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5797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suiyuerushi (2010/12/6 16:35:38)  最新编辑:suiyuerushi (2010/12/6 16:35:38)
秋天
拼音:qiū tiān
目錄[ 隱藏 ]
 《秋天》選自何其芳早年創作的詩集《預言》。

原文閱讀

  秋天
   ——何其芳

  震落了清晨滿披着的露珠,
秋天
秋天

  伐木聲丁丁地飄出幽穀。

  放下飽食過稻香的鐮刀

  用背簍來裝竹籬間肥碩的瓜果。

  秋天棲息在農家里。

  向江面的冷霧撒下圓圓的網,

  收起青鯿魚似的烏桕葉的影子。

  蘆蓬上滿載着白霜,

  輕輕搖着歸泊的小槳。

  秋天游戲在漁船上。

  草野在蟋蟀聲中更寥闊了。

  溪水因枯涸見石更清冽了。

  牛背上的笛聲何處去了,

  那滿流着夏夜的香與熱的笛孔?

  秋天夢寐在牧羊女的眼里。

作者簡介 

何其芳
何其芳
  何其芳(1912—1977),現代散文家、詩人、文藝評論家。原名何永芳,出生於四川萬州一個守舊的大家庭。幼年時即喜愛中國古代詩詞小說,1929年到上海入中國公學預科學習,讀了大量新詩。1931—1935年在北京大學哲學系學習。大學期間在《現代》等雜志上發表詩歌和散文。1936年他與卞之琳李廣田的詩歌合集《漢園集》出版,他的散文集《畫夢錄》於1937年出版,並穫得《大公報》文藝金獎。大學畢業後,何其芳先後在天津南開中學和山東萊陽鄉村師範學校任教。

  抗日戰爭爆發後,何其芳回到老家四川任教,一面繼續寫作詩歌、散文雜文等。1938年北上延安,在魯迅藝術學院任教,後任魯藝文學系主任。

  新中國成立後,主要從事文學研究和評論,並長期參加文藝界的領導工作。曾任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委員、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等職,並任文學研究所所長職務。

  詩歌是何其芳最先喜愛和運用的文學樣式。他自稱開始創作時“成天夢着一些美麗的溫柔的東西”,早期的作品鮮明地表現出一個小資產階級知識青年的思想感情和個性。他不滿醜惡的現實,又不清楚出路何在;他熱切地向往着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但缺乏熱烈的追求。於是較多徘徊於懷念、憧憬和夢幻中,隻能留下寂寞和憂鬱。

  何其芳對於藝術形式的完美,表現出執著的探求。在詩歌方面,他創作之初即十分講究完整的形式、嚴格的韻律、諧美的節奏,並注意表現出詩的形象和意境。因此,他的詩明顯地具有細膩和華麗的特色。在散文創作上,他自稱“我的工作是在爲抒情的散文發現一個新的園地”,他善於融合詩的特點,寫出濃鬱纏綿的文字,借用新奇的比喻和典故,渲染幻美的顏色和圖案,使他的散文别具風格。

  真正明顯地表現出思想和藝術風格的變化,是在抗戰開始,特别是到了延安以後。這時他漸離夢境,面對現實,詩文風格趨向樸實明朗。

  六卷本《何其芳文集》(人民文學出版社)收錄了何其芳的大部分創作和論著。

作品賞析

  《秋天》選自何其芳早年創作的詩集《預言》(1931-1933)。它不像那個時期的詩人們那樣愛用象征手法,寫得神祕莫測,或愛尋味哲理,顯示思想的深高厚重;也不像他向前拘守個人狹小天地,纏綿悱惻於男女私情,除了幽怨、苦思就是期待,而是難得地將視野投向鄉野,投向普通人的活動場景,以觀者的身份言身外他人之事,表現一派明朗純淨的詩意詩風。詩作采用直陳其事的寫法,表面看來似乎簡單、直白,缺少象征的奧義,實則意味情味既深且長。詩中透出那麼一種氛圍,那麼一種神韻,這是最能勾住讀者心魄的東西。

  所謂氛圍,在文學作品尤其是抒情作品中,通常是指作品中的整體性的境象、風神、氣韻。它與嚴羽的“氣象混沌,難以句摘”的氣象有所類似,又有所不同,氣象所指更爲廓大,包括内容、形式各個方面;氛圍似乎主要關乎内容,涉及意象、意境、情感等。氛圍可感而不可言,正如司空圖所言:“神而不知,知而難狀。”亦如唐人所言:“藍田日暖,良玉生煙,可望而不可置於眉睫之前也。”但讀之有感,了然於心,也應能言追心意,形之於文。

  在《秋天》里詩人用最精粹的語言描寫農家生活,每一句詩都是一幅畫面,三節詩又組成三幅複合畫面。畫面的組合造成了既流動又整合的特殊氛圍。

  第一幅畫面是“農家豐收圖”。這里不是寫某個農夫,而是寫普遍的農家活動。寫了兩個場景,一是山穀伐木,一是籬間背瓜果。山穀伐木置於篇首,丁丁聲悠遠地飄來,訴諸聽覺;震落了清涼的露珠,訴諸視覺和觸覺,真是一片世外風光,啟迪人追思那邈遠的印象,《詩經》中不是有“伐木丁丁,鳥鳴嚶嚶。出自幽穀,遷於喬木”之句嗎?“飄”和“幽穀”在何其芳早年詩中常出現,不過那都是寫虛的,用的是比喻義、引申義,用在這里才是寫實的,别有一番情韻。背瓜果所伴隨的心情和表情在詩中未點明,但讀者可以想到,那是欣喜、笑盈盈的。“棲息”本用來描寫有生命的物類,現用在這節詩的末尾,來概括秋天在農人家里的狀況,將虛無的東(秋天)西視象化了,創造出松弛、閑靜的氛圍。 第二幅畫面是“霜晨歸漁圖”。其中“霧”“霜”這些表現環境氛圍的詞(還有上一節的“露”),也是何其芳早年詩中常出現的,傳達出清涼、冷寂、朦朧的氣氛。畫面還包括一系列活動:撒網,收漁,搖槳。這些平常活動畫面在這里都蘊含着淡而遠、清而靜的神韻。“輕輕”一詞常在何詩中出現,在此仿佛“信手拈來”,顯示出漁人悠閑與自得的心情。也許在早年何其芳的心目中,秋天就真的是這麼寧靜、悠遠。

  第三幅畫面是“少女思戀圖”。這節詩從野草、蟋蟀和溪水寫起,相當於古人所謂“感興”的寫法,即先言他事,由興而感,由景入情。野草寥廓,溪水清洌,這本不是人的活動,其後必有續言,那就是少女心懷戀情。大自然繁囂的夏天過去了,秋天到來卻變化清靜了,人在寂靜時大都反觀自身,傾聽心靈之聲。牧羊女聽了一夏的“牛背上的笛聲”,忽然聽不到了,心靈的某一角落開始萌動起來,真是“如樹根在熱的夏夜里震動泥土”(何其芳詩《夏夜》)。寫戀愛尤其是初戀,是早年何詩所擅長的,這次他寫得更含蓄也更精彩了。這一節才五行,就寫出了由外景向内情的過渡,寫出了初戀從無到有的過渡。詩人選取了“牧羊女的眼里”這一特定角度,雖未明寫眼神,但讀者自能見出那里面的清純、明淨,那是初戀少女似戀非戀時的特殊眼神。而且比較這三節詩我們可以看到,前兩節主要寫外在景物與人事,這第三節真正寫入心靈深處,寫出了微妙的感覺,使全詩收束在感情的實處。不這麼寫,難以入情、入神,詩就“飄浮”起來了。

  總之,《秋天》這首詩通過描繪不同場景、畫面,創造了一種既來自人世又遠離塵俗的氛圍。這一氛圍具有清靜、清遠、清甜、清柔的特點。它寫的是繁忙夏天之後的農閑景象,所以具有清靜的氛圍;它寫的是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不見農家些許的艱難苦恨,所以具有清遠的氛圍;它寫的是少男少女朦朧而純真的愛情,所以具有清甜的氛圍;它像何其芳其他詩作一樣專用輕柔之詞寫清麗意象,避開喧囂的景境,避開拙重之詞,所以具有清柔的氛圍。詩中各幅畫面,以及畫面里的各個意象,無一不和諧地統一;因而這種氛圍所賴以形成的清靜、清遠、清甜、清柔等多方面特點也無一不達於極致。技蓋至此,非高手不能爲。可是何其芳寫這首詩時才是20歲左右的大學生。

相關文章

  何其芳的早期創作和《秋天》的抒情藝術

  何其芳是我國著名的現代派詩人。30年代初登詩壇,就以詩集《預言》引起廣大讀者的關注和喜愛。他早期的抒情詩,以表現青年的夢幻、個人的哀樂爲主要内容,書寫個人微妙的内心世界,師法法國象征主義的表現手法,繼承中國古典詩歌的優秀因子,成功營造了一個具有強烈的抒情氣息、似夢似煙的詩歌藝術世界。

  一 “我時常用寂寞這個字眼,我太熟悉它所代表的那種意味、境界和那些東西了,從我有記憶的時候到現在。”(《一個平常的故事》,參見《何其芳研究專集》,四川文藝出版社,1986年版,第150頁。)寂寞可能是青年何其芳的核心生活感受。1912年,何其芳出生於四川萬縣一個封建意識濃厚的地主家庭。由於偏居川東鄉下,青少年時代的何其芳並沒有受到多少革命思潮的影響。相反,由於祖父堅信皇帝會再出現,科擧會再恢複,何其芳早早被送進私塾。壓抑的家庭生活和乏味的私塾生活使他的童年過得非常暗淡。他從12歲起就養成了自己讀書的習慣。沉溺於唐詩宋詞的何其芳,甘心把自己關閉在孤獨寂寞里,與古書做伴。直到14歲,他到縣城和重慶上中學,才漸漸開始接觸新文學作品。他後來在《寫詩的經過》一文中談到:“……冰心是我愛讀的作家,……也讀了泰戈爾的《飛鳥集》和《新月集》……”他常常感動於安徒生的《海的女兒》:“我非常喜歡那用來描寫那個最年輕的人魚公主的兩個外國字:beautiful和thoughtful。而且她的悲慘的結果使我懂得了自我犧牲。”(同上,第142頁。)他在這些作品的熏陶下開始寫詩。美、思索、爲了愛的犧牲,這三個思想支持他走過青年時代漫長寂寞的道路,並對他早期的創作產生了重大影響。
何其芳
何其芳

  1930年,在上海中國公學預科學校就讀了一年的何其芳同時考上清華大學外文系和北京大學哲學系。這年秋天,他進入清華大學學習,但很快由於沒有高中畢業文憑而被學校開除。在北京度過了幾個月的失學生活之後,他於1931年秋走進了北大校門。1931至1935年大學時期,成爲何其芳寫作的一個高峰時期。他在這一時期創作了大量的抒情詩,收入《燕泥集》。稍後,他又寫下了“篇篇珠玉”的散文名篇,在1934年輯集爲《畫夢錄》。一詩一文,均表現出高度的藝術想象力和豐富的形象創造力。淒婉中見衷情,輕盈中孕深沉,綺麗典雅的辭藻,婉轉自如的比喻,鮮明的色彩,清新的格調……年輕的何其芳成功營造了一個具有強烈的抒情氣息、似夢似煙的文學藝術世界。

  30年代初,大革命失敗的陰影籠罩全國,日本帝國主義的鐵蹄踏上東北大地,而這個一味沉溺於書籍的南國游子,卻仍然在寂寞中低低吟唱着屬於自己的孤獨的歌。“我給自己制造了一個美麗的、安靜的、充滿着寂寞的歡欣的小天地,用一些柔和的詩和散文,用帶着頹廢色彩的北平城的背景,用幻想,用青春……我寫着一些短短的詩和散文,我希望和我同樣寂寞的孩子也能從它們得到一點快樂和撫慰,如同在酸辛的苦澀的生活中得到一點糖果。”(《一個平常的故事》,參見《何其芳研究專集》,四川文藝出版社,1986年版,第143頁。)1932年夏,正是他寫詩入迷的時候。與表姐楊應瑞的戀愛由於遭到父親的嚴厲反對而夭摺,這不幸的愛情很可能是他這一時期創作的動力。但是,生活圈子如此狹窄,再加上性格又如此内向,決定了他的創作源泉隻能是年輕的幻想和書本的觸發。在北大,何其芳不僅廢寢忘食地閱讀了大量中譯外國文學作品,而且直接閱讀英文原詩,稍後他又堕入對法國象征派的迷戀,同時也傾心於晚唐五代“精致冶豔的詩詞”:“我喜歡那種鎚鍊,那種色彩的組合,那種鏡花水月。我喜歡讀一些唐人的絕句。那譬如一微笑,一揮手,縱然表達着意思但我欣賞的卻是姿態。”(《夢中道路》,參見《何其芳研究專集》,四川文藝出版社,1986年版,第165頁。)這使他在自己的創作中表現出中國的古典詩歌意境和西方現代詩歌技巧的融合。這一時期,他信奉着“文藝什麼都不爲,隻是爲了書寫自己,書寫自己的幻想、感覺和情感”的美學見解;“傾聽着一些飄忽的心靈的語言”,“捕捉着一些在刹那間閃出金光的意象”。他沉醉於追求詩歌的意境美和形式美,沉醉於詩歌語言的鎚鍊。這樣,這一時期,他寫出了許多光彩奪目、膾炙人口的愛情詩名篇,如《預言》:“這一個心跳的日子終於來臨!/你夜的歎息似的漸近的足音……”;《秋天》(一):“說我是害着病,我不答一聲否。/說是一種刻骨的相思,戀中的症候……”;《歡樂》:“告訴我,歡樂是什麼顏色?/像白鴿的羽翅?鸚鵡的紅嘴?……”這些愛情詩具有隱喻、含蓄的風貌和婉轉多姿的情態,體現了何其芳式的獨特感受和表達方式。

  二 比較而言,何其芳寫於1932年9月的詩作《秋天》(二)較少被評論者論及,這可能與詩的題材有關。而《秋天》(二)其實也自有它的獨特之處,這首詩被選入中學語文教材,題爲《秋天》。它有些游離於同時期詩作的愛情主題,也沒有陷入同時期詩歌纖細哀婉的情調,甚至也走出了古典詩詞中“悲秋”的主題,而是在對大自然秋景的細致描繪中,體現出詩人這一時期少有的歡欣愉悦的情緒。它在詩歌意象的選取、意境的營造和詩歌的抒情手法上,依然鐫刻着早期的何其芳式抒情藝術的深深烙印。

  在詩歌意象的選取上,青年時代的何其芳由於生活圈子的狹窄,以致他的第一本詩集《預言》中很少有社會性的意象。這個一度沉溺於“晚唐五代時期的那些精致冶豔的詩詞”中的青年詩人,更善於捕捉秋天、黄昏、月夜……這樣的季節和時間,也更爲鍾愛睡蓮、幽蘭、檐雨、蘆笛、白鴿的羽翅、白楊的落葉、板橋上的白霜、棲滿烏鴉的城樓等與中國古典詩歌一脈相承的詩歌意象。詩人把這些意象用多種方式加以組合,展現出一個寂寞縹緲的青春的心靈。《秋天》仍然與同時期詩歌一樣,無社會性意象,而多靜態的自然與生活意象:露珠、幽穀、蘆蓬、船槳、蟋蟀、笛聲……這些晴朗中略顯寂寞、滿含着夢幻色彩的意象,也是中國古典詩歌中常見的意象。何其芳用這些人們熟悉的充滿意蘊的靜態意象,營造出一個清朗遼遠又生動可感的秋天的意境。

  在詩歌的抒情手法上,何其芳既繼承了中國古典詩歌的抒情方法,也吸收運用西方現代詩的象征主義手法。這明顯表現在他重視詩歌的音樂美和大量采用通感、暗示等技巧上,如第一節:“震落了清晨滿披着的露珠,/伐木聲丁丁地飄出幽穀。/放下飽食過稻香的鐮刀,/用背簍來裝竹籬間肥碩的瓜果。/ 秋天棲息在農家里。”清晨滿披着露珠,一個擬人的手法,使人可以聯想到秋日的清晨在薄薄的霧氣中慵懶地打着哈欠的情景;而伐木的聲音丁丁地響着,像露珠一樣清新,鏗鏘有韻地敲響在我們心里,秋天的鏇律也立刻占據了讀者的心底。鐮刀飽食的是稻香氣息,這個通感的手法讓人一下子聯想到金黄的稻田,農家的豐收。在此時此地,秋天是歡悦的,她邁着露珠般清新的腳步而來,與平常的農家共享着豐收的喜悦。

  何其芳在詩歌中追求着一種能引起讀者感情震動的内在的節奏感和詩句本身的波動性,使詩歌具有一種動人心弦的音樂效果。在這首詩中,秋天“棲息在農家里”“游戲在漁船上”“夢寐在牧羊女的眼里”,詩人在這樣的秋天中所感到的明朗欣悦的内在情緒溶注在基本上以四節、三節爲自然停頓的詩行中。每一節詩中自然節頓的對應使詩人在秋日里歡欣愉悦的情緒清晰地體現在節奏和諧而不死板的詩句中。這一首詩分爲整齊的三節,詩人在每一節里都反複吟詠着秋天這一主題,頗似古詩詞中一唱三歎的手法,形成了音樂般回環往複的鏇律,在詩句中自然地流轉。秋天從棲息在農家里,游戲在漁船上,再到牧羊女的眼眸里,仿佛演奏着一曲關於秋天的深情的變奏曲。

  短短的十五行詩里,何其芳熟練自如地運用了通感、暗示、比喻等表現技法,展現了一個生動活潑、明朗可人的秋天的景觀。“飽食過稻香的鐮刀”“蘆蓬上滿載着白霜”“滿流着夏夜的香與熱的笛孔”,這些獨特的想象、比喻,溝通了人們的多種感覺功能,讓人產生豐富、自由的聯想。何其芳的詩雖然多用象征的手法來表達各種感受,但是他的詩卻並不給人晦澀之感。如這首《秋天》在整首詩中用露珠、幽穀、蘆蓬、船槳、蟋蟀、笛聲等意象渲染一種寧靜悠遠中滿含歡欣的情緒,但詩中每句的形象都是鮮明的。這樣,整首詩既讓我們感覺到詩人朦朧的内心情緒,又沒有流於晦澀難懂,而是具有很大的回味的餘地。何其芳的抒情詩正是這樣。比起同時期許多直露簡單的抒情,他的詩更富有啟發性和包容性,更有令人回味的餘地,同時,朦朧而又不晦澀。何其芳把他獨特的想象、比喻,成功地和音樂性及古典詩歌的表現手法融合起來,形成自己獨特的精致細膩、搖曳多姿的抒情個性。有論者以“似夢似煙”來評價他的詩歌風格,其抒情個性之鮮明,可見一斑。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