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981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菱若蔻 (2011/1/11 14:36:31)  最新编辑:菱若蔻 (2011/1/11 14:36:31)
武陵春
拼音:wulingchun
同义词条:武林春,花想容
目錄[ 隱藏 ]
  毛先舒《填詞名解》雲:取人詩“爲是仙才登望處,風光便似武陵春"爲詞名。又稱爲《武林春》、《花想容》。

  《詞譜》以毛滂詞爲正體。平韻,雙調,四十八字,八句。上下片各四句三平韻。别有在末句加一字,或在上下片二三四句各加一字的,是變格,換頭七字句亦有用平起的。
 

詞牌簡介

  武陵是地名,《水經注·沅水》記漢高祖二年(前205年)設置武陵郡,最早出現在西漢初年《漢書·地理志》:“武陵郡,高帝置,莽曰建平,屬荆州。”武陵因“桃花源”而出名,而桃源,則是竹溪縣東南一個地名。曆代寫“武陵”的詩文,基本上是寫桃花源,標題卻寫的“武陵”,往往把“武陵”當作“桃花源”的代名詞。因此也有說此調名出自陶淵明桃花源記》所記載武陵漁人入桃花源事。

詞牌格律

  
  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韻)。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韻)。
 
  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韻)。仄仄平平仄仄平(韻),仄仄仄,仄平平(韻)。

李清照《武陵春》


  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隻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背景

  據考證,此詞作於紹興五年(1135)李清照流寓浙江金華時。時年作者五十二歲,丈夫已去世六年,宋朝已成偏安之勢,北方淪爲金人統治多年。國破家亡,羈旅天涯,故有此愁淚之作。

注釋

  ①塵香:塵土里有落花的香氣。

  ②雙溪:浙江金華縣的江名。

  ③舴艋:小船。

譯文

  春風停息,百花落盡,花朵化作了香塵,天色已晚還懶於梳頭。風物依舊是原樣,但人已經不同,一切事情都完了,想要訴說苦衷,眼淚早已先落下。聽說雙溪春光還好,也打算坐隻輕舟前往觀賞。隻是恐怕漂浮在雙溪上的小船,載不動許多憂愁。 

賞析一

  李清照經過長期的顛沛流離,於一一三四年冬到達金華(在今浙江省),寄居在那里。這時她的丈夫趙明誠已經去世六年。她自己也已五十一歲了。山河破碎,家破人亡,隻身飄泊,使她滿腔愁苦。俗話說,觸景生情。她目睹殘春,百感交集,愁緒滿懷。這首詞集中地反映了她的這種心情。

  第一句寫風把花都吹落了。但她並沒有直接地說風吹花落,而是說,風刮過了又停下來,地上的塵土很香。塵土爲什麼香呢?“花已盡”,枝頭的花朵已經被風吹得掉光了。從這里我們知道,塵香是落花滿地造成的。這一句用落花點出了春晚,又遠遠不限於寫景。一個“香”字,一個“盡”字,清楚地透露了作者對落花的惋惜,這也是對春殘的惋惜。對於這種景色,如果一個人很粗心,或者正在高興,往往會不去注意,而作者偏偏很敏感地把它抓住了,這又表現了她情感的細膩和心情的難過。果然,“日晚倦梳頭”,本來早晨一起床就該及時梳妝的,可是現在,太陽已經升得老高了,她還沒有心思梳頭。問題就出在“物是人非”,景色還同樣是從前見過的景色,而她自己卻已經不同於過去了:她已經年老體衰,失去了相知相愛的丈夫,也失去了珍藏的金石書畫,失去了往日寧靜的生活。看看現在,想想過去,這就勾起了藏在内心深處的哀愁。所以她要“事事休”。“休”,是罷休的意思。她心情極壞,什麼事也不想作。她不再有過去那種興致,已被悲傷壓倒了。她也不是象有些傷心人那樣,一邊訴說,一邊流淚;而是話還沒有出口,淚水就先奪眶而出。這就更加顯出她傷心的程度不比尋常。

  從首句寫到“淚先流”,好象已經把她的難過心情寫到了極點,再沒有什麼好寫的了。然而,不。“聞道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雙溪”,是金華的一條河,當時是風景優美的游覽區。“擬”,打算。作者沒有簡單地按照一條直線寫下去,而是把筆鋒一轉,寫她要去排遣愁思。這兩句是寫她的心理活動:聽說雙溪那里春意依然很濃,也曾打算到那里去劃船解悶。這僅僅是她的一個念頭,並沒有真的去劃船。因爲隨之而生的另一個想法,又打消了她的這個念頭。那就是“隻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舴艋[zéměng]”,古時的一種小船。愁苦是會使人的心情感到沉重的。作者由這種心理上愁苦的沉重感,聯想到愁也會象物質那樣具有重量,似乎是愁越深,重量也就會越大。因此她擔心,小小的船兒,怎麼能載得動她心中那麼沉重的愁呢!

  愁,本來是看不見,摸不着的。更不能稱一稱它的斤兩。作者卻運用她豐富的想象力,通過“隻恐”、“舴艋舟”、“載不動”的心理刻畫,在讀者眼里把小船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秤盆,而她的愁是這個秤盤所承托不住的,這就可以具體地感受到她的愁苦的巨大份量,收到了化虛爲實,化抽象爲形象的藝術效果。

  李清照和李煜一樣,都是善於寫愁的。這首《武陵春》也是她寫愁較爲成功的一首。特别是詞中“隻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幾句,最爲人們傳誦。這里所使用的形象化的手法,和表現出的藝術創造精神,都是值得我們借鑒的。
(作者:陸永品)

賞析二

  這首詞是宋高宗紹興五年(1135)作者避難浙江金華時所作。當年她是五十三歲。那時,她已處於國破家亡之中,親愛的丈夫死了,珍藏的文物大半散失了,自己也流離異鄉,無依無靠,所以詞情極其悲苦。

  首句寫當前所見,本是風狂花盡,一片淒清,但卻避免了從正面描寫風之狂暴、花之狼藉,而隻用“風住塵香”四字來表明這一場小小災難的後果,則狂風摧花,落紅滿地,均在其中,出筆極爲蘊藉。而且在風沒有停息之時,花片紛飛,落紅如雨,雖極不堪,尚有殘花可見;風住之後,花已沾泥,人踐馬踏,化爲塵土,所餘痕蹟,但有塵香,則春光竟一掃而空,更無所有,就更爲不堪了。所以,“風住塵香”四字,不但含蓄,而且由於含蓄,反而擴大了容量,使人從中體會到更爲豐富的感情。次句寫由於所見如彼,故所爲如此。日色已高,頭猶未梳,雖與《鳳凰台上憶吹簫》中“起來慵自梳頭”語意全同,但那是生離之愁,這是死别之恨,深淺自别。

  三、四兩句,由含蓄而轉爲縱筆直寫,點明一切悲苦,由來都是“物是人非”。而這種“物是人非”,又決不是偶然的、個别的、輕微的變化,而是一種極爲廣泛的、劇烈的、帶有根本性的、重大的變化,無窮的事情、無盡的痛苦,都在其中,故以“事事休”概括。這,真是“一部十七史,從何說起”?所以正要想說,眼淚已經直流了。

  前兩句,含蓄;後兩句,真率。含蓄,是由於此情無處可訴;真率,則由於雖明知無處可訴,而仍然不得不訴。故似若相反,而實則相成。

  上片既極言眼前景色之不堪、心情之淒楚,所以下片便宕開,從遠處談起。這位女詞人是最喜愛游山玩水的。據周輝《清波雜志》所載,她在南京的時候,“每值天大雪,即頂笠、披蓑,循城遠覽以尋詩”。冬天都如此,春天就可想而知了。她既然有游覽的愛好,又有需要借游覽以排遣的淒楚心情,而雙溪則是金華的風景區,因此自然而然有泛舟雙溪的想法,這也就是《念奴嬌》中所說的“多少游春意”。但事實上,她的痛苦是太大了,哀愁是太深了,豈是泛舟一游所能消釋?所以在未游之前,就又已經預料到愁重舟輕,不能承載了。設想既極新穎,而又真切。下片共四句,前兩句開,一轉;後兩句合,又一轉;而以“聞說”、“也擬”、“隻恐”六個虛字轉摺傳神。雙溪春好,隻不過是“聞說”;泛舟出游,也隻不過是“也擬”,下面又忽出“隻恐”,抹殺了上面的“也擬”。聽說了,也動念了,結果呢,還是一個人坐在家里發愁罷了。

  王士稹《花草蒙拾》雲:“‘載不動許多愁’與‘載取暮愁歸去’、‘隻載一船離恨向兩州’,正可互觀。‘雙槳别離船,駕起一天煩惱’,不免徑露矣。”這一評論告訴我們,文思新穎,也要有個限度。正確的東西,跨越一步,就變成錯誤的了;美的東西,跨越一步,就變成醜的了。象“雙槳”兩句,又是“别離船”,又是“一天煩惱”,惟恐說得不清楚,矯揉造作,很不自然,因此反而難於被人接受。所以《文心雕龍·定勢篇》說:“密會者以意新得巧,苟異者以失體成怪。”“巧”之與“怪”,相差也不過是一步而已。

  李後主《虞美人》雲:“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隻是以愁之多比水之多而已。秦觀江城子》雲:“便做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則愁已經物質化,變爲可以放在江中,隨水流盡的東西了。李清照等又進一步把它搬上了船,於是愁竟有了重量,不但可隨水而流,並且可以用船來載。董解元《西廂記諸宮調》中的《仙呂·點絳唇纏令?尾》雲:“休問離愁輕重,向個馬兒上馱也馱不動。”則把愁從船上卸下,馱在馬背上。王實甫《西廂記》雜劇《正宮·端正好·收尾》雲:“遍人間煩惱填胸臆,量這些大小車兒如何載得起。”又把愁從馬背上卸下,裝在車子上。從這些小例子也可以看出文藝必須有所繼承,同時必須有所發展的基本道理來。

  這首詞的整個布局也有值得注意之處。歐陽修采桑子》雲:“群芳過後西湖好,狼藉殘紅,飛絮蒙蒙,垂柳欄幹盡日風。笙歌散盡游人去,始覺春空,垂下簾櫳,雙燕歸來細雨中。”周邦彥望江南》雲:“游妓散,獨自繞回堤。芳草懷煙迷水曲,密雲銜雨暗城西,九陌未沾泥。桃李下,春晚未成蹊。牆外見花尋路轉,柳陰行馬過鶯啼,無處不淒淒。”作法相同,可以類比。譚獻《複堂詞話》批歐詞首句說:“掃處即生。”這就是這三首詞在布局上的共有特點。掃即掃除之掃,生即發生之生。從這三首的第一句看,都是在說以前一階段情景的結束,歐、李兩詞是說春光已盡,周詞是說佳人已散。在未盡、未散之時,芳菲滿眼,花豔掠目,當然有許多動人的情景可寫,可是在已盡、已散之後,還有什麼可寫的呢?這樣開頭,豈不是把可以寫的東西都掃除了嗎?及至讀下去,才知道下面又發生了另外一番情景。歐詞則寫暮春時節的閑淡愁懷,周詞則寫獨步回堤直至歸去的淒涼意緒,李詞則寫由風住塵香而觸發的物是人非的深沉痛苦。而這些,才是作家所要表現的,也是最動人的部分,所以叫做“掃處即生”。這好比我們去看一個多幕劇,到得晚了一點,走進劇場時,一幕很熱鬧的戲剛剛看了一點,就拉幕了,卻不知道下面一幕内容如何,等到再看下去,才發現原來自己還是趕上了全劇中最精采的高潮部分。任何作品所能反映的社會人生都隻能是某些側面。抒情詩因爲受着篇幅的限制,尤其如此。這種寫法,能夠把省略了的部分當作背景,以反襯正文,從而出人意外地加強了正文的感染力量,所以是可取的。
(作者:沈祖棻)

集評

  《唐宋詞百首詳釋》:全詞婉轉哀啼,令人讀來如見其人,如聞其聲。本非悼亡,而實悼亡,婦人悼亡,此當爲千古絕唱。

  王方俊《唐宋詞賞析》:本詞感情深切真摯,構思新穎巧妙,語言淺近而含蓄深沉,無論是直抒愁苦之情或細寫内心的微妙變化,都很生動感人。

作者簡介

       李清照(公元1084-1151?),號易安居士,濟南章丘人,代傑出的女詞人。

  李清照生於書香門第,父親李格非精通經史,長於散文,母親王氏也知書能文。在家庭的熏陶下,她小小年紀便文采出眾。李清照對詩、詞、散文、書法、繪畫、音樂,無不通曉,而以詞的成就爲最高。

  李清照的詞委婉、清新,感情真摯。前期的詞,主要描寫少女、少婦的生活,多寫閨情,流露了她對愛情生活的向往和别離相思的痛苦。她後期的詞,多悲歎身世,有時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以表達她的愛國思想。李清照的文學創作具有鮮明獨特的藝術風格,居婉約派之首,對後世影響較大,在詞壇中獨樹一幟,稱爲"易安體"。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