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7894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21 12:13:47)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21 12:13:47)
前秦厉王
拼音:QiánQín Lìwáng(QianQin Liwang)
同义词条:苻生,苻长生
前秦厉王
前秦厉王
 
 
  苻生(335~357年)十六国时前秦国君。公元355~357年在位。略阳临渭(甘肃秦安东南)人,氐族,苻健三子。自幼独眼,尝狂言触忤苻洪,洪令苻健杀之,为苻雄谏止。成年后可力举千斤,手格猛兽,走及奔马,击刺骑射,冠绝一时。桓温北伐时单骑冲突晋阵,斩将搴旗前后数十,晋军胆裂。即位以后暴虐至极,兽性毕露,以残忍手段杀人无数,尽诛顾命大臣。后欲杀苻坚兄弟,反被苻坚先发制人,寿光三年(357年)被苻坚、苻法等率兵入宫废为越王,旋处死。
 
 
 

帝王档案

苻生
苻生

  姓名 苻生

  谥号 厉王

  政权 前秦

  在世 335年 - 357年

  在位 355年--357年

  年号 寿光:355年六月-357年五月

  父亲:苻健

  皇后:梁安之女

  亲信:赵韶 赵诲 董荣

帝王简介

苻生
苻生
  前秦厉王苻生(335年-357年),字长生,苻健第三子,天生一只眼,幼而无赖,爷爷苻洪戏弄他,问侍者曰:“吾闻瞎儿一泪,信乎?”侍者说是。苻生大怒,引佩刀自刺出血,说:“此亦一泪也。”苻洪大惊,鞭打他。苻生说:“性耐刀槊,不堪鞭棰!”。苻洪劝苻健把他杀掉。被苻雄制止,说:“儿长自应改,何可遽尔!”。

  苻生长成后,力大无比,能徒手格击猛兽。桓温北伐时,苻生常单马入阵,勇冠三军。太子苻苌死後,苻健以谶言“三羊五眼”应符,立苻生为太子。苻健卒,苻生立,是为废帝厉王(在位355年—357年),改元寿光。史载苻生“临朝辄怒,惟行杀戮”。看见大臣不顺眼,就叫弓箭手一一射死。苻生前往阿房,路上有兄妹偕行,强逼二人乱伦。不从,苻生把兄妹杀掉。 “又遣宫人与男子裸交於殿前。生剥牛羊驴马,活爓鸡豚鹅,三五十为群,放之殿中。”“或剥死囚面皮,令其歌舞,引群臣观之,以为嬉乐。”“其所讳者不足、不具、少、无、缺、伤、残、毁、偏、只之言皆不得道,左右忤旨而死者不可胜纪,至於截胫、刳胎、拉胁、锯颈者动有千数。”。寿光三年(357年)欲杀堂兄弟苻法、苻坚等,反为所害。先被苻坚废为越王,进而遇弑。《晋书》说苻生“临死犹饮酒数斗,昏醉无所知”。

  所谓苻生暴虐也可能是史臣渲染的结果。杨衒之《洛阳伽蓝记》卷二记载隐士赵逸之言,云:“国灭之後,观其史书,皆非实录,莫不推过於人,引善自向”,如“苻生虽好勇嗜酒,亦仁而不杀。观其治典,未为凶暴,及详其史,天下之恶皆归焉。苻坚自是贤主,然贼君取位,妄书君恶,凡诸史官,皆是类也。”刘知几《史通》曲笔篇云:“昔秦人不死,验苻生之厚诬”,即是据此。

人物生平

 
前秦厉王梁皇后
前秦厉王梁皇后
  厉王,名苻生(公元335—357年),字长生,前秦惠武帝苻洪孙,高祖苻健第三子,苻健病死后继位,在位3年,被苻坚等发动兵变攻杀,终年22岁,葬处不明。

  苻生,少年时就是一个无赖,性情极其残暴,苻健认定他日后会乱政,几次准备除掉他,都被左右力劝而止,苻生成年后,力大无穷,凶悍好杀,能徒手与猛兽搏斗,跑起来能赶上奔驰的马匹,又精于骑马,射箭,刀**,屡立战功,苻健便立他为太子,苻健于公元355年6月病死,他于同月继位,改年号为寿光。

  苻生继位后,暴虐无道,残杀无辜,有一次,大臣上奏说,最近天象不妙,要他修德消灾,他听后认为自己和皇后同为天下最尊贵者,天象示意有灾祸,只要皇后一死,自己就安然无恙了,便持刀进入内宫,杀死了粱皇后

  他即位不久,就接连诛杀了后妃,大臣,近侍5百多人,而且是用锤,钳,锯,凿,把他们折磨而死,更喜欢剥下人的面皮,迫令他们跳舞,让他们活活痛死,他又荒淫无度,百般糟蹋宫女。御史中丞粱平老等眼见苻生如此暴虐下去,国家将亡,就与苻健侄东海王苻坚商量说,主上失德,国人人心思变,燕国和晋国又正伺机进攻,一旦内外交困,国家就完了,殿下应该早想办法挽救啊,苻坚深有同感,只是畏惧苻生的凶悍,不敢动手,这时有个宫女来报说,苻生昨晚饮酒时说,阿法兄弟(指清河王苻法)也不可信用,要赶快杀掉,苻坚马上派人转告兄苻法,清河王苻法与粱平老,强汪等人带兵几百人潜入云龙门,苻坚与侍中尚书吕婆楼也带领亲兵3百多人,呐喊着冲进皇宫,宫中禁卫军纷纷倒戈,杀到苻生床边,这时,苻生酒还未醒,听到人声还在说醉话,谁擅自闯进皇宫来了,左右回答说是贼,他嘟哝着说,既然是贼,为什么见了我还不下拜,左右和苻坚的兵士都禁不住哄笑起来,苻坚指挥士兵将他抬到别室关押起来,废为越王。

  苻生酒醒后,才知自己已经失去帝位和自由,十分懊丧,又无可奈何,只好继续酗酒解闷。不久,苻坚称帝,苻坚派人逼苻生自杀,他还喝酒数斗,醉的不省人事,被力士活活拉死。

  苻生死后,苻坚就谥他为厉王,含有贬斥他的意思。

典籍记载


  《晋书》
前秦
前秦

  苻洪,字广世,略阳临渭氐人也。其先盖有扈之苗裔,世为西戎酋长。始其家池中蒲生,长五丈,五节如竹形,时咸谓之蒲家,因以为氏焉。父怀归,部落小帅。先是,陇右大雨,百姓苦之,谣曰:“雨若不止,洪水必起。”故因名曰洪。好施,多权略,骁武善骑射。属永嘉之乱,乃散千金,召英杰之士访安危变通之术。宗人蒲光、蒲突遂推洪为盟主。刘曜僭号长安,光等逼洪归曜,拜率义侯。曜败,洪西保陇山。石季龙将攻上邽,洪又请降。季龙大悦,拜冠军将军,委以西方之事。季龙灭石生,洪说季龙宜徙关中豪杰及羌戎内实京师。季龙从之,以洪为龙骧将军、流人都督,处于枋头。累有战功,封西平郡公,其部下赐爵关内侯者二千余人,以洪为关内领侯将。冉闵言于季龙曰:“苻洪雄果,其诸子并非常才,宜密除之。”季龙待之愈厚。及石遵即位,闵又以为言,遵乃去洪都督,余如前。洪怨之,乃遣使降晋。

  永和六年,帝以洪为征北大将军、都督河北诸军事、冀州刺史、广川郡公。时有说洪称尊号者,洪亦以谶文有“草付应王”,又其孙坚背有“草付”字,遂改姓苻氏,自称大将军、大单于、三秦王。

  初,季龙以麻秋镇枹罕,冉闵之乱,秋归鄴,洪使子雄击而获之,以秋为军师将军。秋说洪西都长安,洪深然之。既而秋因宴鸩洪,将并其众,世子健收而斩之。洪将死,谓健曰:“所以未入关者,言中州可指时而定。今见困竖子,中原非汝兄弟所能办。关中形胜,吾亡后便可鼓行而西。”言终而死,年六十六。健僭位,伪谥惠武帝。

  苻健,字建业,洪第三子也。初,母姜氏梦大罴而孕之,及长,勇果便弓马,好施,善事人,甚为石季龙父子所亲爱。季龙虽外礼苻氏,心实忌之,乃阴杀其诸兄,而不害健也。及洪死,健嗣位,去秦王之号,称晋爵,遣使告丧于京师,且听王命。

  健军师将军贾玄硕等表健为侍中、大都督关中诸军事、大单于、秦王,健怒曰:“我官位轻重,非若等所知。”既而潜使讽玄硕等使上尊号。永和七年,僭称天王、大单于,赦境内死罪,建元皇始,缮宗庙社稷,置百官于长安。立妻强氏为天王皇后,子苌为天王皇太子,弟雄为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车骑大将军、领雍州刺史,自余封授各有差。八年,健僭即皇帝位于太极前殿,诸公进为王,以大单于授其子苌。

  十年,温率众四万趋长安,遣别将入淅川,攻上洛,执健荆州刺史郭敬,而遣司马勋掠西鄙。健遣其子苌率雄、菁等众五万,距温于尧柳城、愁思堆。温转战而前,次于灞上,苌等退营城南。健以羸兵六千固守长安小城,遣精锐三万为游军以距温。三辅郡县多降于温。健别使雄领骑七千,与桓冲战于白鹿原,王师败绩,又破司马勋于子午谷。初,健闻温之来也,收麦清野以待之,故温众大饥。至是,徙关中三千余户而归。及至潼关,又为苌等所败,司马勋奔还汉中。

  初,桓温之入关也,其太子苌与温战,为流矢所中死。至是,立其子生为太子。健寝疾,菁勒兵入东宫,将杀苻生自立。时生侍健疾,菁以健为死,回攻东掖门。健闻变,升端门陈兵,众皆舍杖逃散,执菁杀之。数日,健死,时年三十九,在位四年。伪谥明皇帝,庙号世宗,后改曰高祖。

  生字长生,健第三子也。幼而无赖,祖洪甚恶之。生无一目,为兒童时,洪戏之,问侍者曰:“吾闻瞎兒一泪,信乎?”侍者曰:“然。”生怒,引佩刀自刺出血,曰:“此亦一泪也。”洪大惊,鞭之。生曰:“性耐刀槊,不堪鞭捶。”洪曰:“汝为尔不已,吾将以汝为奴。”生曰:“可不如石勒也。”洪惧,跣而掩其口,谓健曰:“此兒狂勃,宜早除之,不然,长大必破人家。”健将杀之,雄止之曰:“兒长成自当修改,何至便可如此!”健乃止。及长,力举千钧,雄勇好杀,手格猛兽,走及奔马,击刺骑射,冠绝一时。桓温之来伐也,生单马入阵,搴旗斩将者前后十数。健卒,僭即皇帝位,大赦境内,改年寿光,时永和十二年也。尊其母强氏为皇太后,立妻梁氏为皇后。以吕婆楼为侍中、左大将军,苻安领太尉,苻柳为征东大将军、并州牧,镇蒲坂,苻謏为镇东大将军、豫州牧,镇陕城,自余封授有差。

  初,生将强怀与桓温战没,其子延未及封而健死。会生出游,怀妻樊氏于道上书,论怀忠烈,请封其子。生怒,射而杀之。伪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言于生曰:“比频有客星孛于大角,荧惑入于东井。大角为帝坐,东井秦之分野,于占,不出三年,国有大丧,大臣戮死。愿陛下远追周文,修德以禳之,惠和群臣,以成康哉之美。”生曰:“皇后与朕对临天下,亦足发塞大丧之变。毛太傅、梁车骑、梁仆射受遗辅政,可谓大臣也。”于是杀其妻梁氏及太傅毛贵,车骑、尚书令梁楞,左仆射梁安。未凡,又诛侍中、丞相雷弱兒及其九子、二十七孙。诸羌悉叛。弱兒,南安羌酋也,刚鲠好直言,见生嬖臣赵韶、董荣乱政,每大言于朝,故荣等谮而诛之。

  生虽在谅闇,游饮自若,荒耽淫虐,杀戮无道,常弯弓露刃以见朝臣,锤钳锯凿备置左右。又纳董荣之言,诛其司空王堕以应日蚀之灾。飨群臣于太极前殿,饮酣乐奏,生亲歌以和之。命其尚书辛牢典劝,既而怒曰:“何不强酒?犹有坐者!”引弓射牢而杀之。于是百僚大惧,无不引满昏醉,污服失冠,蓬头僵仆,生以为乐。

  生如阿房,遇兄与妹俱行者,逼令为非礼,不从,生怒杀之。又宴群臣于咸阳故城,有后至者,皆斩之。尝使太医令程延合安胎药,问人参好恶并药分多少,延曰:“虽小小不具,自可堪用。”生以为讥其目,凿延目出,然后斩之。

  生夜对侍婢曰:“阿法兄弟亦不可信,明当除之。”是夜清河王苻法梦神告之曰:“旦将祸集汝门,惟先觉者可以免之。”寤而心悸。会侍婢来告,乃与特进梁平老、强汪等率壮士数百人潜入云龙门,苻坚与吕婆楼率麾下三百余人鼓噪继进,宿卫将士皆舍杖归坚。生犹昏寐未寤。坚众既至,引生置于别室,废之为越王,俄而杀之。生临死犹饮酒数斗,昏醉无所知矣。时年二十三,在位二年,伪谥厉王。

  堕,字安生,京兆霸城人也。博学有雄才,明天文图纬。苻洪征梁犊,以堕为司马,谓洪曰:“谶言苻氏应王,公其人也。”洪深然之。及为宰相,著匪躬之称。健常叹曰:“天下群官皆如王令君者,阴阳曷不和乎!”甚敬重之。性刚峻疾恶,雅好直言。疾董荣、强国如仇雠,每于朝见之际,略不与言。人谓之曰:“董尚书贵幸一时,公宜降意。”堕曰:“董龙是何鸡狗,而令国士与之言乎!”荣闻而惭恨,遂劝生诛之。及刑,荣谓堕曰:“君今复敢数董龙作鸡狗?”堕瞋目而叱之。龙,荣之小字也。

人物相关

顾命八辅:前秦景明帝苻健遗命辅政大臣。

  段纯

  大秦皇始五年(西元355年)夏末,太子苻生登极大赦,改年号寿光。因有官员谏奏苻生应等到下一个年度再改年号,致使苻生怒究该奏议发源者,而遭苻生下令斩首。

  毛贵

  大秦寿光元年(西元355年)秋中,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向皇帝苻生谏奏应砥砺品德以化解天相变异所带灾难。秋末,遭苻生下令斩杀以应天变。

  梁楞

  大秦寿光元年秋中,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向皇帝苻生谏奏应砥砺品德以化解天相变异所带灾难。秋末,遭苻生下令斩杀以应天变。

  梁安

  大秦寿光元年秋中,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向皇帝苻生谏奏应砥砺品德以化解天相变异所带灾难。秋末,遭苻生下令斩杀以应天变。

  雷弱儿

  因常公开抨击赵韶、董荣乱政,而被赵韶、董荣打小报告诬陷。大秦寿光元年冬末(西元355年底),连同九子二十七孙,遭皇帝苻生下令处斩。

  王堕

  大秦寿光二年(西元356年)春初,右仆射董荣藉由天相变异建议皇帝苻生采取因应对策,遂遭苻生杀之。

  辛牢

  大秦寿光二年春初,皇帝苻生在太极殿大规模宴请文武百官,受命担任酒令官。宴会举行到一半时,苻生藉口仍然有人清醒未醉,遭苻生举持弓箭射杀。

  鱼遵

  大秦寿光三年(西元357年)夏中,皇帝苻生因梦兆都谣之故,连同七子十孙皆遭逮捕斩首。

三大亲信

  赵韶

  南安郡(今甘肃省陇西县东南)人。大秦寿光元年(西元355年)秋初,由太子门大夫升任右仆射(补段纯遗缺),冬中转任左仆射(补梁安遗缺)。寿光三年夏末,东海王苻坚、清河王苻法发动政变推翻皇帝苻生,由苻坚登极称天王後遭诛杀。

  赵诲

  大秦寿光元年秋初,由太子舍人升任中护军,冬中转任司隶校尉。

  董荣

  乳名董龙。大秦寿光元年秋初,由着作郎升任尚书,冬中升任右仆射;後来升任至中书监。寿光三年夏末,东海王苻坚、清河王苻法发动政变推翻皇帝苻生,由苻坚登极称天王後遭诛杀。

后世评价

 
  中国最残暴帝王之——厉王苻生
 
  说起厉王苻生,就不能不说他的残忍。这个把杀人当做“行为艺术”来修炼的昏庸帝王,仅用丧心病狂、令人发指几个字来形容,或许还远远不够。他如野兽般演绎的那一幕幕近乎疯狂变态的血腥影像,无时不刻不在挑战着人们承受力的极限,也最大限度的冲击着人们脆弱的神经。

  不用亲见,仅凭正史留下的简约记载,读来都会让人感到心惊肉跳。“生剥牛羊马,活焰鸡豚鹅”(《晋书》),是这位昏君最喜欢玩的把戏,看着那些被剥了皮的牲畜,被点着了火的家禽,声嘶力竭的垂死哀嚎,在空旷的大殿之上狂奔挣扎,直至耗尽最后一丝气力、抽搐而死,苻生端坐一旁拍手称快、意犹未尽。也许正是这种感官上的刺激才能给他带来心理上的满足。更为惊悚骇人的,他还“剥人面皮,使之歌舞”(《通鉴》),我们可以想象,一群被活生生剥了面皮的人,在大殿之中跳舞唱歌,是怎样的一幕让人心惊胆寒的恐怖场景。

  前秦,是五胡十六国时期、氐族建立起来的一支政权,也是氐族见诸史端最为风光的一个时期。它一度在群雄逐鹿之中强势胜出,达到鼎盛。而就是这个曾经风光一时的王国,其帝王之中,却出现了苻生这个大狠大绝的角色,差点让王国惨遭夭折的命运。

  苻生(335-357)是前秦的第三任帝王,开国皇帝苻洪的孙子,是后来一统北方的宣昭帝苻坚的上一任。厉王,是苻生被废杀后的伪谥。谥法解中说:杀戮无辜曰厉,当是对苻生残忍暴虐一生的最好概括。历史上死后谥为“厉王”的还有一位,就是在“国人暴动”中,被轰出镐京的周厉王。周厉王用滥杀止谤,不让人们议论他的是非,在我看来,或许更多的是出于对王权巩固的本意,而用杀戮来维系王者的威严,并不一定就对杀人真的感兴趣。相较厉王苻生,这个在杀人中寻求快活,痴迷到自备工具亲自动手的帝王,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们先来看看苻生上朝的场景:据《资治通鉴》记载,苻生朝见文武大臣,必“弯弓露刃”、“锤钳锯凿,备置左右”。看谁不顺眼,顺手抄家伙就招呼,杀人跟玩儿似的。这哪是上朝议事啊,分明就是进了狩猎场或是屠宰场。而且手段残忍之极,“截胫、拉胁、锯项、刳胎者,比比有之”。即位不久,就杀了公卿大臣以及宫女奴仆达五百多人。苻生喜怒无常,思维怪异,谁也无法揣测,你不知道什么原因就送了命。一次苻生宴请群臣,让尚书令辛牢做酒监,就是招呼大家劝大家喝酒的角色。皇帝开恩,按说这是好事啊,结果苻生看众人喝了个一溜八开,居然还有没醉的(看来酒量大的人着实不少),二话不说,弯弓搭箭,就把辛牢射死了,那意思,你怎么劝的酒啊,怎么还有站着的呀。这下谁还敢不铆劲儿喝呀,于是群臣“莫敢不醉,偃仆失冠”,场面一塌糊涂,苻生这才高兴。

  苻生晚上做梦,梦到大鱼吃蒲草(苻姓本来姓蒲,后来苻洪以谶文有“草付应王”,便改作苻姓)。于是就把太师鱼遵全家杀光,这姓鱼也有罪了。左光禄大夫强平仗着胆子劝谏苻生“缓刑崇德”,苻生“凿其顶而杀之”。用凿子凿脑袋,他也就下的去手。由于苻生嗜杀成瘾,没多久便“勋旧亲戚,诛之殆尽”,弄得朝中上下惶恐不安。“群臣得保一日,如度十年”,你就想想当时的恐怖气氛吧。金紫光禄大夫牛夷,实在承受不了这种气氛的压力了,上奏请求调到地方上工作,好躲苻生远点,苻生说你是不是嫌官小啊,要不你做鱼遵的位置吧,牛夷吓坏了,回家就自杀了。

  要说这残忍的帝王也分好几种,那些踩着累累白骨登上皇位的,往往培育了冷血的霸气,在权利角逐中愈发变得铁石心肠,谓之心狠;杀人取乐,极尽残忍之能事,谓之手狠;天性嗜杀,近乎变态,则是既心狠又手狠。苻生便是集大成者,十足一个大狠大绝的主儿。长安城外有虎狼吃人,为患百姓,群臣上奏请求政府出面管一管,苻生说:“野兽饥则食人,饱当自止,何禳之有!”(《通鉴》),野兽饿了当然吃人,吃饱了就没事了,管它干嘛,这是人话吗,敢情没吃他。

  说到朝政就更是荒诞不堪了。喝酒是苻生的第二大爱好,不分昼夜的喝,经常一个月都不上朝,上朝也是“乘醉多所杀戮”,对下属来说,还不如不上呢!要论荒淫无耻,也是无人出其左右。据《晋书》记载,苻生经常“遣宫人与男子裸交于殿前”,以寻求刺激。更有一次,苻生在路上碰到兄妹二人,就“逼令为非礼”,强迫他们交合,二人不从,便怒而杀之,简直就是禽兽不如。遇到如此昏庸帝王,国家自是不能长久,可怜苻洪英雄一世,创下的帝国基业很快趋于疲敝。所谓物极必反,一次醉酒后,苻生扬言要杀掉他的堂弟苻坚,终于逼得苻坚发动政变,废杀了这个史上少有的残暴昏君,也就此拯救了频临绝路的前秦,开创出氐族史上一段风光强盛的帝国神话。

  那么,苻生为什么如此的残忍嗜杀呢?在我看来,原因可能来自三方面:一是苻生的先天性缺陷;二是性格经历;三是家教传统。人的先天性生理缺陷,极易导致心灵的扭曲变形,形成心理缺陷。苻生“生无一目”,从小就是个独眼龙,也许正是如此,才有了他“幼而无赖”(《晋书》)的荒唐行径;生理上的自卑、心灵上的扭曲,也会直接影响人的性格的发展和形成。苻生长大后体格健壮而“雄勇好杀”(《晋书》),是个亡命之徒,东晋桓温北伐,曾单枪匹马的杀入敌军阵地,连斩数十人。或许在这种斗狠和杀戮之中,才能寻求到一些心理上的满足。

  至于苻生的家教传统,那就更不敢恭维了。有生理缺陷的人,未必都会心理变态,就看后天怎样教育培养,怎样去引导了。看看《通鉴》的这两段段记载,我们也许能从中窥知一二。他爷爷苻洪曾经逗苻生:“吾闻瞎儿一泪,信乎?”我听说独眼龙流泪流一行,是这样吗?要说他爷爷脑子估计也进水了,你问这干嘛呀?逗也没这么逗的,当着矬子说短话,这不没事找事吗?哪有这么疼孙子的!要说苻生急眼也在情理之中,人都有自尊,小孩也不例外,生理有缺陷的小孩会更加敏感。

  不过苻生的行为就有些震撼了,“引佩刀自刺出血”,拿起刀子就往脸上划,血噼里啪啦往下掉,说:“此亦一泪也”,意思是你错了,独眼龙也能有两行泪,脾气够爆吧!他爹苻键就更雷人了,临死的时候对苻生说:“六夷酋师及大臣执权者,若不从汝命,宜渐除之。”临终遗言,不是教他该信任谁,依靠谁去治国兴邦,而是告诉他,将帅大臣们谁敢不听你的命令,就做掉他们。你说这样教儿子能教出好吗!司马光先生写到这都感慨了,说接受遗命的大臣,是用来辅佐下一任的,是庇护皇帝的羽翼,“为之羽翼而教使剪之,能无毙乎!”自剪羽翼,无异于自取灭亡,说得多好啊!

  晋室南渡,氐族苻洪在长安建秦。苻洪死后,其子苻健继立为秦王。苻生是秦王苻健的第三个儿子。苻生自幼无赖,瞎了一只眼。祖父苻洪活着的时候,十分不喜欢苻生,曾当着苻生的面对左右说:“我听说瞎子一只眼流泪,不知是不是真的?”左右都说是。幼小的苻生竟拔佩刀,刺瞎眼出血,然后指示苻洪说:“这难道不是泪么?”苻洪极为惊骇,用鞭子抽打苻生。苻生不觉得痛苦,反而狠狠说:“性耐刀槊,不宜鞭捶。”苻洪叱道:“你这贱骨头,只配为奴。”苻生冷笑说: “难道如石勒不成?”

  苻洪信任石氏,恐因苻生妄言招灾,鞋子也顾不上穿,急忙起来掩住苻生的口,回头对儿子苻健说:“此儿狂悖,将来必破人家,快把他杀了。”苻健虽然口头应诺,但终究是父子情深,不忍下手,因而与其弟苻雄商量。苻雄劝阻说:“待小孩子长成,自然会当改过,何必无故加诛。”苻雄又向父亲苻洪求情,苻生才得以不死。

  当苻生长大后,封淮南王。他力举千钧,雄悍好杀,他能手格猛兽,跑得比奔马还快,不论击刺骑射,皆冠绝一时。东晋桓温帅十万兵北略秦,苻生单骑执刀驱入晋军,搴旗斩将者前后数十,如入无人之境。此后晋兵一见苻生便心胆俱裂。

  太子苻苌在桓温入关时中流矢而死。苻健因谶文中有三羊五眼的话,怀疑苻生应谶,于是立苻生为太子。不久苻健重病,不能视事。平昌王苻菁阴谋自立,遂勒兵入东宫杀太子。恰好苻生入宫侍疾,苻菁无从搜寻,索性移攻东掖门,讹称苻健已死,太子暴虐,不堪为君,借此煽惑军心。不料苻健勉强抱病出宫,下令军士速诛苻菁,余皆不问。苻菁部下见苻健还活着,都丢下兵器逃生去了。苻菁也拍马欲逃,被士兵捕住枭斩。

  几天后苻健病加剧,苻生凶暴嗜酒,苻健临死前怕不能保全家业,对苻生说:“六夷酋帅及贵戚大臣,如不从命,宜设法早除,毋自贻患!”三日后苻健病死,时年三十九岁。太子苻生当日即位,改元寿光。尊其母强氏为皇太后,立其妻梁氏为皇后。群臣进谏说:“先帝刚晏驾,不应当日改元。”苻生勃然大怒,叱退群臣,令嬖臣追究出议主是右仆射段纯,立处将他处死。

  大将强怀与桓温之战中死去,其子强延没有来得及受封而苻健病死。一次苻生在外闲游,忽然看见一个穿白孝服的妇人跪伏在道旁,自称为强怀妻樊氏,愿为儿子请封。苻生问:“你儿子有何功绩,敢邀封典?”妇人说:“妾夫强怀,与晋军作战而亡,未蒙抚恤。今陛下新登大位,赦罪铭功,妾子尚在向隅,所以特来求恩,冀沾皇泽。”苻生叱骂说:“封典需由我酌颁,岂是你可以妄求?”那妇人不识进退,还俯伏地上泣诉亡夫忠烈。苻生大怒,取弓搭箭,一箭洞穿妇人的颈项,妇人抽搐几下就死了。

  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入奏说:“近日有客星孛于大角,荧惑入东井,大角为帝坐,东井秦之分野,不出三年,国有大丧,大臣戮死。愿陛下远追周文,修德以禳之,惠和群臣,以成康哉之美。”苻生说:“皇后与朕对临天下,足以应付大丧之变。毛太傅、梁车骑、梁仆射受遗命辅政,可谓大臣也。”胡文、王鱼还以为他胡言乱语。谁知过了数日,他竟持着利刃,趋入中宫。梁皇后起身相迎,还未来得及说话,刀刃已砍在颈上。苻生杀死了梁皇后,立即传谕拘捕太傅毛贵、车骑将军梁楞、左仆射梁安,不加审问,立刻斩首。

  苻生迁嬖臣右仆射赵韶为左仆射、中护军赵诲为司隶校尉。这两人都因阿谀苻生,构陷大臣得到升迁。他们的从兄名叫赵俱,为洛州刺史。苻生原本打算召赵俱为尚书令,赵俱托病固辞,对赵韶、赵诲说:“你们不顾祖宗,竟敢做此灭门事么?毛梁何罪诛死?我有何功,乃得升相?我情愿速死,也不忍看你们夷灭。”不久赵俱忧愤而死。丞相雷弱儿为人刚直敢言,苻生因之杀死雷弱儿以及他的九个儿子二十二个孙子。

  苻生常弯弓露刃出见朝臣,降发锤钳锯凿备置左右。即位不久,上至后妃公卿,下至仆隶,已被杀死五百余人。

  一、一天,苻生在太极殿召宴群臣,命尚书辛牢为酒监,令极醉方休。群臣饮至尽醉,辛牢恐怕群臣过醉失仪,劝酒不是很积极。苻生大怒:“你为何不劝人饮酒,不见还有在那里坐的么?”说至此,手中已取过弓箭射去,一箭射穿辛牢的脖子。群臣吓得魂魄飞扬,不敢不满觥强饮,最后皆醉卧地上,失冠散发,呕吐物一身一地。苻生反而以此为乐,又连喝了几大杯,也自觉支持不住,才返身入寝去了。群臣才得以松了口气,相扶踉跄散归。

  二、苻生发三辅民修治渭桥。金紫光禄大夫程肱劝谏说:“此时修桥有害农时,不应劳民。”反被苻生驱出斩首。不久大风拔起树木,行人都被刮倒在路上。宫中讹传有贼自相惊扰,宫门白天也紧紧关闭。五天后苻生查得造谣数人,皆刳心剖胃。

  三、光禄大夫强平是苻生的亲舅舅,实在看不过去,便入殿劝谏苻生应爱民事神。话还未说完,苻生便命左右用凿子凿穿强平的头顶。卫将军广平王黄眉、前将军新兴王苻飞、建节将军邓羌,当时都正在,他们急忙叩头固谏:“强平是强太后的兄弟,稍稍惩罚一下就行了。”苻生半句也不听,催促左右快凿强平。强平被凿得脑破浆流,死于非命。苻生降黄眉为左冯翊,苻飞为右扶风,羌为咸阳太守。这三人因素有勇名,苻生不忍杀死,还算运气。后来黄眉作战有大功,苻生不仅不封赏,反而经常当众侮辱他。黄眉忍无可忍,图谋杀苻生自立,事发被诛。强太后因兄弟之死,忧郁成疾,绝食而亡。

  四、苻生毫不哀恸,反而自书一道手诏颁示中外,手诏里说:“朕受皇天之命,承祖宗之业,君临于万邦,子育百姓,嗣统以来,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反而诽谤之声如此之多,朕杀人不过几千,却说朕残虐,这是什么道理?”

  五、当时潼关以西,长安以东,虎狼从荒野跑出来专以吃人为害。大白天横卧路上行人不能走路,夜里闯入民居,不食六畜,专门吃人。自苻生即位一年,野兽吃了七百余人,百姓深以为苦,不敢下田耕作,纷纷跑入城邑。百官奏请苻生勤政禳灾,苻生狞笑说:“野兽饿了自然要吃人,吃饱了就不再吃,终不能累年为患。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上天这样惩罚百姓,是因为他们有罪,特降虎狼替朕助威,只要不犯罪,何必怨天尤人!”群臣皆哑口无言。

  六、一天,苻生出游阿房,路上看见有男女二人并行,容貌都很清秀,便让左右拉住二人,当面问:“你二人真是佳偶,已结婚了么?”二人回答说:“小民是兄妹,不是夫妻。”苻生笑说:“朕赐你们为夫妇,你们即可就在此地交欢,请不要推辞。”二人当然不听他的,苻生拔出配剑将兄妹二人砍死。

  七、苻生与爱妻登楼远望,其妻指着楼下一人问苻生官职姓名。苻生看见是尚书仆射贾玄石。贾玄石仪容秀伟,素有美男子的名声,他心里禁不住惹起醋意,便回头问其妻:“你难道看上了此人么?”说着便解下佩剑交给卫士,令他取贾玄石的首级。卫士携剑下楼,不多时,割取贾玄石首级复命。苻生将贾玄石的头放在其妻手里说:“你喜欢就送你好了。”其妻又怕又悔,只好匍匐在地上请罪。幸好其妻姿色美艳,正被苻生宠爱,才拣回一条命。

  八、苻生平时最爱吃枣,因此患了齿痛。太医令程延前来诊视,他对苻生说:“陛下并无什么病,不过食枣太多,因致齿痛。”苻生一声狂吼:“你又不是圣人,怎么知道我吃枣吃多了!”程延心胆俱落,打算下跪谢过,谁知苻生剑锋早到,程延的头当即滚落在地。

  九、又一次,另一个医生合安胎药,苻生嫌加入的人参太细小。医生说:“小小一点就够用了。”苻生怒骂:“你敢讥笑我吗?”命左右剜出医生的双眼,然后枭首。这位医生到死都不知自己所犯何罪。原来苻生误会医生讥讽自己瞎了一只眼。

  十、寿光三年,太白犯东井,秦太史令康权上言道:“太白犯东井。东井,秦之分也,太白罚星,必有暴兵起于京师。”苻生狂笑说:“太白入井,想是渴了饮水,与人事有何关系?”说着他自己笑得跌倒了。

  苻生曾梦见大鱼食蒲,以为不祥,又听到长安有歌谣:“东海有鱼化为龙,男便为王女为公,问在何所洛门东。”这三语是暗寓东海王苻坚。苻坚是龙骧将军,住宅正在洛门东。

  苻生反怀疑广宁公鱼遵,便把他杀死,七子十孙全被灭绝。长安市民,又起一种歌谣:“百里望空城,郁郁何青青?瞎儿不知法,仰不见天星。”苻生听到后,命人将境内的空城全部毁去。

  金紫光禄大夫牛夷见苻生如此暴虐,为避祸乞请外调。苻生却说:“卿忠肃笃敬,宜左右朕躬,岂有外镇之理。”随即任命他为中军将军,并调侃他说:“牛性迟重,善持辕轭,虽无骥马之足,亦能负重百石。”牛夷回答说:“虽服大事,未经峻壁,愿试重载,乃知勋绩。”苻生笑说:“爽快得很,你尚嫌所载过轻么?朕将把鱼公的爵位给你。”牛夷叩谢而出,惟怕将来做鱼遵第二,遂服毒自杀。

  苻生日夜狂饮,连月不入朝视事。每次喝醉必妄加杀戮,他忌讳“不足”、“不具”、“少”、“无”、“缺”、“伤”、“残”、“毁”、“偏”等词,妻妾臣仆若不小心说出有关残缺的词,苻生常以为讥笑他眇目,便处以死刑。左右因此而被截胫、刳胎、拉胁、锯颈死者不可胜数。群臣等待苻生上朝,往往等到日落时分也见不到他的人影,即使等到了也没什么好结果。每逢苻生不上朝时,大臣们就互相庆贺,恭喜大家多活了一天。

  苻生闲暇时问左右:“我自临天下以来,外人怎么说我?你们应有所闻。”有人回答说:“陛下圣明宰世,天下惟歌太平。”苻生怒叱:“你竟敢阿谀!”立即杀死。隔日又问,左右不敢再谀,说苻生有点滥刑。苻生又骂:“为何诽谤!”也当即处斩。其臣下皆度日如年。在朝的宗室、勋旧、亲戚几乎都成了残疾,一时人情危骇,道路遇上不敢说话,只用眼睛示意。

  苻生爱看男女淫亵,往往饮酒时,令宫人与近臣裸体交欢,如有不从,立杀无赦。苻生好活剥牛羊驴马的皮,看它们剥皮后在宫殿上奔跑。曾剥去死囚的脸皮,迫令他们下颌挂着脸皮歌舞。苻生所幸的妻妾小有忤意,便立刻杀死,将尸体扔进渭水。

  寿光三年六月,太史令康权入奏说:“昨夜三个月亮并出,孛星入太微,光连东井,且自去月上旬,沉阴不雨,直至今日,恐有下人谋上的隐祸。”苻生拍案骂:“畜生又敢来造妖言?”立命将康权杀死。

  御史中丞梁平老私下对东海王苻坚说:“主上失德,人怀贰心,燕晋二方,伺隙欲动。一旦祸发,家国俱亡,殿下何不早图?”苻坚颇以为然,但畏惧苻生身强力猛,未敢遽然行动。苻生夜里对侍婢说:“阿法兄弟亦不可信,明当除之。”这夜清河王苻法梦见神告他说:“祸将集门,惟先觉者可以免祸。”这夜,那个侍婢将苻生的话报知苻坚,苻坚转告兄长苻法。苻法立即与梁平老、梁汪等密商。

  苻法与梁汪召壮士数百,潜入云龙门。苻坚领麾下三百余人,鼓噪继进。宿卫的将士,都恨苻生,毫不抵抗,竟随了苻坚杀进宫里。苻生醉卧床中,苻坚兵杀入,他才起来问左右:“这些人何故擅入?”左右回答说:“是贼。”苻生醉眼朦胧说:“既说是贼,何不拜见?”

  左右都窃笑,连苻坚的手下兵都忍不住。苻生催士兵下拜,不拜者就斩。苻坚指挥军士,从卧榻上把苻生拖下,牵拉出去幽禁起来。不久废苻生为越王。

  苻生醒后已成阶下囚,只好每日在酒中寻乐。苻坚即位,自立帝号,称大秦天王。遣使逼苻生自尽。苻生临死前饮酒数斗,醉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被使者勒毙,时年二十三岁。苻坚谥苻生为厉王。

  《晋书·苻生载记》对苻生的荒淫暴虐有明确记载。苻生之残忍好杀,后赵暴君石虎若与他相比,只能徒叹“后生可畏”。但自古酷刑比苻生更烈者不计其数,对他人的施虐大概是人的本性。汉朝广川王刘去就曾“生割剥人”。《三国志·吴书》记载三国吴帝孙皓事:“司市中郎将陈声,素皓幸臣也,恃皓宠遇,绳之以法。妾以愬皓,皓大怒,假他事烧锯断声头。”孙皓也曾剥人脸皮,“宫人有不合意者,辄杀流之。或剥人之面,或凿人之眼”。南北朝时高澄将侯景妻儿的面皮剥下,然后用大铁镬盛油煎死。历代如此残酷之事如过江之鲫令人不堪回顾。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