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820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且听东歌 (2010/12/4 19:41:57)  最新编辑:且听东歌 (2010/12/4 21:51:04)
林黛玉
拼音:lín dài yù
同义词条:绛珠仙子
    《紅樓夢》中人物,金陵十二釵之首,四大家族賈家第四代賈敏颺州巡鹽御史林如海之女,寶玉的姑表妹,賈母的親外孫女。幼年喪母,體弱多病,紅顏薄命身世可憐。黛玉聰慧無比,琴棋詩畫樣樣俱佳,尤其詩作更是大觀園群芳之冠。她自小體弱多病,聰慧機敏,母親死後,寄居外祖母家,過着寄人籬下的生活。她憎惡周圍的醜惡事物,蔑視權勢利祿,性格孤高自許,多愁善感,憂鬱猜疑。她和賈寶玉 思想一致,彼此相愛,但在封建壓迫下無法結合,在賈寶玉被騙與薛寶釵成婚的晚上,焚去詩稿,嘔血而死。是我國古典文學中著名的典型形象。

人物簡介

生平

       黛玉—中國古代文學作品中哭得最美的女子  
 
林黛玉
林黛玉

       當朝探花林如海與國公之女賈敏的女兒,因母親去世,又無親生兄弟姊妹作伴,外祖母憐其孤獨,接來榮國府撫養。林黛玉祖籍姑蘇,住於颺州。先祖曾世襲列侯,林黛玉父親乃姑蘇才子林如海是前科探花,升至蘭台寺大夫,又被欽點爲颺州巡鹽御史;母親賈敏是賈母的女兒,賈政的妹妹。“詩禮名族之裔”其實是賈政爲兒女擇親時所強調的,林黛玉的出身可謂既有“鍾鼎之家”的尊貴,又不乏“書香之族”的高雅。林如海四十歲時,僅有的一個三歲之子死了,因膝下無子,隻有嫡妻賈氏生了女兒黛玉,愛如珍寶。

      黛玉的生日是二月十二日,第三回寫到,林黛玉進賈府後,聽王夫人說起賈寶玉,便說:“這位哥哥比我大一歲。”第六十二回寫到,探春和襲人談論起每個月里的生日,襲人說:“二月十二是林姑娘。”(第867頁)

      黛玉從小聰明清秀,與詩書爲伴,但父母讓她讀書識字,“不過假充養子之意,聊解膝下荒涼之歎。”母親去世後黛玉進京,與寶玉一同深得賈母關愛。不久父親病故,她便長住賈府,逐漸與寶玉相知相愛。雖然她是寄人籬下的孤兒,但她生性孤傲,天真率直,和寶玉同爲封建的叛逆者,從不勸寶玉走封建的仕官道路,她蔑視功名權貴,當寶玉把北靜王所贈的聖上所賜的名貴念珠一串 送給她時,她卻說:“什麼臭男人拿過的,我不要它!”。她和寶玉有着共同理想和志趣,真心相愛,但這一愛情被王夫人等人殘忍地扼殺了。林黛玉最後淚盡而逝。

       林黛玉首先是個内慧外秀的女性,“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泣非泣含露目。 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
黛玉含酸
黛玉含酸
嬌喘微微。 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 心較比幹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 這首詞中盡現了黛玉迷離、夢幻、病態、柔弱、動靜交融的美麗和氣質,我找不到一個更好的形容詞來綜合形容這樣脱俗的美和媚,或者“秉絕代姿容,具希世俊美”,也或者“此女隻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

       林黛玉之美,還表現在她才學横溢和濃鬱的詩人氣質。曹雪芹胸中筆下的林黛玉,是一個詩化了的才女;她有多方面的才能:博覽群書,學識淵博。她愛書,不但讀《四書》,而且喜讀角本雜劇《西廂記》、《牡丹亭》、《桃花扇》等;對於李、杜、王、孟以及李商隱陸游等人的作品,不僅熟讀成誦,且有研究體會;她不僅善鼓琴,且亦識譜。曹雪芹似乎有意將曆代才女如薛濤、李清照、葉瓊章、賀雙卿等的某些特點,融進林黛玉的性格。

       黛玉天生麗質,心較比幹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卻又作出“爾今死去儂收葬,未蔔儂身何日喪?”的詩句,爲何?就是因爲太注重細節了吧,到頭來竟在無奈中香消玉殞,留下千古遺願。可惜了,紅顏薄命。

判詞

           可歎停機德,堪歎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里埋。

曲子

    [終身誤]都道是金玉良緣,俺隻念木石前盟。空對着,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歎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擧案,到底意難平。

    [枉凝眉]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須化?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

     可歎停機德,堪憐詠絮才,帶林中掛,金簪雪里埋。

判詞分析

       可歎停機德,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掛,金簪雪里埋。

  這一首即是寫林黛玉和薛寶釵的。
 
定妝照
定妝照

      “可歎停機德”一句是說薛寶釵。意思是雖然有着合乎封建婦道標准的那種賢妻良母的品德,但可惜徒勞無功。《後漢書·列女傳·樂羊子妻》說,樂羊子遠出尋師求學,因爲想家,隻過了一年就回家了。他妻子就拿刀割斷了織布機上的絹,以此來比喻學業中斷,規勸他繼續求學,謀取功名,不要半途而廢。 “堪憐詠絮才”一句是說林黛玉。意思是如此聰明有才華的女子,她的命運是值得同情的。“詠絮才”,用晉代謝道韞的故事。有一次,天下大雪,謝道韞的叔父謝安,對雪吟句說:“白雪紛紛何所似?”道韞的哥哥謝朗(“兄子胡兒”)答道:“撒鹽空中差可擬。”謝道韞接着說:“未若柳絮因風起。”謝安一聽,大爲讚賞(見《世說新語·言語》)。

  “玉帶林中掛”一句是說林黛玉。前三字倒讀即諧其名。正冊里本頁的畫是“頭一頁上便畫着兩株枯木,木上懸着一圍玉帶,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由詞句判詞,多數的紅學家認爲,林黛玉應是用上文所述的“玉帶”上弔而死。而劉心武先生考證,玉帶嵌有玉石,不能作爲懸梁之用,又言黛玉應是沉湖自盡.

  “金簪雪里埋”一句是說薛寶釵。前三字暗點其名,雪諧薛。金簪比寶釵,本是光耀頭面的首飾,竟埋沒在寒冷的雪堆里,這是對薛寶釵婚後,特别是她在寶玉出家後,隻能空閨獨守的冷落處境的寫照。

  枉凝眉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化?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

形象分析

捧心西子病態美

  在通篇《紅樓夢》中,作者對林黛玉的外在美描寫並未花費太多筆墨。然而就是那着墨不多的描寫卻給人留下了極其美麗形
黛玉
黛玉
象。我們可從開篇的“絳珠仙草”得“受天地之精華,複得甘露滋養,遂脱了草木之胎,換得人形”,這些句中體會到“仙草化身”一種超凡脱俗,得天地精華的清秀非凡之美。一切自然造化都是美的,一草一木俱是,更何況是一株得受天地精華,甘露滋養的“仙草”了!此時作者雖然尚未直接描述黛玉之美,但在讀者心里,早已對這株“仙草修成的女體”心儀已久了。到此作者已經成功塑造了黛玉一種“清麗靈幻”的美麗形象。

  黛玉初進賈府,作者也未直接着墨來描寫她的外在美,而是巧借鳳姐的嘴及寶玉的眼來看出林黛玉的美。心直口快的鳳姐一見黛玉即驚歎:“天下竟有這樣標致的人物,我今日才算見了!”這話雖未直接寫出黛玉的美麗,卻給讀者在心里留下了一個“絕美”的形象。我們再從寶玉的眼來看看黛玉的形象:“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泣非泣含露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嫻靜似嬌花照水,行動如弱柳扶風。心較比幹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寶玉竟稱她爲“神仙似的妹妹”。筆至此處,一個活生生的“絕豔”黛玉已躍然紙上。這便是林黛玉的“外在美”。然而她的“外在美”是“嬌襲一身之病” “病如西子勝三分”的病態的美,就象是個“捧心西子”。

以自尊掩飾自卑

  在這里,“惟恐被人恥笑去了”的自尊,已經變成了“惟恐被人小看了他去”的自衛。這種自衛,是環境變遷與門第差異在黛玉心靈深處的細微摺射。從形景看,不是單沖着周瑞家的,實質是也是沖着薛姨媽與賈府的,她要借送宮花這件小事,稱一稱自己在皇室與侯門家庭稱盤上的份量。這就是問題的實質。

  脂硯齋在批這一段時道:“今又到顰兒一段,卻又將阿顰天性從骨中一寫,方知亦系顰兒正傳。” “天性”雲雲,就是指這種偏執得令别人有點受不了的自尊。最受不得别人傷害的黛玉,卻最肆無忌憚的 傷害着别人。然而這位貴族小姐卻萬萬沒有想到,沖着周瑞家的這個奴僕發泄,顯然是有失身份的表現,她想得到的卻恰恰是失掉的,這個細節無疑是黛玉性格底色的點睛之筆,所以脂硯齋才鄭重指出“從骨中一寫”。
 
黛玉與寶玉
黛玉與寶玉

  人當然不能沒有自尊,但她自尊心太強了,便會發展成爲小心眼。等到史湘雲說唱小旦的戲子有點像她的時候,林姑娘的微嗔薄譏就變成了雷霆震怒了。不過,她這一次注意到了身份,當時並沒有發作出來,回到住處才連珠炮式地向情人傾泄:“我原是給你們取笑的——拿我比戲子取笑?”“這一節還怒得。再你爲什麼又和雲兒使眼色?你安得什麼心?莫不是她和我玩,她就自輕自賤了?他原是公侯的小姐,我原是平民的丫頭,他和我玩,設若我回了口,豈不他自惹人輕賤呢。是這主意不是?這卻也你的好心,隻是那個偏又不領你的這個好情,一般也惱了。你又拿我作情,倒說我小性兒,行動肯惱,你又怕他得罪了我,我惱他,與你何幹?他得罪了我,又與你何幹?”(第22回)在這里,林姑娘把人格價值與門第價值以及兩者之間關係說得再也清楚不過了。比作戲子猶可恕,而把湘雲看得比她高貴則是不可忍的。雖然這隻是她的分析,寶玉並非此意。不過我們不要被黛玉的強詞奪理所迷惑,其實最不可恕的還是把她比作戲子。她覺得自己的身份受到了恥辱,自尊心受到了傷害,所以才發泄了這麼一大堆,這也正是她維護自尊心的一種鮮明的表現。

  其實,對林黛玉來說,自尊與自卑原不過是一對孿生姐妹。前者是後者的外化,後者是前者的内涵。與賈府門第差異,又寄人籬下,使她產生了深深的自卑,她所以要時時刻刻在人前要極力維護她的自尊,是爲了用自尊掩飾她内心的自卑。

小心眼背後有坦誠

  黛玉的小心眼似乎人人皆知,然而還應看到,她的小心眼背後有坦誠。

  林黛玉在沒有與賈寶玉定情之前,她對兩個情敵——薛寶釵史湘雲有些“小性兒”“見一個打趣一個”,有時簡直到了不太
林黛玉
林黛玉
近情理的地步。如薛寶釵生病,賈寶玉去看她,本是合情合理的事情,而黛玉見了,心中不悦,竟說出“哎喲,我來得不巧了!”“早知道他來,我就不來了”。這樣帶刺的話,使薛寶釵和賈寶玉都下不了台。

  然而真率的林黛玉,在她幾乎毫無遮掩地表露着自己的缺點的同時,也在向人們敞開了她那純真無邪的心扉。在她眼中心中,容不得微塵,也不記得微嫌。當她對某人某事有看法時,可以鋒芒畢露地直陳己見,但這隻是就事論事,論過陳過之後也就丟在了一邊。正是憑這種待人以誠的直率,她贏得了姐妹們的友情,誰也沒有將“行動愛惱人”的林妹妹當外人。如果什麼時候缺了她,大家也同樣感到空虛與寂寞。她畢竟有一顆晶亮的靈魂。小性兒,尖酸刻薄,隻不過是美玉上的小瑕微疵罷了。

  在大觀園里,她似乎隻有與薛寶釵結怨太深了,那是因爲她曾一度將寶釵當自己的情敵。但正是她們後來又“互剖金蘭語”,結成“金蘭契”,譜成了友情中最動人的篇章。她被寶釵善意的批評所感動了,深情地說:“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極好的,然我最是個多心的人,隻當你心里藏奸,從前日你說看雜書不好,又勸我那些好話,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錯了,實在 誤到如今。細細算來,我母親去世的早,又無姐妹兄弟,我長了今年十五歲,竟沒一個人象你前日的話教於我。怨不得雲丫頭說你好,我往日見他讚你,我還不受用,昨兒我親自經過,才知道了。比如若是你說了那個,我再不輕放過你;你竟不介意,反勸我那些話,可知我竟自誤了…….”她向寶釵說的一番話,就如一篇深刻的自我反省。說明她往日所以容不得别人的缺點,是因爲還沒有認識到自己的缺點;所以聽不得别人讚寶釵,是因爲他始終以爲寶釵“心里藏奸”。在這里,我們看到這位少女自尊得有點偏執的内心世界,又變得虛懷若穀、率真坦誠了。

追求真愛

  林黛玉在賈府十分孤立無援,她惟一的知己是賈寶玉。對賈寶玉的愛情,是她生命之火,一旦失卻這愛情,生命也就終結。

  林黛玉不能離開賈寶玉,更不能失去賈寶玉的心。但是,在初戀階段,他倆若即若離,互相試探,都不肯把真心掏出來。尤其是林黛玉,她在對賈寶玉的真心還沒有充分了解之前,不肯輕易地流露出自己對賈寶玉的戀情,因爲她很自尊自重。這時的賈寶玉,對純真聖潔的少女有一種泛愛,對才貌雙全的薛寶釵、史湘雲,更有着明顯的感情波瀾,這使林黛玉無法容忍,她直率地對賈寶玉說:“我很知道你心里有‘妹妹’,但隻是見了‘姐姐’,就把‘妹妹’給忘了。”

命運解讀

       林黛玉畢竟是單純天真的少女,她幻想着與賈寶玉的愛情有朝一日穫得統治階級的認可,配上一個合乎封建禮教的形式,成爲合理的存在。但美好的幻想無所附麗,結局如何,林黛玉沒有賈寶玉那樣樂觀自信。她擔心着“不知將來如何”,更多的是預感到這愛情的悲劇結局。沒有婚姻的愛情是不完整的,林黛玉正是在將愛情發展成爲婚姻上碰到了更大的威脅,也更加顯得無能爲力。

  事實是確實有一團不祥的烏雲籠罩在寶黛愛情上空,而烏雲的制造者就是賈府的最高統治者王夫人。如寶玉的親信,王夫人就選中了襲人,襲人隻是准備作爲通房丫頭給寶玉的,對寶玉妻妾的要求就更高了,選擇自然更加慎重了。

  林黛玉性格上的缺陷掩蓋不了她叛逆思想的光芒。當她的愛情幸福被扼殺時,表現得那樣的勇敢、決絕,她以死向黑暗的社會表示強烈的反抗。至此,她的叛逆性格到了高峰。一個美麗、柔弱、勇敢、決絕的悲劇形象,便深深銘刻在讀者心中,屹立在中國文學史上。

形象評價

      一、有人說《紅樓夢》的主題是多義的,不可以一語指實,這很有道理,但不管怎樣“多義” ,總有一個是基本的;也有人說《紅樓夢》的内在意象和讀者的審美體驗均帶有一定模糊性,很難對審美對象做出精確的質的界定,這也很有道理,但不管怎樣“模糊”,總有一點是明確的;還有人運用各種手段(包括電子計算機)說明前八十回和後四十回的某些差異,這是否也有道理?也有,但不管怎樣“差異”,至少有一點是一致的。這種“基本”的、“明確” 的、“一致”的是什麼呢?即:哭泣。讀者的眼光可以有種種,有人看到了“淫”,看到了 “纏綿”,看到了“病”和“夢”等等,但誰都無法否認《紅樓夢》寫的“哭泣”。大觀園女兒沒有一個不哭的,“千紅一窟(哭)”,“萬豔同杯(悲)”。上至榮貴人元妃,作爲小說人物正面出現時,“嗚咽對泣”“淚下如雨”;下至丫環侍女,無辜罹難而飲泣者比比。真是哭聲嗷嗷,血淚斑斑。梁啟超論《桃花扇》是“一部哭聲淚痕之書”,《紅樓夢》更複如是,皆爲哭泣之作。劉鶚老殘游記序》指出,一切優秀文學作品都是在哭泣,浸漬着作家的眼淚。“蓋哭泣者,靈性之現象也,有一分靈性即有一番哭泣,而際遇之顺逆不與焉”,又說:“靈性生感情,感情生哭泣”“其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劉鶚這一藝術見解無疑是精邃破的而發人深省的然而,《紅樓夢》之哭泣者莫過於林黛玉,“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海涅詩曰:“從我的淚珠里,長出嬌花朵朵”。黛玉何嚐不是如此。她那一顆顆晶瑩的淚珠凝結成一首首美麗動人的詩篇,交織回盪着她那深切悲痛的愛情心曲和疾憤抑鬱的叛逆心聲,了解她的哭泣,才能理解她的性格;抓住她那些光彩閃爍的淚珠,才能映照出全書的主題;亦可領悟到作家的創作契機,並可重新認識一些有爭議的問題。
 
新版林黛玉
新版林黛玉

  二、黛玉爲何而哭泣,作家創造了一個神話般的“還淚說”。怎樣解釋這個還淚說的現實基因 ?《禮記·檀弓》曰:“哭有二道:有愛而哭之,有畏而哭之。”畏而哭之極爲常見,爲智能低下之哭泣。愛而哭之則是藝術天才冶鍊之洪鑪,熔鑄建構出無數精妙的文學巨著和感人至深的典型人物。“創作總根於愛”(魯迅),林黛玉就是“愛而哭之”的光輝典範。小說寫她自進賈府之後,就和寶玉一見如故,情投意合,親密無間,“日則同行同坐,夜則同止同息,真是言和意顺,似漆如膠。不想如今忽然來了一個薛寶釵”,自此,生活的平靜打破了,心靈的愛河之水翻起波瀾,性格也迅速嬗變。廿三回寫她與寶玉一起閱讀《西廂記》,“ 但覺詞句驚人,餘香滿口”,及至聽到《牡丹亭》的動人詞曲,並細嚼“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八個字的“滋味”時,更是“心痛神馳,眼中落淚”。這表明,外界情事的觸發,正在這個早慧而又早熟的少女的心弦上跳動着人生的鏇律和愛的顫音,使她由青春的覺醒已進入對人生價值和愛情歸宿的思考,這思考顯然是痛苦的。等級森嚴的賈府,寄人籬下的處境,爾虞我詐的人際關係,尤其是代表着宗法思想、家族勢利和神的意志的“金玉相對”之說,象一座座無形的高山横亙在愛之路上,使她很快意識到環境和自身、現實和理想的距離,意識到愛的曆程的艱難與渺茫,是愛而不得所愛,但又不能忘其所愛的悲哀。因此,就在這位癡情而又敏感的少女的心理感應上,處處形成客觀世界和内心世界的觸發點,每次觸發都會引起她對現實和自身的省視,引起感情層次的疊加和心理機制的變化,這種觸發和變化一次比一次激漲,哭泣也一次比一次悲愴。“志撼恨而不逞兮,抒中情而屬詩”,於是才哭泣吟唱出那些血淚交進的《葬花吟》、《柳絮詞》、《風雨詞》和《拂琴曲》等等哭泣之作。“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這正是由愛的覺醒而啟發了她的人生憂患意識,一種敏銳的失落感襲上心頭。

  三、所謂“哭泣者,靈性之現象也”,靈性即天賦的聰明才智,也包括人的性格和氣質。靈性高則天姿秀,穎慧敏銳,省視力強,感受力也強,覺悟亦快。明清以來,隨着王學左派和“ 異端之尤”等思想家掀起的以“人學”和人的解放爲核心的新思潮的發展,隨着《牡丹亭》、《西廂記》等情詞淋漓、人欲縱横的戲曲小說的進入大觀園,一種新的時代氣息也正浮動在“花謝花飛”的廣闊空際,最先呼吸而領會之者也是寶玉黛玉而已。然而,封建堡壘的錮鑰,歷史傳統的沉積,重重壓在黛玉的心頭。這種歷史的重壓和自我萌生的當代意識的沖突,使她表現出對禮教的強烈的束縛感,不自由感,因而產生種種難以複加的愁、怨、感傷鬱悶和憤恨。馬克思曾經說過:“當舊制度本身還相信而且也應當相信自己的合理性的時候,它的歷史是悲劇性的”。⑴在這可悲的時
裴國智陶瓷人物畫之《紅樓夢》
裴國智陶瓷人物畫之《紅樓夢》
代,黛玉表現出頑強的抗爭力與叛逆精神。盡管她還沒有完全跳出傳統的軌道,但至少是在不規則的行走,而且時而迸發出新思想的火花。尤其在男女關係上,閃爍着一種新的“性愛”要求和新的價值觀念,較之那些匍伏在禮教之下,不僅自己受其毒害,也極力爲之說教又去毒害别人的人如薛寶釵等輩,不知高出多少倍。且看第二十九回的一段描寫,黛玉揣度寶玉:你心里自然有我,雖有“金玉相對”之說,你豈是重這邪說而不重人的呢? 這話說得何等好呵,這真是問題的實質!一部《紅樓夢》一曲寶黛愛情的悲歌,可以說自始至終都是在“金玉姻緣”和“木石姻緣”的交織沖突中演進的。前者以“天理”自命,以客觀物的配合爲基礎;後者以“人欲”自命,以人的主觀感情爲基礎。前者是倫理的,後者是人性的。再如第四十五回,寫到夜間下雨,寶玉要從黛玉那里回去:黛玉聽說,回手向書架上把個玻璃繡球燈拿下來,命點一枝小蠟,遞與寶玉道:“這個比那個亮,正是雨里點的。”寶玉道:“我也有這麼一個,怕他們失腳滑了打破了,所以沒有點來。”黛玉道:“跌了燈值錢呢,是跌了人值錢?怎麼忽然變出這‘剖腹藏珠’的脾氣來! 這些開啟黛玉的心扉之處,散發出一種芬芳的氣息,其心地何等之純淨而美好!正是這種覺醒了的人的價值觀念,所以她摯着地追求着實在的人生和真正的愛情,熱戀着“心情相對 ”的“知己”。紫娟告誡她:“萬兩黄金容易得,知心一個也難求!”這正符合黛玉的思想。她多次聲稱自己“一無所有”,“比不得寶姑娘,什麼金哪玉的,我們不過是個草木之人罷了”,並明確對寶玉說:“我那里能夠象人家有什麼配的上你的呢?”(第二十九回)這些雖是氣話,也是真話。有時寶玉誤解了她,說她“多心”(有的讀者也這樣誤解她),可是她回答得很好:“我爲的是我的心”(第二十回),這“心”,就是人格和尊嚴和感情的真摯純潔,不允許摻有任何雜質。然而,這種覺醒了的意識,這種美好的理想與合理的要求,卻爲那個時代所不容,她那皎潔的性格也和那個齬齪的貴族世家格格不入,愛之路上不僅荆棘叢生,更是風刀霜劍交架。所以她的哭泣也是一種夢醒了之後無路可走的悲哀,這是她精神痛苦的主要形式。因而,她常常感到孤獨、寂寞、無援以助,並渴望爲人理解而求其友聲:“醒時幽怨同誰訴?衰草寒煙無限情!”“嬌羞默默同誰訴?倦依西風夜已昏。”“滿紙自憐題素怨,片言誰解訴秋心?”“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花開爲底遲!” 因而,她感歎人生竟象草木那樣凋零失落,也象諷忽的柳絮那樣無所憑依:“歎今生,誰舍誰收!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因而,在極度痛苦之時,感情升華的理性意念借幻想的羽翼飛騰了:“願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天盡頭!何處有香丘?未若錦囊收豔骨,一杯淨土掩風流,質本潔來還潔去,不教污淖陷渠溝!” 這都是一個無路可走的覺醒者的哭泣心聲。

       四、所謂“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在黛玉來說,即愛得愈深,哭泣愈痛,愈是寶玉向她表示出真正愛情的時候,她愈是傷心落淚,不能平靜。黑格爾說:“生命的力量,尤其是心靈的威力,就在於它本身設立矛盾,忍受矛盾,克服矛盾。”所以這種愛而不得所愛但又不能忘其所愛的矛盾與苦痛,經常使她反常與失衡:“眼空蓄淚淚空垂,暗灑閑抛更向誰 ?尺幅鮫綃勞惠贈,爲君那得不傷悲!”“抛珠滾玉隻偷潸,鎮日無心鎮日閑;枕上袖邊難拂拭,任他點點與斑斑。”當感情流量超過神經負荷時,心理就易失去平衡,所以“蛇影杯弓 ”“癡魂驚惡夢”,哭泣變成夢魂的驚悸。在長期禁錮鬱積於内心深處的欲望和憤懑在失衡時的自然爆發就產生了“我問問寶玉去!”的反常行動,但這反常之中又蘊含着正常的人性,是正常人性被窒息的反常行動。最後,生存失去支柱,所以“焚稿”、“斷癡情”、自戕。世界的存在既是如此荒誕、醜惡、無道理、無人性,那麼生命又值得活下去麼?她已不是歷史上閨怨詩詞中的女性那樣自哀自憐與無可奈何的逆來顺受,而是明知世途險惡也寧肯將人生的支點選置於個人感情的你我,也不肯喪失人格的獨立與尊嚴而對家族實力附會攀緣。她的人生道路、戀愛心態早就表明:苟勿愛勿寧死!早就意識到並准備了一條自殺之路。“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蔔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魯迅論賈寶玉說:“他看見許多死亡”,“先有可卿自經;秦锺夭摺;自又中父妾厭勝之術,幾死;繼以金釧投井;尤二姐吞金;而所愛之侍兒晴雯又被遣,隨殁。 ”這些死亡,寶玉看見了,不用說,黛玉也看見了,所以她對“黄土隴中,女兒命薄”異常敏感。隨着愛情的發展,自我意識的深化和對現實醜惡的省視,在黛玉面前展現的種種幻影都變成了無數病痛、破敗、幻滅和死亡。在那“千紅一哭”“萬豔同悲”的罪惡淵藪,“女兒薄命”是普遍的,所以她眼前無非是一片墳墓和死場。“白骨如山忘姓氏,無非公子與紅裝”,“則看那白楊村里人嗚咽,青楓林下鬼吟哦,更兼着,連天衰草遮墳墓,這的是,昨貧今富人勞碌,春榮秋謝花摺磨”,她的詩也和她那倍受“摺磨”的性格一樣,到後來也由熱而冷、由怨轉悲、由明變暗,表現出“冷月葬花魂”的一種“死”的預照和冷的美。

  五、林黛玉之哭泣不僅有深刻的内涵,也有鮮明的個性。表象呈現着“悲哀的秀美”,深層意蘊則充溢着憂憤之壯美;既是纏綿悱惻,又是剛烈果決,強烈地表現出一種女性的自我意識和叛逆精神,有着可貴的“堅韌”性與“摯着”性。所謂“靈性生感情,感情生哭泣”黛玉正是如此。小說寫她“癡”“狂”“靈竅”“心較比幹多一竅”,這即黛玉之靈性。靈性真感情深,則不落世俗,孤標傲世,容易被說成癡狂。其實李贄曰:“狂者不軌於道”(《藏書》卷三十二),正是不守禮法的表現。當然,黛玉不是“狂士”,也不是寶釵批評的“輕狂 ”,但她確有個性解放的要求。所謂“癡”,蒲松齡曰:“性癡,則其志凝。故書癡者文必工,藝癡者技必良……是以知慧黠而過,乃是真癡。”這話用之於黛玉,恰是其靈性的最好評語。她不僅是書癡、藝癡,更是情癡。情癡者情必真而摯,感情深沉熾烈,鍥而不舍,摯着於現實,摯着於人生,摯着於愛情。因其愛得真、愛得摯,“積好成癡,積癡成魔”,所以悲憤、哭泣、叛逆是必然的。從哭泣中可以看出林黛玉品格之高標,盡管她是一個“弱女”,但實是古來第一“烈女”,第一“奇女”。

  六、黛玉之哭泣實際上是曹雪芹哭泣之投影,從這里可以領悟到作家的創作契機。小說透露,曹雪芹的書齋曰“悼紅軒”,他在此對《紅樓夢》“披閱十載,增刪五次”,一邊哭泣一邊創作。第一回有“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的話。脂硯齋說他“淚盡而逝”。林黛玉常以花自喻,《葬花吟》是她“泣殘紅”之作。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兩個哭泣的影子的重合:泣殘紅=葬花=悼紅=辛酸淚,最後都是淚盡而逝。朱光潛先生說,感情深沉悲哀的作品都是“痛定思痛”的結果。看來,林黛玉之“還淚” ,實是作家在“還淚”,他之所以“還淚”,同樣是“愛而不得所愛,但又不能忘其所愛的悲哀”。於是生發出無比強烈的身世之恨、世家之恨、時代之恨。傾瀉内心鬱結的激憤之情 “滴淚爲墨,研血成字”(脂硯齋),創作《紅樓夢》一書以寄托其孤憤。二知道人《紅樓夢說夢》曰:“蒲松齡之孤憤,假鬼狐以發之;施耐庵之孤憤,假盜贼以發之;曹雪芹之孤憤,假兒女以發之,同是一把辛酸淚也。”當然,曹雪芹之“孤憤”更有其深邃的内涵和鮮明的時代特征。因此可知,“哭泣”不僅是曹雪芹的創作動力,也是他的創作靈魂和藝術生命力。沒有曹雪芹之哭泣,便沒有百廿回《紅樓夢》,也不會有林黛玉之哭泣個性。由此也可重新認識一些長期爭論的問題。紅玉和黛玉的玉是同一個字,但她們的性格大不相同.紅玉是一心往高處爬,爭求翻身,黛玉就不必說了。

    4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