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4681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海棠花 (2010/12/5 16:37:13)  最新编辑:momo (2013/7/30 13:39:38)
顧長衛
拼音:Gù Chángwèi (Gu Changwei)
目錄[ 隱藏 ]
 
 
 
 
  顧長衛,中國著名導演,原籍江蘇吳江,1957年12月12日生於西安。被喻爲“中國第一攝影師”。從小熱愛繪畫夢想當一名畫家。1978年考入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1982年畢業後任西安電影制片廠攝影助理。作品有:《孩子王》、《紅高粱》 、《立春》、《狹路英豪》 、《蘭陵王》 、《孔雀》、《陽光燦爛的日子》、《大明星》、 《神鞭》等。大量采用自然光尋求更加貼近現實表現手段,給中國影壇帶來不小沖擊。顧長衛從一個愛好畫畫的孩子到今天取得巨大成就,與他的刻苦努力是分不開的,更難得的是他擁有的一顆平常心使他不斷追求攝影藝術的更高成就。

 

個人資料


  中文名: 顧長衛

  國籍: 中國
 
  原籍: 江蘇吳江

  畢業院校: 北京電影學院

  職業: 導演,攝影師
 
  主要成就: 柏林電影節銀熊獎
 
  代表作品: 孔雀,立春等  

  婚姻: 已婚,妻子蔣雯麗

  名言: 因爲有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結尾,並不是所有結尾都是有很多機會讓去選擇,做很多鋪墊的,現在的隻是一種生活的感受 。 

經歷


  1957年12月12日生於西安,從小熱愛繪畫夢想當一名畫家。

  1978年考入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

  1982年畢業後任西安電影制片廠攝影助理。

  1984年任攝影拍滕文驥《海灘》,大量采用自然光尋求更加貼近現實表現手段,給中國影壇帶來不小沖擊,相繼拍攝了電影《大明星》、《神鞭》。

  真正顯示顧長衛攝影才華的是陳凱歌的《孩子王》和張藝謀的《紅高粱》。《孩子王》靜態攝影内涵豐富、風格清麗;《紅高粱》灑脱張颺,拍出大自然生命感。顧長衛西部風格迥異,影片中創造性地運用攝影造型手段,展現了具有震撼力和意境深遠視覺形象,穫得第八屆電影金雞獎最佳攝影獎。

  顧長衛和張藝謀、陳凱歌長期合作,把中國電影推上世界舞台。《紅高粱》、《菊豆》、《霸王别姬》不斷沖擊國際各大影展,顧長衛頻頻穫得最佳攝影提名獎和柯達攝影獎,並作爲亞洲攝影師代表試驗柯達公司最新研制電影新膠片,同時顧長衛到美國奧爾特曼一部小成本影片中任攝影師,展示東方攝影師非凡才華後來到法國拍攝一部古裝電影,顧長衛攝影才能得到世界認可和讚颺。

  顧長衛被喻爲“中國第一攝影師”。

  功成名就之後國内拍攝了不少好片子:《狹路英豪》、《蘭陵王》、《陽光燦爛日子》。顧長衛從一個愛好畫畫的孩子到今天取得巨大成就,與刻苦努力分不開,更難得的是他擁有一顆平常心,這使他不斷追求攝影藝術更高成就。

  2005年,顧長衛的導演處女作《孔雀》穫得柏林電影節銀熊獎。

  2007年,他的第二部導演作品《立春》爲他的妻子、女主角蔣雯麗贏得了羅馬電影節影後的桂冠。 

代表作品

 
  《結婚》:北京電影學院青年電影制片廠,1983年出品(聯合攝影)

  《海灘》:西安電影制片廠,1984年出品(與人合作)

  《大明星》:深圳影業公司,1985年出品
 
 

  《神鞭》:西安電影制片廠,1986年出品

  《孩子王》:西安電影制片廠,1987年出品。

  《紅高梁》:西安電影制片廠,1987年出品。

  《代號“美洲豹”》 :西安電影制片廠,1988年出品(與人合作)

  《菊豆》:中國電影合作制片公司、日本德間書店合拍,1992年出品。

  《霸王别姬》:北京電影制片廠、湯巨電影事業有限公司合拍,1993年出品。

  《狹路英豪》:北京電影學院青年電影制片廠、香港港龍電影娛樂制作公司合拍,1993年出品

  《蘭陵王》:上海電影制片廠、萬科文化有限公司合拍,1995年出品。

  《陽光燦爛的日子》:中國電影合作制片公司、港龍電影公司合拍,1995年出品。

  《薑餅人》 :美國波利格拉姆影片公司,1998年出品。

  《鬼子來了》 :中國電影合作制片公司、華誼兄弟廣告有限公司、北京中博現代投資咨詢有限責任公司、華億影視娛樂有限公司聯合攝制1999年出品。

  《孔雀》 :保利華億傳媒文化有限公司2003年出品。

  《立春》 :2007年出品,由蔣雯麗、張瑤、李光潔主演。

  《魔術時代》:2010年,由郭富城、章子怡主演 

穫獎情況


  《孩子王》:穫1988年第8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攝影獎;本片穫1988年 第41屆法國戛納國際電影節教育貢獻獎;穫1988年比利時電影探索評獎活動探索影片獎;穫1988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影視委員會特别獎.
 
 
 
  《紅高梁》:穫1988年第11屆中國《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之一; 顧長衛穫1988年第8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攝影獎;穫1988年第38屆西柏林國際電影節大獎--金熊獎;導演顧長衛穫1988年第5屆津巴布韋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獎、故事片真實新穎;穫1988年第35屆澳大利亞悉尼國際電影節悉尼電影評論獎;穫1989年第16屆比利時布魯塞爾國際電影節比利時法語廣播電台青年聽眾評委最佳影片獎.

  《霸王别姬》:穫1993年第46屆戛納國際電影節金棕櫚獎.

  《蘭陵王》:本片穫1995年美國洛彬磯聖克拉里達國際電影最佳外語片獎;顧長衛 穫1995年第15屆夏威夷國際電影節攝影獎.

  《鬼子來了》:本片穫1995年美國洛彬磯聖克拉里達國際電影最佳外語片獎;顧長衛 穫1995年第15屆夏威夷國際電影節攝影獎.

  《孔雀》:穫得第七屆華語傳媒電影大獎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張靜初)、最佳新演員(馮礫)、最佳編劇(李檣)

  《立春》:穫得(2007年)第二屆屆羅馬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2009年穫第27屆金雞獎最佳女主角、2009年穫第五屆中美電影節“金天使”獎最佳女主角、2009年穫第二屆鐵象獎年度女主角獎  

《立春》

  
  顧長衛說,他對電影描寫的那個時期國内的變化印象特别深刻。當時他在美國擔任3部好萊塢電影的攝影,偶爾回國還是敏感地發現了中國的變化,“其實我們都身處其中”。他將這差不多10年濃縮在《立春》中,“人要生存,就要妥協。人要過得更好,就和自己最初的理想會有很大不同”。《孔雀》還是兩年前的電影,顧長衛也有差不多兩年沒拍電影。他說,拍《孔雀》時積累的經驗忘得差不多,總覺得自己是新手,有些緊張和興奮,也有些沒底。“之所以有熱情去做一個片子,是因爲想把很多生活的經歷和感受告訴别人”。   

  比《孔雀》更複雜   
 
  提起顧長衛的電影,總是要比較《孔雀》與《立春》。顧長衛說,《立春》比《孔雀》更完整、複雜,野心更大。他想通過《立春》塑造“平民”,塑造出一個時代的群像,講普通人的生命、情感。“誰都不願意重複自己。《立春》肯定不會像《孔雀》那麼悶,它更悲喜交集,應該有更多的觀眾愛它。包括我自己”。    
 
 
 
  王彩玲與時代作對《孔雀》寫的是一家人,以家庭看社會:姐姐是殉道士式的,哥哥是功利的,弟弟是消極的,他們更像是代表3種不同的生活態度。《立春》寫了6個人,有脱離實際的藝術青年,也有在生活的庸常和瑣碎中自得其樂的人,他們都是爲了理想而奮鬥的人。某種意義上,《立春》里的人面對的困境比《孔雀》更複雜。“姐姐所面臨的時代是一個禁錮的時代,它禁錮着所有人;王彩玲的時代,是看上去每個人都有了自由,每個人都有機會,其實更爲複雜。姐姐的悲劇在於時代在和她作對,而王彩玲的悲劇在於她和時代作對。” 蔣雯麗爲了出演王彩玲,增肥30斤,戴上了齙牙,還點上黑斑和痘印。化完妝,她哪兒也不敢去。顧長衛說,在他心里,王彩玲很美,那種對理想不懈的追求令他摺服,“對王彩玲來說,她的樣子長成這樣非常不幸,但不可笑。那些長得漂亮的姑娘,是非常幸運的,她們有更多機會去實現夢想,但是王彩玲沒有。對她來說,理想和現實的差距更大。” 在《立春》的結尾,顧長衛特意拍攝了這樣一段戲:王彩玲終於以中央歌劇院首席女高音的身份在豪華的舞台上高歌《爲藝術爲愛情》。這是王彩玲們的幻想,導演用膠片將它變爲具體可見的一幕,它是顧長衛和李檣給那些爲理想向前奮鬥的人的安慰。相比《孔雀》,《立春》的年代推後了20年,截取的1988年至1998年這十年光景正是東西方思想交匯、經濟高速發展的年代,顧長衛表示,之所以在包頭選景,是因爲這里的城市建設有很多特點,不但有很市井的老城區,還有二次工業時期很輝煌的建築,同時像北京的國貿、王府井這類型的商業街這里也有,是一個很豐富的城市,也很容易體現片中所要傳達的理想與現實碰撞的主旨。印在劇組人員衣服上的話,“立春一過,城市里還沒有什麼春天的蹟象,但風真的就不一樣了。”是最能體現影片主旨的話。“我記得爸爸走的時候,離立春不遠了。”《孔雀》里的最後一句,爲《立春》的到來埋下伏筆。急劇變化的時代,堅持理想的人們,顧長衛的關注冷靜而悲憫。春天來了,人們卻在現實面前低下理想的頭,可顧長衛說,“離理想越來越遠,這不是悲劇。”

婚姻生活


  在1989年顧長衛的生日會上初次相識,蔣雯麗當時是電影學院的學生,她說想留一級,因爲覺得自己學的東西還不夠用。蔣雯麗的這句話讓顧長衛覺得很特别,對她的印象也加深了。
  牽手走過15年婚姻生活的蔣雯麗和顧長衛,結緣於1992年《霸王别姬》的拍攝。當年,在片中鏡頭不多的蔣雯麗被該片攝影師顧長衛才華吸引,半年多之後兩人擕手走進婚姻殿堂。從兩人暗生情素到結婚,再到牽手走過十幾年的風雨曆程,這幾十年里,有因《牽手》而聲名鵲起,如今家喻戶曉的電視劇“視後”蔣雯麗,也有多年懷才不遇,終於在05年憑借電影《孔雀》東山再起的顧長衛,這個曾經靠老婆賺錢養了5年的男人,他的才華開始慢慢的被世人發現和仰慕。

  在拍攝《孔雀》時,蔣雯麗帶着孩子全程陪同,作爲回報,蔣雯麗拍攝電視劇《欲望城市》時,顧長衛也趕到拍攝現場探班。顧長衛說這是很正常的事:“在好萊塢拍戲,往往一個劇組所有工作人員都會把家人帶在身邊。如果電影需要在幾個不同的地方拍攝,那麼工作人員的孩子就需要不停地轉學。他們覺得如果拍戲不帶家人,是很沒有人情味的表現。”所以顧長衛自己當導演的時候,他也采用了這樣的形式,“雖然我們不是所有工作人員都帶家屬,但我在拍攝期間安排了休息天,這樣做能讓大家有充沛的精力繼續工作。”  
 
 

  在電影《孔雀》的片尾字幕中,專門打出了“感謝雯麗”四個字,顧長衛說那倒不是“假公濟私”,凡是對影片有特殊貢獻的人,電影都會在最後對此人加以字幕表示感謝。回國後,他和孩子以及整個家庭都一直靠蔣雯麗照顧。《孔雀》在水冶拍攝期間,正值“非典”肆虐,蔣雯麗帶着孩子到劇組探班,沒想到也被困劇組,於是顧長衛一家三口一起在劇組度過了“非典”最嚴重的那段時期。劇組剛到水冶時,整個小鎮的人都對北京來的人和車輛非常恐懼,他們有時拍攝會遇到困難,於是雯麗就幫着在當地的電視台講了兩次話,讓小鎮的人們知道是安全的。作爲第一次執導電影的導演,顧長衛從未嚐試過拍戲時如何與演員進行溝通,身爲演員的蔣雯麗在這一點上幫了顧長衛很大的忙。而當拍攝過程中遇到困難,蔣雯麗也會幫着顧長衛一起出主意。蔣雯麗不是我們劇組的成員,但她對電影的拍攝起到了很大作用。   

  《孔雀》是惟一一部參賽本屆柏林電影節的内地影片,引起多方關注。顧長衛表示,參賽或得獎,重要的是可以引起更多的觀眾關注這部電影,而這才是他最希望從參賽柏林電影節中得到的。“我還是挺輕松的,得不得獎,對我來說既重要又不重要。得獎或不得獎是機遇問題,坦率說如果得到獎,那是應該的。”

  這對患難夫妻擕手走過的2007年,除了給大眾留下好評如潮的電視劇《金婚》之外,即將上映的電影《立春》也因爲夫妻倆的聯手打造而備受矚目。

  這對一度曾傳出感情破裂分道颺鑣的演藝圈夫婦,在《立春》里的大膽默契合作無聲的粉碎着傳言的同時,也讓人見識到一個在片中爲支持丈夫而增肥、扮醜、出演激情戲,甚至將豐腴的背部半裸照拿出來給電影做宣傳海報的蔣雯麗。《立春》是顧長衛和蔣雯麗第二次正式意義上的合作,作爲影片導演妻子的蔣雯麗在片中飾演女一號,主角的重要任務落在導演妻子的身上,這是影片出來之後最受關注的熱點。而在片中,一切了爲丈夫執導作品的妻子,也將自己在大熒幕上的形象完全顛覆,一向面對鏡頭慎談感情的夫妻倆將對彼此的愛意,通過《立春》不經意的流露。

  “其實這樣的合作挺難得的,也很危險!話說我們倆都快到結婚15年的紀念日了,早已經過了初戀時成天膩膩歪歪、分不清是非的時候,拍攝的時候我們倆合作的非常顺利,無論是參加電影節得到的肯定,影片點映時觀眾的反饋,還是現在片子拍完這麼久我回頭看,雯麗讓王彩玲這個人物更鮮明、更感人、更有深情!我真是要好好的謝謝她爲我付出!”——顧長衛

  “就像長衛說,我們倆感情這麼多年互相的了解,默契!很多東西都不需要語言的交流,心領神會!我就知道自己哪里做的沒到位,他也知道哪里是我還沒有發揮出來的!而且我一直以來對長爲非常欣賞,就是覺得他非常有才華,也正是因爲他,我才願意爲這部片子做出這麼大的挑戰,這是很重要的原因,這種信任!感謝導演顧長衛,我的丈夫,把這麼重要的角色交給我!”——蔣雯麗說到《立春》,除了夫妻擕手,蔣雯麗在片中的形象也引起大眾的一片熱議。

  身爲導演的顧長衛在片中把自己的妻子蔣雯麗變成了一個淤肉四溢、肥碩不堪的醜女人,更有甚的是蔣雯麗還在片中大膽的出演了一場裸露指數非常高的激情戲,將自己半裸的背部給電影做宣傳海報。爲《立春》連連突破自我的蔣雯麗,就是爲了讓影片更加的打動人心,面對妻子在影片中的“突出”貢獻,導演顧長衛也頗懂得憐香惜玉,對於一些沒有看到整部影片,僅僅糾結於這一情節的觀眾,顧長衛也表現出對妻子的呵護,指責不要把藝術當成“毛片”!

人物評價

   
  薑文:我對他肅然起敬
  
  讓薑文稱讚一個人是很不容易的,不過他卻對顧長衛毫不吝嗇地讚賞 。實際上,薑文的兩部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和《鬼子來了》都是和顧長衛合作的,而且顧長衛就是他的“保險”。薑文表示,這一次看到了《孔雀》的樣片之後,除了感到非常敬佩以外,他說自己一點都不覺得驚訝,“因爲長衛本身就是一個要麼不做,要做就做最好的人。”薑文表示顧長衛在這幾年的電影環境下,還這麼冷靜、執著和有信心,讓人肅然起敬。說到自己看了《孔雀》之後的感覺,薑文用“渾然一體”來形容這部電影,他說,世界很多有名的電影才配用這樣的詞。薑文還專門爲《孔雀》寫了推薦信給國際電影節,他認爲當今的電影都在一窩蜂,而《孔雀》的出現卻打破了這樣一個“樣板戲”的局面。這部電影拍攝得很有耐心,在中國今天電影都已經淪落爲急功近利的時候,這樣電影的出現非常難得。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