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1381 次 历史版本 4个 创建者:烟波钓叟 (2010/11/25 16:10:43)  最新编辑:小狐狸 (2011/9/28 12:47:43)
《神農本草經》
拼音:shen nong ben cao jing
同义词条:神农本草经
目錄[ 隱藏 ]
 
  
神農本草經
神農本草經
       《神農本草經》簡稱《本草經》或《本經》,是中國現存最早的藥物學專著。《神農本草經》成書於東漢,並非出自一時一人之手,而是秦漢時期眾多醫學家總結、蒐集、整理當時藥物學經驗成果的專著,是對中國中草藥的第一次系統總結。其中規定的大部分藥物學理論和配伍規則以及提出的“七情合和”原則在幾千年的用藥實踐中發揮了巨大作用,被譽爲中藥學經典著作。因此很長一段歷史時期内,它是醫生和藥師學習中藥學的教科書,也是醫學工作者案頭必備的工具書之一。
 
 
 
 

概述

  
神農本草經
神農本草經
      《神農本草經》又名《神農本草》,簡稱《本草經》或《本經》,我國現存最早的藥學專著。撰人不詳,“神農”爲托名。全書分三卷,載藥365種(植物藥252種,動物藥67種,礦物藥46種),分上、中、下三品,文字簡練古樸,成爲中藥理論精髓。其成書年代自古就有不同考論,或謂成於秦漢時期,或謂成於戰國時期。原書早佚,現行本爲後世從曆代本草書中集輯的。該書最早著錄於《隋書?經籍志》,載“神農本草,四卷,雷公集注”。《舊唐書?經籍志》、《唐書?藝文志》均錄“神農本草,三卷”,宋《通志?藝文略》錄“神農本草,八卷,陶隱居集注”,明《國史經籍志》錄“神農本草經,三卷”,《清史稿?藝文志》錄“神農本草經,三卷”。曆代有多種傳本和注本,現存最早的輯本爲明盧複輯《神農本經》(1616),流傳較廣的是清孫星衍孫馮翼輯《神農本草經》(1799),以及清顧觀光輯《神農本草經》(1844)、日本森立之輯《神農本草經》(1854)。

  書中對每一味藥的產地、性質、采集時間、入藥部位和主治病症都有詳細記載。對各種藥物怎樣相互配合應用,以及簡單的制劑,都做了概述。更可貴的是早在兩千年前,我們的祖先通過大量的治療實踐,已經發現了許多特效藥物,如麻黄可以治療哮喘,大黄可以瀉火,常山可以治療瘧疾等等。這些都已用現代科學分析的方法得到證實。

   在我國古代,大部分藥物是植物藥,所以“本草”成了它們的代名詞,這部書也以“本草經”命名。漢代托古之風盛行,人們尊古薄今,爲了提高該書的地位,增強人們的信任感,它借用神農遍嚐百草,發現藥物這婦孺皆知的傳說,將神農冠於書名之首,定名爲《神農本草經》。儼然《内經》冠以黄帝一樣,都是出於托名古代聖賢的意圖。

内在原則和影響

 
  《本經》依循《内經》提出的君臣佐使的組方原則,也將藥物以朝中的君臣地位爲例,來表明其主次關係和配伍的法則。《本經》對藥物性味也有了詳盡的描述,指出寒熱溫涼四氣五味是藥物的基本性情,可針對疾病的寒、熱、濕、燥性質的不同選擇用藥。寒病選熱藥;熱病選寒藥;濕病選溫燥之品;燥病須涼潤之流,相互配伍,並參考五行生克的關係,對藥物的歸經、走勢、升降、浮沉都很了解,才能選藥組方,配伍用藥。
  
中藥材
中藥材
       藥物之間的相互關係也是藥學一大關鍵,《本經》提出的“七情和合”原則在幾千年的用藥實踐中發揮了巨大作用。藥物之間,有的共同使用就能相互輔佐,發揮更大的功效,有的甚至比各自單獨使用的效果強上數倍;有的兩藥相遇則一方會減小另一方的藥性,便其難以發揮作用;有的藥可以減去另一種藥物的毒性,常在炮制毒性藥時或者在方中制約一種藥的毒性時使用;有的兩種藥品本身均無毒,但兩藥相遇則會產生很大的毒性,損害身體等等。這些都是業醫者或從事藥物學研究的人員必備的基本專業知識,十分重要,甚至操縱着生死之關隘,不可輕忽一分半毫。

  很長一段歷史時期内,《神農本草經》都是醫生和藥師學習中藥學的教科書,或者是作爲必讀書,被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上。書中對於藥物性質的定位和對其功能主治的描述十分准確,其中規定的大部分藥物學理論和配伍規則,到今天,也仍是中醫藥學的重要理論支柱。對於現代的中醫臨床,《神農本草經》的論述仍舊具有十分穩固的權威性,同時,它也成爲了醫學工作者案頭必備的工具書之一。

輯本種類

 
  《本經》原本早已散佚。現所見者,大多是從《證類本草》、《本草綱目》等書所引用的《本經》内容而輯成的。由於重輯者的着眼點和取材不同,因而各種輯本的形式和某些内容有一定的差異。常見的輯本有:

  1.盧複輯《神農本經》三卷(公元1602~1616年,明萬曆30-44年)。是從《證類本草》和《本草綱目》中摘出所引的《本經》原文編輯而成。

  2.孫星衍孫馮翼同輯《神農本草經》三卷(公元1799年,清嘉慶4年)。是從《證類本草》上的白字輯出。並在每條正文之後,引用了《吳普本草》、《名醫别錄》、《淮南子》、《抱樸子》、《太平禦覽》、《爾雅》、《說文》等古書,詳加考證,引證詳實,資料豐富,是較好的一種輯本。

  3.顧觀光輯《神農本草經》四卷(公元1844年,清道光24年)此書分序錄、上品、中品、下品四部分。藥品次序是依照《本草綱目》卷二所載《神農本草經》目錄排列的。經文均依《證類本草》。唐、宋類書所引有出於《證類本草》之外的,也一並輯人。

  4.森立之(日本人)輯《神農本草》四卷(公元1854年,日本嘉永7年,清鹹豐4年)。依據《千金方》、《醫心方》、《唐本草》、《證類本草》、《本草和名》等重輯而成。别作“考異”,附之於後。

   5.王閻運輯《神農本草經》三卷(公元1885年,清光緒11年)。是從《證類本草》輯出。王氏對醫學和考據學都不是内行,所以此書内容是比較草率的。

  6.薑國伊輯《神農本經》一冊,未分卷(公元1892年,清光緒18年)。是根據《本草綱目》等輯成。

  上述六種輯本,以孫、顧的輯本流行較廣。這些輯本經重輯者的研究考證,基本上已接近原來的面目。

  現知歷史上有《本經》輯本16種。主要有:

   1、南宋王介首次輯此書之佚文,成《本草正經》3卷,今佚。

  2、明末盧複(不遠)所輯《神農本經》3卷,目錄依《本草綱目》所出,正文取自《證類本草》。

  3、清過孟起(繹之)輯《本草經》3卷(1687年),佚文取自《證類本草》,今僅存殘卷。

  4、清孫星衍(淵如)、孫馮翼(鳳卿)合輯《神農本草經》3卷(1799年),每藥增補生長環境内容,又輯入《吳氏本草》、《名醫别錄》及若幹藥物考證資料,考證精詳。

  5、清顧觀光(尚之)輯《神農本草經》4卷(約1844年),略加考校。

  6、清汪宏(廣庵)自稱得《嘉本草》宋本,據此輯《神農本草經》3卷(1885年)。然或謂汪氏所輯,並非依據宋本《本經》。

   7、清末王?運(紉秋)輯《神農本草經》3卷(1885年),收藥360種,亦托稱得宋嘉年間《神農本草經》刊本。

  8、劉複取王氏輯本,兼參孫星衍、顧觀光所輯,刊《神農本草》(1942年)。

  9、清薑國伊(尹人)輯《神農本經》(1862~1892年),排列及佚文悉遵《本草綱目》。

  10、近人尚志鈞輯成《神農本草經校點》(1983年),集取眾人之長,詳加校訂。

  11、曹元宇輯《本草經》(1987年)3卷。

  12、王筠默《神農本草經》(1988年)3卷。

  13、日本森立之輯《神農本草經》3卷,附《序錄》1卷、《考異》1卷。該輯本引證廣博,考證精詳。

引申

 
 《神農本草經》的作者及成書時代尚無實證加以確定,大約成書於公元前一世紀左右,即秦漢時期;也並非出自一時一人之手,而是秦漢時期眾多醫學家總結、蒐集、整理當時藥物學經驗成果的專著,此已經是醫學史界比較公認的結論。
  
中藥材
中藥材
       全書分3(或4)卷,共收載藥物365種,其中植物藥252種,動物藥67種,礦物藥46種。書中叙述了各種藥物的名稱、性味、有毒無毒、功效主治、别名、生長環境、采集時節以及部分藥物的質量標准、炮炙、真偽鑒别等,所載主治症包括了内、外、婦、兒、五官等各科疾病170多種,並根據養命、養性、治病三類功效將藥物分爲上、中、下三品。上品120種爲君,無毒,主養命,多服久服不傷人,如人參、阿膠;中品120種爲臣,無毒或有毒,主養性,具補養及治療疾病之功效,如鹿茸、紅花;下品125種爲佐使,多有毒,不可久服,多爲除寒熱、破積聚的藥物,主治病,如附子、大黄。書中有200多種藥物至今仍常用,其中有158種被收入1977年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

  《神農本草經》有序例(或序錄)自成l卷,是全書的總論,歸納了13條藥學理論,首次提出了“君臣佐使”的方劑理論,一直被後世方劑學所沿用,但在使用過程中,含義已漸漸演變,關於藥物的配伍情況,書中概括爲“單行”、“相須”、“相使”、“相畏”、“相惡”、“相反”、“相殺”七種,稱爲七情,指出了藥物的配伍前提條件,認爲有的藥物合用,可以相互加強作用或抑制藥物的毒性,因而宜配合使用,有的藥物合用會使原有的藥理作用減弱,或產生猛烈的副作用,這樣的藥應盡量避免同時使用。書中還指出了劑型對藥物療效的影響,丸、散、湯、膏適用於不同的藥物或病症,違背了這些,就會影響藥物的療效。

  由於歷史和時代的局限,《神農本草經》也存在一些缺陷,爲了附會一年365日,書中收載的藥物僅365種,而當時人們認識和使用的藥物已遠遠不止這些。這365種藥物被分爲上、中、下三品,以應天、地、人三界,既不能反應藥性,又不便於臨床使用,這些明顯地受到了天人合一思想的影響,而且在神仙不死觀念的主導下,收入了服石、鍊丹、修仙等内容,並把一些劇毒的礦物藥如雄黄、水銀等列爲上品之首,認爲長期服用有延年益壽的功效。這顯然是荒謬的。此外,《神農本草經》很少涉及藥物的具體產地,采收時間,炮制方法,品種鑒定等内容,這一缺陷直到《本草經集注》才得以克服。

  盡管如此,《神農本草經》的歷史地位卻是不可低估的,它將東漢以前零散的藥學知識進行了系統總結,其中包含了許多具有科學價值的内容,被曆代醫家所珍視。而且其作爲藥物學著作的編撰體例也被長期沿用,作爲我國第一部藥物學專著,影響是極爲深遠的。

  《神農本草經》,簡稱《本經》,是我國現存最早的一部藥學專著。其著作年代及作者問題,由於《帝王世紀》有:“炎帝神農氏……嚐味草木,宜藥療疾,著本草四卷”之說,故使人認爲《本經》作者是神農。如北齊顏之推《家訓》即謂“本草神農所述”。但神農在歷史上是傳說中的人物,況神農時代,尚未有文字,因此不能認爲是神農所著。據梁代陶弘景在《本草經集注》序中謂:“本經所出郡縣,乃後漢時制,疑系仲景、元化等所記”。宋代掌禹錫在《嘉佑補注本草》序中謂:“上世未著文字,師學相傳,謂之本草。兩漢以來名醫益眾,張機華倫輩始因古學,附以新說,通爲編述,《本經》由是見於經錄”。南宋王應麟在《困學紀聞》中謂:“神農作本草非也。三五之世,樸略之風,史氏不繁,紀錄無見。斯實後醫工知草木之性,托名炎帝耳”。近代梁啟超在《古書真偽及其年代沖說:“此書在東漢三國間已有之,至宋、齊間則已立規模矣。著者之姓名雖不能確指,著者之年代則不出東漢末訖宋、齊之間”。故現代學者,一般都認爲《本經》爲東漢末年(約公元200年)之作品,非一人之手筆,是集體所創作,而托名於神農。正如《淮南子·修務訓》所說:“世俗之人,多尊古而賤今,故爲道者必托之於神農、黄帝,而後始能人說”,所以《本經》上冠以神農二字,亦即此故。
  
中藥材
中藥材
     《本經》載藥365種,其中有植物藥252種,動物藥67種,礦物藥46種(此據顧觀光輯本統計之數,其他各本,互有出人)。根據藥物的性能和使用目的,分爲上、中、下三品。上品一百二十種,無毒。大多屬於滋補強壯之品,如人參、甘草、地黄、大棗等,可以久服。中品一百二十種,無毒或有毒,其中有的能補虛扶弱,如百合、當歸、龍眼、鹿茸等;有的能祛邪抗病,如黄連、麻黄、白芷、黄芩等。下品一百二十五種,有毒者多,能祛邪破積,如大黄、烏頭、甘遂、巴豆等,不可久服。

  《本經》對每味藥所記載的内容,有性味、主治、異名及生長環境。如“當歸味甘溫,主咳逆上氣,溫瘧寒熱洗洗在皮膚中,婦人漏下,絕子,諸惡瘡瘍金瘡,煮飲之。一名幹歸。生川穀。”這些内容以當時的水平來衡量,是比較切實的。

  《本經》不僅記載着365種藥的性味、主治等内容,還在其《序錄》中簡要地提出:“藥有酸鹹甘苦辛五味,又有寒熱溫涼四氣及有毒無毒。”“療寒以熱藥,療熱以寒藥,飲食不消以吐下藥……各隨其所宜”等基本理論及用藥原則。並總結了“藥有君臣佐使”,“有單行者,有相須者,有相使者,有相畏者,有相惡者,有相反者,有相殺者”等藥物配伍方法。爲了保證藥物質量,還指出要注意藥物的產地,采集藥物的時間、方法、真偽。制成各種劑型,要隨藥性而定。用毒藥應從小劑量開始,隨病情的發展而遞增。服藥時間應按病位所在確定在食前、食後或早晨、睡前服藥。如此等等,對臨床用藥都有一定的指導意義。

  《本經》是漢以前勞動人民在實踐中所積累的用藥經驗的總結,它將藥物分爲上、中、下三品,是中藥學按功用分類之始。它所述的藥物主治大部分是正確的,有一定的科學價值。如水銀治疥瘡,麻黄平喘,常山治瘧,黄連治痢,牛膝堕胎,海藻治癭瘤。不但確有實效,而且有一些還是世界上最早的記載。如用水銀治皮膚疾病,要比阿拉伯和印度早500-800年。

  《本經》的問世,對我國藥學的發展影響很大。歷史上具有代表性的幾部《本草》,如《本草經集注》、《新修本草》、《證類本草》、《本草綱目》等,都淵源於《本經》而發展起來的。但由於歷史條件的限制,其中未免摻雜了少數荒誕不稽之說。如樸消“鍊何服之,輕身神仙”,太一餘糧“久服輕身飛行千里神仙”,澤瀉“久服能行水上”,水銀“久服神仙不死”等等。這些唯心之說,與當時迷信方士(僻海》1979年版方士條:“中國古代好講神仙方術的人”)有一定的關係。對此,當本着去蕪取精的精神,批判地繼承其正確的内容。

  《本經》原本早已散佚。現所見者,大多是從《證類本草》、《本草綱目》等書所引用的《本經》内容而輯成的。由於重輯者的着眼點和取材不同,因而各種輯本的形式和某些内容有一定的差異。常見的輯本有:

  1.盧複輯《神農本經》三卷(公元1602~1616年,明萬曆30-44年)。是從《證類本草》和《本草綱目》中摘出所引的《本經》原文編輯而成。

  2.孫星衍、孫馮翼同輯《神農本草經》三卷(公元1799年,清嘉慶4年)。是從《證類本草》上的白字輯出。並在每條正文之後,引用了《吳普本草》、《名醫别錄》、《淮南子》、《抱樸子》、《太平禦覽》、《爾雅》、《說文》等古書,詳加考證,引證詳實,資料豐富,是較好的一種輯本。

  3.顧觀光輯《神農本草經》四卷(公元1844年,清道光24年)此書分序錄、上品、中品、下品四部分。藥品次序是依照《本草綱目》卷二所載《神農本草經》目錄排列的。經文均依《證類本草》。唐、宋類書所引有出於《證類本草》之外的,也一並輯入。

  4.森立之(日本人)輯《神農本草》四卷(公元1854年,日本嘉永7年,清鹹豐4年)。依據《千金方》、《醫心方》、《唐本草》、《證類本草》、《本草和名》等重輯而成。别作“考異”,附之於後。

  5.王閻運輯《神農本草經》三卷(公元1885年,清光緒11年)。是從《證類本草》輯出。王氏對醫學和考據學都不是内行,所以此書内容是比較草率的。

  6.薑國伊輯《神農本經》一冊,未分卷(公元1892年,清光緒18年)。是根據《本草綱目》等輯成。   上述六種輯本,以孫、顧的輯本流行較廣。這些輯本經重輯者的研究考證,基本上已接近原來的面目。

主要著作

  
陶弘景
陶弘景
       本書的作者尚志鈞先生不但對主流本草中保存的陶弘景整理的《本草經》文加以全面的輯複校注,而且對古書所引的陶弘景以前的《本草經》佚文也進行了堪稱全面細致的輯校分析。並將50餘年的學海探索所得,撰成說理有據、資料詳實的源流考,以饗讀者。略言之,《神農本草經校注》的主體内容分三部分:

  1、陶弘景整理的《神農本草經》的全面輯校;

  2、古書所引的《本草經》佚文的全面輯校;

  3、《神農本草經》文獻源流考。

著作價值

  
神農本草經
神農本草經
     《神農本草經》的歷史地位不可低估,它將東漢以前零散的藥學知識進行了系統總結,其中包含了許多具有科學價值的内容,被曆代醫家所珍視。而且其作爲藥物學著作的編撰體例也被長期沿用,作爲中國第一部藥物學專著,影響是極爲深遠的。《神農本草經》首次提出了“君臣佐使”的方劑理論,一直被後世方劑學所沿用,有序例(或序錄)自成l卷,是全書的總論,歸納了13條藥學理論。

  《神農本草經》的問世,對中國藥學的發展影響很大。歷史上具有代表性的幾部《本草》,如《本草經集注》、《新修本草》、《證類本草》、《本草綱目》等,都淵源於《本經》而發展起來的。藥物之間的相互關係也是藥學一大關鍵,《本經》提出的“七情和合”原則在幾千年的用藥實踐中發揮了巨大作用。藥物之間,有的共同使用就能相互輔佐,發揮更大的功效,有的甚至比各自單獨使用的效果強上數倍;有的兩藥相遇則一方會減小另一方的藥性,便其難以發揮作用;有的藥可以減去另一種藥物的毒性,常在炮制毒性藥時或者在方中制約一種藥的毒性時使用;有的兩種藥品本身均無毒,但兩藥相遇則會產生很大的毒性,損害身體等等。這些都是業醫者或從事藥物學研究的人員必備的基本專業知識,十分重要,甚至操縱着生死之關隘,不可輕忽一分半毫。

  很長一段歷史時期内,《神農本草經》都是醫生藥師學習中藥學的教科書,或者是作爲必讀書,被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上。書中對於藥物性質的定位和對其功能主治的描述十分准確,其中規定的大部分藥物學理論和配伍規則,到今天,也仍是中醫藥學的重要理論支柱。對於現代的中醫臨床,《神農本草經》的論述仍舊具有十分穩固的權威性,同時,它也成爲了醫學工作者案頭必備的工具書之一。

作者

 
  神農不是醫藥學家,自然也不會是《神農本草經》的真實作者,這一點在中醫學界基本得到承認。但是翻開歷史,發現有太多的醫家都以爲《神農本草經》的作者是神農。

  “神農說”最有力的鼓吹者是陶弘景。《集注·序錄》雲:“舊說皆稱神農《本經》,餘以爲信然。”其後的顏之推,孔志約等也是這樣認爲的。《顏氏家訓》雲:“典籍錯亂,非止於此,譬猶本草,神農所述,而有豫章、朱崖、趙國、常山、奉高、真定、臨淄、馮詡等郡縣名,出諸藥物。”孔志約序《新修本草》雲:“以爲《本草經》者,神農之所作,不刊之書也。”即使到了清代,考據大家趙翼仍迷信陶說,以《本草經》爲神農之作,《曝雜記》雲:“三皇之書,伏羲有《易》,神農有《本草)),黄帝有《素問》。《易》以蔔笠存,《本草》《素問》以方伎存。”由此可見,在缺乏嚴謹治學精神和質疑精神的情況下,一個謊言能流傳上千年。但也有嚴謹的學者能夠獨立思考,對此說提出質疑。梁朝阮孝緒撰《七錄》始記有《神農本草經》這本書,計有三卷。是書雲:“世謂神農嚐藥。黄帝以前,文字不傳,以識相付,至桐雷乃載篇冊。然所載郡縣多漢時,疑張仲景、華陀竄記其語。”

  宋代王應麟也對神農著書說提出質疑,其在《困學紀聞》雲:“今詳神農作本草,非也。三五之世,樸略之風,史氏不繁,紀錄無見,斯實後世醫工知草木之性,托名炎帝耳。”宋代葉夢得《書傳》雲:“《神農本草》但三卷,所載甚略,初議者與其記出產郡名,以爲東漢人所作。”清代姚恒《古今偽書考》雲:“漢志無本草,按《漢書·平帝紀》,詔天下擧知方術本草者。書中有後漢郡縣地名,以爲東漢人作也。”陳叔方在其所著《穎川語錄》中寫到《神農本草經》當中使用的某些藥名有故意做雅的痕蹟。比如,把“黄精”寫成“黄獨”,“山芋”寫成“玉延”,“蓮”寫成“藕實”,“荷”寫成“水芝”,“芋”寫成“土芝”,“螃蟹”寫成“擁劍”。這種華而不實的故意做雅,是東漢學風的典型表現。早在西漢《淮南子·修務訓》中就有:“世俗之人,多尊古而賤今,故爲道者,必托於神農、黄帝,而後始入說。”一語道破當時的風氣。

  那《神農本草經》的作者是誰呢,通觀全書,可以得出此書和《内經》一樣並非出於一時一人之手,經歷了較長時間的補充和完善。最後的成書時間不會早於東漢。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