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阅读 5227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小狐狸 (2012/1/11 14:59:24)  最新编辑:小狐狸 (2012/1/11 16:48:06)
《懸崖》
拼音:xuányá(xuanya)
目錄[ 隱藏 ]
  由上海尚世影業和新麗傳媒聯合出品,劉進導演、全勇先編劇,張嘉譯與小宋佳領銜主演的40集諜戰大戲《懸崖》將以2012年開年大戲的身份登陸天津衛視、東方衛視和黑龍江衛視。這也是張嘉譯憑《借鎗》奪得“白玉蘭”視帝後接下的第一部作品,他此番還主動請纓擔任藝術總監。

基本信息

 
電視劇海報
電視劇海報
 
 
  導演:劉進

  演員:張嘉譯 /小宋佳 / 姬他 / 李洪濤 / 詠梅 / 程煜 更多?

  首播日期:2012年1月3日 中國

  國家/地區: 中國

  類型: 愛情/驚悚

  對白語言:漢語普通話
 
 

劇情簡介

 
  故事發生在1938年的中國東北。周乙是一名共產黨特工,爲了方便其潛伏在敵人内部,組織派遣了一名女報務員顧秋妍假扮他的妻子,同敵人周鏇。然而,面對特務科心思縝密的強大對手高彬,兩人的真實身份面臨着嚴峻挑戰,周乙甚至不得不忍痛看着原配妻子在自己面前被鎗決。與此同時,這對同床異夢的“假夫妻”之間的關係也在悄悄地改變着。顧秋妍身處危急,周乙在敵人的步步緊逼下,最終選擇回到哈爾濱解救顧秋妍。然而,等待他的卻是特務們陰冷的微笑和黑洞洞的鎗口。

演員表

 
  張嘉譯 飾 周乙

  小宋佳 飾 顧秋妍

  姬他 飾 任長春

  李洪濤 飾 魯明

  程煜 飾 高彬

  詠梅 飾 孫悦劍

角色介紹

 
  周乙
 
   四十歲左右,是個優雅的男人。他看起來像個紳士,洋氣,體面,不動聲色。長着一雙冷漠和陰鬱的眼睛。臉上的表情複雜而細膩,冷淡而高傲,有種說不出的味道。這是個有獨特魅力的男人。無論身着便衣,還是穿着滿洲帝國的黑色警察服,他都散發着一種迷人的魅力。
張嘉譯飾演周乙
        張嘉譯飾演周乙
 
  他是個性孤獨的人,偶爾會很高級地幽默一下,卻不善表達情感。但從他對,對孩子的態度上,表現出他柔軟的一面。
 
  事實上他是一個高度克制和沉着的人。任何時候他都壓抑着自己的情感。他知道在這場殘忍的游戲中,惟有謹慎和冷靜,以及關鍵時刻的無情才是生存的最高法則。他天性中有一種時刻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事情上,他正是用這樣的表情來掩蓋豐富的内心情感。
 
  在顧秋妍的眼里,他是個少有情感的人。顧不喜歡他高傲,冷淡,無情,一切仿佛公事公辦的樣子。這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内,顧秋妍都對他保持着深刻的誤解。隨着那些驚心動魄的事件的逐漸展開,她才理解這個男人心中的力量,隱忍和大愛。

  周乙深愛着自己的妻子孫悦劍,他對妻子的忠誠,使他對别的女人沒有任何非份之想。

  他對顧秋妍由剛開始的挑剔,後來演變成一種兄長般的愛,這種情感即專横又慈愛,隨着歲月的流逝,感人至深,令人盪氣回腸。

  顧秋妍
小宋佳飾演顧秋妍
    小宋佳飾演顧秋妍
 
  二十六七歲,短發,眼睛清秀而善良,這是張看起來沒有經歷過很多事情的年輕女人的臉。她聰明過人,經常沉浸在強烈的學生般的愛國激情中,卻總是因爲缺少經驗而受到周乙的指責。她在周乙面前經常沒有自信,越想做好一件事就越是漏洞百出。她時刻感到周乙對自己的控制和威壓,因此經常顯現出一種逆反式的抗拒。有好長一段時間,她對周乙是漠不關心,在情感上形同路人。

  她對周乙的情感是矛盾的,即敬畏,又排斥。由剛開始的反感,漸漸生發了一種親人般的依賴,和難以割舍的,說不清的情感。

  她雖然是一位莫斯科紅軍總部培養出來的發報員,生活中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女人。她不怕犧牲,卻害怕老鼠。信仰的激情和沖動經常使她做出驚人之擧,但是她卻又是與“情與義”糾纏不清的小女生。當她受周乙之命,在不得已之時,有生以來第一次鎗殺一個平時對自己“恭敬有加”的任警官。盡管任是個敵人,可他畢竟也是個活生生的人,在這個事件事,顧秋妍經歷了痛苦的摺磨。開殺戒,這也是她人生一個重要的轉摺。他開始慢慢理解周乙的一個重要因素。

  孫悦劍
 
  三十五六歲,燙發,穿着得體,像個體面人家的闊太太。雖然長得不算漂亮,她與周乙由共同的信仰而走到一起,兩個人生有一個可愛的女兒。但是由於環境的險惡,他們不能生活在一起,以至於漸漸長大的女兒都不認識周乙。

  孫悦劍是個成熟的女人,她身上有一種非常了不起的品質。她是最理解最體貼周乙的人。

  她成熟,理智。任何時候能夠爲丈夫,孩子和事業犧牲自己。她是一個爲愛和信仰,能夠放棄生命的女人。從某種意義上說,她是周乙心中惟一的女人。
詠梅飾演孫悦劍
      詠梅飾演孫悦劍

  高彬
 
  四十七八歲的樣子,微微禿頂,看着倒不像是個殘忍陰險的人,但從他偶爾一閃過的,鷹一般的銳利的眼神里可能感覺到這是個不同尋常的人物。這人有着超強的觀察細節的能力,和過目不忘的記憶力。他擅長權術,精於統治,生性多疑,不信任任何人。高彬是土肥原賢二在哈爾濱當特務機關長時候的得意門生,他跟東鄉部隊(七三一部隊前身)長石井四郎博士也有較深的私交。

  高彬是典型的日本特務機關培養出來的大特務。效忠於溥儀皇帝,認定日滿合作才是中國的惟一出路。他注重推理,推崇現代化的諜報技術和心理學。注重顛覆和培養自己的諜報網絡,他蒐集大量的,看以無用的情報,從中提取有價值的東西。他的存在,危脅到整個哈爾濱及三江地區的地下黨情報網絡。

  由於他在特務科中的特殊位置,在很多時候,周乙都籠罩在他的陰影之下。地下黨曾經有過除掉他的想法,但是精心策劃的暗殺行動,因爲他的狡猾和幸運而躲過。

  他一直是周乙最大的敵人。

  魯明
 
  二十六七歲,看着像個白面書生。此人投機鑽營,學識廣博。他游刃於高斌和周乙之間,是一個試圖向上爬的,不惜出賣人格和良心的人。

  劉魁
 
  二十七八歲,生性粗魯,看起來比較仗義,但事實上也是個粗中有細的人。他從情感上傾向於周乙,被科内被高斌魯明之流所排擠。但在大的原則上,他畢竟是一個思想股的特務,永遠也不可能和周乙走到一起。

  任警官
 
  二十三四歲,滿洲帝國警校畢業的高材生。他被調到特務科的時候,是周乙先看好了他,把他留在自己的身邊。他一直對周乙有一種知恩圖報的心理。無論對周乙還是對顧秋妍,他都心懷感激。

  這個人物有着可愛的一面。在某種程度上,他代表了一類爲滿洲國的服務的公務人員。剛開始到特務科之前,他還是個“忠於職守,兢兢業業”的普通警官。内心有着善良,同情和柔軟的一面。但是隨着越來越深地陷入這個行當,他漸漸在高彬的指引下,變成了一個冷漠,殘忍,泯滅了同情心的家夥(高彬曾經半開玩笑地說過:咬人的狗才是好狗!在我們這個行當里,好人是呆不長的。要不改行,要不被幹掉。剩下來的都是些徹頭徹尾的混蛋!)。因爲他對周乙言聽計從,從不設防,周乙與他的交往變得相對輕松一些。

  周乙在科里,沒有任何一個可以信任的人,所有的人都讓他感到緊張和畏懼。任警官的出現,讓他孤獨的心靈得到片刻的喘息。

  周乙正在打算找機會發展他的時候,地下黨的聯繫站被敵人破穫,孫悦劍被捕。因爲他在蒐捕的時候見過孫悦劍的面,所以爲了地下站的安全,周乙萬不得已,隻好下令除掉他,而這個任務的完成,亦是要基於任警官對他們的信任。特别是對於顧秋妍來說,用鎗對着這樣的人頭上扣動板機,無疑需要付出精神上的代價。

  任警官在對展現劇中重要人物的性格上,應該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金嶽魯
 
  從香港來到哈爾濱的大學教授。南方人,是一個有正義感和愛國精神的知識分子。他一度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爲潛伏在滿洲帝國的國民黨諜報員傳遞密電碼。周乙通過觀察,感覺到此人是個可以信任的人。並在危極關頭,坦白了自己的身份,並通過他,與國民黨諜報員取得了聯繫。在關鍵時刻,在日偽内部組成了“統一戰線”,完成了彼此的互相掩護。

  金嶽魯後來在暴露之前,被周乙安排離開關外,脱離了特務們的追捕。

  張平汝
 
  三十多歲,顧秋萍的丈夫,經常往返於地下黨與抗聯之間負責聯絡。

  張平鈞
 
  二十六七歲,抗聯交通員,張平汝的弟弟,因爲得知哥哥所在的抗日聯軍將要被日軍圍殲的消息後,和女友私自進山傳遞情報,並試圖借此機會上山參加抗聯游擊隊。他們在佳木斯被俘,移回哈爾濱警察廳特務科後,因無確鑿證據,被特務科執行所謂的戰時“嚴厲處分”,在哈爾濱郊外祕密鎗殺。

  莎莎
 
  顧秋妍的女兒,她在充滿危機的環境中降臨人間。她在成長的過程中,與周乙建立了不是女兒,卻勝似女兒的深厚情感。在莎莎的眼中,周乙就是自己最親愛的父親。周乙從她呱呱墜地,到咿呀學語,在撫育她成長的過程中傾注了對她全身心的愛。在某種意義上,莎莎甚至超過了他自己的親生兒子。她的一擧一動經常觸碰周乙内心深處最柔軟的東西。

  小山
 
  周乙的親生兒子。因爲父親長期不在身邊,而不認識周乙。他在一種沒有父親的環境中成長,是周乙内心永遠的傷痛。在情感上,周乙身爲親生父親,永遠覺得虧欠自己的孩子。在這樣一個惡劣的環境中,還有什麼比兒子冷漠的目光更殘忍?

分集介紹

 
  第一集

  故事發生在一九三八年到一九四五年的中國東北。 一九三九年新年的前一天,身爲共產黨特工的周乙從關内執行特高課的祕密任務回來,地下黨爲了工作方便,安排了一個女報務員顧秋妍爲他的假妻子。與他隨行的特務逮捕了一名公開場合下散布反滿抗日言論的香港教授金嶽魯。在火車站,彼此沒有見過面的周乙和顧秋妍失去了之前商定好的暗號,幸好周乙臨危不亂先認出了顧秋妍,化解了危機。高彬設宴招待周乙並任命周乙爲新成立的特别行動隊隊長。
電視劇照
             電視劇照

  第二集 
 
  當晚,周乙意外地發現金嶽魯行李中暗藏着一份來曆不明的密碼。周乙判斷金嶽魯是帶密碼給一個非共產黨的抗日諜報組織,他佯裝沒有發現,暗中保護了金嶽魯。周乙真正的妻子孫悦劍被組織任命爲新的聯絡人,她與周乙見了面告訴他這幾天會有一個電台和一些藥品送到山里的同志手中。廣場上,一個神祕女子上了高彬的車,向他透露了關於共產黨的情報並得到了豐厚的報酬。

  第三集 
 
  周乙找回了自己曾經的"密探"春三,命他暗中監視金教授的行蹤。藏有電台的鋼琴被老魏親自送到周乙的家中,顧秋妍向山上發送了兩次電報卻都沒有收到回複。高彬展開行動,設卡全城蒐查共產黨運送電台和藥品的卡車以及一個叫郭曼的女人。周乙伺機給顧秋妍打電話,要他通知老魏趕快想辦法通知負責運送任務的孫劍悦。化名爲郭曼的孫悦劍感到事態不妙,決定將電台送回賓館隨身擕帶,藥品運載則改成馬車。

  第四集
 
  高彬派人到馬疊爾旅館蒐捕"郭曼",周乙讓顧秋妍迅速前去送信給孫悦劍。老汪想把運送藥品的卡車藏起來,不讓特務科的人查到蹤蹟,卻在路上被發現,中彈被捕。小董一人駕馬車往山里運送藥品。顧秋妍在旅館門口及時攔下了擕帶電台歸來的孫悦劍。二人卻在回家的路上因爲沒有證件而被帶往警署,周乙前去將二人帶回。

  第五集 
 
  特務科新進了一批先進設備,周乙囑咐顧秋妍向山上發射電報時隻能發一遍。運送藥品到山上的小董在路上被一夥不明身份的人劫持。由於山上的信號不好,顧秋妍在發報時發了兩次,讓特務科的人有時間將發信源鎖定在了一個很小的範圍内。周乙爲孫悦劍偽造了一個新的身份證件。周乙回到家中責問顧秋妍爲什麼發兩次,顧秋妍則反駁情報很重要要確保山上的人收到,兩人起了爭執。

  第六集 
 
  孫悦劍臨走前向顧秋妍交代了些周乙平時的生活習慣,讓她好好照顧周乙。周乙與老魏見面,互通了情報,老魏告訴周乙運往山上的藥品神祕失蹤了。周乙命春三在黑市上暗中調查那批失蹤的藥品。顧秋妍擔心山上的丈夫沒收到情報會陷入危險,私自讓丈夫的弟弟張平均去送情報。另一邊,周乙用信鴿這種方式希望把情報送到山上去。一個國民黨祕密聯絡站被發現,在安裝監聽設備的時候周乙悄悄留下了線索。

  第七集 
 
  由於周乙的暗中保護,密碼本沒有落到高彬手中。沒有任何地下工作經驗的張平鈞帶上自己的女友,打算趁此機會上山去找哥哥,參加抗日聯軍。張平鈞在給山上捎帶的書信中添上了自已的私信,希望哥哥能把他帶上山去。他沒有按照顧秋妍的要求,送交信件後馬上返回哈爾濱,而是和女友一起呆在佳木斯"一旅社"。信件在路上被檢查,佳木斯的特務發現了端倪,將二人控制起來。顧秋妍把私自給山上送情報的事情,告訴給了周乙,周乙勃然大怒非常擔心暴露身份,二人隔閡加深。

  第八集

  周乙和顧秋妍在高科長的嚴密布控下成功發出一條長電報。顧秋妍丈夫的弟弟張平鈞被佳木斯的特務控制起來,高彬認爲通過張平鈞可以進一步接近共產黨地下組織的關鍵人物,於是派周乙到佳木斯帶回張平鈞等人。 周乙感到事態不妙,擔心張平鈞承受不了酷刑而說出一切,安排顧秋妍撤退。經過一番斡鏇,周乙從佳木斯特務科的手里帶回張平鈞及其女友,火車上,周乙對二人進行預審、試探。

  第九集 
 
  高科長派周乙前去將張平鈞帶回警察局。高科長動用酷刑審訊張平鈞,周乙擔心張平鈞承受不了酷刑而說出一切,安排顧秋妍撤退。周乙利用線人春三兒,查到了松花江碼頭上的黑幫關大帥與土匪有密切聯繫,得知藥品和被綁人質的下落後。上級老魏迅速派人去和土匪談判,要求歸還抗聯被扣人員和藥品。土匪不但沒有答應釋放小董等人,反而將聯絡員扣留。顧秋妍在警察局見到了被摺磨的奄奄一息的張平鈞,非常難過。

  第十集 
 
  周乙開始查抄關大帥的賭場和各種不法生意。關大帥在市政廳的官員庇護下,屢逃法網。高彬和周乙都很惱火,但又奈何不得。後來周乙在高彬的暗示下找到日本特務機關長,利用日本憲兵隊的壓力繼續調查關大帥。終於在日本高層的幹預下,徹底打擊了關大帥在碼頭的勢力,並親自逮捕審訊關大帥,周乙利用各種手段促使關大帥就範。交待出他與土匪勾結,抓走並扣押抗聯藥品的事情。警察廳的清剿行動開始了。高彬周乙等人隨軍隊進山。在雙方激戰的過程中,土匪頭子被打死,他們在洞中發現了被綁架的三個人。

  第十一集 
 
  小董在酷刑逼供下還是什麼都不說。高科長決定要祕密處決張平鈞等人,周乙考慮到顧秋妍有身孕在身,擔心她經受不住打擊,向她隱瞞了這個消息。周乙把警校畢業的高材生任長春留在了身邊。在刑場上,高科長安排任長春對小董實施假鎗斃,小董經受住各種考驗,周乙將這一切看在眼里,覺得這個人可得住。經過一段時間的朝夕相處和共同行動,周乙和顧秋妍慢慢形成默契。

  第十二集 
 
  顧秋妍向周乙打聽張平鈞的消息,周乙推說人已經轉到了地方法院,隻會判刑。爲不引起外界對其夫妻關係的懷疑,周乙和顧秋妍兩人補拍了結婚照,還互贈禮物。周乙偷偷抄錄了警察局新截穫的國民黨方面電文,顧秋妍成功破譯了這一電文,電文顯示,國民黨已經派人祕密打入了滿洲國要害機關,周乙將此情報告知老魏,老魏要求周乙密切關注此事。周乙佯裝向高彬提出迫害抗聯同志的計謀,即將生化制劑摻到截穫的抗聯藥品中,然後派警察廳的一個人假裝起義,把這批藥品送到山上交給抗聯,使抗聯全部死於慢性中毒。高彬表示會考慮這一計劃。高彬最終同意了這一計劃,並決定讓任長春潛伏到抗聯内部。周乙讓顧秋妍和老魏偷偷到倉庫給那批藥做上記號,以便能夠區分出真假"盤尼西林"。

  第十三集 
 
  顧秋妍和老魏有驚無險的完成了任務。周乙在去會見日本特務機關長澀穀時,在他辦公桌上看到了一份標有紅色箭頭的土耳其地圖,箭頭標志是喬魯河上游,並用紅圈標定了蘇聯旅游度假勝地索契。澀穀怕泄露機密,假借遵守國際戰時條約爲名,拒絕了周乙的計劃,十分鍾的接見結束,周乙看到兩名神色匆匆的俄國人被一輛轎車接入憲兵隊。周乙記下了車牌號,並通過警察署調查找到了收留西柯夫上校的車主瓦西里。事後通過調查發現,日本憲兵正躲在幕後,利用蘇聯原内務部遠東分部部長格利希·薩莫伊洛維奇·留西柯夫上校祕密招募一些有過職業軍人和有特工經歷的蘇聯叛逃人員。澀穀三郎又派人找到周乙,對他進行了詳細的詢問。

  第十四集 
 
  澀穀宣稱放棄周乙提出的"AA30"計劃,但會對潛入抗聯内部的計劃提供支持,並表示非常欣賞周乙。一切都在按周乙的計劃下有條不紊地進行着:按照日本關東軍司令部和警察廳和事先擬定的方案,日本人接管了存放藥品的倉庫,周乙告訴了小董自己的身份和計劃,要他上山後告訴周政委那批藥品的真相。任長春按照高彬的指示,假裝起義,在押解小董和藥品上山的途中,殺掉兩名看守,試圖取得小董的信任,小董將計就計,假裝信任任長春。

  第十五集 
 
  顧秋妍光顧瓦西里耶夫開的俄羅斯餐廳,她純潔清雅的儀容給瓦西里耶夫留下很好的印象。周乙接聽了神祕女人打給高彬的電話,並看到高彬與神祕女人會面。高彬告訴神祕女人已派人到抗聯與她的丈夫接頭,神祕女人則將一名中央特派員的行蹤告知高彬。周乙懷疑神祕女人的丈夫就是潛伏在抗聯内部的奸細,他告知老魏推遲或取消最近的行動,並派人上山告知周政委。任長春和小董將藥品交給抗聯,老邱和幾個抗聯同志懷疑小董和任長春的身份,正要處決二人,老邱突然看到任長春手上的記號,知道他是高彬派來與自己接頭的。老邱和任長春察覺到了小董的異常,暗中安排手下除掉任長春和小董,在半途卻被周政委的人帶走了。周乙查清經常在俄羅斯餐廳聚會的留西科夫是蘇聯内務部的一名叛逃軍官,發現他們受日本高層指使,祕密進行一項和蘇聯索契有關的陰謀。周乙還請顧秋妍進一步穫取瓦西里耶夫的好感。
二人對手戲
            二人對手戲

  第十六集 
 
  小董見到了周政委,告訴了他一切,並說自己懷疑老邱有問題。老邱察覺到了周政委對自己的懷疑,准備撤離。任長春懷疑藥動了手腳,並告訴老邱,他們都是高彬的犧牲品。任長春和老邱打死了抗聯隊員,逃下山,雙方在寒冬的密林里發生了激烈的鎗戰。高彬准備抓捕中央特派員,周乙怕高彬懷疑自己,借故沒有去上班,以此假裝不知情。高彬派去的人沒有抓到特派員,高彬感到很奇怪。顧秋妍成功的接近了瓦西里耶夫。顧秋妍假借向瓦西里耶夫借書的機會,利用熟練的俄語偷聽到他們正在進行一項刺殺蘇聯最高領地人約瑟夫·斯大林的行動。

  第十七集

  顧秋妍假借向瓦西里耶夫借書的機會,利用熟練的俄語偷聽到軍官留西科夫等人的集會内容,他們即將前往索契,展開一項與蘇聯最高領導人斯大林有關的"烏蘇里虎"行動。周乙利用自己的敏銳洞察力,分析出日本情報機關正在進行一項絕密的越境行動訓練,感覺到一個國際大陰謀正在祕密策劃中。他找到老魏,得出自己的結論:日本正在利用蘇聯叛逃軍官進行祕密剌殺斯大林的行動。事關重大的國際形勢和微妙的國際政治關係,老魏擧棋不定,他認爲單憑這些蛛絲馬蹟尚不足以向中央發出警報。

  周乙第一次十分虛心地與顧秋妍探討相關情報,顧秋妍在蘇聯生活學習的經驗,使他們確認烏蘇里虎計劃的真實性,並開始了阻止這項國際驚天大陰謀的行動。 老魏拒不同意向中央匯報"烏蘇里虎"計劃,爲此與周乙發生分歧,周乙最終決定自己想辦法通知蘇聯方面。在無法聯絡到共產國際情報機關的情況下,顧秋妍提出用她在莫斯科紅軍情報總部受訓時使用的教學用密碼和代號向蘇聯境内發報,周乙表示讚同,開車載顧秋妍到郊外發報。

  第十八集

  周乙和顧秋妍開車到城外的森林中架設移動電台,給蘇聯方面發報。卻不巧與滿洲國兵三人巡邏小組遭遇。情況危急,周乙讓顧秋妍把電台隱藏起來,然後下山去車里等候。

  爲了不留活口,周乙冒着危險,一直追到密林深處才把那個受傷逃走的士兵幹掉。等他返回時,卻發現顧秋妍和電台都已經不見。周乙同時發現一個死去士兵身上的鎗和手榴彈已經被顧秋妍拿走。顧秋妍發完電報後,把電台埋在一個石涯下面,帶着一顆從屍體身上蒐到的手榴彈准備下山,她在路上遭遇趕來的國兵,爲了躲避他們,顧秋妍隻好重新藏進密林。她一邊後退,一邊用浮雪蓋住自己的腳印,並把一切能表明自己身份的證據全都銷毁了。 鎗聲引來蒐山隊伍,警察已經封鎖了山路,高彬也帶人趕來,周乙機智應答,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但他知道如果失蹤的顧秋妍被抓到,那就意味着他自己也會暴露。周乙連夜找到老魏,讓老魏派人上山尋找顧秋妍,並做好了最壞的准備。

  第十九集

  周乙連夜找到老魏,讓老魏派人上山尋找顧秋妍,並做好最壞的打算。獨自一人回到家中的周乙一夜未眠,他看到顧秋妍的房間里爲未出世孩子准備的小衣服,感到憂傷。周乙第一次感覺到,顧秋妍這個他原本並不喜歡的女助手,不知不覺成了他生活中非常重要的女人。

  老邱和任長春回到哈爾濱,還帶回了一個讓所有人不寒而栗的情報:警察廳内部可能潛伏着一名共產黨特工。周乙到醫院看望老邱,老邱指出周乙長得很像山上抗聯的周政委,任長春聽後一驚,周乙沉着掩飾過去。

  顧秋妍依然沒有消息,周乙很爲她擔心。躲過了蒐捕的顧秋妍,在一個石洞中幸存下來,她找到了一戶山外的農家,善良的農民收留並掩護了她。幾日後,顧秋妍通過祕密信號將自己的地址告訴周乙。周乙將她接回家的路上,二人通過收聽電台得知,蘇聯情報機關在土耳其邊境的喬魯河上游成功攔截了突擊隊,試圖震驚世界的"烏蘇里虎計劃"被阻止。 周乙的妻子孫悦劍帶兒子來哈爾濱執行一項任務,因爲身份的關係不能與周乙相見,隻得通過老魏詢問丈夫的消息。

  第二十集

  周乙的妻子孫悦劍帶兒子來哈爾濱執行一項任務,因爲身份的關係不能與周乙相見,老魏告知孫悦劍周乙的情況。

  爲找出潛伏在警察廳的共產黨特工,高彬派人全面監聽每位下屬的電話,老邱和一個神祕女人的電話錄音受到懷疑,高彬以此試探周乙,周乙故意替老邱說好話。周乙給老魏聽了老邱和神祕女人的電話錄音,老魏根據錄音確認神祕女人就是給中央特派員定火車票時在場的那個女人,她極有可能是特工,與很多共產黨員的犧牲有直接關係。周乙給顧秋妍買好了去往佳木斯的火車票,顧秋妍將在那里與丈夫張平汝相聚。 高彬因爲周乙擅自刪減被監控人員名單而動怒,周乙巧妙周鏇敷衍過去。周乙收到妻子孫悦劍寄來的衣物,更加思念妻兒。周乙派解春三監視老邱,老邱察覺後將其一頓暴打,對老邱的監視被迫中止。

  第二十一集

  周乙從高彬口中得知老邱叛變共產黨的過程,並且知道了啞嗓子女人就是老邱的老婆,她一直向老邱提供情報。老魏執意要在老邱和他老婆離開前將二人除掉,周乙則認爲這時候殺人時機不對,二人發生分歧。

  周乙將顧秋妍送上開往佳木斯的火車,顧秋妍滿心憧憬着與丈夫張文汝團聚。周乙知道妻兒就在哈爾濱,卻不能與他們相見,非常思念。

  經過一番籌劃,老魏等人成功抓穫老邱的老婆,並在街頭鎗殺了老邱。老邱的老婆劉瑛向老魏供認了自己爲高彬提供共產黨情報的事實,等待她的是共產黨的處決。

  顧秋妍在佳木斯產下一個女兒,丈夫張平汝卻被派到山上執行任務,二人錯過了相見的時機。 老邱被殺,劉瑛下落不明,一下摺損兩名手下使高彬感到風聲鶴唳,他向劉廳長匯報,請求盡快揪出潛伏在特務科内部的奸細。由於周乙、任長春二人有可能知道老邱和劉瑛的關係,於是高彬派周乙和任長春負責新一輪排查奸細的任務,以此試探二人。

  第二十二集

  高彬向劉廳長匯報,他要進行新一輪特務科内部查找奸細的行動。老邱的老婆劉瑛被共產黨執行鎗決,老邱夫婦的死使高彬進一步確認特務科内部潛伏着共產黨員,他決心揪出這個奸細。

  周乙偷偷看望妻子和兒子,卻不敢告訴兒子自己的父親身份。周乙和老魏會面時遭人跟蹤,被周乙察覺。

  保安局的陳景瑜協助尋找隱藏在警察廳内的奸細,他懷疑劉魁與老邱被殺的案子有關,將其抓捕審訊。高彬認爲劉魁不可能是共產黨奸細。 周乙書信告知老魏特務科的内查和大蒐捕行動,囑其轉入地下。

  第二十三集

  周乙書信告知老魏特務科的内查和大蒐捕行動,囑其轉入地下。

  周乙接到神祕電話,當晚,警察廳通訊班的金小宇被卡車撞死,高彬懷疑是被謀殺。周乙到佳木斯看望坐月子的顧秋妍,爲掩飾二人的身份,周乙像所有已婚男人一樣,學着與顧秋妍的女兒建立情感。顧秋妍破譯了一份寫有周乙、高彬、金小宇等九人名單的密碼,周乙猜出這是發給國民黨青年鐵血暗殺團的黑名單,想到金小宇已經被殺,周乙意識到自己處境危險。

  保安局陳景瑜認定劉魁是隱藏在警察廳内部的奸細,但是高彬對此表示質疑,高彬認爲證據不足不能隨意定罪。

  周乙一邊忍受着"伺候月子"的尷尬,一邊承受着諜報工作的重壓。夜深人靜之時,周乙想念自己的妻兒,希望早日結束這種生活。 高彬請佳木斯警察署給周乙送來賀禮,周乙知道這是高彬在監視自己,他叮囑顧秋妍小心行事。

  第二十四集

  高彬請佳木斯警察署給周乙送來賀禮,周乙知道這是高彬在監視自己,他叮囑顧秋妍小心行事。

  周乙離開佳木斯回哈爾濱,臨行前佳木斯警察署的朱科長交給他一份常駐哈爾濱的佳木斯可疑分子名單,周乙猜測這是高彬對自己的試探。周乙將名單原封未動交到機要處,從而成功躲過了高彬的一次試探。又一名警察廳的特工遭到暗殺,情勢對周乙更加危險。

  高彬親自審訊指認劉魁的目擊證人四和尚,找到了劉魁不在現場的證據,證實他並非奸細。高彬將目擊證人拘禁起來,故意放出信息,在警察廳造成人人自危的效果,然後有意把目標引向劉魁,讓他做一個誘餌,找出真正的奸細。高彬深知那個潛伏下來的共產黨人此時會急於開脱自己和"栽贓陷害"别人,力求自保。高彬用劉魁的案子試探周乙,周乙謹慎作答。 高彬命令周乙等人查找前幾天失蹤的劉魁手下密探王小峰,外號舵把子,他是判定劉魁是否爲奸細的關鍵人物。高彬和周乙到醫院看望昏迷中的劉魁,高彬繼續試探周乙。

  第二十五集

  劉魁被當做共產黨帶走,高斌故意在警察廳造成人人自危的效果。哈爾濱佳木斯特務准備聯合行動。周乙意識到地下黨内部出現了叛徒,而劉魁的事情也是高斌試探内部的誘餌。

  高斌深知那個潛伏下來的共產黨人此時會急於開脱自己和"栽贓陷害"别人,力求自保。面對狡猾的對手高斌,周乙臨危不懼,反而找到了證實劉魁無辜的證據,攪亂了高斌的反奸計。一向自作聰明的高斌被周乙的妙計弄得糊里糊塗,居然自行將周乙從懷疑人員的名單中勾掉。即便如此,警察廳内部有共產黨臥底的推測,始終成了高斌的心腹大患。 周乙上了鐵血暗殺團的名單,顧秋妍回到哈爾濱,周乙提醒她要小心。劉魁官複原職,對於周乙的幫助萬分感激。周乙趁機把劉魁的怨氣引向魯明。

  第二十六集
電視劇照
            電視劇照

  劉魁雖然穫釋複職,心里卻懷疑陳景瑜的底細。周乙、任警官和劉魁周末一起吃西餐,大家都在猜誰是潛伏在内部的奸細。

  莎莎晚上起夜鬧着哭,隻有周乙抱着才能止住哭聲,顧秋妍看着周乙抱着女兒的樣子,心中突然泛起了一絲溫暖。佳木斯和哈爾濱的特務開始聯合行動。周乙和顧秋妍對即將來到的大蒐捕充滿了擔憂,但爲了保全潛伏力量,他們隻能對營救黨内同志無能爲力。

  特務科在全城進行蒐捕,大肆抓捕疑犯。組織上決定不惜任何代價,死保周乙。老魏沒有撤走,把自己暴露在危險中。孫悦劍從前送給周乙的一本書中寫着孫的名字,孫悦劍請求老魏和周乙見面時滅掉這些痕蹟。周乙和顧秋妍選中了一處廢墟進行發報。卻遇到日軍的巡邏隊。關鍵時刻周乙辦成路過的特務騙走了巡邏隊。 第二天周乙眼睜睜看着被鋪的同志被帶往憲兵隊,他懊惱萬分。

  第二十七集

  顧秋妍問道張平鈞的情況,周乙再次隱瞞了下來張鈞平已死的消息。周乙陪着顧秋妍看話劇排練,因爲偽軍警察的身份,周乙的車被人打砸。周乙顧秋妍兩人無言以對。

  周乙和顧秋妍在這種假夫妻的關係中越陷越深,除了他們沒有同床共枕,兩個人的關係,越來越真實。他們有時候吵架,賭氣,爲了侍候孩子變得瑣碎和俗氣。終於,周乙由對母子倆的抗拒,無奈,變得情同手足和難舍難分。

  一日清晨高斌遭到了鐵血暗殺團的伏擊,身受重傷。高斌遇刺後蘇醒,周乙與顧秋妍同去探望卻遭遇汽車爆炸案。周乙以爲顧秋燕受傷,焦急萬分。看見夫妻兩人感情深厚,高斌似乎放棄了對周乙的懷疑。 五年後。日本空軍轟炸奉天,顧秋妍帶着莎莎在防空洞偶遇帶着兒子家喬孫悦劍。

  第二十八集

  兩個女人見面心情複雜,隻能通過聊家常彼此交換着周一的信息,家喬抱着愛犬沙多,顧秋妍得知周乙以前曾經喂養過沙多。周乙雖有戰功在身,但在特高科内卻依舊如履薄冰。高斌問起周乙是否想好退路,周乙無言以對。

  防空警報解除,莎莎回到家吵着讓周乙抱,他意識到與顧秋妍已經建立了家人一樣親密的感情。顧秋妍和周乙講起今天遇到孫悦劍的情況。周乙聽到兒子的情況很是心疼。周乙第二天去學校遠遠看着兒子,最後默默離去。 顧秋妍的丈夫下山執行任務,趁周乙不在顺便來看顧秋妍和孩子。爲了不暴露身份,顧秋妍將劉媽支開,兩人在家中私下會面。細心的周乙下班回家,他通過衛生間上被立起來的翻蓋,判斷出家中有男人來過。

  第二十九集

  周乙追問顧秋妍怎麼回事?警告她要遵守紀律,不許私下里幽會男人,哪怕是與自己前來接頭的丈夫。顧秋妍惱羞成怒,卻又不好發作。

  沒過多久,顧秋妍和周乙坐一輛車去和孫悦劍接頭。一直等在車里的顧秋妍發現周乙回來的時候領帶重系了,就冷嘲熱諷地敲打他。讓他工作時不要和女人親熱,並把周乙當時批評她的話,原封不動地如數奉還。顧秋妍提出來讓周乙告訴家喬真相,周乙因爲保密的原因斷然拒絕了,明確表示現在莎莎才是他的女兒。 高斌收到祕密情報,准備抓捕共產黨。周乙意識到此次抓捕的人正是自己的發妻張悦劍。周乙奉命監視張悦劍,好在關鍵時刻周乙通知了老魏,老魏提前去學校帶走了家喬。

  第三十集

  周乙面對兩難境地,如果不行動,就意味着要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孫悦劍等人落入敵手。如果行動,則意味着暴露自己。

  孫悦劍也很清楚,一旦自己離開高斌就必然懷疑到周乙身上。因此她選擇把孩子送走自己留下來面對一切。而高斌則等待着其他地下黨前來接頭,等待把他們一網打盡。因爲周乙的副手任警官從前遇到過孫悦劍,知道孫悦劍和周乙不尋常的關係,所以老魏決定派人把任警官解決掉。 第二天,張悦劍在特務的監視下向往常一樣買菜做飯。

  第三十一集

  張悦劍其實心中早已經做好了赴死的准備,在看着特務撲上來的時候,張悦劍淡然的吞下了手中的毒藥。但是在洗胃之後張悦劍活了下來,這意味着她要接受嚴酷的審問。而高斌發現了張悦劍家中的沙多,把它也帶回了警局。 任警官沒有,老魏派出的人無功而返,無奈之下,周乙隻得讓從未殺過人的顧秋妍殺掉任警官。一向心地善良的顧秋妍,爲了拯救自己的同志第一次開了殺戒。任務最終完成,顧秋妍殺掉了任警官。周乙爲了掩護自己和同志顧秋妍,不得不審訊自己的妻子。

  第三十二集

  高斌下令對孫悦劍上刑,一次次的嚴刑逼供始終沒能摧毁孫悦劍的意志。在身心劇痛生不如死的境況下,孫悦劍沒有出賣同志、更沒有出賣周乙和顧秋妍。周乙給孫悦劍服下了特殊藥物,孫悦劍暫時脱離了刑訊之苦,被送到了醫院。而任警官的屍體被發現,高斌從後座上發現了顧秋妍留下的一根頭髮,他意識到情況不對。 周乙不動聲色地在特務機關的眼皮底下,利用自己的沉着和智慧,以及高度的對情感的克制和冷靜,躲過高彬和日本特高課對他進行的調查。

  第三十三集

  高斌對老紀實行了嚴酷的刑罰,以此來試探周乙的態度。周乙面不改色。而此時周乙卻陷入了更大的危機中,高斌找到了周乙曾經飼養過的愛犬。用狗試探地下黨的計劃還在進行。爲了保護住周乙,老紀趁空襲警報響起時忍痛殺掉了狗。 醫院里身體虛弱的張悦劍還在受到敵人的監控,組織無法進行營救。周乙很清楚的知道,雖然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張悦劍是共產黨,但高斌不會輕易放過她。爲了安全着想,周乙決定撤掉情報站,讓顧秋妍帶着孩子離開自己。此時正是1945年的元旦節,周乙和顧秋妍回想起兩人一路走來種種艱辛,不由得感慨萬千。

  第三十四集

  面對離别顧秋妍選擇拒絕,她知道自己留在這兒能幫助周乙。周乙強行送顧秋妍和莎莎離開,臨行前他把自己掌握的情報告訴了顧秋妍。

  愛犬死後,高斌認爲難以從老紀身上打開突破口,張悦劍也沒有了利用價值,決定把兩人送往憲兵隊祕密處置。高斌故意試探周乙對時局態度,透露日本人將要放棄滿洲。高斌爲了避免蘇聯出兵滿洲,決定先在滿洲肅清共產黨勢力,在滿洲建立集中營,寧肯把滿洲讓給國民黨也不能讓給共產黨。高斌希望周乙支持自己的想法。周乙以自己資曆不夠拒絕了高斌。

  情況危急,老魏決定立即營救張悦劍。不想高斌已經把張悦劍從醫院押回了看守所。老魏等人剛好和前來押送的日偽特工撞到了一起。老魏等人還是晚了一步,張悦劍被帶走。 周乙找到潛伏在日偽内部的國民黨特工頭目陳景瑜,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周乙要陳景瑜以日本人的名義把老紀和張悦劍從看守所要出來。

電視劇照
           電視劇照
  第三十五集

  陳景瑜在周乙的勸說之下答應助他一臂之力。隔天一早周乙焦急的等待着陳景瑜的消息,可電話卻遲遲未響。犯人移交開始,周乙隻能眼睜睜看着張悦劍被押上送往憲兵隊的囚車。張悦劍一行剛走,陳景瑜提人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周乙心急如焚。

  陳景瑜急忙趕到憲兵隊,張悦劍在行刑之前終於成功穫救,但老紀已經被憲兵隊鎗決掉了。得知張悦劍穫救的消息,周乙長舒一口氣。周乙和陳景瑜見面,分屬於不同力量的兩人鉤心鬥角,最終議定從陳景瑜處接回張悦劍的方法。

  顧秋妍勸周乙來個勝利大逃亡,周乙卻不願意因此連累陳景瑜,況且他還有許多事情沒有了結。顧秋妍知道她脱離虎口後唯一的牽掛就是周乙,兩人依依惜别。 第二天,周乙帶着偽裝成日本憲兵的地下黨和陳景瑜上演了一出雙簧。

  第三十六集

  周乙終於平安帶回了張悦劍,但夫妻之間相聚的時間沒有太多,張悦劍要立刻轉移。此時老魏告訴周乙一個好消息,爲了保護他的安全,組織決定將他調離哈爾濱越境蘇聯,這就意味着他即將告别特工生活。周乙興奮不已,但得知顧秋妍因爲當年和共產國際關係特殊暫時被留了下來,心中卻又充滿憂慮。

  周乙夜會陳景瑜,告訴了自己的情況。兩人惺惺相惜,周乙告訴陳景瑜,想要不被高斌發現,要先下手把日本人的懷疑引向高斌。周乙以查案爲由向高斌告辭,准備離開。周乙爲自己的離去做好所有准備,留給保姆劉媽足夠的工錢。但是劉媽的離去卻被來拜訪的魯明看在眼里。周乙巧妙化解了魯明的盤問。而在開會的時候,魯明又從兄弟部門處得知周乙和張悦劍見面的情況,魯明覺察到不對頭。派人跟蹤了周乙,並把自己的懷疑告訴高斌。高斌聞之大驚,立刻派人去核實憲兵隊的情況。 周乙不願意將顧秋妍獨自留在險境,他與老魏商量如何安全撤退。

  第三十七集

  和老魏商量已定,周乙悄悄來到顧秋妍藏身的村舍,希望爲了安全考慮帶走莎莎。顧秋妍斷然拒絕,含淚目送周乙遠去。

  周乙抛下顧秋妍妻女,冒險將孫悦劍和親生兒子送出邊境。兒子早已不認得眼前的父親,孫悦劍心中有苦難言。高斌派人攔截周乙的汽車未果,試圖從陳景瑜處打開調查缺口。他找到了當初審訊孫悦劍的錄音,確認正是周乙用假文件帶走了孫悦劍。

  高斌派人暗中蒐查了周乙的家,發現了家中的祕密機關,並從一本書中的扉頁上發現了蛛絲馬蹟。他懷疑周乙背地里和日本人有什麼聯絡,卻無法頒發通緝令,隻能被動的等待周乙回來。 顧秋妍母女睡前夜話,她一直珍藏着周乙送給自己的玉手鐲。

  第三十八集

  張悦劍察覺到周乙父子之間的隔閡,夜里告訴兒子父親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顧秋妍母女在火車站被特務發現,女兒莎莎被人帶走,顧秋妍慌亂無依的四處找尋女兒。拐走莎莎的幕後主使正是高斌,他想要將莎莎作爲威脅周乙的人質。高斌向警察廳長報告了周乙的行蹤,公布了這些年潛伏在日偽警察廳内的奸細正是周乙。

  周乙將妻兒安全送出邊境,自己隻身返回哈爾濱。謹慎一生的周乙不能坐視顧秋妍和孩子落入虎口,他要在這個與自己從來沒有過任何關係的女人和孩子面前,表示自己的忠誠、責任和視死如歸的勇氣。 回到哈爾濱家中,周乙和顧秋妍在監聽器前聯手上演了一場丟子爭吵的好戲。

  第三十九集

  在音樂聲的掩護下,周乙告訴顧秋妍,讓她假投降告發自己。他要把所有的罪狀都扣到自己的頭上,讓顧秋妍母女勇敢的活下去。兩人相顧無言吃了最後一頓晚餐,心中明白,等待他們的將是可怕的酷刑。 第二天周乙從容的來到警察廳上班,高斌派人將周乙的配鎗取走,然後將周乙帶到憲兵隊問話。面對高斌的盤問,周乙鎮定自若的爲自己辯護。陳景瑜也把所有責任都推得一幹二淨,魯明根本找不到突破口。高斌無計可施,隻能如周乙預料的那樣逮捕了顧秋妍。

  第四十集

  顧秋妍被帶到警察局,她驚恐的說自己不知道任何内情。遭受了一系列酷刑後,顧秋妍假裝無法堅持而告發周乙,並按照周乙原定的計劃給老魏發密電。她的行爲終於抹去了高斌對自己的懷疑,穫釋回到家中。

  高斌告訴周乙,自己早從他家的書中發現了孫悦劍的筆蹟。他拿着顧秋妍的口供和周乙商量合作的條件,周乙卻堅持自己的信仰拒絕合作。周乙赴死前要求和女兒莎莎見上一面,父女傷感訣别。 漫天風雪,周乙的生命走到了終點,等待他的是高斌陰冷的微笑和特務們黑洞洞的鎗口。

相關制作

 
  《懸崖》重現偽滿洲國歷史

  《懸崖》講述了哈爾濱“偽滿洲國”時期長達14年的抗戰歷史,劇中張嘉譯和小宋佳飾演一對假夫妻臥底特工與敵人鬥智鬥勇。編劇全勇先透露,爲了打造一部不同於以往的諜戰劇,他們自己先到拍攝地哈爾濱“潛伏”了三個月,進行了大量的史料查證和實地考察。“劇中的每一件鎗械、每一部電台、每一架刑具、每一處最普通的生活場景,都經得起考驗,歡迎觀眾來挑錯。”

  以“偽滿”歷史爲背景的電視劇近些年並不多,除了對主人公張嘉譯和小宋佳潛伏故事的精心構劃,《懸崖》還在大量史料的支撑下,還揭露了一些歷史懸案,如廣爲人知的“烏蘇里虎”不解之謎、民生團事件的疑惑以及共產國際特科等神祕組織的本來面目等,給這部諜戰戲又增添了不少噱頭。
另類的情感
          另類的情感

  除了詳實的、有據可查的史料之外,《懸崖》的拍攝全程都是實景完成,前後涉及八個地點。導演劉進介紹:“我們在半年多的時間里轉戰全國八個城市,從武昌到海林、哈爾濱、大連,哈爾濱,大連,沈陽蘇家屯火車站、沈陽火車博物館,最後再到上海。其中哈爾濱和大連奔波兩趟,完全是爲了取得符合劇中季節的實景。”這些都力圖打造出不同以往的、最真實的偽滿洲國時期的諜戰生活原貌,整部劇充滿了偽滿洲國時代的真實氣息。

  張嘉譯小宋佳“二度潛伏”

  張嘉譯去年憑借諜戰劇《借鎗》穫得“白玉蘭最佳男演員”的殊榮,《懸崖》則是他稱帝之後的第一部領銜主演的諜戰劇,不僅如此,他還主動請纓擔綱該劇的藝術總監,第一次嚐試幕後角色,足見其對這部作品的重視。對諜戰題材極有感情的張嘉譯,這次致力於開創新的諜戰格局,在人物上有着全然不同的新突破。張嘉譯坦言,從《借鎗》到《懸崖》,他體味到截然不同的特工生活:“有人說《借鎗》中的熊闊海是史上最‘窮’的特工,而《懸崖》中的周乙可以用最有‘範兒’的特工來形容,他身上流露着浪漫的氣質,皮衣皮帽,渾身透露着優雅和洋氣。”

  在《借鎗》中,張嘉譯遭遇了顏丙燕和羅海瓊兩個女人。在《懸崖》中,化身周乙的他身邊依然還有兩個女人,而這兩個女人是他的真假妻子。小宋佳扮演的有孕在身的顧秋妍被組織委派到張嘉譯的身邊,扮演他的假妻子,詠梅扮演的孫悦劍則是他的真妻子,同樣潛伏在哈爾濱,負責與他聯絡接頭,這一真一假的設置讓諜戰劇中屢見不的“假夫妻”戲碼直接升級,也增添了不少的戲劇沖突。但是與《潛伏》中孫紅雷與姚晨由革命戰友演化成革命夫妻不同,張嘉譯透露,“我與小宋佳扮演的潛伏者都有各自的家庭,他們也都是革命者,所以這一次,我們之間完全沒有愛情。”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