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49142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6/22 13:12:01)  最新编辑:于归 (2011/6/22 13:12:01)
清康熙十三子胤祥圈禁之謎
同义词条:胤祥圈禁之谜
目錄[ 隱藏 ]
  ◎卷入了儲位之爭?

  胤祥出生在一個人口眾多的特殊家庭。他的父親康熙帝玄燁,因早婚、早育、多後妃,生養了眾多子女。

  在清朝皇帝中,玄燁的後妃人數是最多的,與玄燁同葬景陵的一共55位,其中皇后4人,皇貴妃3人,貴妃1人,妃11人,嬪8人,貴人10人,常在9人,答應9人。需要說明的是,玄燁生前冊封的後妃,隻有皇后3人,貴妃2人,妃11人,嬪5人,貴人11人,常在14人,答應9人。他死後,因雍正乾隆二朝對其妃嬪又有追封,才出現後妃品級不同的現象。

  這就是說,胤祥的生母、嫡母、庶母加在一起有55位以上。一個皇子有這麼多的母親,不僅在清朝,即便是在中國歷史上大概也是屈指可數了。

  何況,他的兄弟姐妹也多得驚人。玄燁12歲(周歲11歲)大婚,兩年後(1667)即14歲第一個孩子出生,至65歲最後一個孩子出生,玄燁前後一共生有55個子女。胤祥曾有過54個兄弟姐妹,這又是一個奇蹟。

  在康熙帝的眾多後妃中,胤祥的生母章佳氏並不據有顯赫的位置。她出身一般,是滿洲鑲黄旗參領海寬的女兒。初入宮,冊封妃。她於康熙二十五年生皇十三子胤祥,二十六年生皇十三女,三十年生皇十五女。在四年零兩個月内,連續生了三個孩子。這在玄燁中年以後的嬪妃中再無二例,說明她一度很受皇帝的寵幸。但是,她享壽不長,康熙三十八年(1699)去世。這時,她的兒女尚幼,胤祥14歲,皇十三女13歲,十五女9歲。估計章佳氏本人死時也還年輕。章佳氏死後,玄燁降諭禮部:“妃張雅氏(章佳氏)性行溫良,克嫻内則,久侍宮闈,敬慎素著。今以疾逝,深爲軫(zhěn) 悼,其諡爲敏妃。”

  幼年喪母,胤祥和兩個妹妹隻好由其他嬪妃代爲撫養。據說,撫養胤祥的是德妃烏雅氏,即後來繼承皇位的雍正帝胤禛的母親。這種陰錯陽差的安排,早早就把他與胤禛的命運聯繫在一起。兩兄弟自幼晨夕聚處,感情深篤,胤禛奉命教胤祥算學,日事討論。每逢塞外扈從,也形影相依。兄弟相聚,宴集唱和,弟有所作,每就正於兄;兄扈從塞外,弟也間或有句相贈。胤禛長胤祥8歲。這種密切的手足之情,伴隨他們終生,經受了嚴峻的考驗,而胤祥人生的得與失,喜與悲,榮與損,起與落,又無不以此種關係來貫穿。

  在清朝皇室中,皇子皇女幼殤的比例很高,康熙帝玄燁的子女也不例外。他的55個子女内,長大成人的隻有28人。55位子女的平均壽命,隻有2695歲。胤祥的兩個胞妹雖長大成人,也都壽命不永。他的大妹妹(皇十三女)20歲受封爲和碩溫憲公主,遠嫁蒙古翁牛特部博爾濟吉特氏杜凌郡王倉津,三年後因難產死去,時年23歲。他的小妹妹(皇十五女)18歲時受封和碩敦恪公主,下嫁蒙古科爾沁部博爾濟吉特氏台吉多爾濟,一年後去世,年僅19歲。這樣,兩個與胤祥血緣最近的親人就過早離世了。

  胤祥6歲開始在皇宮内就學讀書。學習内容包括滿漢文化,儒家經典,以及書法繪畫。他的師傅法海,是康熙帝玄燁的舅舅佟國綱的第二子,換句話說,法海是玄燁的表弟,也即胤祥的表叔。法海是當時滿洲人中不可多得的博學碩儒。他23歲考中進士,授爲翰林院庶吉士,又奉命在南書房行走,成爲玄燁身邊的文學詞臣。康熙三十七年(1698),玄燁選派他在懋勤殿輔導皇十三子胤祥、皇十四子胤禎(雍正繼位後改爲允)。胤禎是胤禛胞弟,胤祥與胤禎一同就學,同樣反映了他與胤禛的特殊關係。這時,胤祥13歲,胤禎11歲。他們在法海門下一學就是10年,兩兄弟後來才學俱佳,與法海執教有很大關係。

  胤祥幼時很得父皇寵愛。13歲時,胤祥第一次離開京城,隨父皇玄燁前往謁陵。此後,玄燁經常帶他四出巡幸。玄燁一生先後六次南巡,在諸皇子中,隨行次數最多的,就是胤祥。玄燁第三、四、五、六次南巡,他都參與其間。他還隨同玄燁巡幸過京畿、陝西西安、山西五台山,或往塞外避暑圍獵。這說明,他在青少年時代,曾深得父皇的寵愛。

  玄燁有那麼多皇子,眾皇子對他猶如群星拱月,爲什麼卻對胤祥偏愛?

  第一,他自幼溫文爾雅,在父親面前顯得很乖巧。《欽定八旗通志》記載:胤祥“幼偕諸王侍聖祖於宮廷。嚐隨行,以稚弱未能前視,聖祖過,尋履蹟伏地嗅之,其孺慕誠切如此”。大意是說,胤祥幼時與諸兄一起侍從皇父於宮廷,因年齡小、個子矮,他幾乎看不見在眾人簇擁下一晃而過的父親。爲了表示對父親的孝敬和仰慕,他不禁爬在父親剛剛留下的腳印上一個勁地聞起來。這個記載或者有所誇大,但印證胤祥一生的行止,和他死後被追諡爲“賢”來看,他在爲人之道上,無論是對父母、對兄長、對臣民,都很符合儒家傳統推崇的典範。

  第二,他經過系統教育,加上本人的勤奮努力,才華横溢。能文能詩,書畫俱佳。康熙四十一年(1702),玄燁南巡,皇太子胤礽、皇四子胤禛、皇十三子胤祥隨駕。某日,玄燁在行宮召集大臣和皇子們研習書法。玄燁一時興起,談起自己習練書法的體會:“學書須臨古人法帖,其用筆時輕重疏密,或疾或徐,各有體勢。

  宮中古法帖甚多,朕皆臨閱。”說罷,他意猶未盡,又親書大字對聯當場展示。隨即,他邀請眾人觀賞皇四子胤禛和皇十三子胤祥書寫的對聯,據說,諸臣環視,“無不歡躍欽服”。如此驚歎的擧動,自然有阿諛逢迎的成分,但兩位皇子擅長書法確是事實。這一年,胤祥17歲,已學習書法多年,如果不是心里有底,玄燁又怎麼會讓他同皇兄一起當場獻技呢?

  胤祥隨從父皇巡幸各地,開闊了眼界,豐富了閱曆。他往往把内心感受即興寫成詩篇。他的詩清新雋永,很有意境。如《恭讀禦制耕織圖詩敬成二律》:

  曆曆三時況,如陳七月篇。
  秋雲青甸里,春雨綠疇邊。
  聖政先無逸,皇心重有年。
  孜孜宵旰意,總向畫圖傳。
  玉帛梯航遠,山龍繪繡工。
  豈知寒女事,猶入睿吟中。
  勤儉昭淳俗,勞思愛古風。
  垂裳開至治,衣被萬民同。

  在詩中,他刻畫了農村田園詩的秀色,歌頌了父皇賢明的治理,同時流露出對百姓生計的關切。

  第三,他繼承了滿洲人的傳統技藝,騎馬射箭樣樣精通。有記載提到,他“精於騎射,發必命中”。有一次出巡狩獵,一隻猛虎突出林間,他神色不動,手持利刃向前刺之。見者無不佩服他的神勇。

  胤祥出生時,父親給他取了一個寓意深刻的名字,依據的是《禮記·中庸》中的“國家將興,

  必有禎祥”,給他取名胤祥,給他的弟弟(皇十四子)取名胤禎。然而,祝福歸祝福,亦如出生在普通百姓家的子弟一樣,胤祥的人生道路也充滿了撲朔迷離的變數。

  康熙帝晚年,對胤祥的態度發生顯著變化。變化的標志,則是冊封問題。玄燁共有35子,其中15子早殤,1子出繼,尚有19子。玄燁生前,曾兩次冊封諸皇子。第一次在康熙三十七年(1698),皇長子胤禔封爲直郡王,皇三子胤祉封爲誠郡王,皇四子胤禛、皇五子胤祺、皇七子胤祐、皇八子胤禩(六子胤祚早卒)封爲貝勒。第二次冊封在康熙四十八年(1709),玄燁在複立胤礽爲皇太子的同時,將皇三子胤祉、皇四子胤禛、皇五子胤祺晉封爲親王,皇七子胤祐和皇十子胤(é)封爲郡王,皇九子胤禟、皇十二子胤祹、皇十四子胤禎封爲貝子。第一次分封時,胤祥13歲,還不夠冊封的資格。問題是第二次冊封時,胤祥已24歲,連比他小2歲的胤禎都受到冊封,他卻依舊兩手空空。這確實是一個反常現象。

  對皇子來說,受封絕不意味隻是尊號的授予,至少還有四項好處:第一,獨立門戶,即遷出紫禁城,住在皇父賜給的府第;第二,分出時各給錢糧銀23萬兩(猶如安家費);第三,以六年爲期,由大内支給一定官物(包括食用什物),以便向新生活的過渡;第四,爲滿足長久生計,按品級賜給大地產和服役人丁。胤祥沒有受封,當然也就沒有了這些好處。

  自幼受皇父寵愛的胤祥,爲何落得這般境地?

  對於這個疑問,在清朝官書中是找不到任何答案的。有關這一問題的記載,隨着迄今仍爭論不休的清朝三大疑案之一——雍正帝是否奪嫡,早已被銷毁得幹幹淨淨。確實,歷史總是由勝利者寫的。雍正帝胤禛在登上皇位以後,就按照政治上的需要,對歷史事實進行了隨意的曲解和剪裁。爲了澄清上面提出的疑問,還要從康熙帝晚年的兩次廢儲談起。

  清朝入關前,皇位繼承實行推擧制。康熙帝玄燁也是幾經周摺才被定爲嗣君的,幼年臨朝又受到輔政大臣的約制。所以他成年後,鑒於歷史上的教訓,決心另辟蹊徑。當時他可以借鑒的,仍是漢族統治者立嫡立長的做法。

  康熙十四年(1675),玄燁下詔冊立剛滿周歲的嫡長子胤礽爲太子。詔諭說“正位東宮”“以重萬年之統,以系四海之心”。太子胤礽生於康熙十三年五月,當時隻有2歲(周歲1歲)。他的母親赫舍里氏,是輔政大臣索尼之孫,領侍衛内大臣噶布喇的女兒,康熙四年冊爲皇后,生胤礽當日死,諡仁孝皇后。玄燁深知太子關係重大,爲了使他將來繼承大位,精心培養,殫精竭慮。

  然而,胤礽稍長,卻越來越使玄燁感到失望。

  第一,胤礽自幼得父輩恩寵,侍臣阿諛,養成任性驕縱的作風,對父皇亦少敬意。玄燁和胤礽之間首次顯露嫌隙,是在康熙二十九年(1690)七月。玄燁出塞遠征噶爾丹時,中途得病,傳信叫胤礽到行宮相見。見面時,胤礽毫無憂戚之色,對父親的健康漠不關心,使玄燁很不高興。

  第二,玄燁生活節儉,從不妄用濫取,胤礽卻奢侈貪婪,甚至依仗皇太子身份派人向地方官敲詐勒索。康熙四十六年(1707)玄燁帶胤礽南巡,江寧知府陳鵬年在主辦行宮事務中供奉簡樸,又無禮儀饋贈,胤礽大怒,竟要將陳處死。

  第三,玄燁待人寬和,胤礽卻任意凌虐臣屬,甚至連親貴也隨意撻辱。胤礽在諸皇子中地位優越,恣意妄爲。當然,同輩兄弟出於忌恨,撥弄是非,也促使了胤礽與父親關係的惡化。

  從玄燁一方講,立儲受挫也有自身原因。他22歲時冊封皇太子,未免操之過急。盡管爲樹立太子威信和培養從政能力煞費苦心,卻未注意在制度上防止皇儲越分,形成對皇權的幹擾。比如在禮儀上,一開始就規定,皇太子服禦諸物俱用黄色,一切儀注幾乎與皇帝相同。玄燁事後總結說,胤礽“驕縱之漸,實由於此”。他又規定,每逢慶典,大臣們朝拜皇帝後,需往東宮行禮。這些優遇,反而助長了太子的驕縱和非分之想。加上一些阿諛奉承之輩麇(qún)集太子周圍,爲其出謀劃策,逐漸形成所謂“太子黨”,使玄燁感到皇權受到威脅。

  最終促使玄燁決心廢黜胤礽的是兩件事。

  第一件:胤礽失寵後,引舅氏索額圖爲靠山。索額圖是開國勳臣索尼子,胤礽母親的叔父,任大學士、領侍衛内大臣多年,康熙四十年(1701)以老乞休,但在朝中仍擁有強大勢力。索額圖是太子胤礽最倚信的支持者,朝廷中索額圖黨逐漸演變爲“太子黨”。康熙四十二年五月,據索額圖家人告發,索額圖“背後怨尤,議論國事”,又發現助太子“潛謀大事”。索額圖交宗人府拘禁,後死於獄中。玄燁與胤礽的矛盾日益深化。

  第二件:康熙四十七年(1708)五月,玄燁率領諸皇子行圍塞外,皇十八子胤祄(xiè)病重,留中途調理,不久病情惡化,玄燁回鑾臨視,非常憂戚。胤礽對弟弟病危卻無動於衷,毫無友愛之意,玄燁對他加以責備,胤礽反而大發雷霆,任意撻辱隨行諸大臣侍衛。甚至每夜窺伺玄燁所居幔城,使玄燁驚懼不安。九月初四日,玄燁宣布將胤礽廢斥拘禁。隨後,玄燁召諸皇子入乾清宮,宣布:“諸阿哥中,如有鑽營謀爲皇太子者,即國之贼,法斷不容。”但是,胤礽廢後,太子虛位,希冀儲位的諸皇子競爭紛起,爭鬥更加不可遏制。

  諸皇子各自結納權臣,招納門客,植黨互鬥。長子胤禔系惠妃那拉氏所生,不得立爲太子,因此心忌胤礽。等胤礽被廢,胤禔便黨同皇八子胤禩,向玄燁奏稱,相面人張明德言皇八子當大貴,並說:“今欲誅胤礽,不必出於皇父之手。”玄燁震怒,斥他“凶頑愚昧”。皇三子胤祉乘機揭發胤禔曾用喇嘛魘術謀害胤礽。玄燁命將胤禔革爵幽禁,張明德等凌遲處死。又傳諭:如有人稱譽胤禩,必殺無赦。胤禩被革去貝勒,成爲閑散宗室。

  玄燁廢胤礽時,曾說他“似有鬼物憑之者”。胤礽被魘咒事揭發後,玄燁釋放胤礽,並說他病情好轉,“亦自知有罪”。當時,諸皇子間儲位之爭已達到白熱化的程度,甚至連當朝的宗親大臣也卷了進去,此情此景令玄燁感到震驚。他斟酌再三,決定複立胤礽爲皇太子。

  康熙四十八年(1709)三月玄燁擧行大典,宣告複立胤礽爲太子。同時對其他皇子加封晉爵,以調和諸子關係。

  胤礽由被廢到複立,前後不滿半年,玄燁反複失措,未能穩定朝廷局勢。胤礽複位不久,故態複萌,在廷臣中廣植黨羽。他在複立以前,曾當着父親和兄弟的面,承認“凡事俱我不善”,並發誓不念人仇,實際上對廢斥一事一直耿耿於懷。而且,對屬下人暴虐横施,捶楚鞭笞;飲食服用,窮極奢華。種種暴戾乖張行止,比以前更加厲害。玄燁不得已,於康熙五十一年(1712)十月將其再次廢黜禁錮。

  兩次立儲失敗,玄燁開始慎言立皇太子事,他確定的太子標准是:“必能以朕心爲心者。”但諸皇子中何人符合這個條件,卻難以驗證。立儲問題成爲玄燁晚年難以排解的心病。

  以上,就是康熙兩次立儲的大致經過。回過頭來,再說胤祥失寵原因。有關答案,隻在兩種私人著述中留有蛛絲馬蹟。

  第一,雍正年間蕭奭(shì)在 《永憲錄》中記載,康熙四十七年九月,皇十三子胤祥“因廢東宮事波及,削爵”。在康熙四十八年以前,皇九子以下的皇子因年齡小,還沒有封號,所謂胤祥“削爵”,與事實不符。那麼,胤祥與廢太子事件有牽連,是否可靠呢?所幸這並不是孤證。

  第二,乾隆年間皇八子胤禩的後嗣弘旺在《皇清通志綱要》中寫道:“(康熙四十七年)九月,皇太子、皇長子、皇十三子圈禁。”“十一月,上(玄燁)違和,皇三子同世宗皇帝、皇五子、皇八子(原注:先君)、皇太子開釋。”這一記載足以說明:在康熙四十七年即康熙帝第一次廢黜皇太子的同時,曾將皇太子胤礽、皇長子胤禔、皇十三子胤祥一同圈禁。而在此前後,被圈禁的還有皇三子胤祉、皇四子胤禛(即後來的世宗皇帝)、皇五子胤祺、皇八子胤禩。也就是說,從皇長子到皇八子,除皇六子早逝不計外,隻有對立儲一事漠不關心的皇七子胤祐沒被圈禁。但是兩個月後,康熙帝就以身體不好爲由,把除皇長子胤禔、皇十三子胤祥以外的諸皇子都放出了。

  從上述記載可以得知:自康熙四十七年九月,胤祥因卷入廢儲事件遭到囚禁,時年23歲。由於史料的缺乏,仍有若幹疑點:

  第一,胤禛、胤祥同被圈禁,是否說明他們在爭儲活動中已結爲一黨?有幾種推測:一是他們替廢太子說了話,被視爲太子黨受到懲處;二是康熙帝擔心年長諸皇子謀變,所以把他們暫時圈禁;三是諸皇子各結黨羽,彼此明爭暗鬥,惹惱了玄燁,幹脆一同懲戒。四是胤禛、胤祥在爭儲活動中結爲一黨。另外,還有人推測,胤祥爲反太子黨的一員,似與胤禩有關。以上推測,均缺少史料的佐證。

  第二,胤禛、胤祥同被圈禁,爲何結局不同?胤禛被圈禁後不久放出,第二年康熙帝複立胤礽爲皇太子時,他還搭了顺風車,由貝勒晉封親王。與胤禛同時晉封的,還有另外幾位皇子,包括胤祥的弟弟、皇十四子胤禎,但胤祥卻被繼續圈禁。什麼原因使胤祥遭此重懲?有人推測:胤祥同胤禛結成一黨,卷入了儲位之爭。兩人被圈禁後,胤祥爲了包庇胤禛,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胤禛很快穫釋,本人卻繼續被監禁。這雖然是推測,卻也言之成理。其一,胤祥、胤禛自幼關係密切,在扈從父皇巡幸的過程中,胤祥常以詩詞、書劄寄懷,胤禛爲之收藏,僅詩就有32首之多。其二,胤祥受胤禛母親德妃長期呵護,感情非同一般。其三,知恩圖報,符合胤祥一貫的爲人標准。其四,正因爲胤祥在關鍵時刻幫了胤禛一把,胤禛才會在即位伊始,把連低級爵位都沒有的胤祥一下子超拔爲親王。

  第三,胤祥被圈禁的時間究竟有多長?對此,從清朝的官修史書到民國初年修成的《清史稿》,均無隻言片語。從康熙四十七年(1708)九月胤祥被圈禁,到六十一年(1722)正月他兀然出現在政壇中心,這中間的14年,在他的生命史上完全是一片空白。造成這種情況的唯一解釋是:胤禛即位後刪除了一切於己不利的文字,其中包括胤祥的相關記載。人們不禁會問,胤祥被圈禁了多長時間?一年,二年……還是若幹年?這又是一個難解之題。

  ◎公忠體國的一代賢王

  胤祥一生45年,可以其父康熙帝的逝世爲線,劃分爲兩個階段。前一階段,自康熙二十五年(1686)胤祥出生,到六十一年玄燁逝世,一共36年。除了幼時留下一些愉快的回憶,他從青年步入中年,一無封爵,二無官職,與諸皇子比,落魄到了極點。後一階段,從康熙逝世,到雍正八年(1730)他本人故世,一共8年。這段時間,隻占胤祥一生不到六分之一,但他卓越的才華、優秀的品質與風範,在這段不算長的時間里都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展示。

  父皇逝世與胤禛即位,成爲胤祥否極泰來的標志。

  在康熙朝後期諸皇子爭奪儲位的日子里,皇四子胤禛處心積慮,懷有覬覦之心,但他工於心計,深藏不露,最終登上了至尊皇位。

  胤禛母親烏雅氏,護軍參領威武之女,並非出身顯貴,在妃嬪中地位低微。生胤禛後晉封德妃。胤禛21歲封貝勒,晉封雍親王時,年逾30歲。他接受滿人戴鐸“戒急用忍”的策略,在玄燁面前亟表恭顺,不露形蹟,暗中卻結納朝臣,多方活動,同時又與兄弟諸王和睦相處。

  有幾件事加深了父皇對他的好感:

  第一件:康熙四十七年玄燁巡幸塞外,胤礽被遣送回京,胤禛受父命看管胤礽。其時胤礽顏面盡失,威風掃地,年長諸皇子乘機落井下石,惟獨胤禛站出來爲胤礽說話,從而穫得玄燁的好感,誇他“深明大義”。

  第二件:當玄燁因立儲失敗而心情沮喪,身患重病之際,胤禛殷勤奉侍,不離左右。

  第三件:胤禛的兒子弘曆(即後來的乾隆帝)於康熙五十年出生。弘曆兒時聰明伶俐,善讀詩書,深得年屆七旬的祖父寵愛。康熙六十一年玄燁傳見弘曆生母時,連稱她爲“有福之人”。這對於胤禛繼承大統,也是一個吉兆。

  康熙五十六年(1717)十一月,玄燁召集諸皇子及滿漢大臣,諭言中談及自第一次廢黜胤礽以來,過傷心神,身體每況愈下,然後鄭重說道:“死生常理,朕所不諱。惟是天下大權,當統於一。十年以來,朕將所行之事,所存之心,俱書寫封固,仍未告竣。立儲大事,朕豈忘耶?”最後說:“若有遺詔,無非此言。”玄燁在諭中暗示已決定立儲,隻是未將選定的嗣君言明。

  六十一年十一月,玄燁病死。死後,宮中傳出遺詔,内稱“皇四子胤禛人品貴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統,著繼朕登極,即皇帝位”。

  關於雍正帝胤禛得位緣由,迄今說法紛歧。有的史家說他殺害其父後篡改遺詔篡奪了帝位,以防他的兄弟先下手;也有史家認爲他繼承大統得自玄燁的最終選擇。不管怎麼說,他的寶座是經激烈爭奪才得到的,當是事實。胤禛親曆帝位之爭而終於如願以償,不能不證明他的心術和手段確實不同凡響。在清入關後的10代帝王中,胤禛是即位時年齡最大的皇帝。45年的藩邸生活,使他積累了豐富的政治和社會經驗,對他的帝王生涯產生了深刻影響。

  胤禛是個睚眥必報、敢作敢爲的人,他登極後,做了相輔相成的兩件事:

  一件,清算老賬。將皇八子允禩、九子允禟、十子允、十四子允四弟囚禁。允是胤禛同母弟。在雍正帝編寫的《大義覺迷錄》一書中,曾披露一種傳言:“聖祖皇帝(康熙)原傳十四阿哥允天下,皇上(指雍正)將十字改爲於字。”此說依據不足,前人多有辯證,這里不再重複。有一種說法,說允是因支持皇八子允禩爭儲而遭胤禛報複。又一說,康熙帝晚年對允格外器重,派他率兵西征,暗寓立儲之意,也招致胤禛不滿,最終手足參商,兄弟形同陌路。以後,允禟、允禩均被削宗室籍,並令其改名爲“塞思黑”、“阿其那”。皇長子允禔、廢太子允礽自康熙朝被囚禁,至雍正朝幽死。

  又一件,冊封胤祥。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胤禛的皇位還沒有坐熱,就迫不及待地宣布:冊封胤祥爲怡親王,命總理事務。胤祥活了36歲,徒然隻是一個閑散皇子,這一下,爵也有了(而且是最尊的),權也有了(而且是最高的),比起以往那些穫封的兄弟來,後來者居上,稱得上飛黄騰達。胤禛還不以此爲滿足,又將已故23年之久的胤祥生母章佳氏的封號,由原有的“敏妃”一下子提高了兩級,追封爲敬敏皇貴妃,並祔葬景陵。

  胤禛愛憎分明的態度,非此即彼的硬朗作風,在對待他的諸兄弟方面表現得淋漓盡致。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胤禛對胤祥愛之惟恐不深,報之惟恐不急,不是更印證了胤祥爲保護他這位皇兄曾付出了沉重代價這樣一種說法嗎?

  在以後若幹年里,胤祥還得到以下殊遇:

  其一,胤祥封王後,雍正帝要按親王冊封慣例,賜銀23萬兩。但胤祥謙謝不要,最後接受了13萬兩。雍正帝又要照例支給他六年官物,胤祥固辭不受,胤禛加恩,將他兼管的佐領改爲私屬,並多賞給侍衛和親軍,以示優寵。

  其二,在他的親王爵外,又加封一郡王爵,允許他在諸子中指封。胤祥堅辭不受,就給他增加了俸銀一萬兩。

  其三,雍正帝把胤祥的功績和品行概括爲八個字,即忠、敬、誠、直、勤、慎、廉、明。親自把這八個字書寫匾額賜給胤祥。胤禛還對這八個字一一作了解釋:

  胤祥的忠,是“公而忘私,視國事如家事,處處妥帖,能代朕勞,不煩朕心”。

  胤祥的敬,是“小心兢業,無纖毫怠忽”。

  胤祥的誠,是“精白一心,無欺無偽”。

  胤祥的直,是“直言無隱,表里如一”。

  胤祥的勤,是“黽勉奉公,夙夜匪懈”。

  胤祥的慎,是“一擧未嚐放逸,一語未嚐宣漏”。

  胤祥的廉,是“清潔之操,一塵不染”。

  胤祥的明,是“見理透徹,蒞事精詳,利弊周知,賢愚立辨”。

  雍正帝說,在廷臣之中,做到“忠勤慎明”的不乏其人,而具備“敬誠直廉”的則很少,要眾臣向他效法。

  其四,雍正八年五月,胤祥病亡。雍正帝悲慟異常,高度稱讚他:“事朕八年如一日,自古無此公忠體國之賢王。”賜諡號“賢”。雍正帝還諭命把忠、敬、誠、直、勤、慎、廉、明這八個字加在諡號之前。所以,胤祥死後的尊號特别長,全稱“忠敬誠直勤慎廉明怡賢親王”。在京西白家幢、天津、颺州、杭州等各處,還建立了怡賢親王祠,供人們祭祀。

  其五,胤祥原名因避胤禛諱已改爲“允祥”(胤禛稱帝後其兄弟名字的首字均由“胤”改爲“允”),至此胤禛詔令恢複原名,以示與其他諸兄弟區别。這是有清一代臣子不避皇帝諱的唯一事例。

  其六,胤祥死,由其第七子弘曉襲怡親王爵。原來他拒辭不受的另一郡王爵,則封其第四子弘皎爲寧郡王。另外,胤祥第三子弘暾(tūn)早殁,生前未受封,雍正帝破例命從弘暾親侄内擇一人爲承嗣,襲封貝勒。

  其七,提高胤祥園寢規格。親王園寢原有定制,且胤祥生前已親繪塋圖,並叮囑家人不得逾制修建。雍正帝認爲,以他的豐功偉績,園寢如循親王常制,於心不忍,便將其塋制加以提高。

  在康熙晚期,胤禛、胤祥是一對難兄難弟,到雍正朝,則成爲密邇無間的君臣。雍正帝爲君,給胤祥的寵榮無以複加;胤祥爲臣,對胤禛“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兩者珠聯璧合,相得益彰,在將清王朝統治推向昌盛的同時,也塑造出一種明君賢相的理想關係。胤祥作爲國家的良臣賢相,被雍正帝概括爲八個字,這八個字擴展開,也就是八個方面:

  第一,說到忠,胤祥對雍正帝,可謂忠貞不貳。胤禛即位初,朝廷内部的權力關係錯綜複雜,胤禛的皇位還沒有坐穩。在這種情況下,他任命胤祥與貝勒允禩、大學士馬齊、尚書隆科多四人爲總理事務大臣。允禩曾是胤禛政敵,馬齊曾爲之聲援,胤禛出於策略需要才將其置於高位。隆科多因擁戴新君受到重用,不久又被剪除。四人中,胤祥是雍正帝最倚信的大臣。後來,雍正帝回憶這段詭譎多變的時期,言語間相當感慨:“輔政之初,阿其那(允禩)包藏禍心,擾亂國是;隆科多作威作福,攬勢招權。實賴王(怡親王)一人挺然獨立於其中,鎮靜剛方之氣,俾奸宄不得肆其志。”胤祥在長期受到壓抑和冷落之餘,能得到雍正帝的器重和厚待,自然感恩戴德,全力圖報。

  第二,說到敬,胤祥處理工作,可謂認真負責。康熙後期,官吏貪污,錢糧匱乏,國庫空虛。雍正帝面對曆年戶部庫銀虧空的窘迫狀況,把整理財政、清查賦税作爲當務之急,在胤祥主持下,進行了大規模清理錢糧虧空活動。從雍正元年至三年,各地題奏曆年錢糧虧空案件有100餘起,累計虧空錢糧2300多萬兩。爲了追補虧空,他制定了一系列措施,嚴令虧空官員完納賠補。對違法的王公貴族同樣嚴懲不貸。康熙帝第十二子履郡王允祹、第十子敦郡王允均被勒令追索虧空,以致被抄家。爲此,胤祥還背上了“過於苛刻”、“過於蒐求”的罵名。由於他秉公辦事,不徇私情,國家財政很快有了起色。

  爲了制止各地官員在税收賦斂中任意加派,中飽私囊,胤祥疏請取消加色、加平等積弊,減輕了百姓的額外負擔,也限制了官吏貪污受賄之風。

  胤祥以出色的理財能力得到胤禛的嘉許。胤祥恪盡職守,同時承辦了大量行政事務。雍正初年,很多諭旨都是由胤祥轉達的。

  當胤禛決定遠征伊犁河流域厄魯特蒙古時,於雍正七年設置軍機處。此後,軍機處成爲清廷的中樞機構,直到清末。胤祥與漢大臣張廷玉、蔣廷錫成爲最初的三位軍機大臣,受命主持西北兩路軍機事務。

  第三,說到誠,胤祥待人接物,可謂秉持原則。他從爲國擧賢的大局出發,向雍正帝推薦優秀人才。康熙帝第十七子允禮,曾被胤禛視爲允禩同黨,命他看守陵寢,不予重用。胤祥覺得十七弟“居心端方,乃忠君親上、深明大義之人”,奏請起用。雍正帝接受他的意見,晉封允禮爲果郡王,後晉親王。允禮先後管理理藩院、工部、戶部、宗人府,辦理苗疆軍務,均取得突出政績。後來官至直隸總督的李衛,原隻是戶部郎中,皇帝對他並不了解,胤祥覺得此人“才品俱優,可當大任”,極力保擧,使其脱穎而出,成爲最受胤禛器重的股肱重臣。

  第四,說到直,胤祥爲人坦盪,敢於直言進諫。雍正帝用年羹堯主持青海軍事,隆科多從中作梗,阻撓他成功。胤祥向雍正帝奏言:“軍旅之事,既已委任年羹堯,應聽其得盡專閫(kǔn) 之道,方能迅奏膚功。”雍正帝聽了他的話,不從中掣肘,青海迅速平定。

  第五,說到勤,胤祥輔政8年,可謂勤於任事。直隸水系龐雜,水澇災害頻仍。尤其永定河水,一經泛濫,如野馬脱韁,爲害最甚。雍正三年直隸大水後,胤禛決心防治水患,任命胤祥總理京畿水利。胤祥和大學士朱軾共同實地查勘後,提出興水利,開引河,疏河道,浚水澱,築減水壩,開入海直河等建議;並請設置營田水利專官,募農耕種。均奏准實行。直隸水利興建後,水患有所減少。胤祥有關京畿河務的奏疏,編爲《怡賢親王疏鈔》,由吳邦慶輯錄,後收入道光年間刊行的《畿輔河道水利叢書》。

  雍正帝曾列擧胤祥的各項工作說:“總理事務,王夙夜匪懈。……至於軍務機宜,度支出納,興修水利,督領禁軍,凡宮中府中,事無巨細,皆王一人經畫料理。”胤祥既是總理軍政經要務的重臣,又是雍正帝的大管家和侍衛長。

  第六,說到慎,胤祥不僅有功不傲,而且功越高越謹慎。他自幼與胤禛交往,對他的爲人和秉性了如指掌。目睹胤禛坐上皇位後,對政敵報複毫不手軟,也促使他對雍正帝始終保持謙抑的態度。這正是胤祥寵眷不衰、得以壽終正寢的要訣。對雍正帝賜予的各種獎賞和殊譽,他從來是能辭就辭,能推就推,實在推不掉的,謹慎接受。這一點,前面已經談到。

  這里還有一段怡親王“吞土”的逸事,可爲他謹慎作佐證。帝後王公生前總要爲自己選定建墳安葬的“吉地”,胤祥曾奉旨到泰寧山(清西陵,在今河北易縣)爲皇帝勘選陵址。雍正帝對選定的“上吉之壤”非常滿意,認爲胤祥立有首功,就把萬年吉地附近的一塊“中吉”之地賜給他。胤祥聽後卻驚悚色變,惶懼固辭,說這等吉地隻有大福大貴者才能受用。他又在60里以外的淶水縣境内爲自己選定了一塊墓地,認爲這才與臣下身份相配,並奏請皇帝賜給自己。後來胤祥生病,仍擔心皇帝不收回成命,再三奏請,胤禛不得已允其請。胤祥得旨後,高興萬分,手舞足蹈。當日就遣侍衛前往取土。數日後侍衛回來,呈看土色。因爲這是皇帝賜予的吉地,胤祥竟迫不及待地取了一小塊,手捧着吞到肚子里,口中還念念有詞道:“這樣的話,則臣心安而子孫蒙福了。”此事在官修《清世宗實錄》、《欽定八旗通志》以及《内務府檔》中均言之鑿鑿,可見確有其事。

  第七,說到廉,胤祥爲政,可謂自奉清廉。他主管財政,錢糧過手無數,稍有貪心,子孫就會享用不盡。可是他卻公私分明,嚴於律己。胤祥平時衣食力求節儉,病危時,就身後事一一囑咐:殯殮“隻用常服,一切金玉珠寶之屬,概不可用”。他親自畫出墳院圖,叮囑王妃及諸子說:“不要違背我的話,超越以往的定制。”

  第八,說到明,胤祥審案,堪稱善辨真偽。他主持審理大案數十次,每次審理,疑犯口供都會牽連到許多人,胤祥總是慎重從事,不輕下斷語。他總結審獄的經驗說:審案的原則,先觀察其(疑犯的)言語表情以洞悉真偽,假設用誠心去打動他,用合理的推斷去摺服他,沒有得不到實情的。如果一概刑訊逼供,刑杖之下,何求不得?但這又使冤案難以平反啊。雍正帝命人把胤祥的這席經驗之談刻在木板上,高懸在公堂上。

  胤祥輔政8年,兢兢業業,勤奮不怠,樹立起賢明大臣的典範。有清一代的王爺,或有才無德,或有德無才,或無德無才,像他這樣德才兼備,並且在身前身後得到人們公認的,的確少之又少。

  胤祥“吞土”的園寢,位於河北淶水縣水東村(今淶水縣以北婁村滿族自治鄉東營房村西)。上世紀30年代園寢被盜。日軍侵占淶水後,園寢的地上建築又遭破壞。如今尚存石牌坊一座,碑上用滿漢文字刻寫着“忠敬誠直勤慎廉明和碩怡賢親王神道碑”。華表一對,高約13米,柱基和柱體呈八棱形,表面雕刻大小騰龍。

  乾隆帝弘曆追念胤祥功,特下詔旨:“怡賢親王公忠體國,其爵位亦應世襲罔替。”在胤祥之前,清初“鐵帽子王”皆因軍功卓異而穫此特權,胤祥則因治績突出穫此殊榮。晚清的恭親王、醇親王、慶親王步其後塵,也相繼穫得了世襲罔替的特權。但他們的德與才各有缺失,與怡親王相比,難以相提並論。
 
  相關閱讀書目推薦

  (1)張捷夫主編:《清代人物傳稿》上編第九卷,中華書局,1995年
  (2)馮爾康:《雍正傳》,人民出版社,1985年
  (3)楊珍:《康熙皇帝一家》,學苑出版社,1994年

    词条分类[我來完善]

  • 按学科分类: 历史
  • 按行业分类:
  • 按地域分类:
  • 开放式分类: .

    36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