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897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suiyuerushi (2010/12/1 14:15:33)  最新编辑:suiyuerushi (2010/12/1 14:24:22)
玫瑰的故事
拼音:méi  guī de gù shì
  《玫瑰的故事》,小說,亦舒著,天地圖書與1981年出版。《玫瑰的故事》是一部“情愛寶鑒”,全書所寫的,全是各種各樣男女的情愛,各種不同性格的男女,對情愛的處理態度。 同名電影,改編自亦舒原著《玫瑰的故事》。由張曼玉主演。另外還有同名的詩歌。

小說《玫瑰的故事》

概述 

玫瑰的故事
玫瑰的故事
  作者: 亦舒

  出版社: 天地圖書

  出版年: 1981

  頁數: 518

  ISBN: 9789622570054

内容簡介

  黄玫瑰因貌美而追求者不斷,並給她帶來諸多煩惱。當她將自己的感情傾注於莊國棟時,莊卻絕情而……極度悲傷的玫瑰赴美留學,並與方協文結婚。十年後,玫瑰與丈夫離婚,獨自返港,在孤獨、寂寞之中結識了身患絕症的溥家明,三個月的熱戀使柔腸斷……
 
  幾年後,玫瑰巧遇十幾年來一直思念着她並已離異的莊國棟,玫瑰内心極度矛盾與痛苦,最後毅然選擇了自己的歸所。
 
  這是被稱爲“香港文壇三大奇蹟”之一的亦舒的傾心之作,是她最擅長的言情小說之一。該小說故事情節緊湊簡潔,表面上語言活潑幽默,犀利痛快,然而骨子里卻藏着悲哀。值得廣大言情小說迷們一讀。

目錄

  第一部 玫瑰

  第二部 玫瑰盛放

  第三部 最後的玫瑰

  第四部 玫瑰再見

編輯推薦

  她仍然這麼美麗,精致尖削的下巴一點不肯變形,眼角的細紋不外是種風情,她是夏天那朵最後的深色的玫瑰,眼看要凋零了,花瓣中卻開出深黄的花蕊……

  女人對自己如果不狠心,男人對她們就會狠心。

  人們愛的是一些人,與之結婚生子的,又是别外一些人。

  生命隻要好,不要長。能夠在有生之年找到你所愛的人,而你所愛的人也愛你,

  實已勝過人間無數的人了。

  失去的東西,其實從來未曾真正地屬於你,也不必惋惜。

作者簡介

  亦舒,生於上海。曾在《明報》任職記者及擔任電影雜志采訪記者和編輯。後赴英國留學,任職酒店公關部。進入香港政府新聞處擔任新聞官,七年後辭職。現爲全職作家及家庭主婦,並移居加拿大

書摘

  我的名字叫黄振華。

  黄玫瑰是我的妹妹玫瑰。她比我小十五歲,而我再也沒見過比玫瑰更像一朵玫瑰的女孩子。
玫瑰的故事
玫瑰的故事

  她是我唯一的妹妹,母親在三十八歲那年生下她,父親當時的生意蒸蒸日上,一切條件注定玫瑰是要被寵壞的。

  玫瑰三歲大的時候,已是一個小小的美人胚子,連母親也訝異不已,因爲一家人都不過中人之姿,這樣的水嬰兒實在是意外之喜。

  玫瑰不但長得好看,而且能說會道,討人喜歡,考幼兒園的時候,無往不利,老師摸着她漆黑烏亮的頭髮,憐愛地說:“這個小小的黄玫瑰,將來是要當香港小姐的。”

  她的生活毫無挫摺。

  後來,當然,她長大了,漂亮與不漂亮的孩子,同樣是要長大的。

  玫瑰出落得如此美麗,薔薇色的皮膚,圓眼睛,左邊臉頰上一顆藍痣,長腿,結實的胸脯,並且非常的活潑開朗。男孩子開始追求她的那年,我已讀完建築,得到父親的資助,與同學周士輝合作,開設公司。
 
  周年少老成,他的世界明淨愉快,人長得端正高尚,他對詩篇圖畫,鳥語花香,完全不感興趣。生活方面,他注重汽車洋房,當然還有公司的賬薄
 
  他是典型的香港有爲青年,你不能說他庸俗,因他是大學生,談吐高雅,但也不能將他歸入有學問類,因除出建築外,他對外界一無所知,他會以爲鮑蒂昔里是一種新出的名牌鱷魚皮鞋。
 
  但我喜歡周士輝,他的優點非常多,和藹可親是他的首本好戲。他有個青梅竹馬的女朋友,卻把她收得非常嚴密,輕易不讓我們見面。

  他的理由:“尤其是你,振華,防人之心不可無,我不怕一萬,隻怕萬一,等我娶了她,才讓她見你,情場如戰場,你的條件太好,我不能放心。”

  我頓時啼笑皆非。這便是周士輝,我的生意拍檔。

  母親對我是滿意的。

  她說:“士輝這孩子有生意頭腦,能補足你的短處,將來生意做大了,難免有意見分歧這種事,你要忍讓點。”

  我唯唯諾諾。

  母親最近這一兩年脾氣很古怪,父親叮囑我們對她忍讓一點,她正值更年期。
  
玫瑰的故事
玫瑰的故事
  “聽說士輝快要結婚了。”

  “是。”

  “你呢?”母親問。

  我抓抓頭皮,“沒對象。”

  母親說:“打爛了電話的全是找玫瑰,玫瑰最近很不像話,一天到晚就是懂得往外跑,出了事就來不及了,”她不悦,“你是她大哥,她一向聽你的話,總該說說她。”

  我賠笑,“媽,現在的孩子,沒什麼好說的,他們都很有主張。”
 
.  “是我自尋煩惱,”她發起牢騷,“四十歲還生孩子,現在女兒不像女兒,孫兒不像孫兒。”

  我連忙說道:“玫瑰的功課,還是一等的。”

  母親也禁不往微笑,“也不知她搞什麼鬼,都說聖德蘭西是間名校,功課深得厲害,但是從小學一年級起,也沒有看見過她翻課本,年年臨大考才開夜車,卻又年年考第一,我看這學校也沒什麼道理。”

  電話鈴響了。

  媽媽說:“你去聽罷,又是找玫瑰的。”她沒好氣地站起來,到書房去了。

  我接電話,那邊是個小男生,怯怯地問:“玫瑰在嗎?”

  我和顏悦色地說:“玫瑰還沒放學呢,你哪一位,叫她打給你好不好?”

  他非常的受寵若驚,“不不,我稍遲再找她好了。”

  我忍不住問:“你找她幹什麼?問她借功課?”

  “不,我想約她看影。”他說。

  “好,”我說,“再見。”我放下電話。

  玫瑰尚不過是黄毛丫頭,難道這些男孩子,全是爲了一親芳澤?我納罕地想。

  電話鈴又響起來,我剛想聽,老傭人阿芳含着笑出來說:“少爺,讓我來。”

  我詫異,又是找玫瑰。

  阿芳說:“小姐還沒回來,我不清楚。”

  我問阿芳:“這種電話很多?”

  阿芳歎口氣:“少爺,你不常在家,不知道,這種電話從早響到晚,全是找小姐的,煩死人。”

  我說:“有這種事?”

  “是呀,太太說根本不用聽,又說要轉號碼以求太平。”

  “你去說說小姐呀,”我笑,“是你帶大的。”

  阿芳說:“你少貧嘴,小妹都那麼多人追,你呢?什麼時候娶媳婦?”

  這一句話把我趕進書房里。

  才寫了三個字,玫瑰回來了,她一腳踢開書房門,大聲嚷:“大哥,大哥!”

  我不敢回頭,我說:“玫瑰,你那可憐的大哥要趕功夫,别吵,好不好?”

  “大哥!”她把頭探過來。

  我看到她那樣子,忍不住恐怖地慘呼一聲:“玫瑰,你把你的頭怎麼了?”

  玫瑰本來齊腰的直發,現在卷得糾纏不清,野人似地散開來。

  她若無其事地說:“我燙了頭髮。”一邊嚼香口糖。

  “你發了神經,”我說,“等老媽見了你那個頭,你就知道了。”

  “她什麼都反對,”玫瑰說,“我哪理她那麼多。”她腳底一滑,溜到沙發上坐下。

  我責問她:“你的正常鞋子呢?滾軸溜冰鞋怎麼可以在室内穿?”

  “大哥,這樣不可以,那樣不應該,你太痛苦了。”她不屑地說。

  “我有你這樣的妹妹,痛苦是可以預期的。”我說,“有什麼快說,好讓我靜心工作。”

  “借錢給我,”她低聲說,“三百。”像個小黑社會。

  我摸出鈔票,還沒交到她手中,母親已經推門進來,“振華,再不准給她錢!”

  玫瑰手快,已經把鈔票放進口袋里。

  母親大發雷霆:“玫瑰,你試解釋一下你的行爲,現在還是二八天時,你穿個短褲短成這樣,簡直看得到屁股,是什麼意思?一把好好的直發去弄成瘋子似的,又是什麼意思?”

  玫瑰一張臉頓時陰暗下來,低着頭,不響,雙腿晃來晃去。

  母親益發怒向膽邊生,“把溜冰鞋脱下來!”我賠笑,“她已經住在這雙溜冰鞋上了,怎麼脱得下來?”

  我笑笑道:“媽,現在流行這種打扮,孩子們自然跟潮流走,你動氣也沒有用。”

  “怎麼會生你這種女兒!”母親罵道,“一點教養都沒有,盡丟人。”

  我推母親出書房,“好了好了,你老也别動氣,一會兒血壓高了,反而不妙,去休息休息。”

  母親總算離開書房。

  玫瑰噓一口氣,“老媽真是!”她嘻皮笑臉。

  “你别怪她,”我說,“她跟你有兩個代溝,也難怪她看你不入眼。”

  “她一直不喜歡我。”玫瑰說。

  “不會的,你顺着她一點,就沒事了。”

  玫瑰在我書房里溜來溜去,把地板摺磨得“咯咯”響,然後抱緊我的脖子,感激地說:“大哥,你對我最好。”

  我拉拉她一肩轟轟烈烈的卷發,“你知道你現在像什麼?像吉蔔賽野女郎。”

  她笑了。

  有時候我也覺得老媽對玫瑰是過分一點。玫瑰還是個孩子,不應待她太嚴,淨責罵不生效,有空得循循善誘,沒空就放她一馬,小孩子隻要功課好,沒大不了的事。

  第二天回到寫字樓,士輝鬼鬼祟祟地跟我說:“振華,我決定結婚了。”

  我笑說道,“好家夥!”

  “看!這戒指。”他打開一隻絲絨盒子,遞到我面前,問道:“如何?”

  我看了一眼,“大手筆,有沒有一卡拉?”

  “一卡拉十五分”他說道,“請你任伴郎。”

  “我答應你。”
玫瑰的故事
玫瑰的故事

  “借你老爹那部四五○來用。”士輝說。

  “不在話下。”我笑,“現在可以公開你的新娘了吧?”

  “今天一起吃午飯。”他說。

  我終於見到了士輝的終身伴侶,那女孩子叫芝芝,姓關,一個好女孩子。說她像白開水呢,她倒有英國小大學的學士文憑,可是誰也不能說她有味道,她還沒有定型,外在與内在都非常普通。

  她很適合周士輝。

  隔了數日士輝再約我去參觀他的新居,現場有好幾位女家的親戚,紛紛對我表示極大的興趣,我立刻明白了。

  釣到士輝這個金龜婿,太太們馬上打蛇隨棍上,乘勝追擊,名單上早有黄振華三個字。我很禮貌地應付着她們。士輝的新房顏色太雜,家具太擠,配搭甚俗,但不知怎地,偏偏有一種喜氣洋洋的幸福感,使我覺得寂寞。

  關芝芝在狹小的廳房間笑着撲來撲去招呼客人,居然有種嫻淑逼人的味道,我馬上在心中盤問自己:黄振華,你也可以過這種美滿的生活,何必再堅持下去?

  周士輝把我拉在一旁,“怎麼?這里的幾位小姐,喜不喜歡?”

  我隻是微笑。

  “你在等什麼?”士輝詫異地問,“香港並沒有下凡的仙子,婚後好努力向事業發展,女人都是一樣的,  感情可以培養。”

  我搖搖頭,“不,士輝,不是這樣的。”

  他歎口氣,“我不明白你。”

  我說:“你以爲可以用自己的雙手創造幸福,我的看法不一樣,愛情是可遇不可求的幸福,而婚姻的支柱必須是愛情。”

  士輝冷笑:“振華,你比我想像中更年輕、天真,祝你幸運。”

  我不以爲忤,又笑了一笑。

  把士輝的帖子帶到家中,我就知道母親要說些什麼話。

  果然—— “士輝多本事,恐怕人家兒孫滿堂的時候,你還是孤家寡人。”

  “你與他是同學,差個天同地。”

  “你有沒有想,將來做王老五的時候冷清清?父母遲早要離開你,到時連吃頓正經飯也辦不到。”

  玫瑰擠眉弄眼,偷偷跟我說:“現在連你也罵。”

  老爸替我解圍,“你怕振華娶不到人?我倒挺放心,現在外頭女孩子虛榮的多,嫁他未必是嫁他的人,也許隻是爲了建築師的頭銜,他不能不小心點。”

  玫瑰跟我說:“大哥,我有話一會兒跟你說。”

  她把我拉到露台。

  “說呀,又是三百元?”我沒好氣。

  “不,老媽在電話上裝了開關,我不在的時候根本接不通電話,你幫幫忙。”

  “幫不上。”

  “大哥,你一向對我最好。”她懇求。

  我瞪着她,隻好笑。

  “替我申請個電話裝在房里好不好?求求你。”

  “你的交際真那麼繁忙?”我問。

  她吐吐舌頭。

  “你才十五歲哪。”我說。

  “快十六了。”她說,“幫幫忙,大哥。”

  “好,”我不忍心,“答應你。”

  “大哥——”她眨眨眼,眼圈鼻子紅起來。

  “得了得了,你平時乖點,就算報答大哥了。”

  我拍着她肩膀,“我明天就叫女祕書替你辦得妥妥當當,讓電話公司趁老媽不在家的時候來安裝,好了沒有?”

  “就你對我好。”玫瑰肯定地說。

  士輝在教堂擧行婚劄,我任伴郎。

  儀式完成之後,天下起毛毛雨來,我約好玫瑰陪她打網球,因此要趕回家接她。

  去取車的時候,士輝故意托我做司機,送幾個女賓回府,我隻好答應下來。

  女孩子們花枝招展地笑着上車,剩下一個穿白衣白裙的女郎,她的一雙涼鞋吸引了我,細細的帶子縛在足踝上,足面上一隻白色的蝴蝶。

  她在猶豫。

  我禮貌地說道,“還擠得下,小姐,請上車。”

  她展顏一笑,大方地坐在後座。

  路上眾人不斷地嘰嘰喳喳,獨那個白衣女郎非常沉默。

  我在倒後鏡里偷看她的臉,無巧不成書,與玫瑰一樣,她臉上也有一顆藍痣,在左眼下角,彷佛一顆眼淚,隨車子的震盪微微搖晃,像隨時會落下面頰。

  我心摺了。

  我喜歡她獨有的氣質,也喜歡那顆痣。

  於是,我故意兜着路走,把所有的女孩子趕下車,最後才送她。

  她住在一座舊房子的三樓。

  我停了車,送她到門口。

  我忽然忘了小妹的約會,身不由己地微笑,問:“你不請我上去喝杯茶?”

  她抿起嘴唇笑,她說:“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黄振華,你呢?”

  “蘇更生。”她說。

  “你是男方的親戚?”我說。

  “我是新娘姐姐的校友。”蘇更生說。

  “啊,”我說,“難怪沒見過你。”

  她微笑。

  “至少把電話告訴我。”我說。

  她說一個號碼,我立刻寫下來。

  眼看她要上樓,我追上去,對自己的厚臉皮十分驚異,我說:“下午我與妹妹打球,你要不要參加?”

  她一怔,“我也約了朋友在維園。”

  “那麼好,我來接你。”我不放松一點點。

  “不用了,在維園見好了。”她說,“再見。”

  “再見。”我看着她上樓。

  我心不在焉地到家,玫瑰嘟長了嘴在等我。

  她說我:“逾時不到,場地可要讓給别人的。”

  我不與她爭辯。

  一邊打球一邊盯着看人到了沒有,連輸三局。然後我看見了她。

  她仍然穿白,冒着微雨與朋友們坐在棚下。

  我扔下球拍走過去,玫瑰窮叫:“喂!喂!”

  我着魔似地去坐在她身邊,她向我微笑。

  玫瑰追着我罵,她看見玫瑰,忽然失聲問:“這是你朋友!”

  “不,”我答,“我的小妹。”

  她低嚷:“唉呀,世界原來真有美女這回事。”

  我詫異,“什麼?”

  “你妹妹是我一生中見過最好看的女性。”她輕聲說。

  “有這種事?”我笑,“那麼你見過的漂亮女人真有限。她不過是長得略爲嬌俏而已,是個寵壞的爛蘋果。”

  玫瑰披着一頭蓬松的鬈發,撑起腰,瞪着我問道:“大哥,你還玩不玩?”
 我坦白說:“不玩了。”

  玫瑰看到我身邊的蘇,頓時明白,她笑起來,“這位姐姐——”

  “叫蘇小姐。”我連忙說。

  “不,叫我蘇得了,朋友都那麼叫。”蘇和顏悦色地說。

  “你好。”玫瑰眨眨眼。

  她故意過來,擠在我倆中間坐。

  這時候雨下得大了,我聞到草地在雨中特有的氣息,身邊有我喜歡的女郎,我覺得再幸福不過,隻希望那一刹那不要過去。

  那夜我跟小妹說:“像火花一樣地迸發,我知道我找到了她。”

  “你還不認識她。”玫瑰說。

  “我已經認識她一輩子了,隻是等到今天才碰到她而已。”

  “說得多玄,聽都聽不明白。”

  “你自然是不明白的。”我說。

  “但我喜歡她,我有種感覺,她會像你一樣地對我好。”玫瑰說。

  夏天來了,我與蘇成爲好朋友,我們一起爲玫瑰慶祝她十六歲的生日。

  蘇與我約好在寫字樓見。

  士輝批評我的女友,“真奇怪你會喜歡她,自然,蘇非常端正高雅,但不見得獨一無二,她待人永遠淡淡的,就像她的衣飾。”

  我說:“她是一個有靈魂的女子。”

  士輝沒好氣,“大家都是幾十歲的人,就你一個人踩在雲里,像個無聊的詩人。”

  “詩人並不無聊,士輝,不要批評你不懂得的事。”

  “我是文盲,好了沒有?”

  我笑,“你就是愛歪纏。”

  他歎口氣,“振華,我們是活在兩個世界里的人。”

  我問:“不是一直說好久沒見過我小妹妹嗎?要不要一起吃飯?”

  “芝芝懷了孩子,我要多陪她,對不起了。”他說。

  “恭喜恭喜。”我說,“你又升級了。”

  他很高興,“生個兒子,對父母也有交代。”

  我看着他搖搖頭。這個周士輝的思想越來越往回走,也許他是對的,社會上非有他這種棟梁不可。

  見到了蘇,很自然地說起周士輝那種“不孝有三,無後爲大”的概念。

  蘇溫和地微笑,不表示意見,事實上她是個極其反對生命的人,與我一樣,深覺生活中苦惱多,快樂少。
然後玫瑰來了。

  她那身打扮,看了簡直會眼睛痛——深紫與墨綠大花裙子,玫瑰紅上身,一件鵝黄小外套。

  我忙不疊搖頭表示抗拒,玫瑰聳着小鼻子坐下,撥撥左耳的獨隻蛇型金屬耳環。

  蘇向我解釋,“是這樣的,畫報里的模特兒都如此打扮。”

  我低聲說:“她還是個學生,她並不活在畫報里。”

  蘇說:“我認爲她非常漂亮。”

  “她自尋煩惱,母親不會放過她。”我說,“你瞧,不止我一個人認爲她怪,其他人也盯着她看。”
玫瑰仰起頭,精致的下巴抬一抬,“他們朝我看,是因爲我的美貌。”

  “美貌不能成爲一項事業,除非你打算以後靠出賣色相過日子。”我凶霸霸地說。

  蘇笑。

  我再加一句:“一個女孩子不能老以爲她自己長得美,並引以自傲。”

  玫瑰說:“你看大哥,一副要打架的樣子。”她自顧自大笑起來。

  蘇的耐力恁地好,她說:“玫瑰,看我送你的禮物。”

  玫瑰說:“哦,還有禮物呢,我以爲一並是兩隻紅雞蛋。”她拆開盒子。

  蘇送的是一條碎鑽手鐲。“太名貴了。”我說道。

  玫瑰卻高興得不得了,連忙求蘇替她把手鐲戴上,又擁吻蘇。

  我白她一眼:“益發像棵活動聖誕樹,就欠腦袋掛燈泡。”

  “你不懂得欣賞。”玫瑰抗議。

  “我不懂?你别以爲我七老八十,追不上潮流,穿衣服嘩眾取寵代表幼稚,將來你趣味轉高了,自然明白。”

  “算了,你又送我什麼過生日?”勒索似口吻。

  “兩巴掌。”

  玫瑰吐舌頭。

  蘇笑:“可以%,你哥哥送你一隻戒指,與這手鐲一套。”

  我說:“戒指是叫你戒之,戒囂張浮躁。”

  玫瑰笑:“是,拿來呀。”

  我伸手進口袋,“咦,漏在寫字樓里了。”

  “真冒失,”蘇笑說,“吃完飯回去拿。”

  我把車停在辦公室樓下,叫她們等我三分鍾。

  士輝還在桌前苦幹,也沒開亮大燈。

  我說:“不是說回去陪芝芝?”

  他抬起頭,本想與我打招呼,可是忽然呆住,吃驚地看着我身後。

  我笑着說:“見了鬼?”轉頭看見玫瑰站在門口。

  玫瑰說:“大哥,我決定不跟你們了,把禮物給我,我好去看電影。”她在暗地里伸出手。

  “你這家夥,”我說,“我與蘇擔八悄鬮ㄒ壞男∶謾CCH撕#懔┩蓖惺澇諞?
  個母親的懷中,也是個緣分,你要照顧她。”

  “是。”

  “我去睡了。”她拉拉外套。

  我獨個兒坐在書房良久。

  母親若沒有對我說這番話,我對玫瑰一定先炸了起來,現在一陣風似的去了。

  “唉——”我攤攤手。

  半晌,周士輝以魂不守舍的聲音問:“振華,那是誰?”

  “那是我小妹,”我詫異,“你忘了?”

  “小黄玫瑰。”他驚問。

  “是。”

  “但,但當初我看見她的時候,她還是一團肉!”

  “是,”我說,“她現在是成長的害蟲了,”我嘴里發出嗡嗡聲,“蝗蟲,OUR RO

  YAL PAIN IN THE ASS。此刻我們家里隨時要打仗,更年期的母親大戰青春期的小妹——我要走了,蘇在樓下等我。”

  我匆匆下樓。

  我從未想到這次事情的後果。

  周士輝整個人變了。

  周士輝顯得這樣仿惶無依,煙不離手,在我房間里踱進踱出,像是有很多話要說,又像無法開口。

  我問他:“周士輝,是否跟太太吵架?”

  “沒有的事。”他否認。

  “錢銀周轉不靈?”我又問。

  “怎麼會!”

  “是什麼事?你看上去真的不對勁。”

  “失眠。”他吐出兩個字。

  “啊?爲什麼?工作過勞?”

  “不是。”

  我聳聳肩,“那麼算無名腫毒。”

  那夜我留在辦公室看一份文件,周士輝進來坐在沙發上,用手托着頭,他看上去憔悴萬分。

  我起身鎖抽屉,預備下班。
玫瑰的故事
玫瑰的故事

  “振華。”

  “什麼?”

  “振華,我有話跟你說。”

  “請說。”

  “振華,你不准取笑我,你要聽我把話說完。”

  我放下文件,端張椅子,坐在他對面,“我的耳朵在這里。”

  “振華——”他握緊雙手,臉色蒼白。

  我非常同情他,“你慢慢說,你遭遇到什麼難事?”

  “你會不會同情我?”他說。

  “我還不知道,士輝,先把事情告訴我,即使你已把公司賣給了我們的敵人,我也不會殺你。”

  “振華,别說笑了。”他苦澀地說。

  我沉默地等待他整理句子。

  他再一次開口,“振華,我戀愛了。”他將臉埋在手中。

  我立刻站起來,“啊,上帝。”我掩住嘴。

  “救救我,振華。”他嗚咽地說。

  我喃喃地說:“你這個倒黴蛋,你這個可憐的人,叫我怎麼幫你呢,這種事怎麼會發生在你身上的?若早  來一兩年,倒也好了,索性遲來二十年,倒也不妨,但現在——現在你快要做父親了,士輝,世人是不會  原諒你的,而你又偏偏那麼在乎世人想些什麼。”

  士輝自喉嚨發了一串混濁的聲音。

  我踱來踱去。

  “是不是?”我說,“我叫你等的,我告訴你世上確實有愛情這回事,你們不信,你認爲隻要不討厭那個  女子,她就可以與你白頭偕老,你這人!”

  “别罵我,振華。”

  “對不起。”我低聲說。

  我去倒了兩杯過濾水,遞一杯給士輝,一杯自己一口氣喝見底。

  “芝芝知道了沒有?”我問。

  他搖搖頭。

  我說:“或許你可以當是逢場作戲?我覺得你可以做得到,那麼芝芝與孩子不會受到傷害。”

  “不,”他說,“我愛上了這個女孩子,我愛她不渝,我願意爲她離婚,我不能騙她,寧死也不願騙她。”
 “這是如何發生的?”我問,“短短的幾個月,士輝,你肯定這不是一種假象?”

  “絕不。”他仰起頭,像一個被判了死刑的囚犯。

  “不可能,士輝,你的生命中完全沒有廢話,你一向是個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的家夥,你怎麼可能愛到這種萬劫不複的程度?”

  “事實擺在眼前,振華,我打算今天晚上回家跟芝芝提出分居的要求,如果她要殺了我,我讓她殺,可是我必需去追求這個女孩子。”

  我瞠目結舌,“你是說,你還沒到手?你放棄現有的美滿家庭,犧牲妻兒的幸福,去追求一段縹緲的愛情?”我怪叫起來,“士輝,你瘋了,你完全瘋了!”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無法控制自己。”

  “這個女妖是誰?”我問,“告訴我。”我怒憤填胸。

  “振華,振華,她是你的小妹玫瑰。”士輝說。

  我如五雷轟頂,慘叫起來,“不可能!不可能!士輝,你胡說,你胡說!”我一生從來沒有叫得那麼淒厲,像看見了無常鬼似的。

  這件事是真的。

  周士輝愛上了黄玫瑰。

  周士輝已經瘋掉了。

  回到家里,已經半夜,我整個人如熱鍋上的螞蟻,碰巧老媽尚沒有睡,咳嗽着替我盛宵夜出來,使我更加難堪。

  老媽坐在書房里,忽然與我攀談起來,她說:“蘇小姐勝在高貴,雖然帶點冷傲,怎麼都強過那些骨頭輕的小飛女,振華,這是你的福氣,能夠結婚,快快辦妥喜事,别叫我擔心。”

  我略覺不安,“媽,你怎麼了?無緣無故說這種話。”

  她說:“振華,人能夠活多久呢?數十載寒暑,晃眼而過,也許你覺得我將玫瑰管得太嚴,實在是爲她好,她始終是我心頭一塊大石,性格控制命運,以她那個脾氣,將來苦頭吃不盡。”

  “吉人天相。”我苦笑。

  她看着我說:“你要照顧她,振華。”

  “那還用說嗎?”我握住母親的手。

  “你要記住我這話。”她說,“她是你唯一的小妹。茫茫人海,你倆同時托世在一個母親的懷中,也是個緣分,你要照顧她。”

  “是。”

  “我去睡了。”她拉拉外套。

  我獨個兒坐在書房良久。

  母親若沒有對我說這番話,我對玫瑰一定先炸了起來,現在我歎完氣再歎氣,決定另外想一條計策。
我留張條子在玫瑰房間才上床。

  第二天一早,她來推醒我。

  “大哥,找我?”她已經穿好了校服。

  “玫瑰,打電話到學校請假,我有話跟你說。”我一邊起床一邊說道。

  “什麼話要說那麼久?”她眨眨眼睛。

  “很重要。”

  她看着我洗臉刷牙,大概也發覺我很沉重,於是找同學代她告假。

  我拿着咖啡與她在書房坐下,鎖上門。

  “玫瑰,大哥一向待你好,是不是?”

  “别采取懷柔政策了,大哥,什麼事?”

  “不要再見周士輝這個人。”

  “爲什麼?”她反問道。

  “周士輝是有老婆的人,他妻子現在懷孕,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他來追你是錯,你犯不着陪他錯,你想想,如果人家周太太知道了這件事,會有多傷心?”

  玫瑰非常不耐煩,“那是他家的事。”

  “你要答應我不再見這個人。”

  “大哥,我可沒有主動去找過周士輝,他要跑了來在校門口等我,我可沒法了。”

  我說:“可是他約你,你可以不接受?”

  “爲什麼?”玫瑰反問,“他是一個有趣的人,我有交朋友的自由。”

  “你連這件事都不肯答應大哥?”我怒問。

  “我看不清其中的道理,大哥——有老婆就不能認識異性朋友?”

  我盡量控制脾氣,“玫瑰,即使你不答應,我也要阻止這件事。”

  玫瑰忽然哈哈大笑,“你是爲我好,是不是?這句話在粵語片中時常聽得到。”

  我沉默,爲她的輕佻難受。

  過了一會兒我問她:“這就是你對大哥的態度?”

  “不,不,”她說,“大哥,我知道你對我好——”

  “原來你是知道的?”我既氣憤又傷心。

  “大哥,你要我怎麼樣?大哥别生氣。”她又來哄我,“我都依你。”

  “你是一隻魔鬼,玫瑰,别說大哥沒警告過你,玩火者終究被火焚,”我痛心地詛咒她,“你才十六歲,以後日子長着,你走着瞧。”

  “這件事真對你這麼重要?”玫瑰問。

  “不是對我重要,而是對周士輝夫婦很重要,你何必把一時的任性建築在别人下半生的痛苦上頭。”

  “但這件事不是我的錯,”玫瑰說,“我不是破壞他們家庭的罪人,遠在周士輝的眼光落在我身上之時,他們的婚姻已經破裂,即使周士輝以後若無其事地活下去,他們的婚姻也名存實亡。”

  我用拳頭敲着桌子:“玫瑰,很多人不是這樣子想的,這個世界不是這樣的,如果你堅持不見周士輝,他會回到妻子身邊——”

  “他的妻子還會要他?”玫瑰睜大圓眼睛。

  “玫瑰,那個可憐的女人並無别的選擇。”

  “天啊,”她嘲諷地說,“這個世界比我想像中更爲破爛絕望,簡直千瘡百孔。”

  我的手都顫抖了,恨不得撲過去摑她一巴掌,她若是真的年幼無知,倒也好了,偏偏她又懂得太多,她完全把握了她的原始本領,將周士輝玩弄在股掌之上,像貓玩老鼠。

  我終於將頭轉過一邊,我聽見我自己說:“玫瑰,我並不認識你,你不再是我的小妹,作爲一個大哥,我完全失敗,我虧欠父母。”我心灰意冷。

  我站起來離開書房。

  “大哥——”玫瑰追上來。

  “讓開!”我厭惡地推開她。

  那日我沒有上班,下午在蘇更生的公寓里訴苦。

  天又下雨了,她住的老房子又深又暗,並沒有開燈,高高的天花板垂着小盞的水晶燈,隨風偶爾叮叮作響,寬闊的露台上種着大張大張的芭蕉葉,紅木茶幾上有一大束薑花,幽幽的香味占據了我的心。

  在她那里訴苦是最理想不過的,最實際的苦惱也變得縹緲無稽,活着是活着,生命還是舒暢美麗平和的。我愛上蘇更生,因爲她也給我同樣的感覺。

  她當下說:“玫瑰還年輕,少女最經不得有人爲她家破人亡,她的魅力一旦受到證實,樂不可支,她怎麼會聽你的?”

  “叫我以後怎麼見周關芝芝?”我軟弱地問,“我可不擔這種關係,我要搬出來住。”

  “住到什麼地方去?”蘇說。

  我做個餓虎擒羊的姿勢,說:“住在你這里來。”

  “原諒玫瑰。”

  “她是個爛蘋果,周士輝如果一定要陪一個十六歲的小女孩子玩,那他罪有應得。”

  我揮揮手,“算我對不起母親,我不能照顧她。”

  我真的搬了出來往,但沒有搬到蘇更生的公寓,我不贊成同居,這是男女關係中最壞最弱的一環。

  我選了一層精致的平房,一不做二不休,把開業以來所賺的錢全部放了進來。我終於是要娶蘇更生的,現在選定新居,也不算太早。

精彩書評

  怒愛蘇更生

  蘇更生。

  短發。無時無刻的白衣服。年少偶爾的可惡。很多年過後,臉上擁有淡淡的笑。骨子里很惕透很堅強。

  從21歲偶然結識"喜寶",她鼓勵我重新翻起亦舒的書。

  然後就這樣時光過去了。。。停停續續。。讀師太的小說好多好多本了。
玫瑰的故事
玫瑰的故事

  有拿在手里看的。有下了電子書看的。還有的。。。書店站着看完的。。。

  心里看過好多女子的樣子。有的記住了。更多的隻是讓她們走過我的歲月及痕蹟,面目模糊再也不見。
 
  但是。但是。更生姐是不同的。

  在我困頓時,她是我靈魂出口的地方。就算是自己也說不清爲什麼。

  喜歡她。我就是喜歡她。沒有道理沒有原因。我就是愛上她了!

  嗯 。我不愛喜寶。我也不愛黄玫瑰。我隻愛她一個人。可以讓我鎮定振作的更生姐。

  她不超凡脱俗。她沒有黄玫瑰顛倒眾生的美貌。但。蘇更生永遠都隻是蘇更生。

  她是和不懂愛情的黄振華一過起世俗生活的,别人眼中的黄太太。
  
  她微笑“我算是一個幸運的人,但家敏,我們也有我們的故事,說不盡的故事。”那微笑有點蒼涼的意味,“我與他都遲婚,都是經過一番來的,最後雖然得到歸宿,因爲太知道身在福中,幸福得非常淒涼,像我,老有種不置信的感覺,十年了,天天早上起來,我都凝視着黄振華的臉,不信自己的運氣……”

  "振華是個永恒性心平氣和的人,除了事業,一切都是他的附屬品。他生命中並沒有愛情這回事,而我性格上最大缺陷,卻是妄想追求愛情。我老了嗎?已經沒有資格談這些了嗎?並不見得我本身是一個有能力有本事的女人,我比别人幸運,我自己雙手也能夠解決生活問題,因而有時間追求精神生活,倘若黄振華不能滿足我這一點,我有什麼留戀?我無謂再遷就黄振華。”

  是的。更生姐和黄振華先生兩人都40幾歲的年紀了。外人看來是珠聯壁合的一對。

  但,更生姐不是一般的家庭婦女,愛情。婚姻中必須有愛情。

  她仍覺得沒有得到黄振華的心。就算黄振華己是建築界響當當的建築師,就算黄振華在生活中給她十全十美的照顧,但是,那也隻是一般女人眼中的好丈夫,並不是她--蘇更生需要的!
 
  "振華,幾時第三次世界大戰呢?我肯定到那一天,你一定會帶着我逃難。可是振華,這十年來,上班我一個人去,下班我一個人回來,中飯你沒有空,晚上你有應酬,生了病我自己找醫生。振華,在不打仗沒有大事發生的時候,我要見你的面也難。我仍然是一個寂寞的女人,你的陽光太高太遠,照不到我身上。 ”
   
  “你的陽光太高太遠,照不到我身上。”很想爲這一句拍手叫好!不愧是我愛的更生姐!
   
  “平時我們像老朋友,她待我以公道,更生善於修飾她自己。她用自己的時間去做這一切,因我是她尊敬的丈夫,不是她的長工。”這是黄振華先生心里的更生姐。

  師太小說讓人心里覺得安慰的地方很多。

  但唯一讓我覺得很安慰的就是更生姐。

  “你若真正愛她,她的過去一點也不重要,何必知道?你們應當重視現在與將來。若果你因此跟她鬧翻,那麼從此蘇姐姐與你是陌路人,對於一個陌生人的過去,你又何必太表興趣?”

  這一句點醒了黄振華先生。終於將更生姐追回來了。

  後來。黄振華終於懂了什麼叫愛情。她和他的婚姻又再次複合了。雖然並不喜歡黄振華,覺得相比更生姐他是俗氣了些。。可是。。他亦是和更生姐旗鼓相當之人。

  他亦是真正有耐心讀懂更生姐的人。

  其實。黄振華一直以來都很愛很愛更生姐。更生姐不知道。可我知道。

  蘇更生。蘇更生。

  蘇更生隻此一位。世間無二。

電影《玫瑰的故事》

影片概述

  導演:楊凡 Yonfan

  主演:張曼玉 Maggie Cheung
《玫瑰的故事》
《玫瑰的故事》

            周潤發 Yun-Fat Chow

            夏萍 Ping Ha ...

  國家/地區: 香港

  對白語言:粵語

  上映日期:1986年2月21日 香港 

  類型:愛情/劇情

  片長:90分鍾

劇情介紹

  美貌的少女黄玫瑰(張曼玉)是男孩子的夢中情人,從小失去父母的她,甚得其兄振華(周潤發)的關愛,對她從小就呵護倍至,後來玫瑰遇上一男子莊國棟,並愛上了他,可惜莊爲了事業舍棄她,另娶他人。玫瑰深受打擊,決意去法國念書,之後與一平庸的男子結婚生子。十年後,振華逝世,已離婚的玫瑰返回香港,由於命運的安排她與傅家明(周潤發)相戀,此時名成利就的莊再次出現在玫瑰的面前,但她最終還是選擇了家明,可惜老天弄人,家明在一宗交通意外中身亡,玫瑰又再度面對命運的挑戰……

演員介紹  

張曼玉
張曼玉
   張曼玉 2004年,她主演前夫阿亞薩斯的《清潔》 (Clean),又成爲第57屆戛納國際影展影後。她是我國穫獎最多、演技最優秀的女演員之一。她參演的其他名片還有麥當雄的《月亮·星星·太陽》(1988),陳可辛的《雙城故事》 (1990),許鞍華的《客途秋恨》(1990)、王家衛的《阿飛正傳》 (1990)、 《東邪西毒》 (1994),徐克制作、編導的《新龍門客棧》 (1992)、 《青蛇》 (1993),高志森的《家有喜事》 (1992),杜琪峰的《東方三俠》 、《赤腳小子》(1993),王穎的《中國盒子》 (1997),張藝謀的《英雄》 (2002),阿亞薩斯的《功夫大王》 (1999)等。

  周潤發 1988年推出唱片《十二分十二吋》,銷量達到白金。隨後又陸續出演了《監獄風雲》(1987)、《長短腳之戀》(1988)、 《八星報喜》 (1988)等。1989年主演《阿郎的故事》,穫第九屆香港金像穫最佳男主角獎。1989年及之後作品陸續有《喋血雙雄》(1989)、《賭神》(1989)、《監獄風雲II:逃犯》(1991)、 《縱横四海》 (1991)、《我愛扭紋柴》(1992)、《俠盜高飛》(1992)、《辣手神探》(1992)、 《花旗少林》 (1994)、《賭神2》(1994)等。1995年主演韋家輝的《和平飯店》後赴好萊塢發展,先後出演《血仍未冷》 (1998)、《再戰邊緣》(1999)、《安娜與國王》(1999)、 《防彈武僧》 (2003)等。2000年參演李安導演的《臥虎藏龍》 ,飾李慕白,穫得國際影壇高度讚颺。而後又客串伍仕賢的《獨自等待》 (2005),參演許鞍華的電影《姨媽的後現代生活》,以及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黄金甲》,好萊塢作品則有《加勒比海盜:世界的盡頭》。2008年出演《黄石的孩子》 。

幕後制作

  本片改變自亦舒同名小說,共分四個部分,描寫女主角玫瑰從少女到少婦的前半生。這四部分的男主角分别是玫瑰的兄長、玫瑰兄長的學生、玫瑰的未來女婿、玫瑰第二任丈夫的兒子,都是用男性第一人稱寫的,作者亦舒完全以男性的心態及語氣寫出一個盪氣回腸的故事。電影拍攝時,編劇楊凡改動了原著中的情節,由周潤發一人分飾玫瑰兄長和玫瑰一生的至愛傅家明兩個角色,由當年隻是21歲的青春少女的張曼玉演出玫瑰。影片在文藝片範疇里,算是商業手筆,在當年也有近千萬的票房收益。隻是輿論口碑並不理想,更難在影展上有太大作爲。

詩歌《玫瑰的故事》

  玫瑰的故事
       ——穆旦

  英國現代散文家L.P.Smith有一篇小品The Rose,文筆簡潔可愛,内容也非常雋永,使人百讀不厭,故事既有不少的美麗處,所以竟采取了大部分織進這一篇詩里,背景也一仍原篇,以收異域及遠代的憧憬之趣。至於本詩能夠把握住幾許原文的美,我是不敢斷言的;因爲,這詩對於我本來便是一個大膽的嚐試。想起在一九三六年的最後三天里,苦苦地改了又改,算是不三不四地把它完成了;現在看到,我雖然並不滿意,但卻也多少是有些喜歡的。

  二十六年一月忙考時謹志
  
玫瑰的故事
玫瑰的故事
  庭院里盛開着老婦人的玫瑰,

  有如焰焰的火獅子雄踞在人前,

  當老婦人講起來玫瑰的故事,

  回憶和喜悦就輕輕飄過她的臉。
 
  ……許多年前,還是我新婚以後,

  我同我的丈夫在意大利周游,

  那時還沒有鐵路,先生,一輛馬車,

  帶我們穿過城堡又在草原上馳走。
 
  在羅馬南的山路上馬車顛壞了,

  它的修理給我們三天的停留:

  第一晚我們在茫茫的荒野里,

  找到路旁的一間房子,敝落而且破舊。
 
  我怎能睡啊,那空曠的可怕的黑夜!

  流水的淙淙和蟲鳴噓去了我的夢;

  趁天色朦朧,我就悄悄爬起來,

  倚立在窗前,聽頭髮舞弄着晨風。
 
  已經很多年了,我尚能依稀記得,

  清涼的月光下那起伏的藍峰;

  漸漸兒白了,紅了,一些遠山的村落

  吻着晨曦,象是群星明耀地閃射。

  小村煩囂地棲息在高聳的山頂,

  一所客棧逗留住我們兩個客人。

  幾十戶人家圍在短牆里,像個小菜園,

  但也有禮俗,交易,人生的悲哀和喜歡。

  酒店里一些貴族醫生和官員,

  也同樣用悠閑彈開了每天的時間,

  在他們中間我看到一個清瘦的老人,

  又美麗,又和藹,有着雄健的話鋒。

  他的頭髮斑白,精神像個青年,

  他明亮的眸子里閃耀着神光,

  不住地向我們看,生疏里摻些驚異,

  可是隨即笑了,又像我們早已熟悉。

  老人的溫和引起來一陣微風,

  輕輕地吹動了水面上的浮萍;

  他向我們說陌生人不必客氣,

  他願意邀請陌生的客人到他家里。

  於是,在一個晴朗炎熱的下午,

  青青的巒峰上斜披夕陽的紫衫,

  一輛小車轆轆地馳向老人的田園,

  里面坐着我和我的丈夫。

  這所田園里鋪滿了小小的碎石,

  叢綠下閃動着池水的波影,

  一棵紫紅的玫瑰向天空高伸,

  發散着甜香,又蔽下幽幽的靜。

  玫瑰的花朵展開了老人的青春,

  每一陣香化成過去美麗的煙痕,

  老人一面讓酒一面向我們講,

  多樣的回憶在他臉上散出了紅光。

  他坦然地微笑,帶着老年的漠冷,

  慢慢地講起他不幸的愛情:

  “……多少年以前,我年輕的時候,

  那隔河的山莊住着我愛的女郎,

  “她年輕,美麗,有如春天的鳥,

  她黄鶯般的喉嚨會給我歌唱,

  我常常去找她,把馬兒騎得飛快,

  越過草坪,穿出小橋,又抛下寂寞的墓場。

  “可是那女郎待我並不怎樣仁慈,

  她要故意讓我等,啊,從日出到日中!

  在她的園子里我隻有急躁地徘徊,

  激動的心中充滿了熱情和期待。

  “園子里盛開着她喜愛的玫瑰,
玫瑰的故事
玫瑰的故事

  清晨時她常殷殷地去澆水。

  焦急中我無意地摺下了一枝,

  可是當我警覺時便把它藏進衣袋里。

  “這小枝玫瑰從此便在泥土中成長,

  洗過幾十年春雨也耐過了風霜,

  如今,啊,它已是這樣大的一棵樹……”

  别時,老人摺下一枝爲我們祝福。

  修理好的馬車把我們載上路程,

  鈴聲伴着孩子們歡快的追送;

  終於漸漸兒靜了,我回視那小村

  已經高高地抛在遠山的峰頂……

  現在,那老人該早已去世了,

  年輕的太太也斑白了頭髮!

  她不但忘卻了老人的名字,

  並且也遺失了那個小鎮的地址。

  隻有庭院的玫瑰在繁茂地滋長,

  年年的六月里它鮮豔的苞蕾怒放。

  好像那新芽里仍燃燒着老人的熱情,

  濃密的葉子里也勃動着老人的青春。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