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4989 次 历史版本 6个 创建者:海棠花 (2010/12/4 12:55:24)  最新编辑:破军 (2013/4/19 9:53:57)
達爾文
拼音:Dá'ěrwén(Da'erwen)
英文:Charles Robert Darwin
同义词条: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达尔温
目錄[ 隱藏 ]
 
 
 
   達爾文(英語:Charles Robert Darwin,1809年2月12日-1882年4月19日),全名:查爾斯·羅伯特·達爾文,又譯達爾溫,FRS,英國著名的生物學家博物學家進化論的奠基人。達爾文早期因地質學研究而著名,出版《物種起源》這一劃時代的著作,提出了生物進化論學說,從而顛覆了各種唯心的神造論和物種不變論

  到了1930年代,達爾文的理論成爲對演化機制的主要詮釋,並成爲現代演化思想的基礎,在科學上可對生物多樣性進行一致且合理的解釋,是現今生物學的基石。代表作品:《物種起源》、《動物和植物在家養下的變異》、《人類的由來和性選擇 》等。
 
 
 
 

簡介


  1831—1836年,他以博物學家的身份,參加了英國派遣的環球航行,做了五年的科學考察。在動植物和地質方面進行了大量的觀察和采集,經過綜合探討,形成了生物進化的概念。1859年出版了震動當時學術界的《物種起源》。書中用大量資料證明了形形色色的生物都不是上帝創造的,而是在遺傳、變異、生存鬥爭中和自然選擇中,由簡單到複雜,由低等到高等,不斷發展變化的,提出了生物進化論學說,從而摧毁了各種唯心的神造論和物種不變論。恩格斯將“進化論”列爲19世紀自然科學的三大發現之一(其他兩個是細胞學說,能量守恒和轉化定律)。  他所提出的天擇與性擇,在目前的生命科學中是一致通用的理論。除了生物學之外,他的理論對人類學、心理學以及哲學來說也相當重要。
  達爾文的祖父曾預示過進化論,但礙於聲譽,始終未能公開其信念。他的祖父和父親都是當地的名醫,家里希望他將來繼承祖業,1825年16歲時便被父親送到愛丁堡大學學醫。   

  因爲達爾文無意學醫,進到醫學院後,他仍然經常到野外采集動植物標本並對自然歷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父親認爲他“游手好閑”、“不務正業”,一怒之下,於 1828年又送他到劍橋大學,改學神學,希望他將來成爲一個“尊貴的牧師”,這樣,他可以繼續他對博物學的愛好而又不至於使家族蒙羞,但是達爾文對自然歷史的興趣變得越加濃厚,完全放棄了對神學的學習。在劍橋期間,達爾文結識了當時著名的植物學家 J.亨斯洛和著名地質學家席基威克,並接受了植物學和地質學研究的科學訓練。   

  1831年畢業於劍橋大學後,他的老師亨斯洛推薦他以“博物學家”的身份參加同年12月27日英國海軍“小獵犬號”艦環繞世界的科學考察航行。先在南美洲東海岸的巴西阿根廷等地和西海岸及相鄰的島嶼上考察,然後跨太平洋大洋洲,繼而越過印度洋到達南非,再繞好望角大西洋回到巴西,最後於1836年10月2日返抵英國。他在隨貝格爾號環球旅行時,隨身帶了幾隻鳥,爲了喂養這些鳥,又在船艙中種了一種叫草蘆的草。船艙很暗,隻有窗戶透射進陽光,達爾文注意到,草的幼苗向窗戶的方向彎曲、生長。但後來幾十年間,達爾文忙着創建進化論,直到其晚年,才着手進行一系列實驗研究向光性的問題,在1880年出版的《植物的運動力》一書中總結了這些實驗結果。達爾文是用草的種子做這些實驗的。草的種子發芽時,胚芽外面套着一層胚芽鞘,胚芽鞘首先破土而出,保護胚芽在出土時不受損傷。達爾文發現胚芽鞘是向光性的關鍵。如果把種子種在黑暗中,它們的胚芽鞘將垂直向上生長。如果讓陽光從一側照射秧苗,胚芽鞘則向陽光的方向彎曲。如果把胚芽鞘尖端切掉,或用不透明的東西蓋住,雖然光還能照射胚芽鞘,胚芽鞘也不再向光彎曲。如果是用透明的東西遮蓋胚芽鞘,則胚芽鞘向光彎曲,而且,即使用不透光的黑色沙土掩埋胚芽鞘而隻留出尖端,被掩埋的胚芽鞘仍然向光彎曲。達爾文推測,在胚芽鞘的尖端分泌一種信號物質,向下輸送到會彎曲的部分,是這種信號物質導致了胚芽鞘向光彎曲。   

  這次航海改變了達爾文的生活。回到英格蘭後,他一直忙於研究,立志成爲一個促進進化論的嚴肅的科學家。1838年,他偶爾讀了T.馬爾薩斯的《人口論》,從中得到啟發,更加確定他自己正在發展的一個很重要的想法:世界並非在一周内創造出來的,地球的年紀遠比《聖經》所講的老得多,所有的動植物也都改變過,而且還在繼續變化之中,至於人類,可能是由某種原始的動物轉變而成的,也就是說,亞當和夏娃故事根本就是神話。達爾文領悟到生存鬥爭在生物生活中意義,並意識到自然條件就是生物進化中所必須有的“選擇者”,具體的自然條件不同,選擇者就不同,選擇的結果也就不相同。   

  然而,他對發表研究結果抱着極其謹慎的態度。1842年,他開始撰寫一份大綱,後將它擴展至數篇文章。1858年,出於年輕的博物學家 R.華萊士的創造性頓悟的壓力,加之好友的鼓動,達爾文決定把華萊士的文章和他自己的一部分論稿呈交專業委員會。1859年,《物種起源》一書問世,初版1250冊當天即告售罄。以後達爾文費了二十年的時間蒐集資料,以充實他的物種通過自然選擇進化的學說,並闡述其後果和意義。   

  作爲一個不求功名但具創造性氣質的人,達爾文回避了對其理論的爭議。當宗教狂熱者攻擊進化論與《聖經》的創世說相違背時,達爾文爲科學家和心理學家寫了另外幾本書。《人類的由來和性選擇》一書報告了人類自較低的生命形式進化而來的證據,報告了動物和人類心理過程相似性的證據,還報告了進化過程中自然選擇的證據。 

生平

   
  一、達爾文之前

  生物進化論,甚至可以說整個生物科學,開始於1859年11月24日。在那一天,在經過二十年小心謹慎的准備之後,達爾文出版了《物種起源》。第一版印了一千二百五十本,在一天之内銷售一空。一門嶄新的學科從此誕生了。

  但是,一門新的學科不會從天而降。在1859年,科學界已經有了大量的進化證據,做好了准備迎接進化論的誕生。這時候的進化證據歸納起來有動植物培養、化石記錄、解剖比較、退化器官、胚胎發育和生物地理分布這幾類。

  動物家養和植物栽培已經有了幾千年的歷史,人們由此已經知道同一物種往往有着差别極大的形態。這些形態是可以被改變的,通過精心的選擇,可以得到新的品種。這種經由達爾文所謂的“人工選擇”而穫得的品種,其彼此之間的差别,有時比野外物種之間的差别還要大。如果我們在野外見到狼狗和哈巴狗的話,完全可能把它們當成象狼和狐狸那樣兩個截然不同的物種。動植物培養提供了“生物是可變的”感性而直觀的材料。

  那時候,科學界早已知道化石乃是生物體的遺蹟,而且,許多從前的物種現在已經不存在、滅絕了,也就是說,生物界的組成並不是從古到今一成不變的。許多種類在化石記錄中顯示了隨着地理時間的推移而逐漸發生變化的趨勢,有時在兩個類群之間還可以發現處於過渡形態的化石。各個主要生物類群在化石記錄中並不是同時出現的,而是有先有後,很有顺序,而且這個顺序與從現存生物的比較得到的顺序相符。比如,從形態結構(例如心髒結構)和生理特點(例如呼吸系統)的比較,我們可以推測脊椎動物從“低級”到“高級”的顺序是魚類、兩棲類、爬行類和哺乳類,而在化石記錄中,我們也發現魚類化石的確先在較早的地層開始出現,其次是兩棲類、爬行類,而以哺乳類化石出現得最晚。化石記錄所展示的從“低級”到“高級”的顺序,是生物進化的一個有力證據。

  早在十六世紀,就有科學家發現人和鳥雖然外表很不相同,骨骼組成和排列卻非常相似。到了十九世紀,研究不同生物種類的形態結構的比較解剖學已相當發達,各生物種類在内部結構的同源性也越來越明顯。正如達爾文所指出的:用於抓握的人手,用於挖掘的鼴鼠前肢,用於奔跑的馬腿,用於游泳的海豚鰭狀肢和用於飛翔的蝙蝠的翼手,它們的外形是如此的迥異,功能是如此的不同,但是剔除皮毛、肌肉之後,呈現在我們眼前的骨架卻又是如此相似!對此最合理的解釋就是它們都是從同一祖先進化而來的,因爲適應環境具有了不同的功能和不同的外形,但是骨子里卻沒能變多少。如果它們是被分别創造出來的,根本沒必要讓有不同功能和不同外形的器官有着相似的構造,因爲這樣的構造設計,就其功能和外形而言,有時顯得不是那麼合理。如果讓一個工程師來設計這些前肢,他完全可以去除一些對其它物種必需,對這個物種卻是個累贅、退化得隻剩一點痕蹟的骨頭.

  而且,比較解剖學使我們認識到許多生物體都有一些退化了的器官,它們是生物進化的令人信服的證據。比如鯨,它的後肢已經消失了,但它的後肢骨並沒有消失,我們還可以在它的尾部找到已不起作用的盆骨和股骨。甚至在一些蛇類中,我們也可以找到盆骨和股骨的殘餘。這使我們相信,鯨是由陸地四足動物進化來的,蛇是由蜥蜴進化來的。我們人類,已完全退化了的器官也不少,尾骨、轉耳肌、闌尾、瞬膜(第三眼瞼)等等都是完全退化、不起作用的器官,它們除了讓我們記住我們的祖先曾經像猴一樣有尾巴,像兔子一樣轉動耳朵,像草食動物一樣有發達的盲腸,像青蛙一樣眨眼睛,還能有别的什麼合理解釋嗎?

  早在十八世紀,動物學家就已經發現,在動物胚胎發育的過程中,會經過一系列與較低等的動物很相似的時期。比如說人,在胚胎發育的早期出現了鰓裂,不僅外形象魚,而且内髒也象魚:有動脈弓,心髒隻有兩腔等等。對這個現象的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人是由魚進化來的,祖先的特征在胚胎發育過程中重演了。事實上,爬行類、鳥類和哺乳類在胚胎發育的早期都跟魚類相似,而且有些時期幾乎不可能區别開來,這是所有的脊椎動物都有共同祖先的一個證據。

  自從十六世紀以來,隨着西方航海業的發達,特别是美洲和澳洲的發現,博物學家們見識到無數新奇的物種。許多的物種,甚至整個屬、科、目,隻在某個地理區域被發現。當博物學家在澳洲和南美見到袋鼠、袋狼、袋熊、袋鼬、袋貂、袋獾等等聞所未聞的動物,就不免奇怪爲什麼上帝隻在這里創造出有袋類哺乳動物。這並非那里的環境是爲有袋類而設的,因爲當移民們給這些地方帶去高等哺乳動物後,許多有袋類因爲競爭不過高等哺乳類而數量銳減甚至滅絕了。顯然更合理的解釋是,由於這些地區與别的大陸隔絕,而有了獨特的進化途徑。即使是一個群島,也往往有在别的地方找不到的特有物種。做爲神學院的畢業生的達爾文最初對神創論產生了懷疑,就是因爲在加拉帕格斯群島見到了那些島與島之間都不同種的巨龜,見到了在别的地方都找不到的多達十三種的“達爾文雀”,而不由得發生疑問:爲什麼上帝要在這個小小的角落炫耀他的創造才能,專門爲這里創造出如此多的“隻此一家,别無分店”的特有物種?合理的解釋是,這些物種的祖先都是從别的地方來的,幾萬年幾十萬年後發生了變化,從而產生了形形色色的特有物種。

  總之,在達爾文之前,生物進化已是鐵證如山了,一些敢於沖破宗教信仰的束縛的科學家也開始正視這個事實。早在十八世紀中葉,法國博物學家布封就已認爲生物物種是可變的,並大膽地推測所有的動物都來自同一種祖先。他並且認爲地球的年齡要比《聖經》所記載的幾千年要古老得多,並把生物物種的變化和地球環境的變化聯繫起來。但是在社會的壓力下,布封被迫宣布放棄這些離經叛道的觀點,因此未能產生什麼影響。

  比布封稍後的另一位法國博物學家拉馬克則要固執得多,影響也要大得多。他是第一個系統地研究生物進化的人。他對生物進化的理解,跟現在並不相同。在他看來,生物界是一個從最簡單、最原始的微生物按次序上升到最複雜、最高等的人類的階梯,而所謂生物進化,就是從非生物自然產生微生物,微生物進化成低等生物,低等生物進化成高等生物,直到進化成人的過程。他認爲,這個進化過程是不斷在重複,至今仍在進行着的。也就是說,在今天,聰明的猩猩仍在盡力進化成人。拉馬克也是試圖解釋進化現象的第一人,他給出了第一個進化的理論。這個理論主要有兩點:第一,生物體本身有着越變越複雜、向更高級形態進化的内在欲望;第二,生活環境能夠改變生物體的形態結構,而後天穫得的性狀能夠遺傳,簡言之,“用進廢退”。在著名的長頸鹿例子中,拉馬克是這麼解釋長頸鹿的長頸由來的:長頸鹿的祖先經常伸長了脖子去吃樹高處的葉子,脖子受到了鍛鍊,變長了,而這一點可以遺傳,因此其後代就要比父母的脖子長一些,一代又一代,脖子就越來越長。

  拉馬克的這套理論,並不能說服當時的科學家接受進化論。這固然有宗教的原因,但也有科學上的懷疑。比如,拉馬克的進化論認爲非生物能自然產生微生物,但是當時雖然巴斯德還未做否定自然發生論的著名實驗,科學界卻已普遍認爲有足夠的證據表明自然發生論是不正確的。因此拉馬克雖然影響很大,卻是往往被當做反面教材來嘲笑和批駁。生物學界迫切需要有一個象牛頓一樣的科學巨人,能夠無可置疑地證明生物進化的事實,並且給出合理的解釋。這個巨人,就是達爾文。

  二、達爾文
 
 
 
  歷史選擇了達爾文做爲生物科學的創始人,似乎純屬偶然。1809年2月12日出生於富裕的醫生家庭的查爾斯·達爾文,在青少年時代是個游手好閑的紈絝子弟,而不象是肩負歷史使命的天才。他的父親有一次指責他說:“你除了打獵、玩狗、抓老鼠,别的什麼都不管,你將會是你自己和整個家庭的恥辱。”固然,這時候他很熱衷於收集礦石和昆蟲標本,但這是在男孩子當中很普遍的一種愛好,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雖然我們現在可以認爲他未來的科學研究乃是兒時興趣的延續。1825年秋,老達爾文准備讓兒子繼承自己的衣缽,把他送進了愛丁堡醫學院。可惜,小達爾文對醫學毫無興趣,更要命的是,他天性脆弱,不敢面對手術台上的淋漓鮮血。兩年之後,隻好從醫學院退學了。醫生是當不成了,當牧師也是個體面的職業,達爾文聽從父命,進了劍橋學神學。雖然他對神學也沒有什麼興趣,花在打獵和收集甲蟲標本上的時間恐怕比花在學業上的要多得多,卻也終於在1831年畢業,准備當個鄉間牧師了此殘生。

  達爾文在晚年回顧他的一生時,認爲他的所有這些所謂高等教育完全是一種浪費。他覺得正式的課程枯燥無味,也沒能從課堂上學到什麼。但是在這些年,他在課餘結識了一批優秀的博物學家,從他們那里接受了科學訓練。他在博物學上的天賦也得到了這些博物學家的賞識。1831年,當植物學家亨斯樓(J. S. Henslow)被要求推薦一名年輕的博物學家參加貝格爾號的環球航行時,他推薦了忘年交達爾文。達爾文的父親竭力反對兒子參加航行,認爲這會推遲兒子在神學職業上的發展。在達爾文的一再懇求下,老達爾文終於作出讓步,表示他若能找到一個可敬的人支持他去,他就可以去。達爾文找到了舅舅、他未來的丈人來說服父親,並僥幸通過了以苛刻著稱的費茲洛伊(R. Fitzroy)船長的面試,於1831年底隨貝格爾號颺帆起航,途經大西洋、南美洲和太平洋,沿途考察地質、植物和動物。一路上達爾文做了大量的觀察筆記,采集了無數的標本運回英國,爲他以後的研究提供了第一手的資料。五年之後,貝格爾號繞地球一圈回到了英國。

  當達爾文踏上貝格爾號的時候,他是個言必稱《聖經》的神學畢業生、正統的基督教徒,他的虔誠常常被海員們取笑。但是當他返回英格蘭時,在他看來《舊約》不過是一部“很顯然是虛假的世界史”,其可靠性並不比印度教的聖書高。他完全抛棄了基督教信仰,並逐漸成爲不相信上帝存在的懷疑論者或理性主義者,而其出發點,就是對“一切生物都是由上帝創造”的信條的懷疑。

  在環球航行時,有三組事實使得達爾文無法接受神創論的說教:第一,生物種類的連續性。他在南美洲挖到了一些已滅絕的犰狳的化石,與當地仍存活的犰狳的骨架幾乎一樣,但是要大得多。在他看來,這可以認爲現今的犰狳就是由這種已滅絕的大犰狳進化來的。第二,地方特有物種的存在。當他穿越南美大草原時,他注意到某種鴕鳥逐漸被另一種不同的、然而很相似的鴕鳥所取代。每個地區有着既不同又相似的特有物種,與其說這是上帝分别創造的結果,不如說是相同的祖先在處於地理隔絕狀態分别進化的結果。第三,是來自海洋島嶼的證據。他比較了非洲佛得角群島和南美加拉帕格斯群島上的生物類群。這兩個群島的地理環境相似,如果生物是上帝創造出來的,在相似的地理環境下應該創造出相似的生物類群才是合理的,但是這兩個群島的生物類群卻差别很大。事實上,佛得角群島的生物類群更接近它附近的非洲大陸,顯然,應該認爲島上的生物來自非洲大陸並逐漸發生了變化。這個進化過程在加拉帕格斯群島上更加明顯。達爾文發現,組成這個群島的各個小島雖然環境相似,卻各有自己獨特的海龜、蜥蜴和雀類。沒有任何理由認爲上帝故意在一個小島上創造這些獨特的物種,更合理地,應該認爲這些特有物種都是同一祖先在地理隔絕條件下進化形成的。

  1837年,在貝格爾號之行結束一年後,達爾文開始祕密地研究進化論。他的第一堆筆記,是家養和自然環境下動植物的變異。他研究了所有可能到手的資料:個人觀察和實驗、别人的論文、與國内外生物學家的通訊、與園丁和飼養員的對話等等,很快得出結論,家養動植物的變異是人工精心選擇造成的。但是自然環境下的變異又是怎麼來的呢?他仍然不清楚。一年之後,他在休閑時讀了馬爾薩斯的《人口論》。馬爾薩斯認爲人口的增長必然快於生活資料的增長,因此必然導致貧困和對生活資料的爭奪。達爾文突然意識到,馬爾薩斯的理論也可以應用於生物界。所有的生物的繁殖速度都是以指數增長的,後代數目相當驚人,但是一個生物群的數目卻相對穩定,這說明生物的後代隻有少數能夠存活,必然存在着爭奪資源的生存競爭。達爾文進一步推導:任何物種的個體都各不相同,都存在着變異,這些變異可能是中性的,也可能會影響生存能力,導致個體的生存能力有強有弱。在生存競爭中,生存能力強的個體能產生較多的後代,種族得以繁衍,其遺傳性狀在數量上逐漸取得了優勢,而生存能力弱的個體則逐漸被淘汰,即所謂“適者生存”,其結果,是使生物物種因適應環境而逐漸發生了變化。達爾文把這個過程稱爲自然選擇。

  因此,在達爾文看來,長頸鹿的由來,並不是用進廢退的結果,而是因爲長頸鹿的祖先當中本來就有長脖子的變異,在環境發生變化、食物稀少時,脖子長的因爲能夠吃到樹高處的葉子而有了生存優勢,一代又一代選擇的結果,使得長脖子的性狀在群體中擴散開來,進而產生了長頸鹿這個新的物種。

  雖然達爾文在讀了《人口論》之後就有了靈感,馬上就有了自然選擇的想法,但是要過了四年,在收集了大量的資料之後,他才開始把這個理論記錄下來,並把手稿送給一些朋友征求意見。他太清楚一旦自己的理論發表將會對社會產生怎樣的震撼了,而做爲一個天性平和的人,這是他想要盡力避免的,因此他留下了一份遺囑,他有關進化論的手稿隻能在他死後發表。

  但是在1858年夏天,達爾文收到了華萊士的信,迫使他不得不在生前發表自然選擇理論。華萊士是一個年輕的生物地理學家,當時正在馬來群島考察。跟達爾文一樣,他所觀察到的生物的地理分布特點也促使他思考生物進化的問題。那一年的二月,他生了一場間歇熱,在病中突然想到了馬爾薩斯的《人口論》,並且也因此獨立地發現了自然選擇理論。他出身貧寒,又極其反對基督教,沒有達爾文做爲上層社會人士的種種顧慮,因此以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勁頭,用三個晚上就寫成了一篇論證自然選擇的論文,寄給達爾文征求意見。他並不知道達爾文此時已研究了二十年的進化論,之所以會找上達爾文,完全是由於達爾文在生物地理學學界的崇高地位;而這個地位,在達爾文完成貝格爾號之航後就確立了。

  當達爾文讀了華萊士的論文,見到他自己的理論出現在别人的筆下時,其震驚和沮喪可想而知。他的第一個念頭,是壓下自己的成果,而讓華萊士獨享殊榮。但是他的朋友、地理學家賴爾和植物學家虎克都早就讀過他有關自然選擇的手稿,在他們的建議下,達爾文把自己的手稿壓縮成一篇論文,和華萊士的論文同時發表在1859年林耐學會的學報上。這兩篇論文並沒有引起多大的反響。也是在賴爾和虎克的催促下,達爾文在同一年發表了《物種起源》(篇幅隻是他准備多年的手稿的三分之一左右),這才掀起了軒然大波,並征服了科學界。

  由於《物種起源》的成功,也可能是被達爾文的人格和智慧所摺服,雖然華萊士與達爾文同享發現自然選擇理論的殊榮,他卻總是把榮耀歸功於達爾文一人,並把自然選擇理論稱爲“達爾文主義”--這個稱呼沿用至今。

  三、達爾文的三大難題

  達爾文自己把《物種起源》稱爲“一部長篇爭辯”,它論證了兩個問題:第一,物種是可變的,生物是進化的。當時絕大部分讀了《物種起源》的生物學家都很快地接受了這個事實,進化論從此取代神創論,成爲生物學研究的基石。即使是在當時,有關生物是否進化的辯論,也主要是在生物學家和基督教傳道士之間,而不是在生物學界内部進行的。第二,自然選擇是生物進化的動力。當時的生物學家對接受這一點猶豫不決,因爲自然選擇學說在當時存在着三大困難。

  第一,是缺少過渡型化石。按照自然選擇學說,生物進化是一個在環境的選擇下,逐漸地發生改變的過程,因此在舊種和新種之間,在舊類和新類之間,應該存在過渡形態,而這隻能在化石中尋找。在當時已發現的化石標本中,找不到一具可視爲過渡型的。達爾文認爲這是由於化石記錄不完全,並相信進一步的尋找將會發現一些過渡型化石。確實地,在《物種起源》發表兩年後,從爬行類到鳥類的過渡型始祖鳥出土了,以後各種各樣的過渡型化石紛紛被發現,最著名的莫過於從猿到人的猿人化石。在現在被稱爲過渡型的化石已有上千種,但是與已知的幾百萬種化石相比,仍然顯得非常稀少。這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生物化石都是偶然形成的,因此化石記錄必然非常不完全;另一方面,按照現在流行的“間斷平衡”假說,生物在進化時,往往是在很長時間的穩定之後,在短時間内完成向新種的進化,因此過渡形態更加難以形成化石。

  第二,是地球的年齡問題。既然自然選擇學說認爲生物進化是一個逐漸改變的過程,它就需要無比漫長的時間。達爾文認爲這個過程至少需要幾億、十幾億年。但是當時物理學界的泰鬥威廉·湯姆遜(即開爾文勳爵,一個神創論者)用熱力學的方法證明地球隻有一億年的歷史,而隻有最近的最多兩千萬年地球才冷卻到能夠讓生命生存。對於物理學家的挑戰,達爾文無法反擊,隻能說“我確信有一天世界將被發現比湯姆遜所計算而得的還要古老”。我們今天已知道達爾文是對的,而湯姆遜算錯了,現在的地質學界公認地球有四十幾億年的歷史,而至少在三十億年前生命就已誕生。但是在當時,在地球的年齡問題上,人們顯然更傾向於相信物理學權威。

  第三個困難是最致命的:達爾文找不到一個合理的遺傳機理來解釋自然選擇。當時的生物學界普遍相信所謂“融合遺傳”:父方和母方的性狀融合在一起遺傳給子代。這似乎是很顯然的,白人和黑人結婚生的子女的膚色總是介於黑白之間。湯姆遜的學生、蘇格蘭工程師簡金(F. Jenkin) 據此指出:一個優良的變異會很快地被眾多劣等的變異融合、稀釋掉,而無法象自然選擇學說所說的那樣在後代保存、擴散開來,就象一個白人到一個非洲黑人部落結婚生子,幾代以後他的後代就會完全變成了黑人。達爾文雖然從動植物培養中知道一個優良的性狀是可以被保留下來的,但是他沒有一套合理的遺傳理論來反駁簡金。達爾文被迫做出讓步,承認用進廢退的拉馬克主義也是成立的,可以用來補充自然選擇學說。事實上,在達爾文逝世(1882年)前後,生物學界普遍接受拉馬克主義,而懷疑自然選擇學說。

  如果達爾文知道奧地利遺傳學家孟德爾的實驗,就不會在遺傳問題上陷入絕境了。孟德爾在1865年就已經發現了基因的分離定律和獨立分配定律。生物遺傳並不融合,而是以基因爲單位分離地傳遞,隨機地組合。因此,隻要群體足夠大,在沒有外來因素(比如自然選擇)的影響時,一個遺傳性狀就不會消失(膚色的融合是幾對基因作用下的表面現象)。在自然選擇的作用下,一個優良的基因能夠增加其在群體中的頻率,並逐漸擴散到整個群體。

  很顯然,孟德爾主義正是達爾文所需要的遺傳理論。可惜,孟德爾的發現被當時的科學界完全忽視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當孟德爾主義在1900年被重新發現時,遺傳學家們卻認爲它宣告了達爾文主義的死亡,在他們看來,隨機的基因突變,而不是自然選擇,才是生物進化的真正動力。隻有一些在野外觀察動植物行爲的生物統計學家仍然信奉達爾文主義,因爲他們所觀察到的生物對環境的奇妙適應性,是無法用隨機的突變來解釋的。

  四、偉大的綜合

  達爾文主義和孟德爾主義的開始融合,是在孟德爾定律被重新發現之後二十年的事。這一次不是一個科學巨人的孤身奮戰,而是群星燦爛了。在這些偉大的科學家中,最重要的是英國人費歇(R. A. Fisher)、荷爾登(J.B.S.Haldne)和美國人萊特(S. Wright)。他們從理論上證明了,達爾文主義和孟德爾主義不僅不互相沖突,而且相輔相成。那些在野外做觀察研究的生物統計學家所穫得的進化論數據,都可以從遺傳學原理推導出來。在孟德爾遺傳學的基礎上,自然選擇可以完滿地解釋生物的適應性進化,根本不需要拉馬克主義(拉馬克主義這時候也已被證明是不可能的)。孟德爾遺傳學正是達爾文夢寐以求的遺傳學!這些理論研究工作,是在1918年開始,而在三十年代初基本完成的。1930年,費歇發表了《自然選擇的遺傳理論》;1931年,萊特發表了《孟德爾群體中的進化》;1932年,荷爾登發表了《進化的動力》。這三本經典著作,構成了現代進化論的理論基礎。

  但是這些理論研究,涉及到複雜的數學計算,不是一般的生物學家們所能理解的。而且隻有理論沒有實驗,也很難被生物學家們所接受。因此,他們的研究工作,對當時的生物學界並沒有產生太大的影響。直到生物學界出現了另一位偉大的科學家,他不僅有耐心去弄懂這些繁瑣的數學計算,而且用實驗來驗證這些計算,他就是俄國出身的美國遺傳學家杜布讚斯基(T. Dobzhansky)。杜布讚斯基師從俄國遺傳學家契特維里科夫(S. Chetverikov)研究果蠅遺傳學,1927年移民到美國(兩年後他的老師被蘇維埃政府逮捕,實驗室被關閉)。他與萊特合作,以果蠅爲實驗材料證實了萊特的理論工作。1937年,杜布讚斯基發表了《遺傳學和物種起源》。在這部繼《物種起源》之後最爲重要的進化論論著中,杜布讚斯基在理論上和實驗上統一了自然選擇學說和孟德爾遺傳學,對博物學家和實驗生物學家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刺激了各個領域的生物學家都投身到進化論的研究當中來。

  接下去的十年,是現代進化論碩果累累的十年。動物學家邁耶(E. Mayr) 把現代進化論應用於分類學研究,並提出了在地理變異和隔絕條件下新種產生的模型。古生物學家辛普森(G. G. Simpson)的研究表明現代進化論能夠很好地被用於解釋化石記錄,而植物學家斯特賓斯(G. L. Stebbins) 則指出植物的進化同樣能被現代進化論所解釋。到本世紀四十年代,現代進化論已經被成功地應用於生物學的所有領域。1942年,朱利安·赫胥黎(進化論奠基人之一湯姆遜·赫胥黎之孫)發表《進化:現代綜合》一書,綜合了現代進化論在各個領域的研究成果,現代進化論也因此被稱爲“現代綜合學說”,也即新達爾文主義。標志着這個偉大的綜合過程的最終完成的,是1947年在普林斯頓成立了“遺傳學、分類學和古生物學的共同問題委員會”。組成這個委員會的三十個學術權威代表着生物學的不同領域,但有着一個共同的觀點:達爾文主義和孟德爾主義的綜合。

  五、沒有止境的進化

  1944年艾菲力(O. T. Avery)證明DNA是遺傳物質,1953年華森克里克提出DNA的雙螺鏇結構模型,生物學從此進入了分子時代。分子生物學的研究爲生物進化這一科學事實補充了重要的新證據。它揭示了生物界在分子水平上的一致性,證明了進化論關於“所有的生物由同一祖先進化而來”的命題。同時,分子生物學爲研究生物進化的過程和機理提供了強有力的工具。在以前,生物學家們隻能通過古生物化石的研究和現存生物的形態結構比較確定各物種親緣關係的親疏,從而繪出種系發生樹;現在,我們已完全可以在分子水平上,通過比較蛋白質的氨基酸序列或基因的核苷酸序列,不僅在總體上肯定了傳統生物學的結果,而且使種系發生樹的描繪更精確,達到了定量化的程度。

  分子生物學的發展也使進化論的研究面臨新的問題。1968年,日本遺傳學家木村資生提出中性學說,認爲在分子水平上,生物進化不受自然選擇的作用,而是按一定的速率隨機地突變,對生物的生存沒有好處也沒有壞處。木村在當時是根據蛋白質序列提出這個學說的,八十年代以來,DNA序列大量測定所得的結果表明DNA序列的改變更符合中性學說。有關中性學說的正確性和適用範圍目前仍然沒有定論。

  在從前,自然選擇的結果往往被認爲導致產生對生物物種或群體有好處的適應性,這就是所謂“群體選擇”。六十年代以來,生物學家越來越傾向於認爲,“群體選擇”很可能並不存在,自然選擇產生的隻是對個體有益的適應性,生物個體不會因爲爲了物種或群體的利益而放棄傳遞屬於自己的基因,這就是“個體選擇”。實際上,達爾文本人就是一個個體選擇論者(雖然在當時很少有生物學家認同他)。他認爲,社會性昆蟲如蜜蜂中喪失了繁殖力的工蜂並非真正地“利他”,而是利己,因爲一個蜂窩都是一個蜂後的直接後代,實際上就是一個個體。在性選擇的研究上,我們也遇到了類似的問題。一些生物學家更進而認爲,自然選擇的作用單位不是個體,而是比個體更基本的基因,這就是引起很大爭議的“自私的基因”假說。這個假說,在八十年代發現自私的DNA及自私的基因之後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

  生物進化可以分成三個層次:微進化(生物群體中基因頻率的改變)、新種生成和大進化(從一個類型到另一個類型的躍變,比如從魚類進化到兩棲類)。現代綜合學說完美地解釋了微進化和新種生成,並認爲由微進化和新種生成的研究所得的結果可以進一步推廣到大進化。但是一些生物學家對這個推論表示懷疑,他們認爲生物大進化可能有屬於自己的機理。按照他們的觀點,生物新類型的產生是在生物胚胎發育過程中基因突變的結果。胚胎發育時的微小突變可以導致成體的巨大變化。最近發育生物學的研究似乎證明了這一點:如果在胚胎發育過程中,某種基因的表達速度變慢,就會使魚鰭變成肢足。可以預見,隨着發育生物學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大進化難題將被解決。

  對於如何評價這些新成果,進化生物學家們爭論不休。持激進觀點的人認爲,這些成果已推翻了現代綜合學說,它必須被新的學說所取代。現代綜合學說也被稱爲新達爾文主義,因此這些新學說,比如中性學說,也就被稱爲非達爾文主義。而在持保守觀點的人看來,這些新成果與現代綜合學說並無本質上的沖突,也可以被綜合到現代綜合學說之中去。不管怎樣,自從創立以來就備受攻擊的現代綜合學說仍然是進化生物學的主流學說。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出現綜合了分子生物學、發育生物學等新學科的研究成果的“分子綜合”學說。進化論創建一百多年來,本身就不斷地在進化,將來也會不斷地進化。進化論的進化沒有止境。

  在總結育種實踐的經驗和他自己的科學實驗中,達爾文逐步形成了人工選擇的學說。

著作與信件


  1835年:《給亨斯洛教授的信件之摘要》(Extracts from letters to Professor Henslow),無出版販售。
 
 

  1836年:《大溪地與新西蘭等地區的道德狀況報告》(A LETTER, Containing Remarks on the Moral State of TAHITI, NEW ZEALAND, &c. – BY CAPT. R. FITZROY AND C. DARWIN, ESQ. OF H.M.S. 'Beagle.')

  1839年:《紀錄與評論》(Journal and Remarks),通常稱爲《貝格爾號之旅》。

  《貝格爾號之旅的動物學》(Zoology of the Voyage of H.M.S. Beagle):共5卷,分别由多位作者發表於1839年到1843年間。其中兩卷由查爾斯·達爾文編輯與監督,分别爲:

  1840年:《第一部分:哺乳類化石》(Part I. Fossil Mammalia),理察·歐文的作品。

  1839年:《第二部分:哺乳類》(Part II. Mammalia),喬治·羅伯特·瓦特豪斯(George Robert Waterhouse)的作品。

  1842年:《珊瑚礁的結構與分布》(The Structure and Distribution of Coral Reefs)

  1844年:《火山群島的地質觀察》(Geological Observations of Volcanic Islands)

  1846年:《南美地質觀察》(Geological Observations on South America)

  1849年:《地質學》(Geology),發表在約翰·弗里德里希·威廉·赫歇爾所編的《科學調查手冊》(A Manual of scientific enquiry; prepared for the use of Her Majesty's Navy: and adapted for travellers in general.)。

  1851年:《蔓足亞綱》A Monograph of the Sub-class Cirripedia, with Figures of all the Species. The Lepadidae; or, Pedunculated Cirripedes.

  1851年:《茗荷科化石》A Monograph on the Fossil Lepadidae; or, Pedunculated Cirripedes of Great Britain

  1854年:《蔓足亞綱》A Monograph of the Sub-class Cirripedia, with Figures of all the Species. The Balanidae (or Sessile Cirripedes); the Verrucidae, etc.

  1854年:《藤壺科與花籠科》A Monograph on the Fossil Balanid? and Verrucid? of Great Britain.

  1858年:《討論物種形成變異的趨向;以及變異的永久性和物種受選擇的自然意義》(On the Tendency of Species to form Varieties; and on the Perpetuation of Varieties and Species by Natural Means of Selection),摘自一個未發表的著作。

  1958年:《查爾斯·達爾文自傳》(Autobiography of Charles Darwin),巴羅(Barlow)所編撰的的完整版。

  1859年:《物種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by Means of Natural Selection, or the Preservation of Favoured Races in the Struggle for Life),完整書名爲《依據自然選擇或在生存競爭中適者存活討論物種起源》。

  1862年:《不列顛與外國蘭花經由昆蟲授粉的各種手段》(On the various contrivances by which British and foreign orchids are fertilised by insects)。

  1868年:《動物和植物在家養下的變異》(Variation of Plants and Animals Under Domestication)。

  1871年:《人類的由來與性擇》(The Descent of Man, and Selection in Relation to Sex),又稱《人類起源》。

  1872年:《人類與動物的感情表達》(The Expression of Emotions in Man and Animals)。

  1875年:《攀緣植物的運動與習性》(Movement and Habits of Climbing Plants)。

  1875年:《食蟲植物》(Insectivorous Plants)。

  1876年:《異花授精與自體授精在植物界中的效果》(The Effects of Cross and Self-Fertilisation in the Vegetable Kingdom)。

  1877年:《同種植物的不同花型》(The Different Forms of Flowers on Plants of the Same Species)。

  1879年:《序言與“預告”》(Preface and a preliminary notice),在恩斯特·克勞思(Ernst Krause)的《伊拉斯謨斯·達爾文》中。

  1880年:《植物運動的力量》(The Power of Movement in Plants)。

  1881年:《腐植土的產生與蚯蚓的作用》(The Formation of Vegetable Mould Through the Action of Worms),又稱《蚯蚓》。

  1887年:《查爾斯·達爾文自傳》(Autobiography of Charles Darwin),由他的兒子弗朗西斯·達爾文編撰。

  1887年:《查爾斯·達爾文的生平與信件》(Life and Letters of Charles Darwin),由弗朗西斯·達爾文編撰。

  1903年:《更多查爾斯·達爾文的信件》(More Letters of Charles Darwin),由史瓦德(A.C. Seward)與弗朗西斯·達爾文編撰。

進化論

    
  19世紀中葉,達爾文創立了科學的生物進化學說,以自然選擇爲核心的達爾文進化論,第一次對整個生物界的發生、發展,作出了唯物的、規律性的解釋,推翻了特創論等唯心主義形而上學在生物學中的統治地位,使生物學發生了一個革命變革。除了生物學外,他的理論對人類學、心理學及哲學的發展都有不容忽視的影響。

產生背景
  
  在文藝複興以及思想啟蒙之後,現代科學的理性思維已經建立起來。達爾文的時代是十九世紀中後期,正是走出蒙提,提倡科學的前一階段,在思想和理性上,爲達爾文創立自然選擇進化論提供了思想依據;而青年時的遠游,則爲他積累了大量的實據,引發了他關於物種進化的思考並最終形成一個完整的體系。
 
要點
  
  他認爲,生物之間存在着生存鬥爭,適應者生存下來,不適者則被淘汰,這就是自然的選擇。生物正是通過遺傳、變異和自然選擇,從低級到高級,從簡單到複雜,種類由少到多地進化着、發展着。
  
  以上三點,就是我們常聽到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現在基因學誕生之生,爲此提供了重要的證據,事實上,物競天擇,競的是“基因”。

  也可總結爲以下幾點:

  1、過度繁殖(基礎)

  2、生存鬥爭(手段) 生物與無機環境的鬥爭 ;種内鬥爭 ;種間鬥爭

  3、遺傳變異(内因) 不利變異 ;有利變異 (保留)

  4、適者生存(結果)

影響
  
  進化論是人類歷史上第二次重大科學突破,第一次是日心說取代地心說,否定了人類位於宇宙中心的自大情結;第二次就是進化論,把人類拉到了與普通生物同樣的層面,所有的地球生物,都與人類有了或遠或近的血緣關係,徹底打破了人類自高自大,一神之下,眾生之上的愚昧式自尊。
  
  慶幸的是,達爾文已經不是在中世紀了,所以他沒有受到布魯諾的待遇,民眾仍然給了極高的評價,即使是宗教,也表現出了一定的寬容,當然,這與當時宗教權力遠不如中世紀有關。  

《物種起源》


主要内容:
  
  

  達爾文在書中提出兩個理論。第一,他認爲所有的動植物都是由較早期、較原始的形式演變而來;其次,他認爲生物演化是通過自然選擇而來。

  其理論重點如下:

  物種並非一成不變,而是會隨環境變動而改變。

  生物的演化是長時間連續性的緩慢改變,不是突然性的劇變。

  同一類生物有着共同的祖先,例如哺乳類是由同一個祖先演變而來。

  生物族群會隨着繁殖而擴大,並超過其生存空間與食物供應的極限,引起個體間的競爭;不適應環境的個體會被淘汰,適者才能生存,並繁衍後代。

意義

  一部劃時代的著作    

  標志着19世紀絕大多數有學問的人對生物界和人類在生物界中的地位的看法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影響歷史進程的經典著作   

  震撼世界的10本書之一   

  對人類發展進程產生過廣泛影響的巨著   

  影響中國近代社會的經典譯作   

  1985年美國《生活》雜志評選的人類有史以來的最佳圖書   

  1986年法國《讀書》雜志推薦的理想藏書   

  1859年11月24日,在英國倫敦,這是很不平凡的一天。這一天,倫敦眾多市民湧向一家書店,爭相購買一本剛出版的新書。這本書的第一版1250冊在出版之日即全部售罄。   

  這本轟動一時的新書就是《物種起源》,它是進化論的奠基人達爾文的第一部巨著。這部著作的問世,第一次把生物學建立在完全科學的基礎上,以全新的生物進化思想推翻了"神創論"和"物種不變"的理論。   

  《物種起源》的出版,在歐洲乃至整個世界都引起轟動。它沉重地打擊了神權統治的根基,從反動教會到封建禦用文人都狂怒了,他們群起攻之,誣蔑達爾文的學說 "褻瀆聖靈",觸犯"君權神授天理",有失人類尊嚴。與此相反,以赫胥黎爲代表的進步學者,積極宣傳和捍衛達爾文主義。進化論轟開了人們的思想禁錮,啟發和教育人們從宗教迷信的束縛下解放出來。   達爾文的《物種起源》非常有意義,這本書可以用來當做歷史上的階級鬥爭的自然科學根據。 --馬克思   

  1859年成爲劃分科學史前後兩個"世界"的界限。《物種起源》的出版使生物學發生了一場革命,這場革命如同馬克思主義登上歷史舞台一樣,意義重大,影響深遠。達爾文遠離大城市的繁囂,在他寧靜的莊園里准備着一場革命,馬克思自己在世界囂嚷的中心所准備的也正是這種革命,差别隻在杠杆是應用於另一點而已。   --李蔔克内西   

  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中的主導思想,即"自然選擇",一定會被當做科學上的確定真理而爲人們所接受。它有一切偉大的自然科學真理所具有的特征,變模糊爲清晰,化複雜爲簡單,並且在舊有的知識上添加了很多新的東西。達爾文是本世紀的、甚至是一切世紀的博物學中最偉大的革命者。   --英國植物學家 華生   

  我認爲《物種起源》這本書的格調是再好也沒有的,它可以感動那些對這個問題一無所知的人們。至於達爾文的理論,我准備即使赴湯蹈火也要支持。   --英國博物學家 赫胥黎   
  心理學史家 D.舒爾茨在1981年評論道:“在達爾文的理論中,物種進化的心理因素的重要性是顯而易見的,而且他經常引證人類和動物的意識反應。由於心理學與進化論中的意識相一致,因此心理學不得不接受這一進化的觀點。”   

  1809年

  達爾文的著作至少從四個方面影響了心理學
  
  它強調動物和人類之間心理機能的邊續性;   

  它把心理學的課題改變爲意識的機能而非意識的内容,把心理學的目標改變爲研究有機體對其環境的適應;   

  它爲各種可供選擇的調查和研究方法提供了合理的證據,而非僅僅局限於實驗的内省;   

  它注重同一物種的成員之間的個體差異。   

  達爾文對機能主義的發展有着特殊的影響,他的進化論引導了美國機能主義學派心理學思想的興起,從而開啟了以美國爲中心的心理學新時代。

人工選擇學說

  
  達爾文在研究家畜和作物品種起源時,首先發現每一種家畜和作物都有許多品種,他認爲不論品種有多少,它們之間的差異可以很大,但這些品種都來自一個或少數幾個野生種。如家鴿的品種很多(達爾文當時蒐集的鴿子有150個品種),但它們都起源於一種,即野生的岩鴿;家雞的品種很多,但都來源於共同的祖先,即野生的原雞。   

  不同的品種又是如何形成的呢?達爾文認爲:家養生物的各種品種,是人類通過有意識的選擇而創造出來的。所謂選擇,就是人類根據他們的要求和愛好把符合要求的個體變異保存下來,並讓它們傳種接代,把不符合要求的個體淘汰。通過遺傳與變異的累積,逐漸形成各種品種。這樣看來,新品種的形成包括3個因素:即變異、遺傳與選擇。變異在這里起着提供材料的作用,沒有變異就沒有選擇的原材料;選擇保留了對人有利的變異,淘汰對人不利的變異,沒有選擇,就沒有變異的定向發展;遺傳起着保持鞏固變異的作用,沒有遺傳,就沒有變異的積累。   

  人工選擇學說的建立對達爾文進一步探討物種起源問題有很大的幫助,使他聯想到,在自然界是否也有類似的選擇過程呢?進一步的研究使達爾文確信:各物種的起源也是由於在自然界存在着同人工選擇相似的選擇過程。從而建立了自然選擇的學說。

達爾文的信仰

  
  很多基督徒認爲達爾文晚年信仰了基督,但事實並非如此。   
 
 

  在達爾文的“自傳”里(《達爾文傳》未刪節版98頁,刪節版84頁,32開版本,僅“自傳”部分,詳見書後的參考書目),找不到任何有關達爾文悔改信主的一點影子,正相反,在他的“自傳”里,我們看到的是達爾文的一付極力反對上帝的真實面孔,他甚至如此地咒詛聖經“這真是該死的教義”。至於那個“看見土人信主後變文明了,達爾文就受感動也信主了”的見證,在“自傳”中也沒有找到,但在另一本《達爾文傳》(陳克晶等編著)中有類似的說法,可也沒有說達爾文因此而信主。如果他真的信主了,那麼,如此具有轟動效應的爆炸性的消息,爲何在其它的《達爾文傳》中看不到?現今社會上出版的《達爾文傳》很多。由無神論者寫的《達爾文傳》,自然不會說他後來成了基督徒;可由有基督教文化背景的作家寫的《達爾文傳》,也同樣沒有說他晚年信了基督。   

  自傳部分用了一整篇叙述自己的宗教信仰觀點:   

  可是,我卻很不願意放棄自己的信仰;我確實有這種想法,因爲我能夠清楚地記得,我時常再三地堕入幻想的夢境,好象是在龐貝或者在其它地點發現了某些著名的古代羅馬人士的書簡或手稿,它們可以使人非常驚奇地證實了《福音書》中所講到的一切事件。可是,甚至是在我的想象力所年達到的自由境界中,我仍舊越來越難以想出那種使自己信服的證據來。因此,不信神就以很緩慢的速度侵入了我的頭腦中,而且最後終於完全不信神了。可是,這個過程的速度卻很緩慢,使我毫無痛苦的感受,甚至從那時起連一秒鍾也沒有使我去懷疑自己的結論是否正確。而且實際上,我恐怕還不能夠理解到,無論什麼人怎樣會希望基督教的教義成爲真情實事;因爲如果它是這樣的話,那麼《福音書》中簡明的經文大概就表明:不信神的人們,其中應當包括我的父親、哥哥和幾乎所有我的親密好友,都將會受到永世的懲罰了。這真是該死的教義!   

  又不能不說他的妻子   

  達爾文的妻子埃瑪(Emma Darwin)是一個虔誠的堅定的基督徒,她每天都讀聖經,定期去教堂,從牧師那里領受聖餐,她常常給孩子們讀聖經,不贊成禮拜天進行社交活動,甚至在禮拜天是否刺繡、鉤織,在她的内心里都會引起爭戰。她對上帝是何等地虔誠,以至於達爾文稱讚她“不僅是一個基督徒,而且是一個基督徒的殉道者”。   

  也正因爲如此,埃瑪對達爾文的感情是極其複雜痛苦的。她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同時她又深愛着達爾文,達爾文也深愛着她。但知夫莫過妻,埃瑪知道達爾文並不信仰上帝,她多次勸丈夫相信上帝,希望他“從聖經《馬太福音》中去尋找安慰”,可達爾文卻愛用這樣的話來應付妻子:“我肯定不是無神論者,我並不否認上帝的存在。我大概是個不可知論者;僅僅是不能肯定地去理解這個問題罷了。”面對達爾文的搪塞,埃瑪十分痛苦。後來,《物種起源》出版了,埃瑪的心就更加矛盾了,因爲這本書遭到了教會對達爾文猛烈的抨擊。作爲妻子,她討厭那些指責;可作爲基督徒,她又讚同那些指責。她堅信“如果人們失去了對上帝的信仰,就會失去一切希望”,她說:“人們沒有信仰就不能活下去。如果沒有信仰,生活確實是太難了,而且是不可能的。如果看到唯物主義戰勝唯靈主義,我會十分痛苦。”她知道進化論會削弱人們對上帝的信仰,就試圖向達爾文提出修改《物種起源》。嘴勸是不行的了,她就用寫信的方式來向近在咫尺、朝夕相處的丈夫表達自己痛苦的心情:“……我肯定你知道我愛你至深,所以我感到你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我發現唯一能使我的思想得到寬慰的,就是讓上帝的手來解除這種痛苦。”可是,一直到死,達爾文也沒改變自己的立場。在他去世的當天,埃瑪對女兒說:“父親恐怕不相信上帝,可是上帝相信他。他將安靜地在他所去的地方休息。”這既是無可奈何的自我安慰,也是對達爾文最權威的“蓋棺論定”——達爾文從未悔改信主!   也就是蓋棺定論——達爾文一輩子都未信仰基督。   

  1887年,達爾文的兒子法朗士·達爾文整理出版了《達爾文自傳》。由於原“自傳”中的“宗教觀點”一節表明了達爾文對基督教強烈的反感情緒,例如他咒詛《聖經》是“這真是該死的教義”,達爾文的妻子埃瑪對此十分不滿,說:“如果把這部分話發表出去,我就很不高興。我以爲,他寫得太粗魯了。”爲此,她堅決要求法朗士·達爾文刪去“宗教觀點”這一節。所以,首版《達爾文自傳》就是經過刪節的。而到了1958年,達爾文的孫女諾拉才出版了未刪節的《達爾文回憶錄》。在這兩本由達爾文的嫡親整理出來的最據權威的“自傳”里,根本就找不着那些傳福音書籍所說的有關達爾文信主的見證!相反卻讓我們看見了一個堅定的上帝的反叛者的真實自白——這些真心話他在外面輕易不說。   

  那麼又是什麼讓基督徒認爲他信仰了基督呢?   

  1、必須承認,達爾文是個正派的科學家!他曾經慷慨地給教會捐款;看到野蠻的土人被基督教所感化變得文明了,他就積極支持基督教會的傳道工作,曾經和貝格爾號皇家軍艦艦長羅伯特·菲茨羅伊一起聯名寫了《一封關於塔希提島和新西蘭等島居民道德狀況的意見》,向英國政府、教會和公眾倡議支持傳教事業。   

  2、中世紀天主教異端裁判所迫害科學家布魯諾伽利略的陰影,始終籠罩在達爾文的心里,使得他遲遲不敢發表早已寫完的《物種起源》,他知道一旦發表就會引起軒然大波——後來的事實也證明的確如此。他不是個革命家,不是個傳教士,他是個擁有十個孩子(隻活下來了六個)的父親,他不具備“坐牢”、“殉道”的勇氣和膽量。他對宗教隻能“敬而遠之”。   
  3、盡管達爾文的父親不是基督徒,但他希望兒子成爲一個牧師,以便有一個好“職業”,所以就讓達爾文在劍橋大學讀了三年神學;而到了後來,見達爾文沒有成爲牧師,他又勸達爾文隱瞞自己對基督教的反對觀點。因爲當時英國的基督徒太多了;而且達爾文的妻子埃瑪就是個虔誠的基督徒,所以,夫妻倆十分相愛,達爾文也非常尊重妻子的信仰。   讓我們再次回味這位偉大的科學家的遺言:達爾文的著作(18張)  我恐怕還不能夠理解到,無論什麼人怎樣會希望基督教的教義成爲真情實事;因爲如果它是這樣的話,那麼《福音書》中簡明的經文大概就表明:不信神的人們,其中應當包括我的父親、哥哥和幾乎所有我的親密好友,都將會受到永世的懲罰了。這真是該死的教義!

個人名言


  類别:人生

  樂觀是希望的明燈,它指引着你從危險峽穀中步向坦途,使你得到新的生命新的希望,支持着你的理想永不泯滅。

  類别:時間

  敢於浪費哪怕一個鍾頭時間的人,說明他還不懂得珍惜時間的全部價值。

  完成工作的方法是愛惜每一分鍾。

  我從來不認爲半小時是微不足道的很小的一段時間。

  我的生活過得像鍾表的機器那樣有規則,當我的生命告終時,我就會停在一處不動了。

  類别:思想

  壽命的縮短與思想的虛耗成正比。

  我一貫力求思想不受束縛。

  類别:讀書

  我既沒有突出的理解力,也沒有過人的機智。隻是在覺察那些稍縱即逝的事物並對其進行精細觀察的能力上,我可能在普通人之上。

  類别:真理

  我能成爲一個科學家,最主要的原因是:對科學的愛好;思索問題的無限耐心;在觀察和蒐集事實上的勤勉;一種創造力和豐富的常識。

  我在科學方面所做出的任何成績,都隻是由於長期思索,忍耐和勤奮而穫得的。

  類别:科學

  我之所以能在科學上成功,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對科學的熱愛,堅持長期探索。

  無知者比有知者更自信。隻有無知者才會自信地斷言,科學永遠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

  不要因爲長期埋頭科學,而失去對生活、對美、對待詩意的感受能力。

  我在科學方面所做出的任何成績,都隻是由於長期思索,忍耐和勤奮而穫得的。

  作爲一個科學家來說,我的成功……最主要的是:愛科學——在長期思索任何問題上的無限耐心——在觀察和蒐集事實上的勤勉——相當的發明能力和常識。

  我能成爲一個科學家,最主要的原因是:對科學的愛好;思索問題的無限耐心;在觀察和蒐集事實上的勤勉;一種創造力和豐富的常識。

  科學就是整理事實,以便從中得出普遍的規律或結論。

  類别:理想

  樂觀是希望的明燈,它指引着你從危險峽穀中步向坦途,使你得到新的生命新的希望,支持着你的理想永不泯滅。

  類别:勤奮

  我在科學方面所做出的任何成績,都隻是由於長期思索,忍耐和勤奮而穫得的。

  如果說我有什麼功績的話,那不是我有才能的結果,而是勤奮有毅力的結果。

  類别:工作

  完成工作的方法是愛惜每一分鍾。

  類别:成功

  作爲一個科學家來說,我的成功……最主要的是:愛科學——在長期思索任何問題上的無限耐心——在觀察和蒐集事實上的勤勉——相當的發明能力和常識。

  我之所以能在科學上成功,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對科學的熱愛,堅持長期探索。

  類别:友情

  談到名聲、榮譽、快樂、財富這些東西,如果同友情相比,它們都是塵土……

  類别:保護環境

  隻有服從大自然,才能戰勝大自然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