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9823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dz (2010/12/2 15:26:26)  最新编辑:dz (2010/12/2 15:34:51)
滕王閣序
拼音:téng wáng gé xù
同义词条:《滕王阁序》,《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
滕王閣圖片
滕王閣圖片


  《滕王閣序》,原名《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别序》,作者是“初唐四傑”之一的王勃。初唐詩人王勃於公元667年從京都來到南昌。當時,詩人的生活比較窮困,所迫無奈,常爲生計而奔波。這年重陽節,南昌都督閻伯輿在滕王閣大擺宴席,邀請遠近文人學士爲滕王閣題詩作序,王勃自然是其中賓客。在宴會中,王勃寫下了著名的《滕王閣序》。


原文:


  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荆而引甌越。物華天寶,龍光射牛鬥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采星馳,台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十旬休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儼驂騑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層台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回;桂殿蘭宮,列岡巒之體勢。披繡闥,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盱其駭矚。閭閻撲地,鍾鳴鼎食之家;舸艦迷津,青雀黄龍之軸。虹銷雨霽,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遙襟俯暢,逸興遄飛。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睢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樽;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四美具,二難並。窮睇眄於中天,極娛游於暇日。

  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時運不濟,命運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所賴君子安貧,達人知命。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嚐高潔,空懷報國之心;阮藉猖狂,豈效窮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懿之長風。舍簪笏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晨捧袂,喜托龍門。楊意不逢,撫凌雲而自惜;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鳴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丘墟。臨别贈言,幸承恩於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於群公。敢竭鄙誠,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雲爾!
 
  滕王高閣臨江渚,
  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
  珠簾暮卷西山雨。
 
  閑雲潭影日悠悠,
  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
  檻外長江空自流。

參考譯文:


  滕王閣地處昔日的南昌郡,現在屬於洪州都督府。方位在翼、軫星宿的分野,地理位置連接着湖南衡山江西廬山。三江爲襟,五湖爲帶,胸懷楚國而指引吳越。物華天寶,寶劍的光芒直射牛鬥星域;人傑地靈,徐孺客座陳蕃榻下。洪州城雄偉地排列在霧里,才人志士川流不息。城池座落在夷夏交界的要塞,賢主賓朋均爲東南地區的俊才。德高望重的都督閻公遠道而來坐鎮洪州,宇文作爲新州的典範,赴任途中在此勒馬暫留。十日休假的日子里好友雲集,高朋不遠千里來聚。詞壇泰鬥孟學士行文如龍騰鳳舞,王將軍的武庫里名劍熠熠生輝。家父在做縣令,小生探親途中剛好路過這個名勝之地;雖年幼無知,卻有幸參加了這個盛大的宴會。

  正值九月,秋高氣爽。積水消盡,寒潭清澈,淡淡的雲煙凝聚,重重的暮靄泛着紫光。在高高的山路上駕着馬車,在崇山峻嶺里遍訪風景。來到昔日帝子居住的長洲,找到仙人休養過的宮殿。層層的樓台聳立在青翠的山峰,仿佛要直沖雲霄;凌空的飛檐閃溢着紅色的光輝,仿佛要直插大地。白鶴野鴨盡情地暢游在縈回的小島,灑滿蘭桂花香的宮殿錯落有致的起伏在山巒。打開繡花的閣門,俯視雕梁畫棟的的屋脊,山峰平原盡收眼底,江河湖泊蜿蜒曲摺令人驚奇。滿眼樓宇巷陌,盡是鍾鳴鼎食的富貴人家;舸艦泊滿渡口,全爲繪有青雀黄龍的大船。暴雨初歇,彩虹方消,空氣清朗,陽光和煦。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返航的漁舟里傳來優美的漁歌,回響在整個彭蠡湖畔;南歸的雁群在寒風里發出的呼喚,回盪在衡陽的水邊。

  敞開心懷俯望,飄逸的興致激盪。笙簫吹起清風陣陣,輕歌曼舞讓流動的白雲也爲此駐足。正如睢園竹林的聚會,杯中豪氣直比彭澤縣令陶淵明;正如鄴水詠蓮,詩中風采勝過臨川内史謝靈運。聲樂美食、文采風流俱備,良辰美景、賞心悦事盡收。極目遠眺,盡情歡娛。

  蒼天遠,大地遼,感宇宙之無窮無盡。歡樂盡,傷心來,興衰皆有命。回望夕陽下的長安,指點吳會於雲海間。大地有窮盡,而南海深不可測,擎天之柱不可攀,北鬥星辰何其遙遠。關山難越,誰來痛惜失意人?萍水相逢,均爲異鄉漂泊客。滿懷的抱負,王宮何時能見?皇帝的召見,又是何年?

  唉!時運不濟,命里多磨難。馮唐容易衰老,李廣難得封侯。賈誼屈尊於長沙,並非沒有聖明的君王;梁鴻逃匿在海灣,又豈是缺乏政治昌明的年代?不過都是君子安於貧困,豁達之人知道自己的命運罷了。年紀越老志氣更加旺盛,怎能在白發時改變初衷?處境越是清貧情操更加堅定,決不會放棄自己的凌雲壯志。喝了貪泉的水,心境清爽,哪怕身處幹涸的車轍,胸懷依然開朗。北海雖遙,乘風可達;早晨過去了,珍惜黄昏仍爲時不晚。孟嚐君心存高潔,可惜空懷一腔報國之心;阮籍爲人不羈,怎麼能仿效他車至絕路後的哭泣!

  我王勃一介卑微書生,雖然同終軍一樣年方二十,卻請纓殺敵無門;空有投筆從戎和宗懿那“乘長風破萬里浪”的英雄氣概。而今抛卻一生功名,不遠萬里去朝夕侍奉父親。雖然稱不上謝家的“寶樹”,但也還能作爲孟母的賢德鄰舍。不久我將見到父親,聆聽教誨;今天早晨有幸踏上龍門,拜會各位。得不到楊益的引薦,凌雲壯志空歎息;倘若幸遇鍾子期,彈奏一曲《高山流水》又有何慚愧?

  唉!名勝不能常存,盛宴難以再逢。蘭亭舊址已爲古,石崇梓澤也成墟。承蒙今日盛宴,臨别作此序文;登高作賦之雅興,就指望諸公了。冒昧盡我微薄心意,作此短言。我已寫成四韻八句,各位分别按韻賦詩。請諸位各展潘嶽、江淹才華,盡舒華彩麗章!

  

背景資料


  滕王閣位於贛江東岸,江西南昌西北,與湖南嶽陽樓湖北黄鶴樓並稱江南三大名樓

  滕王閣是公元 653 年,唐高祖李淵第 22 子、唐太宗李世民之弟滕王李元嬰任洪州都督時所建。

  貞觀十三年(公元 639 年)六月李元嬰受封爲滕王,後遷洪洲(南昌)任都督,據說唯一的建樹就是在公元 653 年於城西贛江之濱建起一座樓台,此樓便是“滕王閣”。

  滕王閣飽經滄桑,歷史上屢毁屢建達 28 次之多,世所罕見。現在的閣樓建於 1985 年,高達 57.5 米,占地達 47000 平方米。仿宋風格,臨江而立。

  滕王閣因王勃的《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别序》(即《滕王閣序》)名颺四海,序因閣流芳百世,南昌古城也因此平添不少文采風流。

  繼王勃之後,唐代王緒寫《滕王閣賦》,王仲舒寫《滕王閣記》,史書稱之爲“三王記滕閣”佳話。文學家韓愈也撰文述“江南多臨觀之美,而滕王閣獨爲第一,有瑰麗絕特之稱”,故有“江西第一樓”之譽。

  滕王閣爲曆代封建士大夫們迎送和宴請賓客之處,明代開國皇帝朱元璋也曾設宴犒賞諸臣,賦詩填詞,觀看燈火。

  唐高宗上元二年(公元 675 年)重陽節,洪州都督閻伯嶼擕文武官員歡宴於滕王閣,共慶重陽登高佳節。此時,王勃因赴交趾省親探父,乘船路過馬當(今彭澤縣)遇阻,中原水神以風相助,日行七百里到達南昌,適逢閻都督九九重陽爲滕王閣重修竣工盛宴而被邀入席。

  酒興正酣,閻都督請各位嘉賓行文賦詩以紀歡宴之盛況,其實閻公是想讓略具詩名的女婿孟學士好好展露一手,孟學士也已經准備妥當,隻等當眾吟詠,因此在座諸公均再三謙讓。

  至王勃之末座時,王勃不諳此道,躊躇應允,令得滿座愕然。

  王勃行文習慣小酌,然後蒙頭少睡,起來後揮毫而就,這是王勃“打腹稿”的方式。逢此盛宴,小寐難成,王勃於是端坐書案,神情凝注,手拈墨碇緩慢磨墨,借機醞釀才思。

  閻都督和眾賓客看王勃不緊不慢,於是登閣賞景,吩咐小吏隨時通報。

  很長時間,小吏來報第一句“南昌故郡,洪都新府”,閻都督聽覺老生常談,實乃平淡無奇;小吏又報“星分翼軫,地接衡廬”,閻都督默不言語;及至小吏來報“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閻都督遂拍手稱讚天才之筆,急令眾文武返滕王閣開懷暢飲,盡歡而散。

  此次盛宴,也因此段佳話而名垂文史。

  可惜天妒英才,王勃序後第二年,探父途中渡海溺水而逝。
 

《滕王閣序》賞析

一、整體感知

  本文原題爲《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别序》,全文運思謀篇,都緊扣這個題目。全文共分四段,第1段曆叙洪都雄偉的地勢、珍異的物產、傑出的人才以及尊貴的賓客,緊扣題中“洪府”二字來寫;第2段展示的是一幅流光溢彩的滕王閣秋景圖,近觀遠眺,都是濃墨重彩,寫出了滕王閣壯美而又秀麗的景色,緊扣題目“秋日”、“登滕王閣”六字來寫;第3段由對宴會的描寫轉而引出人生的感慨,緊扣題目中“餞”字來寫;最後一段自叙遭際,表示當此臨别之際,既遇知音,自當賦詩作文,以此留念,這是緊扣題中“别”、“序”二字來寫。由此看來,全文層次井然,脈絡清晰;由地及人,由人及景,由景及情,可謂絲絲入扣,層層扣題。

二、局部思路揭示

  本文因餞别而作,但對宴會之盛僅略叙,數筆帶過,而傾全力寫登閣所見之景,因景而生之情,不落窠臼,獨辟蹊徑。而局部思路的布局謀篇,取舍立意,亦頗見爲文之功底。以第五段爲例說明作者的情感起伏脈絡:

  先用一連串短句抒發感歎:“時運不濟,命途多舛。馮後易老,李廣難對。”而後長短結合,抒發自己的憤鬱悲涼:“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最後又用先短後長的一組對偶表明心志:“孟嚐高潔,空餘報國之情;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鏗鏘的語調表達了自己不甘沉淪的決心。

三、精彩語句揣摩


  1.“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

  賞析:作者善用靈活多變的筆法描寫山容水態,表現樓台的壯觀,從而把讀者帶入身臨其境的審美境地。“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 寫出了色彩變化之美。這兩句不囿於靜止的畫面色彩,而着力表現山光山色的色彩變幻:寒潭之水因積水退盡而一片清明;傍晚的山巒因暮靄籠罩而呈紫色。上句設色淡雅,下句設色濃重,在色彩的濃淡對比中,突出秋日景物的特征,被前人譽爲“寫盡九月之景”。

  2.“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賞析:這一句素稱千古絕唱。青天碧水,天水相接,上下渾然一色:彩霞自上而下,孤鶩自下而上,相映增輝,構成一幅色彩明麗而又上下渾成的絕妙好圖。這兩句在句式上不但上下句相對,而且在一句中自成對偶,形成“當句對”的特點。如“落霞”對“孤鶩”,“秋水”對“長天”,這是王勃駢文的一大特點。

  3.“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

  賞析:這是全文最富思想意義的警語。古往今來有多少有志之士,面對一切艱難險阻,總能執着地追求自己的理想,即使在鬱鬱不得志的逆境當中也不消沉放棄。東漢馬援雲:“大丈夫爲志,窮當益堅,老當益壯。”王勃在此化用,警示那些“失路之人”不要因年華易逝和處境困頓而自暴自棄。而王勃此時正懷才不遇,但仍有這般情懷,確實難能可貴。

文學藝術價值


  作爲一篇贈序文,借登高之會感懷時事,慨歎身世,是富於時代精神和個人特點的真情流露。王勃一生雖連遭挫摺,不免產生人生無常、命運偃蹇的怨歎,但我們在文中更多地體驗到的卻是作者渴望用世的抱負和強自振作的意志。希望和失望兼有,追求和痛苦交織,這正是文章的動人之處。作爲一篇優秀的駢文,作者調動了對偶、用典等藝術手段,在精美嚴整的形式之中,表現了自然變化之趣;尤其是景物描寫部分,文筆瑰麗,手法多樣,以或濃或淡、或俯或仰、時遠時近、有聲有色的畫面,把秋日風光描繪得神采飛動,令人擊節歎賞。其中“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一聯,動靜相映,意境渾融,成爲千古傳誦的名句。

藝術手法的使用

借代和謙辭 

  1.辨識六處借代用法

  (l)棨戟遙臨:棨戟代閻公。

  (2)檐帷暫駐:襜帷代車駕,實代宇文氏。

  (3)仙人之舊館:代滕王閣。

  (4)帝閽:代朝廷。

  (5)奉宣室:代入朝做官。

  (6)撫凌雲而自惜:凌雲代司馬相如的賦。因漢武帝曾誇其賦“飄飄有凌雲之氣”。

  2.了解六個禮貌謙辭

  (1)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家君,稱自己的父親。童子,王勃自稱。全句意思是,家父作交趾縣的縣令,自己因探望父親路過這個有名的地方(指洪州);年幼無知,(卻有幸)參加這場盛大的宴會。

  (2)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

  三尺、一介,都是王勃的自稱。古人稱成人爲“七尺之軀”,稱不大懂事的小孩兒爲“三尺童兒”。“一介”同“一芥”,比喻自己很渺小。微命,指卑微的地位。全句意思是,我是身份卑微、地位低下的一個讀書人。

  (3)他日趨庭,叨陪鯉對。

  趨庭,快步走過庭院,這是表示對長輩的恭敬。叨,慚愧的承受,表示自謙。鯉對,指在父輩面前接受教誨。全句意思是,過些時候自己將到父親那里聆聽教誨。

用典 

  1.言簡意賅,含蓄有味——明用

  所謂明用,就是用典故的字面意思,並將其所具有的特殊含義加以擴大,變爲泛指。《滕王閣序》中的“物華天寶,龍光射牛鬥之虛;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天柱高而北辰遠”等句中的用典即屬明用典故。

  “龍光”之典見於《晉書·張華傳》,張華因鬥、牛二星間有紫氣照射而在地下掘得龍泉、太阿兩劍,兩劍的奪目光芒即龍光。“徐孺”之典見於《後漢書·徐穉傳》,東漢名士陳蕃任豫章太守時不接來客,惟因家貧在家種地而不肯做官的徐穉來訪,才設一睡榻留宿。“紫電”之典見《古今注?輿服篇》,吳大皇帝有寶劍六把,其二名紫電。

  “清霜”之典見《西京雜記》,漢高祖斬白蛇用的劍,12年磨一次,劍刃鋒利如霜雪般白亮。“天柱”之典見《神異經》,昆崙山上有銅柱,其高入天,稱爲天柱。“北辰”之典見《論語·爲政》,“爲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這里指北極星,喻指國君。

  以上明用的典故,實現了表達上“意婉而盡,藻麗而富,氣暢而凝”(劉勰文心雕龍》語)的效果,可謂言簡意豐,辭約蘊寓。 
 
  2.隱括旨義,旨冥句中——暗用

  暗用指引典不直錄原文,而化成自己的語言,使典故貼近語境,又不違原意,起到恰當而曲摺地表達作者思想感情的效果。《滕王閣序》中的 “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孟嚐高潔,空餘抱國之情;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等句的用典即屬暗用典故。

  “馮唐”“李廣”兩典見《史記》,“梁鴻”“孟嚐”兩典見《後漢書》。這幾個典故比較熟悉,本文不再詳解。“貪泉”之典見《晉書·吳隱之佳》,廣州北20里的石門有水叫貪泉,據稱人飲此水必起貪得無厭之心,吳隱之至此,取泉水飲,並賦詩一首:“古人雲此水,一歃懷千金。試使夷齊飲,終當不易心。”“涸轍”之典見《莊子·外物》,此爲語典,車轍無水,故曰涸轍,此處喻窮困的境遇。“阮籍”之典見《晉書·阮籍傳》,身處魏晉間的阮籍,因不滿於司馬氏,便以飲酒來掩飾自己,以免被害,他常自己駕車外出,也不顺着路走,當前面有什麼障礙不能前進時,就痛苦着回來。

  以上這些典故,或事或語,均由王勃化用爲自己的語言,而用典中所蘊涵的卻是作者不爲當世所用的自怨自歎的複雜情感。但又由於王勃借用了“貪泉”“涸轍”之典,把自己強行振作、不甘頹廢的信念表露無遺。

  3.說古喻今,比況自身——化用

  化用即點化後使用。這是一種作者將叙事詳備,文字較長的事典合理化簡點睛,以簡馭繁地表達情感的用典方法 。《滕王閣序》中“楊意不逢,撫凌雲而自惜;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句即屬典故的化用。

  “楊意不逢”之典見《史記·司馬相如列傳》,漢朝楊得意禀告漢武帝,說《子虛賦》爲司馬相如所作,武帝召見相如,“天子大悦,飄飄有凌雲之氣”,而楊得意卻仍做個掌管獵犬的小官。“鍾期既遇”之典見《列子·湯問》,上古伯牙鼓琴,志在高山流水,隻有鍾子期知其音。

  以上兩個化用典故,涵蘊深刻。隻有26歲的王勃受邀作序,但面對自己“時運不齊,命途多舛”,不禁興盡悲來,又不便直說,乃妙筆生花,化用典故,雖說的是古,而喻的卻是今,可謂比況自如,毫無斧鑿之痕。

  4.多典濃縮,加強效果——連用

  連用是指作者爲了加強表達效果而在一句之中驅遣幾個典故來表達思想感情的用典方式。《滕王閣序》中典故連用的句子較多,下面僅擧一例: “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茲捧袂,喜托龍門”句中連用四個典故,表明作者幸蒙閻公垂青,得以即席命筆,施展才華的感激之情。

  “謝家寶樹”之典見《世說新語?言語》,謝安問子侄們,人們爲什麼總希望子弟好?侄子謝玄答曰:“譬如芝蘭玉樹,欲使其生於庭階耳。” 玉樹即寶樹,比喻不辱門庭的好子弟。“孟氏芳鄰”之典見《烈女傳?母儀篇》,據說孟母爲教育兒子而三遷擇鄰。“鯉對”之典見《論語·季氏》,孔子曾立於庭中,其子孔鯉“趨而過庭”,孔子教誨他應學習《詩》《禮》。“龍門”之典見《後漢書?李膺傳》:“膺以聲名自高,士有被其容接者,名爲登龍門。”

  以上四個典故在句中連用,極恰當地表達出了年輕的王勃受寵若驚而又自怨自歎的複雜心理,而且這幾個用典或正或反,給人以一氣貫之的暢快淋漓之感。
  

《滕王閣序》寫景“四美”


  《滕王閣序》的寫景頗有特色,作者精心構畫,苦苦經營,運用靈活多變的手法描寫山水,體現了一定的美學特征。

  1.色彩變化之美

  文章不惜筆墨,濃墨重彩,極寫景物的色彩變化。如“紫電清霜”中的“紫電”,“飛閣流丹”中的“流丹”,“層巒聳翠”中的“聳翠”, “青雀黄龍之軸”中的“青雀”“黄龍”無不色彩繽紛,搖曳生輝。尤其“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一句,不囿於靜止畫面色彩,着力表現水光山色之變化,上句樸素淡雅,下句設色凝重,被前人譽爲“寫盡九月之景”之句。

  2.遠近變化之美

  作者采用恰當的方法,猶如電影的拍攝技術,由近及遠,構成一幅富有層次感和縱深感的全景圖。“鶴汀鳧渚”四句寫閣四周景物,是近景; “山原曠其盈視”二句寫山巒、平原和河流、湖澤,是中景;“虹銷雨霽”以下則是水田浩淼的遠景。這種寫法,是《滕王閣序》寫景的最突出特點,體現了作者立體化的審美觀,把讀者帶進了如詩如畫的江南勝境,讀者和景物融爲一體,人在景中,景中有人。

  3.上下渾成之美

  “層巒聳翠”四句,借視角變化,使上下相映成趣,天上地下,城里城外,相與爲一,不可分離,體現了作者整齊劃一的審美觀。而“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更是寫景名句,水天相接,渾然天成,構成一幅色彩明麗的美妙圖畫。

  4.虛實相襯之美

  “漁舟唱晚”四句,即憑借聽覺聯想,用虛實手法傳達遠方的景觀,使讀者開闊眼界,視通萬里。實寫虛寫,相互諧調,相互映襯,極盡鋪叙寫景之能事。

  總之,《滕王閣序》一文的寫景頗具匠心,字字珠璣,句句生輝,章章華彩,一氣呵成,使人讀完後猶如身臨江南水鄉,難怪韓愈情不自禁地稱讚說:“江南多臨觀之類,而滕王閣獨爲第一。”

《滕王閣序》:一字千金的故事


  初唐詩人王勃於公元667年從京都來到南昌。當時,詩人的生活比較窮困,所迫無奈,常爲生計而奔波。這年重陽節,南昌都督閻伯輿在滕王閣大擺宴席,邀請遠近文人學士爲滕王閣題詩作序,王勃自然是其中賓客。在宴會中,王勃寫下了著名的《滕王閣序》,接下來寫了序詩:

  閑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詩中王勃故意空了一字,然後把序文呈上都督閻伯輿,便起身告辭。

  閻大人看了王勃的序文,正要發表溢美之詞,卻發現後句詩空了一個字,便覺奇怪。旁觀的文人學士們你一言我一語,對此發表各自的高見,這個說,一定是“水”字;那個說,應該是“獨”字。閻大人聽了都覺得不能讓人滿意,怪他們全在胡猜,非作者原意。於是,命人快馬追趕王勃,請他把落了的字補上來。

  待來人追到王勃後,他的隨從說道:“我家公子有言,一字值千金。望閻大人海涵。”

  來人返回將此話轉告了閻伯輿,大人心里暗想:“此分明是在敲詐本官,可氣!”又一轉念:“怎麼說也不能讓一個字空着,不如隨他的願,這樣本官也落個禮賢下士的好名聲。”於是便命人備好紋銀千兩,親自率眾文人學士,趕到王勃住處。王勃接過銀子故作驚訝:“何勞大人下問,晚生豈敢空字?”大家聽了隻覺得不知其意,有人間道:“那所空之處該當何解?”王勃笑道:“空者,空也。閣中帝子今何在?

  檻外長江空自流。”大家聽後一致稱妙,閻大人也意味深長地說:“一字千金,不愧爲當今奇才。”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dz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