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7267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18 17:59:54)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18 17:59:54)
前凉昭王
拼音:QiánLiáng Zhāowáng(QianLiang Zhaowang)
同义词条:前凉元公,前凉昭公,张寔,前凉明王,张安逊
目录[ 隐藏 ]
前凉昭王
前凉昭王
 
 
 
  前凉明王张寔(271年—320年),是十六国时期前凉政权的君主。为张轨(255年—314年)长子。314年即位,晋愍帝司马邺任命为都督凉州诸军事,凉州刺史,西平公。永嘉六年,平麴儒,迁其部众六百余家于姑臧(今甘肃武威市)。西晋亡后,沿用晋愍帝的建兴年号,实为割据政权,史称“前凉”。
 
 
 
 

帝王档案

前凉
前凉

  一、出生

  1.出生时间:公元271年。

  2.父母:父亲 西晋凉州牧张轨。

  3.出生地:安定乌氏(今甘肃平凉西北)。

  二、登帝位

  1.初为官:张寔学尚明察,敬贤爱士,以秀才为西晋郎中,初入政坛。

  2.归凉州:晋怀帝司马炽时,坚持辞去骁骑将军职务,请求回归凉州张轨处,晋怀帝司马炽许之,改任他为议郎。

  3.封侯升官:张寔以讨曹祛功,封建武亭侯;旋即迁为西中郎将,进爵福禄县侯;建兴初,除西中郎将,领护羌校尉。

  4.代领凉州:公元314年(44岁),张轨病逝,张寔代领凉州,晋愍帝司马邺任命其为都督凉州诸军事,凉州刺史,西平公。

  5.平定麴儒:永嘉六年,张寔平定麴儒,迁其部众六百余家于姑臧(今甘肃武威市)。

  6.建国:公元316年11月(46岁),西晋灭亡,公元317年(47岁),张寔建立前凉,但是仍然沿用晋愍帝的建兴年号,实为割据政权,是为前凉明王。

  三、帝王作为(317年—320年,在位4年,47岁—50岁

  1.起兵参战保晋室:前凉明王张寔时常起兵勤王,对抗匈奴汉国,保卫晋室。

  2.内祸:前凉明王张寔即位后,京兆人刘弘势力强盛,然灯悬镜于山穴中为光明,以旁门左道迷惑百姓,受迷惑的人有千余人,前凉明王张寔左右皆事之,张寔的部下阎沙、赵仰是刘弘同乡,张寔欲杀刘弘,反被其袭杀。

  四、帝王之死

  1.死亡时间:公元320年(50岁)。

  2.地点:姑臧城(今甘肃武威)。

  3.死亡方式:被部将阎沙、赵仰趁夜袭杀。

人物简介

前凉明王
前凉明王
  昭王,名张寔(公元271—320年),字安逊,前凉武穆王张轨子,张轨死后继任凉州刺史,在位7年,被部将刺杀,终年50岁,葬于宁陵。

  张寔,曾被封为元公,张轨于公元314年5月病死,他于同月继任,公元317年称凉州牧。

  公元320年6月,京兆人刘弘在前凉境内的天梯第五山布道,入道的人多达千余人,张寔左右的近侍也秘密入道,张寔部将阎沙,牙门赵仰是刘弘的同乡,关系密切,刘弘对他俩说,上天赐我为王,我应该主宰凉州,两人竟深信不疑,将刘弘看作是真命天子,决心拥他称王,并秘密联络了近侍10几个人,准备刺杀张寔,不料风声走漏,张寔派兵先捕杀了刘弘,阎沙和赵仰惊恐不安,在当月的一天晚上入宫谋杀了张寔。

  张寔史称昭公,也称元公,张祚称帝后追谥他为昭王。

家庭背景


父亲张轨

  张寔的父亲张轨是个文武全才,年少时就聪明机敏,很有名望。晋末天下有大乱的趋向,张轨就想去割据河西,自己占了一筮,得霸者之兆,大喜,就请求做了凉州刺史。当时鲜卑族在河西叛乱,河西一带寇盗纵横,张轨一到武威就斩寇盗首级万余,杀死鲜卑首领若罗拔能,俘获十余万口,一时威望大震,被公推为河西霸主。在武威立住脚后,张轨极力推崇儒学,建立学校、学馆,选择世家弟子五百人入学读书,在文人中很有影响。西晋的秘书监缪世征和少府挚虞二人夜观星象,聚在一起私下商议说:“天下方乱,避难之地唯有凉州。”此话传出以后,各地的名臣、文士纷纷前往武威投奔张轨。张轨还大规模重修了武威城。张轨死后,其子张寔继任为凉州刺史。

弟弟张茂

  张寔的弟弟张茂虚靖好学,能断大事。

儿子张骏

  儿子张骏十岁能属文,十八岁主持政事,尽有陇西之地,兵马强盛。二人在张寔死后相继继任,也都能文能武。张茂还再次大规模修建了武威城,建灵钧台。张骏则在武威城南另建一城,建谦光殿,以五色图画,以金玉装饰。在谦光殿的四面又各建一殿,东面的叫宜阳青殿,南面的叫朱阳赤殿,西面的叫政刑白殿,北面的叫玄武黑殿,于春夏秋冬四季分别居住。

典籍记载

前凉
前凉

  《晋书》卷八十六《张寔传》

  寔字安逊,学尚明察,敬贤爱士,以秀才为郎中。永嘉初,固辞骁骑将军,请还凉州,许之,改授议郎。及至姑臧,以讨曹祛功,封建武亭侯。寻迁西中郎将,进爵福禄县侯。建兴初,除西中郎将,领护羌校尉。轨卒,州人推寔摄父位。愍帝因下策书曰:「维乃父武公,著勋西夏。顷胡贼狡猾。侵逼近甸,义兵锐卒,万里相寻,方贡远珍,府无虚岁。方委专征,荡清九域,昊天不吊,凋余籓后,朕用悼厥心。维尔隽劭英毅,宜世表西海。今授持节、都督凉州诸军事、西中郎将、凉州刺史、领护羌校尉、西平公。往钦哉!其阐弘先绪,俾屏王室。」

  兰池长赵奭上军士张冰得玺,文曰「皇帝玺。」群僚上庆称德,寔曰:「孤常忿袁本初拟肘,诸君何忽有此言!」因送于京师。下令国中曰:「忝绍前踪,庶几刑政不为百姓之患,而比年饥旱,殆由庶事有缺,窃慕箴诵之言,以补不逮。自今有面刺孤罪者,酬以束帛;翰墨陈孤过者,答以筐篚;谤言于市者,报以羊米。」贼曹佐高昌隗瑾进言曰:「圣王将举大事,必崇三讯之法,朝置谏官以匡大理,疑承辅弼以补阙拾遗。今事无巨细,尽决圣虑,兴军布令,朝中不知,若有谬阙,则下无分谤。窃谓宜偃聪塞智,开纳群言,政刑大小,与众共之。若恒内断圣心,则群僚畏威而面从矣。善恶专归于上,虽赏千金,终无言也。」寔纳之,增位三等,赐帛四十匹。遣督护王该送诸郡贡计,献名马方珍、经史图籍于京师。

  会刘曜逼长安,寔遣将军王该率众以援京城。帝嘉之,拜都督陕西诸军事。及帝将降于刘曜,下诏于寔曰:「天步厄运,祸降晋室,京师倾陷,先帝晏驾贼庭。朕流漂宛许,爰暨旧京。群臣以宗庙无主,归之于朕,遂以冲眇之身托于王公之上。自践宝位,四载于兹,不能翦除巨寇以救危难,元元兆庶仍遭涂炭,皆朕不明所致。羯贼刘载僭称大号,祸加先帝,肆杀籓王,深惟仇耻,枕戈待旦。刘曜自去年九月率其蚁众,乘虚深寇,劫质羌胡,攻没北地。麹允总戎在外,六军败绩,侵逼京城,矢流宫阙。胡崧等虽赴国难,殿而无效,围堑十重,外救不至,粮尽人穷,遂为降虏。仰惭乾灵,俯痛宗庙。君世笃忠亮,勋隆西夏,四海具瞻,朕所凭赖。今进君大都督、凉州牧、侍中、司空,承制行事。琅邪王宗室亲贤,远在江表。今朝廷播越,社稷倒悬,朕以诏王,时摄大位。君其挟赞琅邪,共济难运。若不忘主,宗庙有赖。明便出降,故夜见公卿,属以后事,密遣黄门郎史淑、侍御史王冲赍诏假授。临出寄命,公其勉之!」寔以天子蒙尘,冲让不拜。

  建威将军、西海太守张肃,寔叔父也,以京师危逼,请为先锋击刘曜。寔以肃年老,弗许。肃曰:「狐死首丘,心不忘本;钟仪在晋,楚弁南音。肃受晋龙,剖符列位。羯逆滔天,朝廷倾覆,肃宴安方裔,难至不奋,何以为人臣!」寔曰:「门户受重恩,自当阖宗效死,忠卫社稷,以申先公之志。但叔父春秋已高,气力衰竭,军旅之事非耆耄所堪。」乃止。既而闻京师陷没,肃悲愤而卒。

  寔知刘曜逼迁天子,大临三日。遣太府司马韩璞、灭寇将军田齐、抚戎将军张阆、前锋督护阴预步骑一万,东赴国难。命讨虏将军陈安、故太守贾骞、陇西太守吴绍各统郡兵为璞等前驱。戒璞曰:「前遣诸将多违机信,所执不同,致有乖阻。且内不和亲,焉能服物!今遣御督五将兵事,当如一体,不得令乖异之问达孤耳也。」复遗南阳王保书曰:「王室有事,不忘投躯。孤州远域,首尾多难,是以前遣贾骞,瞻望公举。中被符命,敕骞还军。忽闻北地陷没,寇逼长安,胡崧不进,麹允持金五百请救于崧,是以决遣骞等进军度岭。会闻朝廷倾覆,为忠不达于主,遣兵不及于难,痛慨之深,死有余责。今更遣韩璞等,唯公命是从。」及璞次南安,诸羌断军路,相持百余日,粮竭矢尽。璞杀驾牛飨军,泣谓众曰:「汝曹念父母乎?」曰:「念。」「念妻子乎?曰:「念。」「欲生还乎?」曰:「欲。」「从我令乎?」曰:「诺。」乃鼓噪进战。会张阆率金城军继至,夹击,大败之,斩级数千。

  时焦崧、陈安寇陇石,东与刘曜相持,雍秦之人死者十八九。初,永嘉中,长安谣曰:「秦川中,血没腕,惟有凉州倚柱观。」至是,谣言验矣。焦崧、陈安逼上邽,南阳王保遣使告急。以金城太守窦涛为轻车将军。率威远将军宋毅及和苞、张阆、宋辑、辛韬、张选、董广步骑二万赴之。军次新阳,会愍帝崩问至,素服举哀,大临三日。

  时南阳王保谋称尊号,破羌都尉张诜言于寔曰:「南阳王忘莫大之耻,而欲自尊,天不受其图箓,德不足以应运,终非济时救难者也。晋王明德昵籓,先帝凭属,宜表称圣德,劝即尊号,传檄诸籓,副言相府,则欲竞之心息,未合之徒散矣。」从之。于是驰檄天下,推崇晋王为天子,遣牙门蔡忠奉表江南,劝即尊位。是岁,元帝即位于建邺,改年太兴,寔犹称建兴六年,不从中兴之所改也。

  保闻愍帝崩,自称晋王,建元,署置百官,遣使拜寔征西大将军、仪同三司,增邑三千户。俄而保为陈安所叛,氐羌皆应之。保窘迫,遂去上邽,迁祁山,寔遣将韩璞步骑五千赴难。陈安退保绵诸,保归上邽。未几,保复为安所败,使诣寔乞师。寔遣宋毅赴之,而安退。会保为刘曜所逼,迁于桑城,将谋奔寔。寔以其宗室之望,若至河右,必动物情,遣其将阴监逆保,声言翼卫,实御之也。会保薨,其众散奔凉州者万余人。寔自恃险远,颇自骄恣。

  初,寔寝室梁间有人像,无头,久而乃灭,寔甚恶之。京兆人刘弘者,挟左道,客居天梯第五山,然灯悬镜于山穴中为光明,以惑百姓,受道者千余人,寔左右皆事之。帐下阎沙、牙门赵仰皆弘乡人,弘谓之曰:「天与我神玺,应王凉州。」沙、仰信之,密与寔左右十余人谋杀寔,奉弘为主。寔潜知其谋,收弘杀之。沙等不之知,以其夜害寔。在位六年。私谥曰昭公,元帝赐谥曰元。子骏,年幼,弟茂摄事。

君主世系表


  前凉武穆王(张 轨)

  前凉昭王(张 寔)

  前凉成王(张 茂)

  前凉文王(张 骏)

  前凉威王(张 祚)

宁陵探秘


  中国历代帝王对于都城地上阳宅宫殿、地下阴宅陵墓的风水传统的承传和沿袭都很重视,十六国五凉各政权的执政者亦不例外。因此,前凉政权在姑臧城每次举行最高形式的葬礼,均意味着张氏对前代人终止时最后的定格,亦凝聚着宗族关系的一种庄严的表演,是对传统礼俗特别是风水术重要内容的客观反映。洪丕漠在《中国风水研究》中总结道:传统的“风水术实际上是集地质地理学、生态学、景观学、建筑学、伦理学、心理学、美学于一体的综合性、系统性很强的古代建筑规划设计理论,是中国古建筑理论的精华,与营造学、造园学共同构成中国古代建筑理论的三大支柱”。汉魏之际,姑臧城从风水术方面而言亦称“卧龙城”。据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引王隐《晋书》反映:“凉州有龙形,故曰卧龙城”。宋代《地理原真》云:地理有四形,其中一曰“龙形”。曹魏之际《管氏地理指蒙》对“卧龙”的说法,堪称明了:“曰卧龙者,来迢迢兮,面环净而绕长湾。”注曰:“形卧者攀其肩井,一曰攀龙。”《广雅》有“未升天曰蟠龙”。《说文》攀、蟠音同字同。故卧龙城之龙脉发自南面天梯山金塔河,其流左(大沙河)右(杨家坝河)两水逾北而环绕,俱汇于水口武始大泽(今海藏湖)。所以,在此要解决灵钧台即宁陵的疑问,首先这里可以认定灵钧台是张茂专门为张寔修筑的阴宅陵墓,另外可以从古代风水术规制中再寻找依据,以期掌握破解灵约台之谜的“钥匙”。风水术古文献有“地有十不葬”之制,但没有一处认为城中不能修墓立陵。按《风水与城市》一书介绍,历代在城市建设中不断有各类祭祀性的阴宅建筑新建,如:“有祈祷天地神灵的,祭祀祖先的,缅怀先烈的,也有宗教信仰各种寺庙的”等,这些建筑都是构成城市建筑的主要部分。故《帝王阴阳宅》一书称:“其葬王者,言其贵也,不得拘之”。按明代《地理全书》云:古有“墓不可以乱改”之制,即“龙好不换王屋” 之说。同时,汉青乌子《相冢书》云:“天子葬高山,诸侯葬连冈。”《地理全书》有墓“穴有深有浅葬法”之制,即“凡有小山小石,有情于向穴者吉。……凡有小山小石屿立,有情于向穴上者吉”(《周易阴阳宅》)。姑臧城地处南部祁连山之天梯山山前洪积扇前缘平原地带,地势西南高东北低,地下水位很浅,四周泉源密布,缺少自然小山小石,只能筑高台造墓,才能弥补地面风水之不足。当年,张寔遇害葬宁陵,当时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宁陵规模也许很小,后来张茂又两次决心修建陵墓而大筑灵钧台,已充分证明了灵钧台可能是宁陵。此正宋代《神宝经》云:“窝穴宜深更宜浅,天机切要心明;乳情〔坟丘〕宜下又宜高,秘诀全凭眼力。”明代天启二年(1622年)凉州卫太学生赵完璧所撰《增修大云寺碑记》,其中对武威城的建筑风水作了历史性的精辟论证:“(凉州卫)城中浮图有三,俱建于东北卑陷处,补阙障空,关一郡之风脉不浅”,此论极是。张寔葬于卧龙城风水宝地宁陵,且处于大都市龙脉之中枢,借助了姑臧故城的风水优势,可谓独具慧眼匠心。正如《帝王阴阳宅》所言:陵墓,“势如重屋,茂草乔木,开府建国。”宁陵,四周地势平坦,且处“凉州七城”之势如重屋的城池中,符合南朱雀、北玄武、东青龙、西白虎的风水格局,表现了一代前凉国王驾驭天下、国泰民安的气势,蕴涵着雄居西北重镇一统帝业的宏大志向。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