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8769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jadan_lu (2010/12/9 21:57:51)  最新编辑:jadan_lu (2010/12/9 21:57:51)
門羅主義
英文:Monroe Doctrine
目錄[ 隱藏 ]
     1823年12月2日美國第5屆總統J.門羅在國情咨文中提出的美國對外政策的原則,史稱“門羅主義”。是美國對外擴張政策的重要標志。

名詞解釋


門羅主義
門羅主義
     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是美國第四任總統詹姆斯·門羅於1823年12月3日在向國會提交的咨文中提出的。它實際上承擔了所有西半球的獨立國家反對歐洲“爲了進行壓迫而幹涉它們,或用其它方法控制它們的命運。”門羅主義說美洲大陸“不得再被歐洲任何國家視爲未來殖民的目標。”這一聲明意味着美國不允許在美洲建立新的殖民地,也不允許業已存在的殖民地擴大它們的疆界。


相關資料


     拉丁美洲國家正在進行獨立的時候,美國已經把拉丁美洲看作自己的勢力範圍。1822~1823年,當歐洲“神聖同盟” 企圖幹涉拉丁美洲的獨立運動時,美國積極推行起‘美洲事務是美洲人事務’的政策。1823年,美國總統門羅向國會提出咨文,宣稱:“今後歐洲任何列強不得把美洲大陸已經獨立自由的國家當作將來殖民的對象。”他又稱,美國不幹涉歐洲列強的内部事務,也不容許歐洲列強幹預美洲的事務。這項咨文就是通常所說的“門羅宣言”。它包含的原則就是通常所說的“門羅主義”。門羅主義的含義主要有三個:(1)要求歐洲國家不在西半球殖民。這一原則不僅表示反對西歐國家對拉美的擴張,也反對俄國在北美西海岸分擴張;(2)要求歐洲不幹預美洲獨立國家的事條;(3)保證美國不幹涉歐洲事務,包括歐洲現有的在美洲的殖民地的事務。門羅主義在當時未產生多少影響,因爲英國在拉美的影響要大大超過美國。19世紀40年代以後,美國又重新提起門羅主義。

歷史背景


 
門羅像
門羅像
    從T.傑斐遜執政起,美國進入大規模領土擴張時期。其擴張政策與英國發生尖銳的沖突。在美英戰爭(1812)中,美國向北擴張的企圖受挫,因而把擴張的矛頭指向拉丁美洲。可是,歐洲的“神聖同盟”企圖幹涉拉丁美洲的獨立運動;英國也乘機向拉美地區擴張。1823年8月,英國外交大臣G.坎寧邀請美國共同反對俄、普、奧 3國“神聖同盟”對拉美各國的幹涉,禁止再把拉丁美洲殖民化,得到門羅的讚同。

     1823年12月2日,門羅總統在致國會咨文中宣稱:美國將不幹涉歐洲列強的内部事務或它們之間的戰爭;歐洲列強不得再在南、北美洲開拓殖民地;歐洲任何列強控制或壓迫南北美洲國家的任何企圖都將被視爲對美國的敵對行爲。提出“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口號。實際上,宣布拉丁美洲屬於美國的勢力範圍。從某種意義上講,門羅主義在客觀上起到了防止已獨立的拉美國家再淪爲歐洲列強的殖民地的作用。

     門羅宣言最初並未引起國外足夠的重視。1870年以後,始有“門羅主義”的提法。隨着美國成爲世界強國,在門羅主義的指導下,美國於1876年調解阿根廷巴拉圭間的邊界糾紛;1880年調解哥倫比亞智利間的糾紛;1881年解決墨西哥與危地馬拉間,智利與阿根廷、智利與祕魯間的邊界糾紛。1895年美國在英屬圭亞那與委内瑞拉邊界問題上,迫使英國讓步,同意成立仲裁法庭,以確定兩國邊界。1904年T.羅斯福(1901~1909 在任)提出“羅斯福推論”,進一步補充了門羅主義。他指出,某個拉美國家一旦“鬧事”,美國可以幹涉其内部事務。在羅斯福、T.W.威爾遜任内,美國經常幹涉拉丁美洲,尤其是加勒比地區的内部事務。1933年以後F.D.羅斯福執政時放棄幹涉政策,轉而推行睦鄰政策。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在拉美地區依然奉行門羅主義。1959年6月,美國操縱僱傭軍入侵危地馬拉;1961年4月,美國組織僱傭軍入侵古巴(見吉隆灘戰役);在加勒比海危機中,迫使蘇聯作出讓步;1964年1月,美國直接幹涉巴拿馬;1965年美國出兵多米尼加鎮壓多米尼加人民武裝起義;1983年美國與6個加勒比國家組成“多國部隊”出兵格林納達。這些行動都可視爲是門羅主義的繼續。

     有些中國學者認爲,門羅主義的宣布是以投神聖同盟的威脅英國之機,來抵禦英國對美國擴張政策的威脅,以保障美國在拉丁美洲擴張的行動自由。因此,門羅主義也可視爲美國侵略拉丁美洲的一種政策。

相關政策的内涵


     從貿易的觀點來看, 門羅主義也許對美國不利。歐洲大陸主要是英國從拉丁美洲國家的貿易中穫得了大部分利益。門羅主義也未改善美國和拉丁美洲諸國家間的關係。拉丁美洲國家憎惡門羅主義所支持的由美國保護這種方式指責美國染指拉丁美洲的霸權。此外, 害怕“北部巨人”更甚於歐洲國家。

     二十世紀初, 西奧多·羅斯福給予門羅主義以新的生命和含義。他指出任何一個較小拉丁美洲國家的軟弱或粗暴的錯誤做法都將引起歐洲國家的幹涉企圖。在羅斯福看來歐洲國家應當很好地證明能他們保護好自己公民的生活和繁榮或公正地解決所欠他們的債務。羅斯福斷言門羅主義要求美國防止對自己進行幹涉的辯解。在“大棒政策”下, 美國在1905年派出武裝部隊進入多明尼加共和國, 1912年進入尼加拉瓜, 1915年進入海地。

     在通常的情況下, 伍德羅·威爾遜總統繼續推行羅斯福的政策。但是威爾遜保證美國將“決不再尋求另外的領土征服立足點”。他還表示在整個總統任期對墨西哥革命保持克制態度。如果他要采取行動, 他可以援引羅斯福對門羅主義的解釋爲對墨西哥的全面占領作出辯解。

     “睦鄰政策” 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1918)後, 美國着手改善同拉丁美洲國家的關係。赫伯特·胡佛總統在執政前旅游南美時表達了良好的願望。

     富蘭克林·D. 羅斯福總統在他的任期初期宣布了睦鄰政策。他說:所有美洲人都共享門羅主義。因此西半球的防禦成了集體合作任務。

     在胡佛和羅斯福政府時期, 美國陸續撤出從美國所占領較小美洲國家的武裝, 並應這些國家的要求給予特别優惠。通過一系列的互惠貿易協定, 它穩步地削減高關税負擔拆除了美洲國家間的關税壁壘。

     1933年在蒙得維的亞、1936年在布宜諾斯艾利斯、 1938年在利馬、1940年在哈瓦那召開了泛美會議。對侵略的擔心使美洲的共和國家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一起。他們1942在里約熱内盧、1945年在墨西哥市以及1947年在巴西的彼得羅波利斯再次聚會。1948年在哥倫比亞的波哥大會議上建立了美洲國家組織。

     在美國的許多人經常拒絕門羅主義與孤立主義, 或喬治·華盛頓1796年在他的告别詞中所聲明的不幹涉世界事務。門羅實際上在他的咨文中重申了不幹涉歐洲事務的國家政策, 但是他坦率地用它來支持他的論點即歐洲國家不要幹涉美洲國家事務。孤立主義並非門羅主義的組成部分。當門羅主義宣布時, 美國政府的政策恰正是孤立主義

影響


     門羅宣言一發表,就在當時引起了廣泛的爭議,100多年來,各家對於門羅主義一直論爭紛紜、褒貶不一。在隨後的歷史中,門羅主義成爲美國外交的重要基礎。當時美洲的國際環境和美國實力的弱小使美國外交的決策者在處理拉美獨立問題時面臨嚴峻考驗,門羅主義以平和的語言宣告美國開始作爲大國在國際舞台獨立的發揮作用,它對國家戰略的啟示是引人深思的。

     這個美國外交史上的重要文件,從它發表那一天起,就存在廣泛的爭議。僅在當時的歐洲各國,對於它的評價就存在天壤之别,推崇者如法國的拉法耶特評價門羅主義是“上帝允許人類給予世界的僅有的最傑出的文字”;詆毁者如梅特涅稱之爲“邪惡的教義和危險的榜樣”。一直以來,國内外的政界、學界對它也是意見紛紜,褒貶不一。本文無意對門羅主義做出或褒或貶的評價,但在當時美國國力弱小和美洲國際環境錯綜複雜的條件下,公開向世界宣布門羅主義,美國的外交決策者們做出的是一個有魄力、有遠見的決策。“它是從半個世紀以來獨立同外國相處中建造起來的應予肯定的美國外交政策結構的一塊頂石。爲美國外交政策樹立一個擧世共見的准則,並將它牢固的植根於民族意識”。門羅主義在發表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里並沒有產生直接的作用,但如後來史學家的評論,“門羅主義之所以重要,並非在於它做了什麼,而在於它發展的結果”。美國對拉丁美洲的政策一直以此爲基調,近至1960年,當蘇聯開始向古巴滲透時,它還被援用。從國家戰略的角度來說,門羅主義爲正在崛起的美國在外交上奠定了的基礎,它的戰略意義是引人深思的。

歷史價值


     門羅宣言的發表源於美洲西班牙殖民地的獨立運動,拉美各國在西班牙國内起義之際開始獨立運動並取得了重大勝利,美國在世界上率先承認了拉美國家的獨立。在面臨神聖同盟威脅幹預的情況下,英國外交大臣坎寧向美國提出兩國發表聯合聲明,反對在拉美恢複殖民,主張承認拉美獨立。美國的外交決策者們在經過激烈爭論後,決定撇開坎寧的建議,獨立闡釋美國立場,於 1823年12月2日由美國時任總統門羅以國情咨文的形式發布,是爲門羅主義的由來。

     門羅主義針對的地理範圍在拉丁美洲,涉及的列強主要是西班牙、英國、俄國和法國,西班牙是拉美新獨立國家的宗主國,極力主張鎮壓拉美獨立運動;俄國是神聖同盟的領袖,在美洲擁有阿拉斯加,並試圖向中美擴張;法國與拉美經濟關係密切,也積極主張幹涉拉美事務;英國是當時最強大的國家,是拉美新獨立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英國雖然願意看到拉美西班牙殖民地的獨立,但和美國相互猜忌,試圖遏止美國勢力的擴張。可以說,美國面臨着險惡的國際環境。

     門羅宣言發表在美國獨立後的第47年,就國家綜合實力而言,門羅時期的美國不是一個強大的國家,與這些有涉的列強相比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弱小的國家。經濟上,美國制造業僅相當於英國的1/5左右,不到俄國和法國的一半,也比西班牙要低,占世界制造業總產值的比重約2%左右。門羅時代是一個赤裸裸的強權政治時代,今天一些廣爲接受的國際法准則和國際規範,如限制戰爭權等遠沒有得到接受,各國維護國家利益和爭取國際地位最主要的手段是戰爭,最重要的工具是軍隊。在門羅時期,美國的軍事力量相當弱小,門羅宣言發表前的1819年,美國遭遇經濟危機,一些擴充軍事實力的計劃被推遲或者取消。1821年美國國會立法將陸軍規模裁減爲6183人,海軍雖然在1819年通過長期建設規劃,但擴軍計劃也被推遲和壓縮,1823年美國海軍力量隻相當於法國的1/4,俄國的1/8,與英國的差距更大。與相關列強以數十萬計的龐大軍隊相比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神聖同盟威脅要鎮壓拉美獨立運動,當時,國際社會僅有美國承認拉美獨立,在拉美獨立問題上采取什麼樣的政策,對年輕的美國將是一次重要的考驗。

戰略選擇


門羅主義將拉丁美洲劃作自己的勢力範圍
門羅主義將拉丁美洲劃作自己的勢力範圍
     一個大國的崛起,首要的是足夠的實力,實力的強大是成爲大國的基礎,但一個大國最終被國際社會承認爲大國,則不僅僅是自身實力的問題。在其走向大國之路上,在對外關係上必然會經歷一些重大的考驗,成功的大國不僅能經受考驗,更重要的是以這些重大事件爲作爲大國奠定經久的外交傳統。這些傳統的影響具有戰略意義,而且其反過來將有力的促進實力的增長。門羅主義爲美國外交開辟了具有經久戰略意義的傳統。

     針對坎寧的建議,美國的外交決策層形成了兩種不同意見,門羅總統和前總統傑斐遜、麥迪遜等人,盡管不信任英國的意圖,他們還是認爲"美國應該與唯一能夠對它構成傷害的大國結成同盟以穫得安全,這個同盟將保護拉美的獨立,或許,這也是嚇阻神聖同盟支持西班牙的最佳途徑。國務卿亞當斯則反對接受坎寧建議,認爲"對俄國和法國直言不諱地宣布我們的原則,總比充當尾隨在英國軍艦後面的一艘小船要光明正大和體面得多,主張美國應該獨立發表自己的見解。

     按照國家戰略理論,國家大戰略有霸權、自助、規避、搭車和超越五種。從國家戰略角度進行分析,美國決策層的兩種不同意見大致可以分别歸入"搭車" 和"自助、超越"戰略。門羅等人最初主張接受坎寧的建議,和英國一道發表聲明,借助英國的力量達到維護拉美獨立和求得美國安全的目的,如傑斐遜所言,"有大不列顛在一起我們不必懼怕整個世界"。在當時美國國力弱小的情況下,這不失爲一種理想選擇,它能夠得到當時美國決策層大多數人的支持是有道理的。但這種戰略是一種保守消極的選擇,對於一個生機勃勃、欲有所作爲的大國來說,任何重大戰略選擇都不能苟且於眼前。門羅宣言宣示的是一個積極的選擇,它沒有附和英國的建議,撇開當時的"超級大國"的主動邀約發表了自己的獨立見解,體現了一個新興國家的大國氣魄。同時,它又超越列強之間的紛爭,不介入列強可能的對立和沖突,門羅宣言不針對特定國家,沒有給美國樹立敵人,而且迎合了當時拉美普遍存在的"泛美主義"思想的需要,因而在當時也受到了拉美國家的普遍歡迎。

     門羅主義在美國獨立半個世紀之際,國力依然弱小之時,向世界表明美國已經開始作爲一個獨立的大國向世界施加自己的影響。門羅宣言引起了列強的不同反應,最終結果卻是英國無賴的接受了門羅主義,神聖同盟受到沉重打擊,美國穫得了外交的勝利。排除其他評價因素,從國家利益和戰略的角度來看,門羅宣言是成功的。在以後的歷史中,門羅主義在事實上和外交風格上塑造了美國一個多世紀的對外關係,美國日後的發展、強大離不開門羅主義的作用。

結果與啟迪


     門羅主義在美國國力弱小的情況下發表,它的提出和產生經久影響,有當時美國決策層的深謀遠慮,從國家戰略的角度看,啟示是多方面的,其意義已經超越了門羅宣言乃至國際關係本身。

     首先,門羅主義體現了一國社會制度先進性對外交決策的積極影響。

     外交從根本上說是一國内政的延續,外交水准在很大程度上是國内政治狀況的體現,先進的經得起考驗的政治制度能激發國民蓬勃向上的朝氣,一個先進的國内政治制度將爲外交提供適宜和有效率的決策體制,創造積極進取的外交風格,是積極外交的力量之源。而且,先進制度的吸引力本身就是外交的巨大優勢,吸引别國學習借鑒本國制度,增加相互信任,其產生的作用是物質力量無法代替的。相反,一個落後的政治制度將制約外交發揮主動性,一方面,落後的政治制度決定了外交決策體制的落後和行政效率的低下;另一方面,落後的國内政治制度在外交上往往成爲别國的攻擊目標,外交人員的很大精力將牽掣在應付解釋制度的合理性上,外交的戰略決策不可避免受到影響。可以斷言的是,不具備制度吸引力的國家的實力發揮將受到極大制約,將難以成長爲一個經久的大國。

     厄恩斯特·R·梅曾經指出,"就門羅主義而言,我的結論是其結果最好通過國内政治來理解"。亞當斯的見解得到認可並最終通過門羅宣言的形式發表,是美國適宜的外交決策體制的產物。民主共和制度是社會主義制度誕生以前人類最先進的社會制度。當時,君主專制制度在世界處於絕對統治地位,其時君主專制制度的弊病已經充分暴露,在西歐各國已經呈現頹勢;與此相對照的是美國民主共和制度的生機和活力,美國的政治精英和普通民眾對民主共和制度充滿信心,美國的孤立主義思想就包含對民主共和制度優越性的理解,要將美國的獨特制度與舊大陸的專制制度分隔開來。門羅宣言終究也包含對自身政治制度優越性的理解。門羅主義中的“兩個半球主義”和“非擴展原則”,前者的提出是基於歐洲和美洲的制度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制度,包含着認爲美國建立的和美國希望在美洲新獨立國家建立的民主共和制度優於舊大陸的君主專制制度;後者指美國視歐洲列強將它們落後的專制和殖民制度擴展到美洲的企圖爲對美國"和平和安全"的威脅,反對神聖同盟在拉美恢複舊制度,有先進的制度可供選擇,就不應該再退回到落後制度。“非殖民原則”和“不幹涉原則”也多少包含認爲民主共和制度優於專制殖民制度的因素。不能排除當時美國的決策者在國家實力處於絕對劣勢的情況下發表門羅宣言包含對民主共和制度有充分信心的因素,對政治制度優越性的理解促成了外交上的積極行動,盡管"美國扮演該角色所需的物質力量如果受到進一步考驗實際是不存在的"。門羅主義在拉丁美洲各國受到普遍歡迎,也在於玻利瓦爾、聖·馬丁等人向往在拉美建立民主共和制度,對共同制度的向往促進了拉美和美國的理解,美國政治制度的優越性轉化爲外交的優勢。

     其次,門羅主義是美國政治精英建設強大國家決心和信心的延續和發展。

     一個國家是否要爭取強國地位必須由它自己來決定。在實力弱小時,國家往往選擇"搭車"戰略,爲國家崛起積蓄力量。但一個國家要最終崛起爲一個大國特别是新興領導國家,在確立大國地位前展現出朝氣蓬勃的國民心態,在國民特别是在精英層表現出追求國家強大的強烈願望和信心,在外交風格上呈現積極有爲的姿態。通俗一點說,新興大國在大國地位確立以前,它的作爲起碼要像一個大國的樣子。在保持與現有國際體系和諧的前提下,在一些關鍵時刻,借助一些重大事件,以大國姿態明確的向世界表明自己的獨立立場,既向世界宣示本國作爲大國應有的影響力,因爲一個國家爭取大國地位的成功最終還是取決於别國的承認,也可爲本國外交樹立經久的傳統,延續的強國外交傳統是國家強大的持續動力。當然,這不是要在國家實力不夠強大的情況下,承擔超過實力所允許的責任,追求實力達不到的國際地位。

     華盛頓在告别演說中表達了建設“自由的、進步的偉大國家”,爲人類樹立“由正義與仁慈所指引的民族的高尚而且新穎的榜樣”的思想,建設新的強大國家是美國建國後曆屆政治精英的不變追求,新興的美國呈現出蓬勃發展的蹟象。美國建國後,長期奉行孤立主義思想,不介入列強紛爭,一心一意提高自身實力,但在一些重大國際事件中,美國已經開始呈現一個新興大國的姿態,在對待大革命時期的法國問題上,在1812年美英戰爭中,美國外交開始展現自己的特點,門羅宣言的發表,美國作爲一個新興大國登上國際舞台。亞當斯的意見能夠爲其他美國決策者接受,有亞當斯個人因素作用,更重要的在於門羅和其他決策者同樣有追求國家強大的理想,不是亞當斯通過一個人的鬥爭建立起至關重要的信念,而是門羅已經形成了美國應該和英國平等的思維。美國的大國姿態在門羅宣言中也得到充分體現,它(門羅主義)表現出美國在1823年已經是一個大國,這個國家那時已經享有它今天所擁有的尊敬。除去其他因素,美國決策層對於國家強大的信心和決心對於門羅宣言的發表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在總體保持孤立主義的情況下,在關鍵時刻,美國的決策者抓住機會贏得了列強的認可並開創了延續的傳統。實際上,直到門羅宣言發表,美國才開始被當時的列強作爲一個大國看待,大國地位得到列強的接受。門羅主義成爲美國外交的"一塊頂石,開創了美國新的外交傳統並經久的延續下去。瑪麗·貝克·愛德在1923年《紐約時報》紀念門羅主義100周年的文章中寫到:我嚴格信奉門羅主義、我們的憲法和上帝的律法。

     最後,新興大國要引領國際關係趨向文明進步。

     縱觀國際社會的發展進程,我們可以看到國際社會是不斷趨向文明進步的,這一趨勢推動國際關係不斷進步、不斷趨向文明。同時,國際社會的發展又是階段性的,國際社會在不同歷史時期對大國的行爲方式和道德准則有特定的時代要求。既有大國保持大國地位和新興大國崛起,必然自覺或不自覺的使自身的行爲方式和道德水平符合時代的要求,成爲國際關係體系前進的引導者;不能適應時代進步要求的大國在歷史的發展進程中最終將被歷史的選擇所抛棄。國際社會從最初的"每一個人對每一個人的戰爭狀態"演進到今天的相對文明狀態,是歷史進步的必然結果。對於處在崛起進程中的新興大國,不僅需要增強自身實力,在國際關係領域,爲國際社會引入新的准則,引領所處時代國際關係趨向文明進步,能夠做到這一點,該國將穫得道義力量的支撑。在任何時候,新興大國尤其是開創一個國際新時代的先導國家的崛起離不開道義力量的支撑,而且這種道義力量的支撑具有超前性。

     門羅時期,國際主流的政治制度是君主專制制度,國際關係准則是基於權勢平衡的均勢政治,殖民制度盛行。在這樣一個時代崛起的大國,要遵循既有的國際文明准則,將已有國際文明向前推進。美國的民主共和制度爲國際社會注入新的選擇,代表了那個時代發展的方向,如前所述,這是美國外交的一大優勢。美國歷史上從未曾參與過均勢體系,門羅宣言包含對均勢體系的拒絕,在列強忙於權勢鬥爭之時,美國暫時置身其外,對當時普遍的國際關係准則是一個超越。門羅主義提出了“非殖民原則”,適應了拉美各國尋求獨立的潮流,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阻止殖民主義在拉美複辟的作用,贏得了拉美獨立各國的認可,在當時的拉美受到了普遍的歡迎,是那個時代國際關係的一個進步。“非擴展原則”和“不幹涉原則”對當時習慣於擴張和幹涉的其他列強的沖擊也是很大的,所以保守的梅特涅才會詛咒門羅宣言是“邪惡的教義和危險的榜樣”。在門羅時代,門羅宣言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國際關係文明的進步方向,道義的無形力量起到了彌補美國實力不足的作用。

     不可否認的是,門羅主義本身包含美國控制拉美的野心,在以後的歷史中,門羅主義被美國的擴張主義者不斷加以擴展,發展成爲美國擴張主義的幌子。以今天的國際文明標准來衡量,對它所代表的國際關係准則進行譴責是可取而且必要的。這也正是不能對門羅主義加以肯定的原因所在。

    词条分类[我來完善]

  • 按学科分类: 美国史
  • 按行业分类:
  • 按地域分类:
  • 开放式分类: .

    扩展阅读[我來完善]

  • 1.参见亚当斯, 约翰·昆西(国务卿); 门罗, 詹姆斯; 泛美会议; 泛美联盟憖拪条目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jadan_lu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