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9015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兔子 (2010/12/2 22:09:54)  最新编辑:兔子 (2010/12/2 23:13:40)
蕭何
拼音:xiāo hé
英文:XiaoHe
同义词条:文终侯
 
蕭何
           蕭何
    早年任秦沛縣獄吏,秦末輔佐劉邦起義。攻克鹹陽後,他接收了秦丞相御史府所藏的律令、圖書,掌握了全國的山川險要、郡縣戶口,對日後制定政策和取得楚漢戰爭勝利起了重要作用。楚漢戰爭時,他留守關中,使關中成爲漢軍的鞏固後方,不斷地輸送士卒糧餉支援作戰,對劉邦戰勝項羽,建立代起了重要作用。蕭何采摭秦六法,重新制定律令制度,作爲《九章律》在法律思想上,主張"無爲",喜好"黄老之術"。高帝十一年(前196年)又協助高祖消滅韓信英布等異姓諸侯王。高祖死後,他輔佐惠帝。惠帝二年(前193年)卒,諡號“文終侯”。
 
 
 
 
 

生平
 

小沛起兵 追隨劉邦


  蕭何(前257年6.15—前193年7.8),漢族,西漢初期政治家,漢初三傑之一。 

   蕭何出生於秦泗水郡豐邑縣(今江蘇豐縣)東護城河西岸,現蕭何宅遺址尚存。蕭何年輕時去小沛任功曹,這是負責縣里某項事務的主要吏員。他平時勤奮好學,思想機敏,對曆代律令頗有研究。他性格隨和,很善於識人,結交了許多好朋友。其中秦泗水亭長劉邦,捕役樊噲,書吏曹參,劊子手夏侯嬰,還有吹鼓手周勃(名將周亞夫的父親),由於他們年齡相近,性格相同,不久便成了莫逆之交。尤其是對劉邦,感情更不一般。他見劉邦器宇軒昂,風骨不凡,談吐也有别於眾人,是位大貴之相,所以對他格外佩服,並曾多次利用職權暗中袒護他。
  
  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七月,陳勝吳廣大澤鄉揭竿而起,擧起了反秦的大旗,各地豪傑雲集響應,天下大亂。此時的蕭何仍在小沛當功曹,他和曹參、樊噲、夏侯嬰、周勃等人時常聚會,密切注視着局勢的發展,並暗中與在芒碭山中的劉邦保持着聯繫。

 

保持聯繫 起兵之事


  在陳勝、吳廣起義的威懾下,許多地方官吏也感到秦的暴政不能長久,於是也想反叛朝廷,歸附義軍,保全自己。蕭何所在的小沛與蘄州相近,小沛縣令眼看烽火遍地,深怕丟了腦袋。於是找來蕭何、曹參等人,祕商起兵之事。蕭何建議道:“你是秦朝官吏,小沛百姓恐難聽你的話,欲圖大事,非把逃亡的豪傑請回來不可。如此一來,小沛自可安如泰山了。”縣令聽罷,覺得有理。蕭何就保擧劉邦,請縣令赦罪錄用。縣令最初覺得有些爲難,其後轉念一想,天下大亂,劉邦雖然有罪在身,隻要他肯誠心助我,倒是合適人選。於是,縣令便派劉邦的妻妹呂耍之夫樊噲去芒碭山找回劉邦,共同起義。劉邦欣然應允,立即率眾奔小沛而來。不料,縣令見劉邦人多勢眾,擔心自己操縱不了這隻隊伍,又反悔了,將劉邦拒之城外,並將蕭何等人抓了起來,押人監内。劉邦兵臨城下,見城門緊閉,便知城中有變。於是,下令將城池團團圍住,准備攻城。正在這時,蕭何、曹參越城逃到劉邦處,劉邦大喜。三人商議一番後,劉邦在帛上寫了一封告小沛父老書,用箭射人城内。書中說:“天下百姓共同忍受秦苛政之苦已經很久了,如今父老兄弟們卻在爲縣令守城。天下諸侯並起,馬上就要攻破小沛城池了。如果沛城的百姓現在起來誅殺縣令,響應諸侯,則家室能得以保全。否則,父子都將白白地慘遭殺戮。”小沛百姓看了劉邦的信,就聚集起來攻入縣衙,殺了縣令,打開城門迎接劉邦。

 

劉邦攻破 小沛縣城


  召集沛城父老共商大計。大家都推擧劉邦爲縣令,背秦自立。劉邦卻推辭道:“現今天下紛擾,諸侯並起,沛令一席自應選擇全縣最有聲望之人。我並非自愛,實因德薄能鮮,誤己事小,倘若誤了全城父老,那就百死莫贖,還是快快另選賢能,以圖大事吧。”眾人見劉邦出言謙遜,更加悦服。於是眾人堅請劉邦擔任沛令。劉邦仍是再三推讓不就,蕭何苦勸也無濟無事。眾人無奈,便選出9位全縣最有聲望的人,連同劉邦共計10人,把10個人的姓名寫在紙上,謹告天地,拈出何人,何人即爲小沛縣令,不得推辭。蕭何見狀,忽生一計,忙對大家說:“諸位這個辦法很好,取決於天最公道。這點微勞,須讓不才來盡。”眾人聽了十分讚同,都說:“蕭功曹在縣辦事多年,做事精細,這件事情理當請蕭先生處理”一切准備就諸後,蕭何又轉身對眾人說:“劉邦最爲鄉親信仰,拈鬮之事,我看就請他來擔任,以昭鄭重。”眾人齊聲叫好。劉邦隻得對天行禮之後,拈出一鬮,當眾展開一看,上面恰好寫着自己的名字,看一眼蕭何,又要推辭。蕭何見狀,忙走上前去,一把將盤中剩餘的紙鬮抓起,放人口中嚼碎,然後高聲說道;“天意所歸,還有何說。”眾人聽了,歡聲雷動。劉邦無奈,隻好應諾。於是,他們便在縣衙大堂擧行了儀式,誓師起事,並按楚國舊制,稱劉邦爲“沛公”。事後,劉邦才知道原來蕭何所寫的10個紙鬮全是劉邦的名字,深知蕭何真心擁戴自己,内心十分感激。從此,蕭何緊隨劉邦南征北戰立下了蓋世的功勳。

 

深謀遠慮 收存典籍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九月,項梁叔侄殺了會稽郡守殷通,擧起義旗。不久,便召集了20餘萬兵馬,擁立王第12皇孫13歲的熊心爲王,並與劉邦所部會於薛城。眾將約定:項羽北向救趙,解巨鹿之圍後,從北路向西攻秦,劉邦從南路西進向關中進發。兩路人馬在擊敗秦軍後,誰先入秦都鹹陽,誰當關中王。

  劉邦率軍勇往直前,憑靠張良等人的謀劃,避實就虛,剿撫並用,一路奪關斬將,直抵關中。蕭何身爲丞督,坐鎮地方,督辦軍隊的後勤供應。公元前206年十月,劉邦率大軍兵臨鹹陽城。秦王子嬰設計殺了奸相趙高,獻出玉璽,向劉邦投降。於是,起義大軍浩浩盪盪開進鹹陽城。將士們見秦都宮殿巍峨,街市繁華,頓時忘乎所以,紛紛乘亂搶掠金銀財物,連沛公也忍不住,趁着空閑,跑到秦宮去東張西望。他看見華麗的宮室,古怪的擺設,成堆的金銀珠寶,獵狗駿馬,珍奇玩物,還有一群群的美女,不覺眼花繚亂,飄飄然起來,甚至貪戀秦宮的富貴而不忍離開。他神魂顛倒地擁着美女走進胡亥的寢宮,往龍床上一躺,便進入了溫柔鄉。突然,大將樊噲破門而入,大聲說道:“沛公想取天下,還是想當富家翁?這些奢華之物,正是秦亡的禍根。切勿迷戀於此!”與此同時,張良等人也來陳述利害,劉邦這才幡然自悟當下命兵士查封皇宮府庫,然後率眾將士返回灞上。惟獨蕭何,進入鹹陽後,一不貪戀金銀財物,二不迷戀美女,卻急如星火地趕往秦丞相御史府,並派士兵迅速包圍丞相御史府不准任何人出入。然後讓忠實可靠的人將秦朝有關國家戶籍、地形、法令等圖書檔案一一進行清查,分門别類,登記造冊,統統收藏起來,留待日後查用。因爲,依據秦朝的典制,丞相輔佐天子,處理國家大事;御史大夫對外監督各郡御史,對内接受公卿奏事。除了軍權外,丞相和御史大夫幾乎總攬一切朝政。蕭何做官多年,當然知道這些。對此,全軍上下無不佩服,劉邦在慚愧之餘,說:“蕭何確是異才,不枉我提拔他一場。”蕭何收藏的這些秦朝的律令圖書檔案,使劉邦對天下的關塞險要、戶口多寡、強弱形勢、風俗民情等等了如指掌,爲制定正確的方針政策和律令制度找到了可靠的根據,對日後西漢政權的建立和鞏固,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功不可沒。這也足見蕭何的深謀遠慮。

 

慧眼識才 力薦韓信


  沛公劉邦率先攻入鹹陽後不久,項羽也率軍人關,並在同年二月自封爲西楚霸王,占有梁楚東部9郡之地,建都彭城(今江蘇徐州)。並背棄原來的約定,改立劉邦爲漢王,轄治荒遠偏僻的巴、蜀、漢中之地,建都南鄭。爲了阻止劉邦東進,項羽又把關中地區一分爲三,分封給了3個秦朝降將——雍王章邯、翟王董翳、塞王司馬欣。劉邦看出了項羽的險惡用心,憋了一肚子氣,有心與項羽決一死戰,怎奈勢單力薄,實難取勝。隻好采納蕭何、張良等人的建議,隱忍入蜀,休兵養士,廣招人才,待機再與項羽爭個高低。

  四月,各路諸侯各自領兵回到自己的封地。劉邦按張良的計謀,偃旗息鼓,人不解甲,馬不停蹄,急匆匆地向巴蜀進發。一路上,許多來自其他諸侯王軍中的兵士自願投到劉邦的旗下,韓信就是在這個時候從楚營中逃出,投奔劉邦的。

 

韓信項羽 有勇有謀


  韓信原是項羽的部下,他有勇有謀,是天下無雙的軍事家。但在項羽手下卻得不到重用,於是就投到劉邦麾下。起初,劉邦讓他當了一個管理糧草的小官,韓信大失所望。一次偶然的機會,蕭何結識了韓信。在接觸過程中,蕭丞相發現韓信有膽有識,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於是多次向劉邦推薦,但並沒有引起劉邦的重視。
  
  轉眼間兩個多月過去了。漢軍將士不願在蜀中久駐,整天思念家鄉,念叨東歸,開小差的人也越來越多。一天,韓信見久在漢營仍不受重用,一氣之下離開了漢營。蕭何得知後,馬上放下尚沒處理完的緊急公務,親自策馬追趕韓信,連個招呼也來不及向劉邦打。劉邦正爲軍中開小差的人日益增多而焦急,忽然有軍吏來報告說:“蕭丞相也跑了。”劉邦一聽大驚失色,說:“這還了得!我正要與他商議軍中大事,怎麼他也逃走了!”當下派人去找蕭何。一連兩天也不見蕭何的影子,急得劉邦坐立不安。再說蕭何爲追韓信,不辭辛苦,一路問,一路追,直到天黑了,還沒追着韓信。正想下馬休息一下,忽然遠遠望見有個人牽着馬在河邊徘徊。蕭何頓時抖擻精神,快馬加鞭,大聲喊着:“韓將軍!韓將軍!”他策馬趕到河邊,氣喘籲籲地下了馬,氣呼呼地說:“韓將軍,咱們總算一見如故,夠得上是朋友。你怎麼不說一聲,就這麼走了?”韓信仍不吭聲。蕭何又說了一大堆勸他回去的話。這時候,滕公夏侯嬰也策馬趕到;兩個人苦苦地相求非要韓信回去不可。他們說:“要是大王再不聽我們的勸告,那我們三個人一起走,好不好?”韓信隻好跟着他們回去。到了第三天,三人才回到南鄭。

 

劉邦驚怒 爲何逃跑 

 
   
  蕭何去見劉邦,劉邦見到蕭何又驚又怒,說道:“你爲什麼也想逃跑?”蕭何說:“我不敢逃跑,我是去追逃跑的人去了。”劉邦問他:“你追的是誰?”蕭何答道:“韓信。”劉邦聽後,很不以爲然地說:“逃走的將軍有十多個了,也沒聽說你去追過誰,怎麼偏要去追韓信?這明明是在騙我!”蕭何說:“那些將軍都容易得到,可韓信卻是當今數一數二的傑出人才,跑了就再也沒有第二個了。大王如果隻想當個漢中王,沒有韓信也就算了;如果要准備打天下,那就非用韓信不可。您到底准備怎麼樣?”劉邦說:“我當然想打出去,怎麼能老困悶在這里呢?”蕭何說:“大王若決定出漢中,能重用韓信,他自然會留下;如果不重用他,他終究會離開的。”“那麼,”劉邦下決心說:“就依着丞相,讓他做個將軍,怎麼樣?”蕭何說:“叫他做將軍,他還得走。”“那拜他爲大將軍怎麼樣?”蕭何說:“很好。”劉邦當時就讓蕭何去召韓信來,馬上就拜他爲大將軍。蕭何直率地說:“大王平時太不注重禮儀了。拜大將軍是件大事,不是小孩子鬧着玩兒似的叫他來就來。大王真要拜韓信爲大將軍,先得命人造起一座拜將台,選個好日子,大王還得沐浴更衣,親自戒齋,然後隆重地擧行拜將儀式。這樣,才能讓全體將士都能聽從大將軍的指揮,就像聽從大王的指揮一樣。”劉邦說:“好吧,我都聽你的,請你去辦吧。”這就是“蕭何月下追韓信”這一歷史故事的由來。幾天以後,蕭何命人已築好了拜將壇。漢王劉邦擇了吉日,帶領文武百官,來至壇前,緩步拾級而上。隻見壇前懸着大旗,迎風招展,四面列着戈矛,肅靜無嘩。一輪紅日光照將壇,真是旌旗耀武,甲杖生威。丞相蕭何已將符印斧鉞,呈與漢王劉邦。壇下一班金盔鐵甲的將官,都翹首伫望,不知這顆鬥大的金印,究竟屬於何人。隻見蕭何代宣王命,高聲喊道:“謹請大將軍登壇行禮!”當下陡然閃出一人,從容步上將壇。大家定睛一看,原來是韓信,頓時一片嘩然。這也難怪,一個軍中不出名的小吏,如今一下子拜爲大將軍,怎不令眾人議論紛紛。眾人見漢王劉邦;丞相蕭何卻是那麼畢恭畢敬,越發感到莫名其妙。後來,韓信果然沒有令劉邦失望,沒有辜負蕭何的良苦用心。在楚漢戰爭中,韓信率漢軍渡陳倉,戰滎陽,破魏平趙,收燕伐齊,連戰連勝,在垓下設十面埋伏,一擧將項羽全軍殲滅,爲劉邦平定了天下。很顯然,在楚漢戰爭中,韓信軍事才能的充分發揮和運用,乃至漢王劉邦能夠最終奪取天下,從一定程度上說,同蕭何的慧眼識才,傾力薦賢是密不可分的。

 

坐鎮關中 保障軍餉


  漢元年(公元前206年)八月,劉邦率軍悄悄離開南鄭,采納了張良、韓信所獻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計,揮師東進,留下蕭何負責征收巴蜀之税,供給軍糧。漢軍將士人蜀後,思念家鄉,東歸之心甚切,一旦東歸,個個如猛虎下山,奮勇爭先,直殺得雍王章邯的兵馬丟盔卸甲,落荒而逃。漢軍一路勢如破竹,不到一個月便占據了三秦之地。劉邦令蕭何坐鎮關中,安撫百姓,同時負責兵員和糧餉的籌措與補給,自己則率大隊人馬浩浩盪盪地向彭城進發。

  由於幾經戰事,這時的關中已是滿目瘡痍,殘破不堪,秦都鹹陽被項羽放火燒了3個月,已成一片瓦礫。蕭何留守關中後,馬上安撫百姓,恢複生產,全力收拾關中的殘破局面。他一方面重新建立已經散亂的統治秩序,另一方面對百姓施以恩惠,以定民心。他不僅頒布實施新法,重新建立漢的統治秩序和統治機構,修建宮廷、縣城等等。另外又開放了原來秦朝的皇家苑囿園地,讓百姓耕種,賜給百姓爵位,減免租税等等。他還讓百姓自行推擧年齡在50歲以上、有德行、能做表率的人,任命他們爲“三老”,每鄉一人;再選各鄉里的三老爲縣三老,輔佐縣令,教化民眾,同時免去他們的徭役,並在每年的年末賜給他們酒肉。這樣,由於蕭何辦事精明,施政有方,頒布利民法令,農業生產迅速得到恢複,建立了穩固的後方,保障了前線的需要。   

  漢二年,劉邦乘項羽大軍東征之機,乘虛而入,攻占了項羽的老巢彭城(今江蘇徐州)。漢軍進駐彭城後,被勝利沖昏了頭腦,麻痹大意,放松的警惕,不久便被項羽率3萬精兵繞道殺回,將劉邦團團圍困於彭城靈壁(今安徽濉溪市南)。幸虧陳平獻“金蟬脱殼”之計,才得以帶着數十騎殘兵敗將逃回滎陽。這時,關中的壯丁多數已被征發,蕭何便調撥老弱及不到服役年齡的少年到滎陽增援,韓信也收兵與劉邦會師,劉邦這才得以重振旗鼓,與項羽大軍相持於滎陽、成皋一帶。當時,蕭何坐鎮關中,征發兵卒,運送糧草,供應漢軍;侍奉太子,制定法令規章,建立宗廟秩序。有關事項每次報呈劉邦,劉邦總是同意,允許照辦。即使來不及報告,蕭何也可以根據具體情況先行執行,等漢王回來再作報告。劉邦幾次戰役,棄軍逃跑,當時蕭何若稍有二心,便可置劉邦於死地。可蕭何每次都征發關中兵,補足漢軍缺額,劉邦也因此得以重新振作,多次轉危爲安。公元前203年,項羽也由於連年戰爭,陷入了兵盡糧絕的困境。而劉邦的部隊,卻由於蕭何坐鎮關中,不斷地向前方輸送糧食和兵力,形成了兵強糧多的好形勢。後來,劉邦越戰越強,終於逼得項羽兵敗垓下,自刎烏江

 

開國首功 位列三傑


  消滅項羽、平定楚地後,諸侯聯名上《勸進表》給劉邦,推擧他爲皇帝。公元前202年二月初三,眾諸侯及太尉長安侯盧綰等300多人,恭聽了劉邦即帝位的詔書。劉邦稱帝後,在洛陽南宮大宴群臣。席間,觥籌交錯,君臣共飲。劉邦顯得特别高興,曰:“你們都說實話,我爲什麼能夠奪取天下?項羽又爲什麼會失去天下?”群臣眾說不一。劉邦後曰:“你們隻知其一,不知其二。運籌於帷幄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我不比子房(張良);鎮國家、撫百姓、供軍需、給糧餉,我不比蕭何;指揮百萬大軍,戰必勝,攻必克,我不比韓信。這三個人都是人中豪傑,他們爲我所用,所以能取得天下。項羽隻有一個範增還不去重用,因此敗在我大漢朝的手中。”不難看出,劉邦認爲張良、蕭何、韓信是他最得力的功臣,這三人亦被稱爲“漢初三傑。”其後,劉邦論功行賞。定蕭何爲首功,封他爲酂侯,食邑最多。許多功臣心里憤憤不平,私下里議論不休。他們說自己跟隨劉邦輾轉南北,身經百戰,而蕭何隻不過坐在家里發發議論,做做文字工作而已,毫無戰功,爲什麼他的食邑反而比我們多呢?劉邦聞知此事後,對他們曰:“你們知道獵人嗎?打獵的時候,追殺野獸的是獵狗,而指示行蹤,放狗追獸的是人。如今諸位隻是能獵穫野獸,相當於獵狗的功勞。至於蕭何,他能放出獵狗,指示追逐目標,那相當於獵人的功勞。況且你們隻是一個人追隨我,多的也不過帶兩三個家里人,而蕭何卻是全族好幾十人跟隨我,這些功勞怎麼能抹殺呢?”眾人聽罷,都無言以答。諸侯分封完畢,接着是排位次。群臣曰:“平陽侯曹參跟隨陛下南征北戰,身受70餘處戰傷,攻城略地,功勞最多,應排第一。”劉邦已經壓過大家一次,重封了蕭何,對排位次的事就不好再說什麼,不過他心里仍然認爲蕭何應該排在第一位。這時,關内侯鄂君曰道:“在楚漢戰爭中,陛下有好幾次都是全軍潰敗,隻身逃脱,全靠蕭何從關中派出軍隊來補充。有時,就是沒有陛下的命令,蕭何一次也派遣幾萬人,正好補充了陛下的急需。不僅是士兵,就是軍糧也全靠蕭何轉漕關中,才保證了供應。這些都是創立漢家天下流傳後世的大功勞,怎麼能把像曹參等人隻是一時的戰功列在萬世之功的前面呢!依臣之見,蕭何應排第一,曹參第二。”鄂君的這番議論,正中劉邦下懷,於是顺水推舟,把蕭何排爲第一,准許他穿鞋帶劍上殿,並封了蕭何的父子兄弟10多人。這樣,蕭何位列眾卿之首,被稱爲“開國第一侯”。

 

劉邦論功 行賞分封


  行賞分封諸侯後,定都的問題又迫在眉睫。起初,打算定都洛陽,後來戍卒婁敬面見劉邦,建議依借關中的險要形勢,定都鹹陽(今陝西長安縣西北)。劉邦征求張良的意見後,當即決定定都鹹陽。並封婁敬爲奉春君,賜姓劉。於是,劉邦暫居櫟陽,命丞相蕭何營建鹹陽。公元前199年,皇宮竣工,蕭何奏請禦駕往視。劉邦於是從櫟陽到鹹陽,蕭何接駕,導入游觀。最大的一座,叫做未央宮,周圍的有二三十里。東西兩方,闕門最廣。殿宇規模,亦皆高敞,尤以前殿最爲豪華壯麗。武庫、太倉,分建殿旁,氣象巍峨。劉邦巡視一番後,嫌宮室過於壯麗豪華,責備蕭何道:“朕之起義,原爲救民。現今天下初定,民窮財盡,怎將這座宮殿造得如此奢華?”蕭何見漢帝責怪,不慌不忙地說:“正因爲天下剛剛安定,才好借機會多征發些人和物來營建宮室,況且天子以四海爲家,宮室壯麗才能顯出威嚴,也免得子孫後代再來重建。”劉邦見蕭何回答的如此得體,便轉怒爲喜道:“如此說來,朕未免錯怪你了。”蕭何聽漢帝在安慰自己,接着說:“微臣此事雖蒙陛下寬宥,但來日方長,難免有誤,尚望陛下有以教之。”漢帝微笑着說:“你做事頗有遠見,朕記得當年攻破此地時,諸將乘亂人宮,未免有所擕取,惟汝隻取書籍表冊而去,目下辦事有條不紊,方便多了。”蕭何亦笑道:“臣無所長,一生爲吏,對於前朝典籍,視爲至寶,平日得以借鑒。今爲陛下一語道破。陛下天資聰慧,事事留意,真非臣下可及萬一也。”漢帝聽了大喜,便指着未央宮的四周,對蕭何道:“此處可以添築城垣,作爲京邑,就叫長安吧。”從此,鹹陽便更名爲長安了。至此,西漢建都長安,曆時200餘年,蕭何成爲該城的最早規劃和設計者。

 

成也蕭何 敗也蕭何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比喻事情的成敗都出於同一個人。這原是一條民間俚語,見於宋洪邁容齋續筆•蕭何绐韓信》:“韓信爲人告反,呂後欲召,恐其不就,乃與蕭相國謀,詐令人稱陳?已破,绐信曰:‘雖病強入賀。’信入,即被誅。信之爲大將軍,實蕭何所薦,今其死也,又出其謀,故俚語有‘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之語。”   

  韓信年輕時帶劍投奔項梁,默默無聞;後隸屬項羽,也隻做個郎中,他多次獻策以求重用,項羽都未采納。劉邦入蜀時,韓信棄楚而投漢,依然默默無聞。隻任迎賓小吏,卻因犯法被處斬刑,刀口下出狂言,驚動滕公夏侯嬰,薦爲治粟都尉;是蕭何發現了韓信這奇才,但仍未穫重用。軍至南鄭,韓信自覺出頭無日,便隨眾將逃亡。蕭何未及請示,便月下追韓信。有人向劉邦報告丞相也逃亡了,劉邦驚怒。過了兩天,蕭何回來,劉邦且喜且怒,怒曰:“你爲何也逃跑?”蕭何曰:“我不敢逃跑,是去追逃跑的人。”劉邦得知他去追韓信,曰:“將領們跑了數十人,你不去追,卻偏偏隻追韓信一個,難道不是假的嘛..!”蕭何曰:“諸將易得耳。至如信者,國士無雙。大王若隻想稱王漢中,就用不着韓信;若要爭奪天下,除了韓信,沒有第二個人可同您共謀大事的了!”於是勸劉邦選擇吉日良辰,齋戒設壇,隆重拜韓信爲大將。一夜之間,韓信從一無名小卒繼位上將軍.一統三軍,這就是成也蕭何。

 

運籌帷幄,逐鹿中原


  後來,韓信運籌帷幄,逐鹿中原,爲劉漢王朝打下半壁江山,封王列侯。有人告他謀反。劉邦削了他的兵權。漢十年,劉邦親征陳聯絡。韓信稱病未出,卻暗中派人與陳聯絡,家臣告密,坐鎮京城的呂後想召見韓信,又怕他擁兵不肯就範,就同蕭何商議計策。解鈴還須系鈴人,畢竟蕭何老謀深算,他派人傳旨韓信,聲稱陳聯絡已經被捉拿斬殺了,列侯、群臣都要進宮朝賀。蕭何欺騙韓信道:“你盡管有病在身,也得勉強進宮朝賀,以免皇上生疑。”  
 
  可憐韓信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一踏進宮門,即被呂後預伏的刀斧手劫持捆綁,架至長樂宮懸鍾室,身首異處了。這是第二次臨刑了,他喟歎道:“我後悔沒有采納蒯通的計謀,竟被婦人小子所欺騙,這難道不是天意嗎?”於是誅殺了韓信一家三族。這就是敗也蕭何。  
 
  公元前202年二月,劉邦做了皇帝以後,爲了鞏固新興的西漢政權,便開始了逐一地翦滅異姓王的鬥爭。他見韓信功高望重,且握有兵權,便首先從他身上下手。其實,早在韓信爲大將軍後,劉邦便對韓信有所疑忌。他一方面巧妙地利用韓信攻城略地,爲漢王朝的開創立下了赫赫戰功;另一方面,待自己羽翼豐滿、實力雄厚之後,便開始一步步地排擠、貶低韓信。在楚漢戰爭中,當韓信在北線破魏平趙,收燕伐齊後,便虛撫韓信,封他爲齊王;待漢軍兵圍楚軍於垓下、最後消滅項羽後,劉邦鏇即改封韓信爲楚王,使其遠離根基深厚的齊地;其後又借巡游雲夢澤之機,設計擒住韓信,並以謀殺罪將其押回京都,軟禁起來,同時削去了韓信的兵權,最後將其降爲隻有虛名的淮陰侯’。

 

擧兵謀反,自立爲王


  公元前197年,陽夏侯陳稀擧兵謀反,自立爲王。劉邦親率大軍前去征討。當時韓信推說自己有病,沒有隨同前往。誰知,韓信手下的人上書告發,說陳稀造反是韓信的主意,韓信與陳稀祕密約定,里應外合,由韓信做内應,准備在一天夜里,假傳聖旨,釋放囚在牢里的所有奴隸和犯人,幹掉呂後和皇太子劉盈,然後共取天下。呂後一聽事關重大,便急忙祕密召見丞相蕭何,商量對策。二人商定對策後,由蕭何去執行。   

  蕭何回到家中,心中百感交集,依計派出一名心腹,打扮成軍人模樣,偷偷繞到北邊轉了一圈,回來故意稱是皇上派來報信的,說陳稀已全軍覆沒,皇上就要凱鏇回朝。眾臣聽到捷報,都來宮中賀喜,隻有韓信稱病不出。第二天,蕭何就派人請韓信到相府赴宴,誰知韓信自稱有病,婉言謝絕了。於是,蕭何便親自來到韓信府上,以探病爲由,直接進入韓信的内室。韓信見蕭何已經來了,再也無法推托,隻得與蕭何寒暄一番。蕭何說:“我和你向來是好朋友,請你去赴宴,是有話對你說。”韓信忙問有什麼話。蕭何說:“這幾天皇上從趙地發來捷報,說征討大軍大穫全勝,陳稀已經逃至匈奴。你稱有病不上朝,已經引起人們的懷疑了。所以我來;勸你同我一起進宮,向呂後道賀,消除人們的懷疑。”蕭何說的很有道理,不由韓信不信。何況蕭何是他原保之人,更是深信不疑,便跟着蕭何來到長樂殿向呂後道賀。豈不知宮里早已埋伏着刀斧手,呂後一見韓信中計。喝令刀斧手將韓信綁翻在地。韓信見事不妙,急忙呼叫:“蕭丞相快來救我!”哪知蕭何早已避開,哪里還呼喊得應?呂後坐在長樂殿上,盡數了韓信如何與陳稀暗約謀反,如何欲害她和太子等罪,也不容韓信申辯,便令刀斧手把他拖到殿旁鍾室中殺死。隨後,呂後又下令將韓信的父、母、妻三族一股腦捕殺淨盡。

  蕭何輔助呂後,誅殺韓信,很符合漢帝“固根基”的方略,是爲劉邦除去了一塊心病。劉邦對蕭何更加恩寵,加封五千戶。這就是後來人們常說的“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一語的由來。

 

自污名節 以釋君疑


  蕭何計誅韓信後,劉邦對他更加恩寵,除對蕭何加封外,還派了一名都尉率500名兵士作相國的護衛,真是封邑進爵,聖眷日隆。眾賓客紛紛道賀,喜氣盈庭。蕭何也非常高興。這天,蕭何在府中擺酒席慶賀,喜氣洋洋。突然有一個名叫召平的門客,卻身着素衣白履,昂然進來弔喪。蕭何見狀大怒道:“你喝醉了嗎?”
  
  這位名叫召平的人,原是秦朝的東陵侯。秦亡後隱居郭外家中種瓜,味極甘美,時人故號東陵瓜。蕭何入關,聞知賢名,招至幕下,每有行事,便找他計議,穫益匪淺。今天,他見蕭何仍未領會他的意思,便說:“公勿喜樂,從此後患無窮矣!”蕭何不解,問道:“我進位丞相,寵眷逾分,且我遇事小心謹慎,未敢稍有疏虞,君何出此言?”召平說道:“主上南征北伐,親冒矢石。而公安居都中,不與戰陣,反得加封食邑,我揣度主上之意,恐在疑公。公不見淮陰侯韓信的下場嗎?”蕭何一聽,恍然大悟,猛然驚出一身冷汗。第二天早晨,蕭何便急匆匆入朝面聖,力辭封邑,並拿出許多家財,撥入國庫,移作軍需。漢帝劉邦.十分高興,獎勵有加。

 

同年秋天 英布謀反


  劉邦親自率兵征討。他身在前方,每次蕭何派人輸送軍糧到前方時,劉邦都要問:“蕭相國在長安做什麼?”使者回答,蕭相國愛民如子,除辦軍需以外,無非是做些安撫、體恤百姓的事。劉邦聽後,總是默不作聲。來使回報蕭何,蕭何亦未識漢帝何意。一日,蕭何偶爾問及門客,一門客說:“公不久要滿門抄斬了。”蕭何大駭,忙問其故。那門客接着說:“公位到百官之首,還有什麼職位可以再封給你呢?況且您一入關就深得百姓的愛戴,到現在已經十多年了,百姓都擁護您,您還再想盡方法爲民辦事,以此安撫百姓。現在皇上所以幾次問您的起居動向,就是害怕您借助關中的民望有什麼不軌行動啊!試想,一旦您乘虛號召,閉關自守,豈非將皇上置於進不能戰,退無可歸的境地?如今您何不賤價強買民間田宅,故意讓百姓罵您、怨恨您,制造些壞名聲,這樣皇上一看您也不得民心了,才會對您放心。”蕭何長歎一聲,說:“我怎麼能去剝削百姓,做貪官污吏呢!”門客說:“您真是對别人明白,對自己糊塗啊!”

 

漢帝不怕 他們野心


  蕭何何嚐不明白,對於一般的小官吏,漢帝並不怕他們有野心。所以一有貪贓枉法行爲,必遭嚴懲。對於自己這樣的大臣,漢帝主要是防止他們有野心,對於貪贓枉法那些小事,反不足輕重了。爲了釋去主上的疑忌,保全自己,蕭何不得已違心地做些侵奪民間財物的壞事來自污名節。不久,蕭何的所作所爲就被人密報給了劉邦。果然,劉邦聽後,像沒有發生什麼事一樣,並不查問。當劉邦從前線凱鏇歸來時,百姓攔路上書,控告蕭相國強奪、賤買民間田宅,價值數千萬。劉邦回到長安後,蕭何去見他時,劉邦笑着把百姓的上書交給蕭何,意味深長地說:“你身爲相國,竟然也和百姓爭利!你就是這樣“利民”啊?你自己向百姓謝罪去吧!”劉邦表面上讓蕭何向百姓認錯,補償田價,可内心里卻暗自高興,對蕭何的懷疑也逐漸消失。

 

侵害百姓 中很不安


  鎮國家、撫百姓的蕭何,違心地幹了侵害百姓利益的事情,心中很不安,總想找機會補償百姓。不久,蕭何看到長安一帶耕地狹小,百姓缺衣少食,可是天子的上林苑中卻有許多閑着的荒地用來放養禽獸。蕭何覺得太浪費了,便上奏請皇上把這些荒地分給百姓去耕種,收了莊稼留下禾杆照樣可以供養禽獸。漢帝劉邦當時正在病中,見此奏章,又恨蕭何取悦於民,一怒之下,下令將蕭何逮捕入獄。滿朝文武以爲蕭何必犯了大逆不道之罪,怕連累自己,都不敢替他申辯。幸虧有一個名叫王衛尉的人,平日素敬蕭何的爲人,在侍衛劉邦時顺便向劉邦探問:“蕭相國犯了什麼大罪?”劉邦餘怒未消,道:“休要提他?提起他朕就生氣。當年李斯爲秦相時,做了好事都歸君主,出了差錯就攬在自己身上。現在蕭何受了商人的許多賄賂,竟要求我開放上林苑給百姓耕種,這分明是想取悦於民,自己得個好名聲嗎?不知道把我看成是什麼樣的君主了!”王衛尉聞言奏道:“陛下未免錯疑丞相了。臣聞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相國爲民興利,化無益爲有益,正是丞相調和鼎鼐應做的職務。民間百姓感激,斷不會感激丞相一人,因爲有這樣的良相,必是賢明之君主選用的。還有一層,丞相如有野心,當年陛下在外征戰數年,他那時候不費吹灰之力便可坐據關中,何至反以區區禦苑,示好百姓,而去收買人心呢?”王衛尉見漢帝認真在聽,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前秦滅亡,正因君臣猜忌,才給了陛下機會。陛下若疑忌蕭丞相,不但淺視了蕭何,也看輕了陛下自己呀。”劉邦聽了,心里雖然不大高興,但想想王衛尉的話畢竟有些道理,於是揮揮手,當天就命人放了蕭何。

 

開恩釋放 謹慎恭敬


  蕭何當時已是60多歲的老人了,見劉邦開恩釋放了他,更是誠惶誠恐,謹慎恭敬。雖然因爲全身帶上刑具,害得他手足麻木,連路都快走不動了,而且蓬頭赤足,污穢不堪,但又不敢回府沐浴再朝拜天子,隻得這樣上殿謝恩。劉邦見蕭何如此狼狽,也覺得有些過意不去,便安撫蕭何道:“相國不必多禮!這次的事,原是相國爲民請願,我不允許。我不過是夏桀、商紂那樣的無道天子罷了,而你卻是個賢德的丞相。我之所以關押相國,就是要讓百姓知道你的賢能和我的過失啊!”劉邦的這段話雖然言不由衷,但對蕭何的廉政爲民,終於還是默認了。從此以後,蕭何對劉邦更是誠惶誠恐,恭謹有加了。劉邦也照例以禮相待,但蕭何從此對國事就隻能保持沉默了。

 

鞠躬盡瘁 死而後已


  漢十二年(公元前195年)四月二十五日,漢高祖劉邦病逝於長樂宮,享年62歲。同年,太子劉盈即位,是爲惠帝。蕭何繼任丞相。不過這時,蕭何年事已高。這期間,蕭何在“約法三章”的基礎上,參照秦法,摘取其中合乎當時社會情況的内容,制定了律法共九章。這是漢朝制作律令的開端。蕭何制定的漢律九章,刪除了秦法的苛繁、嚴酷,使法令更爲明簡。公元前193年,年邁的相國蕭何,由於常年爲漢室操勞,終於臥病不起。病危之際,漢惠帝親自前往探望,並趁機詢問:“丞相百年之後,誰可代之?”接着惠帝又問:“曹參如何?”蕭何聽了,竟掙紮起病體,向惠帝叩頭,道:“陛下能得到曹參爲相,我蕭何即使死了,也沒有什麼遺恨了!”
  
  蕭何死後,曹參繼任丞相,一切公務悉照舊章,照例而行,清靜治民,樂在其中。長此以往,一些朝臣便在惠帝面前參奏他因循苟且,惠帝也疑心他倚老賣老,便召見曹參問其緣故。曹參反問惠帝道:“陛下自思聖叨英武,能及先帝嗎?”惠帝被問得漲紅了臉,答道:“朕年未成冠,且無閱曆,如何及得先帝!”曹參又問:“陛下視臣及得蕭丞相嗎?”“朕看來似乎也不能及。”惠帝答道。“陛下說的正是!伏思先帝以布衣起家,南征北討,方有天下。若非大智慧,大勇毅,焉能至此。蕭丞相明訂法令,中具規模,行之已久,萬民稱頌。今陛下用臣爲相,隻要能夠奉公守法,遵照舊章,能繼舊業,已屬幸事。若自作聰明;推翻成法,必致上下紊亂,恐欲再求今日之太平,已無可得矣!”惠帝恍然大悟。這就是成語“蕭規曹隨”的來曆。就這樣,曹參位相3年,極力主張清靜無爲不擾民,遵照.蕭何制定好的法規治理國家,使西漢政治穩定、經濟發展,人民生活日漸提高。

  詩鍾(分詠):蕭何-韓信

  蕭相國功人不二(讀《史記•蕭相國世家》)
  
  淮陰侯國士無雙(讀《史記•淮陰侯列傳》)
  
  注一:《史記•蕭相國世家》:既殺項羽,定天下,論功行封。群臣爭功,歲馀功不決。高祖以蕭何功最盛,封爲酂侯,所食邑多。功臣皆曰:“臣等身被堅執銳,多者百馀戰,少者數十合,攻城略地,大小各有差。今蕭何未嚐有汗馬之勞,徒持文墨議論,不戰,顧反居臣等上,何也?”高帝曰:“諸君知獵乎?”曰:“知之。”“知獵狗乎?”曰:“知之。”高帝曰:“夫獵,追殺獸兔者狗也,而發蹤指示獸處者人也。今諸君徒能得走獸耳,功狗也。至如蕭何,發蹤指示,功人也。”
  
  注二:《史記•淮陰侯列傳》:何(蕭何)曰:“諸將易得耳。至如信者,國士無雙。”

《史記》原文


  蕭相國何者,沛豐人也。以文無害爲沛主吏掾。高祖爲布衣時,何數以吏事護高祖。高祖爲亭長,常左右之。高祖以吏繇鹹陽,吏皆送奉錢三,何獨以五。秦御史監郡者與從事,常辨之。何乃給泗水卒史事,第一。秦御史欲入言征何,何固請,得毋行。及高祖起爲沛公,何常爲丞督事。沛公至鹹陽,諸將皆爭走金帛財物之府分之,何獨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圖書藏之。沛公爲漢王,以何爲丞相。項王與諸侯屠燒鹹陽而去。漢王所以具知天下□塞,戶口多少,強弱之處,民所疾苦者,以何具得秦圖書也。何進言韓信,漢王以信爲大將軍。語在淮陰侯事中。   

  漢王引兵東定三秦,何以丞相留收巴蜀,填撫諭告,使給軍食。漢二年,漢王與諸侯擊楚,何守關中,侍太子,治櫟陽。爲法令約束,立宗廟社稷宮室縣邑,輒奏上,可,許以從事;即不及奏上,輒以便宜施行,上來以聞。關中事計戶口轉漕給軍,漢王數失軍遁去,何常興關中卒,輒補缺。上以此專屬任何關中事。
  
  漢三年,漢王與項羽相距京索之閑,上數使使勞苦丞相。鮑生謂丞相曰:“王暴衣露蓋,數使使勞苦君者,有疑君心也。爲君計,莫若遣君子孫昆弟能勝兵者悉詣軍所,上必益信君。”於是何從其計,漢王大說。  
 
  漢五年,既殺項羽,定天下,論功行封。髃臣爭功,歲餘功不決。高祖以蕭何功最盛,封爲酇侯,所食邑多。功臣皆曰:“臣等身被堅執銳,多者百餘戰,少者數十合,攻城略地,大小各有差。今蕭何未嚐有汗馬之勞,徒持文墨議論,不戰,顧反居臣等上,何也?”高帝曰:“諸君知獵乎?”曰:“知之。”“知獵狗乎?”曰:“知之。”高帝曰:“夫獵,追殺獸兔者狗也,而發蹤指示獸處者人也。今諸君徒能得走獸耳,功狗也。至如蕭何,發蹤指示,功人也。且諸君獨以身隨我,多者兩三人。今蕭何擧宗數十人皆隨我,功不可忘也。”髃臣皆莫敢言。   

  列侯畢已受封,及奏位次,皆曰:“平陽侯曹參身被七十創,攻城略地,功最多,宜第一。”上已橈功臣,多封蕭何,至位次未有以複難之,然心欲何第一。關内侯鄂君進曰:“髃臣議皆誤。夫曹參雖有野戰略地之功,此特一時之事。夫上與楚相距五歲,常失軍亡觽,逃身遁者數矣。然蕭何常從關中遣軍補其處,非上所詔令召,而數萬觽會上之乏絕者數矣。夫漢與楚相守滎陽數年,軍無見糧,蕭何轉漕關中,給食不乏。陛下雖數亡山東,蕭何常全關中以待陛下,此萬世之功也。今雖亡曹參等百數,何缺於漢?漢得之不必待以全。柰何欲以一旦之功而加萬世之功哉!蕭何第一,曹參次之。”高祖曰:“善。”於是乃令蕭何第一,賜帶劍履上殿,入朝不趨。上曰:“吾聞進賢受上賞。蕭何功雖高,得鄂君乃益明。”於是因鄂君故所食關内侯邑封爲安平侯。是日,悉封何父子兄弟十餘人,皆有食邑。乃益封何二千戶,以帝嚐繇鹹陽時何送我獨贏錢二也。
  
  漢十一年,陳豨反,高祖自將,至邯鄲。未罷,淮陰侯謀反關中,呂後用蕭何計,誅淮陰侯,語在淮陰事中。上已聞淮陰侯誅,使使拜丞相何爲相國,益封五千戶,令卒五百人一都尉爲相國韂。諸君皆賀,召平獨弔。召平者,故秦東陵侯。秦破,爲布衣,貧,種瓜於長安城東,瓜美,故世俗謂之“東陵瓜”,從召平以爲名也。召平謂相國曰:“禍自此始矣。上暴露於外而君守於中,非被矢石之事而益君封置韂者,以今者淮陰侯新反於中,疑君心矣。夫置韂韂君,非以寵君也。願君讓封勿受,悉以家私財佐軍,則上心說。”相國從其計,高帝乃大喜。   

  漢十二年秋,黥布反,上自將擊之,數使使問相國何爲。相國爲上在軍,乃拊循勉力百姓,悉以所有佐軍,如陳豨時。客有說相國曰:“君滅族不久矣。夫君位爲相國,功第一,可複加哉?然君初入關中,得百姓心,十餘年矣,皆附君,常複孳孳得民和。上所爲數問君者,畏君傾動關中。今君胡不多買田地,賤貰貸以自污?上心乃安。”於是相國從其計,上乃大說。
  
  上罷布軍歸,民道遮行上書,言相國賤強買民田宅數千萬。上至,相國謁。上笑曰:“夫相國乃利民!”民所上書皆以與相國,曰:“君自謝民。”相國因爲民請曰:“長安地狹,上林中多空地,願令民得入田,毋收焒爲禽獸食。”上大怒曰:“相國多受賈人財物,乃爲請吾苑!”乃下相國廷尉,械系之。數日,王韂尉侍,前問曰:“相國何大罪,陛下系之暴也?”上曰:“吾聞李斯相秦皇帝,有善歸主,有惡自與。今相國多受賈豎金而爲民請吾苑,以自媚於民,故系治之。”王韂尉曰:“夫職事苟有便於民而請之,真宰相事,陛下柰何乃疑相國受賈人錢乎!且陛下距楚數歲,陳豨﹑黥布反,陛下自將而往,當是時,相國守關中,搖足則關以西非陛下有也。相國不以此時爲利,今乃利賈人之金乎?且秦以不聞其過亡天下,李斯之分過,又何足法哉。陛下何疑宰相之淺也。”高帝不懌。是日,使使持節赦出相國。相國年老,素恭謹,入,徒跣謝。高帝曰:“相國休矣!相國爲民請苑,吾不許,我不過爲桀紂主,而相國爲賢相。吾故系相國,欲令百姓聞吾過也。”
  
  何素不與曹參相能,及何病,孝惠自臨視相國病,因問曰:“君即百歲後,誰可代君者?”對曰:“知臣莫如主。”孝惠曰:“曹參何如?”何頓首曰:“帝得之矣!臣死不恨矣!”何置田宅必居窮處,爲家不治垣屋。曰:“後世賢,師吾儉;不賢,毋爲勢家所奪。”   

  孝惠二年,相國何卒,諡爲文終侯。  
 
  太史公曰:蕭相國何於秦時爲刀筆吏,錄錄未有奇節。及漢興,依日月之末光,何謹守管鑰,因民之疾奉秦法,顺流與之更始。淮陰﹑黥布等皆以誅滅,而何之勳爛焉。位冠髃臣,聲施後世,與閎夭﹑散宜生等爭烈矣。
  
  【索隱述讚】蕭何爲吏,文而無害。及佐興王,擧宗從沛。關中既守,轉輸是賴。漢軍屢疲,秦兵必會。約法可久,收圖可大。指獸發蹤,其功實最。政稱畫一,居乃非泰。繼絕寵勤,式旌礪帶。
 

同名人物


  蕭何,又有稱慕容秋一,本名叫慕曉磊,網絡知名寫手,有作品《誰動了我的女兒》《當女飛贼遇到花心男》《牛郎改造計劃》《山河盟-將軍公主》《愛情魔法精靈》《愛上戀生姐妹》出版作品多部。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兔子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