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6534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菱若蔻 (2011/5/21 11:57:40)  最新编辑:菱若蔻 (2011/5/23 10:08:50)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拼音:wǒbùzhīdào fēngshìzài nǎyīgèfāngxiàng chuí(wobuzhidao fengshizai nayigefangxiang chui)
目錄[ 隱藏 ]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這道詩,直接地呈現出詩歌的主題並明確地表述出一個愛情故事的甜美與悲傷,可以說是徐志摩的“標籤”之作。詩作問世後,文壇上隻要聽到這一聲誦號,便知是公子駕到了。

原文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徐志摩
徐志摩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輕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溫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甜美是夢里的光輝。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負心,我的傷悲。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黯淡是夢里的光輝。

  寫於1928年,初載同年3月10日《新月》月刊第一卷第1號,署名志摩。

作者簡介

 
  徐志摩(1897~1931)現代詩人、散文家。名章垿,筆名南湖、雲中鶴等。浙江海寧人。1915年畢業於一中、先後就讀於上海滬江大學、天津北洋大學。1918年赴美國學習銀行學。1921年赴英國留學,入倫敦當特别生,研究政治經濟學。在劍橋兩年深受西方教育的熏陶及歐美浪漫主義和唯美派詩人的影響。1921年開始創作新詩。 1922年返國後在報刊上發表大量詩文。1923年,參與發起成立新月社。加入文學研究會。1924年與胡適陳西瀅等創辦《現代評論》周刊,任北京大學教授。印度大詩人訪華時任翻譯。1925年赴歐洲、游曆蘇、德、意、法等國。1926年在北京主編《晨報》副刊《詩鐫》,與聞一多、朱湘等人開展新詩格律化運動,影響到新詩藝術的發展。同年移居上海,任光華大學、大夏大學和南京中央大學教授。1927年參加創辦新月書店。次年《新月》月刊創刊後任主編。並出國游曆英、美、日、印諸國。1930年任中華文化基金委員會委員,被選爲英國詩社社員。同年冬到北京大學與北京女子大學任教。1931年初,與陳夢家、方瑋德創辦《詩刊》季刊,被推選爲筆會中國分會理事。同年11月19日,由南京乘飛機到北平,因遇霧在濟南附近觸山,機墜身亡。着有詩集《志摩的詩》,《翡冷翠的一夜》、《猛虎集》、《雲游》,散文集《落葉》、《巴黎的鱗爪》、《自剖》、《秋》,小說散文集《輪盤》,戲劇《卞昆岡》(與陸小曼合寫),日記《愛眉小劄》、《志摩日記》,譯着《曼殊斐爾小說集》等。他的作品已編爲《徐志摩文集》出版。

  徐詩字句清新,韻律諧和,比喻新奇,想象豐富,意境優美,神思飄逸,富於變化,並追求藝術形式的整飭、華美,具有鮮明的藝術個性,爲新月派的代表詩人。他的散文也自成一格,取得了不亞於詩歌的成就,其中《自剖》、《想飛》、《我所知道的康橋》、《翡冷翠山居閑話》等都是傳世的名篇。

創作背景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是一首英國民謠體詩歌(English Ballad),采用abab押韻方式。這是詩人徐志摩對自己的初戀故事之自述的一首詩歌,主題則是對感情世界的困惑。這個故事中的“她”就是林徽因!
 
  此詩發表於1928年3月10日,同一年的3月21日,林徽因與梁思成在加拿大 溫哥華擧行婚禮。事實上,1927年年底的12月18日,梁啟超先生在北平爲林徽因、梁思成的婚事擧行文定禮,結婚這一事實隻不過是時間上遲或早的問題罷了。本來,1924年林徽因赴美而不是與徐志摩一起返英國劍橋學習,徐林於1921年四、五月間在英國劍橋所發生的一段浪漫的初戀故事早已畫下了句號。但是,徐志摩仍不死心,尤其林徽因在美國曾與梁思成發生過激烈的爭吵而寫信給留在中國的徐志摩訴說時,的確讓徐志摩誤以爲林徽因會重回到他的身邊,徐志摩連忙打電報回複林徽因,等到林徽因再來信時,她與梁思成已經很快又和好如初了,顯然地,她恐怕隻是在美國百無聊賴與精神空虛而去撩撥徐志摩而已。徐志摩對自己被愚弄似乎很介意,寫下了《拿回吧,勞駕,先生》一詩記錄了這一段令他不悦的事。

詩歌賞析

 
  詩分成六小節去推演,每一小節的前三個詩行的詩句完全相同,都是“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我是在夢中,”而每一小節中的第四個詩行,也就是最後的一個詩行,才是這首詩的發展主線。假如把六個小節中的第四個詩行的詩句串連起來,便能清晰地發現這一段初戀故事的演變。以下我們便用箭號將這六句詩句串連起來去看這個初戀故事的發展:

  “在夢的輕波里依洄→她的溫存,我的迷醉→甜美是夢里的光輝→她的負心,我的傷悲→在夢的悲哀里心碎→黯淡是夢里的光輝”。
徐志摩與林徽因
徐志摩與林徽因

  緊密地依循着此一發展線,我們便不難發現此詩是詩人徐志摩在訴說自己的初戀故事。這個初戀故事,如何由當初的相遇相識,發展至甜美的初戀,一直到對方的負心,讓他初嚐失戀的悲傷,他由英國返回中國奮鬥爭取了一年多,但林徽因選擇了與梁思成赴美升學,這個決定,等於宣判了這個初戀故事的終結,在回天乏力下,詩人隻能在夢的悲哀里心碎,最後是美夢的徹底破滅而生命暗淡無光,步步寫來,真是悲傷已極!這便是這個初戀故事的概要。

  落實到詩的本身,第一節的“在夢的輕波里依洄”,具體地是指徐志摩與林徽因的偶然相遇相識,而這個初遇讓徐志摩對林徽因產生了不能自拔的感情,他,徹底地沉醉於這個似乎完全不真實的夢中,依洄盪漾在這美夢的柔波里,明確地言之,就是一見鍾情!這個確定的時間與地點是1920年11月19日倫敦國際聯盟協會的會議席上。徐志摩結束了哥倫比亞大學碩士學業後,他放棄了在美攻讀博士,而計劃横渡大西洋到英國劍橋從學於哲學家羅素。相對地,林徽因則是隨同父親林宗孟先生從中國乘船到英國,林先生在英國與歐洲各國考察歐洲議會政治,林徽因則在英國上中學。徐林二人的相遇相識並發生了初戀,後來徐志摩在1925年發表的《偶然》一詩便含蓄地講述了這個故事。“雲”是林徽因,“水”是徐志摩。雲自在輕盈在空際上隨風飄移,偶爾與地面上的一流澗水相遇,於是便產生了投影關係。雲,她的明豔,點染了地面上卑微的流水的空靈,讓他覺醒過來,“訝異”與“歡喜”,使靜靜的流水不期然地輕波起伏,迷失了自己,他完全被紛亂所占據,但同時他也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他如醉如癡,如夢如幻,於是他便依洄陶醉在夢的輕波里。事實上,這就是不摺不扣的一見鍾情!並且,在《偶然》一詩里更進一步把他們安排在茫茫的“黑夜的海上”,他們就正如方向不同的兩艘船,各自奔赴着各自的人生的途程,但是,竟然相遇了,這個“交會時互放的光亮”雖然短暫,但畢竟擦出了生命的火花而相互地照亮了彼此!不過,這個一見鍾情的故事所帶給徐志摩的内在沖擊,在《偶然》一詩里終究隻是輕輕地一筆帶過而已,然而在徐志摩最後的一首長詩《愛的靈感》里卻有異常明確的描述。詩上說:

  那一天我初次望到你,

  你閃亮得如同一顆星,

  我隻是人叢中的一點,

  一撮沙土,但一望到你,

  我就感到異樣的震動,

  猛襲到我生命的全部,

  真像是風中的一朵花,

  我内心搖晃得像昏暈,

  臉上感到一陣的火燒,

  我覺得幸福,一道神異的

  光亮在我的眼前掃過,

  我又覺得悲哀,我想哭,

  紛亂占據了我的靈府。

  但我當時一點不明白,

  不知這就是陷入了愛!

  詩的第二節“你的溫存,我的迷醉”,溫存就是溫柔的意思,也就是說,徐志摩具體地寫他自己完全迷失與陶醉於對方的溫柔中。這個一見鍾情的初戀故事,並不是單方面的,它得到了相應的回應。事實證明,林徽因也一樣不能自拔地堕入了愛河。在1921年四五月,他們在劍橋拜倫潭前指水爲誓。林徽因在1936年秋天寫的《山中》一詩上說:“當時黄月下共坐天真的青年人情話,相信/那三兩句長短,星子般仍掛秋風里不變。”顯然地,那像“星子般仍掛在秋風里不變”的“那三兩句長短”的話不就是明證嗎?我們要問,“那三兩句長短”的話是什麼?除了是“我愛你, 愛你。 – I love you, love you.”(他們常常用英文交談!)之外,還可能是什麼?林徽因在1933年歲末所寫的《憶》一詩早已透露了這一點,她說:“是你在笑,仰臉望/多少勇敢話那天,你我全說了, - 像張風箏/向藍穹,憑一線力量。”可見那些“勇敢話”不是一個人在獨白,而是兩情相悦的年青人的情話!

  詩的第三節“甜美是夢里的光輝“,便是進一步描述他們初嚐自由戀愛的甜蜜美妙的内心感覺。然而這個“夢里的光輝”的“甜美”是短暫的,隻持續到1921年年底林徽因由英返中國後而整個變了樣!爲什麼這個初戀的故事如此經不起時間的考驗?其誰致之?

  詩的第四節“她的負心,我的傷悲”,便是詩人徐志摩的嚴厲指控!1922年仍留在康橋學習的徐志摩雖然如願地在德國 柏林與其結發妻子張幼儀女士完成了離婚手續,到了同一年的年底,他便乘船回中國,准備說服林徽因再回來英國一起到康橋去學習。在他離别康橋前還特别寫了《再會吧康橋》這首長詩,在詩中,他說:

  設如我星明有福,素願竟酬,

  則來春花香時節,當複西航

  重來此地,再撿起詩針詩線,

  繡我理想生命的鮮花,實現

  年來夢境纏綿的銷魂蹤蹟,

  散香柔韻節,增媚河上風流;

  等到徐志摩回到中國之後,他馬上便明白到他的樂觀自信卻與現實世界存在着巨大差距!原來林徽因由英返國後已經和梁思成在一起,並且也發展成爲男女戀人的關係了,這個打擊之大可以想見。當初的誓言竟是如斯地脆弱,如此地經不起時空睽隔的考驗!林徽因鐵了心要跟徐志摩斬斷任何感情上的牽扯,所以,1922年年底到1924年4月,不管徐志摩如何努力,也無法改變林徽因的決定。“你的負心,我的傷悲”便是這一年多徐志摩感情世界的真實寫照。
林徽因
林徽因

  詩的第五節“在夢的悲哀里心碎”具體地指林徽因在1924年4月與梁思成赴美升學後,當初的盟約頓成斷了線的誓言,而林徽因一去之後也渺如黄鶴。四年後的3月份,傳來了的訊息是她和梁思成在北美學成之後要在加拿大溫哥華結婚,徐志摩的感情世界便完全崩潰瓦解!究竟還有沒有比“心碎”更貼合他當時的内心感覺的字呢?由初戀的甜美,發展到夢的悲哀里心碎,這個強烈的對比(contrast),豈不讓讀詩的人更能深刻地感受到詩歌主述人的悲傷?

  詩的第六節,也就是最後一節“黯淡是夢里的光輝”,意思清楚不過,失去了她,人生還有何意義可言?生命也勢必黯淡無光。假如初戀的甜美展示出年輕戀人生命的繽紛姿彩,那麼說甜美是夢里的光輝當然讓人容易理解,但是,失戀的人生命已然是黯淡無光了,那又何來“光輝”之可言?是不是詩人徐志摩在這里所說的“光輝”隻是一種文學上的反諷?而他在全詩每一節重複強調的“我是在夢中”對他來說才是生命的真實?進一步,我們要問:是不是詩人徐志摩必須真正經歷過與深切體悟到這確切的孤獨與悲傷,他的詩歌才能更深入地展現出生命的真實本質與人性的深邃内蘊?是不是生命的真實本質與人性的深邃内蘊必須長期地沉醉在黯淡的夢里才會出現豁醒的真實可能性?這難道不是人性的悲哀嗎?(文:廖鍾慶)




    4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