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061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萤火虫 (2011/2/9 18:41:47)  最新编辑:萤火虫 (2011/2/9 18:41:47)
《路鳥》
拼音:lù niǎo
同义词条:路鸟
  《路鳥》講述了:當身經百戰的李鷺籌辦起屬於自己的小診所時,她幹脆立起一塊廣告牌,寫上態度惡劣的廣告詞(全能超效診所,讓男人更快、更高、更強),做起了男科醫生,既是招攬患者又能愚人娛己。突然有一天,一輛野蠻的老式福特車以横沖直撞的架勢停在巷子里,一個男人帶着他受傷的同夥氣勢洶洶地走到她面前…… 

圖書信息

  書 名:路鳥
《路鳥》
                  《路鳥》

  作 者:狂言千笑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0-4-1

  印 次:1

  I S B N:9787510407611

  定 價:28.00  

内容簡介

  李鷺:女,男科診所醫生,包辦從牙科到婦產科到泌尿科的所有活計。奇斯:男,強悍的職業武裝分子,擁有完美的廚藝、百摺不撓的行動本能、天然呆的頭腦和忠犬的性格。當身經百戰的李鷺籌辦起屬於自己的小診所時,她幹脆立起一塊廣告牌,寫上態度惡劣的廣告詞(全能超效診所,讓男人更快、更高、更強),做起了男科醫生,既是招攬患者又能愚人娛己。突然有一天,一輛野蠻的老式福特車以横沖直撞的架勢停在巷子里,一個男人帶着他受傷的同夥氣勢洶洶地走到她面前……  

圖書文案

  身經百戰的李鷺轉業開了小診所,立起愚人娛己的廣告牌,寫上華而不實的廣告詞,做起了男科醫生。

  很快,一輛老爺車以横沖直撞的架勢停在門前,一個男人横抱着受傷同夥向她沖了過來……

  一周後,該男人内心獨白:

  李是男的嗎?沒關係,我可以爲TA成爲GAY

  李是女的?那就更好了,我要成爲文武雙全的特種煮夫!

  李……總不至於是人妖吧? 

作者簡介  

個人信息

  狂言千笑,畢業時正在熱映《哈利波特》,同學們一興奮,呼啦地把學士袍領沿給套在頭上,照了“黑袍法師群魔亂舞”的畢業照;大冬天洗冷水澡很冷,舍友們一刺激,嘩啦啦沖了水就跑到窗台對月狼嚎,嗚嗚亂叫;咬杏仁把門牙崩斷了,要去就醫很可怕,我站在口腔醫院門口整整一個上午,愣是沒敢進去,至今仍缺門牙;……生活充滿囧事,我也愛寫囧文,歡迎諸位讀者大人至此一游。  

作者自白

  第一次更新的千餘字是在同事眼皮子底下,以寫年終總結爲由,勉強湊出的。辦公室不能上網,爲了發出來,不得不拿着筆記本電腦蹲在辦公桌下面偷偷無線上網,同事驚異地問我:“你縮在桌子下面做什麼?”我很悲催地說在檢查台式機的USB端口。——12月18日留  

出版作品

  《寧非》、《絕美宋江》、《百摺而後彎的小黄》、《路鳥》等。  

編輯推薦

  TA是男的?沒關係,我可以是GAY的!

  TA是女的?那就更好了,我要做她的長期飯票,爲她做宇宙無敵豬大腸!

  TA總不至於是人妖吧?

  最激情的紙上美劇,最火爆的愛情演繹!

  看愛情戰爭化,語言幽默化,變態正常化!

  1、《路鳥》在晉江文學網09年半年排行榜狀元作品,單章點擊量超過7萬次,總點擊量逾185萬次,讀者好評如潮,被眾多粉絲進行轉載,備受廣大中學生、大學生和白領女性讀者的喜愛。

  2、強男+強女的超強組合,兩強相遇,如同“史密斯夫婦”打擂台,故事自然精彩!強男強女爲該作者最突出風格,漸漸風靡網絡原創文學。

  3、一群個性十足酷到可愛的特工人員,一場正義與邪惡的終極殘酷較量!這里有愛情、友情和親情,有激情、溫馨和詼諧幽默,這里也有殘酷、無情和最深的疼痛或仇恨,而這里最重要的,是更有正義、希望和美好人性和至真深情。

  該作品有強烈的美劇風格,表述富於變化,台詞簡潔有力、生動幽默,生活氣息濃厚,與緊張的戰鬥線索相間或並駕齊驅,和諧地融合在一起。故事緊張有序、松馳有度,渾然天成。

  最拉風的小鳥,最小白的麵包,兩強相遇,上演另類愛情攻防戰!  

媒體推薦

  最近有篇很紅的文叫《路鳥》,引得眾女讀者“萌”個不停。其實成功的小說原因各個相似,不成功的小說原因各個不同。可惜的是成功定律不好掌握,寫文中實際的狀況又千變萬化,所以現今晉江雷文無數。在晉江被雷得外焦里嫩時看到《路鳥》,好似在煩悶的夏天來到海邊,迎面吹過一陣鹹風,清新之餘略帶鹹腥之氣,讓人提起了閱讀的興趣。

  ——晉江 臨水停風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本人窮極無聊地點開了晉江文學網,無聊再無聊的結果就是,我在半年榜上找到了一篇題目很奇怪的文章點了進去。進去了之後發現,原來不但名字很奇怪,就連文案都透着微妙的氣場。但是進來看了這篇文後,就深深愛上了其中的人物,不由心潮澎湃,風中自凌亂。

  ——晉江 本人窮極無聊

  看看小鳥,看看麵包,連我這兔子都不看霸王文了!

  ——讀者:行路的兔子

  這個文秉承了狂言一貫的作風,略微的散淡之外,充斥着一種古怪的張力,讓她的叙述舒緩有力、灑脱自如,顯示出一種張弛有道的嚴謹法度,進退裕如擧重若輕之態,不難由此豹之一斑窺見作者對於筆下BH的控制力來。身爲一隻老狼,居然被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故事徹底萌翻,我算不算耽美之恥?

  ——網友:白芨

  不是一路高歌小白到底,也不是一路虐到底。大人這中血肉中糅合着歡笑的幸福讓人感動。

  ——網友:lindaa 

精彩評論

  囧之反毒文

  評論來源:晉江文學城     作者:本人窮極無聊

  這篇文章再次燃起了我對《地獄之歌》、《生化危機》、《全金屬狂潮》的熱情。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本人窮極無聊地點開了晉江文學網,無聊再無聊的結果就是,我在半年榜上找到了一篇題目很奇怪的文章點了進去。進去了之後發現,原來不但名字很奇怪,就連文案都透着微妙的氣場。

  文案曰:本文講述的是,特種行業從事者們的邂逅、戀情與另類人生。

  緊接着再曰:第一部:爲了幹掉你而活,第二部:絕對無語吸引力[已結]。。。。。。

  好吧這麼奇怪的東西是引起了無聊的我的無聊的好奇心了,點進去看的結果是,發現了一篇華麗麗的披着偽言情外衣的禁毒反毒文……我汗。

  總結如下:

  這篇文章其實也可以命名爲“李鷺複仇記”、“戒毒分子回歸社會的奇異道路”、“毒梟去死吧”、“美國大陸反毒記”……囧。内容充滿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的英雄主義色彩。

  《路鳥》算是風格比較硬朗彪悍的文,不過根本算不上血腥暴力了,因爲被打的都是那些大毒梟的走狗們、混混們,看的是大快人心啊。背景在美國,有祕密組織,有毒品禁藥實驗人,有從泌尿科到牙科一手包攬的,身手了得,性格語言極其彪悍的女主。以前我很少看背景在外國的文章,歸根結底就是因爲踩到的雷文太多了,尤其是中國人和外國人混雜在一起的那些雷文,評價不能。導致我現在一見到國内寫手寫的外國背景文就渾身無力,扶牆而去。

  但是進來看了這篇文後,就深深愛上了其中的人物,不論是洋爲中用還是中爲洋用,這篇文章都做得很好,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楊了,剛開始看好像是一個膽小怕事的酒保,後來才發現原來是個做情報工作的,生活工作不分,常常以改變形象和行爲模式而愚人娛樂己。其次就是男主麵包君,他的大腦果然是夠強大的啊...果然應了一句話說是:天才與白癡隻有一步之遙。看的我這個心潮澎湃,風中凌亂。

  男主最糾結的地方:

  奇斯曾經在特種兵訓練中見過李鷺,那時候的李鷺剛過戒毒期,身上沒有一點肉,於是所有人都把她當成男生。奇斯還不知不覺產生了愛情(該說他是直覺太好還是什麼呢)。奇斯以爲自己是同性戀,膽戰心驚地去問李鷺願不願意和他搞同……結果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李鷺說了大實話,她不是同……於是奇斯就爲這次莫名其妙的失戀而糾結。

  幾年後的再次見面,奇斯沒有認出李鷺。有的人奇怪爲什麼會認不出來。其實小狂狂說得好啊,各人種在識别臉部特征方面肯定存在差異,黄種人看黄種人很容易就區分出個體的不同,可是黄種人看黑種人就覺得他們長得幾乎都一樣,以此類推,白種人看黄種人大概也是這種感覺吧。況且李鷺剛戒毒那陣,真的面無人色,幾年後養到比較好了,也難怪奇斯就是沒認出李鷺來。

  關於反毒:

  看完文章,最大的感觸就是,珍愛生命遠離毒品。

  自己選擇吸的怪不得别人,最無辜的是被别人下毒的!幸好李鷺同學命大,也幸好還有奇斯在她身邊。  

圖書目錄

  第一部:爲了幹掉你而活

  第二部:炸不死你不是人

  第三部:愛你就要吃掉你

  第四部:麵包叼着小鳥跑

  【尾聲部 之後的事情】  

精彩摘錄

  第一部 爲了幹掉你而活

  01【前傳 炮灰】

  ——“炮灰”給人的印象,就是小人物、湮滅在歷史洪流之中、毫無意義之類的意思。

  李鷺被壓倒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頭顱上那隻黝黑的手巨大有力,無關意願,她整張臉都被埋進了路旁下水溝的泥濘里。她隻是一個小個子亞裔,很普通的藥學院四年級學生,暴力很容易讓她的肉體屈服。然而,僅僅是肉體的屈服是不夠的,在俗世與黑暗世界的交叉口,要踏出邁向堕落的一步,還需要精神的崩潰。這是一條罕有人至的巷子,兩面是古舊建築物的牆壁,前後圍站了好幾個人。他們在低聲交流着。恐懼感像潮水一樣,夾帶着不容置疑的強迫,讓李鷺整個人窒息在陰霾的雨天里。

  瑪麗老師說:“這是最後的機會,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你是要加入,還是非要與我們作對?”她是個迷人的女性,一米七幾的個頭,棕金色的大卷發,她是李鷺的老師,曾經是……

  李鷺很驚恐,她生長在和平的城市,即使移民到人生地不熟的美國,也從來沒有遭受過如此對待。可是現在,周圍那些高大的異族包圍着她,不給她一條生路。但盡管如此,她仍不妥協。

  瑪麗老師無所謂地聳聳肩,轉身走向一個年輕的男人,對他說:“她還是這種態度,白蘭度,看來還是斬草除根比較合適。”

  這個青年還穿着試驗室里的白大褂,金絲邊框的眼鏡架在鼻梁上,兩隻手緊握着。他有一頭略長而微卷的漆黑頭髮,鼻梁高挺、雙目深陷,眼珠是琥珀一樣的晶瑩透明。

  “不行,我不同意。”白蘭度說,十根手指絞在一起。

  李鷺被壓陷在泥濘里,隻有半隻眼睛能夠看到上方的事物。陰暗的天光中,白蘭度的身影還是那麼筆挺,他是個具有奇異氣質的年輕人,很容易就能將他人的眼光牢牢吸引過去。

  白蘭度說:“不管怎麼說,她是我最出色的學生,她配藥的才能沒有其他人能夠比擬。”

  “少爺,請别忘了你的姓氏和責任。她算什麼?她知道了我們的祕密,卻不認可我們的事業,她是您的障礙,您不能感情用事。”

  “我知道……”白蘭度的眼睛牢牢盯住李鷺,“但是總有辦法的,不是嗎?我們可以把她關住,永遠都不放出去。”

  “就算隻有0.1%的可能性,那也可能成爲現實。您願意讓她活着,然後哪一天跑出去宣颺我們的祕密?”

  “不,瑪麗,你什麼都不知道,我不能殺了她。”

  李鷺發出“嘿嘿”的聲音,在打手的壓迫下,背脊抽搐地聳動着。白蘭度默默地看着這個狼狽的學生、在研究室共事的同伴。

  瑪麗轉回頭去看着李鷺,見她正努力想抬起頭。她打了個手勢,黑人立即松開了壓住李鷺頭顱的手。瑪麗問:“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加入我們,還是拒絕?”

  李鷺搖頭:“即使我撒謊說加入你們,白蘭度也是不會相信的。”她的視線筆直地對着白蘭度。

  他已經沉靜下來,雙手不再顫抖,低眼看着地上的學生。

  他說:“是的,你跟我說過你的過去,所以我不會相信。”他頓了頓,長歎一聲又道,“你不可能和我們一起。”

  “白蘭度……”

  “瑪麗,你不用說了,你什麼也不知道。如果你的父親靠販賣0.1克的小袋嗎啡來維持生計,如果你的父親引誘了很多無知者堕入吸毒的行列,如果你的父親被找上門來尋仇的人一根根剁下手指,你就會理解她爲什麼不會加入我們了。”

  “……”

  “她父親的死狀很慘。你可以去看看十五年前《堪薩斯時報》社會版。手指腳趾全沒了,死於失血性休克。”

  “白蘭度!你給我閉嘴!”李鷺在地上掙紮着,奮力地想要爬起來制止他說下去,那是一段不能讓人觸及的過去。就算是對最信任的“白蘭度老師”,她也隻是略略談及對毒品的憎惡,可是白蘭度卻將一切查得一清二楚。

  白蘭度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抬頭望着天空。那里不斷灑下閃爍着灰光的雨線,很細很輕,也很冰冷,落在地上形成了洗之不淨的泥污。

  “你總是這麼固執己見,爲什麼就是不能理解,”白蘭度手指很冷地交握在一起,“致幻藥劑之所以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是因爲它能帶來快樂,它讓對世界絕望的人們重新穫得絕頂的快感,它讓窮困的農夫們從中穫取維生的報酬。這個世界上每樣事物都有好有壞,爲什麼你總隻看見它不好的地方,卻不能寬容地去發現它美妙的地方呢?”

  “原來這就是你的想法?我居然還天真地以爲你是被他們脅迫才同流合污的。”

  “脅迫?”瑪麗插進話來。她連連搖頭,像是聽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他是阿基斯家族下一代的接班人哪!誰敢脅迫他‘同流合污’?”

  李鷺咬住嘴唇,她面無人色,不再說話。

  白蘭度還在努力地勸說,想要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對方:“跟我一起走吧,離開這個烏煙瘴氣的美國,我會讓你看到人間的伊甸園,你不知道,罌粟農莊里的花海是多麼壯觀,它美麗得讓人想掉淚。”

  “是被毒氣熏得想掉淚吧。”李鷺冷笑着,盡管地面很冰冷,但並不妨礙她熊熊燃燒的怒火。

  白蘭度倒退了兩步,清澈的眸子里閃爍着被傷害的水光,長而卷曲的睫毛扇了又扇。他沉默了許久,最後說:“瑪麗,你說得對,我總要做出選擇。”

  他逐漸冷酷了起來,下定決心,不複瑟縮,從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支隨身擕帶的兩毫升注射器,還有一個中指大小的鋼化玻璃容器,里面裝了一種灰黄色的混濁液體。

  “Vera,我和你說說自己的故事吧。”不等李鷺回應,他繼續道,“我十二歲的時候從多維貢來到美國,立志要進入藥學研究領域,爲的就是能配置出比海洛因還要偉大的致幻藥,令人愉悦,容易致癮,無法戒除,而且能夠強身健體。”白蘭度把容器打開,用注射器抽出一毫升的液體。

  李鷺大概猜想到了他將要做的事,臉色變得蒼白。

  “這是我三年前穫得的原始試驗溶液,可惜還不算成功,它對腦神經的傷害是絕對的。三年了,沒有哪個試驗體能夠存活,這個原始試驗溶液根本不是我所想要的致幻藥,而是純正的殺人毒藥。”

  “不過現在我已經成功了,這種溶液用石灰水提純,再配置一些必需的生物鹼,就會是很棒的迷幻藥。我們給它命名爲Hell Drop,比海洛因還難戒除的藥物——可惜我今天隻帶了原始試驗溶液。” 白蘭度琥珀色澄澈的眼眸里閃爍着愉悦——求知的愉悦、在事業上有所進取的愉悦。他盯緊手中的針管,將里面的空氣推出,“你有兩個選擇,把它注射進壓着你的男人身上,或是你自己接受它,然後最慢半分鍾之内就會斷氣。”

  瑪麗欣喜地說:“白蘭度少爺,您終於下定決心了!”

  白蘭度回頭給她一個溫柔的笑:“你說得對,伴侶和事業有時候是有沖突的,我總要做出選擇。你比我還要早就發現了感情的危險性,不愧是我最信任的助手。”

  他向李鷺走去,蹲下身,把針管送到李鷺眼前:“你來選擇吧,是成爲殺人的凶手,還是成爲被凶手所殺的人?”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