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5057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vivina (2011/3/25 15:01:44)  最新编辑:vivina (2011/3/25 15:36:56)
元曲四大家
拼音:Yuánqǔ Sìdàjiā (yuanqu sidajia)
同义词条:中国元曲四大家
目錄[ 隱藏 ]
元曲四大家
元曲四大家
 
 
  中國元曲四大家指關漢卿白樸馬致遠鄭光祖四位元代雜劇作家。四者代表了元代不同時期不同流派雜劇創作的成就,因此被稱爲“元曲四大家”。但歷史上還有部分人認爲元曲四大家是關漢卿王實甫、馬致遠和白樸。
 
 
 

概述

  元曲四大家指關漢卿、白樸、馬致遠、鄭光祖四位元代雜劇作家。明代何良俊在《四友齋叢說》中說:“元人樂府稱馬東籬、鄭德輝、關漢卿、白仁甫爲四大家。”在此以前,元代周德清在《中原音韻》序中說:“樂府之盛之備之難,莫如今時……其備則自關、鄭、白、馬,一新制作。”但是,周德清雖以四人並稱,卻並未命以“四大家”之名,另外,明初賈仲明爲馬致遠作的弔詞中又有“共庾、白、關老齊眉”的說法,庾指庾吉甫。這些說法表明,元曲四大家的概念是逐漸形成的。

四大家簡介


  關漢卿的雜劇題材廣闊,内容豐富,多揭露社會黑暗勢力的醜惡和腐敗,頌颺民眾、特别是青年婦女的抗爭精神,在現實的深刻描繪中滲透着民主和人道主義的思想光輝。其代表作《竇娥冤》、《望江亭》、《單刀會》等數百年長演不衰。白樸的《梧桐雨》取材於白居易的《長恨歌》,描寫唐明皇楊貴妃的故事,其語言雍雅華貴,絢麗多彩,開雜劇文采派的先河。馬致遠的《漢宮秋》爲中國十大古典悲劇之一,寫昭君出塞的故事,它大膽地改變史實,塑造了王昭君以民族利益爲重的愛國者的形象,抨擊了皇帝左右文臣武將的昏庸和無能。王實甫的《西廂記》描寫書生張珙在普救寺遇見崔相國的女兒鶯鶯,兩人產生愛情,通過仕女紅娘協助,終於沖破世俗禮教的束縛而結合。該劇主題鮮明,人物性格刻畫豐富生動,曲詞精美絕倫,在戲曲和文學發展史上具有深遠的影響。

關漢卿

關漢卿及作品《竇娥冤》
關漢卿及作品《竇娥冤》
  大約生於金代末年(約公元1229年-1241年),約生於金末,大都人(今北京)。卒於元成宗大德初年(約公元1300年前後),元代雜劇作家,與馬致遠,王實甫,白樸並稱爲“元曲四大家”。號已齋叟(一作一齋)。賈仲明《錄鬼簿》弔詞稱他爲“驅梨園領袖,總編修師首,撚雜劇班頭”,可見他在元代劇壇上的地位。關漢卿曾寫有《南呂一枝花》贈給女演員珠簾秀,說明他與演員關係密切。他曾毫無慚色的自稱:“我是個普天下的郎君領袖,蓋世界浪子班頭。”在《南呂一枝花·不伏老》結尾一段,更狂傲倔強地表示:“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響璫璫一粒銅豌豆”。關漢卿生活在災難深重的十三世紀,常年的戰亂兵燹給人民帶來苦不堪言的痛苦。一生坎坷的關漢卿,以他特有的頑強與韌性,以雜劇爲武器,抨擊統治階級的罪惡,揭露封建制度的黑暗,歌頌被壓迫、被奴役人民的善良品質和勇敢鬥爭精神。

  據各種文獻資料記載,關漢卿編有雜劇67部,現存18部。據《錄鬼簿》記載,關漢卿一生創作了六十三個劇本,現,存《竇娥冤》、《救風塵》、《拜月亭》、《望江亭》等十三種。其中《竇娥冤》在一百多年前已譯成法文。另所作散曲,現存曲十餘套,小令五十餘首。個别作品是否出自關漢卿手筆,學術界尚有分歧。其中《竇娥冤》、《救風塵》、《望江亭》、《拜月亭》、《魯齋郎》、《單刀會》、《調風月》等,是他的代表作。在關漢卿所有的作品中,《竇娥冤》成就最高。“六月飛雪,血染縞素,官史每生無心正法,使百姓有口難言”,竇娥的光輝形象撼天動地!好一粒銅豌豆,敲醒昏睡在土地上人民的抗爭意識,在人民口中世代詠歎,涵養千年錚錚鐵骨!

  曾爲太醫的關漢卿成爲統治者心中最難醫除的“痼疾”。《元史·刑法志》明文規定:“諸亂制詞曲爲譏漢者流”、“諸妄撰詞曲,誣人以犯上惡言者處死”。關漢卿沒有被嚇退,“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摺了我手、天賜於我這般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關漢卿與同樣是“門弟卑微、職位不振、高才博藝”的書會才人一起, 以人民最喜聞樂見的形式一一雜劇來作爲匕首和投鎗, 揭露元代殘酷的階級壓迫和民族壓迫!從某種意義上講,是關漢卿一手成全了聞名世界的元曲文化!

  關漢卿的雜劇内容具有強烈的現實性和彌漫着昂颺的戰鬥精神,關漢卿生活的時代,政治黑暗腐敗,社會動盪不安,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突出,人民群眾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的劇作深刻地再現了社會現實,充滿着濃鬱的時代氣息。既有皇親國戚、豪權勢要葛彪、魯齋郎的凶横殘暴,“動不動挑人眼,剔人骨,剝人皮”的血淋淋現實,又有童養媳竇娥、婢女燕燕的悲劇遭遇,反映生活面十分廣闊;既有對官場黑暗的無情揭露,又熱情謳歌了人民的反抗鬥爭。慨慷悲歌,樂觀奮爭,構成關漢卿劇作的基調。在關漢卿的筆下,寫得最爲出色的是一些普通婦女形象,竇娥、妓女趙盼兒、杜蕊娘、少女王瑞蘭、寡婦譚記兒、婢女燕燕等,各具性格特色。她們大多出身微賤,蒙受封建統治階級的種種凌辱和迫害。關漢卿描寫了她們的悲慘遭遇,刻畫了她們正直、善良、聰明、機智的性格,同時又讚美了她們強烈的反抗意志,歌頌了她們敢於向黑暗勢力展開搏鬥、至死不屈的英勇行爲,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時代,奏出了鼓舞人民鬥爭的主鏇律。關漢卿是位偉大的戲曲家,後人列爲元曲四大家之首、中國的莎士比亞。1958年,曾作爲世界文化名人,在中外展開了關漢卿創作700周年紀念活動。同年6月28日晚,國内至少100種不同的戲劇形式,1500個職業劇團,同時上演關漢卿的劇本。他的劇作被譯爲英文、法文、德文、日文等,在世界各地廣泛傳播。

  後世稱關漢卿爲“曲聖”。

白樸

白樸及作品《梧桐雨》
       白樸及作品《梧桐雨》
  白樸(1226--?),原名恒,字仁甫,後改名樸,字太素,號蘭穀。漢族,生於金哀宗正大三年(1226年),至元成宗大德十年(1306年)在世,此後行蹤不詳。祖籍(阝奧)州(今山西河曲縣),後徙居真定(今河北正定縣),晚歲寓居金陵(今南京市)。終身未仕。他是元代著名的文學家、雜劇家。

  在元代雜劇的創作中,白樸更具有重要的地位。曆來評論元代雜劇,都稱他與關漢卿、馬致遠、鄭光祖爲元雜劇四大家。據元人鍾嗣成《錄鬼簿》著錄,白樸寫過15種劇本,這15種是:《唐明皇秋夜梧桐雨》、《董秀英花月東牆記》、《唐明皇游月宮》、《韓翠顰禦水流紅葉》、《薛瓊夕月夜銀箏怨》、《漢高祖斬白蛇》、《蘇小小月夜錢塘夢》、《祝英台死嫁梁山伯》、《楚莊王夜宴絕纓會》、《崔護謁漿》、《高祖歸莊》、《鴛鴦間牆頭馬上》、《秋江風月鳳凰船》、《蕭翼智賺蘭亭記》、《閻師道趕江江》。加上《盛世新聲》著錄的《李克用箭射雙雕》殘摺,共16本。現在僅存《唐明皇秋夜梧桐雨》、《董秀英花月東牆記》、《裴少俊牆頭馬上》三種,以及《韓翠顰禦水流紅葉》、《李克用箭射雙雕》的殘摺,均收入王文才《白樸戲曲集校注》一書中。

  白樸的劇作,題材多出歷史傳說,劇情多爲才人韻事。現存的《唐明皇秋夜梧桐雨》,寫得是唐明皇楊貴妃的愛情故事,《鴛鴦間牆頭馬上》,描寫的是一個“志量過人”的女性李千金沖破名教,自擇配偶的故事。前者是悲劇,寫得悲哀怛側,雄渾悲壯;後者是喜劇,寫得起伏跌宕,熱情奔放。這兩部作品,曆來被認爲是愛情劇中的成功之作,具有極強的藝術生命力,對後代戲曲的發展具有深遠的影響。

  在我國戲曲史上,宋、金兩代已有了純粹演故事的戲曲,但沒有劇本流傳下來,我們無從說清楚這些戲曲的情況。元代的雜劇,在故事情節、人物塑造方面,都發展到相當嫻熟的地步,爲我國的戲曲藝術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從保留下來的劇作中,可知其情節曲摺,主題突出,具有強烈的吸引力;劇中人物,無論是因享樂而壞江山的唐明皇,冰肌玉骨、一身嬌嬈之氣的楊貴妃,還是爽朗果敢的閨秀李千金,都塑造得各具個性,栩栩如生。以至於現在戲劇舞台上的唐明皇,還可見到白樸塑造的這一形象的遺風。

  與關漢卿相比,白樸的生活圈子比較局限,因此,他不可能從社會下層提鍊素材,寫出象關漢卿那感天動地的《竇娥冤》。然而,他善於利用歷史題材,敷演故事,因舊題,創新意,詞采優美,情意深切綿長,又是關漢卿所不及的。他在文學史和戲曲史上的地位和作用,以及他的劇作的藝術成就,早已成爲文學藝術上的重要研究課題。

  白樸的詞作,在他生前就已編訂成集,名曰《天籟集》。到明代已經殘佚,字句脱誤。清朝中葉,朱彝尊洪升始爲整理刊行。全集收詞二百餘首,除了一些應酬贈答、歌樓妓席之作外,多爲傷時感懷的作品。賴有這部作品,我們才可以了解白樸的生涯。他的詞作,承襲元好問長短句的格調,跌宕沉詳,天然古樸。

馬致遠

馬致遠的《漢宮秋》
馬致遠的《漢宮秋》
  馬致遠(約1250~1321至1324間),元代戲曲作家。生年當在至元(始於1264)之前,卒年當在至治改元到泰定元年(1321-1324)之間,號東籬,字千里。大都(今北京)人。另據考證,馬致遠是河北省東光縣馬祠堂村人,東光縣志和東光馬氏族譜都有記載。馬致遠以字“千里”,晚年號“東籬”,以示效陶淵明之志。他的年輩晚於關漢卿、白樸等人,是中國元代時著名大戲劇家、散曲家。曾任江浙行省務官(一作江浙省務提擧)。又曾加入過“書會”,並與書會才人合編過雜劇。生平未詳,但從他自己的散曲作品中可以了解到,他在年輕時“寫詩曾獻上龍樓”,熱衷過進取功名。然而他仕途並不顯達,因此動了“終焉計”,晚年退隱山林,以詩酒自娛。著有雜劇15種,今存有:《破幽夢孤雁漢宮秋》、《江州司馬青衫淚》、《西華山陳搏高臥》、《呂洞賓三醉嶽陽樓》、《馬丹陽三度任風子》、《半夜雷轟薦福碑》6種,以及和李時中、紅字李二、花李郎合寫的《邯鄲道省悟黄粱夢》一種(馬着第一摺),明代呂天成、清代張大複還說馬致遠作過南戲《蘇武持節北海牧羊記》等。馬致遠還作有散曲,現存120多首。《漢宮秋》插圖選自明代萬曆顧曲齋刻本《古雜劇》 .

  馬致遠是個享有盛名的戲曲家。元代周德清以關、鄭、白、馬並列;明朱權《太和正音譜》對他更爲推崇,說:“宜列群英之上。”他的雜劇以《漢宮秋》最有影響。作品雖取材於漢代王昭君和親的歷史故事,卻並不拘泥於史實,而是在久經流傳的民間傳說的基礎上,參考了曆代詩人對王昭君的詠唱中的某些思想情緒,又結合元代民族壓迫比較嚴酷的歷史現實,對這一題材進行了再創造,因此情節有了較大的變動。作品以漢元帝王昭君的愛情故事爲主線,揭露了帝王的昏庸,朝政的腐敗,抨擊了朝中文武大臣在侵略威脅面前的怯懦和無能。劇中成功地塑造了王昭君這一愛國者的形象。這個形象對後世的戲曲影響很大,“漢明妃”的形象可以說是在馬致遠筆下基本定型的。《漢宮秋》有較高的藝術成就,結構緊湊,有濃烈的抒情色彩,曲辭蒼涼幽邈,能貼切地表達人物的心情。其中第三摺〔梅花酒〕、〔收江南〕等曲子,第四摺〔蔓青菜〕、〔白鶴子〕、〔滿庭芳〕等曲子,尤爲曆來曲家所稱賞。

  此外,他的《薦福碑》寫儒生張鎬在仕進途中的不幸遭遇,譴責了官場黑暗,堵塞賢路,但作品有嚴重的宿命論觀點。《陳□高臥》,則寫陳□絕意仕進,歸隱山林,同時也流露了對濁世的憤懑和個人懷才不遇的感情。《青衫淚》據白居易《琵琶行》敷演而成。落入元雜劇愛情故事的老套,沒有很大特色。馬致遠的《三醉嶽陽樓》和《三度任風子》等屬“神仙道化”劇,這類劇宣颺了消極避世的思想,向往的是遠離塵世的神仙世界,然而作品中對現實的揭露也有一定價值。“神仙道化”劇的產生有複雜的歷史原因,與元代一部分失意士人對現實悲觀失望而放情於山林的思想傾向有密切關係,同時,也受當時在北方流行的道教新派──全真教的直接影響。馬致遠的神仙道化劇在元明雜劇中有不小的影響。

馬致遠故居
              馬致遠故居
  馬致遠在散曲上的成就,爲元代之冠。明代賈仲明稱他爲“曲狀元”。作品内容主要有三類:①歎世;②詠景;③戀情。在“歎世”之作中,他的世界觀的矛盾表現得很明顯,既有那種“老了棟梁才”、“恨無上天梯”的感慨;又有“白發勸東籬,西村最好幽棲”的隱逸思想。他是“無也閑愁,有也閑愁,有無閑愁得白頭”,一生憂憤徘徊。尤其是他的套曲〔雙調夜行船〕《秋思》,表現了對人世間一切功名利祿的否定和對人生若夢的感歎,以及對“密匝匝蟻排兵,亂紛紛蜂釀蜜,鬧穰穰蠅爭血”污濁現實的憤慨。這支套曲在藝術技巧上很精湛,有人認爲此曲“無一字不妥”,譽之爲“萬中無一”(周德清《中原音韻·定格》)。馬致遠的小令〔天淨沙〕“枯藤老樹昏鴉”,是詠景名篇,它以凝鍊的筆法,賦予秋天的景色以蕭瑟蒼涼的情調,構成詩意的圖景,烘托出天涯游子的淒涼心情(元代盛如梓《庶齋老學叢談》記這支小令爲無名氏作)。此外如〔雙調壽陽曲〕《遠浦歸帆》、《山市晴嵐》等曲,在描繪景物,點染氣氛上也都有獨到之處。他的戀情之作的特點在於較清新動人而少脂粉俗氣。

  總的來說,馬致遠的散曲,聲調和諧優美,語言清新豪爽,並且善於捕捉形象以熔鑄詩的境界。他吸取了詩、詞以及民間歌曲的養分,開辟了與詩、詞不同的曲的真率醇厚的意境,提高了曲的格調;他的套曲〔般涉調耍孩兒〕《借馬》還打破了散曲言情詠景的程式,另辟一條叙事諷物的蹊徑,這些都對散曲的發展與提高作出了貢獻。明代抄本《古今雜劇》

  馬致遠的雜劇作品,見於明代脈望館《古今雜劇》和臧懋循輯《元曲選》。《陳□高臥》、《任風子》還有元刻本。其他各劇也另有刻本,各種刻本,文字略有異同。他的散曲作品,見於元楊朝英《樂府新編陽春白雪》、《朝野新聲太平樂府》,明代無名氏《樂府群珠》,明代郭勳《雍熙樂府》等書中,今人任訥將他的散曲輯錄爲《東籬樂府》。

鄭光祖

鄭光祖
                   鄭光祖
  鄭光祖,字德輝,平陽襄陵(今山西襄汾縣)人,生卒年不詳。他是元代著名的雜劇家和散曲家,所作雜劇在當時“名聞天下,聲振閨閣”,與關漢卿、馬致遠、白樸並稱爲“元曲四大家”。在元代後期的雜劇作家中,他的活動時期較長,作品流傳甚廣。有關鄭光祖的生平事蹟沒有留下多少記載,從鍾嗣成《錄鬼簿》中,我們知道他早年習儒爲業,後來補授杭州路爲吏,因而南居。他“爲人方直”,不善與官場人物相交往,因此,官場諸公很瞧不起他。可以想見,他的官場生活是很艱難的。杭州的美麗風景,和那里的伶人歌女,不斷地觸發着他的感情,使本來頗具文學才情的他開始了雜劇創作。

  據文學戲劇界的學者考證,鄭光祖一生寫過18種雜劇劇本,流傳於世者8種,僅留殘曲者1種。從流傳下來的8個劇目看,《輔成王周公攝政》、《立成湯伊尹耕莘》、《鍾離春智勇定齊》、《虎牢關三戰呂布》、《程咬金斧劈老君堂》等5個劇目,寫的是歷史故事,《迷青瑣倩女離魂》、《梅香翰林風月》寫的是愛情故事,《醉思鄉王粲登樓》則寫的是封建時代知識分子窮困潦倒、懷才不遇的故事。作品題材範圍之廣,數量之多,質量之高,與同期作家相比,他居首位。其中,《倩女離魂》最著名,後三種被質疑並非鄭光祖作品。除雜劇外,鄭光祖寫散曲,有小令六首、套數二套流傳。他的作品大都具有深刻的思想内容,閃爍着璀璨的藝術光彩。  代表作:《倩女離魂》、《王粲登樓》、《梅香》。

  《迷青瑣倩女離魂》簡稱《倩女離魂》,是鄭光祖的代表作,也是元後期雜劇中最優秀的作品。劇情大略是這樣:王文擧和張倩女原是“指腹爲親”的未婚夫妻。倩女的母親嫌文擧功名未就,不許他與倩女成婚。文擧上京應試後,倩女相思成疾,致靈魂離開軀體,追趕文擧赴京。文擧得官後和倩女回到家中,她的靈魂和那臥病在床的軀體又合而爲一,一家遂歡宴成親。這一劇作不僅情節離奇,而且在離奇的情節中表現了較爲深刻的内涵。在根本上,它指出了人的天然情感的不可抑制,正如倩女所唱的“你不拘箝我可倒不想,你把我越間阻越思量”。伸張了人們追求自由幸福的權利。

  在藝術描寫方面,《倩女離魂》具有濃厚的抒情氣息,筆墨細膩但並不感纖巧,文詞精美卻不顯雕琢。第三摺寫倩女臥病相思,自憐自歎的曲子《普天樂》,把詩詞的意境同劇中人物的心情結合起來,用了活脱語言寫出,清麗而流動,柔情婉轉,哀怨動人。

元雜劇

  元代文學以雜劇、散曲、南戲的成就最高,後人盛稱“唐詩”、“宋詞”、“元曲”,也說明元代是中國戲曲的一個黄金時代。

  元曲是中華民族燦爛文化寶庫中的一朵奇葩,它在思想内容和藝術成就上都體現了獨有的特色,和唐詩宋詞鼎足並擧,成爲我國文學史上三座重要的里程碑。

  元代是元曲的鼎盛時期。一般來說,元雜劇和散曲合稱爲元曲,是元代文學主體。不過,元雜劇的成就和影響遠遠超過散曲,因此也有人以“元曲”單指雜劇,元曲也即“元代戲曲”。
王實甫的《西廂記》
         王實甫的《西廂記》

  元曲原本來自所謂的“蕃曲”、“胡樂”,首先在民間流傳,被稱爲“街市小令”或“村坊小調”。隨着元滅宋入主中原,它先後在大都(今北京)和臨安(今杭州)爲中心的南北廣袤地區流傳開來。 元曲有嚴密的格律定式,每一曲牌的句式、字數、平仄等都有固定的格式要求。

  元代雜劇是在前代戲曲藝術宋雜劇和金院本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種戲劇樣式。它的最初出現大致是在金末元初,其間經歷了從不完備到完備的發展過程。雜劇體制的完備、成熟並開始興盛起來是在蒙古王朝稱元以後。到了成宗元貞、大德年間,雜劇的創作和演出進入鼑盛時期。

  元代前期,城鎮經濟的相對繁榮爲元雜劇的興盛提供了物質條件和群眾基礎。這一時期也是雜劇創作的興盛時期,出現了眾多的作家和作品,其中不乏優秀的傳世之作。主要有關漢卿的《竇娥冤》、《救風塵》、《望江亭》、《拜月亭》,王實甫的《西廂記》,白樸的《牆頭馬上》、《梧桐雨》以及馬致遠的《漢宮秋》、《青衫淚》、《黄梁夢》等。關漢卿、王實甫、白樸、馬致遠被譽爲“元曲四大家”。其他較爲著名的還有楊顯之的《瀟湘夜雨》、石君寶的《秋胡戲妻》、紀君祥的《趙氏孤兒》、尚促賢的《柳毅傳書》、康進之的《李逵負荆》等。元代後期是雜劇創作的衰微時期,這主要是因爲南方經濟發展較快導致雜劇南移,而用北方語言、樂曲演出的雜劇較難以適應南方觀眾的要求,導致其生命力的消弱。但這一時期也出現了不少雜劇作家和作品。著名的有鄭光祖的《倩女離魂》、《王粲登樓》,喬吉的《颺州夢》、《兩世姻緣》等。

  元代戲曲除雜劇外,還有南曲戲文,即南戲。其中著名的有高明的《琵琶記》以及被譽爲元末四大南戲的“荆劉拜殺”(《荆釵記》《劉知遠白兔記》《拜月亭》《殺狗記》)。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vivina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