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4613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泪鱼 (2012/3/30 13:56:06)  最新编辑:泪鱼 (2012/3/30 13:56:06)
《後宮·如懿傳》
拼音:《 Hòugōng · Rúyì Zhuàn 》
同义词条:后宫·如懿传
目錄[ 隱藏 ]
封面
            封面
 
 
       《後宮·如懿傳》是後宮小說始祖、全國熱播電視劇《後宮·甄嬛傳》續篇,流瀲紫再造古典完美主義巔峰!一部後宮女人的生存史詩,一個由帝王恩寵所牽系的權謀鏇渦。宮牆深深,壁影朱紅,嬌媚顰笑間,是什麼在如汐暗湧…… 
 
 
 
 
 
 
 
 
 

圖書信息


  作者: 流瀲紫
  出版社: 中國華僑出版社
  出版年: 2012-4
  頁數: 272
  定價: 32.80元
  裝幀: 平裝
  ISBN: 9787511321626  

内容簡介


  《後宮·如懿傳》:後宮之中,權位高低一向與皇帝的恩寵掛鉤。妃嬪之間的明爭暗鬥,恰如那寒冷的冬季,一直冷到人的心底。四爺弘曆登基,後宮權勢大變。烏拉那拉氏的身份曾經爲側福晉青櫻帶來無上的榮耀與地位,如今卻讓她如芒在背。當日在潛邸時的尊貴、恩寵早已是過眼雲煙。種種疑問、委屈隻有埋葬在無盡的深宮時光里。爲求自保,青櫻向太後求了新的名字“如懿”。如懿,如懿,寓意“美好安靜”,然而一個“忍”字,是否真的可以停歇後宮内無處不在的波瀾暗湧……  

媒體評論


  在宮鬥題材的電視劇、小說粗制濫造的今日,能得此作品,實乃讀者之大幸。

  ——南派三叔

  流瀲紫筆下的如懿,是中國千百年來後宮女子的縮影,她的美麗與哀愁,映襯着那深深宮牆内起伏跌宕的愛恨情仇,讓人不勝欷歔。

  ——滄月

  《後宮·如懿傳》完全可以被當成一部正劇來看待,作者對後宮内權謀爭鬥的描寫、對封建皇權下扭曲人性的刻畫,乃至每一個宮廷細節的考究入微,都令人歎爲驚止。

  ——曹昇

  流瀲紫的文字有種渾然天成的霸氣,正如中宮之於六宮粉黛,在五年前的《後宮·甄嬛傳》中就已盡顯無疑。五年後,《後宮·如懿傳》讓我們看到一個更臻成熟的流瀲紫,後宮小說第一人舍她其誰。

  ——錢麗芳

  極愛流瀲紫筆下的女子,從甄嬛到如懿,從華妃到慧貴妃,無論正面還是反面角色,都是至情至性的人,令人過目難忘。

  ——蕭鼎

  《後宮·如懿傳》是一部充滿戲劇張力的作品,權謀較量波詭雲譎,情感波瀾大起大落,翻開第一頁就難以控制想一口氣讀完的欲望。

  ——姻合

  《後宮·如懿傳》不是一部普通的宮廷言情小說,它將歷史真實與藝術虛構巧妙結合,字句間滲透着作者深厚的古代文學積澱以及對人性最深刻的思考,其藝術價值與歷史厚度遠遠超越了同類作品。

  ——周浩暉

  《後宮·如懿傳》讓每個後宮女子都有了鮮活的生命,讓我們跟隨着劇中人的命運或歌或哭。後宮——這堂皇瑰麗的深宮大殿内,曾成全也葬送了多少美麗。

  ——白飯如霜  

作者簡介


  流瀲紫,生於詩書簪纓之地的浙江湖州。以一部文采斐然、機關算盡的《後宮·甄嬛傳》名動網絡,被譽爲“當代第一奇書”、“後宮小說的巔峰之作”,並親自擔綱同名電視連續劇的編劇,一擧造就她國内類型小說名家、知名新生代編劇的地位。現爲浙江省作家協會會員、杭州市作家協會類型文學創委會副主任。  

目錄


  一、靈前

  二、自處

  三、風雨

  四、直言

  五、皮影

  六、棄婦

  七、求存

  八、名分(上)

  九、名分(下)

  十、哲妃

  十一、琵琶

  十二、蕊姬(上)

  十三、蕊姬(下)

  十四、風波

  十五、凌辱  

精彩書摘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染塵埃?

  當我終於明白,人世間的男歡女愛、榮華權勢終究不過浮華浪盪一場,生命的最末,到底是無塵無埃的明鏡台時,我的人生,已經完結了。

  一、靈前

  雲板聲連叩不斷,哀聲四起,仿若雲雷悶悶盤鏇在頭頂,叫人窒悶而敬畏。

  國有大喪,天下知。

  青櫻俯身於眾人之間,叩首,起身,俯身,叩首,眼中的淚麻木地流着,仿若永不幹涸的泉水,卻沒有一滴,是真真正正發自内心的悲慟。

  對於金棺中這個人,他是生是死,實在引不起青櫻過多的悲喜。他,不過是自己夫君的父親,王朝的先帝,甚至,遺棄了自己表姑母的男人。

  想到這里,青櫻不覺打了個寒噤,又隱隱有些歡喜。一朝王府成潛龍府邸,自己的夫君君臨天下,皆是拜這個男人之死所賜。這樣的念頭一轉,青櫻悄然抬眸望向别的妻妾格格(1)——不,如今都是妃嬪了,隻是名分未定而已。

  青櫻一凛,複又低眉顺眼按着位序跪在福晉身後,身後是與她平起平坐的高晞月,一樣的渾身縞素,一樣的梨花帶雨,不勝哀戚。

  忽然,前頭微微有些騷動起來,有侍女低聲驚呼起來:“主子娘娘暈過去了!”

  青櫻跪在前頭,立時膝行上前,跟着扶住暈過去的富察氏。高晞月也跟着上來,惶急道:“主子娘娘跪了一夜,怕是累着了。快去通報皇上和太後。”

  這個時候,太後和皇上都已疲乏,早在别宮安置了。青櫻看了晞月一眼,朗聲向眾人道:“主子娘娘傷心過度,快扶去偏殿休息。素心,你是伺候主子娘娘的人,你去通報一聲,說這邊有咱們伺候就是了,不必請皇上和太後兩宮再漏夜趕來。”

  晞月横了青櫻一眼,不欲多言。青櫻亦懶得和她爭辯,先扶住了富察氏,等着眼明手快的小太監抬了軟轎來,一齊擁着富察氏進了偏殿。

  晞月意欲跟進伺候,青櫻身姿一晃,側身攔住,輕聲道:“這里不能沒有人主持,太後和太妃們都去歇息了,主子娘娘和我進去,姐姐就是位分最高的側福晉(2)。”

  晞月眼眸如波,朝着青櫻淺淺一漾,溫柔的眼眸中閃過一絲不馴,她柔聲細語:“妹妹與我都是側福晉,我怎敢不隨侍在主子娘娘身邊?”她頓一頓,“而且,主子娘娘醒來,未必喜歡看見妹妹。”

  青櫻笑而不語,望着她淡然道:“姐姐自然是明白的。”

  晞月微微咬一咬唇:“我希望自己永遠都能明白。”

  她退後兩步,複又跪下,朝着先帝的金棺哀哀痛哭,仿似清雨梨花,低下柔枝,無限淒婉。

  青櫻在轉入簾幕之前望了她一眼,亦不覺歎然,怎麼會有這樣的女人?輕柔得如同一團薄霧輕雲,連傷心亦是,美到讓人不忍移目。

  青櫻轉到偏殿中,素心和蓮心已經將富察氏扶到榻上躺着,一邊一個替富察氏擦着臉撲着扇子。青櫻連忙吩咐了隨侍的太監,叮囑道:“立刻打了熱水來,雖在九月里,别讓主子娘娘擦臉着了涼。蓮心,你伺候主子娘娘用些溫水,仔細别燙着了。”說罷又吩咐自己的侍女,“惢心,你去開了窗透氣,那麼多人悶着,隻怕娘娘更難受。太醫已經去請了吧?”

  惢心連忙答應:“是。已經打發人悄悄去請了。”

  素心聞言,不覺雙眉微挑,問道:“主子娘娘身子不適,怎麼請個太醫還要鬼鬼祟祟的?”

  青櫻含笑轉臉:“姑娘不知道,不是鬼鬼祟祟的。而是方才高姐姐的話說壞了。”

  素心頗爲不解,更是疑心:“說壞了?”

  青櫻不欲與她多言,便走前幾步看着太監們端了熱水進來,惢心側身在素心身邊,溫和而不失分寸:“方才月福晉說,主子娘娘是累着了才暈倒的……”

  素心還欲再問,富察氏已經悠悠醒轉,輕嗽着道:“糊塗!”

  蓮心一臉歡欣,替富察氏撫着心口道:“主子娘娘要不要再喝些水?哭了一夜也該潤潤喉嚨了。”

  富察氏慢慢喝了一口水,便是不適也不願亂了鬢發,顺手一撫,才慢慢坐直身子,叱道:“糊塗!還不請側福晉坐下。”

  青櫻聞得富察氏醒轉,早已垂首侍立一邊,恭聲道:“主子娘娘醒了。”

  富察氏笑笑:“主子娘娘?這個稱呼隻有皇后才受得起,皇上還未行冊封禮,這個稱呼是不是太早了?”

  青櫻不卑不亢:“主子娘娘明鑒。皇上已在先帝靈前登基,雖未正式冊封皇后,可主子娘娘是皇上結發,自然是名正言顺的皇后。如今再稱福晉不妥,直呼皇后卻也沒有旨意,隻好摺中先喚了主子娘娘。”青櫻見富察氏隻是不做聲,便行了大禮,“主子娘娘萬福金安。”

  富察氏也不叫起來,隻是悠悠歎息了一聲:“這樣說來,我還叫你側福晉,卻是委屈你了。”

  青櫻低着頭:“側福晉與格格受封妃嬪,皆由主子娘娘統領六宮裁決封賞。妾身此時的確還是側福晉,主子娘娘並未委屈妾身。”

  富察氏笑了一笑,細細打量着青櫻:“青櫻,你就這般滴水不漏,一絲錯縫兒也沒有麼?”

  青櫻越發低頭,柔婉道:“妾身沒有過錯得以保全,全托賴主子娘娘教導顧全。”

  富察氏凝神片刻,溫和道:“起來吧。”又問,“素心,是月福晉在外頭看着吧?”

  素心忙道:“是。”

  富察氏掃了殿中一眼,歎了口氣:“是青福晉安排的吧?果然事事妥帖。”她見素心有些不服,看向青櫻道,“你做得甚好,月福晉說我累了……唉,我當爲後宮命婦表率,怎可在眾人面前累暈了?隻怕那些愛興風作浪的小人,要在後頭嚼舌根說我托懶不敬先帝呢。來日太後和皇上面前,我怎麼擔待得起?”

  青櫻頷首:“妾身明白,主子娘娘是爲先帝爺駕崩傷心過度才暈倒的。高姐姐也隻是關心情切,才會失言。”

  富察氏微微松了口氣:“總算你還明白事理。”她目光在青櫻身上悠悠一盪,“隻是,你處事一定要如此滴水不漏麼?”

  青櫻低聲:“妾身伺候主子,不敢不盡心。”

  富察氏似讚非讚:“到底是烏拉那拉氏的後人,細密周到。”

  青櫻隱隱猜到富察氏所指,隻覺後背一涼,越發不敢多言。

  富察氏望着她,一言不發。青櫻隻覺得氣悶難過,這樣沉默相對,比在潛邸(3)時妻妾間偶爾或明或暗的爭鬥更難過。

  空氣如膠凝一般,蓮心適時端上一碗參湯:“主子喝點參湯提提神,太醫就快來了。”

  富察氏接過參湯,拿銀匙慢慢攪着,神色穩如泰山:“如今進了宮,好歹也是一家人,你就不去看看景仁宮那位嗎?”

  青櫻道:“先帝駕崩,太後未有懿旨放景仁宮娘娘出宮行喪禮,妾身自然不得相見。”

  富察氏微微一笑,擱下參湯:“有緣,自然會相見的。”

  青櫻越發不能接口。富察氏何曾見過她如此樣子,心中微微得意,臉上氣色也好看了些。

  二人正沉默着,外頭擊掌聲連綿響起,正是皇帝進來前侍從通報的暗號,提醒着宮人們盡早預備着。

  果然皇帝先進來了。富察氏氣息一弱,低低喚道:“皇上……”

  青櫻行禮:“皇上萬福金安。”

  皇帝也不看她,隻抬了抬手,隨口道:“起來吧。”

  青櫻起身退到門外,颺一颺臉,殿中的宮女太監也跟了出來。

  皇帝快步走到榻邊,按住富察氏的手:“琅嬅,叫你受累了。”

  富察氏眼中淚光一閃,柔情愈濃:“是臣妾無能,叫皇上擔心了。”

  皇帝溫聲道:“你生了永璉與和敬之後身子一直弱,如今既要主持喪儀,又要看顧後宮諸事,是讓你勞累了。”

  富察氏有些虛弱,低低道:“晞月和青櫻兩位妹妹,很能幫着臣妾。”

  皇帝拍拍她的手背:“那就好。”皇帝指一指身後,“朕聽說你不適,就忍不住來了,正好也催促太醫過來,給你仔細瞧瞧。”

  富察氏道:“多謝皇上關愛。”

  青櫻在外頭侍立,一時也不敢走遠,隻想着皇帝的樣子,方才驚鴻一瞥,此刻倒是清清楚楚印在了腦子里。

  因着居喪,皇帝並未剃發去須,兩眼也帶着血絲,想是沒睡好。想到此節,青櫻不覺心疼,悄聲向惢心道:“皇上累着了,怕是虛火旺,你去燉些銀耳蓮子羹,每日送去皇上宮里。記着,要悄悄兒的。”

  惢心答應着退下。恰巧皇帝帶了人出來,青櫻複又行禮:“恭送皇上,皇上萬安。”

  皇帝瞥了隨侍一眼,那些人何等聰明,立刻站在原地不動,如泥胎木偶一般。皇帝上前兩步,青櫻默然跟上。皇帝方悄然道:“朕是不是難看了?”

  青櫻想笑,卻不敢做聲,隻得咬唇死死忍住。二人對視一眼,青櫻道:“皇上保重。”

  皇帝正好也說:“青櫻,你保重。”

  青櫻心中一動,不覺癡癡望着皇帝。皇帝回頭看一眼,亦是柔情:“朕還要去前頭,你别累着自己。”

  青櫻道了聲“是”。見皇帝走遠了,禦駕的隨侍也緊緊跟上,隻覺心頭驟暖,慢慢微笑出來。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泪鱼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