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907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凡懿 (2011/4/1 17:46:43)  最新编辑:凡懿 (2012/8/30 10:36:49)
飛頭蠻
拼音:Fēitóumán(Feitouman)
英文:Hitouban
同义词条:辘轳首,飞头獠,尸头蛮,落头民,飞头獠子
目錄[ 隱藏 ]
飛頭蠻
飛頭蠻
  見載於《百鬼夜行》,其實是人可是由於被妖怪附身,頭在睡覺時會飛離身體,到處嚇人爲樂,而附身的妖怪名叫梟號,是一種鳥的靈魂,一般會附在喜歡殺虜鳥獸、吃鳥獸的人身上,被他附身的人在七天内會變成枯骨。
 
 
 
 
 
 
 

簡介

飛頭蠻
飛頭蠻
  飛頭蠻 (Hitouban),也就是傳說中的長頸妖怪,或是「轆轤首」 (rokurokubi),即能夠像轆轤一樣伸縮自如的脖子的意思。這里是指一種日本的妖鬼。從形態上,它可以分爲兩種,一種是脖子伸縮自如的妖鬼,一種是脖子與身體分開,可以自由飛行的妖鬼。前者或許可以稱爲“脖子伸縮型轆轤首”,後者或許可以稱爲“身首分離型轆轤首”。

  最早起源於幹寶的《蒐神記》,這是中國晉代着名的奇譚異聞錄,其中提到的「落頭氏」就是長頸妖怪。平時它看起來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可是一到了夜里,等到眾人都睡着了,妖怪的脖子開始伸長,甚至比長頸鹿的脖子還要長,然後頭部從脖子的地方徹底和身體分離,曾有人親眼看見身體還蓋着棉被,好端端地睡在床上的人,她的頭卻連着脖子,一溜煙從窗外飛走了,直到雞鳴時分才回到原來的身體,這時候頭部和身體會重新結合在一起,醒來後就像正常人一樣行動。本人往往不記得前一個晚上看到了什麼,或做過了什麼事?長頸妖怪在化身成人形的時候,有些人並不知道自己就是長頸妖怪,所以是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受到驅使,長頸妖怪在飛行的時候,會吃蟲子,以耳朵代替翅膀。

傳說

  傳說長頸妖怪都是化爲女性的形象,伸長了脖子,可以在夜里四處游走,不受拘束,還可以到自己喜歡的男性的住處,鑽進他的臥房,看着他睡覺的模樣。長頸妖怪還區分成兩種類型,一種可以隨自己的意念游走,自由飛翔的長頸妖怪,另一種則是無法控制自己何處,在無意識狀態下浮游的長頸妖怪。

  可以隨自己的意念游走的長頸妖怪,據說會吸人,將對方殺害,甚至會五隻群聚在一起,集體行動,相當可怕!或許是一種迷信吧,據說因爲這種妖怪的頭部和身體會經常分離,在脖子的地方,會纏繞着紅色的絲線,所以有種說法「看到脖子纏紅線的女人千萬不能娶」,因爲擔心她很有可能是長頸妖怪。

  至於在無意識狀態下浮游的長頸妖怪,如果到了早上,頭可以顺利回到自己的身體就沒事,否則頭若是回不來了,那麼這個長頸妖怪就會死掉,再也醒不過來。

飛頭蠻
飛頭蠻
  在北齋《百物語》繪畫中“皿屋敷”中“轆轤首”的形象。“皿”是盤子的意思,“屋敷”是住宅、住家的意思。這個女子名叫阿菊,她把主人家的盤子打碎之後,慘遭主人的殺害,被扔到井里,於是,每天晚上,人們都會聽見從井里傳來數盤子的聲音。這個故事非常着名,在日本的歌舞伎中也有所表現。這里是畫家葛飾北齋的一幅繪畫作品,其伸長了的脖子上纏繞着一個一個的盤子,從井底飛了出來,毫無疑問,她的身體還在井里,畫家采用“轆轤首”的形象來描繪這麼一個慘遭殺害的女性,更增加了畫面的恐怖感,其含冤去世的背景一目了然,加之其怨恨的表情,我們在感到驚異的同時,也產生出一種同情。
 
 
 
 
 

分類


  有人把長頸妖怪分類成:「夜里脖子會伸長」和「脖子伸長之後會飛出去」兩種,脖子會伸長但不會飛出去的長頸妖怪叫做一般將「轆轤首」,就像是在井邊打水時飛頭蠻,所使用的轆轤一樣,頭可以伸縮自如。而那種脖子伸長之後會飛到别的地方,到了早上再回來,這種就是之前描述的長頸妖怪,一般叫做「飛頭蠻」。兩者的共同點在於,平時過着像普通人的生活,到了夜晚會化成妖怪的姿態出現。

歷史記載

日本歷史記載

飛頭蠻
          飛頭蠻
  在日本的江戶時代,睡眠中人的脖子會抻長的記載有許多,如《武野俗談》(馬場文耕)、《閑田耕筆》(伴蒿蹊)、《北窗瑣談》(北春輝)、《甲子夜話》(松浦靜山)、《蕉川筆記》(小川白山)、《耳囊》、《夜窗鬼談》(1889-1894年,石川鴻齋)、《譚海》(1884-1885年,依田學海)、《怪物輿論》(十返舍一九)等。在同一時代的《百物語評判》中,有這樣一個故事:

  從前,有一個叫做絕岸的和尚借宿在肥後國(今天的熊本縣)的一個村子里。晚上,北風呼嘯,呼呼的風聲使得絕岸和尚怎麼也睡不着,於是打坐念經,到了時三刻時分,這一家的女主人身首分開,頭開始飛了起來,不一會兒,就從窗戶縫里飛了出去。頭飛過之處,可以看到一條白色的現狀的東西,那是女主人的抻長的脖子。天亮前,女主人的頭又飛了回來。天亮後,一看女主人的脖子,勃頸處有一道像線一樣的痕蹟。

  此外,旅日的着名英國作家小泉八雲也寫有一則關於“轆轤首”的故事。“轆轤首”可以說是日本有名的妖鬼之一,所以常常出現在文人的筆下,小泉八雲之外,如田中貢太郎等都有這方面的作品。另外,日本的“落語(單口相聲)”中也有關於“轆轤首”的題材。

中國歷史記載

  在我國,關於頭飛離身體獨立行動的傳說,至少早在《蒐神記》中就有記載,一直到清代仍有記述。無論是“飛頭獠”,還是“落頭民”,還是“轆轤首”,還是“屍頭蠻”,身首分家在我國傳承的歷史是非常悠久的。鳥山石燕把“飛頭蠻”訓讀作“傠偔傠偔傃”,其背後的文化背景當爲中國這些傳承,而即便是“轆轤首”的說法抑或也是源自於中國,隻不過明確給“傠偔傠偔傃”繪像的人可能要數鳥山石燕了,換句話說,鳥山石燕在“妖怪畫”史上的地位是不可動搖的。“飛頭蠻”之類的妖異早在我國晉•幹寶的《蒐神記》中就有記載,其全文如下:

  秦時,南方有落頭民,其頭能飛。其種人部有祭祀,號曰:落蟲,故因取名焉。吳時,將軍朱桓得一婢,每夜臥後,頭輒飛去,或從狗竇,或從天窗中出,以耳爲翼。將曉複還,數數如此.傍人怪之,夜中照視,唯有身無頭,其體微冷,氣息裁屬,乃蒙之以被。至曉頭還,礙被不得安,兩三度堕地,噫吒甚愁.而其體氣急,狀若將死。乃去被,頭複起傅頸,有頃平和,複瞑如常人。桓以爲巨怪,畏不敢畜,乃放遣之。既而詳之,乃知天性也。時南征大將亦往往得之,又嚐有覆以銅盤者,頭乃不得進,遂死。

  這是一則“落頭民”的故事。日本的“轆轤首”與此有諸多的相同之處,因而也有人認爲“轆轤首”就是從“落頭民”演化而來。
 
飛頭蠻
                  飛頭蠻
  像這樣的記載在我國唐代段成式《酉陽雜俎》(前集)中也可以找到:

  嶺南溪洞中,往往有飛頭者,故有飛頭獠子之號。頭將飛一日前,頸有痕,匝項如紅縷,妻子遂看守之。其人及夜狀如病,頭忽生翼,脱身而去,乃於岸泥尋蟹蚓之類食之,將曉飛還,如夢覺,其腹實矣。

  這是關於“飛頭獠子”的記載。

  緊接着《酉陽雜俎》記錄了以下幾則故事:

  梵僧菩薩勝又言,闍婆國中有飛頭者,七人目無瞳子,聚落時有一人據。

  於氏《志怪》,南方落民,其頭能飛,其俗所祠,名曰蟲落,因號落民。

  晉朱桓有一婢,其頭夜飛。

  《王子年拾遺記》言,漢武時,因墀國使言,南方有解形之民,能先使頭飛南海,左手飛東海,右手飛西澤,至暮,頭還肩上,兩手遇疾風,飄於海水外。

  由此可見,有關人頭可飛的傳說在我國有一定的流傳。

  《酉陽雜俎》的記載爲宋代李昉的《太平廣記》(卷482)所引,其全文如下:

  鄴鄯之東,龍城之西南,地廣千里,皆爲鹽田。行人所經,牛馬皆布氈臥焉。嶺南溪洞中,往往有飛頭者,故有飛頭獠子之號。頭飛一日前,頸有痕,匝項如紅縷,妻子遂看守之。其人及夜,狀如病,頭忽離身而去。乃於岸泥,尋蟹蚓之類食之,將曉飛還,如夢覺,其腹實矣。

  梵僧菩薩勝又言,闍婆國中有飛頭者,其人無目瞳子。聚落時有一人據。

  於氏志怪。南方落民,其頭能飛,其欲所祠,名曰蟲落,因號落民。

  昔朱桓有一婢,其頭夜飛。

  《王子年拾遺》言,漢武時,因墀國有南方有解形之民,能先使頭飛南海,左手飛東海,右手飛西海,至暮,頭還肩上,兩手遇疾風,飄於海外。

  《廣記》所引與上述《酉陽雜俎》的故事幾乎同文。此外,《廣記》還引《博物志》中的一則故事:

  又南方有落頭民,其頭能飛,以耳爲翼,將曉,還複着體。吳時往往得此人也。

  可見這種傳說在我國還是有一定的傳播基礎的。

  元代詩人陳孚(1259-1309有《安南即事》詩,詩中有這樣的詩句:
 
飛頭蠻
               飛頭蠻
  鼻飲如瓴甋,頭飛似轆轤。

  詩中指出:用鼻子飲水就像用瓶子打水一般,而頭則像轤轆一樣飛動。這里很明確地用轤轆來形容飛動的頭顱,當與飛頭蠻爲同類的東西。

  對此,明代郎瑛所撰《七修類稿》卷四十九“奇謔類”中有記述:

  元詩人陳孚,出使安南,有紀事之詩曰:鼻飲如瓴甋。頭飛似轆轤。蓋言土人能鼻飲者,有頭能夜飛於海食魚,曉複歸身者。予見《蠃蟲集》中所載:老撾國人,鼻飲水漿,頭飛食魚。近汪海雲亦能鼻飲,頭飛則怪也。昨見《星槎勝覽》亦言占城國人,有頭飛者,乃婦人也,夜飛食人糞尖,知而固封其項,或移其身則死矣。作書者自雲目擊其事。予又考占城正接安南之南,而老撾正接安南西北。信陳詩之不誣也。

  郎瑛引《蠃蟲集》《星槎勝覽》以證陳詩並非虛妄。

  檢大約成書於正統元年(1436)的費信所着的《星槎勝覽》,其中有雲:

  屍頭蠻者,本是婦人也。但無瞳人爲異,其婦與家人同寢,夜深飛頭而去,食人穢物,飛頭而回,複合其體,乃活如舊。若知而封固其大項,或移體别處,則死矣。人有病者,臨糞時遭之,妖氣入腹,病者必死,此婦人亦罕有,民間有而不報官者,罪及一家。番人愛其頭,或有觸弄其頭者,必有生死之恨。……

  與郎瑛所引略有小異。

  續檢着於景泰二年(1451年)的馬歡的《瀛涯勝覽》,其中也有大致同樣的記載:

  其曰屍頭蠻者,本是人家一婦人也。但無瞳人爲異,夜寢則飛頭去,食人家小兒糞尖,其兒被妖氣侵腹必死,飛頭回合其體,則如舊。若知而候頭飛去時,移體别處,回不能合則死。於人家若有此婦不報官,除殺者,罪及一家。

  這與《星槎勝覽》同出一源應是毫無疑義的。

  再檢明神宗萬曆二年(1574年)嚴從簡所撰寫的《殊域周咨錄》,其中的引文與《七修類稿》大同小異:

  元詩人陳孚出使安南,有紀事之詩曰:“鼻飲如瓴甋,頭飛似轆轤。”蓋言土人能以鼻飲酒者,有頭能夜飛於海食魚,曉複歸身者。然《嬴蟲集》中亦載老撾國人鼻飲水漿,頭飛食魚。今占城有頭飛者,乃特婦人也。占城、安南、老撾,其地相接,宜有是種。若《七修類稿》載,近時中國有一人名汪海雲者,亦能鼻飲頭飛。此則怪事矣。因附於此,以志異焉。

  其中明言《七修類稿》,作者當參看過該書。

  此外,明張鼎思的《琅邪代醉編》第三十三卷中有這樣的記載:

  元詩人陳孚出使安南,有紀事詩曰:鼻飲如瓴甌,頭飛似轆轤。蓋言土人有能鼻飲者,有頭能夜飛於海,食魚,曉複歸身者。《嬴蟲集》中載,老撾國人,鼻飲水漿,頭飛食魚。近汪海雲,亦能鼻飲,頭飛則怪也。《星槎勝覽》亦言,占城國婦人,有頭飛者,夜飛食人糞矢,知而固封其項,或移其身,則死矣。作書者自雲:目擊其事,考占城正接安南之南,而老撾正接安南西北,始信陳詩不誣。

  也與前引諸書沒有太大的區别。像這樣群書相因的情況還可以找到一些,如明代蔣一夔的《堯山堂外紀》卷第六十九中雲:

  剛中(陳孚,字剛中——引者注)在安南,有《紀事詩》曰:“鼻飲如瓴瓿,頭飛似轆轤。”蓋言土人有能鼻飲者,有頭能夜飛於海食魚、曉複歸身者。《嬴蟲集》中載:老撾國人鼻飲水漿,頭飛食魚。近汪海雲亦能鼻飲。頭飛則怪也。《星搓勝覽》亦言:“占城國婦人有頭飛者,夜飛食人糞矢,知而固封其項,或移其身,則死矣。”作書者自雲目擊其事。考占城正接安南之南,而老撾正接安南西北,始信陳詩不誣。

  至清代,像這樣的傳說仍有傳承,如齊學裘所撰《見聞續筆》中的記述:

  廣西邊界,猺人種類甚多,惟飛頭熎最奇異,日間入市貨財交易,夜間身臥在床,頭飛上絕壁,口含風蘭石斛等物,飛下溪澗,含魚蝦運至床下,天曉出外入市,貨殖而回。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凡懿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