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272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haiyan (2011/7/28 11:20:45)  最新编辑:haiyan (2011/7/28 11:20:45)
超級病菌
拼音:Chāojí Bìngjūn (Chaoji Bingjun)
超級病菌是一種耐藥性細菌
超級病菌是一種耐藥性細菌
 
  超級病菌是一種耐藥性細菌。這種超級病菌能在人身上造成濃瘡和毒皰,甚至逐漸讓人的肌肉壞死。更可怕的是,抗生素藥物對它不起作用,病人會因爲感染而引起可怕的炎症,高燒、痙攣、昏迷直到最後死亡。這種病菌的可怕之處並不在於它對人的殺傷力,而是它對普通殺菌藥物——抗生素的抵抗能力,對這種病菌,人們幾乎無藥可用。2010年,英國媒體爆出:南亞發現新型超級病菌NDM-1,抗藥性極強可全球蔓延。
 
 

超級細菌-耐藥菌的統稱


  超級細菌其實並不是一個細菌的名稱,而是一類細菌的名稱,這一類細菌的共性是對幾乎所有的抗生素都有強勁的耐藥性。隨着時間的推移,超級細菌的名單越來越長,包括產超廣譜酶大腸埃希菌、多重耐藥銅綠假單細胞菌、多重耐藥結核杆菌、泛耐藥肺炎杆菌、泛耐藥綠膿杆菌等。

  金黄色葡萄球菌是著名的超級細菌

  超級細菌中最著名的是一種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簡稱MRSA),MRSA現在極其常見,可引起皮膚、肺部、血液和關節的感染,當年弗萊明偶然發現青黴素時,用來對付的正是這種細菌。但隨着抗生素的普及,某些金黄色葡萄球菌開始出現抵抗力,產生青黴素酶破壞青黴素的藥力。MRSA的耐藥性發展非常迅速,在1959年西方科學家用一種半合成青黴素(即甲氯西林)殺死耐藥的金黄色葡萄球菌之後僅隔兩年在英國就出現了耐甲氯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而到了上世紀80年代後期,MRSA已經成爲全球發生率最高的醫院内感染病原菌之一(也被列爲世界三大最難解決的感染性疾病首位),在全球範圍内目前被證實對MRSA還有效的隻有萬古黴素。

  最新出現的超級細菌叫NDM-1

  英國卡迪夫大學、英國健康保護署和印度馬德拉斯大學的醫學研究機構在一些曾去印度接受過外科手術的病人身上發現一種特殊的細菌。發表在醫學專業雜志《針刺》上的文章指出,這種細菌名爲新德里金屬β内醯胺酶-1(New Delhi metallo-β-lactamase 1,簡稱NDM-1),這種細菌含有一種罕見酶,它能存在於大腸杆菌的DNA中從而使其產生廣泛的抗藥性,人被感染後很難治愈甚至死亡。NDM-1的複制能力很強,傳播速度快且容易出現基因突變,在現在濫用抗生素的情況下,是非常危險的一種超級細菌。

超級病菌-如何產生的


超級病菌是一種耐藥性細菌
濫用抗生素催生超級病菌
  由病菌引發的疾病曾經不再是人類的致命威脅,每一種傳染病用抗生素治療都能取得很好的療效,但這是抗生素被濫用之前的事情了。每年全世界有50%的抗生素被濫用,而我國這一比例甚至接近80%。正是由於藥物的濫用,使病菌迅速適應了抗生素的環境,各種超級病菌相繼誕生。過去一個病人用幾十單位的青黴素就能活命,而相同病情,現在幾百萬單位的青黴素也沒有效果。由於耐藥菌引起的感染,抗生素無法控制,最終導致病人死亡。在上世紀60年代,全世界每年死於感染性疾病的人數約爲700萬,而這一數字到了本世紀初上升到2000萬。死於敗血症的人數上升了89%,大部分人死於超級病菌帶來的用藥困難。

  人們致力尋求一種戰勝超級病菌的新藥物,但一直沒有奏效。不僅如此,隨着全世界對抗生素濫用逐漸達成共識,抗生素的地位和作用受到懷疑的同時,也遭到了嚴格的管理。在病菌蔓延的同時,抗生素的研究和發展卻漸漸停滯下來。失去抗生素這個曾經有力的武器,人們開始從過去簡陋的治病方式重新尋找對抗疾病靈感。找到一種健康和自然的療法,用人類自身免疫來抵禦超級病菌的進攻,成爲許多人對疾病的新共識。

超級病菌-如何發現的


  斯湯頓河高中(Staunton River School)的一面黑板上寫着“懷念阿斯頓”的字樣。阿斯頓是一名17歲的學生,他感染了一種被稱爲“超級病菌”的MRSA細菌而死。MRSA傳染正在美國蔓延,它每年造成9萬人嚴重感染,因此致死的人數甚至超過艾滋病

  弗吉尼亞州貝德福德縣校區主管比利維斯決定關閉該縣的全部21所學校。2007年10月16日,斯湯頓河高中的學生把他帶到自己的學校,要他親眼看看這學校滋生了多少細菌。當地人心惶惶,許多人在工作中途溜回家,用消毒藥水噴塗牆壁,打掃房間以消滅細菌。同一天,美國發出了MRSA蔓延警示。密西西比、北卡羅來那、弗羅里達、加利福尼亞等五六個州已經同時發現了感染MRSA病菌的學生和運動員。波士頓大學的留學生張蕾在麻省的政府網站上看到了警示:這種病菌會通過皮膚和器物接觸感染。三年半前剛從北京到美國波士頓上學,張蕾對當年SARS造成的恐慌印象深刻。但這一次周圍的人很讓她意外。沒有人搶購超市里的手套和殺菌水,連洗手液一天也賣不了幾瓶。橄欖球隊員照樣帶着傷口到處跑,照樣跟女孩子接吻,一切都很平靜。人們對張蕾提的問題感到奇怪。MRSA?那是專家們幹的工作。感染的人也多數在醫院里面。鄰居老太悠閑地澆着花,隨口說道:“聽說染上MRSA的危險性比肥胖的危險性還要小得多。”

  顯微鏡下的“超級病菌”NDM-1詹姆斯·沃勒考特卻不這樣認爲。他大部份時間隻能躺在沙發上,連跟孩子們玩都有困難。當他晚上躺在床上睡覺需要移動他的左腿時,他必須用手抬,有時就直接用右腿推。這一切始於兩年前,他因爲膝蓋脱臼來醫院作手術,但MRSA卻通過術後留在膝蓋中的鈦釘侵入了他身體,壞死的肌肉幾乎讓他癱瘓。在美國,像沃勒考特這樣在住院時遭遇MRSA的每年有近10萬人。

  MRSA是一種耐藥性細菌,耐甲氧西林金黄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的縮寫。 1961年,MRSA在英國被首次發現,它的致病機理與普通金黄葡萄球菌沒什麼兩樣,但危險的是,它對多數抗生素不起反應,感染體弱的人後會造成致命炎症。

  在醫院里,“肮髒的白大褂”臭名昭着。現在金黄葡萄球菌是醫院内感染的主要病原菌,人們從外面帶來各種各樣的球菌,這些病菌附着在醫生和護士們的白大褂上,跟着四處巡視,有時掉在手術器械上,有時直接掉在病人身上。在醫院内感染MRSA的幾率是在院外感染的170萬倍。最令醫生們頭痛的是,由於MRSA對大多數的抗生素具抵抗力,患者治愈所需的時間會無限拉長,最終轉爲肺炎而死。很幸運,至今這種多重耐藥性的超級病菌仍然隻在醫院里傳播。“普通人隻知道MRSA是醫院里的大麻煩,但他們不知道,所有接觸到MRSA的專業人士都很害怕,因爲要對付它,我們根本沒有藥可以用。”美國疾控中心的一個職員說,“萬一它走出了醫院該怎麼辦?”   
 
  位於亞特蘭大的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監視着病菌世界的一擧一動。它是病菌世界的“影子内閣”,在各地布置了數不清的耳目。雖然CDC的特工們基本上不會戴酷酷的“黑超”,但007的把戲一樣不會少——探聽情報用的熒光基因測試劑、電泳儀和顯微鏡,“殺菌滅口”用的各類抗生素樣樣具備。龐大的間諜網布置在美國聯邦的各州各縣,監視着各個大學、社區、醫院和實驗室。病菌世界的新式武器一旦出鑪,它的作戰計劃馬上就會被敬業的情報網絡呈送到CDC高層的手上。

  1976年7月,美國CDC一夜成名。一批在費城飯店聚會的退伍老兵突然陸續出現高燒、咳嗽、渾身乏力等類似肺炎的症狀。這種未知疾病造成34人死亡,並隨着老兵們的散會蔓延到全國。這事登上了媒體的頭版,各地人心惶惶,很快白宮和國會就坐不住了。總統親自下令,授權CDC全程負責,動員全聯邦的各級衛生機構來監控疫情發展。來自各地的各種情報和分析,如雪片般飛至疾病控制中心,那架勢真有點全民皆兵的味道。最終,這個“軍團病”的菌株被CDC成功分離出來,更有效的抗生素被用來對付這種疾病。這種抗生素就是著名的紅黴素。從那以後,紅黴素被一直當作治療細菌感染的強力武器。

  然而,1992年春天,CDC收到情報:紅黴素遇到了強大的敵軍。在威斯康辛州的鄉下,一個名叫NAC-A的土着社區小型診所看病的患者中發現了有20人患了同樣的疾病:先是皮膚出現面皰和癤瘡,很快在咽部旁出現膿瘍,流出膿液的肌肉迅速壞死,接着出現肺炎症狀,生命垂危。疫情很快蔓延到周邊的24個社區,零星的病例一直到1999年仍有發作。疾控中心的醫生們發現,用紅黴素治療對這種病菌無效。這一年,CDC對全國發出預警:一個可怕殺手終於成功越獄,潛伏到普通人群中了。

  這是MRSA的孿生兄弟——社區穫得型MRSA(CA-MRSA)的傑作。它的來源至今仍是個謎,研究者發現CA-MRSA有與醫院里的MRSA不同的遺傳背景,它會感染短期與醫院沒有接觸的健康人群。與醫院里的MRSA不同,CA-MRSA不具備多重耐藥性,通常隻對一兩種抗生素耐藥,並且多數可以用萬古黴素殺滅。1997年,在紐約發現了CA-MRSA的另一個變種,這種菌株帶有一種被稱爲PVL基因編碼的強烈毒素。這是一種縮氨酸,由氨基酸形成的化合物,這種縮氨酸會造成稱爲中性粒細胞的免疫細胞爆炸,毁滅對抗感染的主要防禦力量,24小時之内迅速破壞肺髒使人死亡。類似的變種出現了17個。它們的出現意味着MRSA家族開始走出醫院,大開殺戒。監獄、體育館等地方成爲CA-MRSA感染的新根據地,病菌迅速在英、美兩國蔓延,並有向世界性流行發展的趨勢。

超級病菌-超級病菌在中國


發
    超級病菌
  我國MRSA感染的比率也在上升,20世紀70年代,在上海醫院檢測到的MRSA感染隻占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的5%, 1994~1996年上升到50%~77.9%,2001年這一數字已經達到80%~90%。盡管致命性的CA-MRSA變種並未在國内出現,但出現的MRSA病例已對青黴素類、紅黴素、頭孢菌素類等抗生素多重耐藥。

  憑着“對抗生素免疫”這件刀鎗不入的盔甲,MRSA迅速超過乙肝和艾滋病,躍居世界三大最難解決感染性疾患的首位。到底是什麼導致這種超級病菌對抗生素免疫呢?

  人體里的戰爭

  在極端情況下,醫院里到處都是抗生素。尤其危險的是集中看護室中的兒童們,他們傷口尚未愈合,免疫系統尚未恢複,正處在衰弱時期,無助地躺在強大的抗生素繭殼中。抗生素進入體内,協助白細胞來抵禦病菌的侵入。青黴素會幹擾細菌成長過程,使細胞壁變得虛弱,無法阻擋水分,使細胞吸水膨脹,爆裂而死;其他一些抗生素幹擾細菌細胞内部或表面酶的功能;有的抗生素以非常不同的方式來工作——例如攻擊細菌的單染色體,幹擾它的DNA,這會擾亂它的再生能力,阻止它在人體中横沖直撞。無論是人類免疫系統,還是抗生素,要完全取得戰鬥的勝利,都必須用充足的劑量(或白細胞)來掃除所有感染的細菌。然而細菌們想出了一個巧妙的絕招來經受抗生素的攻擊——它們進行一種“鄰里互助”。細菌在體内有微小的形成物,它們同樣由DNA組成,里面可能含有抵抗基因片段。細菌的繁殖通過基因交換進行。聰明的細菌會淤積在對某種抗生素不敏感的菌種上,通過這種胞質素的交換穫得反抗抗生素的必要武器。霍亂病菌就是通過這種手段,從大腸杆菌身上中穫得了四環素的抗藥性。

  MRSA也做到了這點。有一種叫脱脂物質脂質的東西把細菌分成兩個社會。這個東西在細胞壁中的含量決定了細菌能否被苯胺顏料着色。能被染色的被稱爲革蘭陽性細菌,另一種被稱爲革蘭陰性細菌。MRSA屬於其中的革蘭陽性細菌。起初,青黴素對革蘭陰性細菌並不起作用,而少量MRSA菌株迅速穫得了革蘭陰性細菌的抗青黴素基因。而青黴素的廣泛濫用,使人體環境對所有細菌變得惡劣。這給那些僅存的耐藥細菌造成了巨大的進化壓力,迫使它們調整所有的基因程式再生繁殖,最終MRSA這個原本稀少的品種變成了物競天擇後活下來的優勢品種。

  起初,盤尼西林幾乎能百分之百地摧毁葡萄球菌,30年之後那個數字已降到10%。1960年代大部分醫生在二甲氧西林的幫助下放棄了盤尼西林。新藥摧毁了耐青黴素葡萄球菌的抵抗,這個戰果僅僅維持了幾年,MRSA再次戰勝了二甲氧西林。更複雜的抗生素出現了,但MRSA不斷地穫得更強大的抗性。現在,隻有一種藥物萬古黴素能夠摧毁MRSA。這最後的希望恐怕也會落空,一種腸球菌對萬古黴素也產生了抗體。而在醫院里,這種腸球菌和MRSA經常是寄生在病人傷口繃帶上的鄰居,我們有理由擔心腸球菌會無私地將這件武器轉交給MRSA。

  與“超級病菌”的超級感染做鬥爭的代價像火箭發射一樣猛升。病人住院時間的拖長和更昂貴抗生素的使用,每年要增添300億美元的支出。從盤尼西林過渡到二甲氧西林一項就使基本醫療費增加了十倍。更昂貴更複雜的抗生素用於治療,導致了“超級病菌”們更大的抗藥性。在《不死的細菌》一書中,作家馬克·拉普描述了抗生素的發明被濫用所產生的後果。

超級病菌-從病菌到超級病菌


  濫用抗生素催生"超級病菌"
 
  1920年代,醫院感染的主要病原菌是鏈球菌

  1960年代,產生了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MRSA取代鏈球菌成爲醫院感染的主要菌種。耐青黴素的肺炎鏈球菌同時出現。

  1990年代,耐萬古黴素的腸球菌、耐鏈黴素的“食肉鏈球菌”被發現。

  2000年,出現綠膿杆菌,對氨苄西林、阿莫西林、西力欣等8種抗生素的耐藥性達100%;肺炎克雷伯氏菌,對西力欣、複達欣等16種高檔抗生素的耐藥性高達52%-100%。
 
  2010年,英國媒體爆出:南亞發現新型超級病菌NDM-1,抗藥性極強可全球蔓延。

超級病菌-NDM-1超級病菌

NDM-1超級病菌 -發現

顯微鏡下的NDM-1超級病菌
顯微鏡下的NDM-1超級病菌
  NDM-1超級病菌是指含有NDM-1酶的細菌。這種NDM-1酶最初是在2009年被英國卡迪夫大學的蒂莫西·沃爾什確認。他在一名瑞典病人身上的大腸杆菌和肺炎杆菌中找到了NDM-1。而這名患者曾經在印度住院治療。目前,南亞和英國已經出現數起感染病例。研究人員正在確定這些患者感染的NDM-1病菌的普遍性。

  在對疑似患者進行檢查以後,研究人員在印度欽奈市確認了44名患者,在印度哈里亞納邦確認了26名患者。與此同時,研究人員還在孟加拉國巴基斯坦和英國發現這種超級病菌的蹤蹟。其中,英國患者人數達到37人。部分英國患者最近曾經前往印度或者巴基斯坦接受整形手術。

NDM-1超級病菌 - 結構

  NDM-1全稱New Delhi metallo-β-lactamase 1(新德里 金屬-β-内醯胺分解酶)。這種酶可分解β-内醯胺環結構,因此可使任何含β-内醯胺環結構的蛋白質失效。由於目前爲止臨床最常用的抗生素, 包括青黴素與頭孢菌素,以及新發展的頭黴素類、硫黴素類、單環β-内醯胺類等其他非典型β-内醯胺類抗生素,都含有β-内醯胺環結構,因此擕帶這種酶的細菌可以使幾乎所有抗生素失效(即隻要該抗生素含有β-内醯胺環結構)。超級病菌是指擕帶編寫NDM-1酶的基因的細菌。大多數NDM-1超級病菌出現在大腸杆菌和肺炎克雷伯菌中。NDM-1基因存在於DNA的結構中,被稱爲質體。研究人員稱,質體可以在細菌中自由複制和移動,從而使“超級病菌”的菌種有多種可能,具有傳播和變異的驚人潛能。

NDM-1超級病菌 -傳播

  超級細菌NDM-1幾乎可以跨越不同的細菌種類,也就是說它可以廣泛存在於各種細菌的NDA線粒體中。在各種細菌中的NDM-1超級病菌是以DNA的結構出現,因此被稱爲質體。它可以在細菌中自由複制和移動,從而使這種病菌擁有傳播和變異的驚人潛能,對除替加環素和多黏菌素之外的所有抗生素都有抗藥性。研究人員正在確定這些患者感染的NDM-1病菌的普遍性。研究者發現,2009年英國就已經出現了NDM-1感染病例的增加,其中包括一些致死病例。參與這項研究的英國健康保護署專家大衛.利弗莫爾表示,大部分的NDM-1感染都與曾前往印度等南亞國家旅行或接受當地治療的人有關。在英國研究的37個病人中,至少有17人曾在過去1年中前往過印度或巴基斯坦,他們中至少有14人曾在這兩個國家接受過治療,包括腎髒移植手術、骨髓移植手術、透析、生產、燒傷治療或整容手術等。不過,英國也有10例感染出現在完全沒有接受過任何海外治療的病人身上。目前的研究發現,擕帶NDM-1的大腸杆菌感染,會導致許多病人出現尿路感染和血液中毒。

NDM-1超級病菌 - 抗藥性

  研究人員稱,這種超級病菌跨越不同的細菌種類,除了替加環素和黏菌素以外,這種病菌對其它抗生素都具有抗藥性。在部分患者身上,甚至這兩種抗生素也不起作用。NDM-1病菌甚至對碳青黴烯類(carbapenes)抗生素也具有耐藥性,碳青黴烯類抗生素通常被認爲是緊急治療抗藥性病症的最後方法。

  其抗藥性來源於這類細菌内部存在的一種酶,叫做“新德里金屬-β-内醯胺酶”,或者簡稱爲NDM-1酶。[2]可使含有β-内醯胺環結構的抗生素失效,包括臨床最常用的青黴素與頭孢菌素,以及新發展的頭黴素類、硫黴素類、單環β-内醯胺類等其他非典型β-内醯胺類抗生素。這些抗生素是人類對抗致病細菌最常用的廣譜抗生素,一旦失效會對人類生命安全造成嚴重威脅。

超級病菌-抗生素歷史


超級病菌仍在蔓延,濫用抗生素或致“無藥可用”
超級病菌仍在蔓延,濫用抗生素或致“無藥可用”
  抗生素1877年,Pasteur和Joubert首先認識到微生物產品有可能成爲治療藥物,他們發表了實驗觀察,即普通的微生物能抑制尿中炭疽杆菌的生長。1928弗萊明爵士發現了能殺死致命的細菌的青黴菌。青黴素治愈了梅毒淋病,而且在當時沒有任何明顯的副作用。

  1936年,磺胺的臨床應用開創了現代抗微生物化療的新紀元。

  1944年在新澤西大學分離出來第二種抗生素鏈黴素,它有效治愈了另一種可怕的傳染病:結核。

  1947年出現氯黴素,它主要針對痢疾、炭疽病菌,治療輕度感染。

  1948年四環素出現,這是最早的“廣譜”抗生素。在當時看來,它能夠在還未確診的情況下有效地使用。今天四環素基本上隻被用於家畜飼養。

  1956年禮來公司發明了萬古黴素,被稱爲抗生素的最後武器。因爲它對G+細菌細胞壁、細胞膜和RNA有三重殺菌機制,不易誘導細菌對其產生耐藥。

  1980年代喹諾酮類藥物出現。和其他抗菌藥不同,它們破壞細菌染色體,不受基因交換耐藥性的影響。1992年,這類藥物中的一個變體因爲造成肝腎功能紊亂被美國取締,但在發展中國家仍有使用。

超級病菌-傳播方式


  1、經血傳播:如輸入全血、血漿、血清或其它血制品,通過血源性注射傳播;

  2、胎源性傳播:如孕婦帶毒者通過產道對新生兒垂直傳播;

  3、醫源性傳播:如醫療器械被乙肝病毒污染後消毒不徹底或處理不當,可引起傳播;用1個注射器對幾個人預防注射時亦是醫源性傳播的途徑之一;血液透析患者常是乙型肝炎傳播的對象;

  4、性接觸傳播:近年國外報道對性濫交、同性戀和異性戀的觀察肯定證實;

  5、昆蟲叮咬傳播:在熱帶、亞熱帶的蚊蟲以及各種吸血昆蟲,可能對病毒傳播起一定作用;

  6、生活密切接觸傳播:與病毒擕帶者長期密切接觸,唾液、尿液、血液、膽汁及乳汁,均可污染器具、物品,經破損皮膚、粘膜而傳播。

超級病菌-預防措施


  1、合理使用抗生素,防止濫用抗生素,是預防超級病菌流行的最重要的手段。合理使用抗菌藥物,控制或減緩細菌耐藥性的產生,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公眾應慎重使用抗生素,對抗生素的使用要堅持“四不”原則:不隨意買藥、不自行選藥、不任意服藥、不隨便停藥。

  2、注意個人衛生,尤其是正確洗手,加強身體鍛鍊,合理膳食,注意休息,提高機體的抵抗力。

  3、如果去醫院探視VRE感染的患者,應聽從醫院有關人員的指導,做好消毒、隔離工作,避免因探視而感染此種疾病。

  4、自身免疫力是最好武器:其實,人身上平時就依附着大量細菌。但隻要身體健康,抵抗力強,這些細菌就毫無興風作浪的可能。由於“超級細菌”難以治療,對付它最好辦法是防禦。

超級病菌-應對


  英國衛生部宣布,英國已經開始討論研制新抗生素的辦法,但是科學家警告說,可能10年内都不會出現有對NDM-1有效的新的抗生素出現。

  科學家指出,要阻止NDM-1的傳播,必須盡快識别NDM-1的感染病例並將任何感染者隔離起來。其他的感染控制措施,例如對醫院設備進行消毒、醫生和護士用抗菌香皂洗手等,也能阻止NDM-1的傳播。

  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學者皮陶特呼籲,要求那些曾在印度的醫院中接受過治療的外國人在返回本國後先去醫院進行篩查。英國健康保護署專家利弗莫爾則呼籲所有醫院的病人、拜客和醫務人員都勤洗手,以防止NDM-1的傳播。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haiyan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