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6512 次 历史版本 8个 创建者:凌一萌 (2011/4/20 9:33:51)  最新编辑:八月未央 (2011/11/15 17:06:13)
金宥利
拼音:Jīn Yòulì (Jin Youli)
英文:Yuri
同义词条:Yuri,Jin Youli
金宥利
金宥利
 
  金宥利,(1989年12月5日—2011年4月18日)韓國女模特。2007年通過超級模特大賽脱穎而出,之後一直活動於首爾的模特界。生前不僅多次參加韓國國内大型服裝秀,更是多個服裝品牌的代言人,2009年擔任首爾自行車形象的宣傳大使,也曾演過韓劇《回家的路》。2011年4月18日在首爾服毒自殺,經搶救無效後身亡。 
 
 

基本信息

  中文名:金宥利 
 
    英文名:Yuri
Jin Youli
韓國模特金宥利

  國家/地區:韓國

  生日: 1989年12月5日

  星座:射手座

  血型: AB型

  身高: 1.67m

  體重: 45kg  

自殺原因推測——出名難

 
  2011年4月18日晚上(至19日凌晨之間)年僅22歲的韓國女星金宥利在在首爾三星洞的住處服毒自殺,經過搶救後依舊回天乏術。據了解,她在自殺前還在其個人網頁上留下疑似想輕輕生的文章。

  金宥利曾在自殺前在個人網頁留下“不論怎麼想,這世界上都隻有我自己一個人。”這樣的話被猜測是她輕生念頭的留言;根據報道,她早在2005年也曾寫下令人匪夷所思的話,“自殺是膽小鬼們最後膽怯的行爲。但是如果不膽怯,就會面臨可怕的事情”、“韓國模特兒舞台太小,想要出名是很難的事情”等等,不禁讓人懷疑當時她是否就有自殺念頭。   

揭金宥利自殺四大誘因


  2011-04-21  來源: 北方新聞網

  韓國女模金宥利萬念俱灰,服毒自殺的消息引起廣大媒體的關注,無疑又聯想到,韓國明星接二連三的離去,走的那麼悄無聲息,是因爲潛規則,還是壓力太大,或者情感問題,死因成謎,但綜合金宥利生前的總總蹟象還是可以窺探她自殺的四大誘因:  

因懼怕孤獨而輕生

  據了解,金宥利多年前喪母,父親半年前罹癌過世。大家知道韓國人萬事都是以孝爲先,正當她小有名氣,有能力報答生父之恩的時候,老人家卻與世長辭,這對於不滿22歲的她來說,無疑是難以承受的打擊,此後孤身一人,無依無靠。16日她曾在個人網頁上留下:“不論怎麼想,這世界上都隻有我自己一個人”的遺言,由此看出她已是萬念俱灰,對她而言,死是最好的解脱。  

不甘心潛規則而輕生

  當前各大網站都在傳遞金宥利不堪工作重負而自殺的消息,其實隻要稍加分析就會看出自殺背後的真相。2005年,她確實寫下“自殺是膽小鬼們最後膽怯的行爲。但是如果不膽怯,就會面臨可怕的事情”、“韓國模特兒舞台太小,想要出名是很難的事情” 令人匪夷所思的話,但是我們也要看到2005年以後,金宥利不僅多次參加韓國國内大型服裝秀,更是多個服裝品牌的代言人,2009年更是自行車形象的宣傳大使。由此可見,金宥利作爲模特是很成功的,不存在出名難的問題。那麼問題出在哪里呢?問題就在2007以後,金宥利深知模特吃的是青春飯,爲穩定自己的事業,她改弦更張,向影視圈進發,她雖然拍過一些片子,但大都是爲他人做嫁衣裳的小角色。近幾年她看到韓國女星成名大都是在潛規則運作下才實現的,模特成名讓她鑄就了一身傲骨,不甘心走前輩們的老路,年輕無經驗的她又回天乏力,四年的拼搏仍是擧步維艱,萬般無奈之下才選擇輕生,用自己清白之身告慰天國的父母。另據韓國消息,六年中已有22名明星死於自殺,從這個側面可以看出,韓國的明星路走的有多難。  

因憎恨男友而輕生

  前不久,她男友騙去13萬韓元(約1.45萬人民幣),這點小錢對於金宥利來說不算什麼,但在情感上卻是一次致命的打擊。本來她就游離在生與死的鋼絲上,加上男友背叛,更是雪上加霜。誠言,男友背叛不一定是她自殺的主因,但至少是令她憤然離去的導火索。  

因身體不適而輕生

  經韓國警方證實:金宥利死後“大腿隻有正常男人腳踝般粗,很纖瘦。”她爲什麼這麼瘦?即使是模特也不該如此之瘦,隻有一種解釋,那就是金宥利得了難以醫治的病。父親臨終前的病痛她一定很了解,萬事不顺年輕的她再也曾受不住這悲慘的打擊,深知早死是死,晚死也是死,不如一了百了,於是悲劇就這樣發生了。 

韓劇《回家的路》

基本信息

  電視台:韓國KBS電視台
《回家的路》海報
《回家的路》海報
  播出:2009年1月12日 首播  (每周一到周五 晚 8點25分 播出)
  導演:文寶炫 (百萬朵玫瑰、再見悲傷、比天高比地厚、戀愛中的單身爸爸 )
  編劇:李金林
  演員:韓秀仁 - 張信英
  柳炫秀 - 李尚佑
  柳智秀 -樸慧媛
  Hero-大穀慶彥 飾
  張美玲 --- 趙汝貞
  柳民秀-沈亨鐸 飾  

劇情簡介

  和平醫院院長柳勇民膝下有兩男一女,大兒子繼承他的事業,是個倍受矚目的整容醫生,但是外人不知道當初他開私人醫院的時候曾欠下巨額債務。這個家庭里的每個成員每天都忙着做自己的事情,其實每個人的内心深處都有傷口,他們隱藏着各自的傷痛,表面上平靜地生活……

  現代社會的人們已經適應了緊張忙碌的生活,但是當你從競爭激烈的社會中回來的時候,迎接我們的隻是一個空盪盪的房子。當你真的疲累,孤獨的時候,你最想回去的地方是哪里呢?本劇給觀眾呈現出這個時代里一個普通家庭里的真實、溫馨的一面,希望給人們帶去‘世界還是美好’的安慰和希望。  

分集介紹(1—115集)

  第1集

  柳建英的次男勇煥的忌日當天,建英的兒媳婦顺貞提議這一次在首爾辦,於是建英從楊平趕到首爾,但是心情仍然沉重不已。
  顺貞的小女兒智秀來機場接來自日本的名模,在機場遇到了二哥炫秀。紀錄片導演炫秀在機場拍攝的途中偶遇過去的戀人秀仁。

  第2集

  勇俊喝醉後倒下睡着,勇俊的妻子顺貞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看着公公建英的臉色。第二天凌晨,酒醒的勇俊敲建英的房門,但是發現建英已經離開。炫秀與秀仁重逢後回想起兩個人過去的往事。智秀爲意外出現的新人模特Hero感到頭疼。

  第3集

  勇俊來楊平建英的家中謝罪,但是不知如何開口。炫秀的節目作家因丈夫而突然提出離職,炫秀的節目面臨不能按時播出的危機。正在拍攝廣告的模特李基宇突然患急性闌尾炎而暈倒,讓智秀感到束手無策。

  第4集

  善英對突然從美國回來的女兒秀仁產生懷疑,Hero正式和智秀一起共事。美玲爲丈夫民秀整天忙着工作而疏忽自己和孩子而感到傷心。金作家把自己留學時期的朋友秀仁作爲自己的繼任介紹給炫秀。

  第5集

  台勳遇到秀仁的公公,聽到秀仁有别的男人的話後大吃一驚。七南在開村子里的大巴的時候犯困,勇善感到這樣下去很危險,於是來找建英。

  民秀對在醫院困難的時候仍堅持原則的父親大感不滿,和他激烈地爭吵起來。顺貞擔心二兒子炫秀的戀愛,於是開始出謀策劃。

  第6集

  炫秀看到新來的編劇竟然是秀仁,感到既高興又慌張。民秀責備在餐桌前撒嬌的炫熙,炫熙傷心地哭了起來。在公司聚餐上,Hero唱起兒歌《思念哥哥》,智秀對Hero的過去產生了興趣。七南在駕駛大巴的時候犯困,勇善央求父親建英給七南買出租車。

  第7集

  炫秀對變得冷酷的秀仁感到陌生。善英和台勳從允珠那里知道了秀仁前夫的祕密後感到憤怒不堪。柱浩要用踏板車送信愛回家,但是信愛始終冷眼相對。勇善在超市里看到智秀和Hero像新婚夫婦一樣購物的樣子後對兩個人產生誤會。建英艱難地對顺貞開口說出給七南買出租車的事情。

  第8集

  草原積極地向炫秀表示好感,炫秀想着秀仁感到難堪。勇俊對民秀說起給勇善買一台出租車的事情,被民秀一口拒絕。由於廣告客戶要求大明星出演,因此Hero出演的可能性變得更加渺茫。在歡送會上喝醉的金作家不小心對炫秀說出了秀仁離婚的事情。

  第9集

  廣告說明會當天,智秀和Hero一起參加了選拔考試。秀美看到自己沒有出現在新的廣告模特名單上,誤會智秀故意針對自己。顺貞聽到秀仁回來的消息後,問炫秀草原和秀仁兩個人當中他更傾向於哪一個。勇善失望地對勇俊說如果死去的二哥還活着的話,不管用什麼方法也會幫助自己。

  第10集

  善英遇見了秀仁的婆婆,看着對兒媳婦一肚子抱怨的婆婆不禁大吃一驚。勇俊再三說服顺貞,但是事情並不容易。七南見很難籌到錢,於是決定向自己的同父異母的姐姐允珠求助。

  第11集

  秀仁從善英那里聽到見到了婆婆的事情後心情變得沉重,珍京在日餐廳喝醉,她質問HERO獨島到底是哪里的領土。七南來找同父異母的姐姐允珠,希望得到她的幫助,但是遲遲說不出話來,勇善見狀對他發火,這時勇俊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第12集

  秀仁在賢秀的手冊里發現了兩個人過去拍下的親密照片,顺貞一邊極力促成賢秀和草原,一邊懷疑他與秀仁的關係。台勳偶然來到旅館,發現秀美在那里後勃然大怒。

  第13集

  勇善對顺貞的態度感到失望,她咬着牙跑出勇俊的家,勇俊和七南因姑嫂之間的關係惡化而感到爲難。秀仁對賢秀的態度冷淡,楚元來到賢秀的公司,在那里遇到了賢秀和秀仁。

  第14集

  草原開始懷疑賢秀和秀仁的關係,讓賢秀感到困惑。七南和勇善滿懷希望地等待賣車的車主樸社長,但他遲遲沒有出現。秀仁由於勞累過度而暈倒,賢秀急忙把她送到勇俊的醫院。

  第15集

  賢秀向秀仁問起懷孕的事情,秀仁冷冷對他,賢秀心情複雜地望着她。柱浩從秀仁的錢包里發現了胎兒的超音波照片。七南因聯繫不上樸社長而絕望,喝醉後站在漢江大橋上默默地望着江水。

  第16集

  善英知道了秀仁懷孕的事情,讓她把孩子打掉,秀仁聽後大受打擊。美秀與隻顧玩游戲的民秀大吵一架。七南和勇善隱瞞被騙錢的事情,對家人謊稱暫時推遲購買出租車。

  草原來到賢秀的辦公室,看到悉心照料秀仁的賢秀,似乎明白了什麼。

  第17集

  七南重新出去找工作,但是並不容易,感到鬱悶的七南來到丈人建榮家。廣告商確定了與HERO一起拍攝廣告的明星,HERO的處境越來越困難。善英來到秀仁的公司,強行拉着秀仁去婦產科。

  第18集

  見秀仁態度強硬,善英拜托前輩允珠勸秀仁,並說出了秀仁懷孕的事情。勇俊看到患者們在病房里打牌,生氣地說這都是民秀沒有把病愈的患者及時出院的緣故。顺貞見草原懷疑賢秀和秀仁的關係,於是把秀仁曾經結過婚並懷孕的事情告訴了草原。建榮預感勇善他們發生了問題,於是把兩個人叫到勇俊的家里。

  第19集

  秀仁誤以爲是賢秀把自己懷孕的事情傳了出去,忍不住對他發火。原本確定下來的明星李鎮旭拒絕與HERO一起拍攝廣告,智秀於是來找對方談判。柱浩爲了幫助信愛來找父親台勳。正當七南因被騙一事陷入困境的時候,接到了失蹤的樸社長打來的電話。善英繼續勸秀仁去堕胎,忍無可忍的秀仁離開了家。

  第20集

  草原頻頻來公司找賢秀,賢秀告訴她自己很有負擔,草原直截了當地問他是不是喜歡秀仁。
  HERO確定拍攝GK手機廣告,智秀和HERO高興地慶祝。美玲和民秀參加了同學聚會,美玲被高雅的氛圍感到失落,在車里與民秀大吵一架。

  第21集

  美玲在街上遇到星探後内心充滿期待,對兒媳婦感到不滿的顺貞來找美玲。秀仁的第一個節目顺利完成,秀仁回想着往事内心充滿感慨。草原來找賢秀,流着淚請求他給自己一次機會。智秀和HERO終於開始拍攝廣告,不料明星李鎮旭在現場耍大牌。

  第22集

  HERO在李鎮旭的身邊越來越萎靡不振,智秀厲聲告訴他如果這樣立刻回到日本。美玲決定瞞着丈夫去做主婦模特。公司的人決定一起觀看秀仁的第一期節目,賢秀和秀仁來超市購買晚餐的材料,顺貞偶然看到了兩個人親密的樣子,不禁對兩個人的關係產生了懷疑。當天晚上,正當賢秀和秀仁忙着准備晚餐的時候,草原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第23集

  秀美偷偷從秀仁的房間里拿到父親的信用卡,在購物的時候受到懷疑,被百貨店的人員拉到了保安室。HERO決定放棄一切,他向智秀道别後來到機場。秀仁爲了表示自己要把孩子生下來的決心,開始埋頭撰寫單身媽媽節目的策劃方案。正與民秀鬧冷戰的美玲收下了出演廣告的預付金。

  第24集

  賢秀按照承諾決定接受草原,他和草原開始了第一次約會,秀仁心情複雜地看着他們。重新振作起來的HERO積極爲做好模特而做准備。賢秀和秀仁爲了推進單身媽媽策劃案,實際采訪了准單身媽媽英珠,結束采訪後英珠突然感到腹痛並暈倒過去。

  第25集

  秀仁看着英珠的分娩過程,向賢秀坦露自己恐懼的心情,賢秀溫柔地擁抱她。智秀在與HERO共事的過程中感受到他的魅力,逐漸開始對他心動。民秀看着減少了生活費仍過得開心的美玲不禁產生了懷疑。美玲來到拍攝現場後才發現要拍性感内衣的廣告後大吃一驚。

  第26集

  勇善在全家人聚在一起的時候差一點說出智秀的出生祕密,顺貞在一旁隱隱感到不安。顺貞看到賢秀和秀仁以前的照片,開始懷疑兩個人的關係。廣告公司的金室長來到美玲的家里找她,美玲聽到如果不拍照就要賠償三倍的違約金的話後大吃一驚。秀仁終於鼓足勇氣向父親坦白了自己懷孕的事情,台勳聽後大受打擊。
  第27集
  七南與喝醉的乘客發生矛盾。美玲不知道民秀已經把錢送到廣告公司的事情,獨自陷入苦惱。智秀爲了消除HERO在攝影機前的恐懼症,拿着攝影機闖入了HERO的家中。秀仁爲父親也無法接受自己的決定而感到絕望,賢秀開車帶着秀仁來到一個地方。

  第28集

  七南去找醉客協商,美玲知道後想借勇善的錢來付違約金。顺貞給孝顺打電話說起檢查身體的事情,無意間知道了賢秀和秀仁一起去了楊平的事情。台勳要取消賢秀的單身母親的策劃方案。顺貞跑到賢秀的辦公室要質問賢秀,在遠處看到善英後大吃一驚。

  第29集

  草原感到賢秀背叛了自己,賢秀告訴她以後不要再見面。允珠下令讓秀美也參加HERO的廣告拍攝,智秀、HERO、秀美、珍京成爲了一組。秀仁表示做完這次節目之後就離開家,台勳大怒着讓秀仁立刻離開。

  第30集

  秀仁聽到善英在不堪打擊之下暈倒的消息後跑回家,台勳和善英決定接受秀仁的決定。台勳把賢秀叫過來,讓他繼續推進單身母親節目。民秀闖進了美玲和金室長見面的地方。勇俊來到母親的墳墓前,在那里遇到了建榮,他向建榮坦露了埋藏在心底的傷心往事。

  第31集

  賢秀告訴顺貞自己還愛着秀仁,顺貞聽後生氣地跳了起來。民秀爲了解決美玲的違約金問題,偷偷給智秀打電話,智秀出面去見與美玲簽合約的金室長。勇俊喝着酒想着父親說因爲手術才會讓母親去世的話。顺貞趁賢秀上班的時候來到他的公寓,打算把東西搬了出來。


  民秀爲了讓美玲吸取教訓,隱瞞已經解決違約金問題的事情,美玲去找公婆勇俊和顺貞求助,被他們發現了差點被騙當内衣模特的事情。智秀和HERO展開柔道對決,HERO假裝摔倒在地上,想引起智秀的關注。顺貞找秀仁來確認她與賢秀的關係,正巧被賢秀看到這一幕。

  第33集

  賢秀強烈地表示如果換編劇就把導演也換掉,讓草原再次受到傷害。民秀爲了安慰美玲,想給她辦高爾夫練習場的會員券,但看到價格昂貴,不禁猶豫起來。勇善知道建榮病倒的事情,拜托顺貞去看一下,但顺貞表示自己很忙拒絕了勇善,勇善聽後不禁感到惱怒。

  第34集

  草原的公司看到秀仁的原稿後回心轉意,決定按照原來的計劃繼續贊助。HERO的地鐵廣告在網絡上引起關注,開始有其他廣告商找到HERO。勇俊來找病倒的建榮,但是建榮仍然態度冷淡。有人來醫院調查詐騙保險的事情,民秀爲了不被勇俊發現四處奔波。

  第35集

  秀仁偶然遇到以前的婆婆。被她的侮辱性語言再次受到傷害。民秀隱瞞自己正被調查詐騙保險的事情,想通過關係去解決。美玲的生母淑子要來首爾,民秀聽後内心感到不快。台勳看着細心照顧秀仁的賢秀,不禁感到詫異,於是把他單獨約了出來。

  第36集

  台勳告訴賢秀如果他負不起責任,就不要再讓秀仁動心。民秀爲了躲避訴訟,來找醫生朋友解決問題。美玲的母親淑子一來到首爾就開始爲難民秀。很久沒有一起出門的善英和秀美來到美容室,不料遇到了秀仁之前的婆婆。

  第37集

  民秀聽到勇俊也要立刻還八千萬貸款的事情後更加焦慮,他鼓動七南賣掉出租車,被父親發現後狠狠地說了一頓。雖然得到了智秀、賢秀、國社長的幫忙,但仍然差很大一部分錢,民秀着急之下向丈母娘淑子借錢。

  第38集

  台勳擔心秀仁的前夫成泰強走孩子,於是事先向律師咨詢。秀賢爲了救秀仁而受傷,善英知道後越發喜歡賢秀。被送到急診室的秀仁露出痛苦的表情,醫院給她做檢查來確認孩子是否健康。

  第39集

  善英一直以爲自己的親生女兒智秀已死,顺貞不忍告訴她智秀還活着的事實。美玲求淑子借錢給民秀,淑子聽後氣沖沖地跑到民秀那里指責他。顺貞來到鄉下拜托建榮拿出鄉下的房子作擔保。

  第40集

  全家人看到民秀解決了錢的問題後終於松了口氣,民秀一興奮說出拿爺爺的房子做擔保的事情。勇俊對顺貞和民秀欺騙自己而大受打擊。台勳接到黄成泰即將回國並成立娛樂公司來和自己競爭的消息,於是安排秀仁暫時躲避。

  第41集

  勇俊因腦出血突然暈倒過去,雖然度過危險期,但是仍沒有醒過來。家人擔心建榮聽後受到打擊,隱瞞勇俊病倒的事實。賢秀爲勇俊感到難過,秀仁看着他不忍說出自己要離開的話。民秀獨自去檢察廳接受調查。

  第42集

  民秀決定在父親病倒的時候恢複醫院的士氣,爲了購買新的醫療設備,民秀向丈母娘淑子借錢,但淑子找各種理由推塞。建榮對家人的反應產生疑慮,於是來醫院找勇俊,顺貞擔心勇俊暈倒的事情被發現,不禁焦慮起來。

  第43集

  建榮決定相信孫子民秀,開始處理鄉下的房子。勇善見建榮把財產一點點地移交,問他有沒有自己的一份。民秀忙着做醫院宣傳冊和設備購買計劃。建榮爲沒來得及對兒子勇俊坦露内心流下悔恨的眼淚。秀仁決定告訴賢秀自己要去國外的事情,這時顺貞出現在她的面前。

  第44集

  秀仁的前婆婆告訴秀仁自己的兒子成泰即將回國,警告她做夢都不要想複婚的事情,秀仁謊稱自己已經打掉了孩子。建榮處理完鄉下的房子後來到首爾,全家人高興地爲建榮接風,隻有勇善獨自想着鄉下的房子感到傷心。賢秀看到秀仁和新來的作家在一起後感到震驚。

  第45集

  秀仁爲了讓賢秀放心,謊稱自己因爲身體不好才決定辭職。淑子和美玲拿着横幅四處去宣傳醫院,勇善見狀嘲笑美玲,感到不快的淑子和勇善大吵一架。秀仁出發去機場,賢秀知道後慌忙跑去機場。

  第46集

  台勳聽到黄成泰已經回國的消息後擔心秀仁的安危,成泰回國後成立了娛樂公司。建榮聽到勇俊爲無家可歸的老人做了免費診療的事情後感到欣慰,但民秀以財政困難的理由終止了診療服務。台勳來到賢秀的辦公室,知道賢秀去找秀仁的事情後不禁大怒。

  第47集

  秀仁決定不再躲避,台勳和善英決定幫助善英。建榮讓民秀隨從父親的意願,勇善懷疑民秀的擧動是爲了拿到錢而裝出來的騙局,於是事事和民秀發生矛盾。善英來找成泰的母親,警告說如果黄成泰摺磨女兒就不會善罷甘休。

  第48集

  成泰來找秀仁,威脅她現在還沒有完全結束關係。顺貞聽到賢秀在機場留住了秀仁的話後驚愕不已。勇善爲了報複淑子,把家務活全部交給美玲,忍無可忍的淑子來找顺貞警告。

  第49集

  建榮決定把全部的財產交給民秀,條件是自己介入到醫院的業務。賢秀試圖說服顺貞,但顺貞的態度固執。擔心秀仁的善英拜托賢秀的妹妹智秀安排自己和顺貞見面。賢秀的警告反而燃起成泰的嫉妒心理。

  第50集

  勇善知道了賢秀和秀仁的關係後來阻止賢秀,卻不小心打了秀仁。柱浩開始接受信愛的課外輔導,逐漸地與信愛親近起來。智秀把善英的聯絡方式給顺貞,讓她去見秀仁的母親。不知道對方就是自己過去的妯娌的顺貞按時來到了約會場所。

  第51集

  顺貞知道秀仁的母親就是自己過去的妯娌善英的事情後大驚,顺貞和善英認爲兩個人不能在一起,於是兩個人決定阻止賢秀和秀仁見面。台勳拒絕了成泰的合作提議,成泰於是開始策劃另一個陰謀。

  第52集

  賢秀的紀錄片首播會現場上沒有出現電視台的負責人,原來成泰事先買通關係。賢秀決定一個個去拜訪電視台來介紹節目。台勳招待賢秀共進晚餐,見善英激烈地反對,不禁感到慌張。善英冷靜地趕走了來吃晚餐的賢秀,之後對台勳說出賢秀就是前夫的侄子的事情。

  第53集

  顺貞和善英爲孩子們的問題再次見面,兩個人因過去的傷痛而感到尷尬,特别是顺貞因智秀的出生祕密而感到自責。在成泰的阻撓下賢秀的節目面臨困難,成泰告訴秀仁有話要對她說,偷偷把她叫了出來。

  第54集

  成泰告訴秀仁如果和自己複婚就幫助播出賢秀的節目,秀仁斷然拒絕。顺貞看到秀仁和賢秀在一起,她故意冷淡秀仁,賢秀爲此和顺貞大吵一架。建榮出面欲說服顺貞,顺貞告訴他秀仁的母親就是善英的事實。

  第55集

  建榮告訴賢秀秀仁就是舅母善英的女兒的事情,不知道緣由的秀仁擔心賢秀。允珠堅持讓HERO接不符合他的形象的廣告,智秀爲此和她爭論。成泰突然表示把編排時間讓給賢秀的節目,台勳對此產生了疑慮。

  第56集

  賢秀和秀仁流着淚離别,他們的母親們看到這一面也感到心痛。智秀來找善英要說服她,顺貞和勇善擔心兩個人會知道母女關係的事實。在成泰的陰謀下,模特經紀公司的模特們陸續出走。成泰還找到電視台,阻止賢秀的節目播出。

  第57集

  成泰突然來到台勳的家,厚顏無恥地告訴家人自己和秀仁並沒有什麼問題,讓他們同意兩個人的複婚。成泰告訴台勳如果讓自己和秀仁複婚,就會把賢秀的節目播出去,台勳一口回絕了他。成泰母告訴成泰秀仁曾經有過别人的孩子,後來被流產的事情,成泰聽後終於爆發。

  第58集

  成泰跟蹤秀仁,知道了秀仁並沒有流產的事情,秀仁一着急說是賢秀的孩子。成泰跑到賢秀那里狠狠地打了他一頓,賢秀因擔心秀仁而沒有說出事實。賢秀看着傷心的秀仁,提出要重新開始,說即使秀仁是舅母的女兒也可以愛她,秀仁聽後大吃一驚。

  第59集

  成泰終於知道秀仁懷的是自己的孩子,更加瘋狂地想要和秀仁複婚。在成泰的逼迫之下,台勳的公司越來越困難,這時賢秀的紀錄片被電視台確定播出。秀仁在家門口意外遇到了成泰母。

  第60集

  成泰母突然改變了對秀仁的態度,秀仁的家人反而對成泰母感到厭惡。淑子對民秀嘮叨着說對美玲好一點,美玲反過來對淑子發火。美玲又做家務又要照顧勇俊,感到疲累的她在勇俊的病床前睡着,不小心碰到勇俊的注射針,血止不住地流了出來。

  第61集

  成泰假裝表現出真心悔改的樣子,加上成泰母的禮物攻勢,讓秀仁和台勳的家人感到混亂。淑子突然對美玲和民秀表示要回老家。沒有了成泰的妨礙之後公司恢複了正常,在公司會餐上喝醉的秀美向賢秀大喊大叫。

  第62集

  智秀在送喝醉的秀美回家的時候遇到善英,顺貞知道後苦惱是不是把兩個人是母女關係的事情告訴她們。淑子在首爾的一家餐廳工作,向美玲謊稱在老家。顺貞和建榮、賢秀來到勇俊的病房,看到坐起來的勇俊後大吃一驚。

  第63集

  勇俊從昏迷中醒了過來,但失去了29歲之後的全部記憶。成泰來到秀仁參加的單身母親的聚會,裝出一副溫柔丈夫的樣子,還說秀美被電影公司選中都是因爲自己。淑子被偶然來餐廳的七南發現。

  第64集

  賢秀和秀仁因爲工作原因常常碰面,成泰誤會兩個人重新在一起,忍不住感到嫉妒。在家人的照料下勇俊終於出院,但面對陌生的世界和家人的面孔感到難以適應。失去理智的成泰瘋狂地拉着秀仁走出去,他告訴秀仁要麼一起回美國,要麼兩個人一起死。

  第65集

  在成泰的粗暴之下秀仁流着血暈倒過去。失去孩子的秀仁抱着善英痛哭,台勳憤怒地拽着成泰的領子。勇俊回到家後仍無法適應,決定回老家去住。

  第66集

  成泰把秀仁是因自己而流產的事情告訴了賢秀,並真心祝福兩個人幸福。淑子對美玲撒謊說自己處理了鄉下的房子後去濟州島旅行,民秀想從淑子那里得到投資,於是向美玲提議和美子一起生活。

  第67集

  柱浩和信愛一起學習後成績提高,善英給勇善打電話表示感謝,勇善感到聲音熟悉。顺貞在百貨店遇到善英,她約善英見面,想把智秀的事情告訴善英。秀仁把嬰兒用品送給英珠,賢秀遠遠地看着悲傷的秀仁。

  第68集

  善英聽到智秀和自己死去的女兒同歲的話,想起當時顺貞並沒有懷孕的事情。勇善和善英因過去的關係尷尬地吃完飯。智秀因HERO的突然表白感到慌張。淑子告訴美玲自己被别人騙走了全部的財產,美玲不敢把此事告訴民秀。

  第69集

  善英對智秀的出生產生懷疑,於是來找顺貞確認。善英雖然對智秀是親生女兒的事情感到高興,但隨即想到如果說出這個祕密,柱浩和秀美就會知道秀仁不是他們的姐姐,事情會更加複雜。善英和顺貞擔心智秀受不了打擊,於是決定暫時保密。

  第70集

  善英偶然看到智秀後充滿感慨,但智秀對善英投來的眼神感到不安。勇善對信愛和善英的兒子柱浩在一起的事情感到不快,讓信愛不要和柱浩一起學習。勇俊突然回憶起與民秀的往事,剛剛有了和父親重新開始的感覺的民秀感到心情複雜。

  第71集

  勇善知道柱浩是善英的兒子後不讓信愛和柱浩見面,柱浩爲此感到苦惱。美玲對民秀坦白了淑子被騙後身無分文的事情。善英拿出智秀的小衣服和照片感到心痛,無意中走進房間的秀美預感善英有什麼祕密,趁善英不在翻出了智秀的照片。

  第72集

  副導演亨泰聽到賢秀要辭職的話後忍不住發火,秀仁看着爲了家人和自己而默默犧牲的賢秀也感到心痛。秀美向台勳問起智秀的照片一事,台勳把善英的過去告訴了她,秀美對秀仁不是自己的親姐姐而感到震驚。智秀被HERO突然親吻後心情遲遲無法平靜。
  第73集

  秀美一氣之下說出智秀就是善英的親生女兒的事情,秀仁聽後更加決定忘記賢秀。柱浩瞞着父母與信愛見面。智秀和HERO決定暫時擱下兒女私情,全力投入到工作當中。秀美告訴智秀自己很同情被抛棄了兩次的她,還說出了連智秀都不知道的出生祕密。

  第74集

  勇俊和善英見面後終於想起了勇煥已死的事情,他來到勇煥的墳墓前大聲痛哭。勇善知道了柱浩和信愛偷偷見面的事情,於是給善英打電話,善英和台勳無奈地把真相也告訴了柱浩。顺貞擔心勇俊在尋找記憶的過程中不小心對智秀說出出生祕密。

  第75集

  顺貞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勇俊,勇俊決定和顺貞一起保守智秀的祕密。台勳擔心任性的秀美對智秀說出實情,想從智秀的組里調離秀美。智秀知道台勳把秀美調到别的組的事情後,突然想起善英看自己的眼神以及勇俊對自己說是‘勇煥的女兒’的話,這一切讓她恍然大悟。

  第76集

  台勳發現秀美對秀仁的冷淡態度,他狠狠地責備了秀美。智秀聽到自己就是善英的女兒的事情後大受打擊,她來找善英確認事實,但善英沒有出來見智秀,智秀想到自己被抛棄了兩次,忍不住流下眼淚。

  第77集

  賢秀和智秀在餐廳里遇到秀仁和善英,智秀把自己的出生祕密告訴了賢秀。柱浩不敢走近信愛,隻能遠遠地看着正在等自己的她。一位老人突然在免費醫療服務現場上暈倒過去,勇俊下意識地開始急救患者。

  第78集

  在治療的過程當中勇俊找回所有的記憶,民秀從冷冷地望着自己的勇俊的眼神中感到不安。HERO幫智秀挽救了一場失誤,允珠的讚賞讓智秀感到心情複雜。信愛突然向柱浩表白感情,吃驚的七南急忙把兩個人分開。

  第79集

  勇俊不想欠下父親的債,提出出錢買下鄉下的房子,建榮聽後感到傷心。顺貞看到仍執意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的勇俊,不禁對他感到失落。智秀爲了整理對生母善英的情緒,決定向公司提出辭職。

  第80集

  台勳看着知道所有真相的智秀不知如何挽留她。建榮爲了整理心情離開了家,出來後發現自己無處可去。顺貞聽到賢秀和智秀提出辭職,民秀也要離開大學醫院的事情後感到煩躁。

  第81集

  智秀遠遠地望着等着自己的善英,最終還是轉身離去。電視台以賢秀和秀仁一起制作單身母親節目的條件要和他們合作,兩個人對此感到爲難。七南和勇善去束草找建榮,兩個人在路上給建榮打電話,聽到他在首爾後大吃一驚。

  第82集

  台勳爲智秀的事情想和勇俊商量,發現勇俊還不知道智秀已經知道此事後沒有說出來。勇俊明白了自己因與父親的矛盾而疏忽了子女們的事實,他真心向顺貞道歉。勇俊來勇善的家找建榮,流着淚爲母親的死謝罪。

  第83集

  智秀冷對來安慰自己的秀仁。允珠試圖讓秀美和智秀和解,讓兩個人成爲一組,但兩個人彼此並不妥協。正在家里大清掃的勇善走進智秀的房間,看到智秀有勇煥的照片不禁詫異。智秀在公司遇到善英,她冷靜地告訴善英自己與她沒有任何關係,大受打擊的善英病倒。

  第84集

  淑子爲女婿民秀煎了補藥,但喝藥對民秀民秀來說如同上苦刑。重新回到公司的智秀成功讓秀美成爲HERO出演的廣告的女主角。顺貞越來越感到智秀知道所有事情,於是給善英打電話確認。

  第85集

  台勳拜托勇俊幫忙恢複善英和智秀的關係,勇俊和顺貞想到智秀獨自難過的事情忍不住傷感起來。民秀偷偷把淑子煎的補藥倒在花盆里。秀美跟着智秀練習表演,智秀批評她沒有做充分的准備,秀美生氣地說媽媽因爲狠心的智秀而暈倒過去。

  第86集

  淑子知道民秀把補藥倒在花盆里的事情後大怒。智秀因善英的事情感到心煩意躁,她得到了全家人的鼓勵和安慰。賢秀和秀仁爲了拍海邊的母女而來到小地方。顺珍爲了改善善英和智秀的關係悄悄地安排兩個人見面。

  第87集

  顺貞和善英聽到賢秀和秀仁需要在外地住一晚的話後感到不安。賢秀和秀仁來海邊的教堂拍攝,不約而同地陷入了回憶,爲無法忘記對方而感到難過。准備和HERO去運動的智秀看着不知不覺地打扮起來的自己感到可笑。賢秀在拍攝現場突然感到腹痛而暈倒。

  第88集

  勇俊接受民秀的意見重新開始診療。HERO因簽證需要暫時回日本,智秀聽到後内心有種異樣的感覺。信愛偶然聽到七南和勇善的談話,知道自己和柱浩其實和親戚一樣的事情後大吃一驚。賢秀對照顧自己的秀仁表白了感情…

  第89集

  賢秀和秀仁決定重新開始兩個人的愛情,但想到家人的反應心情不禁沉重起來。善英拿着盒飯來找智秀,但智秀故意躲避她,顺貞知道後心情矛盾。淑子和民秀聽到詐騙犯被抓的消息後急忙跑去警察局。

  第90集

  賢秀懇求父親支持自己和秀仁,但遭到勇俊的強烈反對,智秀知道後也感到無奈。信愛爲了不和柱浩分開,特意制定了提高柱浩成績的特訓表。秀仁把家人叫到一起,決定把賢秀介紹給他們。

  第91集

  賢秀突然來到秀賢的家,向台勳表示要和秀仁結婚,秀仁的家人聽後大吃一驚。雙方的父母都反對兩個人結婚,但賢秀和秀仁堅持在一起。民秀告訴賢秀婚姻是現實,偶然聽到他們談話的美玲聽到民秀說自己的婚姻沒有愛情的話後受到傷害。

  第92集

  賢秀和編劇熬夜開會,誤以爲賢秀在反抗的顺貞終於爆發。台勳聽到顺貞對秀仁說出的狠話後震驚,對秀仁的選擇表示不解,善英知道後在電話里與顺貞大吵一架。智秀感到HERO回日本後故意不給自己打電話,加上家里冷清的氛圍,感到心情煩躁。

  第93集

  勇俊看到傷心的顺貞,於是來公司找賢秀。秀仁和賢秀跪在顺貞的面前求她,顺貞一氣之下病倒。民秀去找賢秀欲說服他,看到不改變心意的賢秀,一怒之下揮起了拳頭。民秀看着幾天不理自己的的美玲,一氣之下離開了家。

  第94集

  秀仁忍不住對善英說出自己不是她的親生女兒,和賢秀的結合沒有任何問題。智秀看到賢秀和秀仁在一起,忍不住告訴賢秀不能這樣。民秀離開家後在醫院里睡覺,第二天和朋友喝酒後回到家,美玲看到後更加生氣。賢秀表示不想讓家人再爲自己難過,提出搬出去住。

  第95集
  賢秀搬出來後開始獨立生活,顺貞懷疑賢秀和秀仁是不是一起生活。勇俊和台勳見面後商量對策,台勳表示如果賢秀固執己見,自己在公司里也會給他壓力。美玲爲了報複民秀,拿着他的信用卡四處刷卡,民秀看到信用卡結算的金額後急忙跑回家。

  第96集

  顺貞和勇善看到賢秀和秀仁一起在公寓里後差點暈倒,顺貞一怒之下打秀仁的耳光,勇善憤怒地跑到善英的家中大鬧。台勳決定把秀仁送到國外,告訴她如果她不去就解僱賢秀,也不會讓他在這個行業里呆下去。

  第97集

  善英把送秀仁去國外的事情告訴了顺貞,顺貞聽後松了一口氣。秀仁從賢秀那里接到結婚戒指,她告訴賢秀回去再說服父母,秀仁一回到家台勳就讓她明天立刻走,秀仁聽後大驚失色。擔心秀仁的賢秀來到秀仁的家,在台勳和善英面前帶着秀仁離開。

  第98集

  賢秀見台勳關掉公司,決定自己成立公司。美玲爲了拿到經濟大權,聽從淑子的話展開眼淚攻勢。柱浩知道在牆壁上惡意亂寫的人就是自己的對手哲京,他憤怒地向哲京揮起拳頭。秀美來到賢秀和秀仁的公寓。

  第99集

  顺貞聽到秀仁沒有去新西蘭而是在賢秀的公寓里的事情後氣沖沖地來找秀仁,智秀在一旁表示支持賢秀和秀仁,顺貞聽後感到難過。智秀去找善英懇求她允許兩個人在一起。忙着准備新辦公室的台勳突然把賢秀叫到公司。

  第100集

  善英拜托建榮去說服顺貞,建榮聽後感到爲難。美玲告訴民秀應該一起去看望賢秀,於是民秀來到賢秀的公寓。決定接受HERO感情的智秀想戴上項鏈,卻不小心丟掉。

  第101集

  台勳終於同意結婚賢秀和秀仁結婚,條件是婚後要搬過來一起生活,賢秀和秀仁雖然吃驚,但仍決定搬進秀仁的家。勇俊和顺貞聽到賢秀要做倒插門女婿的事情後更加難過,告訴他不會參加婚禮。

  第102集

  婚禮當天,賢秀期待父母來參加婚禮。但顺貞和勇俊最後沒有來參加婚禮,兩個人喝着酒相互安慰對方。賢秀和秀仁去度蜜月旅行,台勳的家人忙着布置新房。擔心顺貞的家人不忍說出賢秀做倒插門女婿的事情。
  第103集

  賢秀和秀仁從蜜月旅行中回來後來到勇俊的家,顺貞知道賢秀真的搬到秀仁的家事情後大怒。台勳告訴賢秀自己爲了考驗他才關閉了公司,邀請他重新回到公司,但賢秀決定自己創事業。顺貞和勇俊決定去見台勳和善英。

  第104集

  善英聽到秀仁要搬去婆家的話,不禁爲她擔憂。勇俊的家人爲准備賢秀夫婦新婚房的錢苦惱,長子民秀想從淑子那里借錢。秀仁瞞着賢秀來醫院找顺貞。

  第105集

  勇善來到台勳的家,不滿地說因爲柱浩信愛的成績下滑,智秀和賢秀在一旁感到難堪。建榮聽到勇善去過台勳的家後生氣地斥責勇善。賢秀和秀仁決定和勇俊夫婦一起生活,兩個人來到勇俊的家,正巧在家的勇善對秀仁的穿着表示不滿。

  第106集

  建榮嚴厲斥責燙傷秀仁的手的勇善,傷心的勇善發誓不再走進勇俊的家。秀仁和賢秀回到台勳的家,雖然努力隱瞞燙手的事情,但仍被家人發現,秀仁謊稱是自己不小心燙傷。顺貞擔心受傷的秀仁,於是給她打電話,善英知道了秀仁因勇善燙傷手的事情。

  第107集

  善英流着淚跪在勇善面前,勇善決定敞開心扉接受秀仁。秀仁聽到善英爲了自己跪在勇善的面前的事情後,對自己之前埋怨善英感到愧疚。善英開始爲秀仁准備嫁妝,賢秀和秀仁決定以HERO爲主人公策劃新節目。

  第108集

  全家人聚在賢秀的家里忙着迎接秀仁,淑子故意在勇善面前說既然來了新兒媳婦,以後勇俊家就不需要鍾點工,自尊心受到傷害的勇善表示以後不會再來管哥哥家里的事情。民秀聽後對淑子感到不滿。

  第109集

  秀仁在賢秀的家里一邊忙着准備策劃方案一邊忙着做家務事,智秀替秀仁去找善英拿聘禮目錄。秀美來勇俊家送禮,她在秀仁的房間給善英打電話說新房太小,正巧被經過賢秀房間的顺貞聽到。

  第110集

  顺貞懷疑秀仁故意安排智秀和善英見面,智秀告訴她是自己主動提出來要去,顺貞聽後忍不住對她發火。秀仁因新婚房太小,於是在廚房里工作,並不知不覺地睡着。第二天顺貞走進廚房,看到圍着圍裙的賢秀正准備家人的早餐。

  第111集

  勇善告訴秀仁不要讓賢秀進入廚房,但賢秀卻想盡力幫助秀仁。民秀被美玲拉着不情願地在廚房刷着碗。善英看着疲倦的秀仁不禁擔心,賢秀見狀告訴她晚上和秀仁一起過去吃飯,但賢秀的家里卻忙着爲好不容易湊到一起的秀仁和勇善准備晚餐。

  第112集

  賢秀和秀仁去了善英的家之後,勇俊家變得氣氛冷清,賢秀和秀仁也感到不安。民秀偶然在家門口看到要親吻的智秀和HERO後大吃一驚,強行把兩個人分開。秀仁答應給信愛做課外輔導,勇善見狀態度驟變,反過來埋怨顺貞不好好對待兒媳婦。

  第113集

  悄悄走出家門的顺貞獨自喝着酒,勇俊找到顺貞並對之前對她的疏忽感到愧疚。民秀深思之後把智秀和日本模特交往的事情告訴了勇俊。顺貞喝醉回來的第二天,秀仁做了豆芽湯小心翼翼地敲開顺貞的房門。

  第114集

  顺貞給秀仁准備了書桌,很久冷清的家里開始有了起色。勇俊和顺貞反對智秀和HERO的交往,讓智秀感到爲難。賢秀的工作室終於開業,智秀和HERO想到要見到顺貞和善英不禁緊張起來。
  第115集

  顺貞告訴智秀和HERO希望他們成爲普通的朋友,而智秀誤以爲顺貞是因爲善英先知道了自己和HERO交往的事情才反對兩個人,兩個人的矛盾越來越加深。顺貞見勇善和賢秀也誤會自己,不禁感到煩躁。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