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463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会飞的银行卡 (2010/12/19 14:18:38)  最新编辑:会飞的银行卡 (2010/12/19 14:18:38)
人造病
《南都周刊》“人造病”專題
《南都周刊》“人造病”專題
  從某種程度上講,威脅我們的健康其實並不是自然界形形色色的病菌,而是越來越多的“人造病”。
  
  “人造病”,並不是大自然的懲戒,而是人類自己的“傑作”。換句話說,我們正生活在由自己制造的眾多致病因子當中。這些“人造病”,大致可將其分爲幾類:第一類是技術手段的隨意濫用,第二類是不健康的現代生活方式,第三類是無處不在的環境污染。凡此種種,都極大地增加了我們的健康風險。  
 
       地溝油洗蝦粉毒疫苗超級細菌反式脂肪……盤點近年來的健康事件,可以發現,破壞我們身體健康的,更多的是人爲災難。而“人造病”的背後,其實更是一種“社會病”。
 
 
 
 

“人造病”泛濫

  
 
山西疫苗亂象
  山西疫苗亂象
  2010年3月17日中國經濟時報刊發“山西疫苗亂象調查”的深度報道,稱近百名兒童注射疫苗後或死或殘,疑與大量疫苗高溫暴露有關。在山西官方否認後,衛生部得出的結論也是“山西的疫苗,乃至全國的疫苗是安全的”,但在很多家長看來,疫苗事件仍舊疑點重重。韓愛平的大兒子(左1)注射乙腦疫苗後,得了乙腦。小兒子(左2)喝了三鹿奶粉後,患上結石。攝影_劉浚
  
  明年,當你的孩子要打疫苗時,你會擔心疫苗變質嗎?  

  當你拿起香噴噴的糕點和餅幹時,你會顧慮植物油的反式脂肪對心血管造成嚴重破壞嗎?
  
  當你在理發店用到來路不明的洗發水時,你會想起二烷嗎?  

  當你去超市買食用油時,你還會考慮號稱健康的茶油嗎?—如果國内最大茶油商的產品,致癌物苯並芘都超標了,其他公司呢?

  細數2010年危害公眾的健康事件,幾乎都可以看到人禍的影子。從某種程度上講,威脅我們的健康其實並不是自然界形形色色的病菌,而是越來越多的“人造病”。
  
  “人造病”,並不是大自然的懲戒,而是人類自己的“傑作”。換句話說,我們正生活在由自己制造的眾多致病因子當中。這些“人造病”,大致可將其分爲幾類:第一類是技術手段的隨意濫用,第二類是不健康的現代生活方式,第三類是無處不在的環境污染。凡此種種,都極大地增加了我們的健康風險。 
 

“人造病”產生原因

 

技術手段的濫用

超級細菌
           超級細菌
  中國堪稱世界上抗生素濫用最嚴重的國度,細菌耐藥的問題可想而知。實際上,中國大多數醫院都存在高度耐藥的“超級細菌”,比如醫生們早已耳熟能詳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老問題還沒解決,新問題又冒出來了:擕帶NDM-1基因這件馬甲的“超級細菌”,幾乎可以打敗人類目前擁有的全部抗生素。在我們驚歎“超級細菌”巨大威力之時,不禁要問:細菌並非生來就強大如斯,究竟是誰導致了“超級細菌”的誕生?

  被濫用的不止是抗生素。藥物發明的首要目的是治病救人,但有人首先將其視爲牟利的工具,而不是那麼在乎這種工具是否有必要、是否有風險。在中國的減肥藥市場上,西布曲明有很多個名稱:曲美、澳曲輕、諾美婷……繼歐美藥監部門之後,中國的國家藥監局終於叫停西布曲明。

  曲美倒下之後。減肥市場亂象並未停止。包括減肥茶在内,形形色色的所謂減肥保健品中,非法添加西布曲明等減肥藥物的情況屢見不鮮。但監管部門缺少辦法。如今,網絡上甚至又在熱賣一種“蛔蟲卵減肥藥”。這種病態減肥方法,利用蛔蟲在肚内不斷繁殖,吸食人體的營養物質來減肥,其健康風險不言而喻。

  疫苗無疑是個好東西。已經投身於慈善事業的微軟公司創始人比爾·蓋茨先生就將其視爲具有極高回報的投資,並捐贈出數以億計的資金用於疫苗研發和配送。但疫苗一旦使用不當,結果可能是有害無益。山西疫苗事件讓不少公眾對疫苗產生了畏懼心理。當然,一些患兒的病情究竟與所注射的疫苗有多大關聯,或許還難以認定。但山西疾控中心在疫苗的儲存和運輸中確實存在不當行爲,導致部分疫苗失效。
 

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吸煙危害健康
         吸煙危害健康
  2010年3月,中華醫學會糖尿病學分會的專家們在國際知名學術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志》撰文稱,在20歲以上的中國成人中,幾乎每10人就有1人患有糖尿病。這個患病率是2002年調查數據的三倍以上。盡管有同行對其准確性表示質疑,但中國糖尿病患者人數急劇增加,應該是不爭的事實。而種種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多吃、少動等,是糖尿病發病的重要因素。

  吸煙,在不健康生活方式中更是排名榜首。在美國疾控中心主任、前紐約市衛生局局長費和平(Thomas Frieden)看來,吸煙對紐約人的危害甚至猛於“9·11”恐怖襲擊。但是,中國人在控煙戰爭中敗仗多、勝仗少。2010年是世界衛生組織主導起草的《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生效5周年。但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全球成人煙草調查,近三分之一的15歲以上中國成年人吸煙,且有近八成中國人對吸煙危害不夠了解。
 

環境污染


 
血鉛超標患者
        血鉛超標患者
  鬧得沸沸颺颺的武漢三位女童“性早熟”事件,最後被衛生部認爲與聖元奶粉並無直接關係。但我們所生活的環境中普遍存在的環境激素,確實導致了相當數量的女童性早熟。這些環境激素中,鄰苯二甲酸酯是一類人工合成有機化合物,在塑料制品生產中作爲增塑劑使用;雙酚A也是聚碳酸酯等塑料中的原料之一。2010年11月,歐盟宣布將在嬰兒奶瓶中禁用雙酚A,中國是否效法此擧,恐怕是億萬家長關心的大問題。

  當經濟發展讓GDP數據變得好看時,多數地方官員或許會忽視它帶來的副產品—環境污染及其健康損害。2009年陝西鳳翔的血鉛超標事件陰影未散去,2010年血鉛事件繼續在全國蔓延,從湖南嘉禾到江蘇新沂,孩子們被檢測出血鉛超標甚至鉛中毒超出了正常的水准。面對這些事件,當地政府首先做的往往不是叫停污染企業,而是打壓受害者。

  還有一些“人造病”的致病因子,或許我們難以簡單地分類。例如,中國也在人造奶油和反複煎炸食品等諸多食品中大量使用人工反式脂肪酸。聽上去,反式脂肪酸沒有“地溝油”那麼可惡,但它被確認會增加心血管疾病如中風、冠心病等的風險。

  至今爲止,在世界衛生組織大力倡導之下,全球隻消滅了一種傳染病—天花。而“人造病”一旦產生,或許更難消除。“三聚氰胺”毒奶粉早已成爲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但仍有廠商在奶制品中肆意添加。
 

缺位的政府監管


 
食品監管不到位
  食品監管不到位
  我們每個人或許都是“人造病”的致病因子。我們要麼吸煙,要麼有其他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要麼在參與污染環境。

  對商業利益的無度追求,是“人造病”的直接推手。隻有在無序競爭、誠信尚未建立的初級商業社會,商家才敢於在孩子喝的牛奶、用的氧氣、疫苗上動手腳,以降低成本,穫取利潤。無數成本低廉、後患無窮的商品被出售給公眾,各類毒素在人的體内被沉澱下來,慢慢演化成爲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人造病”。

  而缺位的政府監管,對公眾基本健康權利的漠視,更是將“人造病”推向失控的境地。

  抗生素濫用的問題在中國可謂老生常談,但公眾缺乏合理用藥常識、政府部門缺少作爲、部分制藥企業和醫護人員利益“共享”的局面始終未有根本性改觀。

  一種藥物上市之後,由於嚴重副作用逐漸顯現而黯然退市,在制藥業並不罕見。但一個不得不引人深思的問題是:我們的政府究竟該怎麼對待和監管減肥藥?過去10年,處方藥西布曲明在中國被當做普通的保健品來賣,單單是曲美一個品牌,銷售額就累計超過50億元人民幣。我們的監督管理部門在長達10年的時間里,對此視而不見。

  有專家批評說,中國履行《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的表現糟糕至極,國家層面的控煙行動計劃仍未出台。糟糕表現的背後,是煙草利益集團的強大,以及衛生部門獨力難撑的尷尬。

  面對血鉛污染事件,當地政府首先做的往往不是叫停污染企業,而是打壓受害者。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爾貝·加繆在小說《鼠疫》中,虛構出了上世紀40年代發生在阿爾及利亞奧蘭市的一場鼠疫。那場鼠疫,影射出社會的種種缺陷。當SARS到來時,很多中國人對於加繆筆下的鼠疫有了相似的體驗。

  如果公共衛生體系缺陷不斷,如果整個社會的缺陷不能彌補和修正,“人造病”隻會越來越多,危害隻會越來越甚。

  “人造病”的背後,其實更是一種“社會病”。
 

相關事件

曲美

 
曲美減肥品
            曲美減肥品
  作爲中國第一個被批准上市的減肥藥物西布曲明曾經把“曲美”的品牌和經濟價值推向了雙重高峰;也同樣是因爲西布曲明,最終將曲美拉下神壇,並宣判其“死刑”。在曲美上市和退市的十年間,也見證了中國減肥市場從小打小鬧到資本護航,從盲目跟風到理性抉擇的轉變。

  誰是下一個“曲美”?

  曲美退市,給其他廠商帶來“良機”,多個產品一哄而上,搶占曲美留下的市場。隻要減肥大軍一日尚在,“曲美”就不會消失。

  人造病·藥品安監

  藥品不良反應的發生是受醫藥學研究技術和人們認識水平的限制所導致的必然現象。我國藥品不良反應報告和監測管理辦法中規定,藥品不良反應報告的内容和統計資料不作爲醫療事故、醫療訴訟和處理藥品質量事故的依據。目前,我國藥品不良反應信息的收集工作不盡如人意,大多數企業不願報告藥品不良反應。

  作爲中國第一個被批准上市的減肥藥物,西布曲明曾經把“曲美”的品牌和經濟價值推向了雙重高峰;也同樣是因爲西布曲明,最終將曲美拉下神壇,並宣判其“死刑”。在曲美上市和退市的十年間,也見證了中國減肥市場從小打小鬧到資本護航,從盲目跟風到理性抉擇的轉變。

  處方藥,卻貌似什麼人都可以用

  肥胖症的研究與減肥藥物的開發,一直是世界藥物研發的熱點。上世紀50年代至90年代,國際市場上先後出現過一些減肥藥,然而最終都因副作用過大而被取締。

  1965年,德國BASF藥物公司啟動了一個新的減肥藥物項目。在這個隨後將耗費近10億美元資金的大型項目中,BASF公司組織了來自墨西哥巴西智利美國英國等地在内的80名專家,開始了藥物化學成分分子式的研究。

  當最終的合成藥物誕生的時候,時間已經是1980年代末。這個最終被命名爲“鹽酸西布曲明”的減肥藥,於1997年穫美國FDA(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1998年2月正式在美國上市。

  此後,有上千萬肥胖者服用西布曲明並成功減肥。在此期間,也未發現任何危害人體健康的顯着副作用。因此,西布曲明在市場上備受青睞,在歐美,其銷售額年增長率達到50%,成爲流行於歐美的最暢銷的減肥藥物。

  在中國,科學家從1996年開始,對動物進行長期的西布曲明毒理試驗,未發現令人擔憂的毒性反應。1999年,重慶醫藥工業研究院聯合太極醫藥研究院,在國内首家成功合成西布曲明,並於2000年5月穫取新藥證書和生產批文。

  太極集團給“鹽酸西布曲明”起了一個非常優雅的名字—曲美。這兩個字將在隨後10年的中國減肥市場獨領風騷。

  據國家藥監局介紹,西布曲明爲處方藥,其商品名包括曲美、澳曲輕、可秀、賽斯美、曲婷、浦秀、亭立、奧麗那、曲景、新芬美琳、希青、申之花、衡韻、苗樂、諾美婷等。而最爲國人所熟知,且銷量最大的,還是太極集團的曲美減肥膠囊。

  “曲美在口服類減肥產品市場,一直占據着40%以上的市場份額。”據太極集團的宣傳資料顯示,10年來,曲美共爲太極集團帶來了50億元的銷售收入,是曲美改變了中國減肥市場的面貌。

  早在曲美上市的新世紀初,中國醫藥保健品行業群龍無首,僅減肥產品就有“V26減肥沙琪”、“大印象減肥茶”、“賽尼可”等諸多品牌。當時的醫藥保健品行業的信條是:“做男人的就做壯陽產品,做女人的就做減肥美容產品。”

  據早年曾任職於太極集團的呂某回憶,當年,太極集團的拳頭產品——急支糖漿在各地市場竄貨現象嚴重,產品銷售大幅受挫。爲了防止曲美重蹈覆轍,太極集團高層大膽進行經銷權拍賣,以杜絕經銷商惡性競爭的現象。

  2000年7月,120多家全國各地的經銷商雲集重慶涪陵,在上海國泰拍賣行的主持下,全國43個區域總經銷權在兩個小時内全部售出,曲美的銷售任務達到2億元,現場當時收穫的保證金,也高達3800萬元。

  而後,各區域經銷商又效法對分銷權進行拍賣,其結果是,分銷權拍賣穫得的保證金遠遠超過了總經銷權的保證金。也就是從那時開始,一個優質、健康的銷售網絡,爲曲美的銷售奇蹟奠定了必要的基礎。

  另一方面,從曲美誕生的那天起,雖然頂着一個“處方藥”的身份,但太極集團從沒有把曲美真正當做處方藥來運作。其中最突出的,便是套用保健品營銷的慣用手法——明星效應,高擧高打。這與當時中國還沒有對處方類藥物的廣告進行嚴格管控不無關係。

  2001年,曲美確定了“電視廣告打品牌,報紙廣告打功效”的品牌傳播方案,對這片尚未開化的混沌市場進行高頻轟炸,並很快收穫其市場地位。到2001年年底,曲美的年度收益達4億元,占據了國内減肥市場的半壁江山。

  雖然全國各地在隨後幾年,紛紛出台藥品廣告規範管理條例,禁止處方藥在大眾傳媒發布廣告,但幾次禁令並沒有對曲美產生太大影響。其廣告投放策略也調整爲電視投放以品牌廣告爲主,隻向消費者傳播“曲美”二字或“太極集團”品牌。這一定程度上容易造成“隨便什麼人都可以服用”的誤解。

  在諸多產品常常曇花一現的減肥市場,曲美卻長盛不衰,牢牢占據市場老大的席位。“爲了安全起見”,越來越多的時尚女性,願意選擇“經過市場驗證”的曲美。這兩個字,逐漸成爲了中國減肥市場,最可靠的一塊招牌。

 
減肥大軍
              減肥大軍
  六年研究終逼西布曲明退市

  北京奧運會是曲美市場表現的一個拐點。爲配合奧運會的召開,衛生部多次發文要求對含有興奮劑的藥品進行嚴格管理,其中也包括曲美。從2008年5月開始,曲美在很多城市必須憑處方才能購買。

  這一新規,對此前刻意淡化自己處方藥身份的曲美,可以說是沉重的打擊。不過,更大的風暴,還未來臨。

  2002年,國際知名藥品公司雅培旗下的一款含有西布曲明成分的減肥藥—諾美婷的副作用開始顯現。不僅消費者的投訴逐漸增多,還出現了涉嫌致死的案例。美國FDA考慮叫停該藥,但雅培公司全力自證“清白”,其研究數據顯示,全球約850萬服用者中出現不良反應致死的報告有32例,但這個比例,尚不足肥胖人群的正常死亡率的1/200。

  最終,美國FDA與雅培達成協議,開展“西布曲明心血管終點事件研究”,此項研究耗時6年,並由歐洲藥品管理局任命獨立專家組對實驗結果進行評估。

  西布曲明的藥理其實是一種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的食欲抑制劑,能抑制人的食欲,從而增強飽食感,減少食物攝入,其化學結構與安非他命 (又稱去甲麻黄素,一種中樞興奮藥)有點關聯。資料顯示,西布曲明具有興奮、抑食等作用,它有可能引起血壓升高、心率加快、厭食、失眠、肝功能異常等副作用。

  在1萬多人參加的這項試驗當中,服用“西布曲明”3年平均減重僅爲約2.7公斤,而由此引發的死亡和心血管事件上升了約16%,減肥治療的風險大於效益,這也直接促成了歐美隨後對西布曲明的退市限令。2010年1月,歐盟藥監部門停止了西布曲明在歐洲的銷售。

  一個月後,中國食藥監局也作出反應,發布通告稱密切關注西布曲明的安全性問題,要求相關生產企業針對西布曲明已知和潛在的風險,立即修改完善說明書,提示安全合理用藥。

  據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中心的統計數據顯示,自2004年1月1日至2010年1月15日,共收到西布曲明相關不良反應報告298例,主要不良反應表現爲心悸、便祕、口幹等,多爲說明書已載明的不良反應,目前無死亡病例。

  諾美婷被叫停之後,成分同爲西布曲明的曲美仍在中國銷售,太極集團有關人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集團沒有撤回曲美的打算。”不僅如此,太極集團更是放出消息稱,將與現在的曲美形象代言人範冰冰繼續牽手。

  “曲美作爲中國減肥市場第一品牌,在質量上我非常放心,”範冰冰在接受深圳某媒體采訪時表示,“而且曲美提倡的健康減肥理念也幫助了許多注重健康,又渴望美麗的朋友們擺脱了肥胖的苦惱,因此,我代言的不僅是曲美,更是美麗和健康。”

  範冰冰沒有想到的是,最終事實證明,曲美並不健康。今年10月30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外發布了關於停止生產、銷售、使用“西布曲明”制劑及原料藥的通知。而早在官方叫停的前幾天,太極集團已經提前召回了曲美產品。

  “我們已經在前幾天主動召回了‘曲美’產品。”太極集團新聞發言人張女士告訴記者,“當時我們尚未接到國家監管部門要求曲美退市的指令,但是因爲美國FDA作出‘諾美婷’退市的決定,考慮到‘曲美’產品可能產生的副作用,出於對公眾負責的角度,我們決定主動召回。”

  這幾天的時間差,讓太極集團從容地從藥品危機中全身而退。而也有專業人士推測,其實太極集團内部,早就對曲美的副作用和產品生命的終結有所准備。

 
非處方藥
              非處方藥
  減肥產品開始瞄准非處方藥市場

  曲美等減肥藥物的突然退市,讓很多消費者頗有情緒:既然副作用這麼大,爲何西布曲明能夠在市場上逍遙這麼久?

  在衛生部全國合理用藥監測網專家馬華看來,西布曲明並非漏網之魚,它能暢銷也是正常的。因爲減肥藥物中的西布曲明含量並不高,症狀不容易體現出來。再加上心血管疾病是肥胖人群的常見疾病,所以即使服藥者出現了病症,也通常會被認爲是長期肥胖所致。

  此外,在藥品研發階段,臨床試驗畢竟非常有限,潛在的副作用隻有在多年積累以後才能夠被發現。“這是現今醫學技術不夠發達的體現,要充分了解藥品特性,就必須付出代價。”馬華表示。

  幾乎就在曲美退市的同時,國内另外一家靠着“減肥茶”和“常潤茶”發家的碧生源則開始了大擧擴張,推出了號稱頂級姊妹品牌的VS唯尚。碧生源董事長趙一弘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要用五年的時間,實現“税收過億,銷售十億,獨立國内上市”。

  而在碧生源身後,更多的產品正瞄准減肥市場而來。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成都、重慶和武漢等幾個減肥行業的重點市場,曲姿、魚美人、石興凱等眾多區域性的減肥品牌,正在依靠樣板市場大肆擴張,瘋狂蠶食原本屬於“曲美”的市場。

  就在曲美等減肥產品引發不良反應之夢魘尚未消去時,已有人嗅出了新的商機。標有“綠色”、“純天然”的減肥產品紛紛抬頭,類似左鏇肉鹼、甲殼素、纖維素等格外暢銷,這些產品的宣傳中格外強調“無副作用”—力求與化學合成藥劃清界限。

  據國家衛生部門統計資料顯示,我國肥胖患者已經超過9000萬;少年兒童有51%是肥胖者;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有近1/3的成年人超重。中國的減肥大軍、呈幾何數增長的市場極大地刺激了減肥廠商的胃口。

  而更讓人關心的是,誰將是下一個“曲美”?
 

超級細菌

 
超級細菌
       超級細菌
       超級細菌全球反攻

  和歐洲多個國家輸入型的超級細菌感染案例不同,中國的兩名感染者是初生的嬰兒,並沒有跨國旅行的經歷,也就是說,和印度巴基斯坦一樣,中國本土就有滋生超級細菌的土壤,而這幾個國家正好都是抗生素濫用大國。

  人造病·藥物濫用

  研發一種新的抗生素需要十年,而讓這種新的抗生素失效,隻需要兩年。目前,隨着新抗生素的研發呈下降趨勢,最近兩年更是沒有一種新藥問世,在每個抗生素濫用大國,各種普通耐藥菌和超級細菌的增長速度都甚爲驚人。

  英國卡迪福大學的蒂姆·沃爾什去年在一名曾在印度住院治療的瑞典人身上發現了一種特殊的細菌,幾乎對所有的抗生素都具備抵抗力,目前人類最強的抗生素也對它束手無策。

  此時這種新型的超級細菌還沒有引起公眾的注意,等到着名醫學雜志《柳葉刀》今年8月份刊登出沃爾什關於超級細菌跨國傳播的論文,已經有印度、巴基斯坦、美國、加拿大、瑞典、巴西等國170多人被感染,而且至少造成了6人死亡。

  蒂姆·沃爾什領導的研究小組在《柳葉刀》雜志將這種超級細菌命名爲“新德里金屬蛋白酶—1”(簡稱NDM-1),因爲感染這種新型的超級細菌的人大多在印度等南亞國家,或者曾經在印度旅行和治療,通過跨國旅行又被傳入歐洲、美洲、大洋洲。

  中國本土制造

  截至今年11月,超級細菌在4大洲、超過20個國家生根發芽,其中也包括中國。10月26日,中國疾控中心通報了中國大陸有3例感染超級細菌的病例。

  雖然這種新型的超級細菌造成的絕對死亡人數並不多,也沒有像SARS和甲流一樣在人群中大規模地擴散,但它的出現還是讓各國如臨大敵:法國將所有曾在國外住院的病人進行超級細菌的檢測;中國衛生部要求對超級細菌檢測呈陽性的結果必須在12小時内報告;世衛組織將抗擊耐藥性細菌作爲2011年世界衛生日的主題。

  這是因爲它幾乎無藥可醫,在全球上市的將近200種抗生素對這種新型超級細菌幾乎束手無策,歐洲甚至有醫生驚呼,至少10年内沒有抗生素可以完全有效地對付這種細菌。

  目前,隻有兩種抗生素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超級細菌NDM-1的肆虐,它們是多黏菌素和替加環素,但這兩種抗生素對超級細菌也不是百分之百有效,在某些病例中,它們可以對抗所有抗生素。衛生部全國細菌耐藥監測網負責人、浙江大學傳染病診治國家重點實驗室的肖永紅教授告訴《南都周刊》,多黏菌素和替加環素的有效率在80%-90%左右。

  更讓科學家們擔心的是,如果超級細菌繼續擴散,多黏菌素和替加環素藥效將被迅速削弱。

  醫學界認爲,被檢測到的超級細菌可能隻是冰山一角,感染人數可能更多。

  “現在檢測到了3例感染者,但並不代表就隻有3例,”肖永紅教授說,“因爲現有監測的細菌株數,是非常有限的。”

  和歐洲等國輸入型的超級細菌感染案例不同,中國的2名感染者是初生的嬰兒,並沒有跨國旅行的經歷,也就是說,中國的超級細菌產自本土。這就意味着,不止是印度,超級細菌NDM-1在全球各個角落都開始滋生。

  從嚴格意義上說,這種新型的超級細菌並不是真正的細菌,而是一種基因表達,它所擕帶的NDM-1基因位於質粒上,不但能垂直地遺傳給子代,也能在不同的細菌之間傳遞,“質粒可以到處跑的,它可以從這一個細菌水平地傳遞到另一個細菌,比如從大腸杆菌傳到肺炎克雷伯氏菌,這樣就厲害了。” 複旦大學抗生素研究所副所長王明貴教授告訴《南都周刊》。

  NDM-1基因的這種特性,讓任何擕帶它的普通細菌都可以搖身一變,成爲超級細菌。

  值得慶幸的是,超級細菌雖然耐藥性超強,但它們的致病性卻並不一定強。“擕帶NDM-1基因隻是細菌穫得抵抗能力,而不是穫得新的攻擊能力。它本身致病的能力或者傳染性跟原來一樣,並沒有增強。隻不過對抗生素的抵抗能力增強,”肖永紅說,“因此,對一般的公眾不會引起疾病的傳染。”

 
抗生素的濫用導致抗藥性
抗生素的濫用導致抗藥性
  耐藥菌卷土重來

  實際上,超級細菌並不特指某一種細菌,而是一類對多種抗生素產生耐藥性的細菌,因此醫學界更願意稱之爲“超級耐藥菌”。

  而且這也不是人類第一次直面超級細菌了,此次NDM-1的發現隻是又在“超級細菌”長長的名單中添上了一筆,在它之前,這份名單上已經有“戰果豐碩”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抗萬古黴素腸球菌(VRE)、耐多藥肺炎鏈球菌 (MDRSP)、多重抗藥性結核杆菌 (MDR-TB)、碳青黴烯酶肺炎克雷伯菌(KPC)等。這些難纏的超級細菌幾乎對所有抗生素都產生了耐藥性,被人類打敗了致病的細菌又殺回來了。

  從古至今,人類與致病菌一直在進行着無休止的戰鬥。在漫長的幾千年中,人類一直是這些微生物的手下敗將。在抗生素發明之前,人們在面對細菌性感染時幾乎束手無策。

  直到1941年青黴素應用於臨床後,局面發生了改變,金色葡萄球菌引起的多種感染性疾病得到有效控制,之後人們相繼發現了鏈黴素、氯黴素、慶大黴素等多種抗生素。在過去的幾十年里,有200餘種抗生素相繼用於臨床。特别是在上個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可以說是抗生素的全盛時代,面對細菌,人類擁有了大批火力強勁的武器,幾乎無堅不摧。

  然而,人和細菌的戰況瞬息萬變,上個世紀40年代被青黴素摧毁的金色葡萄糖球菌在50年代末開始重新活躍起來,產生了能分解青黴素的青黴素酶,青黴素開始失效。聰明的人類在1959年又合成了抗青黴素酶的半合成青黴素,即甲氧西林。但僅僅兩年後,對甲氧西林耐藥的葡萄球菌又誕生了,除此之外,它還對其他所有與甲氧西林有相似結構的β-内醯胺類和頭孢類抗生素都有一定的耐藥性。更複雜的抗生素出現了,但這種耐藥菌不斷地穫得更強大的抗藥性,這就是着名的超級細菌MRSA。

  不隻是耐藥性葡萄球菌,其他超級耐藥性細菌紛紛登場,1990年,耐萬古黴素的腸球菌、耐鏈黴素的“食肉鏈球菌”被發現。2000年,出現泛耐藥綠膿杆菌,對氨苄西林、阿莫西林、西力欣等8種抗生素的耐藥性達到100%;碳青黴烯酶肺炎克雷伯菌對16種強力抗生素的耐藥性高達52%-100%。

  醫學界開始意識到,一種抗生素投入臨床使用的第一天,它的療效就開始下降。抗生素隻要使用了足夠時間,就會出現細菌的耐藥性,而且這種耐藥性是不斷進化的,隨着抗生素的廣泛頻繁地應用,耐藥性也從低度耐藥向中度、高度耐藥轉化。“因爲生物要延續它的種族,它要產生一些抵抗外來侵害的能力,這個能力呢,對細菌來講就是耐藥的能力。”肖永紅說。

  細菌最開始通過基因突變穫得了耐藥的能力,在抗生素的包圍中得以存活下來。但是基因突變的頻率十分有限,因而要產生像“超級細菌”這樣多重耐藥菌還得依賴於細菌的又一遺傳特性——水平基因轉移,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特性,就是不同種類的細菌可以互相交換遺傳物質,在生物學上,這種現象被稱爲“質粒交換”。最着名的超級細菌MRSA和2010年流行的超級細菌NDM-1正是通過質粒交換穫得對多種抗生素的耐藥性而成爲超級細菌。

  與細菌迅速擴張的耐藥能力相比,是全球抗生素的研發進入一個瓶頸狀態。王明貴教授告訴記者,“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人比細菌跑得快,每5年誕生16種新藥,此後抗生素的研發:2003至2007年5年間隻有5種新藥上市;到了2008年,全球僅誕生了1種新藥;而2009年和2010年兩年基本上就沒有了。”

  “超級細菌越來越多,有效的抗生素越來越少。事實上我們已經落後於細菌了。”肖永紅有些遺憾。

 
抗生素的濫用對兒童影響較大
抗生素的濫用對兒童影響較大
  抗生素的濫用

  超級細菌並不是生來就如此強大,實際上,它是人類一手造成的,正是人類對抗生素的濫用造就了超級細菌。

  “抗生素在細菌耐藥的過程中間起到誘導和選擇的作用,抗生素用得少一點的時候對細菌誘導和選擇的能力就差,用得越多,讓整個環境中抗體存在大量殘餘,細菌就會接觸,自然就會產生耐藥的能力。”肖永紅說。

  如果你細心一點,就會發現2010年引起全球轟動的超級細菌NDM-1在大多數國家都是輸入性的。但在印度巴基斯坦還有中國,它是内源性的,也就是說,這些國家本土有滋生超級細菌NDM-1的土壤,而這幾個國家正好是抗生素濫用大國。

  特别是中國,作爲抗生素生產大國,每年14.7萬噸的抗生素產量,僅有3萬噸用於出口,其餘全部留作自用,人均年消費量138克,而美國的這一數據是13克,因此醫學界也流行着這麼一句話,在美國買鎗容易,買抗生素難;在中國買抗生素容易,買鎗難。

  在中國,抗菌藥被視爲萬能藥,小到感冒、發燒、咳嗽、拔牙,大到外科手術、肺炎,無論是醫生、藥店還是病人,首選藥物就是抗生素,在我國銷售量排在前15位的藥品中,有10種是抗生素。“抗生素在老百姓家的使用率是非常高的,大家動不動就買這個藥來吃。”肖永紅說。

  事實如此,2010年中國家庭藥箱調查顯示,79.4%的居民有自備抗菌藥的習慣,75.4%的居民在本人或家人有炎症或感冒發燒時,會自行服用抗菌藥。

  然而抗生素並不是應該被常備的藥,2004年國家藥監局出台限售令,必須有醫生的處方才能購買抗菌藥,但大多數藥房視若無物,沒有處方,人們仍然可以很方便地穫得各種強效抗菌藥。

  不隻是普通公眾,醫院也對抗菌藥有嚴重依賴:北京大學醫學部的一項調查顯示,北京12家醫院銷售排名前20位的藥品中,頭孢類抗生素及各類複合抗生素占一半以上。

  “而且,基層的醫院抗生素用得更加頻繁,三級醫院中,抗生素會占到全部藥品銷售的30%,而二級醫院可能會達到40%。”肖永紅提到,他負責的衛生部全國細菌耐藥監測網2006-2007年的監測顯示,全國醫院抗生素物年使用率高達74%,“這和世界衛生組織期望的30%相差還是比較多的,美國大概是在40%-50%的樣子,北歐的一些國家基本是在30%以下。”

  如果是住院病人,抗生素的使用更加隨意,中國住院患者抗生素藥物使用率高達70%,其中使用廣譜抗生素和聯合使用兩種以上抗生素的超過半數,外科患者更是人人都離不開抗生素,使用比例高達九成以上。

  而實際上,我國細菌感染性的疾病僅占全部疾病的兩成左右,需要用抗生素治療。結論是:一半以上的抗生素是被濫用的。

  被濫用的抗生素爲醫院、藥房、制藥企業帶了豐厚的利潤,據統計,每年因抗生素濫用導致醫療費用增長800億元,僅第三代頭孢類抗生素一項,中國一年就多花費7億多元人民幣。

  中國式的抗生素濫用不僅僅發生在醫療行爲上,更可怕的是養殖業的抗生素濫用,肖永紅的研究發現,從養殖場的動物的排泄物中分離出來的細菌的耐藥性比普通人群中的耐藥性還要高。

  “雖然大型的養殖場對抗生素的應用比較克制,但中小型養殖場或者散養的農戶對抗生素的使用就不太規範,除了預防疾病,還會把抗生素添加到飼料里讓動物生長得更快。”肖永紅說。

  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所尹曉青副研究員對山東、遼寧的農村養殖戶進行的調查中,有50%養殖戶在飼料里添加了抗生素及其他藥物。

  雖然動物體内殘留的抗生素對人體的直接毒性很小,但動物的細菌耐藥性會通過食物鏈傳遞到人,在人體内埋下一顆定時炸彈,將來一旦發生細菌感染,很可能無藥可治。

  “耐藥寶寶”湧現

  越來越強的耐藥性帶來了超高的致死率和高昂的醫療費用,以超級細菌MRSA爲例,每年全球有數百萬人感染MRSA,30%的人會不治身亡——這比艾滋病的死亡率還高。爲了治療MRSA感染,全球每年要付出200億美元。對於感染者而言,即使能康複,也要付出沉重的代價——至少住院10天,花費數萬元。

  根據中華預防醫學會醫院感染控制學會主任委員胡必傑的說法,我國每年因抗生素不良反應造成的死亡人數爲8萬-10萬人,每年因細菌耐藥導致的死亡人數大約在50萬人。

  研發一種新的抗生素需要花費10年時間和10億美元的代價,而讓這種新的抗生素失效,隻需要兩年。不加控制地使用一種新型抗生素兩年之後,耐藥的細菌就會出現。

  “我國細菌的耐藥情況在2005年以後的增長速度是極快的,”肖永紅說,“比如MRSA在2005年之前的分離率是30%,而現在在我們國家三級醫院分離出來的MRSA平均在60%以上。”

  不隻是MRSA,各種普通耐藥
 

食品添加劑、反式脂肪酸

 

反式脂肪酸從美食“催化劑”到“隱形殺手”


 
誘人的甜甜圈
誘人的甜甜圈
  鮑布·皮茲對甜甜圈了如指掌。他1961年就在馬薩諸塞州開了第一家Dunkin’ Donuts (2008年進入中國市場,官方中文名爲唐恩都樂)。隻要看甜甜圈的表面,他就能知道炸油是不是太涼,或者面糊是不是太熱。但這位甜甜圈專家不用部分氫化植物油就沒法造出一隻美味的甜甜圈。這種油在美國人的餐單上已經被認爲是最惡劣的油脂。

  人造病·食品添加

  近幾年,食品安全問題不斷地出現在媒體報道上,無論是食品里的化學物質的非法添加(如“三聚氰胺”、“福爾馬林”、“孔雀石綠”、“瘦肉精”等),還是食品添加劑的濫用(如“洗蝦粉”),都在不斷地刺激人們脆弱的神經。當工業原料打着“食品添加劑”的標籤潛伏進食品行業里,加上真正的食品添加劑又被不法企業濫用,致使這些“非添加劑”和“濫用食品添加劑”的食品安全事件密集地曝光在媒體上,百姓就逐漸失去了對食品安全的信心。

  百分之百的餅幹含有部分氫化油

  肉制品廠的生產線轟隆隆作響,它不斷輸出紅肉罐頭、牛油、各種乳制品。盡管這些都是高脂食品,含有飽和脂肪酸,卻幾乎不含反式脂肪酸。

  人們早在19世紀就意識到飽和脂肪酸會在人體内合成膽固醇,造成血管中的油脂沉積。上世紀80年代開始,在科學家的推波助瀾下,食品工業開始大規模地用含反式脂肪的氫化油品替代椰子油及奶油類的飽和油脂。

  對於現代食品制造商來說,部分氫化油是完美的原料。它是在高溫下將氫氣灌入植物油,以特定的金屬作爲催化劑生產出來的——可正是在這一制造過程里,產生了危險的反式脂肪。

  室溫下,部分氫化油呈固態——這個特性對於批量生產的餅幹或蛋糕非常必要,它便於運輸、儲存、延長保質期。這種酥狀油成爲食品工業里不可或缺的主力。它口感顺滑、熔點高,因而成爲奶油夾心餅幹的絕佳介質,而且它還可以反複地加熱而不會被分解掉。

  並且,它還曾被認爲是飽和脂肪酸(像牛油和棕櫚油、椰子油等熱帶油)更經濟、更健康的替代品,過去幾十年里都是食品業的常用原料,遍布百貨商場的貨架和餐廳的後廚房。

  即使最有健康意識的消費者都還沒意識到,數百種食物——從人造奶油,到餅幹、曲奇、炸魚條、炸薯條里都含有反式脂肪酸。它讓烘焙、煎炸物的口味脆脆的,甜甜的,還帶着奶香,令包裝食品保持長達幾個月不變質。你甚至還能在標榜健康的食品中找到它的蹤蹟,像優格棒、桂格燕麥條。

  在1999年FDA的一份反式脂肪酸調查報告中,95%的曲奇里含有部分氫化油,超市架上百分之百的餅幹及80%的冷凍早餐食品亦然。

  現在營養學家們又換了論調

  哈佛公共健康學院營養學系的系主任華特·威列(Walter Willett)是參與對抗反式脂肪戰鬥的醫學研究者之一。“1980年代我還是醫生時,我正是這麼教導大家(攝入反式脂肪)。不幸地,當時我們不知道這樣做無異於將他們送入墳墓。”他跟其他研究者說,細胞靠天然的脂肪酸才得以正常運作。反式脂肪酸是人造的,在人體里的作用就像跑進鍾表機械結構里的沙粒。

 
常用餅幹等反式脂肪酸
常用餅幹等反式脂肪酸
    心血管疾病元凶

  反式脂肪比飽和脂肪更有健康危險。它不但跟飽和脂肪一樣堵塞心血管,還降低高密度脂蛋白的含量(通常被稱爲能清除心血管的好膽固醇)。

  至今,全世界各地關於反式脂肪酸的研究不勝枚擧,其結果也已在西方國家廣爲接受,以下是幾項經典案例。

  2001年。荷蘭瓦格寧根大學主導的一項交叉試驗。科學家們隨機抽取了29例男女實驗對象。他們被分爲兩組。一組吃高反式脂肪酸類食物,另一組吃高飽和脂肪類食品(其中的反式脂肪酸已經被飽和脂肪酸替代)。反式脂肪酸主要來自部分氫化大豆油,飽和脂肪酸主要來自棕櫚籽油。持續四周後,實驗對象交換各自的食譜。研究者以四種計量方法,在每個實驗對象的手臂上檢查血管擴張功能。結果發現,吃反式脂肪酸食物的人的血管擴張能力比對照組低29%,高密度脂蛋白的含量則低21%。

  2004年,澳大利亞針對79名第一次心髒病發作後的病人,科學家們調查了他們的飲食信息,提取活體樣本。另外再從167名健康人士身上蒐集同樣的信息、樣本。這兩組人以相同的年齡、性别和社會經濟地位横向比照。分析者透露,心髒病患者的脂肪組織里所含的反式脂肪酸——不論來源自動物還是植物,都要比健康受訪者的多。即便科學家計量了雙方食物中的飽和脂肪酸含量後,心髒病罹患率還是指向了反式脂肪酸的攝入量。

  2005年。《紐約時報》6月的一篇文章中說:“值得引起注意的是,心血管疾病非常顯而易見地指向體内的高、低密度脂蛋白含量。每增加1毫克高密度脂蛋白,心血管疾病惡化的風險就降低2%-3%。保持60毫克或以上水平的高密度脂蛋白,就能保護我們與這個人類主要疾病抗衡……除了幫助肌體去除不必要的膽固醇,高密度脂蛋白還有以下幾項保護功能:降低低密度脂蛋白的氧化功能,具有消炎因子,是幫助修複血管疾病的主力,還有防止血管阻塞的成分……而反式脂肪酸降低了體内高密度脂蛋白的含量。”

  2006年4月刊的《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發表了一份關於反式脂肪酸的詳細研究。這是該領域中最大型的一次概括性調查:

  以一個卡路里單位爲基礎,反式脂肪酸比任何其他營養成分更容易引發冠心病。隻要它占總攝入總能量的1%-3%,引發冠心病的風險就大大增加。在一項針對近140,000人的分組分析之後,攝入含有反式脂肪酸的能量每增加2%,冠心病的發作率就會呈23%的爆發式增長。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反式脂肪酸每日每人攝入量不要超過總能量的1%(約2克)。

  “幽靈脂肪”終將被消滅

  其實早在1970年代,反式脂肪酸的健康問題就進入了科學家們的視野,但每年五千億產值的食品加工業者就一直在拍着胸脯扞衛反式脂肪酸。因爲FDA不曾明令商家在標籤上注明,反式脂肪酸曾經被戲稱爲“幽靈脂肪”,但近十年來不斷湧現的研究報告終於引起政府首席醫學顧問們的注意。

  2002年,美國國家科學院醫院研究所宣布,他們無法像建議其他油脂的攝取量那樣,建議反式脂肪的健康攝取量上限。幾年後,政府頒布了標籤法案。

  加州蘇薩利托市預防醫學研究所主任,迪恩·歐尼什說:“對那些大型食品公司,這真是場完美風暴。他們怕吃官司,加上戰後嬰兒潮開始步入老年,對健康愈加關心。”迪恩·歐尼什同時也是百事可樂、麥當勞、康家食品(美國最大的食品集團)的顧問。

  2006年1月開始,美國聯邦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宣布反式脂肪沒有健康益處,並要求食品生產廠家必須在標籤上注明反式脂肪酸的成分。立法者開始致力於讓食品業者背負起社會責任,反式脂肪酸就此成了燙手的山芋。美國社會如今早已廣泛接受了反式脂肪酸有百害而無一利的結論。政府如今的重點是致力於找到商家和消費者互不受損的解決方案。

  食品業竭盡全力尋找替代品,它們花了數千萬美元在不改變食品風味的同時,避免使用部分氫化油品。皮茲先生曾經在波士頓附近的公司實驗廚房里一年試了19種替換品,但炸出來的甜甜圈要麼就是太重味或表面太光滑,反正大多數不好吃。

  截至2010年,美國多個州已經明令餐飲業商家禁止使用含有反式脂肪酸的油類,而對包裝食品生產商的禁令也如天邊驚雷,正隆隆作響。

 
黄油
                   黄油
  你會把自家的特百惠熔掉,塗在麵包上吃嗎?

  人造黄油跟塑料的構造隻有一個分子的區别。把一勺人造黄油,攤在太陽底下或者隨便晾在哪兒。幾天後會發現它連味兒都不串,因爲沒有營養價值,連黴菌都找不到生長的地方。爲什麼?因爲它幾乎就是塊塑料。

  人造黄牛油

  高含量反式脂肪酸。

  增加罹患冠心病的風險高達3倍。

  低密度脂蛋白(被稱爲壞膽固醇)含量更高,高密度脂蛋白(被稱爲好膽固醇)含量更低。

  增加罹患癌症的危險高達5倍。

  降低乳制品質量。

  降低免疫系統功能。

  低胰島素的分泌。

  黄牛油

  牛油所含的飽和脂肪酸比人造黄油的略高,約爲 8 : 5。

  根據2006年哈佛醫學院的調查,吃人造牛油的婦女,比吃同等分量天然黄油的婦女罹患心髒病的幾率高53%。

  牛油有很多營養成分,但人造黄油隻有一點點,而且還是人爲添加的。

  牛油比人造黄油好吃很多,煮菜時

  加牛油,還能提升風味。

  牛油存在了好多個世紀,但人造黄油隻有不足100年的短短歷史。

  五條規則,避免吃進反式脂肪酸

  不要吃成分標籤上有“部分氫化油”、“氫化植物油”、“起酥油”的任何食品。FDA建議,這些成分必定含有反式脂肪酸。尤其注意標籤最底下幾行,因爲通常成分排列顺序是按照含量高低顺序來的。

  全氫化油不含反式脂肪酸。然而,隻要沒有“全”字,你還是很難判定到底是不是有反式脂肪酸,標籤不一定標得這麼精准。

  如果標籤上注明零含量反式脂肪酸,最好還是謹慎考慮。隻要出現“部分氫化油”、“起酥油”,就一定有反式脂肪酸。FDA曾經在2006年規定,每份食品中反式脂肪酸含量低於0.5克,可以被表述爲零含量。想想,你如果一口氣吃了四份含有0.4克反式脂肪酸的食品怎麼辦?

  即便是植物油也可能經過部分氫化處理。不要羞於向店家詢問他們是不是用了部分氫化油做煎炸食品或者拌醬。隻有你張口,就是向店家暗示,你不想攝入反式脂肪。隻要是沒貼成分標籤的烘焙或煎炸食品,都可以視作含有部分氫化油,除非你另外被告知了。

  謹慎攝入飽和脂肪酸,這點非常重要

  記着,多不飽和脂肪酸和單不飽和脂肪酸都是好的脂肪。

  上並非醫學建議,如果你有需要注意飲食的疾病,請征詢醫生的意見。
 

金浩茶油


金浩茶油
               金浩茶油
  操作失範,茶油變毒油

  生產工藝的不合格,讓金浩茶油中的致癌物“苯並芘”嚴重超標。更讓人不安的是,在湖南省質監部門進行的抽查中,不止金浩一家公司被檢出苯並芘含量超標,但其他超標企業名單一直未見公布。

  人造病·食品安全

  業界認爲,國内現有的精鍊技術能非常有效地降低食用油中苯並芘的含量,完全可以將其含量控制在國家標准之下。但包括國内最大的茶油生產商金浩在内的大量茶油企業都出現了“工藝缺陷”。

  2010年8月,一則關於湖南金浩茶油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的茶油被查出含有致癌物“苯並芘”超標6倍的傳言正在互聯網上蔓延。

  導致緊張情緒的傳言的起因是兩份產生於7月份的文件——湖南省質監局下發的《關於召開解決食用植物油中苯並(a)芘超標問題技術分析會緊急通知》,以及金浩公司提交給質監局的《食用植物油中苯並(a)芘超標原因分析及解決措施研究》。

  苯並芘,這是一種早已被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中心認定爲強致癌物的化學物質。

  當它進入人體腸道並被血液吸收後,一部分經肝、肺細胞微粒體中的混合功能氧化酶激活後,就會轉化成致癌物。一旦它損傷到人體細胞中的DNA,導致DNA不能修複,細胞就會上演人類的噩夢——癌變。除此之外,苯並芘還能通過遺傳,使胎兒致畸。

  和三聚氰胺不同,苯並芘可以在你家廚房制造出來,如果你常用以下烹調方式——煎、烤、炸等,尤其是蛋白質、脂肪在不完全燃燒下極易產生以苯並芘爲代表的致癌物質。

  當金浩公司被查出茶油產品中含有致癌物質的消息在網絡上廣爲流傳後,該公司一度公開聲明其產品“質量安全可靠”,將網上傳言斥爲謠傳。

  在外界對此聲明的普遍猜疑中,媒體很快披露了湖南質監局半年前就已穫悉金浩茶油存在苯並芘超標,並曾派出專家協助金浩公司查找超標原因,改進生產工藝一事。

  事態隨之逆轉——金浩公司在9月1日發布道歉信,承認自2009年12月3日至2010年3月17日生產的9個批次茶油存在苯並(a)芘含量超標情況,但同時表示已對問題產品實施了全面召回。

  金浩公司稱,茶油中的苯並芘超標起因是茶籽在烘烤、翻炒過程中,因溫度過高、受熱不均導致燒焦產生苯並芘,在浸出環節出現工藝缺陷進而導致超標問題。該公司表示,經過工藝改進後,已經徹底解決此類問題,且產品在4月份以來質監部門的抽查中均合格。

  生產工藝不合格

  茶油企業、質監部門乃至業界專家普遍認爲苯並芘超標與茶油企業的生產加工工藝有關。

  目前我國茶油的生產主要采用物理壓榨法和化學浸出法兩種方式。盡管采用物理壓榨方式可從油茶籽中提取到質量較好的壓榨茶油,但壓榨後的油餅内往往尚有殘餘油脂。而再通過化學浸出方式對油餅進行處理,就能將殘餘油脂充分提取出來。

  任何有機物在高溫下都可能產生苯並芘,茶油的生產自然也不例外。爲了提升出油率,茶油生產過程中通常會有高溫蒸炒的流程。在蒸炒過程中,一旦溫度過高,燒焦的茶籽中的脂類、膽固醇、蛋白質、碳水化合物等就會發生熱解,並形成大量苯並芘。

  湖南省一家機械制造公司的技術人員稱,此類現象多見於普通農戶和小型作坊式企業。這些生產者通常憑個人經驗進行生產,蒸炒過程中可能出現溫度過高現象。

  這些生產者會將壓榨後的油餅銷售給規模型企業,供後者以浸出法再次提取茶油。在浸出過程中,企業通過向被打碎的油餅中注入易揮發的食用級有機溶劑,利用溶劑與油的親和力,將殘餘的油萃取出來,但與此同時,殘留在茶籽上的苯並芘也一並被吸納到溶劑中。

  根據我國《食用植物油衛生標准》規定,食用油中苯並芘含量的上限爲10微克/千克(歐盟標准的上限是2微克/千克)。而據此前的媒體報道,今年3月,國家質檢總局對湖南省部分茶油的抽檢中,有茶油產品中的苯並芘含量高達60微克/千克,是規定上限的6倍。

  但在食用油加工領域,一個業界共識是:國内現有的精鍊技術能非常有效地降低苯並芘的含量,完全可以將其含量控制在10微克/千克的國家標准之下。

  實際上,不隻是茶油,在大多數食用植物油中都可能存在苯並芘。據了解,國内某質量監督檢驗所的國家糧食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曾對國内市場上植物油中的苯並芘殘留含量做過檢測。

  該中心收集了市場上2006-2007年生產的全國各大油料產區(20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和意大利、加拿大等國外的19類食用植物油,共262份樣品。檢測結果顯示,苯並芘檢出率爲98.5%,但超標率隻占樣品總數的2.3%。

  產業陰雲

  近兩三年來,中國茶油加工企業突飛猛進。去年11月4日,《全國油茶產業發展規劃》經國務院批准出鑪,使得油茶產業上升爲國家戰略性產業。《規劃》顯示,到去年年底,包括湖南、江西、廣西、浙江等十四個油茶主產區的規模型加工企業已達六百餘家,加工能力已接近原料供應量的四倍!

  作爲國内目前最大的茶油企業,金浩公司董事長劉翔浩在今年3月時曾公開宣稱公司將在2012年前上市。

  諷刺的是,正是3月,在湖南省質監部門進行的抽查中,不止金浩一家公司被檢出苯並芘含量超標。但是,其他超標企業名單一直未見公布,引起市場恐慌和猜疑,最終導致茶油滯銷。

  今年9月底,一家湖北茶油企業的負責人抱怨,該企業的茶油銷量出現了“直線下降”。爲自證清白,這家企業第一時間將產品提交給當地質監部門檢測,並在媒體上發布了各項指標合格的檢測結果。
 

健康辭典

2010年健康辭典A-Z


還能吃得健康麼?
     還能吃得健康麼?
  這一年,有哪些新藥爲人類的疑難雜症帶來新希望,又有哪些新技術新發現在提醒我們如果離健康很遠危險就會很近?

  Bilingualist雙語者可推遲患老年癡呆症

  加拿大多倫多貝克雷中心羅特曼研究所發表聲明,通過研究200多名被診斷可能患上老年癡呆症患者的病曆,他們發現,長期堅持使用兩種或兩種以上語言的人出現症狀的時間會推遲,雙語能力對於抑制記憶力衰退、思維混亂等早期症狀有顯着作用。

  Cadmium鎘致癌

  今年六月,麥當勞緊急召回1200萬個史瑞克玻璃杯,因爲檢驗人員在這批杯子的塗漆中發現了鎘,它可滲出表面,對使用者特别是兒童存在危害。鎘在塗料中有耐高溫、着色力強等優點,但它是一種致癌物質,人體攝入的話可致呼吸系統疾病,損害腎髒,還可能引發骨質疏松。

  Darvon止痛藥含致命成分被下架

  美國食品藥管局FDA於今年11月強制Darvon及Darvocet品牌止痛藥下架,因爲其含有的Propoxyphen丙氧芬可能讓人死於嚴重的心律不整。Propoxyphen丙氧芬在其他品牌的鎮痛藥品中也有使用,它會引起眩暈、呼吸減慢等副作用,還會像鴉片一樣讓人上癮,服用過量是會致命的。

  Enzyme Sirt3抗老化酶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的研究者們發現了一種抗老化酶Sirt3,它可以防止人體細胞衰敗。在用以實驗的小白鼠中,攝食量少的一組Sirt3酶水平會增加,體内的自由基隨之減少,而自由基正是引起人類老化的元凶。如果能將Sirt3酶用於醫藥,或許人類真能鍊出長生不老仙丹了。

  Electric Convulsive Treatment(ECT)電痙攣療法治抑鬱患兒

  ECT電痙攣療法是把電極放在人的前額,讓電流通過大腦從而引發持續幾十秒的全身性發作。雖然聽起來讓人咋舌,但美國猶他大學研究人員發現,在接受了這種療法後76%的精神病患兒病情大有好轉,其中抑鬱症患兒的改善率高達85%,而他們之前對其他療法均毫無反應。

  HINS光照明系統成超級細菌克星

  英國斯特拉斯克萊德大學研究人員開發出一種照明系統,利用“高強度窄譜光線”(HINS)24小時不間斷地對醫院病房和隔離室消毒,殺死包括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和難辨梭菌等在内的多種超級細菌。該技術不僅對人體無害,而且還能淨化空氣。

  Lupus treatment Benlysta紅斑狼瘡新藥穫批准

  由美國人類基因組科學公司(Human Genome Sciences Inc)研制的治療紅斑狼瘡新藥Benlysta近日穫得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批准,該藥有望成爲50多年來第一種穫批治療紅斑狼瘡的新藥。這是一種蛋白質療法藥,與目前的標准藥聯用之後,能抑制系統性紅斑狼瘡病情發展,並且能防止疾病突然發作。

  Megranate石榴提取物可抗流感

  美國田納西大學等多所大學聯合開展的一項研究發現,因爲内含多酚的抗氧化和其他生物化學效果,石榴提取物能夠增強細胞抵抗力,降低感染性疾病的死亡率。此前的多項實驗也表明,石榴提取物能使H1N1、H3N2和H5N1等人類甲型流感病毒失去活性。

  Nanobioconjugate新型納米藥物抗擊腦瘤

  錫達斯-賽奈醫療中心在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發表報告,一種利用新藥物工程技術研制出的Nanobioconjugate納米藥物能有效抗擊腦瘤。腦瘤是一種非常難以治療的腫瘤,病因至今不明。此藥物通過靜脈注射進入血液後,能在腫瘤細胞内不斷釋放抗癌藥物,大大減緩腫瘤生長速度,對非腫瘤細胞則無毒害作用。

  Omega-3脂肪酸首次證實能抑制癌症

  科學家們對Omega-3脂肪酸一直是“歌功頌德”的,比如預防心血管疾病、緩解疼痛炎症等。如今美國州立韋恩大學研究者又證實了它一項新功效:可延緩癌症發展,甚至避免其轉移。研究者說明,人類生活方式和生理節奏的變化導致細胞承受代謝壓力增大,而Omega-3脂肪酸能對基因進行調節,避免它們“在壓力下以錯誤的方式活動”。

回顧我國食品安全,讓人心憂
回顧我國食品安全,讓人心憂
  Prion朊病毒確爲瘋牛病禍首

  朊病毒是一種隻有蛋白質而沒有核酸的病毒,美國生物學家Prusiner在1982年曾提出假說,認爲引發瘋牛病的罪魁禍首正是這種變構的蛋白質,它能誘導正常朊蛋白變構並不斷聚集,最終導致神經元死亡。但此假說28年來一直無人能夠證實,直到我國華東師範大學馬繼延教授領銜的研究團隊在今年二月成功進行了驗證,並將論文發表在《科學》雜志上。

  Rheumatoid Arthritis類風濕性關節炎甚至可能致盲

  美國研究者發現,類風濕性關節炎不僅影響着患者的肢體關節,它的炎症也會感染視網膜,引起幹眼病、鞏膜炎等多種眼病,這些眼病發展到嚴重程度時可能致盲。同樣,類風關還容易感染肺膜,引發胸痛、呼吸緊促,胸膜炎或胸腔積液也是常見的類風關附屬病。

  Transform skin into blood皮膚造血法取得突破

  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的研究人員在《自然》雜志網絡版上發表報告說,他們通過兩年的反複實驗,找到一種隻需利用人體一小塊皮膚細胞,便可直接培養轉化成血液細胞的前體細胞的方法。這一突破的首先受益人將是白血病患者和癌症患者,他們將有穩定的新血源,並不再爲血型疋配問題煩惱。

  Ultraviolet radiation紫外線成滑雪者的隱性殺手

  科學家們通過研究北美32座高海拔滑雪場,以及訪問數千滑雪者後發現,滑雪者們所做的防曬措施往往很不到位,尤其是氣溫降低或陰天時,他們更容易忽視紫外線帶來的傷害,而測量數據顯示,多雲陰冷的滑雪場上的紫外線和熱帶海灘上是同樣強的。

  Vitamin E過量同樣威脅心腦血管

  每天有無數人吞下VE藥物以防止老化和心血管疾病,但波士頓Brigham婦女醫院的研究者通過分析118,000個患者案例後發現,服用VE的人群雖然減輕了患ischemic stroke心血管疾病的危險,但卻增加了患另一種心血管病(hemorrhagic stroke)的幾率。總體來說,指望服用VE降低心血管疾病風險是不靠譜的,過量反而有害。

  West Nile Virus (WNV)西尼羅病毒再現

  今年8月,羅馬尼亞希臘均出現西尼羅病毒致人死亡的案例。這種病毒會引發腦炎和腦膜炎,病人發病症狀包括突發高燒、頭疼及四肢疼痛,目前尚無特效藥和疫苗可以對付。它可以通過蚊子和野鳥傳播,於1937年首次被發現,先後在歐洲、美國、俄羅斯等地爆發過大流行,常在夏末秋初的溫濕地區爆發。

  Zapping nerves神經震動法控制高血壓

  對於難以控制血壓的高血壓患者來說,正在美國芝加哥醫學界推廣的一種神經震動療法能夠帶來奇蹟。這種療法通過從人體腹股溝伸入血管的一條管道,用無線電波震動腎髒附近引發高血壓的神經,由此能將血壓平均降低33個點,傳統藥物通常爲10個點。
 

有關研究

英研究者稱癌症是“人造病”

 
阿根廷專家發現一具埃及木乃伊的死因是癌症
阿根廷專家發現一具埃及木乃伊的死因是癌症
  癌症是“人造病”嗎

  據科學松鼠會

  近來,一則來自英國的科研新聞讓輿論嘩然: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兩位研究者羅莎莉·戴維與邁克爾·齊默曼在《自然癌症綜述》上發表論文表示,有鑒於過往研究中極少發現確診爲癌症的古代病例,癌症這個對現代人類生命形成巨大威脅的“黑手”,可能是現代生活方式與環境污染造就的一種“人造病。”

  癌症真的是種現代“人造病”麼?古人真的不得癌症嗎?

  古人也會得癌症

  ●媒體聲音

  曼徹斯特大學有教授研究數百具木乃伊,隻有一具證實有癌症蹟象。醫學文獻亦是到17世紀後才出現類似癌症的病症記載,並在工業革命後顯着增多。

  ——(《聯合早報網》·木乃伊證古人罕患癌病)

  ●松鼠聲音

  生物松鼠Marvin P:好笑的是,世界上第一例正式關於癌症的記載,就來自於約公元前1500年的古埃及紙草文書,其中記錄了多例乳腺癌以及治療手段——用灼熱火棍捅進去燒掉增生組織。然後,病人就死了……

  壽命不長患癌幾率低

  ●媒體聲音

  研究顯示,自工業革命以來,癌症患病人數迅速上升,特别是患癌症的孩童人數不斷增加,這證明癌症發病率增加並非因爲人類壽命更長。

  ——(《深圳商報》·癌症或爲“人造病”)

  ●松鼠聲音

  媒體松鼠拇姬:根據古代銘文,古埃及人的平均壽命大大短於現代社會。富裕階層一般能活到40~50歲,平民則隻能活到25~30歲。

  根據《新科學家》雜志,國際癌症研究署環境與輻射部門的負責人喬希姆·舒茨表示,年紀也與癌症發生率緊密相關,90%的癌症發生在50歲之後,如果你檢測當代數百具50歲前去世的遺體,也不會檢出太多癌症病例。如就絕對數值說,骨癌在年輕人中的發病率是萬分之一,因此即使檢測一萬具木乃伊,能檢出一個癌也算幸運。

  給木乃伊看病不現實

  ●媒體聲音

  英國《每日郵報》14日引述曼徹斯特大學訪問學者邁克爾·齊默爾曼教授的話報道:“在古代,人們很少用外科手術的方法治療疾病。因此,若患癌症,病竈會完整保留下來……但是,木乃伊中沒有發現惡性腫瘤,這隻能解釋爲癌症在古代實屬罕見。”

  ——(《北京青年報》·古人患癌症比例較現代人低很多)

  ●松鼠聲音

  藥學松鼠窗敲雨:唯一能真正確診癌症的方法,就是取組織標本讓病理醫生診斷,但這個標准主觀性很大的,病理醫生也沒啥看木乃伊標本的經驗,也不好用什麼其他方法證實,准不准的確實難說。

  自然界里有致癌因子

  ●媒體聲音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生命科學系埃及考古學教授羅薩莉·大衛指出:“在工業化國家,癌症和心血管疾病是造成死亡的兩大主因。但是古時候,得癌症是很罕見的。自然界中沒有什麼東西會引起癌症。”

  ——(《國際在線》·科學家稱癌症是“人造”現代病 古代無癌症)

  ●松鼠聲音

  生物松鼠游識猷:英國癌症研究會的阿尼博士對“自然界中沒有致癌物”有一反駁。阿尼博士說,自然界中存在的非人工致癌因素多種多樣。僅擧幾例:自然存在的放射性物質,據估計花崗岩中的氡造成了全世界3-14%的肺癌,日光中的紫外線是導致全世界皮膚癌的最大因素,自然存在的人類乳突狀瘤病毒(HPV)可導致子宮頸癌,幽門螺鏇杆菌可能導致胃癌,花生黴變產生的黄曲黴素可導致肝癌……這些致癌因素,遠在人類社會工業化前就存在已久。

  生活方式是致病主因

  ●媒體聲音

  近代醫學紀錄顯示,癌症個案在古代極罕有,但在工業革命後大量增加,加上自然環境根本沒任何致癌物,故相信這種病症是污染、飲食習慣及生活方式轉變造成。

  ——(《聯合早報網》·木乃伊證古人罕患癌病)

  ●松鼠聲音

  生物松鼠游識猷:《新科學家》的文中也稱,現代社會環境污染的確令我們周遭多了不少致癌因素,但就目前的研究來說,環境污染這些避無可避的因子,造成癌症患病率提高的比重並不算太大。那些我們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影響更顯着:比如吸煙,比如喝酒,比如缺少鍛鍊,比如攝入熱量過多導致的肥胖。

  與其把一切罪名都推到社會工業化上,不如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畢竟,比起古代的埃及人,你有更大的幾率活到白發蒼蒼。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