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6096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且听东歌 (2010/12/6 17:13:28)  最新编辑:且听东歌 (2010/12/6 17:13:28)
賈迎春
拼音:jiǎ yíng chūn
目錄[ 隱藏 ]
  金陵十二釵之七,是賈赦與妾所生的,排行爲賈府二小姐。她老實無能,懦弱怕事,有“二木頭”的諢  名。她不但作詩猜謎不如姐妹們,在處世爲人上,也隻知退讓,任人欺侮。她的攢珠壘絲金鳳首飾被下人拿去賭錢,她不追究。别人設法要替她追回,她卻說:“寧可沒有了,又何必生氣。” 她父親賈赦欠了孫家五千兩銀子還不出,就把她嫁給孫家,實際上是拿她抵債。出嫁後不久,她就被孫紹祖虐待而死,預示着榮國府已經開始逐步走向衰敗。

人物簡介

書中描繪

  
                賈迎春
賈迎春
     賈迎春,人名,主要指由蓸雪芹先生所塑造的一個悲劇人物,出處章回體小說紅樓夢》的人物,是賈赦與妾所生的,排行爲賈府二小姐。賈府里的二小姐迎春是賈赦之女,賈璉的同父異母的妹妹,庶出(即妾所生)。第三回寫她的外貌”肌膚微豐,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溫柔沉默,觀之可親”,可是她的性格卻是懦弱無能,正如興兒所說“二姑娘的渾名是‘二木頭’,戳一針也不知噯喲一聲”。賈府里的小姐們都有一個專長,賈府四春相對應琴棋書畫,而迎春善棋。雖然書中很少提到,但從丫鬟名中可以得知。但是若在吟詩作對猜謎上,她則是資質平庸。在處世爲人上,她也隻知退讓,任人欺侮。她的攢珠壘絲金鳳首飾被下人拿去賭錢,她不追究,别人設法要替她追回,她卻說:“寧可沒有了,又何必生氣。”抄檢大觀園時,迎春的丫頭司棋因與其表兄祕密往來,自主婚約,被抄出“罪證”,被驅逐出大觀園。司棋百般央求迎春援救,而迎春卻無動於衷,不加過問,聽任司棋受辱被攆,最後憤而撞牆自盡。 她父親賈赦欠了孫家五千兩銀子還不出,就把她嫁給所謂的“世交之孫”孫紹祖,實際上是拿她抵債,而且“娶親之日甚急,不過今年就要過門的”。出嫁後不久,她就被孫紹祖虐待而死。所以迎春這位弱女子注定了沒有好的命運:《金陵十二釵》正冊的判詞寫她:“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黄粱。”後來書中寫她由賈赦作主,嫁給了一個大同府人氏,祖上系軍官出身,現襲指揮之職的孫紹祖,此人綽號“中山狼”,是個驕奢淫逸,作踐婦女的虐待狂。可憐迎春這個金閨小姐在他的拳打腳踢摺磨之下隻有一年時間就一命嗚呼了。
  
      在《紅樓夢》中,迎春出場的頻率並不低,但基本上是“配角”。她的故事,主要集中在第七十三至七十七回,以及後四十回中
賈迎春
賈迎春
誤嫁中山狼、被摺磨至死。
  
      第七十三回寫賈母聽說園中有人鬥牌賭博,十分震怒,痛斥之後,責令對爲首的幾個人“每人四十大板,攆出,總不許再入。”這其中之一恰恰是迎春的乳母。乳母有此醜行,受此懲處,對迎春來說,是很丟人的事兒。因此,“黛玉、寶釵、探春等見迎春乳母如此,也是物傷其類的意思,遂都起身笑向賈母討情”,而賈母則斷然回絕:“你們不知。大約這些奶子們,一個個仗着奶過哥兒姐兒,原比别人有些體面,他們就生事,比别人更可惡,專管調唆主子護短偏向……你們别管,我自有道理。”
  
      乳母穫罪,迎春自然“心中不自在”,而當邢夫人責備她“你也不說說他(指乳母)”時,迎春聽了半晌回答說:“我說他兩次,他不聽也無法。況且他是媽媽,隻有他說我的,沒有我說他的。”可見迎春之懦弱。邢夫人離開後,迎春身邊的丫鬟繡桔,一片好心,乘機向迎春提出了攢珠累金鳳被盜的事。

  迎春心中明知乳母偷了累金鳳,但就是想“息事寧人”。繡桔實在忍無可忍,提出要到“二奶奶(指鳳姐)房里將此事回了他”。
  
      緊接着,迎春乳母的兒媳出場,她見繡桔要去回鳳姐,於是反攻爲守:既承認了累金鳳是她婆婆所偷,但又表示,現在可以贖回來,條件是姑娘必須到老太太那兒去求情,放出她婆婆。而迎春立刻拒絕說:“好嫂子,你趁早打了這個妄想,要等我去說情兒,等到明年也不中用的。方才連寶姐姐林妹妹大夥兒說情,老太太還不依,何況是我一個人,我自己愧還愧不來,反去討臊去。”
  
賈迎春
賈迎春
      而聰明的繡桔,一針見血地指出:“贖金鳳是一件事,說情是一件事,别絞在一起說。難道姑娘不去說情,你就不贖了不成?嫂子且取了金鳳來再說。”聰明伶俐的丫鬟,更反襯出小姐的懦弱和糊塗。乳母的兒媳見迎春已無通融,而繡桔又揭了她要挾迎春的底,惱羞成怒,大放厥詞,居然說迎春占了她們的便宜,花了他們的銀子而且還把邢夫人牽扯進來。繡桔大怒,要與乳母之媳“算算賬”。這時的迎春,又立刻制止說:“罷,罷,罷,你不能拿了金鳳來,不要牽三扯四亂嚷。我也不要那金鳳了,便是太太們問時,我說丟了,也妨礙不着你什麼的,出去歇息歇息倒好。”
  
      繡桔聽了這話,真是“又急又氣”,“氣”的是,小姐如此軟弱不辨是非,任憑惡人爲非作歹,“急”的是自己是小姐身邊的丫鬟,累金鳳被盜,是有責任的。但是作爲丫鬟,亦隻能泣訴而已。這時,迎春的大丫頭病中的司棋,也勉強掙紮着過來幫繡桔責問乳母之兒媳。然而,就在這激烈爭執的時刻,這位迎春小姐,居然“自拿了一本《太上感應篇》來看”!
  
      累金鳳風波剛剛在平兒的主持下處理得當,接着又出現了“抄檢大觀園”的鬧劇。
  
      對抄檢大觀園,是陸續在七處進行的,最後一處,就是迎春的住處。而恰恰是在這里,蒐出了迎春的大丫頭司棋的“罪證”,那個繡春囊正是司棋與其戀人表弟潘又安的私物。於是抄檢告一段落。(見第七十四回)
賈迎春
賈迎春
  
      忙過了中秋節之後,王夫人始來處理抄檢中的事情,首當其沖,自然是司棋被趕出去。司棋畢竟是迎春多年的丫鬟,今司棋被逐,迎春確有“不舍之意”、“難舍之情”,而司棋“也曾求了迎春,實指望迎春能死保赦下的”,而迎春,一則“語言遲慢,耳軟心活,不能做主”,二則“事關風化,無可如何”,終於不發一言,眼看着司棋被帶走了。司棋臨别時哭道:“姑娘好狠心,哄了我這兩日,如今怎麼連一句話也沒有?”說迎春“好狠心”,也許略顯過分,但爲别人之事,無論善惡,始終一言不發,確是事實!作爲賈府的一位千金小姐,何以是這樣的一種人生態度?也許除了天性懦弱之外,庶出的身世,處境的險惡,周圍強者如林,也是促使她選擇了這樣的“人生態度”的原因吧。
  
  劉敞一首詠迎春花的詩:穠李繁桃刮眼明,東風先入九重城。黄花翠蔓無人顧,浪得迎春世上名。——所以紅樓夢中的迎春其實也隻是徒有其名。

判詞

    一惡狼,追撲一美女——欲啖之意。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黄粱。

  這一首即是寫賈迎春的。

  
      1.子系中山狼:“子”,對男子表示尊稱的通稱。“系”,是。子系和而成“孫”隱指迎春的丈夫孫紹祖。明代馬中錫中山狼傳》:趙簡子在中山打獵,一隻狼將被殺死時遇到東郭先生救了它,危險過去後,它反而想吃掉東郭先生。所以,後來把忘恩負義的人叫做中山狼。這里,指孫紹祖。他家曾巴結過賈府,受過賈府的好處,後來家資饒富,孫在京襲了職,又於兵部侯卻提升,便猖狂得意,胡作非爲,反咬一口,虐待迎春。

      2.花柳質:喻迎春嬌弱,禁不起摧殘。

      3.一載:一年,指嫁到孫家的時間。黄粱夢,出於唐代沈既濟傳奇《枕中記》。故事述盧生睡在一個神奇的枕上,夢見自己榮華富貴一生,年過八十而死,但是,醒來時鍋里的黄粱米飯還沒有熟。

喜冤家
       中山狼,無情獸,全不念當日根由。
       一味的驕奢淫盪貪歡媾。
       窺着那,侯門豔質如蒲柳;
       作踐的,公府幹金似下流。
       歎芳魂豔魄,一載盪悠悠。

形象鑒賞

      迎春的命運和處境是悲慘的。父親賈赦,一味好色貪財,母親邢夫人,性格怪癖;生母早亡。她的婚姻大事,也就由其父賈赦
賈迎春
賈迎春
獨斷敲定,許給了所謂的“世交之孫”名孫紹祖者。而且“娶親之日甚急,不過今年就要過門的。”(第七十九回)《紅樓夢》第五回中迎春的判詞說:“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黄梁。”[紅樓夢-喜冤家]曲說:“中山狼,無情獸,全不念當日根由。一味的驕奢淫盪貪歡媾。覷着那,侯門豔質同蒲柳;作踐的,公府千金似下流。歎芳魂豔魄,一載盪悠悠。”都預示了迎春婚後在孫紹祖的作踐下,受盡摺磨,時僅一載,即悲慘死去。八十回以後所寫,亦大抵如此。隨從迎春的奶娘回賈府請安時,“說起孫紹祖甚屬不端,姑娘唯有背地里淌眼抹淚的,隻要接了來家散誕兩日。”接回家來以後,迎春“哭哭啼啼在王夫人房中訴委曲,說孫紹祖一味好色,好賭酗酒……”說得王夫人及眾姊妹無不落淚。她心中想念着姐妹們,掛念着大觀園紫菱洲昔日的住房……住了三五日,孫家已派人來接,“隻得勉強忍情做辭了。”後來,在賈母生病,且“日重一日,延醫調治不效”的情況下,迎春重病的消息傳到了賈府,賈母聞說,悲傷不已。不多時,“外頭的人已傳進來說:‘二姑奶奶死。’”因爲正值賈母病篤,賈家的人都不便離開,故迎春之後事,“竟容孫家草草完結。”(第一○九回)這個“溫柔沉默,望之可親”的美麗的小姐,就此走完了自己的短暫的一生。
  
    賈府的二小姐迎春和同爲庶出卻精明能幹的探春相反,老實無能,懦弱怕事,所以有“二木頭”的渾名。她不但作詩猜謎不如姊妹們,在處世爲人上也隻知退讓,任人欺侮,對周圍發生的矛盾糾紛采取一概不聞不問的態度。她的攢珠累絲金鳳首飾被人拿去賭錢,她不追究,别人要替她追回,她說“寧可沒有了,又何必生事”;事情鬧起來了,她不管,卻拿一本《太上感應篇》自己去看。抄檢大觀園時,司棋被逐,迎春雖然感到“數年之情難舍”,掉了眼淚,但司棋求她去說情,她卻“連一句話也沒有”。如此怯懦的人,最後終不免悲慘的結局,這在當時的社會環境 ,實在是有其必然性的。
  
  看起來,迎春像是被“中山狼,無情獸”吃掉的,但其實,吞噬她的是整個封建宗法制度。她從小死了娘,她父親賈赦和邢夫人對她毫不憐惜,賈赦欠了孫家五千兩銀子,將她嫁給孫家,實際上等於拿她抵債。當初,雖有人勸阻這門親事,但“大老爺執意
賈迎春
賈迎春
不聽”,誰也沒有辦法,因爲兒女的婚事決定於父母。後來,迎春回家哭訴她在孫家所受到的虐待,盡管大家十分傷感,也無可奈何,因爲嫁出去的女兒就是屬於夫家的人了,所以隻好忍心把她再送回狼窩里去了。 
  
       在大觀園女兒國中,迎春是成爲封建包辦婚姻的犧牲品的一個典型代表。作者通過她的不幸結局,揭露和控訴了這種婚姻制度的罪惡,這是誰也無法否認的客觀事實。可是,有些人偏偏要把這個反對封建婚姻制度的功勞記在程偉元、高鶚續書的帳上,認爲續書也有比曹雪芹原著價值更高的地方,即所謂“有更深一層的反封建意義——暴露封建社會婚姻不自由”,因而“在讀者中發生更巨大的反封建的作用”,甚至還認爲“婚姻不自由,在《紅樓夢》中,它是牽動全書的線索。”(見《紅樓夢研究參考資料選輯》第二輯,人民文學出版社,第29、31頁。)這無非是說,續書把寶、黛悲劇寫成因婚姻不自由而產生的悲劇是提高了原著的思想性。我們的看法恰恰相反。所謂“更深一層的反封建意義”,如上所述,原著本來就有的。《紅樓夢》雖暴露封建婚姻罪惡,但決不是一部反對婚姻不自由爲主題或主線的書,把這一點作爲“牽動全書的線索”,自然就改變了這部政治性很強的小說的廣泛揭露封建社會種種黑暗的主題,改變了小說表現四大家族在封建統治階級内部鬥爭中趨向沒落的主線,把基本矛盾局限在一個家庭的小範圍之内(曹雪芹是通過特殊的典型化手法,有意識地把賈府這個封建宗法制貴族大家庭作爲當時整個封建宗法社會的縮影來描寫的。人物主要活動場所名曰“大觀園”,說它是“天上人間諸景備”,正暗示了這部小說的作意),把讀者的視線引到男女戀愛婚姻問題上去,甚至使人誤以爲作者在小說開頭聲稱此書“大旨談情”的“情”,真的就是兒女之情了。這實在是續作者對原著精神的歪曲。

劉心武揭祕


 
賈迎春
賈迎春
 迎春,有紅迷朋友跟我說,簡直是整出戲里的一個大龍套,在八十回里戲份兒很少,估計八十回後也無非是寫一下她嫁給“中山狼”孫紹祖以後,被蹂躪至死,不會有更複雜的情節。前八十回里,“懦小姐不問累金鳳”一回,爲她立了正傳,黛玉說她是“虎狼屯於階陛尚談因果”,就是來吃人的野獸都蹲在門外台階上了,卻還在屋里慢條斯理地說些個因果報應的空話,她就是那麼一個濫好人。這位紅迷朋友問我,你以“揭祕”爲總題,但是,迎春的命運書里已經寫得很清楚,似乎已無祕可揭,你究竟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的確,籠罩在迎春身上的迷霧較少,我這個講座,盡量把握一個原則,就是大家都已經熟知的,或者是别的專業、業餘的紅學研究者已經寫到過講到過的,就盡量從簡。有的稍微說得詳細點,或者是因爲我個人的研究是在其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或者我必須與之有所爭鳴駁辯的。我說得最多,展開得比較細的,都是比較獨家的,跟别的研究者不同的一些研究心得。

  那麼,對迎春,我個人比較注意的,首先是第二回,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涉及到她的時候,爲什麼會有那麼多種不同的文字?前面我已經提到過這件事,現在再詳細討論一下。

       在通行本里,冷子興說到迎春,是這樣交代的:二小姐乃是赦老爹姨娘所出。那麼,她的出身,就跟探春完全一樣,沒有絲毫區别了。但是從小說故事里看,她雖然懦弱,卻並沒有因爲是庶出而遭遇歧視麻煩,她自身心理上,也沒有因爲是姨娘養的而自羞自慚的絲毫陰影。曹雪芹犯不上非寫兩個庶出閨女的故事,這應該不是曹雪芹原來爲這個角色所設計的出身。要弄清曹雪芹的原筆原意,還是得細查古本。那麼,幾種主要的古本里,都是怎麼寫的呢?

  甲戌本說的是:二小姐乃赦老爹前妻所出。
  俄羅斯聖彼得堡藏本是: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妻所生。
  庚辰本則是:二小姐乃政老爹前妻所出。
  己卯本是: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女政老爺養爲己女。
  戚蓼生序本是: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

  除了戚序本,因爲妾跟姨娘概念相同,跟後來的通行本意思一樣以外,我擧出的另四個古抄本,竟使得迎春的身份又出現了四種不同的說法,加起來,總共有五種之多了。俄藏本的寫法,我之所以不取,那是因爲,如果迎春是賈赦的妻子生的,那麼,邢夫人就該是迎春生母,但是在第七十三回中,邢夫人到迎春住的地方數落她——俄藏本也是這麼寫的——邢夫人跟她說,況且你又不
賈迎春
賈迎春
是我養的,倒是我一生無兒無女的,一生幹淨,這就前後矛盾了。因此前面說她是赦老爹之妻所出一句,顯然有誤。庚辰本說她是賈政前妻生的,不但跟第七十三回的情節有很大矛盾,而且,還派生出了新問題,那就是,王夫人不是原配,是續弦,這就跟書里的大量描寫都嚴重錯位了。己卯本的說法最耐尋味,那意思就是說賈赦把迎春送給賈政去養了,爲什麼要這樣說呢?這些文字不可能都是抄書中的筆誤,把“花魂”錯寫成“死魂”,又聽讀爲“詩魂”寫了下來,還有線索可循,關於迎春出身的寫法,有的句子里的字數和用詞都差别甚大,不可能是看走眼或聽錯音或一時馬虎的結果,那麼,這種版本現象怎麼解釋?

  我在前面有一講里已經說過,我認同甲戌本的寫法,就是明確告訴讀者,迎春是賈赦前妻生的。因爲這樣定位以後,八十回里所有關於迎春的情節,包括五十五回鳳姐和平兒談論府里的婚嫁之事,說“二姑娘是大老爺那邊的,也不算”等等,就都前後左右、高低上下完全一致,沒有矛盾了。

  但是,現存的甲戌本是殘缺的,沒有第七十三回。而第七十三回里,邢夫人對迎春說的話,現存古本文字有差異,大體而言,是把迎春生母的情況,更加地複雜化了。以庚辰本爲例,邢夫人數落迎春時,出現了多層意思:一層,在責備了璉、鳳二人“竟通共這一個妹子,全不在意”後,說“但凡是我身上弔下來的,又有一話說,隻好憑他們罷了,況且你又不是我養的”,這話很明確地表明了迎春是别人所生。那麼,生迎春的是誰呢?

  緊接着,邢夫人道出了第二層意思,她以賈璉爲本位說,“你雖然不是同他一娘所生,到底是同出一父”,聽那口氣,似乎迎春出生時,她還沒有來到賈家。第三層,點明“你是大老爺跟前人養的,這里探丫頭也是二老爺跟前人養的,出身一樣”,那麼,這就跟甲戌本第三回所交代的,迎春“乃赦老爹前妻所出”,沖突了,但正如我前面所引的那樣,庚辰本自己前後矛盾更大,因爲這個本子第三回說迎春“乃政老爹前妻所出”。第四層,“如今你娘死了,從前看來你兩個的娘,隻有你娘比如今趙姨娘強十倍的,你該比探丫頭強才是,怎麼反不及他一半!誰知竟不然,這可不是異事!”這第四層意思最耐琢磨。如果是完全虛構的小說,把迎春的出身情況寫得這麼複雜幹什麼?邢夫人對迎春生母和探春生母的對比,應該不是從其個人品格上去比,而是從其在家族地位上進行對比。迎春生母怎麼就比趙姨娘“強十倍”?

  把這四層意思捋一遍,我就覺得,應該是這樣的一種情況:賈赦先娶一正妻,生下賈璉,後來死去;邢夫人嫁過來之前,其“跟前人”,也就是一個妾,生下了迎春,爲什麼這個“跟前人”“比趙姨娘強十倍”,而且邢夫人認爲根據這個“十倍強”的因
賈迎春
賈迎春
素,判定迎春應該比探春腰杆硬,否則就成了“異事”?惟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這個妾後來被扶正了,但是,不久卻又死去了,在這之後,賈赦才又迎娶了邢夫人爲填房,而邢夫人卻一直沒有生育,所以她說“倒是我一生無兒無女的,一生幹淨”。

  形成了這樣一個思路以後,我就對第三回曹雪芹在交代迎春的出身時,爲什麼那麼樣地思前想後,換了許多個說法,有了理解。因爲這個角色是有原型的,這個原型確實是小老婆所生,說“妾出”沒有錯,但這個妾生她以後被扶了正,又死了,當然也就可以說是“前妻”,因此,迎春原型雖然出身跟探春原型類似,但她的生母又確實比純粹的小老婆“強十倍”,她雖然懦弱,卻也就不一定有探春原型那樣的因是庶出而派生的自卑感。

  我對《紅樓夢》這部著作的總看法,一再地告訴大家,就是它是一部帶有自叙性、自傳性、家族史特點的小說。有紅迷朋友問,你說的這三項,似乎概念重叠,能說說它們之間的區别嗎?所謂自叙性,就是從小說叙事學的角度分析它,它雖然總體上是第三人稱的叙述方式,但是,又具有第一人稱的味道。第一回的寫法尤其明顯,設定一塊女媧補天剩餘石,讓它化爲通靈寶玉,隨神瑛侍者一起下凡,經歷一番人間的暖冷浮沉,作爲可以隨時以第一人稱說話的見證者。這個文本策略非常高明,其中有些叙述語言,比如第十五回寫饅頭庵里的故事,有這樣的句子:“寶玉不知與秦鍾算何帳目,未見真切,未曾記得,此系疑案,不敢纂創。”這就是把第三人稱和第一人稱糅合在一起的句法,極具特色,不是任何一部以第三人稱寫成的具有自傳性的作品,都有這樣的叙述策略,這是很難得的,值得特别強調一下。而自傳和家族史,概念上也有區别:有的自傳隻在涉及到自己的經歷時顺便寫到家族;而《紅樓夢》呢,如果說曹雪芹以自己爲原型來寫賈寶玉,這個角色的戲份兒非常大,但是也並非每回每段都寫他的事情,有些情節,有些人與事,和他已經沒有直接關係,但卻是他所屬於的那個大家族里不能不叙述到的,於是加以了展開描寫,比如賈珍負暄收租,尤二姐和尤三姐的故事等等。
賈迎春
賈迎春

  我之所以說《紅樓夢》這部書里的人物差不多都是有原型的,就是基於它的這三個特點。當然,小說里有的藝術形象,比如警幻仙姑,一僧一道,空空道人,是否也有原型?我的看法是,當然不能把話說死,這些角色,就很可能是純粹虛構的了。但也有紅學家就考證出,像跛足道人,暗指八仙里的鐵拐李,因此和李煦,就是賈母原型他們家,有關係,依然值得深究。有人一聽自己覺得不入耳的見解,就斥爲胡說八道、奇談怪論。不愛聽,可以不聽,聽幾句,不中聽,發出些批評的聲音,也是合理的,但是氣急敗壞,必欲封其嘴堵其說,那就不對頭了。讓人說話,天塌不下來,對不對?何況我們所涉及的,不過是紅學研究,學術領域里的一些分歧,大家心平氣和地平等討論,好嗎?還是牢記蔡元培,蔡先賢他那句話吧:多歧爲貴,不取苟同。

  好,我現在就要告訴你,我研究迎春原型真實出身的心得。迎春肯定是有原型的,是曹雪芹的一位堂姐,是他一位伯父的女兒。既然生活里有那麼一個真實的存在,你曹雪芹把她照直寫出來,不就結了嗎?幹嗎猶豫來猶豫去,一會兒這麼寫,一會兒那麼寫,弄得幾種原稿上的寫法,因爲傳抄的途徑不同,都流傳到了今天,讓我們還得討論一番?這就涉及到從生活到藝術的創作方法問題。我前面說了,當生活的真實跟藝術虛構的總框架之間發生難以協調的大困難時,曹雪芹往往是犧牲虛構的合理性,來忠於生活的原生態。像賈赦這個角色的寫法就是如此,前面講得很清楚了,這里不再重複。有的寫法,比如像對朝代背景,他一是故意模糊,二是不惜略有錯亂,

  這就不僅是一種藝術處理,也是一種非藝術性的避惹文字獄的做法了。像秦可卿原型之死,應該是在乾隆登基之後,由於賈元春原型告密,秦可卿原型不得不死,但乾隆大施洪恩,此事内部解決,對外遮掩,就算結案,因爲元春原型擧罪不避親,精神行爲都堪嘉獎,因此對她在宮中的地位進行了提升,小說里誇張爲才選鳳藻宮、加封賢德妃。這個内在的邏輯雖然存在,但是具體到分章回,曹雪芹卻先用第十三回到第十五回寫秦可卿之死,到第十六回才暗寫皇帝登基和賈元春提升。有的聽眾讀者就來問我,應該是把十六回劈成兩半,把十三回到十五回内容鑲嵌進去,寫秦可卿之死什麼的,才符合生活中真實事件的顺序呀,小說里怎麼寫成這個樣子呢?我想,這就是因爲曹雪芹處在非常困難的寫作環境里,他既得有藝術性方面的考慮,也得有非藝術方面的考慮。我們今天來研究《紅樓夢》文本,也就不得不既有純文本的研究,又得有關於他的寫作環境,也就是康、雍、乾這三朝的政治局面的研究。我想這是《紅樓夢》的特殊性所在,也是紅學特殊性的所在,希望大家能理解我這樣的一種思路。
賈迎春
賈迎春

  具體到迎春身份的確定,我覺得,因素倒可能比較單純,與政治應該沒有牽扯。我覺得己卯本里那個說法,說她是赦老爹之女政老爺養爲己女,應該是生活真實的記錄,迎春原型,就是曹把她打小從哥哥家里接到自己家養大的那麼一個女兒。生活的真實里,可能曹並沒有元春那麼樣的一個大女兒,元春的原型,是曹氏家族里曹雪芹的一位大堂姐,卻並非他的親姐姐,因爲曹在探春原型出現前,並沒有親女兒,而又喜歡有個女兒,而哥哥那時因爲原配亡故,一時尚未續弦,有個女兒,難以照顧,他就從哥哥那里,把迎春原型抱來代養,但是曹後來在有了曹雪芹之後,又有了個女兒,而哥哥也續娶了,這樣,迎春原型雖然還在他和他夫人身邊住,但也算是歸還他哥哥了。最初曹雪芹寫這個姐姐,打算把這些情況都如實地寫出來,己卯本上的那個句子,就是留下的痕蹟。但是,後來可能考慮到把這樣一個過程寫出來,意義不大,而且還會攪亂對元春這個角色的定位設計,於是就改來改去,最後,還是寫她是賈赦前妻所生,既符合生活的真實,也滿足小說的故事需求。

  大家一定注意到了,曹雪芹關於迎春的命運,總強調她的不能自主,也放棄自主,她任偶然因素左右自己,無可奈何。第二十二回,她寫的燈謎詩,謎底是算盤,但詩里所表達的意蘊並不是精於計算或有條有理,還記得嗎?她寫的四句是:天運人功理不窮,有功無運也難逢;因何鎮日亂紛紛?隻因陰陽數不同。賈政雖然猜出來是算盤,但心内沉思道,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響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盤,是打動亂如麻;探春所作風箏,乃飄飄浮動之物;惜春所作海燈,一發清淨孤獨;今乃上元佳節,如何皆作如此不祥之物爲戲耶?賈政是越想越悶。我們現在隻說迎春,她的命運,就像打動亂如麻的算盤,全是别人算計她,她自己絕不想算計别人,隻求能過點清淨日子,但是,沒想到最後所面臨的,竟是最殘酷的,被中山狼吞噬的結局。

  第三十七回,探春發起組織海棠詩社,迎春擔任副社長,負責限韻,這時候她說了一句話,非常重要,不知你注意到沒有?她說:“依我說,也不必隨一人出題限韻,竟是拈鬮公道。”後來她果然采取了拈鬮方式,走到書架前,抽出一本詩來,隨手一揭,是一首七言律,這就定下來大家都要寫七律,她掩了書,向一個小丫頭道,你隨口說一個字來,那丫頭正倚門立着,就說了個“門”字,迎春就宣布,大家的七律都必須用門字韻,十三元,跟着又要了韻牌匣子來,抽出十三元那一個小抽屉,讓那小丫頭隨手拿四塊,結果拿出的是“盆”“魂”“痕”“昏”,於是,就規定大家寫詩都得用這四個字押韻。這段文字,表面上看起來,不過是寫大觀園女兒們結社寫詩的一些具體過程,其實,曹雪芹他是刻畫迎春的性格,像迎春這樣的懦小姐,這種同一社會階層里的弱勢存在,他們的惟一向往,隻能是在抓鬮的過程里抓到個好鬮——把自己的命運交給偶然,這是很危險也是很無奈的。

  除了算盤詩謎,在前八十回里,迎春還有一首詩,就是元妃省親時,不得不寫的一首“頌聖詩”,她寫的那首叫《曠性怡情》:“園成景備特精奇,奉命羞題額曠怡;誰信世間有此境,游來寧不暢神思?”她的生活理想,非常單純,就是希望能在安靜
賈迎春
賈迎春
中,舒暢一下自己的神思,别無所求;她絕不犯人,隻求人莫犯她,能夠稍微待她好點,她就心曠神怡了。但是,連這樣低的一個要求,命運的大算盤也終於還是沒有賜予她。

  想到迎春,我就總忘記不了第三十八回,曹雪芹寫她的那一個句子:迎春又獨在花陰下拿着花針穿茉莉花。曆來的《紅樓夢》仕女畫,似乎都沒有來畫迎春這個行爲的,如今畫家們畫迎春,多是畫一隻惡狼撲她。但是,曹雪芹那樣認真地寫了這一句,你閉眼想想,該是怎樣的一個嬌弱的生命,在那個時空的那個瞬間,顯現出了她全部的尊嚴,而宇宙因她的這個瞬間行爲,不也顯現出其存在的深刻理由了嗎?最好的文學作品,總是飽含哲思,並且總是把讀者的精神境界朝宗教的高度提升。迎春在《紅樓夢》里,絕不是一個大龍套。曹雪芹通過她的悲劇,依然是重重地扣擊着我們的心扉,他讓我們深思,該怎樣一點一滴地,從尊重弱勢生命做起,來使大地上人們的生活更合理,更具有詩意。那些喜愛《紅樓夢》的現代年輕女性們啊,你們當中有誰,會爲悼懷那些像迎春一樣的,曆代的美麗而脆弱的生命,像執行宗教儀式那樣,虔誠地,在柔慢的音樂聲中,用花針,穿起一串茉莉花來呢?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