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8225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旭日东升 (2010/12/16 15:49:49)  最新编辑:旭日东升 (2011/11/3 14:00:34)
論佛骨表
拼音:lùnfó gǔbiǎo (lunfo gubiao )
同义词条:《论佛骨表》
 
      《論佛骨表》是我國唐代著名文學家、位居“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的作品。元和十四年(819年),憲宗皇帝派遣使者去鳳翔迎佛骨,京城一時間掀起信佛狂潮,韓愈不顧個人安危,毅然上《論佛骨表》,痛斥佛之不可信,要求將佛骨 “投諸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後代之惑。”憲宗得表,龍顏震怒,要處以極刑。幸宰相裴度及朝中大臣極力說情,免得一死,貶爲潮州刑史。韓愈任潮州刑史八個月,概括說來:驅鱷魚、爲民除害;請教師,辦鄉校;計庸抵債,釋放奴隸;率領百姓,興修水利,排澇灌溉。千餘年來,使潮州成爲具有個性特色的地域文化,潮州地區成爲禮儀之邦和文化名城!
    

作者簡介  

 
韓愈畫像
 韓愈畫像
  韓愈(768~824),字退之,漢族,唐河内河陽(今河南孟縣)人。自謂郡望昌黎,世稱韓昌黎。唐代古文運動倡導者,宋代蘇軾稱他 “文起八代之衰”,明人推他爲唐宋八大家之首,與柳宗元並稱“韓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著有《韓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師說》等等。
 
  韓愈25歲中進士,29歲登上仕途,卻在功名與仕途上屢受挫摺。 德宗貞元十九年(803)被貶爲陽山(今廣東陽山縣)縣令。顺宗永貞元年(公元805年),又量移爲江陵府法曹參軍。 赴任途中,自郴至衡,路過耒陽,專程拜謁了杜甫墓,並作長詩《題杜工部墳》以弔之,最先認識到杜詩的價值。
 
韓愈紀念館
 韓愈紀念館
  與衡州刺史鄒儒立會於石鼓山合江亭,留題古詩二十韻。《題合江亭寄刺史鄒君》全詩凡二百言,一韻到底,一氣呵成,音調鏗鏘,氣勢磅礴,爲自唐以來題詠石鼓千古傳誦、膾炙人口之傑作,亦爲後世文人學士所推崇,步其韻而歌者不乏其人。尤其是“瞰臨渺空闊,綠淨不可唾”兩句,已成爲後世人們廣爲傳誦的名句。明萬曆中(1587~1598),與李寬李士真周敦頤朱熹張栻黄幹同祀石鼓書院七賢祠,世稱石鼓七賢。 登臨祝融峰,“韓愈開雲”千百年來在南嶽衡山傳爲佳話,曆代文人以“開雲”爲題歌詠不絕。 他也是第一個寫詩吟誦禹王碑的文人,明代楊慎稱其《岣嶁山》一詩“發揮稱讚豈在石鼓之下哉?” 因此四事,成爲對衡陽人文歷史影響最深遠的大文學家。
  

作品詳情  

作品原文

    論佛骨表(1)
  
  臣某言(2):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3),自後漢時流人中國(4),上古未嚐有也。昔者黄帝在位百年,年百一十歲(5);少昊在位八十年,年百歲(6);顓頊在位七十九年,年九十八歲(7);帝嚳在位七十年,年百五歲(8);帝堯在位九十八年,年百一十八歲(9);帝舜及禹,年皆百歲(10)。此時天下太平,百姓安樂壽考(11),然而中國未有佛也。其後殷湯亦年百歲(12),湯孫太戊在位七十五年(13),武丁在位五十九年(14),書史不言其年壽所極,推其年數,蓋亦俱不減百歲。周文王年九十七歲(15),武王年九十三歲(16),穆王在位百年(17)。此時佛法亦未人中國,非因事佛而致然也。
 
  漢明帝時(18),始有佛法,明帝在位,才十八年耳(19)。其後亂亡相繼,運祚不長(20)。宋、齊、梁、陳、元魏已下,事佛漸謹,年代尤促(21)。惟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22),前後三度舍身施佛(23),宗廟之祭,不用牲牢(24),晝日一食,止於菜果(25),其後競爲侯景所逼,餓死台城(26),國亦尋滅(27)。事佛求福,乃更得禍。由此觀之,佛不足事,亦可知矣。
 
  高祖始受隋禪,則議除之(28)。當時群臣材識不遠(29),不能深知先王之道,古今之宜(30),推闡聖明(31),以救斯弊,其事遂止(32),臣常恨焉。伏維睿聖文武皇帝陛下(33),神聖英武,數千百年已來,未有倫比。即位之初,即不許度人爲僧尼道士(34),又不許創立寺觀。臣常以爲高祖之志,必行於陛下之手,今縱未能即行,豈可恣之轉令盛也?
 
唐憲宗像
唐憲宗像
  今聞陛下令群僧迎佛骨於鳳翔,禦樓以觀(35 ),舁入大内(36),又令諸寺遞迎供養。臣雖至愚,必知陛下不惑於佛,作此崇奉,以祈福祥也。直以年豐人樂,徇人之心(37),爲京都士庶設詭異之觀(38),戲玩之具耳。安有聖明若此,而肯信此等事哉!然百姓愚冥,易惑難曉,苟見陛下如此,將謂真心事佛,皆雲:“天子大聖,猶一心敬信;百姓何人,豈合更惜身命!”焚頂燒指(39),百十爲群,解衣散錢(40) ,自朝至暮,轉相仿效,惟恐後時,老少奔波,棄其業次(41)。若不即加禁遏,更曆諸寺,必有斷臂臠身以爲供養者(42)。傷風敗俗,傳笑四方,非細事也。
 
  夫佛本夷狄之人(43),與中國言語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44),身不服先王之法服(45);不知君臣之義,父子之情。假如其身至今尚在,奉其國命,來朝京師,陛下容而接之(46),不過宣政一見(47),禮賓一設(48),賜衣一襲(49),衛而出之於境,不令惑眾也。況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穢之馀(50),豈宜令人宮禁?
 
  孔子曰:“敬鬼神而遠之(51)。”古之諸侯,行弔於其國(52),尚令巫祝先以桃茹祓除不祥(53),然後進弔。今無故取朽穢之物,親臨觀之,巫祝不先,桃茹不用,群臣不言其非,御史不擧其失,臣實恥之。乞以此骨付之有司,投諸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後代之惑。使天下之人,知大聖人之所作爲(54),出於尋常萬萬也。豈不盛哉!豈不快哉!佛如有靈,能作禍祟,凡有殃咎(55),宜加臣身,上天鑒臨〔56) ,臣不怨悔。無任感激懇悃之至(57),謹奉表以聞。臣某誠惶誠恐(58)。
  

作品注釋

  (1)元和十四年(819)正月作,韓愈時任刑部侍郎。佛骨:指佛教始祖釋迦牟尼的一節指骨。表:文體名,古代臣子上給皇帝的奏章的一種,多用於陳情謝賀。漢蔡邕獨斷》卷上:“凡群臣上書於天子者有四名,一日章,二日奏,三日表,四日駁議。……表者不需頭,上言‘臣某言’,下言·臣某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據新、舊《唐書》本傳載,風翔(今屬陝西省)法門寺有護國真身塔,塔内有釋迦牟尼指骨一節,三十年一開塔。據說開則歲豐人泰。元和十四年正值開塔之年,正月憲宗遣中使杜英奇押宮人三十,持香花迎入宮内,供養三日,乃送諸寺。王公士庶,奔走舍施。百姓有廢業破產、燒頂灼臂而求供養者。韓愈反對佞佛,遂上此表加以諫阻。憲宗得表大怒,貶韓愈爲潮州刺史。
  (2) 臣某言:表開頭的一種格式,某是上表者的代詞。
  (3)“伏以’’二句:謂我以爲佛教本是來自夷狄的一種宗教。伏,俯伏,下對上的敬詞。佛,此處指佛教。夷狄,古代對少數民族的稱呼,此處指天竺(今印度)。法,法度,這里指宗教。
  (4)“自後漢’’句:據範曄《後漢書》載,後漢明帝劉莊派遣蔡倍到天竺去求佛法,得《四十二章經》和佛像,與僧人攝摩騰、竺法蘭同回,用白馬載佛經,永平十一年(68)在洛陽建寺,以“白馬”名之,佛法從此流人中國。此爲傳統說法,據今人考證,佛教傳人中國的時間要比這更早。
  (5)“黄帝’’二句:黄帝與下文的少吳、顓頊、帝嚳、堯、舜,禹,皆爲傳說中上古時代部落聯盟的首領。黄帝,姓公孫,名軒轅。相傳他先後戰勝炎帝和蚩尤,爲漢族始祖。裴駟《史記集解》引皇甫謐《帝王世紀》:“在位百年而崩,年百一十一歲。”《太平禦覽·皇王部·黄帝軒轅氏》引皇甫謐《帝王世紀》:“年百一十歲。”
  (6)“少昊(hao浩)”二句:少昊,姓己,一說姓贏,名摯,號窮桑帝。孔穎達《周易正義》引皇甫謐《帝王世紀》:“在位八十四年而崩。”
  (7)“顓頊(zhuan xu專須)”二句:顓頊,相傳是黄帝之子昌意的後裔,號高陽氏。《史記集解》引皇甫謐《帝王世紀》:“在位七十八年,年九十八。”
  (8)“帝嚳(ku酷)”二句:帝嚳,相傳是黄帝之子玄囂的後裔,號高辛氏。《史記集解》引皇甫謐《帝王世紀》:“在位七十年,年百五歲。”
  (9)“帝堯”二句:帝堯:相傳是帝嚳之子,號陶唐氏。《史記集解》引徐廣日:“堯在位凡九十八年。”《太平禦覽·皇王部·帝堯陶唐氏》引皇甫謐《帝王世紀》:“年百一十八歲。”
  (10)“帝舜”句:帝舜,相傳是顓頊的七世孫,號有虞氏。《史記集解》引徐廣日:“皇甫謐雲‘舜……百歲癸卯崩。”’禹,姓姒,以治理洪水被人稱頌,後建立夏朝。《史記集解》引皇甫謐《帝王世紀》:“年百歲也。”
  (11)壽考:壽命長。考,老。
  (12)“其後”句:殷湯,又稱商湯、湯,詳見《赴江陵途中寄贈王二十補闕、李十一拾遺、李二十六員外翰林三學士》注(93)。《史記集解》引皇甫謐日:“爲天子十三年,年百歲而崩。”
  (13)“湯孫”句:太戊,殷湯第四代孫,殷中宗。《尚書·無逸》:“肆中宗之享國,七十有五年。”
  (14)“武丁”句:武丁,殷湯第十代孫,殷高宗。徐宗元《帝王世紀輯存》:“武丁……享國五十九年,年百歲而崩。”
  (15)“周文王”句:周文王,姓姬,名昌,商末周族領袖,爲後來滅商建周奠定基礎。《史記集解》引徐廣日:“文王九十七乃崩。”
  (16) “武王”句:武王,周文王之子,名發,周王朝的建立者。《禮記·文王世子》:“武王九十三而終。”
  (17) “穆王”句:穆王,文王五世孫,名滿。《尚書·呂刑》:“王享國百年。”
  (18)漢明帝:光武帝劉秀之子劉莊,東漢(即後漢)第二代皇帝。
  (19)十八年:明帝自公元57年至75年在位。
  (20)“其後”二句:後漢自明帝死,到獻帝退位,共曆一百四十五年,中經章帝、和帝、殤帝、沖帝、質帝、少帝,在位時間皆甚短促。此後的三國和西晉、東晉,皇帝在位年數亦皆不長。運,國運。祚(zu6坐),此指君位。
  (21) “宋、齊”三句:宋(420—479),立國五十九年,經八帝。齊(479—502),立國二十四年,經七帝。梁(502—557),立國五十六年,經四帝。陳(557—589),立國三十三年,經五帝。以上爲南朝。元魏,即北魏(386—557),立國一百六十年,經十七帝,此爲北朝。故雲“年代尤促”。已,同“以”。謹,虔誠。促,短暫。
  (22)梁武帝:南朝梁的開國皇帝,姓蕭,名衍,公元502年至549年在位。
  (23)“前後”句:據《南史·梁本紀》載,梁武帝於大通元年(527)、中大通元年(529)、太清元年(547)三次舍身同泰寺作佛徒,每次皆由他的兒子和大臣用重金贖回。
  (24)“宗廟”二句:據《南史·梁本紀》載,梁武帝於天監十六年(517)三月,下令“郊廟牲栓(純色全牲),皆代以麪(面食)。”牲,祭祀用的牲畜。牢,古代稱牛、羊、豬各一頭爲太牢(也有稱牛爲太牢的),稱羊、豬各一頭爲少牢。
  (25)“晝日”二句:據《南史·梁本紀》載,梁武帝“溺信佛道,日止一食”。《三寶記》載,梁武帝“天監中便血味備斷,日惟一食,食止萊蔬。”
  (26)“其後”二句:侯景,字萬景,懷朔鎮(今内蒙包頭市東北)人。原爲北魏大將,後降梁,不久又叛梁,破建康(今江蘇南京市),攻人宮城,梁武帝被囚,後竟餓死。台城,即宮城,宮禁所在之處,當時稱朝廷禁省爲“台”,故名。
  (27)尋:不久。
  (28)“高祖”二句:高祖,唐高祖李淵,於公元618年廢隋恭帝,受禪讓,稱帝,建立唐朝,年號武德。據《舊唐書·傅奕傳》、《新唐書·高祖紀》載,武德九年(626)太史令傅奕上疏請除釋教,高祖從其言,打算裁汰僧、尼、道士、女冠。
  (29) “當時”句:指中書令蕭瑀等人反對傅奕除佛的主張。材識不遠,才能不高,識見短淺。
  (30)宜:誼,道理。
  (31) 推闡聖明:推求闡發聖主(指高祖)英明的旨意。
  (32)其事遂止:實際議除佛教事主要因高祖不久退位而中止。
  (33) 睿(rui瑞)聖文武皇帝:元和三年(808)正月群臣上給憲宗的尊號。睿,聰明。聖,聖明。
  (34) 度:世俗人出家,由其師剃去其發須,稱爲“剃度”,亦單稱“度”,意即引度人脱離世俗苦海。
  (35)禦樓:登上宮樓。禦,古代稱皇帝的行動爲“禦”。
  (36) 舁(yu於)人大内:抬入皇宮里。大内,指皇帝宮殿。
  (37)徇(x矗n迅):顺從,隨着。
  (38) 士庶:士大夫和平民百姓。詭異之觀:新奇怪異的觀賞。
  (39)焚頂燒指:指用香火燒灼頭頂或手指,以苦行來表示奉佛的虔誠。 (40)解衣散錢:指以施舍錢財來表示奉佛的虔誠。
  (41)業次:生業,工作。業、次同義。《國語·晉語》韋昭注:“次,業也。”
  (42)臠(luan巒)身:從自己身上割下肉來。臠,把肉切成小塊。
  (43)佛:此處指佛教創始者釋迦牟尼,他是古印度北部迦毗羅衛國(今尼泊爾境内)淨飯王之子,出生與活動的時期稍早於孔子。
  (44)法言:合乎禮法的言語。
  (45)法服:合乎禮法的服裝。
  (46)容而接之,答應接見他。
  (47)宣政:唐長安宮殿名,在東内大明宮内含元殿後,爲皇帝接見外國人京朝貢使臣之所。《資治通鑒》卷二四。注:“唐時四夷入朝貢者,皆引見於宣政殿。”
  (48)禮賓:唐院名,在長興里北,爲招待外賓之所。《資治通鑒》卷二四。注:“唐有禮賓院,凡胡客入朝,設宴於此。”設:設宴招待。
  (49)一襲:一套,指單衣複衣齊全者。
  (50) 凶穢之馀:屍骨的殘馀。所迎佛骨僅指骨一節,故雲。
  (51)“敬鬼神”句:謂對鬼神要尊敬,但不要接近,即“敬而遠之”之意。語出《論語·雍也》。
  (52) “行弔”句:謂到别的國家參加喪禮。弔,祭奠哀悼死者。
  (53)“尚令”句:《禮記·檀弓下》:“君臨臣喪,以巫祝桃茹執戈,惡之也,所以異於生也。”注:“桃,鬼所惡。茹,葦苕,可掃不祥。”巫祝,官名,巫以舞蹈迎神娛神,祝以言辭向鬼神求福去災。桃,桃枝,古人迷信,認爲鬼怕桃木。茹(lie列),苕帚,古人認爲可以掃除不祥。祓(m扶)除,驅除。
  (54)大聖人:指唐憲宗。
  (55)殃咎(jiu救):猶“禍祟”,禍害。
  (56〕鑒臨:親臨鑒察。
  (57)無任:不勝。懇悃(kun捆):懇切忠誠。
  (58)誠惶誠恐:實在惶恐不安。爲奏表結尾的套語,有時亦用在開頭。   
  

作品譯文

    臣某陳說:我認爲佛教不過是外國人的一種法術罷了。從後漢時傳入中國,上古時從來沒有。上古時,黄帝在位一百年,活了一百一十歲;少吳在位八十年,活了一百;顓頊在位七十九年,享年九十八歲;帝嚳在位七十年,享年一百零五歲;帝堯在位九十八年,享年一百一十八歲;虞舜和大禹,也都活了一百歲。那個時候天下太平,百姓安樂長壽,然而中國並沒有佛教。那以後,殷朝的商湯也活了一百歲。商湯的孫子太戊,在位七十五年,武丁在位五十九年,史書沒有說他們活了多少年。推斷他們的年齡,大概也都不少於一百歲。周文王享年九十七歲、周武王享年九十三歲,周穆王在位一百年,此時佛法也沒有傳入中國。他們並不是由於信奉佛教才活到這樣的高壽。
韓愈故里
韓愈故里
  
    漢明帝的時候,中國開始有了佛教。明帝在位才僅僅十八年。明帝以後國家戰亂,皇帝一個接着一個夭摺,國運不久長。宋、齊、梁、陳、元魏以來,信奉佛教越來越恭謹虔誠,立國的時間和皇帝的壽命卻更加短暫。隻有梁武帝做了四十八年的皇帝,他前後三次舍身佛寺做佛僧,他祭祀宗廟,不殺牲畜作祭品,他本人每天隻吃一頓飯,隻吃蔬菜和水果;但他後來竟被侯景所逼迫,餓死在台城,梁朝也很快滅亡。信奉佛教祈求保佑,反而遭到禍患。由此看來,佛不足以信奉,是十分明白的道理。
  
  本朝高祖皇帝在剛剛接受隋朝天下時,就打算廢除佛教。當時的群臣,才能見識短淺,不能深刻領會先王的旨意,不能了解從古到今普遍適用的治國措施,無法闡明並推行高祖皇帝神聖英明的主張,以糾正信奉佛法這種社會弊病,廢除佛教這件事於是就停止沒有實行。我對此常常感到遺憾。
  
    我認爲睿聖文武的皇帝陛下,您的神聖、英明,幾千年來沒有人比得上。陛下即位的初期,就不准許剃度人當僧尼道士,更不准許創建佛寺道觀,我常以爲高祖皇帝消滅佛教的意願,一定會在陛下手中得以實現,現在縱然不能立即實現,怎麼可以放縱佛教轉而讓它興盛起來呢?
  
    如今聽說陛下命令大批僧人到鳳翔迎接佛骨,陛下自己則親自登樓觀看,將佛骨抬入宮内,還命令各寺院輪流迎接供奉。我雖然十分愚蠢,也知道陛下一定不是被佛所迷惑,做這樣隆重的道場來敬奉,希望求得幸福吉祥的。不過是由於年成豐足,百姓安居樂業。顺應人們的心意,爲京城的士人和庶民設置奇異的景觀,以及游戲玩樂的東西罷了。哪有像您這樣聖明的天子,而去相信佛骨有靈這種事呢?然而老百姓愚昧無知,容易迷惑難於清醒,如果他們看到陛下這樣做,將會說陛下是真心誠意信奉佛法,都說:“天子是無所不通的,還一心敬奉信仰佛,老百姓是何等樣的人。怎麼可以更加吝惜身體、性命而不去獻身爲佛徒呢?於是他們就會焚灼頭頂和手指,成十上百人聚在一起,施舍衣服錢財,從早到晚,輾轉着互相仿效唯恐落在後邊。老少奔波着,丟棄了他們所從事的工作和本分。如果不立即加以禁止,佛骨再經過各寺院,必定有人砍掉胳臂,割下身上的肉來奉獻佛陀。傷風敗俗,四方傳爲笑談,這可不是小事啊!
  
    佛本來是不開化的外國人,和中國言語不通,衣服樣式不同,嘴里不講先王留下的合乎禮法的道理,身上不穿先王規定的合乎禮法的衣服,不懂得君臣仁義、父子之情。假如他至今還活着,奉了他的國君的命令,來到我國京城朝拜,陛下容納接待他,不過在宣政殿接見一次,由禮賓院設一次酒筵招待一下,賜給他一套衣服,派兵護衛着讓他離開我國境内,不許他迷惑百姓。何況他已經死了很久,枯朽的指骨,是污穢不祥的死屍的殘留部分,怎麼可以讓它進入宮廷里!
  
    孔子說:“嚴肅地對待鬼神,但卻離他遠遠的。”古代的諸侯,在他的國家擧行祭弔活動,尚且命令巫師首先用桃枝紮成的苔帚擧行“祓”禮,以消除不祥,這之後才進行祭弔。現在無緣無故地取來朽爛污穢的東西,陛下親臨觀看它,卻不先讓巫師消除邪氣,不用桃枝紮成的苔帚掃除污穢,群臣不說這種做法不對,禦吏不指出這種做法的錯誤,我實在感到羞恥。我請求將佛臂交給有關部門,扔進火里水里,永遠滅絕這個佛僧騙人的根本,斷絕天下人的疑慮,杜絕後代人的迷惑。使天下的人知道大聖人的所作所爲,遠遠地超出普通人之上,這豈不是大好事嗎?豈不是十分快樂的事嗎?佛如果真的靈驗,能降下災禍的話,那麼,一切的禍殃,都應加在我的身上,老天爺在上面看着,我絕不後悔埋怨。我不勝感激懇切之至,謹奉獻上這個表章讓陛下知聞,我真是誠惶誠恐。
  

韓愈與《論佛骨表》

  
  韓愈是傑出的文學家、詩人。他一生四起四落,兩次被貶廣東。南粵百姓對韓文公有深厚感情。
  
  唐元和14年(819)正月,憲宗皇帝遣使到鳳翔迎佛骨,韓愈以大無畏精神寫《論佛骨表》,詳論佛之不可信,主張把佛骨“投入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後代之惑”。龍顏震怒,欲將韓處以極刑,幸得宰相裴度、崔群等人說情,才貶爲潮州刺史。
  
  憲宗佞佛,卻不在乎韓愈對佛和佛祖之骨的大不敬,表現出了最大的寬容;使憲宗不能容忍的是韓愈對當今皇帝的大不敬,《表》中“事佛漸謹,年代尤促”、“事佛求福,乃更得禍”數語,無異於是詛咒憲宗享年將不久。憲宗雲:“愈謂我奉佛太過,我猶爲容之,至謂東漢奉佛之後,鹹致夭促,何言之乖剌也!”憲宗可以容忍前者而不能容忍後者。另有更直接一些原因:
  
  第一,《論佛骨表》的過激言辭,反映了韓愈對淮西勝利以來誤國荒惰的憲宗的嚴重失望; 第二,《論佛骨表》的過激言辭,是自淮西勝利以後韓愈久被壓抑、屈辱情緒的第一次恣意發泄。淮西戰爭,前後經過四個年頭。他的武功達到了輝煌鼎盛的局面。然而在輝煌成功面前,憲宗漸生驕侈之心,種種誤國荒惰行爲接連發生。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欲爲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雲横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這首寫給侄孫韓湘詩,道盡韓愈滿腹淒愴!韓愈爲寫《論佛骨表》,從刑部侍郎( 正四品下)的高官,差一點惹來殺身之禍,真乃伴君如伴虎也。翻開中外歷史,最高當權派,真能實踐“聞過則喜” 者,鮮矣!“大不敬”、“作亂”、“投敵”、“叛徒”之類的罪名早已羅織。
  
  韓愈曾寫《爭臣論》,批評諫議大夫陽城,“視政之得失,若越人視秦人之肥瘠,忽焉不加喜戚於其心”,認爲陽城玩忽職守,不是一個稱職的諫官。陽城後來揭發奸臣裴延齡等誣陷宰相陸贄的罪行,也開罪皇帝老兒,由諫議大夫下遷國子司業。可見,諫官也難當,阿諛奉承,馬虎應付,當不了“善人”;犯顏直諫,爲民請命,需要有以身殉職的決心。曆代有幾個唐太宗?
  
  千秋功罪,誰人曾與評說?百姓和歷史是最權威的評論者!秦檜之流,雖能風雲一時,一手遮天,但永世遭人吐罵!忠義之臣,雖一時蒙冤,但豐碑永立百姓心中!韓愈因上奏《論天旱人饑狀》要求減免災區賦税,遭佞臣所讒,被貶爲“天下之窮處”的連州陽山當縣令。當時百姓爲感其德,生孩子多以“韓”字取名。韓愈被貶潮州不到一年,深受當地百姓喜愛與懷念,將“惡溪”改爲“韓江”,將“筆架山”改爲“韓山”。真是:“秦檜子孫恥家姓,潮州山水喜姓韓”。
  
  當我們誦讀《論佛骨表》時,韓愈的反潮流精神,令人肅然起敬。雖然韓愈是否深受佛教思想影響,史界尚有爭論,但他“事佛求福,乃更得禍”觀點十分鮮明。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對憲宗表示“佛如有靈,能作禍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這很有佛界“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非凡氣魄。
 

韓愈與《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

 
      《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是韓愈在貶謫潮州途中創作的一首七言律詩,抒發了作者内心鬱憤以及前途未蔔的感傷情緒。感情真摯婉曲,詩風沉鬱。
 
此詩意境畫
      此詩意境畫
     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
  欲爲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
  雲横奏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10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