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4685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七月 (2011/10/4 13:22:21)  最新编辑:七月 (2011/10/5 9:47:13)
《風箏家族》
拼音:Fēngzheng Jiāzú (Fengzheng Jiazu)
同义词条:韩丽珠《风筝家族》,韩丽珠作品《风筝家族》,韩丽珠小说《风筝家族》
目錄[ 隱藏 ]
  
《風箏家族》
《風箏家族》


  《風箏家族》是香港作家韓麗珠的中篇小說集,從《壞腦袋》、《風箏家族》、《林木椅子》、《門牙》、《悲傷旅館》到《感冒志》,故事如珠鏈串連般一一湧出並安置了韓麗珠的腦袋,然後再以書寫的方式被安置。韓派卡夫卡式的奇詭荒誕不安與嘲諷,呈現迥異的當代小說視野。



 

圖書信息


  作者: 韓麗珠

  出版社: 聯合文學出版社

  出版年: 20080314

  定價: 港幣100元/台幣300元

  ISBN: 9789575227371 

内容簡介


  《風箏家族》共有6篇短至中篇故事,都是以都市爲背景﹑都市人爲主角﹑格調陰沉﹑情節荒誕離奇的故事:

  《壞腦袋》—— 走進商場櫥窗生活,以被客人窺視爲工作的新移民;

  《風箏家族》——患有遺傳性肥胖基因的家族,胖得占了屋子所有空間;

  《林木椅子》——失業漢學習成爲椅子,提供給客人坐的椅子服務;

  《門牙》——牙醫買下一位不斷長出牙齒的客人的牙齒;

  《悲傷旅館》——大廈倒塌了,住客入住悲傷旅館,並買了從廢墟撿到的男人作伴;

  《感冒志》——感冒的成因是因爲孤獨,結果很多人從事“家人”行業,住在一起。

  隻看簡介,大抵已感受到故事的超現實感。其實,内文不少情節都用上現實生活作背景,隻不過是在一些地方用力扭曲,具體細致地描述不可能的事情,套入精辟的對話,把超現實與現實相互交錯。因此讀來,一時產生日常生活上的共鳴,一時則被牽到一處不着邊際的抽象領域。在超現實與現實之間徘徊,或可讓人感到現實生活上的一點空洞。 

作者簡介


  韓麗珠,生於1978年,香港作家。因爲喜歡發呆、想追求無邊無際的自由,韓麗珠開始寫作;因爲善於撒謊,所以小說的形式較
韓麗珠
韓麗珠
爲上手。有時候,一切都隻是幻覺,比如變成椅子的男人,比如口腔里長着一顆樹、新牙不斷冒出以致臉孔扭曲的女人。有時候,一切隻是虛無,所以孤獨的人容易罹患頑強的感冒,眼神空洞的人,需要依賴購物來填補空虛。存在是否終爲一場荒謬?透過不斷定義來填充“世界”空洞的作法,或許實屬徒勞無功,並且讓人感到沈重、擠壓直至窒息。

  著有5本小說集及1本合集: 長篇小說集《縫身》(2010)及《灰花》(2009)、中篇小說集《風箏家族》(2008)、中短篇小說集《寧靜的獸》(2004)、短篇小說集《輸水管森林》(1998) 及合集《Hard Copies》(1999)。

  曾穫2008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中文創作類、2008亞洲周刊中文十大小說、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推薦獎、第20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中篇小說首獎。《寧靜的獸》穫第8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推薦獎。《風箏家族》穫台灣2008開卷好書十大好書-中文創作獎。《灰花》穫得2009亞洲周刊中文十大小說及第三屆紅樓夢文學獎推薦獎。

  參與2009深圳香港雙城雙年展特别項目“漫游:建築體驗與文學想象”, 撰寫了小說《回家》虛構人與建築(土樓公舍)的故事。

  韓麗珠的小說,呈現出一個迥異於其他當代華語作家的視界,不僅是在香港,即便掃描海峽兩岸及澳門地區,都算獨樹一幟。她的文字,已被評論者用以與卡夫卡相較。  

書評


  風箏家族  果子離 文字工作者(20080414)

  在董啟章眼中,“已經站穩了香港最優秀年輕作家的陣腳”,在台灣,識者不多,她在台灣出版第一本小說集《風箏家族》,可喜可幸。這部小說風格特異,情節充滿奇思玄想,乃至駭人的地步,和台灣青年小說家臥斧同一路數,但企圖與篇幅更大。

  以物化異化等觀點來解析《風箏家族》很容易,整部小說的確寫出人的疏離、商品化。但依此歸納簡化或套公式來評論,可能要冒着誤入歧途的風險。如《林木椅子》,主人公盼望成爲椅子,供人躺着,物化到底後真的變成椅子,且透過買賣,銷往國外。這里頭似乎沒有被壓迫剝削,人固然被物化了,但也有心甘情願的自我物化。反而是人際關係的疏離冷漠教人害怕。

  韓麗珠筆下的社會,人是可以被替代的,像核對帳目一樣,人數符合即可,即使一家人也不例外,疏離孤獨一如蔡明亮電影。在《感冒志》這個短篇里,孤獨成爲天譴,孤獨的人免疫系統混亂,容易染病,必須加強人際關係網絡。爲了複健,幸存者住進被安排的家庭里,扮演夫妻的兩人還得定期做愛且供窺視。但作者不急於批判,且語氣冷靜到視爲當然,暗示社會可以接受這類光怪陸離的事物,此爲最悲哀之事。《感冒志》末了,幸存者面對人群,“站在他們面前的,並非難以理解的生物,而是許多異常清晰的鏡子,隻有他們無法看清自己是一面倒影。”整本小說以這句話壓軸,反映了現實社會的怪現狀。 

選讀《風箏家族》


  
韓麗珠
韓麗珠
電鑽把牆壁鑽破後,鑽動的聲音無處不在。

  我總是耗上過長的時間凝視一堵牆,卻無法確知事情起始的年月,隻知道大型維修工程開始,尖銳的聲音便鑽進每個生活的細節里。沒有人宣布工程何時完結,地盤的牌子上寫着竣工日期,但那是久遠以前的日子。最初我們隻聽見鑽子空白的聲音,後來聽見牆壁四散的粉末、有垃圾房氣味的樓梯、人手鋪砌的磚塊、商店的天花板,頭部周期性的劇痛。不久後,我聽見一所被清拆的學校、還沒有長大的樹木、獨居老人流血的雙腿、昏迷者爆裂的頭部、流浪貓破損的肚腹和工人的斷手,淹沒了爭吵、電話和呼救的聲音。然而耳朵和鑽子的聲音已融合成一體,眼淚和憤怒像乾涸的水泥,成了一堵堅硬的牆,缺乏運動的人們無法攀越。

  我忘記了是甚麽時候開始適應這種轉變,要是我能記起,或能改變現狀,而我能適應這種改變,是因爲長得太大,而沒有適時地死去。母還沒有對說話產生極端的厭倦前,經常重複地告訴我,那個素眛謀面的祖母臨終時,安慰那些爲了履行悲傷的責任,而把身體各部分的肌肉長時間地緊繃的子女,她用快將消失的聲音說:“轉變是希望的開始。”

  我始終無法肯定祖母說話里的真確性,即使我從童年開始思索她的說話。正如我無法肯定童年是不是確實在我的生命曆程里存在過,如果童年就是像大部分人所描述的那樣子。

  在殘缺不全的回憶里,我,和許多跟我同齡的人,年紀幼小,在一個不屬於我們的世界里,拙劣地掙紮、模仿,互相較量,企圖盡快學會這世界的生存法則,避免成爲被排拒在外的人。所謂的童年,就是這樣子。

  關於那段幼小的時期,我隻能想到氫氣球。看着即將爆破的氫氣球從人們手中脱開,慢慢向上空飄升,遠離這世界,逐漸消失在大廈的背面,是少數能跟快樂靠近的時刻,雖然内里也藏着更大的、轉瞬即逝的哀傷。

  當母站在充滿打樁聲音的街道上,告訴我祖母躺在地上的情況,我不知道該如何跟她要一枚氫氣球。

  那是清晨至中午前的一段怠倦時刻,大部分的人都躲在封閉的大廈里學習或工作。在臨時搭建的酒樓、不斷翻新的建築物和興建中的小型游樂場之間,手里纏滿氫汽球的老男人在冷清的街道上如幽靈般重複地徘徊。在身軀暴脹的祖母和繽紛的氫汽球之間,爲了使要求來得合理,我看着母說:“祖母肥胖的身軀,像七彩的汽球,飄到空中爆破。”我以爲那是合理的說法,但事情比我能想到的更快。在我的呼吸轉換前發生,像世界突然崩壞,或電源被關掉。那天,我學會了“掌摑”的意思。我一直走在我母身後,看着她的高跟鞋踏在凹凸不平的地面。後來,祖母和氫汽球在我的腦袋内變得不可分割,即使那時候,我已到了無法對氫汽球產生興趣的年紀。

  但母從不以氫汽球比擬祖母,他們寧願說她像一堆過期果醬,不斷向外傾瀉,核心來源不明。他們合力把她從醫院的床上抬起來,放進召來的貨車上,運送回家,然後把她關在其中一個空房間里。當家族遺傳的脂肪,在令人卒不及防的情況下,在祖母的的身體内迅速積聚,生機勃勃地不斷壯大,祖母隻能癱軟在某個空房間的地板上,即使她的嘴角始終帶着某種深諳奧祕的笑意。

  沒有任何專家能對過量脂肪的形成提出合理解釋(或許他們其實並不感到興趣)。母曾經告訴我,在那個狹小的房間里,祖母體内的脂肪惡作劇般不斷膨脹,醫生、護士和祖母的親人也無法擠進那房間,隻能遠遠地探視她。祖母一直以不由自主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體,但神態卻從不曾那樣的自若過。
韓麗珠
韓麗珠


  母總是以各種理由禁止我跟他們一同探望祖母,她最常做的事情是伸展她瘦弱的肢體,從中找出脂肪較多的部分,例如枯枝般的大腿,她會按着腿部的肌肉說:“不行。我們不能碰到她的身體。無論任何部分,一旦觸碰了,她會痛苦得馬上掉淚。”祖母去世前的一段日子,身軀龐大得無法容納在一個房間内,他們不得不找來裝修工人,拆掉兩個房間中央的牆壁,祖母才能顺利地躺下來。或許我渴望看見祖母的原因,隻是她的體態使我想念家具店中無法找到的巨型沙發。

  母能阻止我去看祖母的臉,但無法禁制我聽她的聲音。那個星期三的下午,母外出後,祖母打電話來找她,我說,她離開了。祖母便喚我的名字,問我,是不是她的女兒。我說是的,她便告訴我,她是她的母親。我們透過那落了空的電話聽到對方的聲音,她說,她快要死了,卻沒有任何難過的感覺。“像我這樣的一個人,到了這把年紀,還有,這樣的胖,末了,就會像氫汽球向上飄升。他們沒有一個人相信這種事,但你,最好要相信。”

  母並不像祖母。祖母成長於糧食不足的時代。母常常說起祖母,似乎在她的角度里,每件物件都帶着祖母的影子或氣味。雖然這並不表示,她善待祖母。

  母看見細長的筷子、對面大廈單位的晾衣竹,或瀕死的野狗,都會說起祖母。“在那個時代,肌餓使他們無法發現或感受自己的重量,一年之中的任何一個季節,他們都瘦削輕盈得像一根線。下午的風刮起時,他們不得不慌忙地抓着一根燈柱或陌生者的手臂,以免被颶風吹到半空中。當然有許多人死於營養不良或嚴寒的天氣,但因身子太輕而被颶風吹到半空中摔死的人也爲數不少。”

  隻是祖母在世上活了太久,她的孫兒出生時,人們喜歡把吃剩的食物扔到堆填區去,而祖母像她的祖母,或她祖母的祖母,脂肪暴發的因子,像嫩芽在她體内日漸茁莊,直至淹沒了她。以至她的親人每次把視線投向她,都在談論着要取出定期存款的多少部分給她訂制一副更大的棺木。

  
韓麗珠
韓麗珠
但我母都不像她們。從小,我便看見她的身軀和四肢有時纖幼脆弱得像冬天枯乾的禿樹,有時卻原因不明地膨脹,渾圓結實得像皮球。她爲了使身體符合想像中的形態,胡亂地吃下過多藥物,但不見得有多大幫助。

  我仍然常常想起那段日子,母的體重久久不降,她的眼神便變得陰晴不定,晚餐的白飯里經常摻雜着黑黝黝而粗硬的頭髮,她呼出的空氣都帶着酸味,似乎隻有我知道母的體味並非來自冰箱内腐壞的食物,而是體内遺傳自祖先們的脂肪。幸好我們都能心照不宣地裝作沒知沒覺,不然把我們緊緊地維繫在一起的家庭活動──不同的軀體圍攏在過小的圓桌吃飯、對脱離現實的新聞報道交換意見、輪流使用洗手間──必然無法顺利進行。

  我忘了在甚麽時候,她的體重突然急速下降,而重新穫得枯樹一般的身子,我們的生活才回到日常軌道。

  ......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七月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