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7168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24 16:30:06)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24 16:38:53)
赫连勃勃
拼音:Hèlián Bóbó(Helian Bobo)
同义词条:胡夏世祖,大夏世祖,刘勃勃,赫连屈孑,胡夏武烈皇帝,大夏武烈皇帝
目录[ 隐藏 ]
赫连勃勃
赫连勃勃
 
 

 
  五胡十六国时期胡夏世祖,名赫连勃勃(公元381——425年),字屈孑,匈奴族,后秦时被封为五原公,后自立称帝,在位19年,病死,终年45岁,葬于嘉平陵。赫连勃勃是匈奴大酋长刘卫辰的小儿子,刘卫辰的血缘可以上溯到匈奴单于栾提氏,和叱咤中原的汉帝刘渊也是亲戚。在匈奴部落中,可谓显赫。 另有赫连勃勃大王


帝王档案

赫连勃勃
赫连勃勃

  姓名  赫连勃勃

  庙号  世祖

  谥号  武烈皇帝

  陵墓  嘉平陵

  政权  夏
梁皇后
梁皇后
 
  在世  381年-425年

  在位  407年-425年

  年号  

  龙升:407年六月-413年二月

  凤翔:413年三月-418年十月

  昌武:418年十一月-419年正月

  真兴:419年二月-425年七月

  妻子:梁皇后

帝王简介

赫连勃勃
赫连勃勃
  赫连勃勃(381年-425年),字屈孑,匈奴铁弗部人,原名刘勃勃,十六国时期胡夏国建立者。其父刘卫辰曾被前秦皇帝苻坚任为西单于,督摄河西诸部族。前秦瓦解后,(391年),铁弗部受到北魏的攻击,刘卫辰被杀,年幼的刘勃勃逃奔薛干部,薛干酋长把刘勃勃送给没弈干,没弈干就把女儿嫁给刘勃勃。勃勃受到姚兴的宠遇,任为安北将军、五原公,镇朔方(今陕西延安)。此后一直从属后秦。

  后秦弘始九年(407年),刘勃勃杀没弈干,并吞其部众,自立为天王,大单于,国号夏,改年号龙升,定都统万城(今内蒙古乌审旗南白城子)。为政残暴嗜杀,狂妄自慢,关中人民受害极深。史书记载建造时,巡工发现墙面能用铁锥子刺入一寸,便把工匠处死,尸体也被注入墙内,因此,统万城的城墙坚硬如铁。

  凤翔元年(413年),改姓赫连。凤翔六年(418年),乘东晋将领刘裕灭后秦急于南归之机,攻取长安,在灞上(今陕西蓝田县)称帝。不久回师,因统万宫殿完工而刻石于城南,歌功颂德。真兴七年(425年)死于帝位,谥号武烈皇帝,庙号世祖。

帝王生平

十六国疆域
十六国疆域

  十六国时大夏国国王赫连勃勃,字屈孓,匈奴族人。勃勃的祖上曾经做过前赵的将军,是前赵皇室的远亲,所以有的史书也称他做刘勃勃。他的父亲刘卫辰趁着前秦符坚兵败淝水,局势动荡之际,拥兵割据河西一带。后来北魏拓拔氏大举来攻,刘卫辰兵败被杀。当时勃勃年正青壮,胸怀大志,谋略过人。如果让他继承刘卫辰的事业,凭他的才略,可以早称雄河西二十年。可是没等他继承父亲的家业,就国破家亡了。勃勃趁乱逃到与其同族的叱干部,乞求收留。可是叱干部酋长他斗为了讨好拓拔氏,把勃勃抓了起来送给拓拔氏。叱干他斗的侄子阿利久知勃勃的才略,得知叔父要将勃勃送与北魏,便从驻地飞马来见他斗,劝他不要把勃勃送与北魏,说勃勃是当世的雄才,不是一般的人物。求他斗放了勃勃,可是他斗不听。阿利便挺而走险,在他斗执送勃勃的半路上派遣亲信救下了勃勃,把勃勃暗中送到后秦高平公没亦于。没亦于也十分欣赏勃勃的才干,认为他一定能做出大事来。把他最心爱的女儿许配给了勃勃,并让勃勃执掌兵权。 

  后秦皇帝姚兴也十分欣赏勃勃的才干,决定重用勃勃。任用勃勃为当时权位极重的骠骑将军,并让他经常参与朝政,对他的宠信已经超过了当时的皇族贵戚。这自然引到了他们的不满,姚兴之弟姚邕便在姚兴面前说勃勃这个人野心太大,等他的势力强大以后,就很难控制住了。不如趁现在羽翼未丰之际,杀了勃勃以绝后患。虽然姚邕是出于排挤勃勃的目的才对姚兴不要重用勃勃的,但是姚邕却很透彻的说出了勃勃的性格。他说勃勃这个人太过凶残,对待下属十分严酷,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六亲不认。姚兴虽然没用杀勃勃,却已经对勃勃起了防备之心。 

  但没过多久,姚兴好象忘了对勃勃的提防,派勃勃出任安北将军,封他为五原公,镇守朔方。勃勃在姚兴手下的时候一直是恭恭敬敬的,但他并不是真心做姚兴的臣子的,只是时机不成熟,暂且寄人篱下。等到他镇守朔方的时候,勃勃察觉到发展的时候已经来的,已经和姚兴拉开了距离。 

  河西鲜卑部给姚兴进贡了八千匹战马,路过勃勃的辖境时,被勃勃扣了下来,留为已用。但他十分清楚此举实际上已经公开和姚兴翻了脸,姚兴不会放过他的。不如先下手为强。他纠合自己的全部武装约三万人,假装到高平打猎,来见自己的岳父没亦于。没亦于丝毫没有防范,勃勃趁他不备杀了没亦于,吞并了没亦于的五万多精锐部队。至此,勃勃的势力已经足以和姚兴分庭抗礼了。 
匈奴人
匈奴人

  公元407年,勃勃正式称夏王,为了报恩,勃勃封叱干阿利为大夫,叱干一家也多有封赏。称王分伊始,勃勃就开始四处用兵,扩张地盘。他先后吞并了河西大片土地,并和姚兴的后秦刀兵相见。勃勃的部下劝他直接袭取后秦的都城长安,勃勃却看清了自己的实力可以与姚兴相对抗,却还不足以灭掉姚兴,决定不冒险。实行步步为营的策略,先攻占边远的城堡,在无形中扩大自己的力量。并且他算准了姚兴活不了多长时间,姚兴的儿子姚泓懦弱无能,到时候再攻占长安胜算要比现在大的多。他第一步就是攻打后秦统治最为薄弱的岭北地区,没有几年的时间,岭北已经在勃勃的统治范围之内了。远在长安的姚兴看到勃勃如此猖狂,后悔当初不听姚邕的良言。 

  勃勃第二步便是南凉,他以南凉王秃发辱檀拒婚为由,亲自率军来攻南凉。由于勃勃生性残暴,治军极其严酷,所以夏军的战斗力出奇的强,所到之处无不死尸遍野,血流成河。辱檀出兵与战,被勃勃杀的大败,几乎亡国,这一战勃勃大获全胜。   

  第三步,勃勃又与后秦开战,杀了后秦军约万余人。姚兴大惧,全面退守河南,朔方及岭北全部被勃勃占领。且对后秦虎视耽耽,极大危胁了后秦的生存,迫使后秦将重兵屯于北部,以防止勃勃的南下。这在客观上帮助了东晋,直接导致后来东晋灭掉后秦。 

  勃勃看到自己的实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但他并不急于灭掉后秦,他决定先消化自己的既得利益。这一时期军事行动略为减少,他在这期间修建了著名的统万城,做为大夏国的都城。这一年,他决定把自己的刘姓改成赫连。 

  过了一年,勃勃决定南下攻秦,这时候的后秦已经是江河日下,国力大大减弱,经不起夏军的猛攻,丢失了渭河平原的大片土地。夏军快挺进到长安的时候,勃勃听闻东晋的刘裕也已经兵发中原,西进灭秦,他做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决定,退避三舍,不与刘裕发生正面冲突,把军队撤回国内进行修整。他看到东晋国内内乱不断,刘裕的政敌不少,刘裕此来,能灭秦地而不能守其地,因为刘裕不可能置自己的势力根基与不顾,过不了多久刘裕一定会返师江南。勃勃认为刘裕手下的将军都不如自己,到时候再取长安胜算相当大。果然不出勃勃所料,没过多久,刘裕便灭了后秦便匆匆返回,留下年仅十二岁的儿子刘义真守长安。勃勃待刘裕返回江南后,便大举南下,加上当时镇守长安的晋将内部不和,互相争斗,给了勃勃可趁之机,勃勃此战十分顺利,不仅攻下了长安,整个秦川都被勃勃占为已有。 

  当时群臣请勃勃定都长安,勃勃却认为如果定都长安,北方的统治基础就会动摇,北魏就会趁虚而入,如果岭北丢了,那长安也就没有任何价值可言了。如果定都统万城,北魏就不敢轻易发动战争,对自己的统治极为有利。 

  在攻占了长安以后,勃勃渐渐失去了以前那种雄心壮志,很少再发动战争,开始沉迷于酒色。从这开始,大夏国实际上已经走了下坡路,国势一天天减弱,而北魏则越来越强大。等到公元425年赫连勃勃病世,其子赫连昌继位开始,北魏就发动了对大夏国的全面攻势。过了六年,魏军攻下了统万城,俘虏了赫连昌,灭掉了夏国。 

  纵观赫连勃勃的一生,他的才略在当时君主中是属于一流的。但他为人过于残暴,酷爱杀人取乐,其实他在统治区域内实行的是一种恐怖政策,只注重武力治国,没有看到文治的重要性,国内政治十分黑暗,在他的晚期,很少有人才脱颖而出,造成了政治基础的自我消弱。所以他死后仅短短的六年,他亲手创立的大夏国便被北魏灭亡。

典籍记载


  《晋书·载记第三十》
十六国形势图
十六国形势图

  赫连勃勃,字屈孑,匈奴右贤王去卑之后,刘元海之族也。曾祖武,刘聪世以宗室封楼烦公,拜安北将军、监鲜卑诸军事、丁零中郎将,雄据肆卢川。为代王猗卢所败,遂出塞表。祖豹子招集种落,复为诸部之雄,石季龙遣使就拜平北将军、左贤王、丁零单于。父卫辰入居塞内,苻坚以为西单于,督摄河西诸虏,屯于代来城。及坚国乱,遂有朔方之地,控弦之士三万八千。后魏师伐之,辰令其子力俟提距战,为魏所败。魏人乘胜济河,克代来,执辰杀之。勃勃乃奔于叱干部。叱干他斗伏送勃勃于魏。他斗伏兄子阿利先戍大洛川。闻将送勃勃,驰谏曰:“鸟雀投人,尚宜济免,况勃勃国破家亡,归命于我?纵不能容,犹宜任其所奔。今执而送之,深非仁者之举。”他斗伏惧为魏所责,弗从。阿利潜遣劲勇篡勃勃于路,送于姚兴高平公没奕于,奕于以女妻之。

  勃勃身长八尺五寸,腰带十围,性辩慧,美风仪。兴见而奇之,深加礼敬,拜骁骑将军,加奉车都尉,常参军国大议,宠遇逾于勋旧。兴弟邕言于兴曰:“勃勃天性不仁,难以亲近。陛下宠遇太甚,臣窃惑之。”兴曰:“勃勃有济世之才,吾方收其艺用,与之共平天下,有何不可!”乃以勃勃为安远将军,封阳川侯,使助没奕于镇高平,以三城、朔方杂夷及卫辰部众三万配之,使为伐魏侦候。姚邕固谏以为不可。兴曰:“卿何以知其性气?”邕曰:“勃勃奉上慢,御众残,贪暴无亲,轻为去就,宠之逾分,终为边害。”兴乃止。顷之,以勃勃为持节、安北将军、五原公,配以三交五部鲜卑及杂虏二万余落,镇朔方。时河西鲜卑杜崘献马八千匹于姚兴,济河,至大城,勃勃留之,召其众三万余人伪猎高平川,袭杀没奕于而并其众,众至数万。

  义熙三年,僭称天王、大单于,赦其境内,建元曰龙升,署置百官。自以匈奴夏后氏之苗裔也,国称大夏。以其长兄右地代为丞相、代公,次兄力俟提为大将军、魏公,叱干阿利为御史大夫、梁公,弟阿利罗引为征南将军、司隶校尉,若门为尚书令,叱以鞬为征西将军、尚书左仆射,乙斗为征北将军、尚书右仆射,自余以次授任。

  其年,讨鲜卑薛干等三部,破之,降众万数千。进讨姚兴三城已北诸戍,斩其将杨丕、姚石生等。诸将谏固险,不从,又复言于勃勃曰:“陛下将欲经营宇内,南取长安,宜先固根本,使人心有所凭系,然后大业可成。高平险固,山川沃饶,可以都也。”勃勃曰:“卿徒知其一,未知其二。吾大业草创,众旅未多,姚兴亦一时之雄,关中未可图也。且其诸镇用命,我若专固一城,彼必并力于我,众非其敌,亡可立待。吾以云骑风驰,出其不意,救前则击其后,救后则击其前,使彼疲于奔命,我则游食自若,不及十年,岭北、河东尽我有也。待姚兴死后,徐取长安。姚泓凡弱小儿,擒之方略,已在吾计中矣。昔轩辕氏亦迁居无常二十余年,岂独我乎!”于是侵掠岭北,岭北诸城门不昼启。兴叹曰:“吾不用黄儿之言,以至于此!”黄儿,姚邕小字也。

  勃勃初僭号,求婚于秃发傉檀,傉檀弗许。勃勃怒,率骑二万伐之,自杨非至于支阳三百余里,杀伤万余人,驱掠二万七千口、牛马羊数十万而还。傉檀率众追之,其将焦朗谓傉檀曰:“勃勃天姿雄骜,御军齐肃,未可轻也。今因抄掠之资,率思归之士,人自为战,难与争锋。不如从温围北渡,趣万斛堆,阻水结营,制其咽喉,百战百胜之术也。”傉檀将贺连怒曰:“勃勃以死亡之余,率乌合之众,犯顺结祸,幸有大功。今牛羊塞路,财宝若山,窘弊之余,人怀贪竞,不能督厉士众以抗我也。我以大军临之,必土崩鱼溃。今引军避之,示敌以弱。我众气锐,宜在速追。”傉檀曰:“吾追计决矣,敢谏者斩!”勃勃闻而大喜,乃于阳武下陕凿凌埋车以塞路。傉檀遣善射者射之,中勃勃左臂。勃勃乃勒众逆击,大败之,追奔八十余里,杀伤万计,斩其大将十余人,以为京观,号“髑髅台”,还于岭北。

  勃勃与姚兴将张佛生战于青石原,又败之,俘斩五千七百人。兴遣将齐难率众二万来伐,勃勃退如河曲。难以去勃勃既远,纵兵掠野,勃勃潜军覆之,俘获七千余人,收其戎马兵杖。难引军而退,勃勃复追击于木城,拔之,擒难,俘其将士万有三千,戎马万匹。岭北夷夏降附者数万计,勃勃于是拜置守宰以抚之。勃勃又率骑二万入高冈,及于五井,掠平凉杂胡七千余户以配后军,进屯依力川。

  姚兴来伐,至三城,勃勃候兴诸军未集,率骑击之。兴大惧,遣其将姚文宗距战,勃勃伪退,设伏以待之。兴遣其将姚榆生等追之,伏兵夹击,皆擒之。兴将王奚聚羌胡三千余户于敕奇堡,勃勃进攻之。奚骁悍有膂力,短兵接战,勃勃之众多为所伤。于是堰断其水,堡人窘迫,执奚出降。勃勃谓奚曰:“卿忠臣也!朕方与卿共平天下。”奚曰:“若蒙大恩,速死为惠。”乃与所亲数十人自刎而死。勃勃又攻兴将金洛生于黄石固,弥姐豪地于我罗城,皆拔之,徙七千余家于大城,以其丞相右地代领幽州牧以镇之。

  遣其尚书金纂率骑一万攻平凉,姚兴来救,纂为兴所败,死之。勃勃兄子左将军罗提率步骑一万攻兴将姚广都于定阳,克之,坑将士四千余人,以女弱为军赏。拜广都为太常。勃勃又攻兴将姚寿都于清水城,寿都奔上邽,徙其人万六千家于大城。是岁,齐难、姚广都谋叛,皆诛之。

  姚兴将姚详弃三城,南奔大苏。勃勃遣其将平东鹿奕于要击之,执详,尽俘其众。详至,勃勃数而斩之。

  其年,勃勃率骑三万攻安定,与姚兴将杨佛嵩战于青石北原,败之,降其众四万五千,获戎马二万匹。进攻姚兴将党智隆于东乡,降之,署智隆光禄勋,徙其三千余户于贰城。姚兴镇北参军王买德来奔。勃勃谓买德曰:“朕大禹之后,世居幽、朔。祖宗重晖,常与汉、魏为敌国。中世不竞,受制于人。逮朕不肖,不能绍隆先构,国破家亡,流离漂虏。今将应运而兴,复大禹之业,卿以为何如?”买德曰:“自皇晋失统,神器南移,群雄岳峙,人怀问鼎,况陛下奕叶载德,重光朔野,神武超于汉皇,圣略迈于魏祖,而不于天启之机建成大业乎!今秦政虽衰,籓镇犹固,深愿蓄力待时,详而后举。”勃勃善之,拜军师中郎将。

  乃赦其境内,改元为凤翔,以叱干阿利领将作大匠,发岭北夷夏十万人,于朔方水北、黑水之南营起都城。勃勃自言:“朕方统一天下,君临万邦,可以统万为名。”阿利性尤工巧,然残忍刻暴,乃蒸土筑城,锥入一寸,即杀作者而并筑之。勃勃以为忠,故委以营缮之任。又造五兵之器,精锐尤甚。既成呈之,工匠必有死者:射甲不入,即斩弓人;如其入也,便斩铠匠。又造百练刚刀,为龙雀大环,号曰“大夏龙雀”,铭其背曰:“古之利器,吴、楚湛卢。大夏龙雀,名冠神都。可以怀远,可以柔逋。如风靡草,威服九区。”世甚珍之。复铸铜为大鼓,飞廉、翁仲、铜驼、龙兽之属,皆以黄金饰之,列于宫殿之前。凡杀工匠数千,以是器物莫不精丽。

  于是议讨乞伏炽磐。王买德谏曰:“明王之行师也,轨物以德,不以暴。且炽磐我之与国,新遭大丧,今若伐之,岂所谓乘理而动,上感灵和之义乎!苟恃众力,因人丧难,匹夫犹耻为之,而况万乘哉!”勃勃曰:“甚善。微卿,朕安闻此言!”

  其年,下书曰:“朕之皇祖,自北迁幽、朔,姓改姒氏,音殊中国,故从母氏为刘。子而从母之姓,非礼也。古人氏族无常,或以因生为氏,或以王父之名。朕将以义易之。帝王者,系天为子,是为徽赫实与天连,今改姓曰赫连氏,庶协皇天之意,永享无疆大庆。系天之尊,不可令支庶同之,其非正统,皆以铁伐为氏,庶朕宗族子孙刚锐如铁,皆堪伐人。”立其妻梁氏为王后,子璝为太子,封子延阳平公,昌太原公,伦酒泉公,定平原公,满河南公,安中山公。

  又攻姚兴将姚逵于杏城,二旬,克之,执逵及其将姚大用、姚安和、姚利仆、尹敌等,坑战士二万人。

  遣其御史中丞乌洛孤盟于沮渠蒙逊曰:“自金晋数终,祸缠九服,赵、魏为长蛇之墟,秦、陇为豺狼之穴,二都神京,鞠为茂草,蠢尔群生,罔知凭赖。上天悔祸,运属二家,封疆密迩,道会义亲,宜敦和好,弘康世难。爰自终古,有国有家,非盟誓无以昭神祇之心,非断金无以定终始之好。然晋、楚之成,吴、蜀之约,咸口血未乾,而寻背之。今我二家,契殊曩日,言未发而有笃爱之心,音一交而怀倾盖之顾,息风尘之警,同克济之诚,戮力一心,共济六合。若天下有事,则双振义旗;区域既清,则并敦鲁、卫。夷险相赴,交易有无,爰及子孙,永崇斯好。”蒙逊遣其将沮渠汉平来盟。

  勃勃闻姚泓将姚嵩与氐王杨盛相持,率骑四万袭上邽,未至而嵩为盛所杀。勃勃攻上邽,二旬克之,杀泓秦州剌史姚平都及将士五千人,毁城而去。进攻阴密,又杀兴将姚良子及将士万余人。以其子昌为使持节、前将军、雍州刺史,镇阴密。泓将姚恢弃安定,奔于长安,安定人胡俨、华韬率户五万据安定,降于勃勃。以俨为侍中,韬为尚书,留镇东羊苟儿镇之,配以鲜卑五千。进攻泓将姚谌于雍城,谌奔长安。勃勃进师次郿城,泓遣其将姚绍来距,勃勃退如安定。胡俨等袭杀苟儿,以城降泓。勃勃引归杏城,笑谓群臣曰:“刘裕伐秦,水陆兼进,且裕有高世之略,姚泓岂能自固!吾验以天时人事,必当克之。又其兄弟内叛,安可以距人!裕既克长安,利在速返,正可留子弟及诸将守关中。待裕发轸,吾取之若拾芥耳,不足复劳吾士马。”于是秣马厉兵,休养士卒。寻进据安定,姚泓岭北镇戍郡县悉降,勃勃于是尽有岭北之地。

  俄而刘裕灭泓,入于长安,遣使遗勃勃书,请通和好,约为兄弟。勃勃命其中书侍郎皇甫徽为文而阴诵之,召裕使前,口授舍人为书,封以答裕。裕览其文而奇之,使者又言勃勃容仪瑰伟,英武绝人。裕叹曰:“吾所不如也!”既而勃勃还统万,裕留子义真镇长安而还。勃勃闻之,大悦,谓王买德曰:“朕将进图长安,卿试言取之方略。”买德曰:“刘裕灭秦,所谓以乱平乱,未有德政以济苍生。关中形胜之地,而以弱才小儿守之,非经远之规也。狼狈而返者,欲速成篡事耳,无暇有意于中原。陛下以顺伐逆,义贯幽显,百姓以君命望陛下义旗之至,以日为岁矣。青泥、上洛,南师之冲要,宜置游兵断其去来之路。然后杜潼关,塞崤、陕,绝其水陆之道。陛下声檄长安,申布恩泽,三辅父老皆壶浆以迎王师矣。义真独坐空城,逃窜无所,一旬之间必面缚麾下,所谓兵不血刃,不战而自定也。”勃勃善之,以子璝都督前锋诸军事,领抚军大将军,率骑二万南伐长安,前将军赫连昌屯兵潼关,以买德为抚军右长史,南断青泥,勃勃率大军继发。璝至渭阳,降者属路。义真遣龙骧将军沈田子率众逆战,不利而退,屯刘回堡。田子与义真司马王镇恶不平,因镇恶出城,遂杀之。义真又杀田子。于是悉召外军入于城中,闭门距守。关中郡县悉降。璝夜袭长安,不克。勃勃进据咸阳,长安樵采路绝。刘裕闻之,大惧,乃召义真东镇洛阳,以朱龄石为雍州刺史,守长安。义真大掠而东,至于灞上,百姓遂逐龄石,而迎勃勃入于长安。璝率众三万追击义真,王师败绩,义真单马而遁。买德获晋宁朔将军傅弘之、辅国将军蒯恩、义真司马毛脩之于青泥,积人头以为京观。于是勃勃大飨将士于长安,举觞谓王买德曰:“卿往日之言,一周而果效,可谓算无遗策矣。虽宗庙社稷之灵,亦卿谋献之力也。此觞所集,非卿而谁!”于是拜买德都官尚书,加冠军将军,封河阳侯。

  赫连昌攻龄石及龙骧将军王敬于潼关之曹公故垒,克之,执龄石及敬送于长安。群臣乃劝进,勃勃曰:“朕无拨乱之才,不能弘济兆庶,自枕戈寝甲,十有二年,而四海未同,遗寇尚炽,不知何以谢责当年,垂之来叶!将明扬仄陋,以王位让之,然后归老朔方,琴书卒岁。皇帝之号,岂薄德所膺!”群臣固请,乃许之。于是为坛于灞上,僭即皇帝位,赦其境内,改元为昌武。遣其将叱奴侯提率步骑二万攻晋并州刺史毛德祖于蒲坂,德祖奔于洛阳。以侯提为并州刺史,镇蒲坂。

  勃勃归于长安,征隐士京兆韦祖思。既至而恭惧过礼,勃勃怒曰:“吾以国士征汝,柰何以非类处吾!汝昔不拜姚兴,何独拜我?我今未死,汝犹不以我为帝王,吾死之后,汝辈弄笔,当置吾何地!”遂杀之。

  群臣劝都长安,勃勃曰:“朕岂不知长安累帝旧都,有山河四塞之固!但荆、吴僻远,势不能为人之患。东魏与我同壤境,去北京裁数百余里,若都长安,北京恐有不守之忧。朕在统万,彼终不敢济河,诸卿适未见此耳!”其下咸曰:“非所及也。”乃于长安置南台,以璝领大将军、雍州牧、录南台尚书事。

  勃勃还统万,以宫殿大成,于是赦其境内,又改元曰真兴。刻石都南,颂其功德,曰:

  夫庸大德盛者,必建不刊之业;道积庆隆者,必享无穷之祚。昔在陶唐,数钟厄运,我皇祖大禹以至圣之姿,当经纶之会,凿龙门面辟伊阙,疏三江而决九河,夷一元之穷灾,拯六合之沈溺,鸿绩侔于天地,神功迈于造化,故二仪降祉,三灵叶赞,揖让受终,光启有夏。传世二十,历载四百,贤辟相承,哲王继轨,徽猷冠于玄古,高范焕乎畴昔。而道无常夷,数或屯险,王桀不纲,网漏殷氏,用使金晖绝于中天,神辔辍于促路。然纯曜未渝,庆绵万祀,龙飞漠南,凤峙朔北。长辔远驭,则西罩昆山之外;密网遐张,则东亘沧海之表。爰始逮今,二千余载,虽三统迭制于崤、函,五德革运于伊、洛,秦、雍成篡杀之墟,周、豫为争夺之薮,而幽朔谧尔,主有常尊于上;海代晏然,物无异望于下。故能控弦之众百有余万,跃马长驱,鼓行秦、赵,使中原疲于奔命,诸夏不得高枕,为日久矣。是以偏师暂拟,泾阳摧隆周之锋;赫斯一奋,平阳挫汉祖之锐。虽霸王继踪,犹朝日之升扶桑;英豪接踵,若夕月之登蒙汜。自开辟已来,未始闻也。非夫卜世与乾坤比长,鸿基与山岳齐固,孰能本枝于千叶,重光于万祀,履寒霜而逾荣,蒙重氛而弥耀者哉!

  于是玄符告征,大猷有会,我皇诞命世之期,应天纵之运,仰协时来,俯顺时望。龙升北京,则义风盖于九区;凤翔天域,则威声格于八表。属奸雄鼎峙之秋,群凶岳立之际,昧旦临朝,日旰忘膳,运筹命将,举无遗策。亲御六戎,则有征无战。故伪秦以三世之资,丧魂于关、陇;河源望旗而委质,北虏钦风而纳款。德音著于柔服,威刑彰于伐叛,文教与武功并宣,俎豆与干戈俱运。五稔之间,道风弘著,暨乎七载而王猷允洽。乃远惟周文,启经始之基;近详山川,究形胜之地,遂营起都城,开建京邑。背名山而面洪流,左河津而右重塞。高隅隐日,崇墉际云,石郭天池,周绵千里。其为独守之形,险绝之状,固以远迈于咸阳,超美于周洛,若乃广五郊之义,尊七庙之制,崇左社之规,建右稷之礼,御太一以缮明堂,模帝坐而营路寝,阊阖披霄而山亭,象魏排虚而岳峙,华林灵沼,崇台秘室,通房连阁,驰道苑园,可以阴映万邦,光覆四海,莫不郁然并建,森然毕备,若紫微之带皇穹,阆风之跨后土。然宰司鼎臣,群黎士庶,佥以为重威之式,有阙前王。于是延王尔之奇工,命班输之妙匠,搜文梓于邓林,采绣石于恒岳,九域贡以金银,八方献其瑰宝,亲运神奇,参制规矩,营离宫于露寝之南,起别殿于永安之北。高构千寻,崇基万仞。玄栋镂榥,若腾虹之扬眉;飞檐舒咢,似翔鹏之矫翼。二序启矣,而五时之坐开;四隅陈设,而一御之位建。温宫胶葛,凉殿峥嵘,络以隋珠,綷以金镜,虽曦望互升于表,而中无昼夜之殊;阴阳迭更于外,而内无寒暑之别。故善目者不能为其名,博辩者不能究其称,斯盖神明之所规模,非人工之所经制。若乃寻名以求类,踪状以效真,据质以究名,形疑妙出,虽如来、须弥之宝塔,帝释、忉利之神宫,尚未足以喻其丽,方其饰矣。

  昔周宣考室而咏于诗人,閟宫有侐而颂声是作。况乃太微肇制,清都启建,轨一文昌,旧章唯始,咸秩百神,宾享万国,群生开其耳目,天下咏其来苏,亦何得不播之管弦,刊之金石哉!乃树铭都邑,敷赞硕美,俾皇风振于来叶,圣庸垂乎不朽。其辞曰:

  于赫灵祚,配乾比隆。巍巍大禹,堂堂圣功。仁被苍生,德格玄穹。帝锡玄珪,揖让受终。哲王继轨,光阐徽风。道无常夷,数或不竞。金精南迈,天辉北映。灵祉逾昌,世叶弥盛。惟祖惟父,克广休命。如彼日月,连光接镜。玄符瑞德,乾运有归。诞钟我后,应图龙飞。落落神武,恢恢圣姿。名教内敷,群妖外夷。化光四表,威截九围。封畿之制,王者常经。乃延输、尔,肇建帝京。土苞上壤,地跨胜形。庶人子来,不日而成。崇台霄峙,秀阙云亭。千榭连隅,万阁接屏。晃若晨曦,昭若列星。离宫既作,别宇云施。爰构崇明,仰准乾仪。悬薨风阅,飞轩云垂。温室嵯峨,层城参差。楹雕虬兽,节镂龙螭。莹以宝璞,饰以珍奇。称因褒著,名由实扬。伟哉皇室,盛矣厥章!义高灵台,美隆未央。迈轨三五,贻则霸王。永世垂节,亿载弥光。

  其秘书监胡义周之辞也。名其南门曰朝宋门,东门曰招魏门,西门曰服凉门,北门曰平朔门。追尊其高祖训儿曰元皇帝,曾祖武曰景皇帝,祖豹子曰宣皇帝,父卫辰曰桓皇帝,庙号太祖,母苻氏曰桓文皇后。

  勃勃性凶暴好杀,无顺守之规。常居城上,置弓剑于侧,有所嫌忿,便手自杀之,群臣忤视者毁其目,笑者决其脣,谏者谓之诽谤,先截其舌而后斩之。夷夏嚣然,人无生赖。在位十三年而宋受禅,以宋元嘉二年死。子昌嗣伪位,寻为魏所擒。弟定僭号于平凉,遂为魏所灭。自勃勃至定,凡二十有六载而亡。

  史臣曰:赫连勃勃獯丑种类,入居边宇,属中壤分崩,缘间肆慝,控弦鸣镝,据有朔方。遂乃法玄象以开宫,拟神京而建社,窃先王之徽号,备中国之礼容,驱驾英贤,窥窬天下。然其器识高爽,风骨魁奇,姚兴睹之而醉心,宋祖闻之而动色。岂阴山之韫异气,不然何以致斯乎!虽雄略过人,而凶残未革,饰非距谏,酷害朝臣,部内嚣然,忠良卷舌。灭亡之祸,宜在厥身,犹及其嗣,非不幸也。

  赞曰:淳维远裔,名王之余。啸群龙漠,乘衅侵渔。爰创宫宇,易彼毡庐。虽弄神器,犹曰凶渠。

赫连勃勃葬地


  赫连勃勃葬地,史载不详,只有世传,仅供参考。清嘉庆《延安府志》载:“赫连勃勃疑冢,在延川县东南六十里白浮图寺前。有七冢,相传为夏王疑冢云”。《延川县志》载:“白浮图寺,在县城南六十里,寺前有七冢,前人以为夏王疑冢”。《延绥榄胜》也载:“白浮图寺,在(延川)城南七十里处,相传赫连勃勃葬地”。现仅存二冢,位于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稍道河乡古里村东1.5公里处。墓地北临交口河水,东西南三面环山塬,占地面积3万平方米。二冢间距18米,冢呈椭园形,高10米,长径17米,短径9.6米,周长60米。冢北200米处为白浮图寺遗址,近年村民建起一座简易庙宇,内塑赫连勃勃像。1991年9月延川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妥善保护。

后世评价


  赫连勃勃(?—公元425年),是匈奴大酋长刘卫辰的小儿子,刘卫辰的血缘可以上溯到匈奴单于栾提氏,和叱咤中原的汉帝刘渊也是亲戚。在匈奴部落中,可谓显赫。

  苻坚统一北方,刘卫辰依附于他。苻坚一死,群雄逐鹿。鲜卑族索头部落拓拔氏崛起,袭击了刘卫辰的部落,屠杀了刘卫辰一家和族人。当时只有十几岁的小孩刘勃勃逃出魔窟。只身前往秦川大地,带着灭族之恨寻找机会复仇。

  刘勃勃投靠位于现在陕北的叱干部落,拓拔部落来要人,叱干部落不能容纳刘勃勃。叱干部落酋长之子叱干阿利只身与刘勃勃继续南逃,到了后秦境内做守门的小兵。后秦边防将领没奕于看到刘勃勃长得十分英俊(刘勃勃是历史上有名的帅哥),人又十分精明,就将女儿嫁给他。后刘勃勃作为使者经常来往于后秦国主与没奕于之间,后秦国主姚兴看刘勃勃身高八尺,英俊健美,每每问答,必对答如流,对军事的见解也十分精辟,于是给了他少数人马,提拔他做没奕于的副手。

  不久,后秦与北魏(就是当年的拓拔部落了)修好,刘勃勃自感依靠后秦复仇无望,于是反噬其主,杀了当年收留他的老岳父没奕于,抢了柔然部落进贡的马匹,收编了没奕于的部队,反出后秦,建立自己的国家。因为刘勃勃是匈奴贵族后裔,而匈奴传说是夏桀后代,刘勃勃便定国号为夏,自认为显赫连天,改姓赫连。古匈奴父鲜卑母曰“铁弗”,赫连勃勃便是这个出身,所以他的族人(在后秦已有后代)便是这个姓。赫连勃勃(刘勃勃)认为这种姓“甚贱”,于是改为“铁伐”,取坚硬如铁,皆堪伐人之意。
真兴通宝
真兴通宝

  赫连勃勃这个人,从小家族被屠,失去了温暖的家庭,小小年纪便从部落王子改做了流浪孤儿,心理上遭受极大的挫折。我认为像他这样的人,又没有现代心理学诊疗办法,在心理上有着极大的缺陷,来到后秦,又遭受另一种境遇,他的人格十分不完整。自立之后,又没有能力与强大的北魏相对抗,心理十分压抑。于是造就了一种嗜杀成性的虐待狂心理。如果赫连勃勃不过是个庸人,倒也罢了,偏偏他具有很高的军事才能。他擅长指挥骑兵进行游击战,他的理论是“吾以云骑风驰,出其不意,救前则击其后,救后则击其前,使彼疲于奔命,我则游食自若,不及十年,岭北、河东尽我有也”。和现代的游击战理论,如毛泽东的“敌X我 X”,有异曲同工之妙。

  赫连勃勃于是纵横漠北、陇西一带,与南凉对战,斩杀秃发傉檀部下甚多,南凉武将有七成死于这个战役。收取尸体,堆成骷髅台以示威。姚兴派部队进攻他,也遭到重大失败。并且得到了谋臣王买德。

  赫连勃勃又在今天陕北靖边地方修建都城,名为统万,建城的过程十分血腥,这个城用土夯成,检查质量的时候,用小刀往城墙里一插,插进一寸,就把筑这段城墙的工匠杀死筑进去。而制作城防武具的过程,则更是血腥,有工匠造弓箭,有工匠造盔甲。造好之后,使造弓箭的工匠执弓箭射穿着自己造的盔甲的盔甲工匠,若射穿,则盔甲工匠死,若射不穿,则弓箭工匠死。就这样,一个融合军事功能与富丽堂皇于一体的恐怖之城建立起来。复仇无望的赫连勃勃,在这座城里,对他的子民进行地狱般的恐怖统治。随便就杀人,视民如草芥,就这样度过了余生。

  赫连勃勃的一生,是一个人精神疾病的悲剧,更是那个时代千千万万小民的悲剧。归根结底,他的杀人成性、残暴自大,正是前辈人仇杀的产物。他由一个天真的小孩,变成了一个复仇者,又成为了背叛恩人的嗜血魔王,这其中的故事,实在值得深思。

十六国·胡夏

十六国形势图
十六国形势图
  西晋灭亡,东晋在南方建立的时候,黄河流域的各族统治者互相混战,在130多年里,北方各民族统治者先后建立起许多大大小小的国家,历史上将北方的15个主要国家------前赵后赵前燕后燕南燕北燕前秦后秦西秦前凉后凉南凉西凉北凉,文夏,连同西南地区的成国,总称为十六国,此外还有冉魏西燕,代,柔然等政权,这一时期,是中国历史上的又一次分裂时期,公元前4世纪下半期,前秦一度统一了黄河流域,后因它急于南下攻灭东晋,在淝水之战中大败,统治瓦解,北方再度陷入了分裂割据状态,东晋乘胜收复黄河以南的许多失地,形成了南北长期对峙的局面。

  胡夏(407年~431年)又称夏国,或大夏,或赫连夏,它是东晋·十六国时由匈奴铁弗部首领赫连勃勃所建立的政权。
 
  赫连氏本匈奴南单于后裔,内徙后改姓刘。十六国时先依刘渊,后附前秦。及苻坚代国,命其首领刘卫辰督摄黄河以西。前秦瓦解后,刘卫辰势力发展,据有朔方之地。
 
  太元十六年(391年)北魏攻杀刘卫辰,其子赫连勃勃后秦,为安远将军。晋义熙三年(407年)赫连勃勃袭杀岳父、后秦高平公没弈干,并有其部,自称大夏天王、大单于,改姓赫连,自以为匈奴是夏后氏后裔,建立大夏政权。不断侵扰后秦北边,前后俘获、坑杀数万。赫连勃勃为政残暴,发胡夏10万众筑都城统万城(今称白城子,在今内蒙古乌审旗南纳林河乡与陕西省靖边县红墩界乡交界处的无定河北岸流沙之中)。刑杀工匠数千人。夏凤翔六年(418年),赫连勃勃乘东晋后秦,乘虚轻取长安,在霸上(今陕西西安东)即帝位,国势更强。
 
  真兴七年(425年)赫连勃勃卒,子赫连昌继位,次年(426年)北魏攻取长安,427年降统万城,428年3月又陷安定城,俘赫连昌。赫连昌弟赫连定平谅自称夏皇帝。胜光四年(431年)赫连定灭西秦,又欲渡黄河击北凉吐谷浑袭击,兵败被俘,被送于北魏,夏亡。夏国共存在25年(407年-431年)。

君主世系


  赫连勃勃( 刘勃勃) 赫连昌( 刘昌) 赫连定( 刘定)

    5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72.16.32.*在 2019/3/1 11:41:04 发表
  • 啊!!!读完中国历史,就是一部相互残杀的历史,罪恶深重的历史,野蛮无忌的历史,后人当诫之。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