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443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且听东歌 (2011/3/21 21:57:03)  最新编辑:且听东歌 (2011/3/21 21:57:03)
文蘭
拼音:Wén Lán
英文:Wen Lan
目錄[ 隱藏 ]
  文蘭,中國人常用名,比較著名的有中國科學院院士文蘭,陝西省作家文蘭等。

中科院院士

人物簡介

 
文蘭院士
      文蘭院士
  文蘭,北大數學科學學院教授,中科院院士。1946年3月出生,1981在北京大學穫得碩士學位,導師爲廖山濤先生,1986在美國西北大學穫得博士學位,導師爲R.Williams。1988年2月-1990年7月在北京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先後穫得國家教委科技進步二等獎(1992),國氏博士後獎勵基金(1994),陳省身數學獎(1996),求是傑出青年學者獎(1997)。1999年當選爲中國科學院院士。2005年當選爲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
 
     文蘭教授的研究方向爲微分動力系統。微分動力系統是一門有關係統演化規律的數學學科,其背景與物理、力學、天文等各學科密切相關,具有很強的理論和實際意義。這一學科自60年代以來迅速發展,一些重要課題如結構穩定性、分支、混沌、奇異吸引子等,已經受到各個學科的普遍關注。文蘭教授的研究工作主要在以下幾個方面:非擴張雙曲吸引子的Williams猜測;不可逆系統的Cl封閉引理;流(flow )的Cl穩定性猜測;Cl銜接引理(與夏志宏合作)。這些課題處於微分動力系統的核心部分,具有基本的重要性,難度很大。例如Cl封閉引理,一般文獻上稱之爲"極其困難"的定理.由於它的重要,菲爾茲獎穫得者,S.Smale最近把Cr (r≥2) 封閉引理列爲21世紀的18個數學問題之一。又如穩定性猜測,文獻上普遍稱之爲微分動力系統的"中心問題"。

人物評價

  廖山濤院士曾經說過:“文蘭同志在微分動力系統領域的研究工作, 多屬於根本性的重大意義的課題。”著名動力系統權威C.Robinson也說過:“文蘭持續不斷地對動力系統理論做出了具有重要意義的貢獻。在他的學術生涯中他始終在難度很大的問題上工作。”這是對文蘭同志的研究工作的一個中肯評價。

  文蘭同志爲人謙虛厚道,學風嚴謹踏實。他尊重前輩,尊重師長,尊重他人的工作。他在教學中認真負責,一絲不苟。在科研上他始終在該領域最重要、最困難的問題上工作。他不受外界影響,不浮躁,一門心思作學問。他長期下苦功學習廖山濤院士在微分動力系統中獨創的理論和方法,因而在他的工作中既有西方的理論方法,又有廖山濤先生的理論方法。廖山濤先生去世後,他客觀上承擔了承上啟下的擔子。在他的影響下,以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中科院一些嶄露頭角的年輕人爲主,漸漸形成了一個實力很強的研究小組,產生了一些很好的研究成果。

主要著作

  1.《The C1 closing lemma for nonsingular endomorphisms》(Ergod Th Dynam. Syst, 11(1991), 393--412)。
文蘭院士
  文蘭院士

   2.《Anosov endomorphisms on branched surfaces》(J. Complexity 8(1992), 239--264)。

  3.《On the C1 stabitity comjecture for flows》(J. Diff. Eq, 129(1996), 334-357)。

  4.《C1 connecting lemmas》(Trans Amer. Math. Soc., 352(2000), 5213-5230, With Z. Xia)。

  5.《Homoclinic tangencies and domonated splittings》(Nonlirearity, 15(2002), 1445-1469)。

  6.《Generic diffeomorphisms away from homoclinic tangencies and heterodimensional cycles》(Bull Braz. Math. Soc., 35(2004), 419-452)。

  7.《Robustly transitive singular sets via approach of an extended linear Poincare' flow》(Disc. Cont. Dynam. Syst. 13(2005), 239-269. With M. Li & S. Gan)。

  8.《Nonsingular star flows satisfy Axiom A and the no-cycle condition》(Invent. math., 164(2006), 279-315, With S. Gan)

作家文蘭

  文蘭,1943年生於周至,國家一級作家,曾任教師、軍人、民警、法官等職,現爲中國作協會員、鹹陽市作協副主席。1980年起從事專業創作,已經發表出版各類作品300餘萬字。

中學受挫摺

  文蘭,1943年3月24日降生。家里貧窮,父親拉長工。一天,文蘭被賣到一個村,逃到包穀地,吃了兩天包杆,跑回家。
作家文蘭
                作家文蘭
 

  父親愛拉胡胡,好唱戲。遇到十里八里外演戲,他箍住父親去。村上戲班趙老漢在大槐樹下擺個玻璃盒刻牛皮影子,他看得入迷,忘記收草。提着空糞籠回家,二哥要打,父親護他。他在紙褙上刻牛皮影子。父親對他器重,對家里人說:文武這娃,寫字像飛一樣,將來有出息。

  母親凌晨起來,坐在炕上,看着月亮走到那個窗桄,給他熱攪團。他背上書包,跑四里路上學。老師讓畫青蛙,他畫的特别像,同學們叫他“青蛙蚧”。也許,他的模樣有青蛙神氣。

  他上初中,學了《嶽陽樓記》,覺得世界上文學家最偉大,萌生當作家的念頭。老師把七八篇作文送縣報發表,怕他偏科,保密。還上了西安報紙。上高一,他是俄語合唱隊領唱。上高二,寫了一首迎國慶十周年長詩,語文老師王幼文拿到各班念。學校滅麻雀、深翻地、浪鐵砂,他寫詩歌頌,掛在大樹上展覽。十多年後,詩歌上了西安日報。

  熱愛文學,是他的人生第一次受到挫摺。他與幾個同學被誣陷爲組織反革命集團,企圖成立國家。“方謙”(《命運峽穀》人物)被開除,他受處分,不能上大學。

  政治棍棒的襲擊,擋不住他對繆斯的追求。他頭一次看電影,對編劇頗感興趣,心想,全國的人能看到編劇的名字,萌生當劇作家的念頭。有一年除夕夜,在家里放牲口草的小房房,煤油燈下,他和“方謙”趴在倒扣的鬥上,在舊作業本背面寫電影劇本,忙到半夜。

  雪花飛颺,他把“方謙”送回村里,對方又把他送回。來來往往,直到東方出現曙光。原野厚厚的雪中,留下他倆執著的足蹟。

  他當上小學老師,1961年,要到西安聽課,家里僅有一雙雨鞋,怕他丟,不讓穿。下了半個月雨,早晨,在風雨中奔走,晚上,在茶鑪烤布鞋,熬到半夜。這是他備嚐貧窮的滋味,人生的辛酸。

  他是一個爭強好勝的人。所教的班升高中,僅有一兩名學生淘汰。西安、長安的教師到周至縣參觀他的教學。

軍營展露才華

  忙於教學,顧不上寫作,他萌生當隨軍記者的念頭,可在職教師不允許參軍。正當教書紅紅火火的時候,他卻放下教杆,回家當社員,幹了七八個月,驗兵。在一家旅社門口,看門人對接兵的說,這娃會畫畫會唱歌。解放軍讓他畫張畫,他當場畫個人;讓他唱支歌,他唱“我們的隊伍像太陽”。面對一個才華顯露、激情滿懷的秦川青年,解放軍喜上眉梢,伸出溫暖的大手。
作家文蘭
作家文蘭

  他穿上神奇的綠軍裝,告别生他養他的南辛寺頭,母親哭成淚人。走後,她罵大哥:“你把我娃攆到天邊邊。”其實,大哥善良,對他很好。母親成夜不睡,白天站在村頭望眼欲穿。

  車輪滾滾,向西馳騁。他熱血沸騰,滿懷豪情,領着新兵們高唱戰歌。22基地司令部就在軍閥馬步芳家樓上。1964年,鄧小平帶領36名軍官來視察,接見全體官兵。張愛萍多次來,一住幾個月。也許,這個司令比SZ大的軍營,給了文蘭眼界和雄心,使他向着作家的目標進軍。

  憶苦思甜,他畫新兵家史展覽。當新兵13天,政治部派人來接。他坐在威風凛凛的小吉普上,如同坐在彩虹上,激動不已,浮想聯翩。

  調到宣傳處,後來去印刷廠校對。當上放映員,開演前,他站在桌子上,兩手在天空揮舞,掀起音樂的浪潮。這種壯闊的美,推着他向前,向前,向前。

  青海成立革委會,要畫巨幅毛主席像,可畫家們被關進“牛棚”,隻好向基地求援,首長指定他畫。年輕的戰士,在青海省委大顯身手。

  一天, 領導發現他寫電影劇本,嚴肅批評。保密部隊,不容許此類事。不久,灰溜溜離開大機關,下連隊當兵。覺得自己想當隨軍記者,可笑到極點。

  他給附近村莊宣傳隊輔導,發現一個女孩長相很美。他到政治部演出隊當編導,寫的陝北大生產表演唱,演出穫獎。

  基地暴露,轉移到秦嶺山。正當他在夢想的道路上行進時,1969年,羅瑞卿大比武征的兵全部退伍,一個不留。晚上,突然開來幾輛大卡車,把他們的背包扔上車。文蘭同戰友們在深山服役5年,像做贼一樣離開軍營。黑暗中的淒慘,慘的可怕。

  東方不亮西方亮。回家的第二天,文化館教他辦畫展。大年三十,忙的不能回家。在周至縣軍管會、興平縣法院工作,驗屍一百多具,驚心動魄。在省中醫學院解剖女屍,忙了16小時。這些觸目驚心的生命體驗,“用生命寫小說”。

  法院半數刑事案,是他辦的。無期徒刑、死刑,由他負責。他不罵不打犯人,他們說不過他。别人寫案卷,不好過關。他寫殺人犯案卷,幾小時完成,院長一看簽字。公判書、布告,由他執筆。兩個老同志取證,一禮拜不行。院長帶他去,兩小時辦妥。他辦的案,上了省審判志。省法院的人,不知興平法院院長名字,卻知道安文斌這個名字。

  許多老同志認爲他驕傲,廳長對他嫉妒。1977年,75%的人調工資,他卻沒向。

  法院工作繁忙,不能集中精力寫小說。他在權力和文學面前,毅然選擇文學。要往鹹陽市藝術研究室調,妻子單位領導勸阻。人們議論:二毬貨,放的權不掌,寫醜文章。他在一片反對聲中,當上鹹陽專業作家,“用小說寫人生”。這是他向大作家的目標進軍的重要一步。

  俗人,站在屋内,看着腳下;智者,站立山頭,遙望遠方。

在愛河漂游

  他有着豐富多彩的愛情經歷。上中學,他同《命運峽穀》中的“白麗”同桌三年。1968年,在四川一個縣接兵,農業中學的老師“靜玉”哥長歌短,情真意切。她送他兩個樟木箱子。接兵走的那天,得病三天沒有吃飯的靜玉,讓兩個學生用架子車拉着,要看解放軍哥哥最後一眼。汽車開動,她跳下架子車撲去,淚流滿面。
作家文蘭
  作家文蘭

  也許,這種感天動地的情義,推着文蘭在“命運峽穀”奮力向前,創造輝煌。

  他在軍管會時,縣革委會副主任給他介紹一個聲名顯赫的女性。這個姑娘,曾經跟副主任坐在駕着機鎗的卡車上。他聽到關於她的傳聞,給她寫信提醒。她把信交給副主任,他埃了一頓醜罵。副主任派人買5斤牛肉、1袋饅頭,邊吃邊對他倆說,馬上結婚。他說去小便,溜了。敢不聽縣領導的話,吃了豹子膽。
 
  文化館講解員吳蘭蘭,人稱周至一枝花。文蘭要往興平調,一天,她給他還50元,他聽說她家還未蓋房,硬讓把錢拿回去。她母親見文蘭人這麽好,感動的落淚。

  有一天,吳蘭蘭到他家借書,兩人到野地散步,他聽出她對他有意思,驚得瞪大眼睛。自己“奇醜無比”,家中貧窮,根本就沒想到同她談戀愛。

  他倆的婚事,在縣城傳開,人們不可思議。有人說,十八歲一枝花,找了個老漢,沒個模樣。

  “白麗”、“靜玉”、“梁蘋”、吳蘭蘭,這些美麗多情的女性,成就了文學經典《命運峽穀》。

《命運峽穀》

  20年,他及他身邊的人一次次經歷愛情變故,相愛的人被“洪流”沖散,不相愛的人被“漩渦”卷在一起。人的自由被剝奪,人性扭曲。他常常想,自己要是作家,就要把這些經歷和感受寫成一部小說。

        1981年,在長沙鐵路旅館,他向幾個文友談了“苦葉”和自己的婚戀故事,王蓬抱頭痛哭,對他說,你把這事原封不動搬到紙上,也是最好的小說。他表示要寫,慢慢來。擔心寫早了,糟蹋題材。

  1982年,寫了兩三萬字,夫人怕熟人對號入座,找麻煩,撕毁。可他總是丟舍不下這個題材。1987年,寫了六七萬字,她發現,藏了,同他鬧火。他沒有死心,一直尋找寫作的角度,最後決定用歌頌的方法,達到批判的目的。同時,研究了許多中外名著,如《紅樓夢》、《紅與黑》、《日瓦戈醫生》、《少年維特之煩惱》、《安娜·卡列尼娜》等,決心打造一部傳世精品,這是他至死的追求。

  1990年,路遙鹹陽,對吳蘭蘭說,這樣的生活積累,别人沒有。小說是虛構的,怕啥?工作作通了。一輩子怕女人的文蘭,這才敢放開寫了。1999年,終於完成58萬字的《命運峽穀》。過去常砸瓜文蘭的吳蘭蘭看了,說好。

  人民文學出版社因政治原因不敢出版,作家出版社也沒有膽量。中國文聯出版社馬副總編等人堅決要出,說從來沒有遇到這麼好的作品,出版後會轟動海内外。總編講,誰出版,出版社被查,誰負責。報到中宣部,由5人小組審閱。雷達看了兩遍,在審讀意見中寫道:“作品的深刻度和力度,都是以前少見的。”由於出版社人事變動,沒有出版。

  中國文聯出版社馬副總編,眼光獨特,堪稱京師伯樂。

  陳忠實將書稿給上海文藝出版社。一年多不能出版,雷達對總編說,書稿沒有問題。

  在等待出版的幾年里,作者耐下性子修改,大的結構重寫五六次,一些情節反複修改。沒有這幾年的千鎚百鍊,就不會成爲精品。

  2004年7月,上海文藝出版社推出45萬字的長篇小說《命運峽穀》,如五陵原一樣厚重氣派。該書以20年的極左思潮爲背景,叙述了蔡文若、葛東紅、白麗等人的政治命運和愛情故事,揭示了人性的嚴重扭曲。故事曲摺,矛盾尖銳。多情懦弱的蔡文若,喜愛白麗,卻不敢大膽追求。白麗一氣之下跟兩人的同學葛東紅結婚。苦葉對蔡文若癡情,卻因家庭變成漏劃地主導致兩人分手。蔡文若同劇團名演員梁萍閃電式結婚,後來發現妻子跟自己的老同學做愛,提出離婚。一天夜里,他終於同多年相愛的白麗赤身裸體融合,不幸被其老頭子丈夫抓住,將他鎖在房子,去叫警察。他飲毒身亡,白麗拿起解剖刀紮進自己心窩,倒在情人身旁。

       該書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作者投入大量的人生體驗,故事真實、生動、精彩。蔡文若當兵前教書,當兵後放電影、當文書,退伍後在軍管會、法院、群藝館工作,這些經歷跟作者的經歷非常相似,甚至一些時間都相符。蔡文若身上許多事例,是作者親身經歷的。從某種意義上講,作者寫蔡文若,是在寫自己。

  2004年12月23日,中國作家協會創研部、中國小說協會等單位在京召開《命運峽穀》研討會,閻綱、雷達、白燁、李建軍等人出席。《人民日報》、《文藝報》、《中國文化報》等媒體報道。

  陳忠實認爲,該書是近20年讀到的涉及文革題材最震撼人心的作品。雷達講,蔡文若是文化大革命時期的賈寶玉,白麗是林黛玉。陳曉明講,到現在爲止,寫文革,寫在那樣一段特殊的歷史下,我們身體的表現,《命運峽穀》是登峰造極的,最徹底的,最淋漓盡致的。孟繁華講,“文蘭的《命運峽穀》,就是一部具有文學史經典意義的作品。”方英文講,“《命運峽穀》很可能就是一部偉大的作品。”

  陳忠實孟繁華、陳曉明的評論分别上了中國青年報、中華讀書報、文藝報。文藝報刊登《命運峽穀》節選,7次以不同形式關注此書。

  2005年1月,北京王府井書店等8大書城聯合推出《命運峽穀》,登上《文藝報》人文圖書榜。3月,2004年中國小說排行榜揭曉,5部長篇小說,其中有《命運峽穀》。

  在文學山路摸爬滾打幾十年的文蘭,可以站在神奇的五陵原,仰首對天長嘯。

  1976年以來,他的中篇小說上了《延河》、《上海文學》、《小說界》、《當代作家》、《現代作家》等,並被《小說月報》、《小說選刊》轉載。長篇小說《32盒黑磁帶》1988年由法律出版社出板,首版50萬冊,1996年四川出版社再版。1994年,《絲路搖滾》由作家出版社出版。1995年,他編的電視連續劇《啊!媽媽》,在中央1套、2套播出。

  文蘭非常重視培養人才。他幫助人,實實在在,下茬下勢。1998年,張文章身患絕症,他領着陳忠實、趙熙到張家看望。他們找市領導,批了2萬元治療費。爲了張輝的小說研討會,他黑天半夜到省上請名家參加。爲業餘作者改稿,標點符號都不馬虎。扶助的人有高遠、馮西海、王三龍、辛建斌、賈金龍等。

  他用偵探的眼光看人,是個歪人,沒人敢惹。别人開始同他接觸,心里發毛,時間一長,就覺得他是一個嫽人。不說假話,一身正氣。看到歪門邪道,赤膊上陣,大吼一聲。

  文蘭是國家一級作家,中國作協會員。他說:“弄啥事都認真,豁住命幹,把命賣了一輩子。”

  這就是大作家文蘭。




    2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