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5688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高山流水 (2010/11/30 21:21:38)  最新编辑:高山流水 (2010/11/30 21:35:06)
太史慈
拼音:tai shi ci
目錄[ 隱藏 ]
  
太史慈
太史慈
太史慈(生卒:166 — 206(41歲)),字子義,吳將。慈忠義,北海孔融敬之,黄巾贼管亥圍北海,慈助融抗之,爲融結劉備,大敗贼眾。後歸颺州刺史劉繇,於神亭同一小將鬥孫策十三騎,更支身與策大戰,奮勇莫當。後繇敗死,策擒慈,慕其高義,求爲其將,慈降。慈招諭繇殘軍歸,守言應諾,恪遵信義,始終如一,弭息誹論。自此慈爲孫氏大將,慈助其掃盪江東。後孫權領事,委以重任。群英會上,周瑜付劍與慈爲監酒,赤壁戰中,權用慈爲先鋒。後於合肥城中伏,爲張遼所遣弓弩兵射至重傷,回營發遺世之言,不治身死,壽止四十一歲。

 

人物生平


  少時好學,曾仕於郡奏曹史。 後來州郡有隙,太史慈以巧計令有司不採信於州府,所以開始知名,但被州府所仇視,於是北逃遼東郡。後來州郡有隙,太史慈以巧計令有司不采信於州府,所以開始知名,但被州府所仇視,於是北逃遼東郡。 後其母以孔融多次致贈餉遺,而孔融被黃巾軍所管亥所圍,便叫太史慈前往幫助,先用計突破了黃巾軍包圍,前往劉備處求助,圍解後,孔融說:「卿吾之少友也。」太史慈回家拜母後,其母亦說:「我喜汝有以報孔北海也。」輾轉來到江東後,本想見同郡劉繇 ,於是來到曲阿縣,卻在見前孫策軍已至, 太史慈不被重用,卻隻負責偵視輕重。後其母以孔融多次致贈餉遺,而孔融被黄巾軍所管亥所圍,便叫太史慈前往幫助,先用計突破了黄巾軍包圍,前往劉備處求助,圍解後,孔融說:「卿吾之少友也。」太史慈回家拜母後,其母亦說:「我喜汝有以報孔北海也。」輾轉來到江東後,本想見同郡劉繇 ,於是來到曲阿縣,卻在見前孫策軍已至, 太史慈不被重用,卻隻負責偵視輕重。 當時他獨自與一騎卒來到神亭,遇到孫策 ,孫策那邊的十三從騎都是韓當宋謙黃蓋之輩, 太史慈卻仍然上前一鬥,孫策與他單挑。當時他獨自與一騎卒來到神亭,遇到孫策 ,孫策那邊的十三從騎都是韓當 、 宋謙 、 黄蓋之輩, 太史慈卻仍然上前一鬥,孫策與他單挑。 孫策刺下太史慈的馬,而攬得太史慈項上手戟 ,太史慈亦得孫策兜鍪 。 剛巧兩家兵騎並各來赴,於是解散。剛巧兩家兵騎並各來赴,於是解散。

  後劉繇逃走,太史慈則前往涇縣,建立屯府。後劉繇逃走,太史慈則前往涇縣,建立屯府。 最後卻被孫策俘虜,孫策因惜英雄,決定收攬他。最後卻被孫策俘虜,孫策因惜英雄,決定收攬他。 後劉繇破,並且餘下萬多士眾未降,太史慈便受命前往安撫。後劉繇破,並且餘下萬多士眾未降,太史慈便受命前往安撫。 其他人都認為太史慈會北還不回,孫策卻堅持相信太史慈,二人更約定不過六十日後回,太史慈亦在期限中回來。其他人都認爲太史慈會北還不回,孫策卻堅持相信太史慈,二人更約定不過六十日後回,太史慈亦在期限中回來。 後孫策分海昏、建昌左右六縣,任太史慈為建昌都尉 ,治海昏 ,並督各將抵抗劉表從子、被稱驍勇、而曾數次攻寇艾 、 西安等縣的劉磐 ,太史慈到任後,劉磐也未再為寇了。後孫策分海昏、建昌左右六縣,任太史慈爲建昌都尉 ,治海昏 ,並督各將抵抗劉表從子、被稱驍勇、而曾數次攻寇艾 、 西安等縣的劉磐 ,太史慈到任後,劉磐也未再爲寇了。 在討伐麻、保賊時,太史慈更引弓射樓,一箭貫穿敵人的手,直中樓中短樑,弓術如此精妙。在討伐麻、保贼時,太史慈更引弓射樓,一箭貫穿敵人的手,直中樓中短梁,弓術如此精妙。 甚至連曹操都聞其名而與他通信,但太史慈都沒有理會。甚至連曹操都聞其名而與他通信,但太史慈都沒有理會。

  孫權統事後,因太史慈能制劉磐,便委任他南方之事建安十一年(206年)逝世,享年四十一歲。 孫權統事後,因太史慈能制劉磐,便委任他南方之事建安十一年(206年)逝世,享年四十一歲。 《吳書》載他臨亡時,歎息道:「丈夫生世,當帶七尺之劍,以升天子之階。今所志未從,奈何而死乎!」孫權甚為悼惜。 《吳書》載他臨亡時,歎息道:「丈夫生世,當帶七尺之劍,以升天子之階。今所志未從,奈何而死乎!」孫權甚爲悼惜。 《 三國演義 》中初登場為第十一回「劉皇叔北海救孔融,呂溫侯濮陽破曹操」,後來與《 三國志 》中沒有太大分別,但其死時卻往後了調了數年,於群英會 、 赤壁之戰中,太史慈也有登場,後來更於合肥之戰一役中被張遼將計就計 ,身中數箭,死於戰場中。 《 三國演義 》中初登場爲第十一回「劉皇叔北海救孔融,呂溫侯濮陽破曹操」,後來與《 三國志 》中沒有太大分别,但其死時卻往後了調了數年,於群英會 、 赤壁之戰中,太史慈也有登場,後來更於合肥之戰一役中被張遼將計就計 ,身中數箭,死於戰場中。

 

歷史傳記


  三國時東吳名將。猿臂善射。少年時受郡命劫州章,表現果斷,因而知名於世。曾於遼東避難,後助北海相孔融對抗黄巾管亥,善用勇略,爲孔融聯結平原相劉備,擊潰贼眾,聲名更噪。其後歸同郡颺州刺史劉繇,與孫策鏖戰,共相抗衡。後劉繇敗死,孫策擒穫太史慈,策慕其高義,求爲其將,慈慨然許諾。太史慈更替孫策招諭劉繇殘軍歸顺,守言應諾,恪遵信義,始終如一,弭息誹論。劉表從子劉磐,十分驍勇,數度作寇於艾、西安諸縣;孫策分海昏、建昌作六縣,以太史慈爲建昌都尉,督諸將兼治海昏,共拒劉磐。後孫權以太史慈能克制劉磐,委以南方大事。慈於建安十一年卒,享年四十一歲。

 

演義傳記


  吳將。慈忠義,北海孔融敬之,黄巾贼管亥圍北海,慈助融抗之,爲融結劉備,大敗贼眾。後歸颺州刺史劉繇,於神亭同一小將鬥孫策十三騎,更支身與策大戰,奮勇莫當。後繇敗死,策擒慈,慕其高義,求爲其將,慈降。慈招諭繇殘軍歸,守言應諾,恪遵信義,始終如一,弭息誹論。自此慈爲孫氏大將,慈助其掃盪江東。後孫權領事,委以重任。群英會上,周瑜付劍與慈爲監酒,赤壁戰中,權用慈爲先鋒。後於合肥城中伏,爲張遼所遣弓弩兵射爲重傷,回營發遺世之言,不治身死,壽止四十一歲。

 

歷史年表

 
太史慈
太史慈

  太史慈字子義,東萊黄縣人也。身長七尺七寸,美須髯,猿臂善射,弦不虛發(是真正的神射手)。自少已十分好學,後擔任本郡奏曹史。當時本郡與本州之間有嫌隙糾紛,是非曲直不能分,而結案的判決多以先讓有司(掌刑賞之官吏)知事者較有利。其時本州的奏章已先發去有司處,郡守恐怕落後不利,於是求取可爲使者的人。太史慈時年二十一歲,被選爲使,乃日夜兼程取道,抵達洛陽,先到公車門前等候,待見州吏亦至,才開始求通上章。太史慈假意問州吏道:「君也是前來欲求通章的嗎?」州吏答道:「是的。」太史慈又問:「奏章在哪里?」州吏道:「在車上。」太史慈便說:「奏章題署之處確然無誤嗎?可否取來一視。」州吏殊不知太史慈乃是東萊人,便取出奏章相與。誰知太史慈先已藏刀於懷,取過州章,便提刀截而毁之。州吏大驚高呼,叫道:「有人毁壞我的奏章!」太史慈便將州吏帶至車間,跟他說道:「假使你沒有取出奏章給我,我也不能將其損壞,我們的吉凶禍福恐怕都會相等無免,不見得隻有我獨受此罪。與其坐而待斃,不若我們俱同出走逃亡,至少可以保存性命,也不必無謂受刑。」州吏疑惑地問:「你爲本郡而毁壞我的奏章,已經成功,怎堋也要逃亡?」太史慈便答:「某初時受本郡所遣,隻是負責來視察你們的州章是否已經上通而已。但我所做的事卻太過激烈,以致損毁公章。如今即使見還,恐怕亦會因此見受譴責刑罰,因此希望一起逃去。」州吏相信太史慈所言,乃於即日俱逃。但太史慈與州吏出城後,卻潛遁回城通傳郡章,完成使命。州家知其事,再遣另一吏員往洛陽通章,但有司卻以先得郡章的原因,不複查察此案,於是州家受其短。太史慈由是知名於世,但他亦成爲州家所仇視的人物,爲免受到無妄之災,乃避居於遼東。

  193年,北海相孔融聞知此事,十分稱奇,於是數次遣人動問太史慈的母親,並奉送贈禮作爲致意。適逢孔融爲對付黄巾暴寇,出屯於都昌,卻被黄巾贼管亥所圍困。太史慈從遼東返家,母親對他說:「雖然你和孔北海未嚐相見,但自從你出行後,北海對我贍恤殷勤,比起故人舊親,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如今爲贼所圍困,你應該赴身相助。」於是太史慈留家三日後,便獨自徑往都昌而行。當時贼圍尚未太密,於是太史慈乘夜伺隙,沖入重圍見孔融,更要求他出兵討贼。孔融不聽其言,隻一心等待外援。但外救未至,而贼圍日逼。孔融乃欲告急於平原相劉備,可惜城中無人願出重圍,太史慈便自求請試一行。孔融便道:「現今贼圍甚密,眾人皆說難以突圍,你雖有壯志,但這始終是太艱難的事罷?」太史慈答道:「昔日府君傾意照料家母,家母感戴府君恩遇,方才遣慈來相助府君之急;這是因爲慈應有可取之處,此來必能有益於府君。如今眾人說不可突圍,若果慈也說不可,這樣豈是府君所以愛顧之情誼和家母所以遣慈之本意呢?情勢已急,希望府君不要懷疑。」孔融這才同意其事。於是太史慈嚴裝飽食,待天明之後,便帶上箭囊,攝弓上馬,引著兩騎馬自隨身後,各撑著一個箭靶,開門直出城門。外圍下的贼眾皆十分驚駭,兵馬互出防備。但太史慈隻引馬來至城壕邊,插好箭靶,出而習射,習射完畢,便入門回城。明晨亦複如此,外圍下人或有站起戒備,或有躺臥不顧,於是太史慈再置好箭靶,習射完畢,再入門回城。又明晨如此複出,外圍下人再沒有站起戒備,於是太史慈快馬加鞭直突重圍中顧馳而去。待得群贼覺知,太史慈已越重圍,回顧取弓箭射殺數人,皆應弦而倒,因此無人敢去追趕。不久,太史慈抵達平原,便向劉備游說:「慈乃東萊之人,與孔北海無骨肉之親,亦非鄉黨之友,隻是因爲慕名同志而相知,兼有分災共患之情義。方今管亥暴亂,北海被圍,孤窮無援,危在旦夕。久聞使君向有仁義之名,更能救人急難,因此北海正盼待貴助,更使慈甘冒刀刃之險,突出重圍,從萬死之中托言於使君,惟望使君存知此事。」劉備乃斂容答道:「孔北海也知世間有劉備嗎!」乃即時派遣精兵三千人隨太史慈返都昌。贼眾聞知援兵已至,都忙解圍散走。孔融得濟無事,更加重視太史慈,說道:「你真是我的少友啊。」事情過後,太史慈還啟其母親,母親也說:「我很慶幸你得以報答孔北海啊!」

  195年,颺州刺史劉繇與太史慈同郡,自太史慈離開遼東回來後,未與之相見,於是太史慈亦渡江到曲阿相視劉繇,未去而孫策已攻至東阿。有人勸劉繇可以任用太史慈爲大將,以拒孫策,劉繇卻說:「我若用子義,許子將必會笑我不識用人。」是以隻令太史慈偵視軍情。及至神亭,太史慈獨與一騎小卒同遇上孫策。當時孫策共有十三從騎,皆是黄蓋、韓當、宋謙等勇猛之士。太史慈毫不畏懼上前相鬥,正與孫策對戰。孫策刺倒太史慈的座下馬,更攬得太史慈系於頸後的手戟,而太史慈亦搶得孫策的頭盔。直至兩家軍隊並至神亭,二人才罷戰解散。

  其後太史慈守護劉繇敗奔豫章,遁走於蕪湖,逃入山中,而稱丹楊太守。同時,孫策已經平定宣城以東一帶,惟涇縣以西有六縣尚未平服。太史慈即進駐涇縣,屯兵立府,爲山越所附。後孫策親自攻討涇縣,終於囚執太史慈。孫策見慈,即爲其解縛,握著其手說:「尚記得神亭一戰嗎?如果卿當時將我生穫,你會怎樣處置我?」太史慈說:「不可知也。」孫策大笑,說道:「今後之路,我當與卿共闖。」即拜太史慈爲門下督,還吳後授以兵權,拜摺沖中郎將。後來劉繇喪於豫章,其部下士眾萬馀人無人可附,孫策便命太史慈前往安撫兵眾。左右皆說:「太史慈必北去而不還了。」孫策卻深具信心地說:「子義他舍棄了我,還可以投奔誰呢?」更替其餞行送别至昌門,臨行把著太史慈的手腕問:「何時能夠回來?」太史慈答道:「不過六十日。」果然如期而返。

  關於太史慈降孫策一節,《吳曆》有另一段文字記載:「太史慈於神亭戰敗,爲孫策所執。孫策素聞其名,即時解縛請見,詢問進取之術。太史慈答:『破軍之將,不足與論事。』孫策說:『昔日韓信能定計於廣武,今策亦能向仁者詢求解惑之法,你又怎堋要推辭呢?』太史慈便道:『颺州軍近日新破,士卒皆離心分散,難複再合聚;慈願出去宣示恩惠,以安其心並集其眾,但隻恐不合尊意而已。』孫策竟跪而答道:『這實是策本心所望。明日中,希望君能及時來還。』諸將皆十分懷疑太史慈,獨孫策堅說:『太史子義是青州名士,向以信義爲先,他終不會欺騙我。』明日,孫策大請諸將,預先設下酒食,將一根竹竿矗立在營中視察日影。至日中,太史慈果然依約而回,孫策大喜,常與慈參論軍事。雖然裴世期認爲太史慈並非於神亭爲孫策所擒,因而懷疑《吳曆》中所記實爲謬誤,然而取其文字,叙述孫策知人、子義守信,未爲不美。
 
太史慈
太史慈

  《江表傳》又曰:「孫策問太史慈道:『聞知卿昔日爲郡太守劫州章,赴助於孔文擧(融),請援於劉玄德(備),都是有烈義的行爲,真是天下間的智士,但所托卻未得其人。射鉤斬袪,古人不嫌(管仲原是齊公子糾的屬下,曾引弓射中公子小白〈齊桓公〉的鉤帶,然而小白日後仍以管仲爲相;晉公子重耳〈晉文公〉曾出走奔翟,晉獻公遣寺人披追之,更斬下重耳的衣袖,然而重耳仍能容赦寺人披)。孤是卿的知己,卿千萬别憂慮會不如意啊。』又說:『龍要高飛騰空,必先階其尺木。(「龍適與雷電俱在樹木之側,雷電去,龍隨而上,故謂從樹木之中升天也。」《論衡校釋》)』」

  當時有劉表從子劉磐,十分驍勇,數度作寇於艾、西安諸縣。孫策於是分海昏、建昌作左右共六縣,並以太史慈爲建昌都尉,兼治海昏,並督諸將共拒劉磐。劉磐自此絕蹟不複爲寇。太史慈的射術確是史上有名的。他跟從孫策討伐麻保贼,有一贼於屯里城樓上毁罵孫策軍,並以手挽著樓棼(城樓上的柱子),太史慈便引弓射之,箭矢更然貫穿手腕,更反牢牢釘在樓棼上,圍外萬人無不稱善。曹操聞其威名,向太史慈寄了一封書信,以篋封之,内無多物,而放了少量當歸,寓意太史慈應當向其投誠,其見重如此。後來孫權統事,以太史慈能克制劉磐,遂委以南方諸大事。於建安十一年卒,享年四十一歲。太史慈臨亡之時,歎息道:「大丈夫生於世上,應當帶著七尺長劍,以升於天子階堂。如今所志未從,奈何卻要死啊!」孫權知道慈死,十分悼惜。子太史享嗣任,享字元複,曆尚書、吳郡太守。官至越騎校尉。

 

太史慈演義之死


  第五十三回 關雲長義釋黄漢升 孫仲謀大戰張文遠

  卻說戈定乃太史慈鄉人;當日雜在軍中,隨入合淝城,尋見養馬後槽,兩個商議。戈定曰:“我已使人報太史慈將軍去了,今夜必來接應。你如何用事?”後槽曰:“此間離中軍較遠,夜間急不能進,隻就草堆上放起一把火,你去前面叫反,城中兵亂,就里刺殺張遼,餘軍自走也。”戈定曰:“此計大妙!”是夜張遼得勝回城,賞勞三軍,傳令不許解甲宿睡。左右曰:“今日全勝,吳兵遠遁,將軍何不卸甲安息?”遼曰:“非也。爲將之道:勿以勝爲喜,勿以敗爲憂。倘吳兵度我無備,乘虛攻擊,何以應之?今夜防備,當比每夜更加謹慎。”說猶未了,後寨火起,一片聲叫反,報者如麻。張遼出帳上馬,喚親從將校十數人,當道而立。左右曰:“喊聲甚急,可往觀之。”遼曰:“豈有一城皆反者?此是造反之人,故驚軍士耳。如亂者先斬!”無移時,李典擒戈定並後槽至。遼詢得其情,立斬於馬前。隻聽得城門外鳴鑼擊鼓,喊聲大震。遼曰:“此是吳兵外應,可就計破之。”便令人於城門内放起一把火,眾皆叫反,大開城門,放下弔橋。太史慈見城門大開,隻道内變,挺鎗縱馬先入。城上一聲炮響,亂箭射下,太史慈急退,身中數箭。背後李典、樂進殺出,吳兵摺其大半,乘勢直趕到寨前。陸遜,董襲殺出,救了太史慈。曹兵自回。孫權見太史慈身帶重傷,愈加傷感。張昭請權罷兵。權從之,遂收兵下船,回南徐潤州。比及屯住軍馬,太史慈病重;權使張昭等問安,太史慈大叫曰:“大丈夫生於亂世,當帶三尺劍立不世之功;今所志未遂,奈何死乎!”言訖而亡,年四十一歲。

 

讚詩


  矢志全忠孝,東萊太史慈。

  姓名昭遠塞,弓馬震雄師。

  北海酬恩日,神亭酣戰時。

  臨終言壯志,千古共嗟咨。

 

太史慈墓

 
太史慈墓
太史慈墓

  位於江蘇鎮江市北固山中峰南麓。清代同治9年(1870年)修築鎮江城牆時發現,即加以保護。墓前有碑,書“吳孝子建昌都尉東萊太史慈子義之墓”。另有碑文,扼要書其生平。

 

歷史評價


  陳壽評曰:太史慈信義篤烈,有古人之分。

  宋人洪邁在《容齋隨筆》中寫道:三國當漢、魏之際,英雄虎爭,一時豪傑志義之士,礌礌落落,皆非後人所能冀,然太史慈者尤爲可稱。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