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193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读你 (2011/1/11 9:44:32)  最新编辑:读你 (2011/1/11 9:44:32)
滄浪之水歌
拼音:cānglàng zhī shuǐgē
目錄[ 隱藏 ]
  
滄浪之水歌
滄浪之水歌
 
 
  滄浪歌早在春秋時期已經傳唱,孔子孟子都提到它了。孟子曰:“有孺子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孔子曰:‘小子聽之!清斯濯纓,濁斯濯足矣,自取之也。’” 在楚地流傳久遠的《孺子歌》不是屈原首創,也不是“漁父”首創。
 
 
 
 

基本信息


  【年代】:先秦

  【作者】:屈原

  【 題 】:滄浪之水歌

  【内容】: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
  
  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

注釋


  又作"孺子歌" "楚辭載此作漁父歌"

賞析


  《孟子·離婁上》:“不仁者可與言哉?安其危而利其菑, 樂其所以亡者。不仁而可與言, 則何亡國敗家之有?有孺子歌曰‘滄浪之水清兮, 可以濯我纓, 滄浪之水濁兮, 可以濯我足。’孔子曰:‘小子聽之!清斯濯纓,濁斯濯足矣。自取之也。’夫人必自侮, 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毁, 而後人毁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太甲》曰:‘天作孽, 猶可違;自作孽, 不可活。’此之謂也。”

  意思是說:“不仁的人難道可以同他商議嗎?他們眼見别人的危險無動於中;利用别人的災難來取利;把荒淫暴虐這些足以導致亡國敗家的事情當作快樂來追求。不仁的人如果還可以同他商議,那怎麼會發生亡國敗家的事情呢?從前有個小孩歌唱道:‘滄浪的水清呀,可以洗我的帽纓;滄浪的水濁呀,可以洗我的兩腳。’孔子說:‘學生們聽着水清就洗帽纓水濁就洗腳這都是由水本身決定的。’所以人必先有自取侮辱的行爲,别人才侮辱他;家必先有自取毁壞的因素,别人才毁壞它;國必先有自取討伐的原因,别人才討伐它。《尚書·太甲》篇說過:‘天給造作的罪孽還可以逃開,自己造作的罪孽逃也逃不了。’正是這個意思。”(楊伯峻《孟子譯注》)

  “滄浪歌”和“孺子歌”,歌唱的都是我與滄浪之水的關係:水清時我該如何,水濁時我當怎樣?水濁時是隨波逐流,還是逆流而上?這實際上是一個人生哲學問題:作爲生命主體的個人應當如何處理與水、與自然、與社會乃至與客觀外部世界的關係?
滄浪亭
滄浪亭

  水與人生的關係十分密切。《老子》哲學中,水“幾於道”。老莊的守柔處下、不滿不盈、清心寡欲、心如“止水”等,都來自水的啟示。孔子的“智者樂水,仁者樂山”,更是千古名句。

  水是哲學思維的重要對象。《周易》號稱“群經之首”,八卦中的坎卦爲水,兑卦爲“澤”,也是水。箕子向周武王陳述經國大計,以水爲五行之首。古代中國和西方的哲學家在追尋世界的本原時,不約而同地想到了水。古希臘哲學家泰勒斯把“水”作爲世界的本原,《管子·水地篇》也提出“水者何也?萬物之本原也”的命題。

  河水日夜奔流,觸發多少哲人靈感。赫拉克利特說,“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 因爲在第二次踏進河流時,人已不是上一次的人,水也不是上一次的水,人和水都變了。他認識到,無論是“人”還是“河”都處在不停的“永恒”的變化之中。流動、貫通、永恒,恰是河流文化生命的深刻内涵。

  “滄浪水清,可以濯纓;滄浪水濁,可以濯足”,孔子以此警示弟子:水是水,人是人,無論水清水濁,也無論濯纓濯足,“皆自取也”。孟子強調的是自己、自我因素的主導和決定作用:“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屈原的態度和行動更堅決:面對濁水,既不遂波逐流,更不同流合污,“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

  古代哲人對人水關係的論說,言簡意賅、語重心長,警示、啟迪、教育、引導着萬代子孫。那麼,滄浪之水在哪里?

  《尚書·禹貢》:“嶓塚導漾, 東流爲漢;又東,爲滄浪之水。”意思是“從嶓塚山開始疏導漾水, 向東流成爲漢水;又向東流,成爲滄浪水……”一般認爲漢水發源於陝西省寧強縣五丁關、陳家大梁一帶的嶓塚山,把嶓塚山的泉水稱爲漾水, 東南流至沮口, 以下稱沔水, 到漢中稱爲漢江。由此可知,漢江在漢中以上稱沔水,到漢中稱爲漢江。

  北魏酈道元水經注》:沔水“又東北流,又屈東南,過武當縣東北。縣西北四十里,漢水中有洲,名滄浪洲。庾仲雍《漢水記》謂之千齡洲,非也,是世俗語訛,音與字變矣。《地說》曰:水出荆山,東南流,爲滄浪之水,是近楚都。故《漁父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餘按《尚書·禹貢》言,導漾水,東流爲漢,又東爲滄浪之水。不言過而言爲者,明非他水決入也。蓋漢沔水自下有滄浪通稱耳。纏絡鄢、郢,地連紀、鄀,鹹楚都矣。漁父歌之,不違水地,考按經傳,宜以《尚書》爲正耳”(陳橋驛點校《水經注》)。

  顯然,對滄浪之水的位置,《尚書》說的很籠統。酈道元《水經注》一方面認爲“宜以《尚書》爲正”,一方面又引《地說》“滄浪之水,是近楚都”即鄢、郢、紀、鄀等楚都的附近。但更多的歷史記載是,滄浪水在武當山東南、武當縣西北四十里之處。

  《武當山志》:被丹江口水庫淹沒的古代建築中,有建於“滄浪水北岸石壁上”的“滄浪亭”。(清)王船山《楚辭通釋》:“漢水東爲滄浪之水,在今均州武當山東南。”(唐)李泰《括地志》:“均州武當縣有滄浪水。庾仲雍《漢水記》雲武當縣西四十里漢水有洲名滄浪洲也。”

  如果“滄浪之水在武當縣西北四十里”可以肯定,那麼緊接着的一個問題是,屈原是否到過這個地方?

  當代著名楚辭學專家林庚先生在《民族詩人屈原傳》中考證,在屈原受到排斥、不受重用後,有一次“遠漸自疏”漢北之行。“漢北”是什麼地方呢?“按江陵乃楚之故郢,自郢北行即爲漢南,越漢水即是漢北了。漢水經襄陽之東始摺爲南北流,襄陽以上原爲東西向;襄陽在其南,樊城在其北,隔岸相峙,即所謂漢北之地了。又《史記·楚世家》:‘秦伐楚,楚軍敗,割上庸漢北地予秦。’按上庸今湖北鄖陽以南,即《史記》所謂‘漢中之半’(按另一半在陝西境),與漢北接壤,在樊城以西;故所謂漢北即正當故樊城一帶也”。

  在這個問題上,著名學者錢穆先生在《〈楚辭〉地名考》中則旗幟鮮明地說屈原被放逐在漢北。

  “餘讀《楚辭》,意屈原被讒放居,乃在漢北,非至湘南也。”

  爲什麼呢?《抽思篇》:“有鳥自南兮,來集漢北。望南山而流涕兮,臨流水而太息。惟郢路之遼遠兮,魂一兮而九逝。曾不知路之曲直兮,南指月與列星。”此指屈原居漢北最顯。

  《湘君篇》:“望涔陽兮極浦,横大江兮颺靈。”《水經》:“涔水出漢中南鄭縣東南旱山北,至安陽縣南入於沔。”沔即漢水,涔陽即漢之陽也。《招魂》:“路貫廬江兮左長簿”,“與王趨夢兮課後先”。今考《漢志》南郡有中廬縣,《水經》:“沔水東過中廬縣東,維水自房陵縣維山東流注之。”中廬縣即春秋廬戌之國也。中廬正在今宜城縣北。

   兩位學者的觀點距離很大,但都肯定有了屈原到過“漢北”。在這個基本前提下,屈原到過武當山東南之“滄浪之水”、武當縣西北之“滄浪洲”乃至漢江北岸之“滄浪亭”,而且聽到漁夫所唱的“滄浪歌”,是完全有可能的。

讀後感


 
滄浪之水歌
滄浪之水歌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這一段話是屈原《漁父》一文中的名句,千百年來一直流傳不衰,是因爲這詩句包含了一層深刻的道理。屈原被流放後形容憔悴,一位漁父看見說,這不是三閭大夫嗎,怎麼成這樣子呢,屈原就回答了那句有名的話,“擧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所以被流放的啊,漁父說,眾人都那樣你幹嗎不一起隨波逐流呢,屈原又說了一番義正辭嚴的話,說寧願投湘江也不願“蒙世俗之塵”,漁父聽了笑笑,唱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轉身而去,不再和他講話。曆代來對漁父有解釋爲隱居山野的哲人,也有說就是普通老百姓,我倒寧願相信就是一個普通的漁夫,漁夫未必就不能比文人墨士悟得更深刻的道理啊。其實在我們的傳統觀念中本來就有達則兼善天下,窮則獨善其身的話。曆來文人都懂得,何以像屈原那樣的大家反而會不明白呢,他最後之所以還是選擇了投江,恐怕應該和他心中的刻意徇情也有關聯吧,歷史上這般的文人很多,當他們自身不能適應變化了的環境時,就隻剩下用這種方法來逃脱了。想想還是漁父的歌有道理,滄浪之水清啊,可以洗我帽子上的紅纓,滄浪之水濁啊,不也可以擺我的泥腳嗎?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读你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