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5704 次 历史版本 6个 创建者:旭日东升 (2010/12/3 16:55:07)  最新编辑:于归 (2011/7/6 9:57:59)
孫子兵法
拼音:sūn zǐ bīng fǎ
英文:《The Art of War》
同义词条:《孙子兵法》,《孙武兵法》,《吴孙子兵法》,《孙子兵书》,《孙武兵书》
《孫子兵法》
《孫子兵法》
     《孫子兵法》是中國古代的兵書,作者爲春秋末年的齊國人孫武(字長卿)。一般認爲,《孫子兵法》成書於專諸刺吳王僚之後至闔閭三年孫武吳王之間,也即前515至前512年,全書爲十三篇,是孫武初次見面贈送給吳王的見面禮;事見司馬遷史記》:“孫子武者,齊人也,以兵法見吳王闔閭。闔閭曰:子之十三篇吾盡觀之矣”。有個别觀點曾認爲今本《孫子》應是戰國中晚期孫臏及其弟子的作品,但是銀雀山出土的漢簡(同時在西漢墓葬中出土《孫子兵法》、《孫臏兵法》各一部)已基本否定此說。《孫子兵法》是世界上最早的兵書之一。在中國被奉爲兵家經典,後世的兵書大多受到它的影響,對中國的軍事學發展影響非常深遠。它也被翻譯成多種語言,在世界軍事史上也具有重要的地位。
    
     目前認爲《孫子兵法》由孫武草創,後來經其弟子整理成書。  《孫子兵法》全書共十三篇。 《謀攻》是以智謀攻城,即不專用武力,而是采用各種手段使守敵投降。《》、《》講決定戰爭勝負的兩種基本因素:“形”指具有客觀、穩定、易見等性質的因素,如戰鬥力的強弱、戰爭的物質准備;“勢”指主觀、易變、帶有偶然性的因素,如兵力的配置、士氣的勇怯。 《虛實》講的是如何通過分散集結、包圍迂回,造成預定會戰地點上的我強敵劣,最後以多勝少。《軍爭》講的是如何“以迂爲直”、“以患爲利”,奪取會戰的先機之利。《九變》講的是將軍根據不同情況采取不同的戰略戰術。 《行軍》講的是如何在行軍中宿營和觀察敵情。《地形》講的是六種不同的作戰地形及相應的戰術要求。 《九地》講的是依“主客”形勢和深入敵方的程度等劃分的九種作戰環境及相應的戰術要求。《火攻》講的是以火助攻。《用間》講的是五種間諜的配合使用。書中的語言叙述簡潔,内容也很有哲理性,後來的很多將領用兵都受到了該書的影響。
 
  《孫子兵法》是中國古典軍事文化遺產中的璀璨瑰寶,是中國優秀文化傳統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世界三大兵書之一(另外兩部是:《戰爭論》(克勞塞維茨) ,《五輪書》(宮本武藏) )其内容博大精深,思想精邃富贍,邏輯縝密嚴謹。作者爲春秋末年的齊國人孫武。    
 

作者簡介

兵聖孫武
兵聖孫武
     孫武,字長卿,後人尊稱其爲孫子孫武子兵聖百世兵家之師東方兵學的鼻祖漢族,他出生於公元前535 年左右,春秋時期齊國樂安(今山東省廣饒縣)人,具體的生卒年月日不可考。曾以《兵法》十三篇見吳王闔閭,受任爲將。領兵打仗,戰無不勝,與伍子胥率吳軍破楚,五戰五捷,率兵6萬打敗楚國20萬大軍,攻入楚國郢都。北威齊晉,南服越人,顯名諸侯。所著《十三篇》是我國最早的兵法,被譽爲“兵學聖典”,置於《武經七書》之首。被譯爲英文法文德文日文,成爲國際間最著名的兵學典範之書。   
 
     《史記·孫子吳起列傳》中的記載記載孫武的史料即《史記·孫子吳起列傳》,孫武孫臏吳起合列一傳,記載如下。 孫子故里——山東廣饒
 
兵家鼻祖
兵家鼻祖
     孫子武者,齊人也。以兵法見於吳王闔閭。闔閭曰:子之十三篇,吾盡觀之矣,可以小試勒兵乎?對曰:可。闔閭曰:可試以婦人乎?曰:可。於是許之,出宮中美女,得百八十人。孫子分爲二隊,以王之寵姬二人各爲隊長,皆令 持戟。令之曰:汝知而心與左右手背乎?婦人曰:知之。孫子曰:前,則視心;左,視左手;右,視右手;後,即視背。婦人曰:諾。約束既布,乃設鈇鉞,即三令五申之。於是鼓之右,婦人大笑。孫子曰:約束不明,申令不熟,將之罪也。複三令五申而鼓之左,婦人複大笑。孫子曰:約束不明,申令不熟,將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乃欲斬左古隊長。吳王從台上觀,見且斬愛姬,大駭。趣使使下令曰:寡人已知將軍能用兵矣。寡人非此二姬,食不甘味,願勿斬也。孫子曰:臣既已受命爲將,將在軍,君命有所不受。遂斬隊長二人以徇。用其次爲隊長,於是複鼓之。婦人左右前後跪起皆中規矩繩墨,無敢出聲。於是孫子使使報王曰:兵既整齊,王可試下觀之,唯王所欲用之,雖赴水火猶可也。吳王曰:將軍罷休就舍,寡人不願下觀。孫子曰:王徒好其言,不能用其實。於是闔廬知孫子能用兵,卒以爲將。西破彊楚,入郢,北威齊晉,顯名諸侯,孫子與有力焉。  
 
     太史公曰:世俗所稱師旅,皆道孫子十三篇,吳起兵法,世多有,故弗論,論其行事所施設者。語曰:“能行之者未必能言,能言之者未必能行。”孫子籌策龐涓明矣,然不能蚤救患於被刑。吳起說武侯以形勢不如德,然行之於楚,以刻暴少恩亡其軀。悲夫!    

孫武與《孫子兵法》

     孫武所著兵法,即《孫子》,又稱《孫子兵法》,舊傳本十三篇。今山東臨沂銀雀山漢墓發現漢時竹簡《孫子兵法》,還有十三篇以外的佚文《吳問》《地形二》等。《孫子兵法》是我國古代傑出的軍事著作。這部著作總結了春秋以前戰爭勝負的許多重要經驗,具有樸素辯證法觀點,是兵家必讀之書,對後代的軍事學有很大的影響。文章寫得簡練明曉,在先秦初期理論散文中,與《 老子 》相近,還帶有民間謠諺氣味。         

發展過程

    
     中國孫子兵法研究史大致可分成7個時期。    

(一)孕育產生時期——遠古至春秋

     學界一般認爲,《孫子兵法》產生於我國春秋末期;亦有認爲成書於戰國或更後者。關於此書的作者,多認爲系孫武親著,又經後人校理。對於孫武的生活時代,學術界也有不同觀點,一般認其爲春秋末期人,大約與孔子同時。
    
     《孫子兵法》在產生以前,應經歷了一個較長時期的孕育過程。其產生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擇其要者,應有以下幾點:中國遠古以來,特别是春秋時期頻繁、激烈、多樣的戰爭是《孫子兵法》產生的源泉;此前已有的兵學理論成果,如《軍志》、《軍政》、古《司馬法》、令典等,是《孫子兵法》躍上兵學峰顛的階石;春秋時期的社會思潮,特别是關於“”、“”、“陰陽”、“保民”等的理論,是《孫子兵法》形成的文化因素;崇武尚智的齊文化是培育《孫子兵法》這朵軍事理論奇葩的沃土。孫武個人的天賦與努力,則是《孫子兵法》產生的主觀因素。另外,中華民族在先秦時期就已經形成的統體思維、辯證思維、象類思維等思維方式對《孫子兵法》理論體系的構築起了指導性作用。這是《孫子兵法》之所以產生於中國而不產生於外國,之所以產生於春秋而不產生於其他時期的主要原因。

(二)增益和早期校理時期——戰國至秦漢

          《孫子兵法》十三篇於公元前512年在吳國問世後,並未迅速廣泛傳播開來,究其原因,大致有吳國王廷對“十三篇”祕而不宣,當時傳播媒介落後,社會上重禮輕詐觀會對此書的貶斥,其價值未被時人所發現等幾個方面。至戰國時,此書才開始廣泛傳播,出現了中國歷史上最早的“孫子熱”,所謂“藏孫、吳之書者,家有之”。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狀況,《孫子兵法》自身以“出奇設伏”、“變詐”取勝爲主要内容的軍事理論適應了當時軍事鬥爭、政治鬥爭、外交鬥爭的需要,是其基本原因;而其後世子孫孫臏對《孫子兵法》卓有成效的宣傳和運用,則是其直接原因。值得注意的是,孫武後學在這一時期對“十三篇”做了大量解釋、闡發、增益的工作,銀雀山漢墓出土的《吳問》、《四變》、《黄帝伐赤帝》、《地形二》、《見吳王》等,均應是他們解釋、闡發、增益“十三篇”之作,而在被《漢書·藝文志》著錄的《吳孫子兵法八十二篇》之内。總之,在這一時期,《孫子兵法》在“十三篇”的基礎上有了較大的擴增。1996年西安“發現”的偽書《孫武兵法八十二篇》說,孫武先寫成“八十二篇”,後因其“天機陰殺”,就接受其兒子的建議,縮編成“十三篇”,乃是向壁虛構,是違反歷史事實的。
兵聖孫武
兵聖孫武
 
     到了漢代,官方組織人力,對《孫子兵法》進行了三次較大規模的整理。一次是在漢高帝時,時間大致在高帝六年(前201年)至高帝十一年之間,由張良韓信“序次”。第二次是在武帝時,由軍政颺僕“捃摭遺逸,紀奏兵錄”。第三次是在孝成帝時,由任宏“論次兵書”,將其分爲“兵權謀”、“兵形勢”、“兵陰陽”、“兵技巧”四種,《孫子兵法》位在“兵權謀”之首。這三次整理對《孫子兵法》的定位、定型和流傳都具有重要意義。
 

(三)削繁和注釋時期——魏晉至隋唐

     曹操孫子略解序》中所批評的關於《孫子兵法》的“訓說況文煩富”,應包括《吳孫子兵法八十二篇》中“十三篇”之外的各篇在内。杜牧《注孫子序》中說:“武所著書,凡數十萬言,曹魏武帝削其繁剩,筆其精切,凡十三篇,成爲一編,曹自爲序,因注解之。”這里的“削”(刪除)其“繁剩”,應包括“十三篇”之外的六十九篇,“筆(校、注)其精切”,則是指的“十三篇”。曹操隻注“十三篇”,稱《孫子略解》,因而使其得以廣泛流傳,甚餘則因其“煩富”且“未得旨要”而陸續散佚。曹操《孫子略解》的問世,標志着《孫子兵法》真正進入了注解的時期。曹注重文字訓解,但他本人又是軍事家,更重實際運用,因此,其注理論性、實踐性兼備,對後世有重大影響。魏晉南北朝時期除了曹注孫子之外,還有東吳沈友撰《孫子兵法》、賈詡鈔孫子兵法》,曹操、王凌集注《孫子兵法》、張子尚《孫武兵經》、《孟氏解說》等。從目前所見到的這一時期的注解内容看,其注文大都比較簡略,偏重文字訓詁,表現了《孫子兵法》早期注解時期的特點。
 
     隋唐五代是《孫子兵法》注釋的高峰時期,這一時期注解《孫子兵法》之書主要有:隋代的《蕭吉注孫子》、唐代的《李筌注孫子》、《賈林注孫子》、杜佑《通典》中的訓解《孫子》、《杜牧注孫子》、《陳暤注孫子》、《孫鎬注孫子》、《孫燮集注孫子》、五代的《張昭制旨兵法》等。宋人輯的《十一家注孫子》中,唐人就占了五家。除注家多外,這一時期的注孫子還具有另辟蹊徑、糾謬補缺、義詳例豐、整體把握等特點。較魏晉南北朝時已有較大進步。如李筌已注意從整體上把握孫子的思想,他依《遁甲》注《孫子》,成一家言;杜牧“其學能道春秋戰國時事,甚博而詳”,其注縱談横論,廣征博引,多有新見。這一時期在運用《孫子兵法》指導實踐方面也卓有成效,人們注意總結新的經驗教訓,從而進一步豐富和發展了《孫子兵法》的軍事思想。《孫子兵法》在唐朝時傳入了日本,開始了在國外的傳播。(本文源自《孫子兵法研究史》)
 

(四)武經首位確立時期——宋代

     宋朝自仁宗起,官方就重視兵學研究和整理,至神宗,詔令司業朱服、武學教授何去非校定《孫子兵法》等七書,號“武經七書”,以官方名義頒行,同時,重辦武學,以“七書”試士。至此,以《孫子兵法》爲首的七部兵書,在一定意義上說,取得了與儒家經典同等重要的地位。此後各代率相尊奉,其武經之首的地位一直得到了官方的肯定,《武經》本《孫子兵法》成爲後世流傳的最主要的版本。
 
     宋朝前期的《孫子兵法》研究以官方組織爲主。到了後期(北宋末至南宋亡),則以私人著述爲主,反映了戰亂年代整個社會對《孫子兵法》研究的重視。這方面的代表作是大約成書於兩宋期間的《十家孫子會注》,學界一般認爲,此書就是存世的《十一家注孫子》。由於輯者將各家之說輯在了一起,具有重要的軍事和史料價值,因而成爲後來研究《孫子兵法》者的必讀之書。此書的校定刊行,是宋人對孫子研究做出的重大貢獻。此後的孫子書,以《武經》本《孫子兵法》和《十一家注孫子》這兩個版本爲底本不斷繁衍,形成了傳世版本的兩大基本系統。《梅聖俞注孫子》、《張預注孫子》、鄭友賢《孫子十注遺說》、施子美《七書講義》等,代表了這一時期《孫子兵法》注解的新水平,對後世影響較大。尤其是張預注,集諸家之長,成一家之言,博而切要,多有發明,文字亦好,有杜牧之風。另外,此時還出現了西夏文《孫子兵法》,這是迄今所見最早的國内少數民族文字譯本。
 
     總之,宋代在孫子文獻研究方面有突出成就,在版本較勘、注解講義、專題研討、兵書合刻、集注匯解、分類輯編、少數民族文字翻譯等方面,均有成果傳世。特别是《武經》本《孫子》和《十一家注孫子》的編定刊行,深益後世,功不可沒。但宋人對《孫子兵法》軍事理論體系的系統研究和應用理論研究進展不大,理論與實踐脱節嚴重,實際運用是其薄弱環節。其成就和教訓對後世均有深刻影響。
 

(五)闡發和考據時期——明清

     如果說宋代施子美的《七書講義》開疏解闡發《孫子兵法》之先的話,那麼,明清就是《孫子兵法》疏解、闡發和考據的大豐收時期。劉寅的《孫子直解》、趙本學的《孫子書校解引類》、李贄的《孫子參同》、黄獻臣的《武經開宗》、朱墉《孫子匯解》、顧福棠《孫子集解》、黄鞏《孫子集注》等,都注意在理論闡發上下功夫,而不僅僅是注字訓詞,其講解多有新見,且更注意了系統性,指導性,體例也更趨完備。李贄主張“以《七書》與《六經》合而爲一,以教天下萬世”(《孫子參同序》),王陽明合心學、兵學於一體,戚繼光融兵、儒於一鑪,並注重應用理論研究,將《孫子兵法》高深的理論具體化爲一系列切實可行的方法;清代的顧福棠、黄鞏等開始將《孫子兵法》和西方的軍事理論相結合,在《孫子兵法》研究史上具有開拓性的意義。明、清兩代的許多將領和學者將《孫子兵法》的理論用之於海防建設、火器戰法等,提出了一些新的理論和觀點,在《孫子兵法》研究史上閃耀着特有的光輝。另外,這一時期以服務於武科應試爲目的的武闈孫子研究,重視對《孫子兵法》的義理闡發,具有積極和消極(充當考生進入仕途的敲門磚)的雙重作用。
 
     與偏重講解《孫子兵法》義理研究相對應的,是清代中期有關孫子的考據研究。其代表人物有孫星衍,畢以珣,章學誠等。他們在關於孫子事蹟、《孫子兵法》成書時間、篇數和内容、文字校訂和注釋等方面作了深入考究,提出了許多新的見解。特别是孫星衍據華陰《道藏·孫子》爲底本、參《通典》、《太平禦覽》等書校訂而成的《孫子十家注》,糾正了原書的不少錯誤,刊行後,廣泛流傳,成爲《孫子兵法》流傳的最主要的版本之一,改變了自宋以來主要靠《武經》本《孫子兵法》流傳的單一格局。但他的這一版本因所見資料不全也出現了新的錯誤。
 
     這一時期的《孫子兵法》研究在方法上仍主要承襲前朝,在内容上創新不足,特别是在清朝時期,西方軍事理論已有長足發展,清人卻仍抱殘守缺,固步自封,研究氣氛沉悶,成果内容呆滯,表現出中國古代孫子研究即將終結的征兆。
 

(六)近代中西軍事融合時期——民國

     民國時期的孫子研究和古代孫子研究相比,有了重大變化。一是《孫子兵法》與火器條件下的戰爭實踐結合緊密,在戰役戰術乃至戰略思想上均有新的重大發展,和冷兵器時代諸注家闡發的理論相比,已有了質的飛躍;二是《孫子兵法》的理論與西方軍事理論在碰撞中相融合,已不單是閉關鎖國的近親繁衍,使孫子研究因穫得新生而表現出某種生機勃勃的氣象;三是注重對《孫子兵法》的軍事理論進行系統闡發,而不隻是訓字、注詞、解句、講章,已初步將《孫子兵法》的軍事理論概括爲戰爭問題、戰爭指導、戰略戰術、治軍思想等幾個方面,進行比較系統的論述,爲現代人更科學地概括《孫子兵法》的軍事理論框架打下了基礎。這一時期較有影響的著作有:蔣方震、劉邦驥《孫子淺說》、李浴日《孫子兵法之綜合研究》、錢基博《孫子章句訓義》、陳啟天《孫子兵法校釋》等。近代雖然時間短暫,但卻是《孫子兵法》研究史上一個極爲重要的轉摺時期,它標志着中國古代孫子學的終結,孫子研究新時代的開始。
 

(七)孫子學確立與大發展時期——中華人民共和國

    
毛主席與《孫子兵法》
毛主席與《孫子兵法》
      新中國成立後的《孫子兵法》研究,在繼承近代研究成果和方法的基礎上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毛澤東劉伯承郭化若等老一輩革命家首開以馬克思主義爲指導研究《孫子兵法》之端,其後遂成一代新風,出現了一批批閃耀着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光輝的研究《孫子兵法》的力作。郭化若《孫子譯注》、銀雀山漢墓竹簡整理小組《銀雀山漢墓竹簡(壹)·孫子兵法》、吳如嵩《孫子兵法淺說》、楊丙安《孫子會箋》、陶漢章《孫子兵法概論》、吳九龍《孫子校釋》、李零《〈孫子〉古本研究》等,或譯注信達公允,或版本彌足珍貴,或箋注廣征精取,或解說深入淺出,或論述多有新義,或校釋集粹於一,或在古文獻研究上獨辟蹊徑:各以其特有的光彩流傳於世。尤其是漢簡本《孫子兵法》版本系統的出現,打破了《武經》本和十一家注本《孫子兵法》兩大基本版本系統流傳的格局,影響重大,意義深遠。這一時期的論文更如雨後春筍一般層出不窮,這些論文大多不拘成說,不但在《孫子兵法》版本流傳、文字校勘、注釋訓解、軍事思想闡發、哲學思想研究等方面頗多建樹,而且開辟了多學科、多領域研究的新局面。有的從系統論入手,有的從決策學着眼,有的從管理學探討,還有的從經濟學預測學談判學語言學心理學邏輯學地理學數學、醫學等不同角度進行研究。《孫子兵法》的非軍事運用研究逐步成爲《孫子兵法》研究中的一個重要分支。從而使孫子研究逐步成爲一門專門的學問,這就是“孫子學”。孫子學的確立,進一步促進並規範了《孫子兵法》的研究,使之更加繁榮而有序地蓬蓬勃勃地發展起來。
    

影響

軍事方面

     《孫子兵法》中討論了一些軍事學的重要問題,言簡意賅地闡述了基本的軍事思想。
    
     此書對中國古代的軍事學產生了巨大的影響,被奉爲兵家經典。它是中國古代軍人必須研讀的一本軍事著作,許多著名的軍事家都對此書作過注解。
    
     《韓非子》里面也有提到孫武的故事(但韓非的故事僅支持其論點,未必真實發生):某天吳王闔閭問孫武:“什麼人都可以用兵法訓練嗎?”孫武答:“可以。”於是吳王把他的後宮佳麗全部交給孫武,要他練出一支娘子軍。這批娘子軍起初隻認爲吳王是戲謔,在校場上嬉鬧。孫武爲了建立軍紀,於是把帶頭的,也是吳王最寵愛的兩個妃子當場斬首,其他佳麗於是震懾孫武軍威,嚴格遵守規定,任憑孫武指揮。
    
     明朝軍事家劉伯溫的《百戰奇略》包含孫子兵法。孫子:“知彼知己,百戰不殆”,“故知戰之地,知戰之日,則可千里而會戰”。劉伯溫:“凡興兵伐敵,所戰之地,必預知之。師至之日,能使敵人如期而來,與敵則勝。……知戰之地,知戰之日,則可千里而會戰。”杜牧注孫子《用間篇》:“不知敵情,軍不可動;知敵之情,非間不可”:劉伯溫:“凡欲征戰,先用間諜,覘敵之眾寡、虛實、動靜,然後興師,則大功可立,戰無不勝。”
    
     《孫子兵法》流傳出中國後,對東亞及東南亞均有或輕或重不同程度的影響,而譯成西方語言後,在歐洲亦大受歡迎;相傳拿破倫更對此書愛不釋手。英國軍事理論家李德·哈特 (Basil Liddell Hart) 感稱:“在《孫子兵法》中,把我20多部著作所涉及的戰略和戰術原則幾乎包羅無遺。”,至及德國的希特勒也曾這樣說:“《孫子兵法》是一部奇書,他如果當上德國軍隊或國家的領導人,要動員所有的軍官學習《孫子兵法》。《孫子兵法》學好了,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其他方面

     
《孫子兵法》與營銷
《孫子兵法》與營銷
    《孫子兵法》的思想影響超越軍事應用,實際上亦是博弈策略的經典著作,如在棋藝對壘或運動競技方面。《孫子兵法》不僅在世界軍事領域發揮着重要的影響,對政治、經濟、商業、人事管理和市場策略等與博弈有關的領域亦有指導意義。法國談論日常生活戰略的 Michel de Certeau,在《日常生活的戰略》 (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 一書中,也提到應讀中國的經典《孫子兵法》與《易經》。
    
     2001年,何炳棣提出“老子辯證思維源於孫子兵法”的說法。
    

評價

    
     曹操在《孫子略解》的自序中曾寫道:“吾觀兵書戰策多矣,孫子所著深矣。”
     明代茅元儀在評價《孫子》一書時說:“前孫子者,孫子不遺;後孫子者,不能遺孫子。”
     唐太宗李世民評論:"朕觀諸兵書,無出孫武"
     孫中山說:“就中國歷史來考究,二千多年的兵法,有十三篇,那十三篇兵書,便成立爲中國的軍事哲學。”
     1929年1月12日蔣介石在《精神講話》中說:“我們中國很多寶貴的古書,都是治兵的重要書籍……尤其以孫子十三篇爲中國治軍最要緊的法則。”
    

    5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