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792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璎珞zZ (2011/4/25 9:46:34)  最新编辑:璎珞zZ (2011/4/25 9:46:34)
回憶五四時期的李大釗同志
目錄[ 隱藏 ]
  2011年04月18日 中國共青團網

  我和守常認識是在日本東京留學時期。因袁世凱背叛民國稱帝,引起全國人民反對。那時東京留學生反對袁世凱的鬥爭,可分爲兩個階段:“二十一條”簽定以前,反對是祕密進行的,守常組織神州學會,祕密進行反袁活動,這個學會我參加過;“二十一條”簽定後,人心憤怒,我們留日學生組織起留日學生總會,公開反對袁世凱。留日學生總會辦了一個機關刊物《民彝》,守常任主編。我們在上面都發表過文章。

  中國受帝國主義的侵略日甚一日,外患叠起,而内政又日趨腐敗,愛國志士,義憤填膺,守常爲了拯救國家,毅然決然丟下學業,甚至拿不到大學畢業文憑也毫不顧惜,不等學期終了,就在一九一六年上半年返回祖國,做社會革命運動。

  守常回國後,湯化龍請他主編《晨鍾報》,這個報紙後來改名《晨報》。七月,我也回國。守常約我同編《晨鍾報》。湯化龍是研究系,當然與我們合不攏,不到兩個月,我們就辭而不幹了。

  北洋政府内政部長孫洪伊在那時可算是一位急進的民主派,他認識守常。一九一七年,孫找人起草地方自治法規,把守常和我找去,我們負責起草工作,經過三個月,草成。我們主張分權,舊派則站在集權方面,這個草案終於被北洋政府否決。

  那時,章士釗北京創辦《甲寅日報》,約我們替他寫社論。今天由守常寫,明天由我寫,後天由守常寫,再後天由我寫,如此輪流,每人隔一天給《甲寅日報》寫一篇論文。我們在文章中攻擊研究系,攻擊現政府;而章士釗是維護他們的,他不贊成我們的主張。守常又隻顧真理,不顧什麼情面,不合心意的,他就要痛罵。章士釗不敢去和守常交涉,便托我去和他商量。這怎麼行呢?一個人的主張是不能夠隨便更改的。後來,彼此談妥:不談内政,隻寫國外新聞。那時,十月革命已經勝利。於是,守常便連續介紹俄國革命。我們把各報上主張較新的消息綜合起來,介紹給國人。後來又遭到章士釗的反對。到張勳複辟時,我們便登報申明,脱離了《甲寅日報》。

  一九一八年是守常較變成馬克思主義者的關鍵。早在東京留學時,他就接觸到馬克思的學說了。那時,日本西京帝國大學的經濟學教授河上肇博士已將馬克思的《資本論》譯成日文,河上肇博士本人也有介紹馬克思學說的著作。守常接觸馬克思主義,就是通過河上肇博士的著作。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的消息不斷傳來,守常又認識俄國的外交人員。同時,布哈林的著作《共產主義ABC》的英文譯本也有了。這種種因素,加深了守常對馬克思主義和十月革命的認識。就在這年十一月,他第一個撰文頌颺布爾什維克的勝利。那已是明確站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上了。

  五四前不到半年,守常在北京大學組織了一個研究馬克思主義的學會。我們不是用馬克思,而是用馬爾克斯這個名字,爲的是要欺騙警察。他們回去報告,上司一聽研究馬爾薩斯(與馬爾克斯相混),認爲這是研究人口論的,也就不來幹涉了,這個學會,先是公開的;後來就祕密起來。它的對内活動是研究馬克思學說,對外則是擧辦一些講演會。

  一九一八年十一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蔡元培先生爲慶祝“公理戰勝”,組織演講會,在中央公園(現在的中山公園)里面講,和在天安門内搭台講演,一連講了三天。首先上台講演的是蔡先生,接着,守常和我也上了台去。我記得,那是初次上台講演,兩腿直打顫,還是硬堅持講完。

  一九一八年底我們辦一個《每周評論》。經常是我們幾個人寫稿。

  五四游行,守常和學生一道參加。

  有一次,爲了救援被捕學生,大家集隊往政府請願。隊伍走到國務院門前,隻見鐵門緊閉,門内架着機關鎗。守常憤怒異常,一個人跑出隊伍沖將上去,大家趕忙上前把他拖住。真是又英勇、又危險。

  五四前,大家都對現政府不滿,彼此的區别不明顯。五四後,出現明顯的分化現象:胡適派後退了。青年學生中,落後的加入國家主義派,中間的加入國民黨,最前進的加入共產黨。

  一九一九年六月,我們散發《北京市民宣言》的傳單,主張推翻段棋瑞政府,並宣布京師衛戍司令段芝貴死刑。守常與陳獨秀都去散發。當場,陳獨秀被捕,三個月左右,釋出,仍受監視。守常設法送他逃走。他們扮作商人,帶了帳簿,套一輛騾車,守常坐在外面,陳獨秀坐在里面,悄悄地把陳獨秀送到天津,乘船回到上海。

  守常從五四運動以後,經常領導青年學生和工人們進行革命活動,遭受北洋政府的注意,在他的住宅門外設下一個警察崗位。從此我們交談都是在北大學校里。

  一九二四年後,守常負責領導華北革命的實際行動,爲避免反動軍閥迫害,轉入地下工作,我們會面的時機就少了。一九二六年冬,北伐軍到達武漢,守常勸我往武漢參加革命工作。我在武漢中山大學任教,到了一九二七年四月底聽到守常光榮犧牲的消息,不勝悲憤,自此與守常永别了!守常雖然死了,守常的革命精神永遠活在廣大人民的心中!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璎珞zZ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