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4008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海棠花 (2010/11/26 23:51:45)  最新编辑:海棠花 (2010/11/27 0:02:52)
嵇康
拼音:ji kāng
目錄[ 隱藏 ]

嵇康

嵇康
嵇康

  嵇康(224—263),字叔夜,譙國銍縣(現安徽宿州境内)人。三國魏文學家,思想家音樂家玄學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嵇康在正始末年與阮籍等竹林名士共倡玄學新風,主張“越名教而任自然”、“審貴賤而通物情”(《釋私論》),成爲竹林七賢的精神領袖之一。在整個魏晉文藝界和思想界,嵇康都是一位極有魅力的人物,他的人格和文化影響是巨大而深遠的。嵇康是著名的琴藝家和哲學家。嵇康從小喜愛音樂,有極高的音樂天賦,他精於笛,妙於琴,善於音律。他創作的《長清》、《短清》、《長側》、《短側》四首琴曲被稱爲“嵇氏四弄”,是中國古代一組著名琴曲,與東漢的“蔡氏五弄”合稱“九弄”。隋煬帝曾把彈奏“九弄”作爲取士的條件之一,足見其影響之大、成就之高。而《廣陵散》更是成爲我國十大古琴曲之一。他的《聲無哀樂論》、《難自然好學論》、《太師箴》、《明膽論》、《釋私論》、《養生論》千秋相傳。

 

生平


  嵇康年幼喪父,由母親和兄長撫養成人。幼年即十分聰穎,博覽群書學習各種技藝。長大之後喜歡讀道家的著作,身長七尺八寸,容止出眾,然而不注重打扮。後來迎娶了沛王曹林之女長樂亭主爲妻,育有一兒一女。

  擅長音樂,作有琴曲《風入松》;又作有《長清》《短清》《長側》《短側》四首琴曲,被稱作“嵇氏四弄”,與蔡邕的“蔡氏五弄”合稱“九弄”。隋煬帝曾將彈奏“九弄”作爲取士條件,又通繪畫與書法。唐張懷在《書法會要》中目之爲草書第二,又在《曆代名畫記》中記載其作有《巢由洗耳圖》《獅子擊象圖》二圖。

  嵇康崇尚老莊道家學說,講求養生服食之道。主張“任自然”的生活方式,著《養生論》來闡明自己的養生之道。他讚美古代隱者達士的事蹟,向往出世的生活,不願做官。大將軍司馬昭要禮聘他爲幕僚,他跑到河東郡去躲避征辟。司隸校尉鍾會盛禮前去拜訪他,遭到他的冷遇。鍾會覺得自討沒趣,起身要走,嵇康說∶“何所聞而來?何所見而去?”鍾會說:“聞所聞而來,見所見而去!”同爲竹林七賢的山濤曾推薦他做官,他作《與山巨源絕交書》,列出自己有“七不堪”“二不可”,堅決拒絕爲官。

  後來嵇康的朋友呂安被人誣告,嵇康出面爲他作證,因而被一並收押下獄,鍾會趁機勸說司馬昭將二人判處死刑。臨刑前三千名太學生聯名上書請求司馬昭赦免嵇康,並希望能讓嵇康來太學講學,但是沒有被准許。在刑場上,嵇康顧視日影,從容彈奏一曲《廣陵散》,曲罷歎道“廣陵散於今絕矣”,隨後赴死,時年四十。

  其子嵇紹,後爲晉朝之侍中,八王之亂中爲保護晉惠帝而殉難。

 

相貌風度


  嵇康風度非凡,爲一世之標,史載:

  嵇康身長七尺八寸,風姿特秀。見者歎曰:“蕭蕭肅肅,爽朗清擧。”或雲:“肅肅如松下風,高而徐引。”山公曰:“嵇叔夜之爲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獨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將崩。”(《世說新語·容止》) 

  有人語王戎曰:“嵇延祖卓卓如野鶴之在雞群。”答曰:“君未見其父耳。”(《世說新語·容止》)

  康早孤,有奇才,遠邁不群。身長七尺八寸,美詞氣,有風儀,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飾,人以爲龍章鳳姿,天質自然。(《晉書·嵇康傳》)

  康嚐采藥游山澤,會其得意,忽焉忘反。時有樵蘇者遇之,鹹謂爲神。(《晉書·嵇康傳》)

  康長七尺八寸,偉容色,土木形骸,不加飾厲,而龍章鳳姿,天質自然。正爾在群形之中,便自知非常之器。(《世說新語·容止》引《康别傳》)

  康美音氣,好容色。(《文選·五君詠》引《嵇康别傳》)

  也就是說,嵇康身材高大(魏尺無明確換算標准,約在漢尺與晉尺之間,摺合約爲(181.74~191.1),儀容俊美,聲音悦耳,文采卓越。雖然不刻意裝扮自己,卻能通過超脱的氣度流露出自然的美感。

 

文學創作

 
  
  
  嵇康的文學創作,主要是詩歌散文。他的詩今存50餘首,以四言體爲多,占一半以上。嵇康的文學創作,主要是詩歌和散文。 嵇康著作,《隋書·經籍志》著錄有集13卷,又别有15卷本,宋代原集散失,僅存10卷本。明代諸本卷數與宋本同,但篇數減少。明本常見的有汪士賢刻《嵇中散集》(收入《漢魏六朝二十名家集》中),張溥刻《嵇中散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中),等等。1924年,魯迅輯校《嵇康集》,1938年收入《魯迅全集》第9 卷中。戴明颺校注的《嵇康集》1962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此書除校、注外,還收集了有關嵇康的事蹟、評論材料。

  

  《贈兄喜秀才入軍詩》十九首。

  《幽憤詩》一首

  《叙志詩》二首

  《游仙詩》一首

  《六言詩》十首

  《重作四言詩》七首

  《思親詩》一首

  《答二郭詩》三首

  《與阮德如詩》一首

  《酒會詩》七首

  《雜詩》一首

  

  《與山巨源絕交書》

  《與呂長悌絕交書》

  賦

  《琴賦》

  《酒賦》

  《蠶賦》

  《懷香賦》

  

  《聲無哀樂論》

  《養生論》及《答難養生論》

  《釋私論》

  《管蔡論》

  《明膽論》

  《難宅無吉凶攝生論》及《答解宅無吉凶攝生論》

  《難自然好學論》

  其他

  《琴讚》

  《燈銘》

  《蔔疑》

  《太師箴》

  《家誡》

  《聖賢高士傳讚》

  《春秋左氏傳音》

  幽憤詩

  嗟餘薄祜。少遭不造。哀煢靡識。越在繈緥。母兄鞠育。有慈無威。恃憂肆妲。不訓不師。爰及冠帶。憑寵自放。抗心希古。任其所尚。托好老莊。賤物貴身。志在守樸。養素全真。曰餘不敏。好善闇人。子玉之敗。屢增惟塵。大人含弘。藏垢懷恥。民之多僻。政不由己。惟此褊心。顯明臧否。感悟思愆。怛若創痏。欲寡其過。謗議沸騰。性不傷物。頻致怨憎。昔慚柳惠。今愧孫登。内負宿心。外恧良朋。仰慕嚴鄭。樂道閑居。與世無營。神氣晏如。咨予不淑。嬰累多虞。匪降自天。寔由頑疎。理弊患結。卒致囹圄。對答鄙訊。縶此幽阻。實恥訟寃。時不我與。雖曰義直。神辱志沮。澡身滄浪。豈雲能補。嗈嗈鳴鴈。奮翼北游。顺時而動。得意忘憂。嗟我憤歎。曾莫能儔。事與願違。遘茲淹留。窮達有命。亦又何求。古人有言。善莫近名。奉時恭默。咎悔不生。萬石周慎。安親保榮。世務紛紜。祗攪予情。安樂必誡。乃終利貞。煌煌靈芝。一生三秀。予獨何爲。有志不就。懲難思複。心焉内疚。庶勖將來。無馨無臭。采薇山阿。散發岩岫。永嘯長吟。頤性養壽。

  此詩爲嵇康入獄時作,當時嵇康並沒有料到自己會有殺身之禍,所以在詩的結尾說,自己一旦脱離困境將遠離塵世,“采薇山阿。散發岩岫。永嘯長吟。頤性養壽。”但是嵇康得罪小人太多,特别是鍾會,抓住這個機會,報複嵇康,力勸司馬昭殺掉他。從此廣陵散絕矣。

  代秋胡歌詩七首 一 富貴尊榮。憂患諒獨多。富貴尊榮。憂患諒獨多。古人所懼。豐屋蔀家。人害其上。獸惡網羅。惟有貧賤。可以無他。歌以言之。富貴憂患多。 二 貧賤易居。貴盛難爲工。貧賤易居。貴盛難爲工。恥佞直言。與禍相逢。變故萬端。俾吉作凶。思牽黄犬。其計莫從。歌以言之。貴盛難爲工。 三 勞謙寡悔。忠信可久安。勞謙寡悔。忠信可久安。天道害盈。好勝者殘。強梁致災。多事招患。欲得安樂。獨有無愆。歌以言之。忠信可久安。 四 役神者弊。極欲令人枯。役神者弊。極欲令人枯。顏回短摺。下及童烏。縱體淫恣。莫不早徂。酒色何物。自令不辜。歌以言之。酒色令人枯。 五 絕智棄學。游心於玄默。絕智棄學。游心於玄默。遇過而悔。當不自得。垂釣一壑。所樂一國。被發行歌。和氣四塞。歌以言之。游心於玄默。 六 思與王喬。乘雲游八極。思與王喬。乘雲游八極。凌厲五嶽。忽行萬億。授我神藥。自生羽翼。呼吸太和。鍊形易色。歌以言之。思行游八極。 七 千載長生。歌以言之。徘徊於層城。 幽憤詩 嗟餘薄祜。少遭不造。哀煢靡識。越在繈緥。母兄鞠育。有慈無威。恃憂肆妲。不訓不師。爰及冠帶。憑寵自放。抗心希古。任其所尚。托好老莊。賤物貴身。志在守樸。養素全真。曰餘不敏。好善暗人。子玉之敗。屢增惟塵。大人含弘。藏垢懷恥。民之多僻。政不由己。惟此褊心。顯明臧否。感悟思愆。怛若創痏。欲寡其過。謗議沸騰。性不傷物。頻致怨憎。昔慚柳惠。今愧孫登。内負宿心。外恧良朋。仰慕嚴鄭。樂道閑居。與世無營。神氣晏如。咨予不淑。嬰累多虞。匪降自天。寔由頑疎。理弊患結。卒致囹圄。對答鄙訊。縶此幽阻。實恥訟寃時不我與。雖曰義直。神辱志沮。澡身滄浪。豈雲能補。嗈嗈鳴雁。奮翼北游。顺時而動。得意忘憂。嗟我憤歎。曾莫能儔。事願違。遘茲淹留。窮達有命。亦又何求。古人有言。善莫近名。奉時恭默。咎悔不生。萬石周慎。安親保榮。世務紛紜。祗攪予情。安樂必誡。乃終利貞。煌煌靈芝。一生三秀。予獨何爲。有志不就。懲難思複。心焉内疚。庶勖將來。無馨無臭。采薇山阿。散發岩岫。永嘯長吟。頤性養壽。
 
  
  
  四言詩十一首

  四言詩十一首(一)

  淡淡流水。淪胥而逝。泛泛柏舟。載浮載滯。微嘯清風。鼓檝容裔。放棹投竿。優游卒歲。

  四言詩十一首(二)

  婉彼鴛鴦。戢翼而游。俯唼綠藻。托身洪流。朝翔素瀨。夕棲靈洲。搖盪清波。與之沉浮。

  四言詩十一首(三)

  藻泛蘭池。和聲激朗。操縵清商。游心大象。傾昧修身。惠音遺響。鍾期不存。我志誰賞。

  四言詩十一首(四)

  斂弦散思。游釣九淵。重流千仞。或餌者懸。猗與莊老。棲遲永年。寔惟龍化。盪志浩然。

  四言詩十一首(五)

  肅肅泠風。分生江湄。卻背華林。俯溯丹坻。含陽吐英。履霜不衰。嗟我殊觀。百卉且腓。心之憂矣。孰識玄機。

  四言詩十一首(六)

  猗猗蘭藹。殖彼中原。綠葉幽茂。麗藻豐繁。馥馥蕙芳。顺風而宣。將禦椒房。吐熏龍軒。瞻彼秋草。悵矣惟騫。

  四言詩十一首(七)

  泆泆白雲。顺風而回。淵淵綠水。盈坎而頹。乘流遠逝。自躬蘭隈。杖策答諸。納之素懷。長嘯清原。惟以告哀。

  四言詩十一首(八)

  抄抄翔鸞。舒翼太清。俯眺紫辰。仰看素庭。凌躡玄虛。浮沉無形。將游區外。嘯侶長鳴。神□不存。誰與獨征

  四言詩十一首(九)

  有舟浮覆。紼纚是維。栝檝松棹。有若龍微。□津經儉。越濟不歸。思友長林。抱樸山嵋。守器殉業。不能奮飛。

  四言詩十一首(十)

  羽化華嶽。超游清霄。雲蓋習習。六龍飄飄。左配椒桂。右綴蘭苕。凌陽讚路。王子奉軺。婉孌名山。真人是要。齊物養生。與道逍遙。

  四言詩十一首(十一)

  微風清扇。雲氣四除。皎皎亮月。麗於高隅。興命公子。擕手同車。龍驥翼翼。颺鑣踟躕。肅肅宵征。造我友廬。光燈吐輝。華幔長舒。鸞觴酌醴。神鼎烹魚。弦超子野。歎過綿駒。流詠太素。俯讚玄虛。孰克英賢。與爾剖符。

  與山巨源絕交書

  康白:足下昔稱吾於潁川,吾常謂之知言。然經怪此意尚未熟悉於足下,何從便得之也?前年從河東還,顯宗阿都說足下議以吾自代,事雖未行,知足下故不知之!足下傍通,多可而少怪。吾直性狹中,多所不堪,偶與足下相知耳。間聞足下遷,惕然不喜,恐足下羞庖人之獨割,引屍祝以自助,手薦鸞刀,漫之膻腥,故具爲足下陳其可否。

  吾昔讀書,得並介之人,或謂無之,今乃信其真有耳。性有所不堪,真不可強。今空語同知有達人,無所不堪,外不殊俗而内不失正,與一世同其波流而悔吝不生耳。老子、莊周,吾之師也,親居賤職;柳下惠、東方朔,達人也,安乎卑位。吾豈敢短之哉!又仲尼兼愛,不羞執鞭;子文無欲卿相,而三登令尹;是乃君子思濟物之意也。所謂達能兼善而不渝,窮則自得而無悶。以此觀之,故堯舜之君世,許由之岩棲,子房之佐漢,接輿之行歌,其揆一也。仰瞻數君,可謂能遂其志者也。故君子百行,殊塗而同致。循性而動,各附所安,故有處朝廷而不出,入山林而不反之論。且延陵高子臧之風,長卿慕相如之節,志氣所托,不可奪也。

  吾每讀《尚子平、台孝威傳》,慨然慕之,想其爲人。少加孤露,母兄見驕,不涉經學,性複疏嫩。觔駑肉緩,頭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悶癢,不能沐也。每常小便而忍不起,令胞中略轉乃起耳。又縱逸來久,情意傲散。簡與禮相背,懶與慢相成,而爲儕類見寬,不攻其過。又讀《莊》、《老》,重增其放,故使榮進之心日頹,任實之情轉篤。此由禽鹿少見馴育,則服從教制,長而見羈,則狂顧頓纓,赴蹈湯火,雖飾以金鑣,饗以嘉餚,逾思長林而志在豐草也。阮嗣宗口不論人過,吾每師之而未能。乃至性過人,與物無傷,唯飲酒過差耳。至爲禮法之士所繩,疾之如讎,幸賴大將軍保持之耳。吾不如嗣宗之資,而有慢馳之闕。又不識人情,暗於機宜,無萬石之慎,而有好盡之累。久與事接,疵釁日興,雖欲無患,其可得乎?

  又人倫有禮,朝廷有法。自惟至熟,有必不堪者七,甚不可者二:臥喜晚起,而當關呼之不置,一不堪也;抱琴行吟,弋釣草野,而吏卒守之,不得妄動,二不堪也;危坐一時,痹不得搖,性複多虱,把搔無已,而當裹以章服,揖拜上官,三不堪也;素不便書,又不喜作書,而人間多事,堆案盈機,不相酬答,則犯教傷義,欲自勉強,則不能久,四不堪也;不喜弔喪,而人道以此爲重,已爲未見恕者所怨,至欲中傷者,雖瞿然自責,然性不可化,欲降心顺俗,則詭故不情,亦終不能穫無咎無譽。如此,五不堪也;不喜俗人,而當與之共事,或賓客盈坐,鳴聲聒耳,囂塵臭處,千變百伎,在人目前,六不堪也;心不耐煩,而官事鞅掌,機務纏其心,世故繁其慮,七不堪也。又每非湯、武而薄周、孔,在人間不止,此事會顯,世教所不容,此甚不可一也;剛腸疾惡,輕肆直言,遇事便發,此甚不可二也。以促中小心之性,統此九患,不有外難,當有内病,寧可久處人間邪?又聞道士遺言,餌術、黄精,令人久壽,意甚信之。游山澤,觀魚鳥,心甚樂之。一行作吏,此事便廢。安能舍其所樂,而從其所懼哉?夫人之相知,貴識其天性,因而濟之。禹不逼伯成子高,全其節也;仲尼不假蓋於子夏,護其短也。近諸葛孔明不逼元直以入蜀,華子魚不強幼安以卿相;此可謂能相終始、真相知者也。足下見直木,必不可以爲輪;曲者,不可以爲桷。蓋不欲以枉其天才,令得其所也。故四民有業,各以得志爲樂,唯達者爲能通之,此足下度内耳。不可自見好章甫,強越人以文冕也;己嗜臭腐,養鴛雛以死鼠也。吾頃學養生之術,方外榮華,去滋味,游心於寂寞,以無爲爲貴。縱無九患,尚不顧足下所好者。又有心悶疾,頃轉增篤,私意自試,不能堪其所不樂,自蔔己審,若道盡途窮則已耳,足下無事冤之,令轉於溝壑也。

  吾新失母兄之歡,意常淒切。女年十三,男年八歲,未及成人,況複多病,顧此悢悢,如何可言!今但願守陋巷,教養子孫,時與親舊叙闊,陳說平生。濁酒一杯,彈琴一曲,志願畢矣。足下若嬲之不置,不過欲爲官得人,以益時用耳。足下舊知吾潦倒、粗疏,不切事情,自惟亦皆不如今日之賢能也。若以俗人皆喜榮華,獨能離之,以此爲快,此最近之,可得言耳。然使長才廣度,無所不淹而能不營,乃可貴耳。若吾多病困,欲離事自全,以保餘年,此真所乏耳,豈可見黄門而稱貞哉?若趣欲共登王塗,期於相致,時爲歡益,一旦迫之,必發其狂疾,自非重怨,不至於此也。野人有快炙背而美芹子者,欲獻之至尊,雖有區區之意,亦已疏矣。願足下勿似之。其意如此,既以解足下,並以爲别。嵇康白。

  太師箴

  浩浩太素,陽曜陰凝。二儀陶化,人倫肇興。厥初冥昧,不慮不營。欲以物開,患以事成。犯機觸害,智不救生。宗長歸仁,自然之情。故君道自然,必托賢明。茫茫在昔,罔或不寧。赫胥既往,紹以皇羲。默靜無文,大樸未虧。萬物熙熙,不夭不離。爰及唐虞,猶篤其緒。體資易簡,應天顺矩。絺褐其裳,土木其宇。物或失性,懼若在予。疇咨熙載,終禪舜禹。夫統之者勞,仰之者逸。至人重身,棄而不恤。故子州稱疚,石戶乘桴。許由鞠躬,辭長九州。先王仁愛,愍世憂時。哀萬物之將頹,然後蒞之。

  下逮德衰,大道沈淪。智惠日用,漸私其親。懼物乖離,擘□□仁。利巧愈競,繁禮屢陳。刑教爭施,犬性喪真。季世陵遲,繼體承資。憑尊恃勢,不友不師。宰割天下,以奉其私。故君位益侈,臣路生心。竭智謀國,不吝灰沈。賞罰雖存,莫勸莫禁。若乃驕盈肆志,阻兵擅權。矜威縱虐,禍蒙丘山。刑本懲暴,今以脅賢。昔爲天下,今爲一身。下疾其上,君猜其臣。喪亂弘多,國乃隕顛。故殷辛不道,首綴素旗。周朝敗度,彘人是謀。楚靈極暴,乾溪潰叛。晉厲殘虐,欒書作難。主父棄禮,鷇胎不宰。秦皇荼毒,禍流四海。是以亡國繼踵,古今相承。醜彼摧滅,而襲其亡徵。初安若山,後敗如崩。臨刃振鋒,悔何所增!
  故居帝王者,無曰我尊,慢爾德音。無曰我強,肆於驕淫。棄彼佞幸,納比逆顏。諛言顺耳,染德生患。悠悠庶類,我控我告。唯賢是授,何必親戚?顺乃造好,民實胥效。治亂之原,豈無昌教?穆穆天子,思問其愆。虛心導人,允求讜言。師臣司訓,敢告在前。(本集)

  琴賦

  餘少好音聲,長而玩之,以爲物有盛衰,而此無變;滋味有<肙犬>,而此不倦。可以導養神氣,宣和情志,處窮獨而不悶者,莫近於音聲也!是故複之而不足,則吟詠以肆志;吟詠之不足,則寄言以廣意。然八音之器,歌舞之象,曆世才士並爲之賦頌,其體制風流,莫不相襲。稱其材幹,則以危苦爲上;賦其聲音,則以悲哀爲主;美其感化,則以垂涕爲貴。麗則麗矣,然未盡其理也。推其所由,似元不解音聲;覽其旨趣,亦未達禮樂之情也。眾器之中,琴德最優,故輟叙所懷,以爲之賦。其辭曰:

  惟椅梧之所生兮,托峻嶽之崇岡。披重壤以誕載兮,參辰極而高驤。含天地之醇和兮,吸日月之休光。鬱紛紜以獨茂兮,飛英蕤於昊蒼。夕納景於虞淵兮,旦晞幹於九陽,經千載以待價兮,寂神跱而永康。且其山川形勢,則盤紆隱深。磪嵬岑岩,互嶺巉岩,岝崿嶇崄,丹崖崄巇,青壁萬尋。若乃重巘增起,偃蹇雲覆,邈隆崇以極壯,崛巍巍而特秀,蒸靈液以播雲,據神淵而吐溜。爾乃顛波奔突,狂赴爭流,觸岩牴隈,鬱怒彪休。洶湧騰薄,奮沫颺濤,瀄汩澎湃,蜿蟺相糾。放肆大川,濟乎中州,安回徐邁,寂爾長浮,澹乎洋洋,縈抱山丘。詳觀其區土之所產毓,奧宇之所寶殖,珍怪琅玕,瑤瑾翕赩,叢集累積,奐衍於其側。若乃春蘭被其東,沙棠殖其西,涓子宅其陽,玉醴湧其前,玄雲蔭其上,翔鸞集其巔,清露潤其膚,惠風流其間,竦肅肅以靜謐,密微微其清閑。夫所以經營其左右者,固以自然神麗,而足思願愛樂矣。

  於是遁世之士,榮期、綺季之疇,乃相與登飛梁,越幽壑,援瓊枝,陟峻崿,以游乎其下。周鏇永望,邈若凌飛。邪睨昆崙,俯闞海湄。指蒼梧之迢遞,臨回江之威夷。悟時俗之多累,仰箕山之馀輝。羨斯嶽之弘敞,心慷慨以忘歸!情舒放而遠覽,接軒轅之遺音。慕老童於馬鬼隅,欽泰容之高吟。顧茲梧而興慮,思假物以托心。乃斫孫枝,准量所任。至人攄思,制爲雅琴。乃使離子督墨,匠石奮斤。夔、襄薦法,般、倕騁神。锼會褒廁,朗密調均。華繪雕琢,布藻垂文。錯以犀象,籍以翠綠。弦以園客之絲,徽以锺山之玉。爰有龍鳳之象,古人之形。伯牙揮手,锺期聽聲。華容灼爚,發采颺明。何其麗也!伶倫比律,田連操張。進禦君子,新聲憀亮。何其偉也!

  及其初調,則角羽俱起、宮徵相證。參發並趣,上下累應。踸踔磊硌,美聲將興。固以和昶而足耽矣。爾乃理正聲,奏妙曲。颺《白雪》,發《清角》。紛淋浪以流離,奐淫衍而優渥。粲奕奕而高逝,馳岌岌以相屬。沛騰遌而競趣,翕韡曄而繁縟。狀若崇山,又象流波。浩兮湯湯,鬱兮峨峨。怫忄胃煩冤,紆馀婆娑。陵縱播逸,霍濩紛葩。檢容授節,應變合度。競名擅業,安軌徐步。洋洋習習,聲烈遐布。含顯媚以送終,飄餘響乎泰素。若乃高軒飛觀,廣夏閑房。冬夜肅清,朗月垂光。新衣翠粲,纓徽流芳。於是器冷弦調,心閑手敏。觸批如志,唯意所擬。初涉《淥水》,中奏《清徵》。雅昶唐堯,終詠微子。寬明弘潤,優游躇跱。拊弦安歌,新聲代起。歌曰:“凌扶搖兮憩瀛洲,要列子兮爲好仇。餐沆瀣兮帶朝霞,眇翩翩兮薄天游。齊萬物兮超自得,委性命兮任去留。激清響以赴會,何弦歌之綢繆!”於是曲引向闌,眾音將歇。改韻易調,奇弄乃發。颺和顏,攘皓腕。飛纖指以馳騖,紛以流漫。或徘徊顧慕,擁鬱抑案。盤桓毓養,從容祕玩。闥爾奮逸,風駭雲亂。牢落凌厲,布濩半散。豐融披離,斐韡奐爛。英聲發越,采采粲粲。或間聲錯糅,狀若詭赴。雙美並進,駢馳翼驅。初若將乖,後卒同趣。或曲而不屈,直而不倨。或相凌而不亂,或相離而不殊。時劫掎以慷慨,或怨<女虘>而躊躇。忽飄遙以輕邁,乍留聯而扶疏。或參譚繁促,複叠攢仄。從横駱驛,奔遁相逼。拊嗟累讚,間不容息。瑰豔奇偉,殫不可識。若乃閑舒都雅,洪纖有宜。清和條昶,安衍陸離。穆溫柔以怡懌,婉顺叙而委蛇。或乘險投會,邀隙趨危。嚶若離鹍鳴清池,翼若游鴻翔曾崖。紛文斐尾,慊縿離纚。微風餘音,靡靡猗猗。或摟批櫟捋,縹繚潎冽。輕行浮彈,明嫿<目祭>慧。疾而不速,留而不滯。翩綿飄邈,微音迅逝。遠而聽之,若鸞鳳和鳴戲雲中;迫而察之,若眾葩敷榮曜春風。既豐贍以多姿,又善始而令終。嗟姣妙以弘麗,何變態之無窮!若夫三春之初,麗服以時,乃擕友生,以遨以嬉。涉蘭圃,登重基。背長林,翳華芝。臨清流,賦新詩。嘉魚龍之逸豫,樂百卉之榮滋。理重華之遺操,慨遠慕而長思。若乃華堂曲宴,密友近賓。蘭餚兼禦,旨酒清醇。進南荆,發西秦。紹陵陽,度巴人。變用雜而並起,竦眾聽而駭神。料殊功而比操,豈笙籥之能倫?若次其曲引所宜,則《廣陵》、《止息》,《東武》、《太山》,《飛龍》、《鹿鳴》,《鹍雞》、《游弦》”,更唱疊奏,聲若自然。流楚窈窕,懲躁雪煩。下逮謠俗,蔡氏五曲,《王昭》、《楚妃》,《千里》、《别鵠》,猶有一切,承間簉乏,亦有可觀者焉。然非夫曠遠者,不能與之嬉游;非夫淵靜者,不能與之閑止;非夫放達者,不能與之無吝;非夫至精者,不能與之析理也。

  若論其體勢,詳其風聲,器和故響逸,張急故聲清。間遼故音痹,弦長故徽鳴。性潔靜以端理,含至德之和平。誠可以感盪心志,而發泄幽情矣。是故懷戚者聞之,莫不憯懔慘淒。愀愴傷心,含哀懊咿,不能自禁;其康樂者聞之,則欨愉歡釋,抃舞踴溢。留連瀾漫,嗢噱終日;若和平者聽之,則怡養悦愉,淑穆玄真。恬虛樂古,棄事遺身。是以伯夷以之廉,顏回以之仁,比幹以之忠,尾生以之信,惠施以之辯給,萬石以之訥慎。其餘觸類而長,所致非一。同歸殊途,或文或質。總中和以統物,鹹日用而不失。其感人動物,蓋亦弘矣。於時也,金石寢聲,匏竹屏氣。王豹輟謳,狄牙喪味。天吳踴躍於重淵,王喬披雲而下墜。舞鸑鷟於庭階,游女飄焉而來萃。感天地以致和,況蚑行之眾類。嘉斯器之懿茂,詠茲文以息慰。永服禦而不厭,信古今之所貴。

  亂曰:愔愔琴德,不可測兮。體清心遠,邈難極兮。良質美手,遇今世兮。紛綸翕響,冠眾藝兮;識音者希,孰能珍兮?能盡雅琴,唯至人兮!
 
  
  
  《廣陵散》    

  《廣陵散》,又名《廣陵止息》。是古代一首大型琴曲,它至少在漢代已經出現。其内容向來說法不一,但一般的看法是將它與《聶政刺韓王》琴曲聯繫起來。《聶政刺韓王》主要是描寫戰國時代鑄劍工匠之子聶政爲報殺父之仇,刺死韓王,然後自殺的悲壯故事。

  今存《廣陵散》曲譜,最早見於明代朱權編印的《神奇祕譜》(1425年),譜中有關於“刺韓”、“沖冠”、“發怒”、“報劍”等内容的分段小標題,所以古來琴曲家即把《廣陵散》與《聶政刺韓王》看作是異曲同名。

  《廣陵散》樂譜全曲共有四十五個樂段,分開指、小序、大序、正聲、亂聲、後序六個部分。正聲以前主要是表現對聶政不幸命運的同情;正聲之後則表現對聶政壯烈事蹟的歌頌與讚颺。正聲是樂曲的主體部分,着重表現了聶政從怨恨到憤慨的感情發展過程,深刻地刻劃了他不畏強暴、寧死不屈的複仇意志。全曲始終貫穿着兩個主題音調的交織、起伏和發展、變化。一個是見於“正聲”第二段的正聲主調, 另一個是先出現在大序尾聲的亂聲主調。 正聲主調多在樂段開始處,突出了它的主導體用。亂聲主調則多用於樂段的結束,它使各種變化了的曲調歸結到一個共同的音調之中,具有標志段落,統一全曲的作用。

  《廣陵散》的鏇律激昂、慷慨,它是我國現存古琴曲中唯一的具有戈矛殺伐戰鬥氣氛的樂曲,直接表達了被壓迫者反抗暴君的鬥爭精神,具有很高的思想性及藝術性。或許嵇康也正是看到了《廣陵散》的這種反抗精神與戰鬥意志,才如此酷愛《廣陵散》並對之產生如此深厚的感情。

  嵇康可謂魏晉奇才,精於笛,妙於琴,還善於音律。尤其是他對琴及琴曲的嗜好,爲後人留下了種種迷人的傳說。據《太平廣記》三百十七引《靈鬼志》說:

  嵇康嵇康燈下彈琴,忽有一人長丈餘,著黑衣革帶,熟視之。乃吹火滅之,曰:“恥與魑魅爭光。”嚐行,去路數十里,有亭名月華。投此亭,由來殺人。中散(嵇康字)心中蕭散,了無懼意。至一更,操琴先作諸弄,雅聲逸奏,空中稱善。中散撫琴而呼之:"君是何人?”答雲;“身是故人,幽沒於此,聞君彈琴,音曲清和,昔所好,故來聽耳。身不幸非理就終,形體殘毁,不宜接見君子。然愛君之琴, 要當相見,君勿怪惡之。君可更作數曲。”中散複爲撫琴擊節日:“夜已久,何不來也?形骸之間,複何足計?”乃手擊其頭曰:“聞之奏琴,不覺心開神悟,況若暫生。”邀與共論音聲之趣,辭甚清辨,謂中散曰:“君試以琴見與。” 乃彈《廣陵散》,便從受之,果悉得。中散先所受引,殊不及。與中散誓:不得教人。天明語中散:“相遇雖一遇於今夕,可以遠同千載。於此長絕,不能悵然。”

  正因爲嵇康有着很深的音樂功底,所以,他臨刑前,有三千太學生共同向司馬氏要求“請以爲師”,但未被允許,使“海内之士,莫不痛之”(《晉書》本傳)。因此,嵇康的名字始終與《廣陵散》聯繫在一起。

  嵇康除以彈奏《廣陵散》聞名外,在音樂理論上也有獨到貢獻,這就是其《琴賦》與《聲無哀樂論》。 《琴賦》主要表現了嵇康對琴和音樂的理解,同時也反映了嵇康與儒家傳統思想相左的看法。 《聲無哀樂論》是作者對儒家“音樂治世”思想直接而集中的批判。其中閃爍着嵇康對音樂的真知灼見。

 

養生之道


  嵇康的養生之道:越名教而任自然
  
  

  嵇康爲魏晉時期的文學家,同時也崇尚老莊,講求養生服食之道。他雖然因政治原因隻活了40歲(爲司馬昭政權所殺),養生學史上仍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他繼承了老莊的養生思想,進行實踐頗有心得,他的《養生論》是中國養生學史上第一篇較全面、較系統的養生專論。後世養生大家如陶弘景、孫思邈等對他的養生思想都有借鑒。

  《嵇康集》十卷書中,篇篇含養生之理,提出“越名教而任自然”的養生看法。

  魏晉之時,養生之學大興,但社會上有兩種相對立的思想存在:一是認爲修道可成仙,長生不老;二是認爲“生死全由天,半分不由人。”嵇康針對這種現象,指出神仙不可能,如果導養得理,則安期、彭祖之論可及的看法。   在他的重要著作《養生論》中,他以導養得理可壽的總論點,精辟地闡述以下幾個問題:

  一、提出形神兼養,重在養神。他擧了幾個例子說明精神對人體的強大作用,指出“由此言之,精神之於形骸,猶國之有君也。”而中醫學也認爲人以神爲根本,神滅則形滅。嵇康在此抓住了養生的根本。

  二、指出養生要重一功元益,慎一過之害,全面進行。嵇康認爲萬物禀天地而生,後天給予的養護不同,壽命也不盡相同,勿以益小而不爲,勿以過小而爲之,防微杜漸,提早預防,積極爭取長壽。   三、指出若不注重養生,耽聲色,溺滋味,七情太過,則易夭摺。“夫以蕞爾之軀,攻之者非一塗;易竭之身,而内外受敵,身非木石,其能久乎?”

  四、嵇康還告誡養生者要有信心,堅持不懈,否則就不易有效。還要以善養生者爲榜樣,積極吸取好的養生方法,清心寡欲,守一抱真,並“蒸以靈芝,潤以醴泉,唏以朝陽,緩以五弦”,就可以“與羨門比壽,與王喬爭年”。

  可見,嵇康在養生問題上研究頗深。他自己也身體力行,其友人言:“與康居二十年,未嚐見其喜慍之色”,他自己提的理論,幾乎條條做到,但卻犯了“營内而忘外”一忌,最終受人誣陷而遇害,令人惋惜不已。

 

歷史評價


  山濤:叔夜之爲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獨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將崩。

  嵇喜:龍章鳳姿,天資自然。見者歎曰:蕭蕭肅肅,爽朗清擧。或曰:肅肅如松下風,高而徐引。(《世說新語》)

  顏延之:中散不偶世,本自餐霞人。形解驗默仙,吐論知凝神。立俗忤流議,尋山洽隱淪。鸞翮時有鎩,龍性誰能馴?(《五君詠》)

  孫登:君性烈而才俊,得能免於世乎?

  鍾會:嵇康,臥龍也,不可起。

  向秀:其人並有不羈之才,嵇意遠而疏。(《思舊賦》)

  王戎:與康居山陽二十年,未嚐見其喜慍之色。(《晉書》)。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