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799 次 历史版本 4个 创建者:dz (2011/4/21 17:21:07)  最新编辑:小乐 (2013/9/1 17:55:21)
《新青年》
拼音:Xīn Qīngnián(Xin Qingnian)
同义词条:《青年杂志》,青年杂志,《新青年》杂志,新青年
《青年雜志》改名《新青年》
《新青年》
 
  《新青年》,首刊名《青年雜志》,是中國近代史上最重要的革命報刊之一,1915年9月15日創刊於上海,1916年9月1日,《青年雜志》易名《新青年》出版,陳獨秀在改刊後的《新青年》第一期上發表《新青年》一文,號召青年做“新青年”。1926年停刊,曆經十年,始終是中國新文化運動的旗手和新思想宣傳的主要陣地。雜志爲16開月刊,每出滿6號爲一卷,從創刊到1922年7月止,共出刊9卷54號。作爲其創辦者和主要撰稿人的陳獨秀也因此聲譽鵲起,成爲近代史上風雲一時的人物。自1918年後,該刊物改版,不接受來稿。該雜志發起新文化運動,並且宣傳倡導科學(“賽先生”,Science)、民主(“德先生”,Democracy)和新文學。俄國十月革命後,《新青年》又成爲宣傳共產主義的刊物之一,後期成爲中共早期的宣傳刊物。





 

刊物資料

 
  報刊名稱:
 
  《新青年》(首刊名《青年雜志》)
 
  自第2卷(1916年9月)改名《新青年》,自此成爲反封建和鼓吹民主革命的中心刊物。
《青年雜志》創刊號
《青年雜志》創刊號
 
  創刊時間:
 
  1915年9月15日
 
  創刊人物:
 
  陳獨秀
 
  發行地點:

  《新青年》的發行地點前後不同,從第一卷一期到八卷五號都在上海法租界發行,但因爲八卷六號被上海警察沒收查封,加上陳獨秀受廣東省長陳炯明之聘,掌管粵省教育,故發行地點從此改到廣州
  
  報刊口號:
 
  1917年2月,《新青年》提出“提倡白話文、反對文言文;提倡新文學、反對舊文學”的口號,文學革命正式開展。
 
  陳獨秀並發表了《文學革命論》一文,提出三大主張——“推倒雕琢的、阿諛的貴族文學,建設平易、抒情的國民文學”;“推倒陳腐的、鋪張的古典文學,建設新鮮的、立誠的寫實文學”;“推倒迂晦的、艱澀的山林文學,建設明了的、通俗的社會文學”。許多文人對這些主張響應熱烈,魯迅寫下了《狂人日記》《孔乙己》《藥》等知名的白話文創作,發表於《新青年》 。
 
  報刊目的:

  綜括來說,《新青年》的目的就是要“破舊立新”——反對各種舊的思想和習慣,重估所有傳統的經典和價值,並提倡新學。它企圖通過社會、政治和文化的改革,來達成思想的改造,求以對抗軍閥。
 
  重要主張:
 
   ◆破舊  
 
  反對君主專制、少數人享有政治特權  
  反對傳統的倫理-對掌權者盡忠、對父母盡孝,對男子、女子應用兩種尺度 
  反對傳統的大家庭制  
  反對艱澀文言文  
  反對舊迷信和舊宗教
 
  ◆立新 
 
  提倡民主、自由、個人主義 
  主張個人平等 
  提倡西方的小家庭制、女性平等和獨立、戀愛和婚姻自由自主,不受父母安排 
  提倡文學革命、介紹標點符號的用法 
  擁護科學、技術和不可知論
 
  報刊立場:
 
  隨着時局環境的變化,《新青年》的立場亦有多次的轉摺。陳獨秀、胡適等人原本約定,將《新青年》定位爲一純粹論理的刊物,二十年不談政治;但是由於時事多變,在俄國革命、歐戰結束後,《新青年》才邁入第三年,就開始出現議論政治的文章。

創刊背景

 
圖爲首期《青年雜志》
圖爲首期《青年雜志》
  《新青年》(首刊名《青年雜志》),1915年9月15日創刊於上海。當時,中國正處於深重的内憂外患之中。在政治上,北洋軍閥袁世凱竊取了國家政權,進而加緊策劃複辟帝制。在思想文化上,竭力提倡封建道德和尊孔讀經的舊文化,鼓吹複古思想,宣颺鬼神迷信,嚴重阻礙了人民的覺醒。現實的教訓引起先進人士的深思,曾經追隨辛亥革命的一部分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認爲,要在中國實現民主共和政治,必須首先從思想啟蒙着手,廣泛開展一個“改造國民性”的思想運動,用資產階級民主主義思想取代封建主義思想,來喚起民眾。他們開始從先前熱衷於舊政黨政治活動轉向從事思想啟蒙運動。《新青年》就是在上述歷史背景和指導思想下創辦起來的,它的出現標志着新文化運動的開始。
 
  在新文化運動中,《新青年》成爲主要陣地。《新青年》雜志是16開月刊,每出滿6號爲一卷,從創刊到1922年7月止,共出刊9卷54號。
 

改名的原因

 
  1916年9月,《青年雜志》改名爲《新青年》。改名的原因,是上海基督教青年會指責《青年雜志》與他們的刊物在名稱上有雷同、混淆之嫌,要求其改名。作爲辦刊者,陳獨秀顯然不便直白將改名的真實原因告訴讀者。他向讀者解釋說:“自第二卷起,欲益加策勵,勉副讀者諸君屬望,因更名爲《新青年》。”

報刊歷史

 
《新青年》資料圖片
《新青年》資料圖片
  1915年9月15日,以《青年雜志》在上海創刊,月刊,陳獨秀主編。陳獨秀在創刊號上發表《敬告青年》一文。首卷到1916年2月15日止共6期,後因戰事停刊。
 
  1916年9月1日,《青年雜志》複刊,從第二卷第一期起更名爲《新青年》。第二卷終止於1917年2月,該年1月,陳獨秀被聘爲北大文科學長。《新青年》的陣地由上海轉往北京。
 
  1917年3月至8月,《新青年》第三卷的第六期出刊。之後又因故中斷4個月。
 
  第四卷1918年1月複刊,截止至1918年6月。該年編輯部改組擴大,李大釗、魯迅、錢玄同劉半農、胡適、沈尹默高一涵周作人等人參與編輯工作,曾一度實行輪流編輯的辦法。
 
  第五卷從1918年7月到12月,第六卷從1919年1月到11月(6月陳獨秀被捕,被迫停刊5個月,《新青年》的主要撰稿人胡適、李大釗之間發生“問題與主義”之爭),第七卷從1919年12月到1920年5月——仍改爲由陳獨秀一人主編。
 
  1920年9月第八卷第一期起,被迫遷回上海印行,成爲上海共產主義小組的機關刊物。中國共產黨成立,一度成爲黨中央的機關刊物,陳獨秀主編。
 
  1921年10月出至第九卷第六期後停刊。
 
  1922年7月休刊。1923年6月改出季刊,成爲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理論性機關刊物,遷廣州出版。
 
  1923年2月第九卷以至1926年7月,《新青年》在廣州改出季刊,瞿秋白擔任主編,成爲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理論性機關刊物,4期後停刊。
 
  自1925年4月改爲不定期刊物,共出5期,1926年7月最後停刊。

刊物發展

創刊

  1915年(民國四年)夏天,日本歸國的陳獨秀便開始籌備《青年雜志》,先是同亞東圖書館的汪孟鄒商量,在得知亞東圖書館無法合作後又被介紹給群益書社的陳子沛、陳子壽兄弟。幾人商議後由群益書社出版《青年雜志》,每月一本,每期支出在200圓。最初發行量爲1000份。編輯部在陳獨秀家,上海法租界嵩山路吉誼里21號。陳在創刊號上發表《敬告青年》一文。
 
  發刊詞:
 
  陳獨秀在《新青年》創刊號上發表《敬告青年》一文,這篇帶有發刊詞性質的綱領性政論,針對封建思想文化的束縛,提出六方面要求,希望青年自覺奮鬥:
 
  1.自主的而非奴隸的;
  2.進步的而非保守的;
  3.進取的而非退隱的;
  4.世界的而非鎖國的;
  5 實利的而非虛文的;
  6.科學的而非想象的。
 
  他向讀者疾呼:“國人而欲脱蒙昧時代,羞爲淺化之民也,則急起直追,當以科學與人權並重。”這里,陳獨秀倡導的科學,指的主要是自然科學的進化論學說;人權,就是包含平等、自由、民主内容在内的天賦人權說。這就打出了科學和民主的大旗。
 
  該文開明宗義指出“人權說”“生物進化論”、“社會主義”這三事是近代文明的特征,要實現這社會改革的三事,關鍵在於新一代青年的自身覺悟和觀念更新。他勉勵青年崇尚自由、進步、科學,要有世界眼光,要講求實行和進取。他總結近代歐洲強盛的原因,認爲人權和科學是推動社會歷史前進的兩個車輪。從而首先在中國高擧起科學與民主兩面大旗。《新青年》的創刊是新文化運動興起的標志,《敬告青年》一文則成爲新文化運動的宣言書。
《新青年》最初每期大約印行一千份,不過自1917年開始,銷售量驟增至一萬六千份,而且許多期都曾經重印了好幾次,就當時的中國出版業而言,能有如此發行量可謂驚人,由此正可證明《新青年》強大的影響力。
《新青年》最初每期大約印行一千份,不過自1917年開始,銷售量驟增至一萬六千份,而且許多期都曾經重印了好幾次,就當時的中國出版業而言,能有如此發行量可謂驚人,由此正可證明《新青年》強大的影響力。

發展階段

  在“五四”之前,它的發展大約可以分爲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它強調“青年文化”,同時也介紹各國的青年文化,這與刊物的名稱相符(代表性文章像陳獨秀的《敬告青年》,高一涵的《共和國家與青年自覺》)。

  第二個階段則刻意批評孔教與軍閥因緣爲用,並抨擊孔子之道與現代生活的不合(如陳獨秀的《憲法與孔教》、吳虞的《儒家主張階級制度之害》)。

  第三個階段提出倫理革命及文學革命(如胡適的《文學改良芻議》)。

  第四個階段則強調思想革命,認爲文學本合文學工具與思想而成,在改變文學的工具之外,還應該改換思想(如魯迅、錢玄同等人的文字)。

  第五個階段則在“五四”前後,這其間,它的社會主義的成分愈來愈濃,1919年5月的“馬克思主義研究專號”即是一個例證。1921年以後,《新青年》逐漸成爲中國共產黨的陣地。不過,這幾個階段隻是一個大概的劃分,不同階段之間的文章仍有錯雜。

改組

   五四運動後,一批激進的民主主義者迅速轉向社會主義。1919年12月,陳獨秀在《新青年》發表《本志宣言》,確立了社會主義的辦刊方向。1920年9月,《新青年》從第8卷第1號起,由民主主義性質的刊物改組成爲中共上海發起組領導的社會主義刊物。
 
  《新青年》改組的主要標志:
 
  一是組織領導方面,編輯部雖然由陳獨秀繼續主持,但這時陳獨秀已經由激進民主主義立場轉換到無產階級立場上,並成爲中共上海發起組的負責人。中共上海發起組成員李漢俊、陳望道等也加人了編輯部,成爲編撰骨幹。在印刷發行上,解除原來和上海群益書店的關係,成立新青年社,獨立印刷發行。這就從組織上、經濟上加強了中共上海發起組對《新青年》的領導。 
 
  二是編排形式和宣傳内容方面的明顯變化,從第8卷第1號起,《新青年》的封面正中繪制了一幅地球圖案,從東西兩半球上伸出兩隻強勁有力的手緊緊相握。這一設計“暗示中國人民與十月革命後的蘇維埃俄羅斯必須緊緊團結,也暗示全世界無產階級團結起來的意思”。同時,從這一號起,增辟了《俄羅斯研究》專欄,出至第9卷第3號止,共發表36篇文章,絕大部分譯自美、英、法、日等報刊所載有關蘇俄的情況,各方面的政策,關於列寧生平及其著作的介紹和資料,其中注明譯自紐約進步刊物《蘇俄》周報的最多。這一專欄的設置,爲讀者了解馬克思主義和俄國革命提供了豐富材料,起了樹立旗幟的作用。在言論上,改組後的《新青年》,刷新論說、通信、隨感錄等欄目,用社會主義。
 
   改組後的《新青年》,仍然保持原來新文化運動統一戰線的面貌,與在北京的編者作者保持聯繫,照舊采用他們的來稿。這樣,既爭取了原有民主主義作者讀者逐步跟上來,同時也避免打出純粹的馬克思主義的旗號而招來反動當局的注目。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後,《新青年》成爲中共中央的理論刊物。

  改組後的《新青年》,向廣大讀者進行了徹底的民主主義和馬克思主義思想的啟蒙教育,激勵、團結一代新人走向馬克思主義的道路,爲中國革命作出了重大貢獻。

刊物思想發展的轉變

初期:向封建主義及其意識形態發起猛攻

  《新青年》創刊伊始就揭起民主和科學的大旗,向封建主義及其意識形態發起猛攻。在創刊號上,陳獨秀發表《敬告青年》一文,提出政治民主、信仰民主、經濟民主、社會民主、倫理民主和用科學與理性制定事物的主張,號召青年人“戰勝惡社會,而不可爲惡社會所征服”,成爲《新青年》上第一篇綱領性文章。他大張旗鼓地宣傳民主和科學,這是陳獨秀的一大貢獻。

  《新青年》創刊前後,腐朽的封建文學和僵化的文言文仍然統治着中國文學界,嚴重阻礙着新文化運動的發展,自1917年2月起,《新青年》又提出了提倡白話文、反對文言文,提倡新文學、反對舊文學的口號,從而擧起了“文學革命”的大旗。陳獨秀在《新青年》第2卷第6號上發表了《文學革命論》一文,旗幟鮮明地提出文學革命的三大主張:“推倒雕琢的阿諛的貴族文學,建設平易的抒情的國民文學”;“推倒陳腐的鋪張的古典文學,建設新鮮的立誠的寫實文學”;“推倒迂晦的艱澀的山林文學,建設明了的通俗的社會文學。”這篇文章成爲文學革命的真正宣言書,此後,錢玄同、劉半農等人相繼響應,而魯迅則更以其文學創作表現了文學革命的最高成就。文學革命是新文化運動的重要一翼,它倡導的“人的文學”、“平民文學”和“寫實文學”,爲中國新文學的誕生奠定了理論基礎。

  《新青年》對封建勢力狂風暴雨般的攻擊,震擊了整個思想界和輿論界,引起封建衛道士們的極端仇視。新舊思潮的大激戰猛烈地展開了。1919年1月,《新青年》6卷1號發表了陳獨秀執筆的《本志罪案之答辯書》,義正辭嚴地回答了整個封建勢力的非難,對《新青年》創刊以來的宣傳作了一個實際上的總結。

後期:宣傳馬克思主義

  新文化運動從《新青年》提倡文學革命起,實際上形成了一個以該刊編輯部爲中心的統一戰線。1919年1月,《新青年》成立編輯委員會,由具有初步共產主義思想的知識分子、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和資產階級知識分子三部分人組成,實行輪流編輯制。李大釗利用他負責6卷5號編輯的機會編成了“馬克思研究專號”。從此,《新青年》逐漸轉變爲宣傳馬克思主義的刊物。

  1919年12月,陳獨秀在《新青年》7卷1號發表《本志宣言》,繼承了過去《新青年》的民主主義精神,又確立了社會主義的辦刊方向。1920年9月,《新青年》從8卷1號起,改組爲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組的機關刊物,陳獨秀在這一號上發表《談政治》一文,從此開始積極宣傳馬克思主義。

發展阻礙

封建頑固勢力

  封建頑固勢力把《新青年》看成是洪水猛獸,大肆誣蔑它、攻擊它,嚴禁青年學生閱讀,甚至借助軍閥政權的力量誣陷迫害陳獨秀。1919年《新青年》第6卷第1號上發表了陳獨秀撰寫的《本志罪案之答辯書》,理直氣壯地向社會宣稱:“本志同人本來無罪,隻因爲擁護那德漠克拉西(Democracy)和賽因斯(Science)兩位先生,才犯了這幾條滔天的大罪。要擁護那德先生,便不得不反對孔教、禮法、貞節、舊倫理、舊政治。要擁護那賽先生,便不得不反對舊藝術、舊宗教。要擁護德先生又要擁護賽先生,便不得不反對國粹和舊文學。” 因爲“隻有這兩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國政治上、道德上、學術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文章結尾說:爲了宣颺倡導民主與科學,“一切政府的壓迫,社會的攻擊笑罵,就是斷頭流血,都不推辭”。這是堅持反封建文化運動的戰鬥宣言,也是《新青年》前期思想宣傳的基本總結。

後期内部思想對立  

  1919年五四事件後,《新青年》的思想方向有了更劇烈的轉變,陳獨秀、李大釗等人開始大談馬克思主義,導致編輯群内部思想的對立,造成胡適等自由主義分子與其分道颺鑣。是年12月,陳獨秀在《新青年》發表〈本志宣言〉,確立了社會主義的辦刊方向。
 
  1920年9月,《新青年》從第8卷第1號起,由民主主義性質的刊物改組成爲中共上海發起組領導的社會主義刊物。成爲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組的機關報,主要由陳獨秀、陳望道、瞿秋白來編輯,積極宣傳馬克思主義。這一擧措遭到了胡適的反對。1920年底至1921年初,胡適寫信給陳獨秀,指責改組後的《新青年》“色彩過於鮮明”,提出要《新青年》遷回北京編輯出版,發表一個“不談政治” 的聲明。他還在北京同人中散布說:“今《新青年》差不多成了《蘇俄》的漢譯本”,“北京同人抹淡的工夫決趕不上上海同人染濃的手段之神速”。他還寄明信片給陳望道,反對“把《新青年》作宣傳共產主義之用”。胡適這一把《新青年》北遷置於以他爲代表的資產階級右翼分子控制之下的圖謀,受到了陳獨秀、李大釗、魯迅等人的反對,沒有得逞。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後,《新青年》成爲中共中央的理論刊物。

重要文章


  1917年1月1日2卷5號胡適發表《文學改良芻議》, 推廣白話文,以打破舊思想(如儒家思想)及推動文學改革爲目標。

  1918年5月15日4卷5號魯迅發表第一篇白話小說《狂人日記》

  1918年10月5卷5號李大釗發表《庶民的勝利》、《布爾什維克的勝利》等文章,傳播馬克思主義思想。

  1919年第6卷第1號陳獨秀發表《本志罪案之答辯書》 ,提出“本志同志本來無罪,隻因擁護那德謨克拉西(民主)和塞因斯(科學)兩位先生,才犯了這幾條滔天大罪的。我們現在認定隻有這兩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國政治上、道德上、學術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若因爲擁護這兩位先生,一切政府的壓迫,社會的攻擊笑罵,就是斷頭流血,都不推辭。”第一次將科學與民主稱爲“賽先生”與“德先生”。  

編撰隊伍

簡介

  1917年初,陳獨秀受北京大學聘請擔任文科學長,《新青年》也隨着遷到北京出版,並由個人主辦發展成爲一些進步教授、學者編撰的同人刊物。1918年1月,第4卷第1號開始,實行輪值主編制。
 
  主編人有陳獨秀、錢玄同、劉半農、胡適、李大釗、沈尹默等。
陳獨秀
陳獨秀
 
  主要編撰人有魯迅、周作人、高一涵、陶孟和、王星拱、陳大齊、張申府等。
 
  這支編撰隊伍結成了包括左中右三方面知識分子在内的新文化運動統一戰線。

陳獨秀與《新青年》

  陳獨秀(1879—1942年),字仲甫,安徽懷寧人,早年曾經留學日本。1915年9月,他在上海創辦《青年》雜志,自任主編。1917年,陳獨秀應蔡元培之聘,擔任北京大學文科學長,《新青年》編輯部隨之遷往北京,並得以擴大。
 
  作爲《新青年》的創辦人和長期的主編、主持人,陳獨秀主要從三個方面領導了《新青年》的發展:
 
  (一)制定刊物宗旨和不同階段的辦刊方針;
  (二)提出開展思想文化鬥爭的原則;
  (三)組織編者、作者和讀者隊伍。
 
李大釗
李大釗
  陳獨秀又是《新青年》的主要撰稿人,他一共撰寫發表了一百多篇政論、專論和雜文,通信專欄署名記者的答疑辯難文章大都是他寫的。他在主持《新青年》的7年中,一次被捕入獄,兩次被抄家罰款,平時還經常受到來自社會封建頑舊勢力的惡毒咒罵和人身攻擊,但他始終不爲艱難困苦所動,堅持《新青年》的革命方向,並和讀者一起前進。《新青年》成爲五四時期最著名的輿論重鎮,和陳獨秀的精心編撰、改革創新是分不開的。

李大釗

  李大釗是《新青年》團體中和陳獨秀並肩戰鬥的一員猛將。1916年,他從日本寄給《新青年》第一篇稿件《青春》,滿懷愛國熱情地號召青年“沖破歷史之桎梏,滌盪歷史之積穢,新造民族之生命,挽回民族之青春”,爲把自首中華改變爲青春中華而努力。1916年4月回國後,擔任《新青年》特約撰稿人,1918年初被聘任爲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參加《新青年》編輯部工作。他又在《新青年》上寫了《今》、《新的!舊的!》等文章,反對頌古非今和安於現狀的人生態度,反對尊孔複辟。同時,他在 《甲寅》上發表《孔子與憲法》一文指出:“孔子者,曆代帝王專制之護符也。” 揭露北洋軍閥政府將孔教寫人憲法是“專制複活之先聲”,指出了曆代封建帝王利用孔子爲偶像來鞏固其專制政治的目的。
魯迅
魯迅

魯迅

  魯迅從1918年應邀開始爲《新青年》撰稿,並參加編輯工作,是《新青年》團體中的又一員猛將。他給《新青年》寫的第一篇白話小說《狂人日記》(首次署名魯迅),深刻揭露了封建制度和封建禮教的“吃人” 本質,成爲不朽的篇章。他還用“唐俟”、“俟” 的筆名接連寫了《我之節烈觀》、《我們現在怎樣做父親》等論文和小說、雜文,共五十多篇,鞭撻封建主義,痛斥尊孔複辟勢力,鼓舞青年投身反封建鬥爭。
 
  魯迅繼《狂人日記》之後,又在《新青年》發表了《孔乙己》、《藥》等小說,並在該刊《隨感錄》欄發表了二十多篇雜文。魯迅的白話文學作品,樹立了批判現實主義的典範,使文學創作與反封建主義鬥爭緊密結合,“顯示了‘文學革命’的實績”。

胡適

胡適
胡適
  胡適(1891~1962)是《新青年》倡導新文學和白話文的主將之一,中國現代學者,字適之,安徽績溪人。1916年,他在美國留學時,就在《新青年》上發表譯着,和陳獨秀通信交往。1917年回國後任北京大學教授,參加《新青年》編輯部工作。繼提出文學改良幾點意見後,又寫有《建設的文學革命論》等文,主張“國語的文學,文學的國語”,主要是大力提倡白話文。他首先在《新青年》上用白話文寫詩,1920年匯集所寫詩作出版《嚐試集》,曾被稱爲“白話聖人”。

易白沙

  《新青年》的主要撰稿人易白沙在《新青年》第二卷第6號上發表長篇政論《孔子平議》,是該刊的第一篇批孔文章。另一主要撰稿人吳虞寫的《家族制度爲專制主義之根據論》、《吃人與禮教》等多篇文章,比較深刻地揭露了封建家族制度爲君主專制制度服務的内在聯繫。他被譽爲“四川省隻手打孔家店的老英雄”。

其他

  錢玄同、劉半農、周作人等是《新青年》文學革命戰線中的前衛者,他們讚同陳獨秀“以白話文爲文學之正宗” 的主張,多次給反對文學革命的言論以有力的回擊,其中一次是以“雙簧戲” 的形式進行的。1918年初,《新青年》第4卷第3號在《文學革命之反響》的總題下發表了著名的新舊文學論戰的兩封信。一封是王敬軒寫給《新青年》編輯部反對文學革命的來信,一封是劉半農寫的萬餘言反駁書《致王敬軒信》,逐條批駁王的論點,具體論述文學革命的必要性。事實上並沒有王敬軒這個人。那封來信是《新青年》編輯部匯集了反對新文化運動的許多論點,由錢玄同化名執筆編寫的。這兩封信的辯駁,推動了文學革命問題的討論。

主要宣傳貢獻

 
  《新青年》高擧民主與科學的旗幟,發動了一場以反對舊道德提倡新道德,反對舊文學提倡新文學爲主要内容的波瀾壯闊的新文化運動。

  它主要的宣傳貢獻有以下三個方面:

  (一)批判封建的舊道德,抨擊尊孔複辟逆流,提倡民主、自由、平等、博愛的新道德新思想。
 
  1916年9月,鼓吹尊孔、複古的代表人物康有爲向北洋軍閥政府上書,要求把孔教定爲“國教”,載人《憲法》。陳獨秀立即在《新青年》上發表了一系列政論:《駁康有爲致總統總理書》、《憲法與孔教》、《袁世凱複活》、《複辟與尊孔》、《再論孔教問題》等,並在《通信》欄對尊孔言論“詞而辟之”,闡釋批孔的必要性。他以袁世凱稱帝、張勳複辟都打着尊孔旗號的活生生的事實立論指出,在已經掛着民國招牌的今天,“主張尊孔,勢必立君,主張立君,勢必複辟”。陳獨秀大力闡述了西方資產階級自由平等的政治道德觀念,把思想上反對封建倫理道德和政治上要求實行民主共和結合起來進行宣傳。他在《憲法與孔教》一文中大聲疾呼:“欲建設西洋式之新國家,組織西洋式之新社會,以求適今世之生存,則根本問題,不可不首先輸人西洋式社會國家之基礎,所謂平等人權之新信仰,對於與此新社會、新國家、新信仰不可相容之孔教,不可不有徹底之覺悟,勇猛之決心,否則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這段話集中地反映了陳獨秀反對封建主義思想道德的堅定意志,也代表了新文化運動前期的指導思想。雖然他所追求的資產階級共和國的理想在中國是行不通的,但這種民主主義的宣傳,對於長期受封建思想束縛的人民卻起了振聾發聯的作用。

  (二)提倡科學、反對迷信。
 
  當時封建統治者利用一些組織和報刊宣颺鬼神迷信,攻擊新文化運動,鞏固其反動統治。上海“靈學會” 出版《靈學叢刊》,公然宣颺“鬼神之說不張,國家之命遂促” 的謬論。《新青年》發表了一系列文章,痛斥所謂“靈學”,從多方面論證鬼神爲無稽之談,進行唯物主義的無神論宣傳,易白沙在《諸子無鬼論》中針鋒相對地指出:“鬼神之勢大張,國家之運告終。”《新青年》提倡科學,反對迷信,專門介紹自然科學知識的文章不多,更重要的是倡導用科學的觀點來看待社會和人生,反對偶像崇拜、迷信盲從、主觀武斷和一切黑暗愚昧現象。陳獨秀撰寫《偶像破壞論》,提出要打破一切“宗教上、政治上、道德上自古相傳的虛榮欺人不合理的信仰”。這種科學的精神,顯然和政治上道德上反對封建主義的民主精神是緊密地聯繫在一起的。

  (三)發起文學革命,提倡新文學反對舊文學,提倡白話文反對文言文。
 
  1917年初,《新青年》第2卷第5號上發表胡適的《文學改良芻議》,拉開了文學革命的序幕。緊接着陳獨秀在第2卷第6號上發表《文學革命論》一文,提出文學革命的三大主義,反對“文以載道”和“代聖賢立言” 的爲封建主義服務的舊文學。

  《新青年》從第4卷第1號起大量澤載介紹世界近現代文學名著。先後譯介有俄、法、英、德、日、挪威、美、丹麥印度等二十多個國家的百餘名作家的作品。第4卷第6號出版《易蔔生專號》。同時,對“徹底暴露人生” 的寫實主義、自然主義和“人的文學”、“平民文學”等文學理論進行了探討,爲新文學的發展提供了有益滋養,也爲反封建文化思想提供了武器。

影響及作用

 
  《新青年》雜志是新文化運動興起的標志。宣傳民主與科學,提倡新文學反對舊文學,提倡白話文反對文言文。受到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的影響,《新青年》在後期開始宣傳馬克思主義以及馬克思主義哲學。
 
  許多高級共產黨員(如毛澤東)都受到過《新青年》的影響。
 
  《新青年》在五四時期代表了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對中國文化的現代轉型的影響巨大而久遠。在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過程中的各種政治思潮差不多都是在五四前後通過《新青年》傳入或興起的;在新民主主義革命過程中的一些著名人物,都是在1919年前後登上政治歷史舞台的;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許多革命運動,追根溯源,也都是從五四新文化運動時期發端的;中國人的現代化意識、精神文化都是在1919年前後發生急劇變化的。當代中國的物質文明,特别是精神文明建設,幾乎是在實踐和完成五四先驅的未竟之業。五四精神在一定意義上塑造了現代中國,也影響着當代中國。可以說,《新青年》雜志在中國現代社會轉型中起着重要的精神橋梁作用。

  《新青年》雜志創刊的時代,正值辛亥革命失敗之後,中國文化正由以封建專制爲主體的舊文化向以近代民主政治爲主體的新文化轉型。《新青年》雜志激勵現代中國實現由封建文化到包含現代科技、現代教育、現代文藝、現代傳媒在内的現代文化的重大轉型,推進了中國文化現代化的歷史進程,並爲其他方面的現代化奠定了堅實的文化基礎。崇尚科學,提倡創新意識是《新青年》編輯群體的重要思想觀念之一。陳獨秀在《新青年》發表文章認爲,“文明進化之社會,其學說之興廢,恒時時視其社會之生活狀態爲變遷。”(注:陳獨秀:《孔子之道與現代生活》,《新青年》第2卷第4號。)中國在現代化進程中,既不要被古代的先賢“所拘囚”,也不要被近代的聖人“所支配”。要發颺《新青年》倡導的民族創新精神,提倡的學術開放意識,“一勿尊聖,二勿尊古,三勿尊國”。廣采博納,吸取其精華,營造現代化建設的良好時代氛圍。 《新青年》推進了思想解放和人們觀念現代轉型的進程。李大釗認爲,中國封建文化中那種安於現狀,因循依賴,空想虛玄,尋求世外解脱的種種觀念,愈來愈與社會的進步不相容,應該學習西方先進文化中的創新竟智,崇尚科學,重視現實,講求實效等與現代化相適應的新觀念。陳獨秀則認爲,民主、科學是現代社會前進的兩大機軸,應擯棄舊的落後的官本位文化觀念,樹立振興實業的現代意識。《新青年》倡導的現代化意識激勵着先進的中國人通過以民主、科學和以馬克思主義爲武器的偉大思想解放運動,實現了由封建思想統治到以馬克思主義爲主流的現代思想的重大飛躍。《新青年》和五四精神給我們的啟示就是,不斷解放思想,與時俱進,把握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不斷更新與飛速發展的社會現實不相適應的思想觀念,走自己的路,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代化。
 
  《新青年》倡導的民主、科學精神和廣泛傳播的馬克思主義,指導和激勵中國人民經過長期奮鬥,實現了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統治到民族獨立和現代民主的重大歷史嬗變,推進了中國政治民主化的歷史進程。《新青年》倡導的進取意識、競爭意識和趕超精神,促進和加速了現代中國社會的轉型。
 
  《新青年》對現代中國社會的轉型有着多方位、多層次的直接或間接的影響。現代、當代中國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生活和自然生態環境等方面的現代化進程中,都曾在不同程度上蒙受和正在繼續蒙受《新青年》雜志的鼓舞和鼓勵。《新青年》描述的“理想的新時代新社會,是誠實的、進步的、積極的、自由的、平等的、創造的、美的、善的、和平的、相愛互助的、勞動而愉快的、全社會幸福的。”(注:《新青年宣言》,《新青年》第7卷第1號。)這樣一個理想的新時代新社會的轉型已經基本實現。在新的社會基礎上覺醒,不斷解放思想,深刻領悟五四時期先進中國人確立的救亡、啟蒙、科學、民主、社會主義等時代主題的當今意蘊,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是時代賦予我們的歷史使命。

局限性


  新文化運動前期存在着形式主義的缺點,正如毛澤東在《反對黨八股》一文中所指出的:“他們反對舊八股、舊教條,主張科學和民主,是很對的。但是他們對於現狀,對於歷史,對於外國事物,沒有歷史唯物主義的批判精神,所謂壞就是絕對的壞,一切皆壞;所謂好就是絕對的好,一切皆好。”
 
  總的說,《新青年》前期對民主與科學的宣傳,沒有超出舊民主主義思想的範疇,但是它喚醒青年一代沖破封建思想的牢籠,爲五四運動的爆發,爲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開辟了道路。

《新青年》編輯部舊址

《新青年》編輯部舊址
《新青年》編輯部舊址
 
  《新青年》編輯部的所在地就在陳獨秀當年的寓所,同時也是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是中國的第一個共產黨組織,習慣上也稱作中國共產黨發起組的誕生地。1915年9月,陳獨秀在上海創辦了《青年雜志》,從第二卷起改名爲《新青年》。《新青年》創辦初期,以打倒孔家店,批判封建倫理道德爲中心,高擧科學與民主的大旗,發起了反封建的啟蒙運動,後成爲介紹和宣傳十月革命和馬克思主義的陣地。1917年,應北大校長蔡元培之邀,陳獨秀出任北大文科學長,並將《新青年》編輯部遷至北京。1920年春天,陳獨秀再次來到上海,並住進了法租界環龍路老漁陽里(今南昌路100弄)2號,《新青年》編輯部也遷至這里。

  環龍路位於霞飛路(今淮海中路)南側,是一條掩映在梧桐樹下的幽靜馬路,老漁陽里2號,是一幢普通石庫門房子,可通霞飛路,出行方便,鬧中取靜。中共上海發起組成立後,《新青年》成爲上海發起組的機關刊物,以後又成爲黨中央的理論刊物。

  《新中國》周圍聚集了一批先進的知識分子,陳望道、沈雁冰、李漢俊等都是《新青年》雜志的編輯。1920年12月,陳獨秀離滬赴廣州任廣東省教育委員會委員長後,由陳望道主編,他和李漢俊、李達都曾在這里辦公或居住。

  這里又是中共上海發起組的成立地和辦公地,1920年4月,陳獨秀曾與共產國際代表維經斯基一行在這里討論建黨大事;5月陳獨秀在這里發起建立了祕密團體“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社會主義研究社”也曾在此開展工作;11月,中共上海發起組創辦的《共產黨》月刊的第一、第二期,就是由李達在樓上的亭子間里編輯的。另外,《上海夥友》、《勞動界》也都在這里編輯。1920年5月,毛澤東來上海時,曾到這里拜訪陳獨秀。

  1921年8月底,陳獨秀從廣州返滬主持中央局工作,黨中央機關就設在這里,陳獨秀、李達、張國燾3人經常在這里聚會,研究黨的工作。

  由於《新青年》等刊物經常發表介紹和宣傳俄國十月革命、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文章,許多革命活動在這里擧行,引起法租界巡捕房拘捕。此後,黨中央機關和陳獨秀從這里轉移别處。
 
  1959年5月26日和1980年8月26日,《新青年》編輯部兩次被公布爲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