即止,很少有蕪辭累句,這在他的筆記小品中表現得最爲突出。如《記承天寺夜游》,全文僅八十餘字,但意境超然,韻味雋永,爲宋代小品文中的妙品。

  元豐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戶,欣然起行。念無與爲樂者,遂至承天寺,尋張懷民。懷民亦未寢,相與步於中庭。庭下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蓋竹、柏影也。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閑人如吾兩人者耳。

辭賦和四六


  蘇軾的辭賦和四六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他的辭賦繼承歐陽修的傳統,但更多地融入了古文的疏宕蕭散之氣,吸取了詩歌的抒情意味,從而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創作了《赤壁賦》、《後赤壁賦》這樣的名篇。《赤壁賦》沿用賦體主客問答、抑客伸主的傳統格局,抒寫自己的人生哲學,同時也描寫了長江月夜的幽美景色。全文駢散並用,情景兼備,堪稱優美的散文詩。如寫景的一段:

  清風徐來,水波不興。擧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鬥牛之間。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憑虛禦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幽美、澄澈的景色與輕松愉悦的心情構成開闊明朗的藝術境界,而那種渺渺茫茫、若有若無的虛幻感覺,又直接爲後文寫超然物外的人生哲理作了鋪墊,體現出作者高超的表達能力和語言技巧。

  蘇軾甚至在四六中也同樣體現出行雲流水的風格,他在翰林院任職時所擬的制誥典贍高華,渾厚雄大,爲台閣文字所罕見。他遭受貶謫後寫的表啟更是真切感人,是四六體中難得的情情之作。如《謝量移汝州表》:隻影自憐,寄命江湖之上;驚魂未定,夢游縲絏之中。憔悴非人,章狂失志。妻孥之所竊笑,親朋至於絕交。疾病連年,人皆相傳爲已死;饑寒並日,臣亦自厭其餘生。

  蘇軾的散文在宋代與歐陽修、王安石齊名,但如果單從文學的角度來看,則蘇文無疑是宋文中成就最高的一家。


  蘇軾今存詩2700多首,題材廣泛,内容豐富多彩。同情人民、關心生產是蘇詩的一個突出内容。但更多地方則針砭了新法的流弊。部分關懷生產的詩歌,如《次韻章傳道喜雨》、《答呂梁仲屯田》、《石炭》、《秧馬歌》、《游博羅香積寺》等,表現了人民的痛苦,針砭了時弊,情真語摯,樸實無華,對前人很少涉及的社會題材,多所開發,取材廣泛,命意新穎。蘇軾的寫景詩和理趣詩,藝術價值最高,最爲膾炙人口。《游金山寺》、《望海樓晚景》、《望湖樓醉書》、《飲湖上初晴後雨》等詩,描繪了長江夜色、江南晴雨、西湖勝景;《登常山絕頂廣麗亭》、《百步洪》、《登州海市》等詩,則逼真地描繪了江北的地方風物和名勝。蘇軾不但善於觀察和捕捉各地景物的不同特點,而且以欣喜愛悦的感情描繪了農村環境的清新樸厚。在嶺南所寫的農村景物詩,體現出作者同惠州百姓和黎族人民融洽的關係。蘇軾善於從日常生活和普通自然小景中悟出新意妙理,發人所未發,寫成引人深思的理趣詩。如《題西林壁》、《琴詩》、《泗州僧伽塔》等篇,即景寄意,因物寓理,意在言外,餘味不盡。還有些詩常常滿涵着爽朗樂觀的情趣,體現出不畏逆境,傲視磨難的精神。蘇詩奔放靈動,逸態横生,才思四溢,觸處生春,藝術上别開生面,成一代之大觀。蘇軾體察敏銳,詩筆爽利,無論描寫風光、物態和人情,都可做到寫物傳神,頗饒情韻。蘇詩想象豐富,奇趣横生,比喻新穎貼切,引人入勝。蘇詩有時直抒胸臆,議論英發,文思如潮,極富氣勢。蘇軾對古近各體均能駕馭自如,但更長於古體和七言。他的七古波瀾壯闊,變化莫測,最能體現奔放的才情,妙筆馳騁,奇氣横溢。五古則寫得樸厚無華,詞清味腴,以自然入妙見勝。蘇軾的七律也很出色,氣韻天成,格調流麗圓轉,略與白居易、劉禹錫詩風相近,而更爲奇警。蘇軾對五言近體用力較少,五律五絕不多,而七絕則寫得精美明快,有不少傳誦頗廣的名篇。

  (一)、蘇詩題材取向

  1、向外:積極幹預社會現實——“一肚皮不合時宜”——批判現實

  通過描寫民生疾苦(天災人禍)表達對現實的批判。

  蝗旱之災:《除夜大雪留濰州元日早晴遂行中途雪複作》:“三年東方旱,逃戶連欹棟。老農釋耒歎,淚入肌腸痛。”

  洪澇之災:《送黄師是赴兩浙憲》:“哀哉吳越人,久爲江湖吞。官自倒帑廪,飽不及黎元。”

  賦役之禍:《吳中田婦歎》:“官今要錢不要米,西北萬里招羌兒。龔黄滿朝人更苦,不如卻作河伯婦。”

  通過反思歷史以批判現實。如《荔枝歎》:

  2、向内:進行深入的人生思考——哲理的思索——苦悶與超脱——樂觀曠達的精神(“心如已灰之木,身似不系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黄州、惠州、儋州。”)

  哲理的思索。

  《題西林壁》:横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隻緣生在此山中。

  3、苦悶與超越。

  深刻人生思考使蘇軾對沉浮榮辱持有冷靜曠達的態度。蘇詩中雖然時時有傳達逆境中的苦悶者,但絕大多數情況下則表現出對苦難的傲視和對痛苦的超越。寫苦悶者,如《寒食雨二首》,寫“空庖煮寒菜,破竈燒濕葦”的生活困境和“君門深九重,墳墓在萬里”的心態,語極沉痛。

  4、體現樂觀、表現超越者。

  如《初到黄州》有“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之句,黄州、惠州、儋州,皆東坡貶謫流放之地,蘇軾能從貶謫流放的痛苦中解脱出來,以幽默的筆調化解之,其樂觀曠達的精神可見一斑。這種樂觀曠達的核心是堅毅的人生信念和不向厄運屈服的鬥爭精神。所以蘇軾在逆境中的詩作依然筆勢飛騰,辭采壯麗,並無衰疲頹唐之病,如《六月二十日夜渡海》:參横鬥轉欲三更,苦雨終風也解晴。雲散月明誰點綴?天容海色本澄清。空餘魯叟乘桴意,粗識軒轅奏樂聲。九死南荒吾不恨,茲游奇絕冠平生!

  這是蘇軾從儋州遇赦北歸時所作,詩中流露出戰勝黑暗的自豪心情和寵辱不驚的闊大胸懷,氣勢雄放。

  (二)、蘇詩藝術風貌

  蘇軾學博才高,對詩歌藝術技巧的掌握達到了得心應手的純熟境界,並以翻新出奇的精神對待藝術規範,縱意所如,觸手成春。

  (1)翻新出奇的藝術技巧

  蘇詩比喻生動新奇,層出不窮。

  《南園》“春畦雨過羅紈膩”

  《百步洪》連用七喻描摹奔水:“有如兔走鷹隼落,駿馬下注千丈坡。斷弦離柱箭脱手,飛電過隙珠翻荷。”妙喻連生。

  蘇詩用典穩妥精當,渾然天成。

  作詩安慰落第的李廌雲:“平生謾說古戰場,過眼終迷日五色”,堪稱用典精妙的範例。

  蘇詩對仗既精工又活潑流動,構思打破常規。

  《八月七日初入贛過惶恐灘》“山憶喜歡勞夢遠想,地名惶恐泣孤臣。”

  看似平淡實則奇警,看似松散實則精練,詩中幾乎不可複睹具體的技巧,因爲它的藝術追求是從整體上着眼的。

  (2)無與倫比的表現能力。

  趙翼《甌北詩話》雲:蘇軾“天生健筆一枝,爽如哀梨,快如並剪,有必達之隱,無難顯之情,此所以繼李、杜後爲一大家也”。

  臨流照影,汲水煎茶,在東坡筆下都寫得格外生動有趣。

  《泛潁》“忽然生鱗甲,亂我須與眉。散爲百東坡,頃刻複在茲”

  《續麗人行》詠周昉美人畫“背面欠伸内人”,從虛從着筆,推想畫中人之美貌“若教回首卻嫣然”。化難爲易,擧重若輕。

  (3)剛柔兼濟的“清雄”風格

  蘇軾轉益多師,曾模仿過陶、李、杜、韓、孟諸家,乃至詩友黄庭堅的詩風,都能惟妙惟肖。體現出多元化的審美情趣。

  蘇軾尤其重視兩種相互對立的風格的融合,在他的創作中,十分注意陽剛之美與陰柔之美互相滲透互相調節。毫無疑問,蘇詩主導風格是雄放,有些作品甚至有粗豪而少餘蘊的缺點,然而蘇詩中許多佳作已經做到了剛柔相濟,從呈現出“清雄”的風格。


  在北宋詞壇上,蘇軾突破詞必香軟的樊籬,創作了一批風貌一新的詞章,爲詞體的長足發展開拓了道路。從今存三百四、五十首東坡詞來看,蘇軾對詞體的革新是多方面的。蘇軾擴大了詞反映社會生活的功能,不僅用詞寫愛情、離别、旅況等傳統題材,而且還用詞抒寫報國壯志、農村生活、貶居生涯等,擴大了詞境。他以健筆刻畫英氣勃勃的人物形象,來寄托立功報國的壯志豪情,如(江城子)“老夫聊發少年狂”等篇。蘇軾在詞中,更多地傾入自我,表現個性。(滿江紅)“江漢西來”即景懷古,用禰衡的遭遇暗寓憤懑不平的感慨;(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借日常生活小事,反映不畏坎坷、泰然自處的生活態度。他以寫詩的豪邁氣勢和勁拔筆力來寫詞,格調大都雄健頓挫、激昂排宕。如(八聲甘州)“有情風萬里卷潮來”,筆勢如突兀雪山,卷地而來。就一種文體自身的發展而言,蘇詞的歷史性貢獻超過了蘇文和蘇詩。蘇軾繼柳永之後,對詞體進行了全面改革,最終突破詞爲豔科的傳統格局,提高了詞的文學地位,使詞成爲一種可與詩相提並論的抒情詩體,從根本上改變了詞史的發展方向。蘇詞直到清代,仍爲陳維崧等詞家所宗法。

  (一)、詩詞一體的詞學觀。

  蘇軾在理論上破除了詩尊詞卑的觀念。

  詞“爲詩之苗裔”(《祭張子野文》)

  詞“自是一家”(《與鮮於子駿》)

  (二)、對詞境的開拓

  擴大詞的表現功能,開拓詞境,是蘇軾改革詞體的主要方向。他將傳統的表現女性化的柔情之詞擴展爲表現男性化的豪情之詞,將傳統上隻表現愛情之詞變革爲表現性情之詞,使詞像詩一樣可以充分表現作者的性情懷抱和人格個性。

  《沁園春·密州早行馬上寄子由》:

  孤館燈青,野店雞號,旅枕夢殘。漸月華收練,晨霜耿耿,雲山摛錦,朝露摶摶。世路無窮,勞生有限,似此區區長鮮歡。微吟罷,憑征鞍無語,往事千端。  當時共客長安,似二陸初來俱少年。有筆頭千字,胸中萬卷,致君堯舜,此事何難。用舍由人,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閑處看。身長健,但優游卒歲,且鬥尊前。

  既表現了他致君堯舜的人生理想和少年時代意氣風發豪邁自信的精神風貌,也流露出中年經歷仕途挫摺以後複雜的人生感慨。

  《江城子·密州出獵》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黄,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爲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表現了他希望馳騁疆場,以身許國的豪情壯志。

  與蘇詩一樣,蘇詞中也常常表現對人生的思考。

  《念奴嬌·赤壁懷古》: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分謹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笑談間、檣櫓灰飛煙滅。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發。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蘇軾雖然深切地感到人生如夢,但並未因此否定人生,而是力求自我超脱,始終保持樂觀的信念和超然自適的人生態度。

  《定風波·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餘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蘇軾既向内心的世界開拓,也向外在的世界拓展.蘇軾不僅在詞中大力描繪了作者日常生活交際、閑導讀書及躬耕田獵游覽等生活場景,而且進一步展現大自然的壯麗景色。

  蘇詞對自然山水的描繪,或以奔走流動的氣勢取勝,如“江漢西來,高樓下,葡萄深碧。猶自帶、岷峨雪浪,錦江春色。”《滿江紅》,或以清新秀美的見稱,如“山雨瀟瀟過,溪橋瀏瀏清。小園幽榭枕蘋汀,門外月華如水,彩舟横。”(《行香子·過湖州作》)有的則把對自然山水的觀照和對歷史人生的反思結合起來,在雄奇壯闊的自然美中融注入深沉的歷史感和人生感慨,如《念奴嬌·赤壁懷古》。

  蘇軾用自己的的創作實踐表明,詞是無事不可寫無意不可入的。詞與詩一樣,具有充分表現社會生活和現實人生的功能。由於蘇軾擴大了詞的表現功能,豐富了詞的情感内涵,拓展了詞的時空場景,從而提高了詞的藝術品位,使詞從小道上升爲一種與詩具有同等地位的抒情文體。

  (三)、以詩爲詞

  所謂以詩爲詞,就是將詩的表現手法移植到詞中。這是蘇軾變革詞風的主要武器。元佑詞人以詩文句法入詞,始於蘇軾。具體表現:

  1、題序的大量使用

  2、典故的運用

  四、蘇軾在文學史上的地位和影響

  綜上所述,蘇軾在文、詩、詞三方面都取得了極大的成就,堪稱宋代文學最高成就的代表。

  從文學史的範圍來說,蘇軾的意義主要有兩點,其一,蘇軾的人生態度成爲後代文人景仰的範式:進退自如,寵辱不驚。其二,蘇軾的審美態度爲後人提供了富有啟迪意義的審美範式。他以寬廣的審美眼光去擁抱大千世界,所以凡物皆有可觀,到處都能發現美的存在。這種範式在題材内容和表現手法兩方面爲後人開辟了新的世界。所以,蘇軾受到後人的普遍熱愛,實爲歷史必然。

  蘇軾在當時文壇享有極大聲譽,是歐陽修之後的文壇盟主。

  蘇門四學士,秦、黄、陳、張

  蘇門六君子,秦、黄、陳、張、晁、李

  蘇軾影響下的文人。李格非、李之儀、唐庚、張舜民、孔平仲、賀鑄等。

  總之,蘇軾是個文藝全才,詩、散文、詞、書法、繪畫都有傑出的成就。其散文與歐陽修並稱“歐蘇”,詩與黄庭堅並稱“蘇黄”,詞與辛棄疾並稱“蘇辛”,均對當時與後世有深遠的影響。
 

蘇軾藝術成就及其他

書法家

  宋代的書法與唐代不同。唐代書法講究法度,如顏魯公;宋代主要講“尚意”,就是更加人文化。宋代書法有四家:蘇軾、黄庭堅、米芾、蔡襄,簡稱“蘇黄米蔡”,這里蘇東坡又是排第一,是宋代四大書法家之首。他的寒食帖在中國書法史上稱之爲“天下第三行書”。《黄州寒食雨二首》是蘇東坡2700多首詩中的一首,而當作者換用另一種藝術形式——書法表達出來的時候,那淋漓多姿、意蘊豐厚的書法意象釀造出來的悲涼意境,整幅作品氣勢恢弘,開合有度,疏密相間,欹正相生,拙中寓巧,每行軸線隨筆勢曲摺而變化有致。整幅作品節奏感強烈:前3行如輕風拂過湖面,第4、5行則似疾雨傾盆,6、7行又像雲開霧散,雨過天晴,8至16行(整個第二首詩)高潮突起,嘶嘶鐵馬冰河,陣陣轟然雷鳴,最後落款一行尾聲戛然而止,幹淨利落。整幅作品充分表現了書法作爲“無聲之音樂” 入之於目、動之於心的音韻通感。有人將“天下三大行書”作對比說:《蘭亭序》是雅士超人的風格,《祭侄帖》是至哲賢達的風格,《寒食帖》是學士才子的風格。它們先後媲美,各領風騷,可以稱得上是中國書法史上行書的三塊里程碑。
  蘇東坡在平頂山有一書法名篇《昆陽城賦》,書於“烏台詩案”蘇軾被羈押期間。書寄平生知心僧友參寥。蘇軾由“烏台詩案”的境遇想到昆陽之戰,感到世事變幻無常,於是借書19年前所作《昆陽城賦》,以爲知友表達此時心中的悵惘慨然之情。此卷書法氣息渾穆蒼厚,沉雄激昂,靜中寓動,嚴整而流暢,是蘇軾早期書法突變的前兆。後輾轉流落到美國,由美國一位收藏家收藏,2002年劉正成在《中國書法》雜志第一期撰文介紹到國内,被視爲國寶;“天下第三行書”寒食帖保存在台北故宮,台灣也發行了寒食帖郵票。我兩次赴台訪問,兩次見到的介紹都有錯誤,我的《以《寒食帖》郵票首發爲契機,加強兩岸東坡文化交流》論文將在今年10月黄州召開的東坡國際文化論壇暨東坡紀念地市長峰會上交流。因爲畢竟海峽兩岸隻有一個蘇東坡,蘇東坡不僅屬於中國,更屬於全世界。

畫家

  蘇東坡是中國文人畫的創導者和推動者、是我國繪畫史上湖州畫派的領軍人物之一。蘇東坡曾說過“食可一日無肉,居不可一日無竹”,他認爲沒有竹人就俗,所以他跟文同畫竹。現在有個成語叫做“胸有成竹”,這是蘇東坡在總結文同畫竹的經驗時提出的一個理論口號。他和朝廷里的畫匠不一樣,畫匠是工筆畫,蘇東坡的畫以意爲主,主要講究筆墨趣味,表達自己内心的感情。蘇東坡存世的畫作《瀟湘竹石圖》《枯木怪石圖》作爲國寶收藏在中國美術博物館。

經學家

    《東坡易傳》在中國易經學發展史上有重要地位,就是以前對他有批評的朱熹對他的《易經注解》也做了肯定評價。我們古代的學者用注解經的方法來表述自己的哲學思想,中國的哲學史都是以注解的形式來表達觀念的。蘇東坡對中國經典中的三部書——《易經》、《論語》、《尚書》都做過注解,這是蘇東坡很看重的。對於當時的知識分子來說,給經書作注是他在學術上安身立命的地方。蘇東坡晚年到到海南島,最後才完成這三部書的注解,然後非常鄭重地托付給他的朋友。現在的東坡易傳研究已經有了一大批博士、碩士,出了不少專著和論文。

醫學家

  現在有一部書叫《蘇沈良方》,蘇東坡和沈括兩個人收集了當時民間流傳的土方,後人把他們的資料合編成《蘇沈良方》。蘇東坡關心藥方的收集,並且自己也學習看病,也懂醫。東坡診治再障的藥方收入明代李時珍的《本草綱目》,在1977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醫大辭典》里以東坡的名字命名。蘇東坡發現再障比西方早787周年,蘇東坡診治再障比西方早803年。蘇東坡與沈括的《蘇沈良方》對中華藥物學具有里程碑的意義,是中華醫學的寶貴遺產。

美食家

  蘇東坡還是一個美食家。他研究美食跟我們今天研究美食不一樣,他主要是爲了生存。蘇東坡在黄州、惠州、儋州13年的貶謫(降級使用)時期中,完成了他人生思考中最深刻的部分,穫得了一整套對付困難、對付挫摺、對付死亡的辦法。他想方設法去穫得素材,能夠得到什麼材料,就盡量把它做出好的味道來,盡量享受生活。所以蘇東坡作爲美食家是帶有非常強烈的自救信息的。東坡肉最早是由蘇東坡在黄州創造的。當時他去黄州時,發現沒有人會吃豬肉——窮人不會吃,富人不想吃。蘇東坡就發明了一個文火燉豬肉的方法。他還寫過一首詩,專門寫在黄州發明的制作東坡肉的方法。後來他第二次到杭州,才把東坡肉發展成型。所以,蘇東坡總是在很困難的生活條件下,面對非常艱苦的生活環境,想方設法使得自己的生活變得豐富。蘇東坡的詩集里,寫到過各種各樣的美食。這樣的作品有一百多首,他都能寫得津津有味。在中華飲食文化中占有十分重要地位。2003年10月,杭州擧辦了中華“東坡宴”薈萃展,在海内外產生了重要影響,並全部入選《中國名菜大典》。《中國名菜大典》是一部國家積極推進的一項民族文化工程,2007年年出版的這部典籍列入了“十一五”國家重點出版書目,全書共35卷,内容涵蓋全國56個民族的名菜、名點、名廚、名店。入典標准有四項:營養科學;綠色環保;具有民族和地方特色;具有文化内涵和歷史傳承。旨在弘颺華夏烹飪文化,向世界展示中華烹飪文化的豐厚内涵。《中國名菜大典》組委會由全國人大、全國政協領導擔任,並翻譯成多國文字在全球發行。
 

蘇東坡逸聞趣事

 
  可以作八哥了

  劉貢父評論李公擇的草書,稱之爲“鸚哥嬌”。是囚爲李公擇寫草書時,有些字,不知草書該怎麼寫,便寫成正楷或行書夾在草書中間,所以劉貢父把他比做鸚哥學人話,人沒教過的,仍然是鸚哥本來的鳥叫聲。李公擇聽了,便着意留心草書的寫法。因此,筆下是有了功力,但夾寫楷、行的老毛病未改。一次,特地寫了幾張草書給蘇軾,特地問:“我近日寫的草書,比起從前寫的怎樣?”蘇軾細看了之後,寫信回答說:  “可以作八哥了。”八哥又名鶉哥,也會學人話。這話的意思是:你的草書是有了點進步,但還都是學别人的,沒有寫出自己的風格;别人沒寫過的,自己便不敢寫,和八哥一樣,學幾句講幾句,和八哥差不多。聽了蘇軾這番話,莫不噴飯、捧腹。

  今日斷屠(不殺羊)

  黄山穀(名庭堅,書法是宋四家之二,詩學杜甫,是江西詩派的祖師)是“蘇門四學士”之一。一次對蘇軾說:“古代王右軍(羲之,字逸少)的書法作品,人稱換鵝書(有一道人養了一群鵝,右軍很喜歡,道人說:“你能爲我寫一卷黄庭經,我拿這群鵝與你交換。右軍果然認認真真地寫了一本小楷《黄庭經》,換回這群鵝。)近日有個王宗儒很貪飲食,每次得您的一件字,便到殿帥姚麟府上去換幾斤羊肉。這樣看來,您的書法作品,可以稱之爲‘換羊肉’了。”蘇軾做了翰林學士後,有一天,王宗儒寫了封信,僕人送給蘇軾後,要求寫封回信。蘇軾不寫,這僕人再三請求,急得差點哭了,蘇軾才說:“你回去告訴你主人,今日我這里斷屠不殺羊。”意思是:我不回信,你主人今日吃不到羊肉了。

  足制冬衣

  蘇軾的好友王晉卿來信說:“我經常購買你的字,近日又用了三束絲織品換到了兩張字。你如有近日寫的字,應該送我一二張,不要再讓我破費了。”蘇軾一看便笑了,立即取出當時最好的宣紙澄心堂紙;取出最好的墨工李承宴制的墨,用雞毛筆,寫了一幅《黄泥坂詞》,約200多字,送給王晉卿,還附了張字條說:此書足制合第冬衣否?

  不求自得

  蘇軾沒有想過要當書法家。他的用筆超出一般法度,具有一種天真爛漫的天趣。由於他天份高、悟性超人,又很勤奮、投人,所以在書法上的成就也很卓越,水平超過了蔡襄,在北宋書家中坐上了第一把交椅。求字的人很多,凡來求字,不是至親好友,他一律回絕。當時就傳有  “蘇字難求”的說法,但是蘇字流在外面的很不少,爲什麼?因爲隻要興趣一來,就會拿起筆來寫個不停,什麼紙都可以寫,寫完了,便也不要了,人們便趁機趕快收藏起來。

  他從“烏台詩案”(御史台又稱烏台。當時蘇軾對王安石變法中的某幾點,認爲對百姓隻有害處沒有好處,表示明確的反對態度。王安石很惱火,御史們揣摹,迎合宰相的心理,摘錄蘇詩中的一部份上奏朝廷,蘇軾被關人天牢,本要殺頭,因皇帝愛刁‘,仁宗曾說:爲兒孫找到一位宰相。後來幾位皇帝都了解,所以決定貶滴) 僥幸活下來,被貶滴到黄州安置(名義上是黄州團練副使,加安置兩字,意爲由官方管制。政治上沒有發言權,領幹薪,不處理事務,其餘都比較自由,不許離開所安置的州)。人們敬佩他的人品和學問,所以自會有人遠道來探望,有人會經常宴請他。蘇軾一直隨遇而安。他愛喝,酒量不大,一高興,便會喝得醉蘸醇。他酒德很好,喝酒從不亂性。喝得有點醉醉然,便再不多喝,到了此時,他最喜歡離席寫字、畫畫。酒意中,字畫都能十分淋漓盡致。揮毫過後,便不問字畫歸於何人,任人取去。因爲在這種環境中,能公然宴請和來陪宴的,都非泛泛之士,缺乏一點正義感的,還正避之不及哩。那些在酒宴中陪宴之士,此時取出扇子之類求書畫的,蘇軾(此時已取號東坡)一概來者不拒,總是能爲之畫好,並題上詩詞。人們一得到東坡此時超水平的書畫,無不什襲珍藏,極少有人拿它去換羊肉的。

  伺機求學

  東坡晚年又被貶滴到廣東的惠州,繼而又將到將到檐州(今海南島)安置。奉召回京,在遂川(在今浙江龍泉一帶)住了一個時期。每次進城,都提着一隻藥袋,碰到有病的貧民,定會取出藥來,並告訴如何服法。還常常到寺廟中去。因此,有些和尚、道士及信徒們,很想借此得到東坡先生的書畫,都會主動打聽先生下一次將到哪里去游覽,都預先准備好紙張,在紙背寫明姓名,堆積在寺廟的書案上。隻待先生一到,便都供在書案周圍。東坡微笑地看了紙背的姓名,也不問什麼,拿起筆來,或寫或畫,寫一張送一張,直到太陽落山,已有些倦意。於是,高高興興去飲酒,飲到有幾分酒興,便回到案前,寫完案上所堆之紙,然後回去休息。

  此時,有些人等得固然很久,但卻格外高興,囚爲這些作品,大多是東坡先生真性情的流露。

  書畫息訟

  蘇軾在杭州做通判(相當於地區一級高等法院院長)時,有李姓控訴張三欠他績絹錢二萬不肯歸還。蘇公傳來張丁問知:張丁制扇爲業,曾借李姓二萬文,該到上月歸還,恰巧父親病故,辦喪事花了不少錢;碰蔔今春以來,連日陰雨,天氣寒冷,扇子就賣不出去。不是有意不還錢,實在是還不出。蘇公認真打量了張三,覺得他是個誠實的人,便說:“你去把你制作的扇子取一些來,我一定爲你發次利市。”不消一個時辰,張三把積壓的扇子都運了來,蘇軾知他確非撒謊,便從中取出白色夾層團扇二十把,就用公案上寫判辭用的筆,或寫了些行書、草書、或畫了點枯木竹石之類。片刻間,二十把扇兩面都有了蘇公的字畫,便把它交還給張三,說: “你拿出去賣了,好償還所借的債。”張三還不了解堂上這位大人,抱了扇子,眼淚落個不停,出了衙

  門。剛剛跨出大門,便被圍在衙前聽審的人圍住了,人人願出一千文一把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